韓劇匹諾曹分集劇情介紹(6-10集)

匹諾曹第6集劇情

  達布等人到警局蹲點等侯突發事件

  記者行業非常辛苦,基層記者經常需要去員警蹲點等待突發事件,達布加入記者行業不久被上級分配到警局蹲點,跟達布一起蹲點的是宥萊,寡萊生得膚色雪白眼睛又大又圓,看起來就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公主,得知自己被分配到警局去蹲點,寡萊面色痛苦只得接受上級的安排。

  仁荷在一家電視臺做新聞報告,仁荷父親在商店的電視機中看到仁荷主持節目,一個同伴認出了電視機中的仁荷,不等仁荷父親好好觀看電視節目,宋車玉忽然來商店尋找仁荷父親。仁荷父親的同事一眼認出宋車玉是知名電視臺記者,宋車玉想好好跟仁荷父親談話,仁荷父親的同事一臉好奇想知道宋車玉找仁荷父親的原因。仁荷父親見同事升起好奇心,只得向同事透露宋車玉是仁荷的母親,同事聽完仁荷父親的話識趣離去。

  達布與宥萊離開電視臺向警局方向趕去,仁荷與搭檔徐凡潮也在做好出發準備,上級提醒仁荷與徐凡潮做事不要太懶散,仁荷本來走得非常慢,聽完上級的話趕緊帶著徐凡潮大步流星離開電視臺,上級見仁荷非常聽話,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

  仁荷與徐凡潮來到街上遇到達布,達布見仁荷跟一個男伴也準備外出踩點尋找新聞線索,吃了一驚意識到仁荷已經在另外一家電視臺工作。徐凡潮友好客氣想跟達布握手,達布沒有給徐凡潮好臉色看。一行人來到警局做好蹲點準備,在警局工作的安燦秀認出了達布。

  達布當年曾跟安燦秀在一個學校讀書,仁荷走了過來喜出望外跟安燦秀打招呼,三人都在同一學校讀書是老同學,安燦秀帶著仁荷等人來到記者臨時居住場年,眾人打開房門吃了一驚,目瞪口呆看著一片狼藉的房間,房間的地板上亂七八糟堆放著一些衣物和食物,一個女記者盤腿坐在地上使用筆記型電腦。

  在眾人的注視下,地板上出現了幾隻蟑螂,女記者神色淡定伸手拍死蟑螂一邊吃東西一邊上網,淡定的模樣令仁荷等人驚歎乍舌。

  達布與仁荷外出,仁荷私自到母親工作的電視臺工作,達布擔心仁荷父親會反對仁荷跟親生母親一起工作,讓達布意想不到的是,仁荷父親走了過來送了一雙皮鞋給仁荷,同時叮囑仁荷好好在電視臺工作。

  眾記者在警局宿舍睡覺,晚上達布與仁荷睡在地板上,仁荷側著身子面對達布,達布一臉關愛撫摸仁荷的秀髮,睡在床上的徐凡潮在無意中看到達布的舉動。

  達布與仁荷在警局蹲守了一二天,警局裡面沒有什麼突發事件,仁荷來到安燦秀身邊,故意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希望安燦秀能提供一些新聞線索,安燦秀找不到什麼好的線索給仁荷,仁荷提起安燦秀當年讀書暗戀她的事情,安燦秀早就結婚成家了,趕緊伸出手指向仁荷展示戴在手指上的鑽戒。

  不過看在跟仁荷是同學的份上,安燦秀向仁荷提供了一條線索,站在辦公室外面的宥萊偷聽到安燦秀的話迅速記下事發地點。

  仁荷離開辦公室發現了宥萊,宥萊急急忙忙離開警局趕向事發地點,仁荷見宥萊搶了她的線索,勃然大怒跟著宥萊一起奔向事發地點。宥萊來到事發地點捏造身份想進行採訪,仁荷跟了過來拆穿宥萊的真實身份。

