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律師戀愛中分集劇情介紹(1-20)大結局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集劇情介紹

  拓熙將政宇當成僕人使喚

  政宇是拓熙的助手,拓熙身為知名律師行做雷厲風行一絲不苟,一次因為急著出門辦事,拓熙快步來到更衣室也不注視衣服上還掛著衣架,穿上衣服二話不說大步流星離開律師事務所。政宇來到更衣室的時候拓熙已經離去。

  拓熙離開律師事務所來到一家餐廳消費,一名男服務員來到拓熙身邊察覺到拓熙的衣服有異常,拓熙一頭霧水看著男服務員,男服務員忽然伸手握住拓熙脖子後面的衣架,衣架吊起拓熙脫離地面,拓熙就像是一件衣服一樣被男服務員懸空拎起。

  周圍的食客們一臉驚訝看著拓熙,拓熙出了洋相遷怒到政宇身上,政宇沒有及時檢查拓熙穿的衣服,拓熙跟政宇見面之後大發雷霆。

  奉律師在一個女助理的陪同下出門辦事,二人來到路邊遇到一對母女,小女孩手上拿著霜淇淋不慎撞到奉律師身上,奉律師低頭一看發現衣角上沾上了霜淇淋。

  小女孩見弄髒了奉律師的衣服,臉上升起恐慌不知如何是好,母親亦一臉惶恐看著奉律師,奉律師叫苦不迭看著被弄髒的衣角,衣角無法立即擦淨,奉律師在母親面前提起買衣服花了二千多元,母親吃了一驚以為奉律師想敲欺詐,奉律師雖然心疼被弄髒的衣服但沒有打算向母親敲詐。

  母親情急之下數落女兒,女兒哇哇大哭已是情緒崩潰,奉律師一臉心疼蹲下身子勸慰小女孩,小女孩臉上還拿著沒有吃完的霜淇淋,奉律師從身上掏出一張鈔票送給小女孩,小女孩接過了奉律師的錢,女孩母親一臉驚訝看著奉律師。

  奉律師給完錢給小女孩起身離去,女助理盤問奉律師想去何處,奉律師決定臨時找一家服裝店再買一件新衣服。

  拓熙準備去法院打官司,政宇跟拓熙產生衝突,二人來到衛生間裡面對峙,政宇已經奪到了拓熙的手包,手包裡面有一些重要的物品,政宇做出要把所有物品倒進馬桶裡面的動作警告拓熙不要再靠近。

  拓熙奪走政宇的包包來到另一個馬桶裡面,政宇吃了一驚提醒拓熙不要亂來,拓熙當著政宇的面掏出包包裡面的一件物品扔到馬桶裡面,政宇吃了一驚只得從拓熙的包包裡面掏出一件物品扔到馬桶裡面以牙還牙,拓熙心疼包包裡面的物品只得跟政宇談和,政宇願意跟拓熙和解,拓熙叮囑政宇離開大樓買一雙襪子。

  政宇按照拓熙的要求買了一雙襪子回到法院大樓裡面,拓熙站在過道上當眾脫下襪子,政宇見拓熙在公共場合脫絲襪,臉上露出驚訝嚇得轉過身子不敢看拓熙。

  拓熙若無其事脫下絲襪遞到政宇面前,政宇接過了拓熙遞來的絲襪,拓熙換了新的絲襪向打官司的大廳走去,政宇迅速把絲襪塞到了衣服裡面。

  跟拓熙打官司的女律師正好是政宇的朋友,政宇面色難堪看著女律師,女律師主動跟政宇打招呼。

  拓熙來到打官司的大廳開始為辯護人尋找有利的證據,政宇坐在聽眾席觀看拓熙打官司,拓熙向法官出示了一張光碟,光碟裡面是原告老公出軌跟小三在一起的錄影,法官同意拓熙播放錄影,拓熙將光碟遞交給辦事人員,辦事人員拿著光碟放入到播放機器裡面播放內容,所有人的視線移到螢幕上,螢幕上出現了原告老公跟小三在一起聊天的情景,小三坐在桌上神色親呢與原告老公聊天。

  所有人看完錄影一片譁然,拓熙得意洋洋意識到自己為原告爭取了更有利的證據。

  原告老公跟拓熙坐在汽車裡面聊天,拓熙一門心意為原告打官司,原告老公神色複雜想勸說拓熙放棄官司。

  政宇坐在辦公室裡面休息,拓熙來到辦公室裡面找政宇,政宇畢恭畢敬從椅子上站起來給拓熙讓座,拓熙坐到椅子上吩咐政宇迎接客戶。

  奉律師在政宇的引領下來到辦公室裡面,拓熙忽然發現辦公室的房門上掛著一個牌子,牌子上寫著政宇的名字,政宇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拓熙吃了一驚目不轉睛看著政宇,政宇平時一直鞍前馬後為拓熙效勞,拓熙一直把政宇當成下人使喚,政宇忽然從一個下人變成了一個有獨立辦公室的律師,拓熙驚如天人看著政宇。

  政宇雖然有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但依然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對待拓熙,拓熙進入辦公室的時候政宇還主動讓出座椅給拓熙坐。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2集劇情介紹

  拓熙受理一起婚外情官司

  拓熙來到打官司的大廳開始為辯護人尋找有利的證據,政宇坐在聽眾席觀看拓熙打官司,拓熙向法官出示了一張光碟,光碟裡面是原告老公出軌跟小三在一起的錄影,法官同意拓熙播放錄影,拓熙將光碟遞交給辦事人員,辦事人員拿著光碟放入到播放機器裡面播放內容,所有人的視線移到螢幕上,螢幕上出現了原告老公跟小三在一起聊天的情景,小三坐在桌上神色親呢與原告老公聊天。

