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劇情&分集剧情介绍(25-32集)(大結局)

u=233645069,4091316309&fm=11&gp=0

 何以笙簫默第25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帶趙默笙回何家做客

  趙默笙與何以琛一起逛超市,何以琛一邊推著購物車一邊與趙默笙聊天,趙默笙挽著何以琛的手臂向前行走,何以琛主動提出做晚飯給趙默笙吃,趙默笙升起感動摟住何以琛,何以琛提醒趙默笙不要在大庭廣眾之下秀恩愛,趙默笙沒有把何以琛的話放在心上堅持不鬆手,何以琛沒有辦法只得任由趙默笙摟抱。

  不久之前,何以琛曾在超市購物遺落一個錢包,超市保安拾到錢包交給趙默笙,趙默笙帶著何以琛在超市找到保安,保安記起了趙默笙,何以琛掏出名片邀請保安以後參加他跟趙默笙的婚禮。

  何以琛購完食品與趙默笙回到家中,趙默笙在廚房裡面觀看何以琛切菜,何以琛動作嫺熟跟家庭主婦沒有區別。

  路遠風與一個同伴一起喝酒,同伴提醒路遠風應該加快速度與何以玫結婚,何以玫潔身自好多年以來沒有談戀愛,同伴非常看好路遠風與何以玫結婚。不過路遠風已經跟何以玫分手,同伴在路遠風面前談論何以玫的為人,何以玫雖然為人正經但太高貴冷豔難以跟別人相處。

  路遠風喝完酒離開餐廳,街上的一幢樓房上掛著簫筱的廣告宣傳海報,路遠風抬頭看著宣傳海報心事重重。

  何以琛與趙默笙在家吃飯,兩人心情非常好有說有笑,趙默笙吃飽飯準備到沙發上躺一下,何以琛提醒趙默笙剛吃飽飯不能立即躺下,趙默笙只得決定幹點家務活,何以琛提醒趙默笙幫他收衣服。

  趙默笙一臉狐疑看著何以琛,以往何以琛都是自己收衣服,趙默笙想不明白何以琛為何忽然要她收衣服,何以琛面帶笑容提醒趙默笙把衣服收到臥室裡面,自從趙默笙搬到何以琛家中居住,何以琛一直睡在客廳,趙默笙已經是何以琛的妻子,何以琛決定搬回臥室與趙默笙同房,趙默笙沒有反對何以琛的想法,只得起身去收衣服。

  何以琛的衣服被趙默笙收回到臥室裡面放好,趙默笙與何以琛站在窗臺旁邊談起應暉,應暉偽造離婚判決書想跟趙默笙繼續保持夫妻關係,趙默笙心神不安不知如何應付應暉,何以笙身為律師對婚姻法非常熟悉,應暉的行為已經觸犯法律,何以琛決定跟應暉面談。

  應暉跟何以琛面談之時否認偽造離婚判決書,何以琛只得決定想辦法指控應暉。

  趙默笙在何以琛的帶領下到何家做客,何父何母熱情洋溢接待趙默笙,何以玫趁著家人不在場來到房間指責趙默笙在美國結過婚,表面上看何以玫為何以琛鳴不平,其實何以玫是在嫉妒趙默笙跟何以琛相愛。

何以笙簫默第26集劇情介紹

  何以玫還項鍊給路遠風

  趙默笙腳部受傷坐在床上休息,何以琛為趙默笙按摩腳部,趙默笙心事重重跟何以琛談起何以玫,何以玫已經知道趙默笙在美國結過婚,趙默笙擔心何以玫用有色眼光看待她,何以琛不以為然根本不介意趙默笙在國外結過婚。

  何以玫坐在窗臺旁邊發呆,何以琛拿著一瓶飲料來到何以玫身邊,何以玫接過飲料心事重重與何以琛談起大學讀書時光,何以琛向何以玫道了一聲晚安起身離去,何以玫注視何以琛離去的背影久久無法恢復平靜。

  應暉晚上坐著送心櫻回家,心櫻曾是應暉的妻子,應暉路上發現心櫻神色不太對勁,心櫻忍住心中憂傷跟應暉談起當年離婚的事情,應暉面帶笑容已經放下當年跟心櫻離婚的往事。

  心櫻與應暉離婚之後事業不振感情不順,應暉當著心櫻的面打了一個電話給琳達,要求琳達安排一份工作給心櫻。

  清晨,趙默笙蘇醒過來準備起床做早餐,何以琛迷糊間伸手摟住趙默笙不鬆手,趙默笙想起床做早餐,何以琛要求趙默笙再睡久一點,趙默笙沒有辦法只得繼續躺在床上陪何以琛睡覺。