  宥萊被仁荷破壞採訪計畫非常生氣,仁荷來到街上採訪一個市民,宥萊趕了過來故意跟仁荷搶著採訪市民,仁荷的採訪計畫被宥萊破壞。

  市區內有一個女胖子到健身館拼命減肥,達布等人意識到採訪女胖子是不錯的新聞素材,一行人來到健身館的時候女胖子已經離去,女胖子身份神秘不知去了何處,達布等人只得找到健身館的保安人員提出觀看錄影,保安人員帶著幾人來到監控室調出女胖子在健身館健身的場景,女胖子雖然健身非常吃力,但有一種不服輸的衝勁拼命運動。女胖子之所以來健身館減肥,主要原因是丈夫有了外遇,女胖子見小三長得身材苗條,暗自下定決心減肥奪回丈夫。

  保安雖然給達布等人觀看錄影,但不願意把錄影檔送給眾人,仁荷懊惱萬分離開監控室,達布拿出手機向仁荷透露已經露下監視控的錄影,保安調出錄影的時候達布已經悄悄拿出手機當下了螢幕中的錄影。

匹諾曹第7集劇情

  達布錯誤採訪新聞

  市區內有一個女胖子到健身館拼命減肥,達布等人意識到採訪女胖子是不錯的新聞素材,一行人來到健身館的時候女胖子已經離去,女胖子身份神秘不知去了何處,達布等人只得找到健身館的保安人員提出觀看錄影,保安人員帶著幾人來到監控室調出女胖子在健身館健身的場景,女胖子雖然健身非常吃力,但有一種不服輸的衝勁拼命運動。女胖子之所以來健身館減肥,主要原因是丈夫有了外遇,女胖子見小三長得身材苗條,暗自下定決心減肥奪回丈夫。

  保安雖然給達布等人觀看錄影,但不願意把錄影檔送給眾人,仁荷懊惱萬分離開監控室,達布拿出手機向仁荷透露已經露下監視控的錄影,保安調出錄影的時候達布已經悄悄拿出手機錄下了螢幕中的錄影。

  一個胖女人在健身館拼命減肥,達布與仁荷來到健身館向工作人員瞭解了胖女人減肥的過程,一行人離開健身館向各自的電視臺趕去,達布臨行之前想把一些資料送給仁荷,仁荷沒有收達布的資料。

  達布回到電視臺將採訪到的資料交給上級,上級經過處理正式播放女人減肥的新聞,讓眾人意料不到的是,女人減肥的目的竟然是一個驚天原因,仁荷工作的電視臺播放了女人減肥的驚天原因,原來女人的名字叫林洋順,為了替患上器官衰竭的女兒更換器官,林洋順來到健身館拼命減肥想恢復成健康的體形以便捐出器官給女兒,結果由於減肥不當林洋順從跑步機上摔下來不幸去世,仁荷母親宋車玉親自播報林洋順減肥的原因過程,達布等人站在大廳看著電視螢幕啞然失色,眾人本來以為順利獲取了林洋順的減肥真相,結果真相不是眾人以為的那樣,上級來到達布等人面前厲聲訓斥,達布因為首次採訪失敗心情失落離開電視臺。

  仁荷因為時常與徐凡潮蹲點等侯新聞線索不慎患上感冒症,徐凡潮帶著仁荷回電視臺休息,徐母來到電視臺尋找徐凡潮,徐母衣著華麗財大氣粗,徐凡潮回到汽車上與母親談話,嘻皮笑臉向母親索要一些食物以及取暖物品,徐母已經買好了徐凡潮需要的物品,徐凡潮將物品搬到宿舍裡面,正在患病的仁荷看著一大堆保曖物品以及零食,如同小孩看到了一大堆糖果一樣開心。

  不久之後,徐凡潮與仁荷繼續外出採訪新聞,徐母坐著私家車親自送徐凡潮與仁荷來到一所警局裡面,為了幫助兒子獲取新聞線索,徐母買了許多食品送給大廳中工作的員警,員警們雖然收下了徐母贈送的食品,人人卻拿不出有價值的線索給徐母。

  徐母來到一個喝醉酒鬧事被員警抓到警局的醉漢身邊,醉漢躺在沙發上依然沒有恢復意識,徐母拿出一個小筆子採訪醉漢。

  達布經過一番思慮回到電視臺工作,上級見達布回來了,臉上升起欣慰向達布講述一件往事,當年上級也像達布一樣弄錯了一件新聞,後來經過一段時間反省,上級最後還是回到電視臺工作,達布聽完上級的話重拾信心準備重新開始工作。

