狎鷗亭白夜分集劇情介紹(13-24集)

狎鷗亭白夜第13集劇情介紹

  走進張家,白夜有種久違的溫暖,心裡特別的激動,眼淚忍不住直往下流。張和嚴在等待白夜進來那一刻顯得特別的緊張,終於見到了白夜他反而平靜了下來。

  英俊想見一見徐銀河,在趙常勳家徘徊了很久,始終都沒有見到。失落的英俊回到家,不停地想媽媽的事,爸爸說媽媽叫白銀河同姓所以沒舉行婚禮,可是這個人卻叫徐銀河。徐銀河在外面吃飯,一聽說趙常勳到家了,馬上也撤離飯局回了家,因為護士跟她彙報有一個叫趙常勳哥哥的人出現,讓她心生疑慮。趙常勳和徐銀河非常的恩愛,雖然年紀大了,可是依然生活得跟初戀一般。

  白夜在張家特別會說話,張家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被她哄得很開心,也因為她個個都吃撐了。飯後閒聊,張家人忍不住就要問起嫂子的事,白夜不敢描述,隨便敷衍過去,顯得格外的乖巧討人喜歡。

  奶奶提出讓白夜搬到張家來住,給哥嫂二人世界,白夜馬上說要幫忙照顧將要出生的寶寶,讓大家聽得特別的開心。奶奶把小時候白夜想要跟張和嚴在一起的玩笑拿出來講,白夜居然在大家面前臉紅了。

  白夜回到家特別的懷念媽媽,對於沒有血緣的張家對她都那麼好,她更想有媽媽的懷抱。白夜跟英俊提起媽媽,英俊就更加煩惱得夜不能寐了,想了很久他把徐銀河的電話儲存為媽媽,鼓足了勇氣才打電話給徐銀河。

  英俊撥通了電話,告訴徐銀河他是英俊,銀河馬上就愣住了。

狎鷗亭白夜第14集劇情介紹

  英俊楊了很久才撥通了媽媽的電話,當他告知自己是白秀浩的兒子時,徐銀河震驚了,她不知道英俊怎麼會找到她,但還是答應了和英俊見面的要求。

  張武嚴在白夜家裡見到金孝卿後,對她讚賞之言頗多,而且武嚴表明自己喜歡成熟一點的女性,白夜很生氣心裡暗暗有了決定,不讓嫂子勾引武嚴。白夜指責金孝卿出去買菜時沒有打扮一下,頭髮也亂糟糟,要求金孝卿按照她的要求打扮得年輕一點,同時對金孝卿指高氣揚的,一併為了善仲裁讓她自己回來取手機罵了金孝卿。白夜說的話和說話的態度,讓任何人都受不了,金孝卿感到委屈自己傷心地哭了一下,還要被出去玩耍的白夜罵了一頓,不許她向哥哥告狀。

  張和嚴製作一個新節目,武嚴希望做成名人的挑戰賽,而和嚴則想打造普通人的生活展現給觀眾,武嚴馬上想到了白夜。武嚴認為白夜口才特別好,而且漂亮苗條會畫畫,完全符合和嚴提出的上節目的要求。

  善仲生病沒有好,吳月蘭和趙常勳有約,只好把要去清平玩的善芝叫回來照顧哥哥。善芝非常生氣地回到家,一副臭臉對著媽媽,很不情願,非要媽媽改約不可,可是吳月蘭非要去吃飯,善芝只好留在家裡了。

  武嚴臨時要去紐約看病重的姨媽,白夜只好把他們點的餐打包回家,本想打電話叫哥哥回來吃好吃的,沒想到去意外聽到了哥哥和媽媽的對話。白英俊和徐銀河相認,可是徐銀河卻叫英俊以後裝作不認識她。

狎鷗亭白夜第15集劇情介紹

  白英俊在電話那一頭叫別人媽媽,本來只是好奇的白夜馬上拿起電話接聽。徐銀河向英俊詢問了他們現在的情況之後,就要求英俊當作不認識的人。

  徐銀河表示她沒有和白秀浩結婚就生了他們兄妹倆,現在也遇到了好人過了幸福的生活,所以她只有對不起他們兄妹了。白英俊告訴媽媽,白夜很想念媽媽,可是銀河還是很堅決地拒絕了,就還把她當作是已經死去的媽媽,這樣彼此會好受一些。

