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匹諾曹分集劇情介紹(11-15集)

匹諾曹第11集劇情

  達布為報家仇跟仁荷分手

  奇載明暗中娓隨仁荷來到一層過道上,達布趕過來拖走了奇載明,奇載明兇神惡煞揪住達布的衣領,達布勸說奇載明不要為難仁荷,奇載明目露凶光警告達布不要管閒事,達布情急之下跟奇載明相認。

  奇載明見達布說出童年時代使用過的姓名,臉上升起驚訝意識到達布是他的弟弟,達布含著眼淚跟奇載明相認,兄弟二人離開仁荷來到一家餐廳談話。

  奇載明不久之前英勇搭救一名過馬路的少年,許多市民已經聽過奇載明的英勇事蹟,一些在餐廳吃飯的市民認出了奇載明,奇載明像明星一樣為市民們簽下姓名,市民們拿著簽名紙心滿意足離去,奇載明終於獲得清靜跟達布談話。

  雖然已經跟達布相認,奇載明卻一臉愁苦提醒達布應該跟他劃清界限,達布一臉不解看著奇載明,奇載明流下眼淚坦承之前殺過人,達布聽完奇載明的話大吃一驚,一時之間不知說什麼話才好,奇載明目光悲絕提醒達布不能跟他來往,否則以後一定會成為包庇犯。

  奇載明多年以來的計畫是報復宋車玉,當年宋車玉冷漠無情跟蹤報導奇家的家事,奇母不堪壓力帶著達布跳海自殺,多年以來奇載明做夢都想報復宋車玉,宋車玉是仁荷的親生母親,奇載明知道達布喜歡仁荷,因此不同意達布跟著他一起報仇。

  達布回到電視臺向領導講述哥哥奇載明的經歷,兩人談話的時候辦公室外面傳來異響,達布與領導走出辦公室一看,宥萊蹲在過道的牆壁下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樣。

  夜幕降臨,仁荷心情失落在路邊攤吃宵夜,徐凡潮開著搭載一個朋友回家,路上徐凡潮看到坐在路邊攤吃宵夜的仁荷,本來徐凡潮打算不管仁荷,經過短暫的思慮徐凡潮停下汽車讓朋友改乘計程車。

  徐凡潮來到路邊攤的時候仁荷已經喝醉,看著趴在桌上睡覺的仁荷,徐凡潮趕緊拔打電話喚來達布,達布趕來見仁荷喝得爛醉如泥,臉上升起一絲無奈,徐凡潮什麼話也沒說默默起身離去。

  第二天,仁荷蘇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回到家中,仁荷父親數落仁荷喝醉酒被達布背回家,仁荷吃了一驚照鏡子檢查自己的儀錶,對於晚上喝醉酒的事情仁荷頭腦空白記不起一點場景。宥萊也跟仁荷一樣喝醉酒躺在電視臺休息室的沙發上,幾個同事和領導站在旁邊查看宥萊的情況,宥萊的手機放在沙發旁邊的桌子上,有人打電話給宥萊,宥萊睡得跟死豬一樣沒有聽到來電鈴聲。

  仁荷晚上來到路邊攤找攤主瞭解之前喝醉酒的經過,在攤主的指引下仁荷恢復記憶記起當時喝醉酒被達布背離路邊攤,兩人來到一張長椅上坐下,後來的事情仁荷已經記不清楚。

  達布是奇載明的弟弟,奇家跟宋車玉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仁荷知道達布陷入兩難境地不知如何選擇,為了讓達布放開心懷跟哥哥在一起,仁荷找到達布主動提出分手。達布含著眼淚看著仁荷,仁荷知道達布想跟哥哥聯手報復宋車玉,達布如果不跟仁荷分手就不方便報復宋車玉,所以仁荷才想跟達布分手。

  達布摟著仁荷陷入到悲痛中,仁荷主動親吻了達布,兩人最終分手斷絕戀愛關係,達布出門找到哥哥奇載明,提出幫助哥哥報復宋車玉,哥哥奇載明背負人命案急需去警局自首,達布希望哥哥奇載明能去警局自首。