  仁荷在工作過程中體力不支險些暈倒,徐凡潮趕緊扶著仁荷到醫院住院,仁荷擔心自己患上的疾病傳給徐凡潮,醫生提醒仁荷不用擔心,仁荷患上的是普通疾病不會輕易傳染他人,不然徐凡潮早在仁荷患病之時已被傳染。

  達布與宥萊來到警局找安燦秀要新聞線索,安燦秀手中拿著一本新聞線索聯繫號碼,宥萊想奪過安燦秀手中的聯繫號碼,安燦秀高舉小本子不給宥萊奪走,站在一邊的達布計上心來拿起手機拍下本子上的聯繫號碼。

  宥萊跟著達布回到電視臺,達布找到了一條新聞線索,為了第一時間得到新聞內容,達布沒有請示上級便急匆匆出門而去,電視臺的領導得知達布私自外出調查新聞案件急得勃然大怒,之前跟達布上過思想課的黃姓上級則是一臉欣慰覺得達布是一個與眾不同的記者,當初黃姓上級曾經開導過重返電視臺工作的達布,達布因為採訪出了錯誤意志消沉,黃姓上級向達布講述自己當年也犯過錯誤的往事,達布在上級的鼓勵下重振信心工作,為了彌補之前採訪錯誤犯下的過錯,達布決定親自調查一條新聞案件。

  達布獨自一人來到街上遇到一個年輕男子,年輕男子姓奇名載明,奇載明是達布的哥哥,多年以前家庭變故導致兄弟二人失去聯繫,達布看著站在眼前的大哥吃了一驚,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話才好,奇載明沒有認出達布,臉上帶著一絲客氣伸手跟達布握手,達布遲疑片刻伸手跟哥哥握手。

 

匹諾曹第8集劇情

 

  達布與失散多年的哥哥相識

  達布出門與十三年沒有見面的哥哥相見,哥哥叫奇載明沒有認出達布,達布百感交集看著奇載明不知說什麼話才好,奇載明的汽車不久之前壞在路邊,達布熱心出錢幫助奇載明修好汽車,奇載明為了感謝達布,專門約達布見面吃飯,達布沒有跟哥哥相認,而是跟哥哥到餐廳吃飯。

  奇載明吃完飯與達布離開餐廳,回家之前奇載明再次伸手與達布握手,達布的相貌與奇載明長得很像,奇載明一臉驚奇談起達布的長相,達布依然沒有跟哥哥奇載明相認,而是悄悄跟在哥哥身後找到哥哥的住處。

  仁荷晚上出門跟達布到餐廳吃宵夜,兩人吃完宵夜來到街上,街上已經下雪天寒地凍,達布情難自控親吻仁荷捂住嘴巴的手掌,仁荷情緒激動放下手腕,達布深情地與仁荷接吻。

  市區一些地方的路面開始結冰,電視臺領導派仁荷到結冰路面記錄路人摔跤過程,仁荷還是第一次正式出面播報新聞,心中升起激動回到宿舍做好出發準備,徐凡潮由衷的替仁荷高興,仁荷離去之時顧不上跟徐凡潮擊掌慶祝,徐凡潮面色難堪揮動手掌佯裝手臂醉麻做運動活絡筋骨。

  仁荷在徐凡潮以及攝像師的陪同下來到結冰的石梯下面,一個行人從石梯上走下來不慎跌倒,站在石梯上的徐凡潮二話不說沖上前扶起路人,攝像師臉上升起不悅數落徐凡潮,為了獲取路人因為路面結冰跌倒的畫面,攝像師要求徐凡潮與仁荷不能再提醒路人注意石梯結冰。

  仁荷每次做虧心事總會打嗝,由於不能提醒路人注意結冰的路面,仁荷心中升起不安接連打了幾個飽嗝,攝像師因為仁荷打飽嗝無法順利工作,只得收拾器材返回總部。

  上級對仁荷的表現非常不滿,仁荷意識到自己沒有圓滿完成任務,只得提出再次到結冰路面採訪,上級同意仁荷再次離開電視臺到結冰路面採訪,宋車玉已對仁荷非常失望,趁著仁荷離開電視臺,宋車玉提醒一個下屬做好辭退仁荷的準備,如果仁荷依然不肯眼睜睜看著路人跌倒在石梯上,宋車玉就開除仁荷。