  所有人看完錄影一片譁然,拓熙得意洋洋意識到自己為原告爭取了更有利的證據。

  原告老公跟拓熙坐在汽車裡面聊天,拓熙一門心意為原告打官司,原告老公神色複雜想勸說拓熙放棄官司。

  政宇坐在辦公室裡面休息,拓熙來到辦公室裡面找政宇,政宇畢恭畢敬從椅子上站起來給拓熙讓座,拓熙坐到椅子上吩咐政宇迎接客戶。

  奉律師在政宇的引領下來到辦公室裡面,拓熙忽然發現辦公室的房門上掛著一個牌子,牌子上寫著政宇的名字,政宇擁有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拓熙吃了一驚目不轉睛看著政宇,政宇平時一直鞍前馬後為拓熙效勞,拓熙一直把政宇當成下人使喚,政宇忽然從一個下人變成了一個有獨立辦公室的律師,拓熙驚如天人看著政宇。

  政宇雖然有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但依然像往常一樣畢恭畢敬對待拓熙,拓熙進入辦公室的時候政宇還主動讓出座椅給拓熙坐。

  拓熙與正宇是同事,正宇接待一個想離婚的女人,想離婚的女人叫李紅妍,拓熙非常想知道正宇接待李紅妍的情況,為了瞭解正宇接待李紅妍的情況,拓熙扮成服務員端了二杯咖啡來到會客室,正宇讓拓熙將咖啡放到桌上,拓熙放完咖啡離開會客室。

  拓熙除了當律師以外還兼職幫父親賣魚,一次拓熙在賣魚過程中不慎弄丟一條魚,魚兒蹦蹦跳跳離開拓熙,拓熙驚慌失措一路追捕魚兒,魚兒一路蹦蹦跳跳來到一處水池外面,拓熙沖到水池上想捉住魚兒,魚兒身子一躍跳入到水池裡面,拓熙情急之下顧不上多想跳進水池裡面抓魚,一個男子正好從水池中泳完湧回到岸上,拓熙忽然跳到水池裡面抓魚,男子提醒拓熙私闖他的個人泳湧池。

  正宇下班回到家中,當律師是正宇最大的夢想,好不容易當上了律師,正宇有了一種成就感回到房間坐下,身上的衣服別著一枚律師身份標準章,正宇摘下標識章放在桌上,標識章是律師的身份彰顯,正宇一臉自豪看著放在桌上的標識章。

  李紅妍經常監視老公,老公在眼裡一天比一天邋遢不講衛生,一次李紅妍跟蹤老公來到衛生間門口,李紅妍老公沒有發現李紅妍,李紅妍站在衛生間門口注視老公照鏡子,李紅妍的老公嘴角生了一個膿包,李紅妍一臉噁心看著老公擠掉了膿包。

  李靖即將到拓熙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工作,拓熙是李靖心目中可怕的怪物,李靖得知自己即將成為拓熙的同事,心中升起驚恐打電話向正宇求助。

  正宇在公車上接到了李靖打來的電話,李靖焦急不安向正宇述苦,拓熙為人強勢是個女老虎,李靖不願意跟拓熙成為同事。

  正宇從公車上下來向前走了幾步看到了李靖,李靖握著手機見正宇出現在面前,臉上露出驚訝與正宇來到一處樓梯角談話。

  拓熙的為人李靖非常清楚,李靖在正宇面前大倒苦水,正宇心知事情已成定局,無奈之下只得安慰李靖。

  拓熙故意把正宇的名字從玻璃門上擦除,正宇帶著李靖回到辦公室接自己的姓名被擦除,心中升起憤怒重新貼好了名字。

  拓熙帶著李紅妍母女外出,李紅妍的老公疑似出軌,拓熙經驗老到指點李紅妍如何跟蹤老公,一行三人來到一條街邊找到了李紅妍的老公,李紅妍的老公正跟一個女人橫過馬路,李紅妍見老公果然出軌有外遇,臉上升起怒氣狠不得立即上前揪住老公。

  拓熙提醒李紅妍不能衝動行事,法院受理官司需要確鑿的證據,李紅妍必須找到老公出軌的確鑿證據才能離婚,拓熙叮囑李紅妍想辦法找到老公扔棄的避孕套以及其它重要物證。

  一行三來跟蹤李紅妍的老公來到一幢房子裡面,李紅妍忍住心中怒氣敲門房門,李紅妍的老公打開房門見李紅妍出現在門外,臉上露出驚恐不知如何是好。

  李紅妍見老公果然跟別的女人開房,臉上升起怒火當場提出離婚,拓熙見李紅妍性格衝動,臉上露出無奈不知如何是好。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3集劇情介紹

  高拓熙不經過邵正宇的同意跟著客戶李紅妍去“抓奷”,結果李紅妍錯把活動策劃人員當作第三者給打了一頓,而其實丈夫是在精心準備給妻子過生日呢。邵正宇聞訊趕到現場好不容易才把高拓熙拉了出來,他氣憤地說:以後如果再發現你不經律師同意就擅自行動就只能走人,而且一定要知道你只是一個事務長我才是律師。

  馮律師欲請高拓熙吃飯,意外遇到了馬東久家的親戚,她認出了高拓熙,因而威逼馮律師將高拓熙開除,高拓熙這才知道馮律師的戀人是馬東久的外甥女。高拓熙頓時沒有吃飯的心情,轉身離去,但卻看到了韓美麗在召開新聞發佈會,大肆宣傳自己如何從離婚的陰影中堅強起來的,這讓高拓熙感覺到不快。她將韓美麗叫到旁邊表示自己一定要把她如何串通馬東久的女秘書害死馬的真相查清,韓美麗則毫不示弱與之叫板。