  不知睡了多久,趙默笙睜開眼睛發現何以琛已經不見,何以琛正坐在客廳與何父下棋,趙默笙對下棋不感興趣來到廚房裡面幫何母做菜。

  何以玫與路遠風見面,路遠風不久之前送了一條項鍊給何以玫,何以玫意外得知項鍊價格很貴,思前想後把項鍊還給路遠風。

  路遠風拿著項鍊回到公司心事重重,簫筱之前已經親眼看到路遠風從何以玫手中拿回項鍊,路遠風因為跟何以玫分手情緒低落,簫筱非但不同情路遠風反而出言嘲諷。

  路遠風喝醉了酒夢到簫筱,簫筱對項鍊非常感興趣,路遠風決定把項鍊送給簫筱,簫筱拿過項鍊目露凶光指責路遠風送二手項鍊給她,路遠風驚醒過來從床上坐起來。

  入夜,趙默笙與何以琛躺在床上打情罵俏,何以琛談起趙默笙大學時代睡懶覺的事情,趙默笙要求何以琛早上做早餐,何以琛同意做早餐給趙默笙,前提是趙默笙必須支付早餐費,趙默笙沒有料到何以琛還要收早餐費,腦子沒有轉過彎來一臉驚訝看著何以琛,何以琛一臉壞笑拉過被蓋與趙默笙躲進被蓋裡面打鬧。

  第二天早上,何以笙帶著自己做好的早餐送給兩個同事,兩個同事得知早餐是何以琛親手做的,其中一人開玩笑提醒何以琛身為知名律師不能再下廚做飯,如果客戶知道何以琛做早餐,一定會給律師事務所的形象帶來不良影響。

何以笙簫默第27集劇情介紹

  應暉回美國處理公司危機

  應暉為前妻心櫻找到了一份新工作,心櫻對新工作非常滿意,為了報答應暉心櫻專門做了一份食物給應暉,應暉當年與心櫻讀大學的時候最喜歡吃心櫻做的食物,心櫻以為應暉念在舊情依然會吃她做的食物,結果應暉坐在辦公椅上沒有動身並不打算享用心櫻做好的食物。

  琳達來到會議室提醒應暉去開會,心櫻面色難堪轉身離去,應暉開會之前叮囑琳達將心櫻做好的食物扔到垃圾桶裡面。

  琳達按照應暉的要求將心櫻做好的食物扔到垃圾桶中,應暉來到會議室與合作夥伴談工作上的事情,公司已經出現股價大跌的情況,應暉愁眉不展思忖如何應對難關。

  何以琛早起來到廚房與趙默笙打情罵俏,趙默笙要求何以琛必須吃完早餐再出門上班。

  應暉的公司出現了負面新聞,張主編跟趙默笙等人談起應暉公司出事的事情,不久之前張主編派趙默笙採訪應暉,因為應暉的公司出現負面新聞,張主編心知不能刊登跟應暉有關的雜誌報導,大寶不贊成張主編的觀點,應暉公司雖然背負負面新聞,但雜誌社可以借著好時機刊登採訪應暉的新聞嘩眾取寵,張主編覺得大寶的提議不錯,一掃愁苦決定按照大寶的建議刊登跟應暉相關的新聞採訪。

  應暉離開中國飛回美國處理公司危機,心櫻回到家中不願意再跟事業平平的丈夫生活一輩子。

  趙默笙得知應暉回國,趁機與何以琛飛往美國打算找應暉辦理離婚手續。

  何以琛與趙默笙飛到美國跟一個洋人朋友見面,洋人朋友叫傑森也是一名律師,應暉不願意跟趙默笙離婚,何以琛將希望寄託在傑森身上。

  傑森來到機場迎接何以琛,何以琛向傑森介紹趙默笙,傑森帶著何以琛與趙默笙離開機場向市區趕去,一路上傑森一邊開車一邊跟隨音樂扭動身子,坐在後排座位的趙默笙湊到何以琛身邊談起傑森,傑森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名律師,一直以來趙默笙印像中的律師都是像何以琛一樣嚴肅正經。