  徐銀河拒絕相認,更拒絕再和英俊兄妹倆相認,英俊很痛心,白夜在另一頭聽了也同樣傷心不停地痛哭。被媽媽無情傷害的英俊,心情很失落,被一輛疾馳而過的車撞倒了,咖啡廳的服務生本想把電話還給他,沒想到他卻被撞得昏迷不醒,他只能通知電話那頭的白夜趕往醫院去。

  白夜趕到醫院時,英俊剛剛過世連一句遺言也沒有,失去了唯一依賴的哥哥,白夜就像是晴天霹靂,整個天都蹋下來一樣。白夜拼命地求醫生救哥哥,拼命地求哥哥醒過來,她可以答應哥哥的任何要求,可是英俊再也沒有醒過來。

  善芝趕到醫院,知道英俊去世也嚇傻了,只能通知生病的哥哥善仲到醫院。善芝通知金孝卿到醫院,可是不敢告訴她原因,她實在無法說出口,金孝卿以為白夜出事了,很緊張地趕往醫院,又不敢通知英俊。

  白夜不敢面對嫂子,一直守在太平間不想接受這個事實。

狎鷗亭白夜第16集劇情介紹

  金孝卿到了醫院不停地詢問善芝,是不是白夜受了傷,可是善芝什麼也沒說,讓她必裡特別著急,看著白夜坐在走廊上,她才放心下來,可是白夜一直哭什麼也沒有說,讓她有點害怕起來。

  白夜讓善芝握著金孝卿的手,才慢慢地說出英俊死了的事實,簡直讓金孝卿難以置信。醫務人員把英俊推了出來,尋找他的遺孀,金孝卿顫抖著不敢伸手去觸摸,看到冰冷地英俊躺在眼前,金孝卿一下子就哭暈過去了。

  金孝卿暈倒之後羊水破了生下了孩子,白夜看到孩子失去理智地想抱著孩子下去見一見哥哥,讓哥哥可以重新活過來。絕情地拒絕英俊相認,徐銀河心裡很不是滋味,無論做什麼都沒有辦法平復心情。白夜想到媽媽那句不再相認,恨死了媽媽,也認為哥哥是因為她的話而出了車禍。

  吳月蘭勸白夜要堅強,她要為死去的哥哥照顧嫂子和侄子才行。白夜到重症室看至今昏迷的嫂子,呼喚著她快點醒過來參加哥哥的喪禮,她不想獨自一個人送哥哥上路,不想哥哥這麼冷清地走。

  潘錫在酒吧裡碰到了跳舞的智兒,對她的外貌和身形都非常滿意,提議讓她參加他們正要開發的節目,智兒沒有表示有興趣,只是被邀請而開心,她的朋友洪真卻很有興趣,只可惜潘錫沒有看中她。

  白夜為英俊送行,心中默默告訴哥哥,會將哥哥為她做的一切回報給孩子和嫂子,希望哥哥可以走好。看著哥哥的遺體被送進去火化,白夜心中的痛苦無法形容,眼淚一直流個不停。

狎鷗亭白夜第17集劇情介紹

  智兒被電視臺邀請做節目,非常開心地跟家裡人報告這個好消息,可是家裡人都認為她可能被騙,讓她不要相信。

  喪禮處理完了,金孝卿還沒有醒過來,吳月蘭只好讓白夜回家休息,她負責照顧金孝卿。善芝和善仲都認為,要讓吳月蘭照顧孩子,因為只有她有經驗,白夜肯定照顧不了,吳月蘭也只好答應了。

  回到家,白夜又想起了媽媽說的絕情的話,她去咖啡廳找回哥哥的手機,並打聽那天的情景。看著哥哥坐過的位置,站在哥哥出車禍的人行道前,回想哥哥出車禍的情景,白夜的心很痛很痛,告訴自己媽媽永遠也別想獲得原諒。

  照顧著昏迷的金孝卿,白夜才知道自己以前對嫂子是有多過分,所以現在受到了懲罰。白夜好不容易照顧到嫂子醒過來,可是她卻顯得非常奇怪,像是不認識她一樣,所以讓善芝到醫院看看情況。

  善芝在善仲的車後面貼了做完飯出來的,一直都沒撕掉,一路上所有人看到了都覺得好笑,看到是善仲開的車就更覺得有意思,對著他不停的笑。善仲回到了家,才發現善芝貼的字條,非常生氣。

  白夜在哥哥的電話裡看到了媽媽的電話,用自己的電話打過去,才知道媽媽不叫白銀河而叫徐銀河,白夜順便要了她的地址。白夜修好了哥哥的車,準備開去見一見徐銀河,一坐上車就全是對哥哥的思念。