  由於客戶李紅妍錯怪了自己的丈夫,邵正宇只好又帶著高拓熙幫助複合,但是無論怎麼說李的丈夫都堅持離婚,高拓熙拿出離婚合同要求他九秒鐘之內簽字,把邵正宇急得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李紅妍的丈夫卻遲遲下不了手,九秒鐘一到高拓熙奪過合同書就撕毀了。在返回的路上邵正宇不解地問高拓熙如何知道對方不會簽字的?高拓熙得意地笑了。

  邵正宇去高拓熙家與其理論二人在工作中產生的是非,正趕上高拓熙母親的祭日。高父非常熱情地款待邵正宇,在飯桌上老人講起了高拓熙不幸的童年。高拓熙在上高中時期母親就患了重病,醫生說有百分之三十的治癒可能,但所需的治療費幾乎會花光家裡的所有積蓄。母親說不能去做成功率這麼低的事情,女兒學習這麼優秀應該成為大學生,將來當律師,於是自己選擇放棄治療,把錢留給高拓熙深造。但是高拓熙的妹妹卻因此對姐姐產生了憤恨,說她在用母親的生命換取自己的前途。於是使得高拓熙有了心理壓力,這麼些年來始終拼命掙錢,並大都給了妹妹,以此來彌補自己對母親對妹妹的愧疚。這番談話令邵正宇重新認識高拓熙,他漸漸地開始接近她。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4集劇情介紹

  去法院送達材料的高拓熙當眾遭到馮律師的父親馮仁哉的嘲笑,並將材料踩在腳下不讓她拾起。邵正宇怕高拓熙不會送達手中材料就匆忙趕來,正看到這一幕有些氣憤,剛想走上去,馮律師走了過來,他強行將父親的腳抬起,撿起材料然後牽著高拓熙的手離去。原本已經牽住高拓熙另一隻手的邵正宇看到高拓熙被馮律師拉走只能是呆呆地愣在那裡。

  律師所投票決定高拓熙的去留,結果以一票勝出留了下來。這激怒了馬東久的姐姐馬東美,她憑藉著與馮敏秋律師的父親馮仁哉是老相好的身份要將高拓熙開除,並送給馮家一艘遊艇,馮敏秋拒絕了父親的要求。

  客戶李紅妍的丈夫剛剛同意不再申請離婚後,律師所又接到了李妍熙的離婚案。這個李妍熙已經是兩次婚姻,第一次離婚案時她帶著挖掘機推平“小三”家的大門,在人家的院子裡挖了個大坑,聲稱如果前夫不斷絕與“小三”的聯繫就將其埋了,結果遭到法院的罰金。現在的丈夫又有外遇,李妍熙再走極端,動用升降機將她托上其夫與“小三”所在房屋的窗外,高拓熙接到李妍熙之女的電話通知後邊打車趕往現場邊通知邵正宇也趕緊去現場阻止。當兩人來到現場時看到李妍熙站在升降臺上,高拓熙與邵正宇拼命喊叫也沒用。高拓熙看到一台雲梯車經過就攔了下來,她站到平臺上要升到高空勸阻李妍熙,但又有些害怕。邵正宇也害怕,但還是將高拓熙抱下平臺,自己毅然上去了。通過這件事,高拓熙與邵正宇都有了新的感覺,新的瞭解,感情也有了升溫。

  而馮律師早就對高拓熙心生愛意,現在看到邵正宇也對高拓熙主動熱情的樣子有些煩悶。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5集劇情介紹

  高拓熙受了皮外傷,邵正宇特意送來膏藥給貼上,倆人都不由得砰然心動。在處理李紅妍離婚訴訟案中,高拓熙與邵正宇不僅拿到了李的丈夫出軌的證據,而且還拿到了物證。當事人惱羞成怒打了高拓熙,為了保護高拓熙,邵正宇告訴當事人高拓熙並非是律師,由此高拓熙又認為邵正宇瞧不起自己。

  挨打過後的高拓熙傷心地想起了自己的媽媽。在去法院的路上她遇到了當年的律師所同事惠林,惠林正與馮仁哉律師走在街上,惠林膽怯地向高拓熙道歉,說三年前向律師協會告發高拓熙違法取證的人是她,這時高拓熙才明白三年來自己一直是在錯怪著邵正宇。

  高拓熙在辦公室用印表機時頭髮不慎卷了進去不能動彈,邵正宇正好走了進來,他以為高拓熙是在撒嬌,就在一邊喃喃自語“我愛你”,然後再過去幫忙,這一切都被同事看在眼裡。高拓熙在電視中看到明星韓美麗的直播,韓美麗說與她合作的男影星是剛認識的,但在高拓熙的記憶裡以前在經手其離婚案時就在韓的房間裡見過此人,高拓熙由此對韓美麗的為人更加反感。

  同事告訴高拓熙說邵正宇愛上了她,起初高並不相信,但是看到一些細節她也有了感覺,當她有勇氣向邵正宇求愛時卻突然他的身邊還有別的女人。傷心的她邊哭邊找到馮律師的家,她喝得酩酊大醉,倒在樓下的草坪上。馮律師將她攙上樓後高拓熙一陣鬧騰,而且說連上班的勇氣都沒了。馮律師鎮靜地向她伸出手與其一起上班,又對屬下們宣佈從現在起高拓熙愛上了自己。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6集劇情介紹