  奇載明不太願意去警局自首,達布將已經跟仁荷分手的事情說了出來,奇載明聽完達布的話吃了一驚,漸漸意識到達布為了幫助家人報仇寧肯捨棄心上人仁荷。達布的行為足以證明下定決心幫助家人報仇,奇載明經過短暫的思慮沒有再反對達布報復宋車玉。離去之時奇載明站在對街打了一個電話給達布,來電號碼的備註非常奇怪,達布接聽電話聽出哥哥奇載明的聲音。

  奇載明已經決定投案自首,在電話中煞有介事自我舉報,達布接聽電話看著站在對街的哥哥,一時之間心煩意亂說不出話來,奇載明舉著手機提醒達布通完電話可以到警局舉報他,他願意把報仇的事情交給達布完成。之前奇載明還懷疑達布不願意幫助家人報仇,直到達布主動跟仁荷斷絕戀愛關係,奇載明意識到達布是真心想為家人報仇。

匹諾曹第12集劇情

  奇載明自首

  奇載明不太願意去警局自首,達布將已經跟仁荷分手的事情說了出來,奇載明聽完達布的話吃了一驚,漸漸意識到達布為了幫助家人報仇寧肯捨棄心上人仁荷。達布的行為足以證明下定決心幫助家人報仇,奇載明經過短暫的思慮沒有再反對達布報復宋車玉。離去之時奇載明站在對街打了一個電話給達布,來電號碼的備註非常奇怪,達布接聽電話聽出哥哥奇載明的聲音。

  奇載明已經決定投案自首,在電話中煞有介事自我舉報,達布接聽電話看著站在對街的哥哥,一時之間心煩意亂說不出話來,奇載明舉著手機提醒達布通完電話可以到警局舉報他,他願意把報仇的事情交給達布完成。之前奇載明還懷疑達布不願意幫助家人報仇,直到達布主動跟仁荷斷絕戀愛關係,奇載明意識到達布是真心想為家人報仇。

  達布一邊通電話一邊向站在對街的哥哥奇載明看過去,奇載明含著眼淚叮囑達布好好幫有人報仇, 達布雖然極力勸說哥哥奇載明自首,但真的面對哥哥奇載明要去自首的結果,達布依然心如刀割捨不得跟哥哥奇載明分開。

  奇載明自首之前到電視臺接受宋車玉採訪,達布私下趕到警局舉報哥哥奇載明殺了人,安燦秀因為達布不顧兄弟情誼舉報奇載明,實際情況是奇載明自願給達布舉報。

  奇載明坐在直播室接受宋車玉採訪,在採訪過程中奇載明坦承殺了人,電視臺立即中斷採訪,員警不久之後趕到電視臺外面,達布站在樓下跟哥哥奇載明道別,奇載明含著眼淚跟達布交談,達布心情失落撲進奇載明懷中痛哭,奇載明伸出手指跟達布拉鉤,兄弟兩人拉完鉤正式分別。

  宋車玉因為奇載明忽然在直播過程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生氣,直播室的人已經走得一個不剩,宋車玉怒氣衝天掃拔桌上的資料。

  達布回到住處準備搬走,仁荷爺爺勸說達布留下來,雖然達布的身世非常坎坷哥哥還是殺人犯,仁荷爺爺依然捨不得達布搬走,達布已經跟仁荷分手沒有必要再留在仁荷家中居住,仁荷父親平時雖然不太待見達布,但達布真要搬走仁荷父親也非常捨不得達布。

  達布在房間裡面收拾行李,仁荷父親先是說了一些開玩笑的話語,接著面色嚴肅勸說達布不要搬走,達布立場堅定拖著行李箱來到客廳,仁荷爺爺坐在一邊聳拉著腦袋陷入到悲傷中,仁荷父親高聲提醒仁荷從房間出來勸達布,仁荷站在房間裡面悲痛欲絕流下了眼淚,達布已經跟仁荷分手,仁荷心知沒有必要再勸說達布。

  達布搬走之後來監獄看望哥哥奇載明,奇載明談笑風聲看起來不像是正在服刑的犯人,達布面帶憂慮跟奇載明談話,奇載明即將前往兇殺現場指認遇難者遇難的地方,出發之前奇載明叮囑達布弄幾件像樣的衣服。