  傑森帶著何以琛與趙默笙回到律師事務所,女秘書安妮將應暉與趙默笙結婚的資料交給傑森,傑森與安妮當著趙默笙和何以琛的面扭動腰妓跳舞,兩人的行為風格完全不像中國律師那樣死板。

  安妮離去之後傑森坐到辦公桌前開始跟何以琛談論趙默笙與應暉辦理離婚手續的過程。

  傑森認為趙默笙與應暉的婚姻官司有點難辦,何以琛只得先跟趙默笙到餐廳吃飯。在吃飯過程中趙默笙與何以琛有說有笑,完全沒有被離婚官司影響心情。

何以笙蕭默第28集劇情介紹

  應暉同意跟趙默笙離婚

  趙默笙與何以笙在餐廳吃飯,兩人談起多年以前分手的往事,當年何以笙主動與趙默笙分手,趙默笙後來離開中國到美國生活,何以琛數落趙默笙分手之後不主動聯繫他,趙默笙當年以為何以琛是一個絕情之人所以才不敢主動聯繫何以琛。

  應暉不知道趙默笙已經回到美國,公司的官司危機非常麻煩,兩個同事提醒應暉慎重應付公司危機,雖然公司的創始人是應暉,但所有股東也是公司的元老不希望應暉胡亂做出選擇。

  簫筱在房間裡面拍照工作,路遠風站在旁邊偷看,簫筱在拍照過程中看到了路遠風,路遠風吃了一驚嚇得掉頭就跑,其它幾個同事已經發現路遠風不對勁,路遠風連日以來一直在躲避簫筱,簫筱也不知道路遠風為何忽然害怕她。

  路遠風回到房間坐下給自己打氣,簫筱又不是吃人的老虎,路遠風叮囑自己不要再害怕簫筱。

  數日之前,路完風喝醉了酒帶著簫筱回家過夜,第二天早上簫筱下床完全沒有因為跟路遠風發生一夜情而驚恐。

  路遠風鼓起勇氣跟簫筱見面,簫筱忽然噁心想嘔吐身體不適,路遠風想關心簫筱卻又拉不下臉面,簫筱從一個同事口中拿出一杯水想喝下再次嘔吐,同事猜測簫筱可能患了疾病,簫筱在衛生間嘔吐結束來到門外,路遠風面色一變想起了什麼似的看著簫筱,簫筱也是一臉驚恐意識到自己嘔吐可能是懷上了路遠風的孩子。

  傑森與何以琛找到沃爾夫談判,沃爾夫為應暉偽造了離婚判決書,傑森提醒沃爾夫已經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沃爾夫一臉不悅起身離去,何以琛看著沃爾夫離去,悄悄從手中拿出一隻錄音筆播放之前傑森與沃爾夫談話內容。

  簫筱拿著驗孕棒檢查身體,檢查結果顯示簫筱懷上了路遠風的孩子,路遠風回到家中不知如何開口向父母談起簫筱懷上孩子的事情,父母一聲不吭看著路遠風,路遠風喝了一口水開口在父母面前宣佈準備結婚,路父路母喜出望外為路遠風感到高興,兩人以為路遠風的女朋友是何以玫,路遠風見父母產生誤會,趕緊將簫筱懷孕的事情說了出來。

  應暉與趙默笙見面,由於趙默笙一心想離婚,應暉只得拿出一份簽好名字的離婚協議書起身離去。

  簫筱懷上了路遠風的孩子,路遠風一反常態非常關心簫筱,簫筱坐在化妝間化妝,路遠風坐在旁邊嘮叨個沒完只想好好關心簫筱。一個助理送來了一雙高跟鞋給簫筱,路遠風嫌高跟鞋高度太高不同意簫筱穿在腳上。

       何以笙蕭默第29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送結婚喜貼給同事們

  簫筱懷上了路遠風的孩子,路遠風一反常態非常關心簫筱,簫筱坐在化妝間化妝,路遠風坐在旁邊嘮叨個沒完只想好好關心簫筱。一個助理送來了一雙高跟鞋給簫筱,路遠風嫌高跟鞋高度太高不同意簫筱穿在腳上。簫筱被路遠風弄得哭笑不得,只得提醒路遠風應該去工作。

  路遠風不願意工作只想照顧簫筱,簫筱在一個助手的陪同下準備坐車去工作,路遠風陰魂不散跟著簫筱想一起去工作,簫筱拿路遠風沒有辦法,只得讓路遠風上車與其它人一起奔赴工作地點。