  有一個女士要打離婚,理由是老公總也不親吻自己。邵正宇覺得好笑,而高拓熙則覺得可以理解,倆人辯論起來,高拓熙激邵正宇來吻自己,邵正宇果然就深深地吻了高拓熙,正好被馮律師看到。他雖然紳士的沒說什麼,但明顯對邵正宇露出不悅之色。晚上馮律師提醒高拓熙:我是你的老闆,工錢是我給你開的,律師所的辦公室也是我的房產,怎麼會讓我愛著的人去被別人吻呢?!馮律師又接著繼續說道:“當然你我只是假戀愛,但我不想被別人指脊樑骨說我連自己的人都看不住”高拓熙聽了顯然覺得理虧,只是一味地點頭稱是。

  邵正宇去走訪那位不與太太接吻的男人,通過聊天得知原來其父親是肺結核病人,由此傳染了母親,他就有了心理障礙,想到親吻就噁心。邵正宇因為遭遇過地鐵車禍,受重傷後再也不敢坐地鐵了,於是他勸說了這位先生。不過很快這對夫妻再次約見邵正宇,說男方在得知妻子因為接吻的事要跟他離婚感覺事情嚴重,就克服了心理障礙,夫妻二人和好如初。邵正宇由此想到自己不敢坐地鐵的問題,下決心也要克服就咬牙去坐了,受到了很大的痛苦,好不容易熬到出了地鐵,卻昏倒在長椅上。

  高拓熙在電話中得知邵正宇昏在地鐵站立即趕到,一路攙扶一路鼓勵安慰,使邵正宇很受鼓舞。不過因此卻引起了馮律師的不滿,他早就深愛著高拓熙,在得知地鐵的事後加緊追求和控制高拓熙,由此三個人之間發生了一連串的碰撞。馮律師故意在辦公室裡當眾與高拓熙親呢,又送大大的花籃,還要帶她去坐私人遊艇玩,邵正宇則礙于馮律師是老闆不便發作而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而高拓熙內心裡愛著的還是邵正宇,因此二人之間總有火花產生。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7集劇情介紹

  看到高拓熙被馮敏秋帶去開遊艇玩,邵正宇心裡非常難受,而高拓熙心也很不安,她執意要回去找邵正宇。馮敏秋表露真情挽留,但高拓熙明確告訴他,自己愛的是邵正宇,馮敏秋無話可說只得放高拓熙回去。

  律師所接到一樁離婚申訴案子,當事人說她的妻子經常趁其不備加害於他,使其幾次受重傷。他的妻子買了高額保險,他懷疑是要加害自己。邵正宇、高拓熙一查竟然發現此人的妻子為他買了20多個保險,才發現事情果然不簡單。

  趙秀雅在馮敏秋那裡得知邵正宇在追求高拓熙,很傷心。她找到邵正宇的媽媽訴說自己的愛情得不到回應的心情,邵正宇媽媽鼓勵她要正面去追,要讓邵正宇知道他上大學的學費都是趙秀雅拿的,趙秀雅拒絕了。

  關於保險引起的離婚案馬上要開庭了,高拓熙為第一次出庭的邵正宇買了一條紅領帶,助其吉祥,但是當她興沖沖的送來時卻發現趙秀雅已經把紅領帶系在了邵正宇的脖子上了。開庭後高拓熙和趙秀雅雙雙旁聽為邵正宇加油助威。邵正宇鏗鏘陳詞指控被告具愛羅隱瞞前兩任丈夫都是因為發生意外去世的事實,又為現任丈夫李宰吉投保了大量保險,有故意騙保的嫌疑。

  針對具愛羅駕駛自家車撞到電杆上造成其夫多處骨折的事實,具愛羅稱是想躲開一條狗才出事的,但邵正宇說通過停在路邊的另一台車上的記錄儀視頻顯示並沒發現有狗出現。據此法院判這對夫妻離婚。庭審結束後邵正宇、高拓熙和趙秀雅都顯得很開心,趙秀雅將邵正宇拉走想吃飯慶賀,高拓熙則一人落落寡歡地獨自離開。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8集劇情介紹

  在高拓熙為邵正宇紮領帶的時候,趙秀雅來了,她將邵正宇拉走,這讓高拓熙心不甘,於是她將邵正宇叫了回來,趙秀雅一見感覺到心灰意冷,邵正宇低聲對高拓熙說要請她去吃二人餐,這讓高拓熙喜不自禁。第二天在律師所裡,高拓熙在馮敏秋的辦公室裡對其眉飛色舞地講起了邵正宇要請她吃飯的事,結果被站在窗外的邵正宇誤會,頗為不快。

  邵正宇接到一起案子,一個叫羅善惠的女子因生育孩子過程中身染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只能長年躺在醫院中,丈夫因此提出要和她離婚,並要拿到女兒的撫養權,但是羅善惠難舍女兒,請求邵正宇來維權。當邵正宇看到男方請的律師是馮仁哉時不禁皺起了眉頭。高拓熙建議這個案子最好由馮敏秋負責,因為他瞭解馮仁哉的辯護風格,勝算的可能性大,但正在與之鬥氣的邵正宇並不服氣,硬要打這場官司,結果在法庭上邵正宇一步一步地掉進了馮仁哉布下的陷局中。

  在和高拓熙吃飯時,邵正宇顯得極不開心,這讓高拓熙一頭霧水,她氣惱地獨自走了。當年邵正宇遭遇地鐵車禍時被困在其中有性命之憂,半昏迷中有一個女孩子給了他一塊薄荷糖,從而給了他支撐下去的信心。這些年他一直想找到這個救命恩人,於是他對聲稱可以為其做任何事的趙秀雅說,只要幫我找到那個救命的人就行。可是趙秀雅經過千辛萬苦找到的人竟然是高拓熙,但是她告訴邵正宇這個救命恩人已經去世了。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9集劇情介紹