  達布找來了口罩和棉衣送給哥哥奇載明,奇載明穿上達布贈送的棉衣戴上口罩在員警的押送下來到凶案現場,一群記者蜂擁而上採訪奇載明,奇載明面對攝影機和話筒一聲不吭,員警提醒記者們不要干擾奇載明指認兇殺現場,記者們只得往旁邊退讓以便奇載明能順利前進。

  達布心事重重返回警局,仁荷站在警局門口一臉關懷看著達布,達布不想理睬仁荷,仁荷一如既往關心達布,達布來到警局的電梯準備進入電梯,仁荷跟到電梯外面擔心達布有心事,達布進入電梯一再要求仁荷以後不能再關心他。

  徐凡潮跟母親通電話,徐母想替徐凡潮相親,徐凡潮不願意相親,徐母依然不依不撓發了一張相親對象的相片給徐凡潮,徐凡潮看完手機中的彩信相片想到了一件事情,十幾年以來徐凡潮一直冒充宋車玉跟仁荷互通短信,仁荷是在不久之前才知道母親宋車玉已經換了一台手機,徐凡潮利用拾到的舊手機一直跟仁荷短信來往,仁荷雖然已經知道發短信的人不是母親宋車玉,但也沒有對冒名發短信的人深惡痛絕。

  徐凡潮提心吊膽來到仁荷身邊提起冒名短信的事情,仁荷忙著工作不想調查冒名短信的發送者身份。

  宋車玉因為當年錯誤報導奇載明父親失職逃走害得奇家家破人亡,達布代表家人跟宋車玉見面,要求宋車玉對當年的事件認錯。

匹諾曹第13集劇情

  達布醉酒在仁荷家中過夜

  徐凡潮提心吊膽來到仁荷身邊提起冒名短信的事情,仁荷忙著工作不想調查冒名短信的發送者身份。徐凡潮見仁荷對冒名發短信的人不感興趣,臉上升起驚訝無法摸清仁荷的心思。

  宋車玉因為當年錯誤報導奇載明父親失職逃走害得奇家家破人亡,達布代表家人跟宋車玉見面,要求宋車玉對當年的事件認錯。宋車玉自知當年確實錯誤報導新聞事件,在達布的注視下宋車玉一聲不吭轉身就走。

  耶誕節即將到來,達布晚上下班回到住處門口,仁荷爺爺和仁荷父親已經站在門口等侯多時,達布雖然不想再跟仁荷家人有來往,但又不便趕走兩個長輩,無奈之下只得將兩個長輩迎進家中。

  仁荷爺爺非常關心達布居住的環境,天寒地凍房中的地板沒有鋪草席,仁荷爺爺蹲下身子撫摸冰冷的地板數落達布不懂得佈置房間,達布面色難堪不知如何跟仁荷爺爺說話,仁荷爺爺又問起達布家中是否買了米,達布生怕爺爺擔心趕緊回答家中有米。

  仁荷父親扶著仁荷爺爺離開達布家,達布出門送兩個長輩,仁荷父親一邊扶著仁荷爺爺向前走一邊叮囑達布不用再送。

  達布來到電視臺大樓外面的時候已經來了許多記者,其中一些百姓要求宋車玉退位離開電視臺,有人聲稱宋車玉捏造假新聞影響惡劣,宋車玉搭乘汽車來到電視臺樓外,司機勸說宋車玉不要下車,宋車玉面不改色不顧司機勸說下車接受記者採訪,一個中年男人一口認定宋車玉捏造假新聞,達布雖然與宋車玉有仇恨,卻主動出面幫助宋車玉洗清嫌疑,有人向宋車玉扔了一個雞蛋,宋車玉被雞蛋砸中額頭,臉上沾著雞蛋液體狼狽不堪。達布站在一邊幫宋車玉跟一個中年男人對質,中年男人心虛主動承認確實捏造了一些假事件陷害宋車玉,記者們見中年男人陷害宋車玉,所有人將鏡頭和話筒對準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嚇得轉身就走不願意接受記者們的採訪。