  仁荷與徐凡潮再次來到結冰的石梯下方,兩人表現良好沒有再繼續提醒路人注意結冰路面。

  奇載明開始對達布的身份產生好奇心,達布在電視臺工作引起奇載明的注意,奇載明暗中跟著達布來到電視臺外面,達布渾然不知下班離開電視臺,奇載明等侯多時一臉憤怒要求達布不能再繼續從事記者工作,在奇載明眼中記者是一種陰險無恥揭露他人隱私的工作,奇載明不希望達布繼續在電視臺當記者,達布見哥哥奇載明非常反感記者行業,眼中流下眼淚看著哥哥離去。

  徐凡潮與仁荷以及攝像師來到一處馬路旁邊拍攝結冰路面,再過不久三人就可以班師回朝下班,距離三人不遠的一條街區,幾個交警正在對一名超速行駛的司機罰款,司機找了一個藉口回到車上迅速開車離去,幾個交警吃了一驚回到警車上開車向司機追來,司機開著貨車向仁荷工作的街區飛速行來。

  仁荷在工作過程中看到一個少年拄著拐杖從街對面走過來,少年的腿部顯然受了重傷,行走過程慢騰騰地移動得非常緩慢,仁荷看著堅難過馬路的少年產生同情心想上前幫忙,逃避交警的司機開著貨車由遠及近向少年沖來,仁荷看著貨車越開越近,臉上升起驚恐替少年感到到焦急,少年已經察覺到貨車已經失控,心中升起慌張跌坐在地上。

  奇載明開車停在少年身邊,逃避交警的司機駕車失控橫向倒在結冰路面向著少年滑過來,少年跌坐在地上無法起身,仁荷目瞪口呆看著貨車橫向向少年撞去,眼看貨車就要撞到少年身上,奇載明發動汽車從少年身邊開過去一頭撞進貨車車身裡面,失控的貨車因為被奇載明開車衝撞停止滑行,少年平安無事逃過一劫,在仁荷與徐凡潮的注視下,奇載明頭破血流從汽車裡面走了出來。

  少年依然坐在地上沒有起來,奇載明步驟緩慢來到少年身邊蹲下,臉上升起一絲關愛查看少年的情況,在奇載明眼中少年化身成為童年時代的達布,奇載明正是想到失散多年的弟弟,所以才不顧一切開車撞上滑行貨車搭救少年。

匹諾曹第9集劇情

  仁荷查出達布的身世

  仁荷在工作過程中看到一個少年拄著拐杖從街對面走過來,少年的腿部顯然受了重傷,行走過程慢騰騰地移動得非常緩慢,仁荷看著堅難過馬路的少年產生同情心想上前幫忙,逃避交警的司機開著貨車由遠及近向少年沖來,仁荷看著貨車越開越近,臉上升起驚恐替少年感到到焦急,少年已經察覺到貨車已經失控,心中升起慌張跌坐在地上。

  奇載明開車停在少年身邊,逃避交警的司機駕車失控橫向倒在結冰路面向著少年滑過來,少年跌坐在地上無法起身,仁荷目瞪口呆看著貨車橫向向少年撞去,眼看貨車就要撞到少年身上,奇載明發動汽車從少年身邊開過去一頭撞進貨車車身裡面,失控的貨車因為被奇載明開車衝撞停止滑行,少年平安無事逃過一劫,在仁荷與徐凡潮的注視下,奇載明頭破血流從汽車裡面走了出來。

  少年依然坐在地上沒有起來,奇載明步驟緩慢來到少年身邊蹲下,臉上升起一絲關愛查看少年的情況,在奇載明眼中少年化身成為童年時代的達布,奇載明正是想到失散多年的弟弟,所以才不顧一切開車撞上滑行貨車搭救少年。

  徐凡潮和仁荷親眼看到奇載明奮不顧身勇救少年,負責攝像的李記者攝錄整個車禍過程,奇載明被送到醫院治傷,仁荷趕到醫院想跟奇載明好好談談,奇載明從仁荷手中接過名片知道了仁荷的名字。