  在趙常勳的家門口,徐銀河和智兒開心地回到了家,白夜見到了她一直想見的媽媽。

狎鷗亭白夜第18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和智兒開心地購物回來,白夜終於見到了媽媽的樣子,曾經非常想見的媽媽的身影就出現在她的眼前,可是她一動也沒有動,心裡揪著痛。

  在趙常勳家門口坐了很久,白夜想過沖進他家質問徐銀河,質問她拋棄丈夫和孩子,害死她生命全部的哥哥,她是真的幸福嗎?白夜最終沒有那樣去做,只是在門口痛苦地看著徐銀河的幸福。失去哥哥的痛苦,怎麼也揮之不去,白夜只有大聲地痛哭。

  善芝一家很為白夜發愁,她的嫂子才三十歲就要守寡還要養一個孩子,現在還暫時失憶了,白夜要照顧嫂子還有侄子,該怎麼辦才好,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量幫忙,並為白夜漲工資幫幫她們。

  金秀靜不肯放棄羅丹,趁著羅丹游泳的時候來找他,想繼續跟他來往。羅丹因為媽媽的壓力,不敢和秀靜繼續來往,又心軟地不忍拒絕秀靜,還是被徐銀河發現他們又見面了。羅丹解釋他們只是偶遇,可是銀河和智兒都非常堅決地要求羅丹必須斷了跟秀靜的聯繫,認為秀靜是因為羅丹條件好才不肯放手的。

  徐銀河把秀靜約到了高檔餐廳,想用富貴貶低秀靜,並用兩家人的生活層次不同,句句刻薄地紮進秀靜的心窩。

  張和嚴母子三人從紐約回家了,問起了白夜的情況,才知道這段時間她跟誰也沒聯繫,覺得很離譜。金孝卿雖然醒了,可總不說話,總讓白夜走,白夜很耐心地照顧著她,哄著她吃飯,心裡卻非常難過。

狎鷗亭白夜第19集劇情介紹

  白夜猶豫了很久抱著孩子進了張家,文貞愛看到她來很開心,而且抱著寶寶,沒想到她會發生這麼重大的事。張和嚴看出白夜不對勁,詳問了才知道英俊忽然去世了,所有人都被嚇到了。

  白夜不想嫂子這麼年輕為了孩子而活,所以她想自己撫養孩子,可是短時間內她照顧不了孩子,只能把孩子暫時寄養在張家。金孝卿雖然因為受的打擊太大,暫時缺失記憶,可是還依然會呼喚著英俊的名字,讓人看著特別的心疼。白夜照顧著金孝卿,心裡特別後悔,後悔自己只顧著挑剔嫂子,不懂得珍惜幸福。張家一家人照顧著俊書,都為白夜一家以後的生活擔心,更為命苦的白夜心疼。

  善芝把吳月蘭認識趙畫廊徐銀河丈夫趙常勳的事告訴白夜,白夜聽到徐銀河的名字,不免痛恨起來,趕忙回家查看有關她的資訊,沒想到接到房主的電話,要把房子收回去,希望她們儘快騰出房子來。

  智兒為了能參加節目,跟媽媽要了錢美容,買了很多衣服包裝自己,很有信心自己可以被PD選中。到電視臺試鏡,智兒沒想到會遇見自己曾經心儀的張和嚴,心裡就更加開心了。在場的人都對智兒很滿意,唯有張和嚴問的問題都很尖銳。

  吳月蘭和趙常勳相識,所以安排了兩家人一起見面敘舊,吳月蘭看到趙常勳把徐銀河摟得很緊,心裡並不是很開心。吳月蘭在會餐時談起白夜,徐銀河知道他們認識的白夜就是白善彤嚇了一大跳。

狎鷗亭白夜第20集劇情介紹

  金孝卿出了院,白夜把護工也請到了家裡照顧她,可是她還是一副誰也不認得的樣子。進到房間看到婚紗照,金孝卿一下子想起了在醫院發生的事情。金孝卿痛苦地哭泣起來,白夜才把英俊火葬的事告訴孝卿。

  哭了很久,金孝卿發現自己的肚子沒有孩子,質問白夜情況。金孝卿知道自己生下孩子,逼著白夜要把孩子抱回來,白夜想等孝卿的身體好了再抱回來,可是孝卿不肯,白夜扔下她在家裡自己走了。