  仁荷一臉感激看著達布,達布面色嚴肅提醒宋車玉無需感激他,如果他找到宋車玉怠忽職守的證據,他一樣還會舉報宋車玉。

  耶誕節到來,有小偷扮成聖誕老人在商場偷東西,達布等人來到商場外面蹲守小偷,一個穿著聖誕服裝的小偷從商場神色慌張跑了出來,達布等人一見情況不對趕緊上前與小偷周旋,小偷勢單力薄被達布等人制服,安燦秀事後將達布等人喚到警局做筆錄。

  徐凡潮邀請仁荷吃飯,仁荷在徐凡潮面前提起達布,兩人還沒吃完飯仁荷起身上廁所,上完廁所仁荷返回來跟徐凡潮劃清朋友與情侶的界限,徐凡潮本想趁著吃飯的機會追求仁荷,仁荷猜出徐凡潮的心思,為了不讓徐凡潮產生誤會,仁荷提議晚餐錢由她掏錢結算。不等徐凡潮表態,仁荷來到前臺準備結帳,由於身上沒有帶現金又不能刷卡,仁荷記得手足無措沒了主意,徐凡潮走了過來為仁荷結帳,仁荷一臉慚愧表示一定會還錢給徐凡潮。

  達布與安燦秀喝醉酒來到仁荷家中,仁荷爺爺與仁荷父親一臉驚喜迎接達布,達布喝醉了酒不知自己來到仁荷家中,口袋裡面還有一些聖誕禮物,達布從口袋中掏出三把聖誕禮物塞到仁荷爺爺和仁荷父親手中,仁荷父親將達布安置在原來居住的房間裡面,晚上仁荷來房間裡面看望達布,達布蘇醒過來以為自己在做夢,仁荷伸手撫摸達布的額頭感覺到很燙手,達布發燒陷入到昏睡中。

  第二天達布蘇醒過來發現身邊躺著安燦秀,安燦秀睡得死死的依然沒有蘇醒,達布嚇得趕緊將安燦秀推到床下,安燦秀剛剛滾到床下,仁荷父親推門進屋提醒達布起床吃早餐。

  達布恢復清醒意識到自己喝醉酒來到仁荷家中,安燦秀蘇醒過來與達布到客廳吃早點,達布面色難堪想仁荷家表達歉意,仁荷家人提醒達布過耶誕節不能再提不相關的事情,達布只得與仁荷家人過了一個快樂的耶誕節。

  徐凡潮與達布到商場做採訪工作,仁荷與宥萊穿上商場工作人員的職業服裝,徐凡潮與達布在工作工作產生矛盾發生激烈爭吵,兩人越吵越凶動起手來,仁荷與宥萊趕緊上前勸架,達布與徐凡潮被分開,仁荷替徐凡潮憤憤不平,面帶慍色數落達布。

 匹諾曹第14集劇情

   徐達與徐凡潮商場起衝突

  達布與仁荷來到徐凡潮母親經營的手包店,達布認為徐母利用徐凡潮報導的新聞炒作商店的手包,徐凡潮勃然大怒與達布發生爭吵,仁荷一見情況不對趕緊出手勸阻,達布無原無故懷疑徐母,仁荷為徐凡潮感到冤屈。

  達布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找到徐母利用新聞炒作手包的證據,晚上回到警察局粘貼已經碎成許多條狀的資料檔,宥萊説明達布粘貼資料的時候提不起精神,達布離開房間購買可以提神的飲料給宥萊。

  達布離去不久仁荷來到房間裡面拿走了資料檔,宥萊待達布回來才將仁荷拿走資料檔的事情說了出來,達布趕緊拿 著飲料四處尋找仁荷,警局裡面安靜一片大部份員警已經下班,達布在安靜的過道看到地上掉落著一二條紙片,順著掉落的紙片達布在一個房間裡面找到了仁荷。

  仁荷蹲在地上聚精會神粘貼資料,達布走上前蹲下身子與仁荷一起拼貼資料,兩人齊心協力終於拼完資料,達布第二天早上來到徐母經營的商場外面等到徐凡潮,徐凡潮依然不相信母親利用新聞事件炒作商品,達布將已經拼好的證據送給徐凡潮,徐凡潮接過一看開始相信達布的話。