  邵正宇運用法庭辯論的口吻對高拓熙連連發問:你在喜歡一個人嗎?你喜歡的人是我嗎?而且只能用“是”或“不是”來回答。高拓熙招架不住連連回答“是”。兩個年輕人終擁吻起來。

  馮敏秋獲得優秀青年律師稱號,為參加頒獎典禮他帶著趙秀雅去商場買禮服,順便給高拓熙也帶了一套。高拓熙雖然非常喜歡,但考慮到與邵正宇的關係問題卻沒穿,而是標新立異穿了正裝。但是到了頒獎現場她才發現,連最正統的局長都穿得非常時尚。高拓熙頓時感到無地置容,躲進了衛生間,情急之下她將外罩西裝脫下,一派灑脫的風度出現在公眾面前。

  馮敏秋在致獲獎感言時說自己一年了都沒接過案子,所以得到這個獎有愧,所以要把這個獎項送給最愛的女同事。人們一下子都驚呆了,熟悉的人也都知道這是指高拓熙。同時,也激怒了帶著女兒前來為馮敏秋祝賀的馬東久的妹妹,她拿起桌上的飲料潑到高拓熙的臉上。邵正宇聞訊趕來見狀十分心疼,他憐惜地為高拓熙擦去臉上的污漬。這時馮敏秋看到了這一幕,還聽到了邵正宇說是高拓熙的男朋友,他險些昏倒。

  這時一個叫車侑藍的女子來找高拓熙,說自己想離婚要高拓熙來受理,但不會簽合同也不會給律師所一分錢報酬。就在高拓熙感覺此人非常奇怪時,忽然發現來人用的挎包正是當年韓美麗送給自己又被自己丟掉的那種全韓只有三個的名包。車侑藍說這個包正是當年被高拓熙扔掉的,如果能為她無償做離婚官司,她就會出面幫助高拓熙將這個由挎包引起的麻煩平息掉。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0集劇情介紹

  韓國最大的通姦罪犯簡東財出獄後惡習不改,成立了一個模特公司公開勾引女模特,其太太因此找到高拓熙、邵正宇要求與丈夫離婚。為了追蹤證據,高拓熙被簡東財困在了房間裡欲動手調戲,好在這時邵正宇及時趕來將高拓熙救下。事後邵正宇顯得很不開心,高拓熙趕緊道歉加保證才讓邵正宇轉怒為喜。二人又設法找到簡東財的情婦吳少女勸說其出來配合指證,但遭到吳少女的拒絕。可是吳少女很快在家裡看到了簡東財與別的女子廝混的一幕,她立即聯合其他幾位被簡東財拋棄的女孩子一起找到邵正宇,聲稱願意公開指控簡東財。為了讓簡東財不再害人,高拓熙、邵正宇決定以暴力脅迫罪報警,很快簡東財就被拘捕了。

  車侑藍再次約見高拓熙,告之自己的丈夫有外遇。在財產方面,車侑藍的丈夫有一套5億的住宅,她想要過來歸自己。高拓熙奇怪車侑藍怎麼會找到自己的,車侑藍只是說先見過他丈夫後就全明白了。

  邵正宇要過生日了,趙秀雅商量著想和他一起註冊個律師所,並製作了一個精美的桌牌作為生日禮物送給邵正宇。沒想到邵正宇也約請趙秀雅談事情,他告訴趙秀雅自己只喜歡高拓熙。這一下令趙秀雅非常傷感,她傷心離去。高拓熙悶在家裡一天專心研究如何做海帶湯,好不容易到了半夜才算是熬好了。爸爸鼓勵她給送去,過生日不能過夜。在邵正宇家後院,倆人開心地喝起了湯。這時邵正宇的媽媽與趙秀雅走來,三年前因為高拓熙炒掉了自己的兒子而始終對她感到耿耿於懷,今天聽到趙秀雅前來告狀又看到此番情境不禁火冒三丈,她操起湯鍋向高拓熙砸去,被邵正宇擋住。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1集劇情介紹 

  邵正宇的母親見到兒子與高拓熙在一起怒不可遏,痛斥當年高拓熙潑了兒子一臉海帶湯,今天又拿海帶湯來騙人,邵正宇見勢不妙趕緊將高拓熙送走。在路上高拓熙一臉疼愛地為邵正宇擦去身上的湯水,為自己當年對邵正宇的態度那麼莽撞而後悔不迭。送走高拓熙回到家中的邵正宇與母親交談起來,母親告訴他,當年剝奪其律師資格的人是高拓熙,而後來給予他律師機會的人則是趙秀雅,當年邵正宇在被高拓熙開除後沒有退路,是趙秀雅賣掉自己的房子供他上的法律大學。這樣的結果實在出乎邵正宇的意外,他整夜失眠。

  邵正宇找到趙秀雅,述說了自己對高拓熙的真正感情,希望她能接受這一事實,也表達了自己對趙秀雅的歉意。高拓熙為了取得邵正宇媽媽的諒解主動登門,為當年的不當之舉深深地道歉,懇求能夠原諒她,但是邵正宇母親毫不退讓,將其買來的水果給扔了回去。高拓熙為了討得老人的歡心頻頻上門去喝她做的牛肉湯仍無效果。

  馮敏秋找到高拓熙,希望能再給他一次機會,但是遭到了拒絕,於是他開始考慮與父親給選擇的一位富家千金結婚。

  車侑藍打來電話詢問高拓熙是否見到了自己的丈夫,高拓熙此刻已經約到了車侑藍的丈夫,但當她一見到此人立刻呆住了,原來這人就是當年在韓美麗房間遇到的那個男藝人趙由裳。高拓熙譴責了趙由裳的無良作法,趙由裳則表現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高拓熙告訴車侑藍如果要想告倒趙由裳就必須要拿到其與韓美麗在一起同居的證據。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2集劇情介紹