  沒有問出孩子的下落,金孝卿自己到畫室找白夜,順便跟善仲他們打聽孩子的下落。善芝把情況告訴白夜,白夜讓金孝卿回家,她會將情況詳細說明。

  張和嚴下了班就去買嬰兒車給俊書用,武嚴也買了秋千回來,而張秋常也帶了一堆的嬰兒用品回家。吳女士抱著俊書出房間,看到客廳裡一堆的嬰兒用品,像是開遊樂場一樣,所有人都把俊書當成寶一樣疼愛。

  白夜看完俊書之後,便回家跟金孝卿攤牌,她要把俊書留在身邊自己撫養,讓金孝卿拿著哥哥的退休金離開這個家。金孝卿知道白夜不喜歡她,她也不想再留在這個家裡,可是她必須帶走自己的孩子。

  白夜表示金孝卿沒有能力撫養孩子,而她也沒有能力撫養兩個人,所以只能讓金孝卿離開。金孝卿沒有孩子,沒辦法活下去,責問白夜是否要逼她去死,她已經沒有親人了,只有這個孩子。白夜告訴孝卿,這個家馬上就要被收回去了,她也不能讓孝卿帶著俊書改嫁。

  金孝卿可以不改嫁,可是連房子也要被收回,她怎麼養孩子,她只能痛哭質問老天要她怎麼活?白夜真心希望金孝卿能幸福,不希望俊書連累她,所有一切交給她自己來守護。

狎鷗亭白夜第21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為張和嚴找到了畫肖像出名的具東名,要求到張和嚴的家裡看看他媽媽本人,這樣才能畫出真實的感覺來。

  智兒上綜藝節目被和嚴否決了,姜作家建議她去選秀演戲,結果被選上演一個小角色。聚餐之時,徐銀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吳月蘭一家知道。吳月蘭仗著和趙常勳的鄰居身份,很不客氣地一聲一聲叫著趙常勳哥哥,徐銀河聽著很不自在。

  善芝聚餐後,詳細跟白夜介紹了趙家的情況,智兒一百天的時候,趙常勳的前妻死了,徐銀河才嫁過去的,表面上看徐銀河和智兒相處得很好,智兒也很會撒嬌。白夜聽了,心裡不是很高興,也讓善芝不要提起她。

  善芝對於吳月蘭一直叫著趙常勳哥哥很不習慣,也對趙家一家把還沒成名的智兒當成明星寶貝一樣看待很不順眼。吳月蘭建議介紹白夜給徐銀河一家認識,白夜拒絕了,心中開始對銀河的情況開始瞭解起來。

  武嚴在家等白夜到家裡,閑著無聊就開始開起媽媽的玩笑來。武嚴告訴媽媽要注意保養,不然看起來比爸爸顯老,建議她去整容一下,拉皮什麼的。奶奶讓白夜處理完嫂子的事後,儘快搬到家裡來住,白夜想先抱俊書給金孝卿看看,正好是俊書喝牛奶的時候,所以她暫留了一會給俊書沖牛奶,沒想到徐銀河也在這時候登門。

  徐銀河帶著具東名畫家上門看文貞愛的真人,白夜見到是徐銀河,馬上躲了起來。東民媽媽去看牙醫,張家臨時請了一個人來幫忙,恰巧她也認出了出現在張家的徐銀河。

狎鷗亭白夜第22集劇情介紹

  在張家幫工的阿姨認出了徐銀河,把徐銀河的過去全部說了出來。徐銀河和白秀浩在一起,受到白秀浩家裡的反對,即使生了孩子也沒有被認可,後來白秀浩的印刷廠被大火燒了,徐銀河就拋棄了丈夫和子女,勾引了有婦之夫走了。

  以帶畫家看文貞愛真人的名目,徐銀河順便瞭解張和嚴的家世,認定他們家最少也是個財閥,非常希望智兒可以嫁到張家來。俊書的哭聲傳到了客廳,讓徐銀河嚇了一跳,以為張和嚴結婚了,沒想到是親戚家的孩子,她開心壞了。白夜在裡面聽著徐銀河的笑聲,感覺是那麼的刺耳,對她的恨一直縈繞在心頭。

  白夜把俊書抱回了家交給白孝卿,對徐銀河的恨讓她有些抑制不住,她狠狠地把媽媽的照片砸爛,發誓一定會讓徐銀河痛哭流泣的。徐銀河對張和嚴非常的滿意,心裡想著只要智兒出了名,就有希望和張家攀上這門親。