  徐母經營的包包店果然有了很大的起色,許多市民圍在包包店中搶購包包,徐凡潮找到母親出示達布展示的證據,徐母沒有欺騙徐凡潮,坦承自己確實利用新聞事件炒作包包。

  徐凡潮見母親已經承認利用新聞事件炒作包包,心中升起失落從商場中走了出來,等侯多時的達布目不轉睛看著徐凡潮,徐凡潮沒有再跟達布說話,目光呆滯向停在路邊的汽車走去,達布伸手拉住徐凡潮,提出幫徐凡潮開汽車,徐凡潮心情失落同意達布的提議。

  仁荷爺爺來到監獄探視達布的哥哥奇載明,奇載明畢恭畢敬與仁荷爺爺談話,仁荷爺爺驚歎奇載明與達布長得很像,達布已經跟奇載明失散多年,仁荷爺爺決定向奇載明講述達布兒時成長過程,奇載明求之不得對達布的成長過程非常感興趣,仁荷爺爺拿出幾張達布童年時代的相片展示在奇載明面前,奇載明伸出手指隔著玻璃窗撫摸達布的相片。

  仁荷爺爺臉上升起感概向奇載明講述當年從海上搭救達布的經過,達布獲救之後冒充仁荷爺爺的小兒子,仁荷爺爺當年因為頭腦糊塗沒有懷疑達布的身份,其實小兒子當年已經死亡,仁荷爺爺多年以後才知道真相。如果沒有遇到達布,仁荷爺爺可能已經因為痛失小兒子患上心病離開人世。

  市區內忽然發生一起火災事故,達布觀看電視機中的現場報導,心中回想起十幾年前父親奇尚浩出勤救火的情景。火災事故發生不久,徐母將宋車玉約到餐廳裡面,火災事故的原因徐母已經掌握,徐母拿出一個U盤放在宋車玉面前,提醒宋車玉根據U盤中的資料播道火災發生過程,宋車玉見徐母掌握了火災第一手資料,臉上升起一絲驚訝沒有立即伸手拿起U盤資料,徐母交待了宋車玉幾句話起身離去。

  不久之後,宋車玉依靠徐母提供的U盤播道火災發生過程,U盤裡面保存著監控記錄,達布從新聞報導中赫然看到安燦秀出現在火災發生地點,安燦秀無原無故出現在火災發生地點, 自然而然成為最有可能縱火的嫌疑犯。

  達布不相信安燦秀縱火,心中升起焦急來到宋車玉工作的電視臺外面,宋車玉剛剛從外面回來進入電視臺大樓,達布快步上前走進大樓裡面叫住了宋車玉,宋車玉雖然是按照U盤提供的資料報導火災發生經過,達布卻不相信是安燦秀縱火,回想父親奇尚浩當年的失職案被宋車玉錯誤報導,達布認為宋車玉也有可能錯誤報導安燦秀的案子。

  雖然達布分析得合情合理,但宋車玉就是不肯妥協,堅持認定安燦秀就是縱火犯,達布見宋車玉再次重演十幾年前錯誤報導新聞事件的行為,心中升起怒火決定親自調查安燦秀出現在火災事發現場的原因。

  仁荷極力支持達布的觀點,十幾年前母親宋車玉已經錯誤報導達布父親的新聞事件,仁荷不希望母親宋車玉重蹈覆轍,雖然母親一再堅持認定是安燦秀縱火,但仁荷也跟達布一樣不相信是安燦秀縱火。

匹諾曹第15集劇情

  達布調查失火案

  市內某家工廠失火,安燦秀出現在工廠的監控錄影裡面嫌疑最大,宋車玉獲得錄影回到電視臺報導火災發生過程,安燦秀被推上風口浪尖。

  仁荷不相信是安燦秀引發火災,心中升起不安找到宋車玉為安燦秀叫屈,達布也趕了過來提醒宋車玉休想冤枉安燦秀,十三年前宋車玉因為錯誤報導達布父親的新聞案件已經害得達布家破人亡,達布不希望宋車玉再次害得安燦秀家破人亡。