  根據車侑藍提供的地點,高拓熙與邵正宇來到楊平別墅調查,這裡的僕人不讓高拓熙進去,而此刻韓美麗則從後門溜走,仍被高拓熙看到。高拓熙通過網路查到這棟別墅價值5億韓元,三年前由韓美麗贈送給趙由裳。韓美麗對邵正宇說,這樣看來當年馬東久自殺可能有冤情,她一定要為馬東久伸冤。

  趙秀雅見與邵正宇相愛無果執意搬走,這讓邵正宇的母親很傷心,她不甘心這樣放走趙秀雅,又去求她回來,但是趙秀雅沒有答應。邵媽媽只好又找到高拓熙,向她講起了自己隻身帶大了兒子,又遇到趙秀雅這樣的好人供邵正宇上大學做律師。老人說:即使我接受你的話那讓我如何去面對趙秀雅呢?!這番話讓高拓熙深受觸動。

  高拓熙的妹妹高美熙回來了,但卻是因為在外面與人吵架砸壞了豪車而被員警扣留。高拓熙的爸爸接到通知不知如何是好,匆忙向警局趕,但在公寓走廊裡碰到了曾經喝過一次酒的馮敏秋,他立即陪著去了警局出錢為對方修車,保出了高美熙。

  邵正宇的媽媽又見到高拓熙與兒子在一起吃飯很生氣,她再次譴責了高拓熙,並要求邵正宇放棄高拓熙,邵正宇一聽生氣地將高拓熙拉走,扔下了傷心的媽媽,這個情景讓高拓熙十分難過。她向邵正宇表明要結束兩人關係,因為她不想因為自己而破壞邵正宇的母子關係。

  高拓熙找到馮敏秋提出要休假,這使得他又看到了與高拓熙感情進一步發展下去的希望。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3集劇情介紹

  邵正宇打來電話提出要休假,正在郊外的馮敏秋准假,邵正宇從電話裡聽出有高拓熙的聲音,就尾追而來。但是當二人相遇後,高拓熙告訴他不要再見了,邵正宇卻說做不到。邵正宇問高拓熙為什麼會來到這裡,高拓熙回答說是幫同事訂酒店來的。

  第二天邵正宇早早就等在高拓熙住的樓下,裝出系鞋帶的樣子,且裝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高拓熙告訴他自己的想法沒變,不能再繼續下去了。邵正宇一反常態,平淡地說道:你要中斷我們的感情也可以,但是我還是要繼續愛你,就當是單相思吧。

  趙由裳將轉贈給車侑藍的別墅房照送到了高拓熙手裡,高拓熙通知車侑藍,車侑藍提出拿到房照後就會把對高拓熙有利的視頻交給她。原來這個視頻是有關韓美麗私生活的,這也正是高拓熙一直在尋找的證物,只有拿到能證明韓美麗“出軌”的證據就可以把當年有關馬家的案子平反。當高拓熙與車侑藍約好交換視頻的地點後,不想被韓美麗派來的探子在一旁聽到,韓美麗搶先趕到將視頻從車侑藍手裡買走。

  律師所裡有一個女子來打離婚官司,她說其夫是個外科醫生,經常打她,但又很有手段,每次都不留傷痕。但是當高拓熙找到她丈夫時,該人又說非常愛妻子,從沒打過她。這次調查邵正宇、高拓熙無功而返。倆人在高拓熙家樓下聊天,一不小心被高拓熙的爸爸聽到女兒不是律師而是事務長,這一下老人多年以女兒為榮的精神支柱完全都毀掉了,大吵大鬧,嚇得高拓熙趕緊跪下道歉,邵正宇也一起跪下這才了事。儘管邵正宇一起陪跪,但是高拓熙仍然不肯接納他。

  那位受虐待的女人忽然給高拓熙打來求救電話,說丈夫又要打他。高拓熙邊打電話報警邊趕到她家,正看到其夫的暴行。她上前制止,不料也遭到毆打,搏鬥中高拓熙失手用重物將該男子打昏。員警將高拓熙逮捕。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4集劇情介紹

  被高拓熙砸倒的暴力男叫韓大滿,警方根據韓大滿8歲女兒的證詞拘押了高拓熙。高拓熙關在牢籠裡,邵正宇陪在牢籠外,高拓熙說本以為三年後能重新拿到律師證,但是這次一旦判定有罪那律師證就會被永久吊銷了。邵正宇在不停地安慰她。馮敏秋得知高拓熙出事後趕到警局,他看到邵正宇在這裡就動了氣,一拳將邵正宇打倒在地。馮敏秋立即請來醫學專家,讓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讓韓大滿蘇醒。

  現場的痕跡化驗顯示,用來打韓大滿的工具正是他家裡的獎盃,而獎盃上的血跡是韓大滿與高拓熙的,這樣所有的證據都不利於高拓熙。邵正宇帶領助手又來勘察現場,在這裡發現了一些線索,如斷掉的滅火器保險拉環,滅火器擺放的位置上只有底座,韓大滿家案發時有五座獎盃,但是只剩四座了。在查現場時發現床的底箱中藏有獎盃,這讓邵正宇不由得懷疑起女主人。他邊讓同事打電話報警說找到了新證據,邊去找女主人,正好女主人領著孩子從學校出來,邵正宇讓孩子重新說一下當時看到了什麼,小女孩說她是看到了爸爸被砸,但砸爸爸的不是阿姨。邵正宇又從女主人的車子裡發現了失蹤的滅火器,終於迫使當事人向警方自首。