  不久之後,奇載明勇敢救人的事蹟被各大電視臺爭相報導,各大電視臺挖掘出奇載明以前的一些往事,奇載明正是消防員奇尚浩的兒子,當年市區內發生火災,奇尚浩與幾名同伴來到火災事故救火,次日天明記者趕來發現奇尚浩無故失蹤,有人猜測奇尚浩扔下遇難的消防員同伴逃走,奇載明因為父親蒙冤一直尋找父親,多年以後在火災事故地下找到了父親的遺體。

  達布與奇載明正是失散多年的親生兄弟,當年達布母心灰意冷帶著達布跳海自殺,後來達布被仁荷家人救下,從此以後達布一直與仁荷生活在一起。

  父親的冤情得以昭雪,達布來到公墓悼念父親,大哥奇載明也在,奇載明不知道達布的真實身份,達布悼念父親的時候沒有跟奇載明相認。

  奇載明拿著一台宋車玉遺落的手機來到電視臺,宋車玉從奇載明手中接過手機,手機已經遺失了十三年,當年宋車玉在火災現場採訪奇載明父親逃跑的事情,奇載明拾到宋車玉的手機,後來仁荷一直發短信給母親宋車玉,奇載明每次收到短信總會扮成宋車玉發短信給仁荷,仁荷蒙在鼓中以為一直是母親宋車玉發短信給她。

  宋車玉多年以來很少跟仁荷聯繫,仁荷發送的短信都在手機裡面,宋車玉接過手機看了幾條內容方才意識到女兒仁荷多年以來非常想念她。

  李記者當年與宋車玉一起採訪火災事故,奇載明已經長大成人被李記者認出,李記者將仁荷喚到辦公室播放當年採訪奇載明的一段錄影,奇載明面對鏡頭聲淚俱下認定自己的父親沒有逃跑。

  當年父親含冤受屈下落不明,奇載明一直在替父親洗清冤屈,宋車玉冷面無情跟蹤報導奇家發生的變故,奇載明的母親和弟弟跳海自殺也跟宋車玉冷漠報導有關,母親和弟弟跳海的第二天,奇載明來到海邊悲痛欲絕沖宋車玉大吼,聲稱一定要報復宋車玉。

  仁荷從錄影中看到海邊的石頭上遺落奇載明弟弟跳海留下的一隻鞋子,鞋子看起來非常眼熟,仁荷仔細一想猛然想起達布多年以來一直珍藏著一隻鞋子,鞋子跟奇載明弟弟跳海留下來的一模一樣。

  達布在仁荷家中住處之後,多年以來一直宋車玉持有偏見,同時也反對仁荷當記者,仁荷當年無法想明白達布為何仇恨記者,直到看完李記者當年攝錄的內容,仁荷終於想明白達布為何仇恨記者,宋車玉當年冷酷無情追蹤報導達布父親失職逃跑事件,母親不堪壓力跳海自殺,這一切都跟宋車玉有緊密的聯繫。

  弄清心中所有疑問,仁荷神色匆匆離開電視臺回到家中,爺爺正坐在客廳休息,仁荷找到達布保存的鞋子,鞋子果然跟奇載明弟弟當年跳海留下的一模一樣。有了鞋子做為證據,仁荷猜測達布就是奇載明的弟弟。

 

匹諾曹第10集劇情

  達布與哥哥相認

  弄清達布的真實身世,仁荷神色匆匆離開電視臺回到家中,爺爺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悠然自得休息,仁荷找到達布保存的鞋子,鞋子果然跟奇載明弟弟當年跳海留下的一模一樣。有了鞋子做為證據,仁荷猜測達布就是奇載明的弟弟。

  仁荷來到天臺上盤問達布的真實身份,達布的真名字叫奇河明,仁荷含著眼淚向達布說對不起,當年仁荷母親宋車玉一直跟蹤報導達布父親失職逃跑的新聞,達布母親不堪壓力帶著達布跳海,達布後來被仁荷家人救回岸上,仁荷一直想不明白達布當年為何總是若有若無的仇恨她,直到得知達布的真實身世,仁荷才意識到自己的母親宋車玉虧欠了達布。