  吳月蘭給善仲送飯,善芝非常嫉妒謊稱哥哥出去聚餐了,想讓媽媽失望,用言語刺激吳月蘭,為自己被她重男輕女打抱不平。吳月蘭表示畫家有善仲一個就足夠了,她希望善芝早點嫁出去,可是她一點也說不過說法理由一堆的善芝。

  讓金孝卿和俊書單獨相處了一天,白夜保證張家會很用心的撫養俊書,讓孝卿放心地把俊書交給她。

  徐銀河破壞了羅丹和金秀靜的交往,另外介紹了一個她中意的女孩給羅丹。智兒去電視臺,因為和嚴沒有太理睬她,非常鬱悶地回到家。徐銀河告訴智兒,不要喜歡PD那種層次的,要讓她先瞭解家庭背景之後再喜歡。

狎鷗亭白夜第23集劇情介紹

  瞭解了徐銀河的過去,白夜開始了向她報復的計畫,主動跟張和嚴提出了要求。白夜讓張和嚴介紹她去充當智兒的司機,聲稱自己是想往經濟人的方向發展,從低做起放棄張和嚴給她安排職位。

  張和嚴看到白夜如此心煩,他很心疼很希望白夜可以恢復以前的開朗,而白夜心裡則覺得永遠無法開心地笑起來了,因為有一個拋棄丈夫和子女的媽媽過得很幸福。張和嚴告訴白夜,他永遠記得白夜兩歲時的樣子,保證隨時想要背的話都可以找他,他永遠陪在白夜的身邊,做他的依靠,讓白夜想哭就哭。

  張秋常進門看都沒看文貞愛就去房裡看俊書,文貞愛為此吃醋起來,跟張秋常鬧騰了一下,還被她撞到了頭。張武嚴給爸爸拿來一條提臀褲,讓他再套一條牛仔褲,絕對可以讓人以為是幾十歲。張秋常穿上牛仔褲後,被誇年輕了很多,特別得意。武嚴提議讓爸爸媽媽一起穿牛仔褲情侶裝,文愛貞覺得自己顯老不想穿,張秋常沒辦法只好把穿了提臀褲的事告訴老婆。

  白夜和金孝卿一起去祭拜完英俊,在飯店吃飯時看到了一個很像善仲的人,回想和善仲一家的相處,善仲曾經對金孝卿的照顧,白夜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想讓善仲和金孝卿在一起,那樣嫂子才會得到幸福。

  張和嚴把智兒叫到了電視臺,瞭解了一些她的情況,並告訴她有關節目播出後所要面對的事情,之後請智兒和同事們一起吃飯,智兒非常開心。

狎鷗亭白夜第24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在游泳館裡無意間看到了英俊嚇了一大跳,以為他又來找她相認了,沒想到只是虛驚一場,自己出現了幻覺。

  張和嚴請智兒吃飯的空檔,瞭解了一些智兒的性格,然後介紹白夜給智兒當司機。智兒因為是和嚴介紹的關係,非常樂意地接受了。智兒可以這麼近地和張和嚴相處,心裡特別開心,一直幻想著成為和嚴的女朋友。

  白夜決定搬去張家住,她把金孝卿安排到善芝家裡住,讓孝卿留在畫室做善仲的助手。白夜費了很多口舌,讓孝卿答應她的決定,安排好嫂子以後的生活,她就可以放心地去做報復的事。

  張武嚴讓和嚴給他換個崗位,一直沒有說動他,趁著討爸爸高興之余,武嚴跟爸爸提出讓他做個導演什麼的,他覺得做副導腰特別脆弱很疼。智兒等潘踢下車後,很主動地坐到副駕駛上去,和嚴想哄白夜開心,所以跟智兒打聽起女孩子的喜好來。

  張和嚴對智兒多瞭解了一些,智兒很開心地以為和嚴喜歡她,並向爸媽宣佈了這件事。智兒喜歡的張和嚴就是徐銀河看上的女婿,一家人開心壞了,上網查了一下,才知道張和嚴的爸爸就是大海電子的會長,為嚮往攀上這樣的女婿開心壞了。

  約了善仲和善芝到畫室談孝卿還有白夜離開的事,白夜獨自一人先到了畫室,回想以前和他們兄妹倆在畫室開心的日子,白夜忍不住流下了眼淚。傷心完之後,白夜撥通了智兒的電話。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