  高拓熙得以釋放,邵正宇仍然無法得到接近她的機會。馮敏秋加快追求高拓熙的步伐,為此拒絕與家父訂下的未婚妻聯繫,由此得罪老爸,他一氣之下將馮敏秋的全部資產停掉。為了向高拓熙求愛竟包下了整個商場,並列出大量珠寶隨高拓熙挑,但她果斷地拒絕了這一切。這時高拓熙接到家庭暴力案女主人的電話,對方說是因為邵正宇的努力與規勸才讓她有勇氣自首的,高拓熙深為感動。邵正宇得知馮敏秋正在商場向高拓熙求愛,便長跑趕來想勸阻。邵正宇和高拓熙重歸於好,擁抱在一起。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5集劇情介紹

  邵正宇再次找到高拓熙,承認自己做不到忘記她。兩個人的感情立即回到了從前,但是高拓熙卻在擔心邵正宇母親不接受她的問題。

  馮敏秋向高拓熙求愛未果很失落,將打算送給高拓熙的首飾裝進垃圾袋裡準備扔掉。正好與高拓熙相遇,她就站在旁邊看著,待馮敏秋有意等待高拓熙回心轉意失敗後,不得不將首飾扔進垃圾箱,高拓熙立即撿了起來,馮敏秋有些生氣:你這算什麼意思?高拓熙說這很正常呀,你扔我撿,氣得馮敏秋揮動拳頭。

  高拓熙以前的同事俞惠林來申請離婚,原因是其婆婆將家中所有的地方貼上便利帖,提示這個提示那個,讓其不厭其煩,只得提出離婚。而這對夫妻各請的律師竟然是高拓熙和邵正宇,這讓二人感覺很為難,為了不違反律師守則還要儘量避免說話。在他們的幫助下,那位多事的婆婆被迫同意讓兒子兒媳出去過。

  由於馮敏秋鬧退婚使得馬東久的妹妹馬久美反目,要起訴索賠,從而給他的父親馮仁哉造成了經濟損失,一怒之下將律師所的房產收回。馮敏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得不向馬東美道歉,請求她能手下留情,不因為婚事的成功與否連累到父親的產業。

  那起紙條離婚案並沒有因為提出分家而結束,由於男方不舍母親,激起女方俞惠林的上訴。開庭現場大家努力幫他們和解,不料俞惠林的婆婆竟然闖到法庭打了她一記耳光。

  韓美麗與趙由裳結婚了,同時倆人又決定領養一個小男孩叫韓宇藍,而這個男孩以前高拓熙在韓美麗家見過。馬久美通過查帳發現馬氏公司每月都向一個叫韓宇藍的人匯出一千萬,她下令追查收款人與公司有何關係。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6集劇情介紹

  高拓熙判斷韓美麗所謂收養的孩子韓宇藍其實就是他親生的,她將這一判斷當面說給韓美麗聽時,韓美麗哭了。她追問高拓熙有什麼證據能證明孩子是她的?高拓熙說有視頻為證,視頻中顯示你親口叫那孩子是“我的宇藍”。

  高拓熙將整個事情做了還原:韓美玉與趙由裳生了一個孩子,之後又想各自組成家庭,於是把孩子送到了孤兒院藏起來,此後韓美麗嫁給了馬東久社長,趙由裳娶了車侑藍。但是也許是兩人分開後思念之情越來越強烈,於是又有了捨棄現有家庭走到一起的想法。

  韓美麗買通“小三”令馬社長中了圈套且含冤至死,而趙由裳也拋棄了車侑藍,現在韓美麗和趙由裳走在了一起,又以公益收養的名義把親生兒子接回。

  聽罷高拓熙的推理,韓美麗無言以對,只能是和高拓熙談交易,問她需要多少錢才肯收手。高拓熙回答她,這根本不是錢的問題,我要的只是一個真相,還馬社長一個清白。韓美麗冷笑道:如果要是執意追下去,說不定會死掉幾個人呢,而我到時會還你一個真相。

  律師所同事調查了更多的詳細資料,可以證明宇藍是趙由裳所生。就在大家商量如何揭穿真相時,高拓熙意外發現韓美麗出席的一場募捐慈善活動,受助人是一個白血病的孩子,也叫宇藍。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7集劇情介紹

  當邵正宇向高拓熙求婚時,卻從她的嘴裡得知其就是當年在出事的地鐵裡給過自己那塊救命的口香糖的人,不禁十分意外:“你還活著?!”驚詫片刻高拓熙再次強調:我們在一起生活吧!邵正宇激動萬分。

  高拓熙鼓勵邵正宇與她一起坐地鐵,但是當地鐵開動後邵正宇就感覺透不過氣來,癱在了地上,高拓熙及時將一塊口香糖放進了他嘴裡,這樣就堅持了兩站地。次日早,高拓熙又拉著邵正宇坐地鐵,嚇得邵正宇扭身要跑,被高拓熙抓到,她展開自己的背包讓邵正宇看,原來裡面有滿滿的口香糖,自稱能坐十站地,邵正宇無奈只好乖乖地上了地鐵。

  在高拓熙的鼓勵下邵正宇終於重新適應了坐地鐵,倆人要告別時高拓熙對邵正宇說:是趙秀雅告訴自己當年救的人就是你,所以你要抽空去看看她。邵正宇前來看望趙秀雅,趙秀雅感覺隱瞞了事實真相很愧疚,深深地向邵正宇表示了歉意,並送上了對邵、高兩人的祝福。