  宋車玉雖然心中有鬼,但還是扮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與達布和仁荷爭論,達布決定好好調查安燦秀出現在火災現場的原因,仁荷陪著達布回到警局採訪安燦秀,安燦秀向幾個記者講述當時發生火災之前去工廠的經過,徐凡潮注意到安燦秀在視頻中不停的抖腿,抖腿動作一般是心中有鬼才會不由自主表露出的一種動作,安燦秀坦承當時在工廠門口的時候確實在抖腿,員警身上一般都會攜帶一些武器,因為身上的武器太重安燦秀所以才不由自主抖腿。

  向幾個記者解釋完出現在火災現場的原因,安燦秀決定為家中的孩子舉辦宴會,達布將安燦秀拉到房間外面,一臉不安勸說安燦秀不能在非常時刻舉辦宴會,外界的記者正在想方設法採訪安燦秀,安燦秀舉辦宴會無疑會吸引許多人的注意,雖然達布的話非常有道理,但安燦秀還是想舉辦宴席。

  仁荷坐在工作室查看監控錄影,徐凡潮走了進來陪仁荷一起觀看監控錄影,宥萊與達布來到火災現場調查取證,在取證過程中宥萊立足不穩險些跌倒,達布眼疾手快扶住了宥萊。

  仁荷在觀看監控錄影的時候不知不覺靠在徐凡潮的肩膀熟睡,等到她蘇醒過來的時候徐凡潮已經看完了錄影,錄影中的一些畫面明顯經過編輯處理,仁荷意識到宋車玉之前掌握的錄影已被人剪輯處理過。

  宋車玉外出歸來被仁荷叫住,仁荷提醒宋車玉不久之前掌握的監控錄影被剪輯過,宋車玉心知肚明佯裝不知情不想跟仁荷詳談,達布趕了過來盤問宋車玉從何處得到監控錄介,宋車玉拒絕回答達布的問題,達布愈發認定宋車玉在幫幕後兇手陷害安燦秀。

  安燦秀擔心自己背負縱火的罪名,心中升起不安找達布幫忙,達布已經查出一些安燦秀被冤枉的證據,安燦秀喜出望外撲進達布懷中痛哭。

  達布想找一個車主瞭解工廠失火的原因,工廠失火災的時候車主的汽車停在工廠外面錄下了一些視頻錄影,達布不知道車主的車牌號碼,宥萊來到一個辦案民警身邊哀求民警將車主號碼寫出來,辦案民警顧著辦事不相理睬宥萊,宥萊扮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蹲在一邊繼續哀求辦案民警,辦案民警拿宥萊沒有辦法,只得寫下車主的車牌號碼送給宥萊,宥萊歡天喜地接過車牌號碼轉交給達布,達布順著紙上提供的車牌號碼找到了車主的汽車。汽車停在路邊車中無人,達布一臉驚喜發現車頭上安置著一個攝像頭。

  宥萊喝醉了酒被同事們送回電視臺,徐凡潮等人站在旁邊注視熟睡中的宥萊,宥萊躺在沙發上睡得正香完全不知道同事們正在注視她的睡姿。

  宋車玉私下與徐母會面,監控錄影正是徐母提供給宋車玉,宋車玉向徐母講述達布正在調查火災原因,達布已經調查到了一些線索,宋車玉非常擔心布達查出引發火災的原因。

  達布出門調查火災原因遇到宋車玉,宋車玉心虛不敢跟達布詳談,達布意味深長看著宋車玉,聲稱已經找到調取更多監控錄影的辦法,工廠的監控錄影雖然無法獲取,達布意識到自己可以借調工廠附近的一些錄影,只要調出工廠附近的錄影同樣可以深入瞭解火災發生原因。

  仁荷因為調查火災事故腿部受傷,徐凡潮晚上找到達布,指責達布顧著調查火災事故不關心仁荷,達布得知仁荷腳部受傷,心中內疚不安邀請仁荷到餐廳吃飯,仁荷肚子非常餓吃了幾碗麵條,吃完麵條仁荷拿出幾張鈔票讓達布結帳。

  達布沒有接過仁荷手中的鈔票,而是摟住仁荷激情親吻,親吻結束達布提醒仁荷可以直呼他的名字,他本來就不是仁荷的親戚,所以仁荷可以直接稱呼他的名字。仁荷異常感動主動親吻達布,兩人深情相擁不把旁人放在眼中。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