  達布見仁荷已經知道真相,臉上升起一絲感概什麼話都不說,仁荷蹲在地上失聲痛哭繼續盤問達布以前的生活經歷,達布向仁荷一五一十透露家人如何被宋車玉逼得跳海自殺。

  兩人在天臺上聊到晚上才回家,仁荷父親已經端上一些生肉片在烘烤,達布沒有心情吃飯進屋休息。徐凡潮母親上門找到仁荷父親,怒氣衝衝指責仁荷父親默許仁荷跟徐凡潮來往,徐凡潮是仁荷的同事,徐母知道徐凡潮喜歡仁荷,仁荷父親見徐母衣著華麗是有錢人,臉上升起惶恐不敢跟徐母吵架,徐母發完牢騷忽然轉變態度要求仁荷父親支持徐凡潮追求仁荷。

  仁荷父親本來以為徐母上門是找麻煩,徐母破天荒同意徐凡潮追求仁荷,仁荷父親歡天喜地計畫如何勸說仁荷跟徐凡潮戀愛。

  徐家有權有勢是大戶人家,仁荷父親意識到只要跟徐家結了親以後仁荷也會飛黃騰達。仁荷正跟達布坐在客廳吃飯,父親打電話過來給仁荷,仁荷接聽電話還沒聽清父親說話,父親忽然掛掉了電話。仁荷只覺父親莫明其妙,達布坐在一邊一臉狐疑想不明白仁荷父親為何忽然打電話給仁荷。

  宋車玉盤問李記者是否帶過仁荷去剪輯室,剪輯室裡面保存達布家人相關的新聞案件,李記者沒有否認宋車玉的盤問,坦承不久之前帶仁荷到剪輯室瞭解達布家十三年前發生的新聞案件。

  宋車玉到大學舉辦演講活動,宥萊起立向宋車玉提問,宋車玉面不改色回答完宥萊的問題,仁荷忽然站起身子向宋車玉提起達布家人十三年前的新聞案件,宋車玉吃了一驚意識到仁荷想拆臺,幾個同事坐在觀眾席上意識到仁荷想跟母親宋車玉對著幹。

  仁荷回頭向坐在後排座位的達布看了一眼,一本正經繼續跟宋車玉提起達布家十三年發生的新聞案件,當時宋車玉錯誤報導達布父親失職潛逃,達布母親不堪壓力帶著達布一起跳海。

  宋車玉的行為等同于一名兇手,仁荷當眾指責宋車玉害得達布家妻離子散,宋車玉雖然心中有些不安,但依然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態板起臉孔與仁荷爭辨,十三年前發生的新聞案件宋車玉只是例行公事跟蹤報導,她認為自己沒有害死達布的家人。

  仁荷扭頭向坐在後排座位的達布看了一眼,回過頭繼續厲聲譴責宋車玉對達布家的所作所為,坐在不遠處的奇載明一聲不吭聽仁荷質問宋車玉,仁荷對奇載明的家事非常瞭解,奇載明決定找機會接近仁荷問個明白。

  會議結束仁荷跟達布來到過道上蹲下,回想自己當眾指責母親害死達布家人的情景,仁荷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被公司辭退,宋車玉是公司的元老級別人物,得罪宋車玉自然要負出沉重的代價。

  達布臨時有事離開仁荷,仁荷繼續向樓上走去,奇載明搭乘電梯向仁荷身處的樓層趕去,達布得到消息意識到不妙趕緊撒腿向樓層上奔去。

  奇載明搭乘電梯來到仁荷身處的樓層,仁荷渾然不知繼續向前行走,奇載明快步上前將仁荷逼到牆壁下面,臉上升起騰騰殺氣盤問仁荷為何非常瞭解奇家家事,仁荷被突然出現的奇載明嚇了一跳,臉上升起慌恐不知如何回答奇載明的問題。緊急關頭達布趕了過來拉走奇載明,奇載明處於憤怒狀態想教訓達布,達布情急之下只得跟奇載明相認,奇載明開始的時候還沒有回過神來,直到達布將自己少年時期使用的奇河明名字說出來,奇載明才意識到達布跟他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