  高拓熙從趙由裳與韓美麗之間的通訊記錄和銀行往來中查出了趙由裳綁架患重病的親生兒子,再以給孩子換骨髓為條件讓韓美麗提供他豪賭的資金,而韓美麗在已有孩子的情況下仍嫁給馬東久也是為了敲榨錢財。

  而馬東久的姐姐馬久美也查出韓美麗套取公司的錢給趙由裳和她在嫁給弟弟前已經與趙由裳有孩子的事實,不禁大怒,命人將韓美麗強行帶到當年馬東久跳樓自殺的天臺上,馬久美告訴韓美麗,馬上將她的醜事向媒體曝光,很快就會讓她自己也從這裡跳下去的。

  韓美麗走投無路,只好找到高拓熙提出要和趙由裳離婚。高拓熙很意外,問她為什麼會轉變?韓美麗說因為她當初之所以這樣做是受趙由裳的威逼,但在馬東久跳樓後自己與趙由裳所生的孩子宇藍也得了白血病。

  她覺得良心有愧,再加上馬久美的追查,她下決心在孩子得救後就離婚並指證趙由裳。高拓熙答應幫助韓美麗,並登門勸阻馬久美看在病孩子的面兒上暫緩向媒體曝光韓美麗和趙由裳的事,馬久美被高拓熙的懇求打動,答應推遲。但在韓美麗與高拓熙通電話時被趙由裳發現,他在宇藍身上的骨髓已被抽空亟待自己的骨髓補充時選擇了離開。

       離婚律師戀愛中第18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高拓熙和邵正宇聞訊後趕到醫院,韓美麗無助地望著她倆,不住地自語“我該怎麼辦?”律師所的同事一齊出動尋找趙由裳。宇藍在自身骨髓排空後不能補充及時新骨髓隨時會有生命危險,這時大家終於將趙由裳找到,但他堅持要韓美麗簽下協議保證不對外洩露其醜事,否則他將要回孩子的撫養權。

  高拓熙和邵正宇勸韓美麗以救孩子為重,還是先簽了字再說。趙由裳終於給孩子捐了骨髓,但是韓美麗則陷入了痛苦之中,她不知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邵正宇和高拓熙商量怎麼對付趙由裳,邵正宇認為辦法只有兩個,一是繞過這個協議找其他的管道揭露趙由裳,另一個是證明這個協議在法律上是無效的。兩個人商量出了一個辦法,他們找來了韓美麗。隨後韓美麗去見馬久美,她提出雙方要再上一次法庭。

  趙秀雅要離開韓國前往歐洲,臨別時打電話給邵正宇。此時韓美麗已經和馬久美達成了一致,要再上法庭一次,邵正宇說還需要一個律師參加進來。正好趙秀雅的電話提醒了高拓熙,她立即趕到機場挽留。當趙秀雅聽說是為馬東久的案子,就答應不走了。

  在法庭上,馬久美狀告韓美麗賠償因馬東久去世所造成的經濟損失。當趙秀雅作為馬久美的律師要韓美麗講清當時為什麼要設計陷害馬東久時,韓美麗連連以無可奉告回答。法官詢問為什麼不回答,高拓熙替韓美麗解釋,不是她不想回答,而是因為她和趙由裳之間有一個協議,阻礙她說話。法官要求查看這個協議,看過後法官認為這個協議影響了法律秩序,當庭撤銷,韓美麗隨即將趙由裳威協自己的罪行全都說出,警方隨後將趙由裳逮捕。

  走出法庭,韓美麗面對蜂擁的記者宣佈自己要對所做的錯事負責,將退出娛樂圈。她又趕到馬久美處,將這些年從公司劃出的給宇藍的鉅款歸還給DK公司,並願意將此款做為DK的救助重病孩子的治療基金。面對退還的錢馬久美突然想起當初自己打高拓熙時高拓熙說過的一句話:先不要打,我會還欠馬社長的債的!馬久美派人給高拓熙送來了禮物,並在明信片中寫下了感謝與友誼的話語。

  高拓熙與邵正宇本想悄悄地結婚,但是馮敏秋和律師所的同事們為他們舉辦了一場別致的婚禮儀式。馮仁哉的公司由於馮敏秋未娶馬久美的侄女而中斷了的商業往來,但是因為趙秀雅的出庭辯護獲勝,令馬久美非常開心,業務又得以恢復。馮敏秋的律師所被馮仁哉關掉,但他將律師所的人都遷進了公司大樓裡,馮敏秋也成為馮仁哉的助手,被停掉了汽車後,他邀請趙秀雅從此一起做個走路族。

  高美熙因為看到一位與母親當年患相同病的人去世,終於明白當年母親即使去做手術希望也不大,於是她少見地對姐姐道以微笑,而且搬去與父親在一起,為父親的水產生意幫忙。

  高拓熙與邵正宇雙雙跪在邵母的面前請求認可他們,但是老人不予理睬。邵正宇將汽車鑰匙遞給母親說今後也沒時間總開車就送給母親用吧,邵媽媽很奇怪地問:“那你上下班用什麼?”邵正宇故作輕鬆地說:“我坐地鐵就完全可以啦!”邵母不相信,邵正宇說那你陪我走一趟呀。娘倆果真就坐起了地鐵,老人看到邵正宇真沒問題了非常驚呀,問是怎麼治好的?邵正宇開著玩笑說:“我是去了高拓熙醫院治好的”。這時高拓熙走來,甜甜地叫著媽媽。老人轉身想走開,邵正宇故意身體一晃將老人撞個趔趄,高拓熙將老人抱在懷中,又將老人拉坐在椅子上,兒子兒媳一左一右地夾著,又都將頭落在老人的肩上,邵母幸福地露出了笑容。

  (全劇終)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