  趙默笙與何以琛坐在餐桌旁邊吃飯,何以琛拿著報紙閱讀新聞,趙默笙與何以琛談起以後舉行婚禮的計畫,何以琛不以為然催促趙默笙趕緊吃飯,兩人已經辦理了結婚證等同於結婚了,不過趙默笙非常期待正式舉行婚禮的時刻。

  公司同事們都收到了趙默笙贈送的喜貼,所有人有說有笑誇讚趙默笙贈送的喜貼非常漂亮。

  袁律師與向恒在服裝店選衣服,何以琛即將與趙默笙舉行婚禮,袁律師打算選一套高檔西服參加婚禮,向恒坐在旁邊不以為然認為袁律師小題大做太注重個人形象。

  何以琛來到服裝店選了一套黑色西服,店員一臉驚訝誇讚何以琛穿上西服非常合適,何以琛決定買下選好的衣服,袁律師開玩笑數落何以琛長得太帥。

  簫筱戴著墨鏡包著頭巾到醫院檢查身體,路遠風以為簫筱想打胎,如臨大敵在醫院找到了簫筱,簫筱被路遠風糾纏得沒有辦法只得離開醫院,不久之後簫筱到醫院檢查身體的情景被人拍成相片傳到網路上,路遠風從網上看到簫筱到醫院檢查身體的相片,心中升起不安找到簫筱,簫筱已經非常討厭路遠風,路遠風的出現令簫筱心情急轉直下。雖然簫筱冷臉對待路遠風,但路遠風總是保持畢恭畢敬的模樣沒有生氣。

  趙默笙與何以琛談起路遠風戀愛的事情,路遠風不久之前已經跟何以玫分手,趙默笙覺得何以琛應該找何以玫談談心,瞭解一下何以玫跟路遠風分手的原因。

  何以琛按照趙默笙的建議與何以玫在餐廳見面,何以玫與何以琛聊天的時候回想跟路遠風分手的情景,當時何以玫歸還了一條貴重的項鍊給路遠風。

  入夜,簫筱與趙默笙和何以琛共進晚餐,由於懷上了孩子,簫筱大口吃飯就像是餓了幾天幾夜一樣,晚餐結束何以琛躺在沙發上看書,趙默笙來到沙發上坐下送了一杯茶水給何以琛,何以琛無心喝茶猛然摟住趙默笙親熱,趙默笙無法推開何以琛,只得任由何以琛親吻。

何以笙蕭默第30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與何以琛正式舉辦婚禮

  何以琛與何以玫在餐廳見面,何以玫與何以琛聊天的時候回想跟路遠風分手的情景,當時何以玫歸還了一條貴重的項鍊給路遠風。

  入夜,簫筱與趙默笙和何以琛共進晚餐,由於懷上了孩子,簫筱大口吃飯就像是餓了幾天幾夜一樣,晚餐結束何以琛躺在沙發上看書,趙默笙來到沙發上坐下送了一杯茶水給何以琛,何以琛無心喝茶猛然摟住趙默笙親熱,趙默笙無法推開何以琛,只得任由何以琛親吻。

  簫筱躺在臥室裡面休息,趙默笙回到臥室上床躺在簫筱身邊,簫筱一臉焦急提醒趙默笙不能靠她太近,她已經懷上了孩子必須好好保護肚中的孩子。

  趙默笙見簫筱開始心疼肚中的孩子,趁機勸說簫筱與路遠風戀愛,簫筱一臉憂愁不太贊成趙默笙說的話,不久之前路父路母曾到攝影室觀看簫筱工作,簫筱當時穿著浴袍坐在浴缸上拍照,路父與路母思想守舊對簫筱產生了偏見,兩人站在攝影室門口看著簫筱拍廣告,簫筱一臉狐疑不知道路父路母的身份,直到一個工作人員向簫筱透露路父路母的姓氏,簫筱才意識到兩人就是路遠風的父母。

  何以琛一早出門與簫筱來到停車場,一個記者潛伏在停車場拍攝簫筱與何以琛在一起的情景,何以琛發現了站在旁邊拍照的記者,路遠風從一邊走出來勸說記者刪除相片,記者在路遠風的勸說下刪除相片離開停車場,何以琛向路遠風表達謝意離開停車場,簫筱依然一副冷漠的無情的模樣不願意跟路遠風談戀愛。

  路遠風之前深愛何以玫,簫筱提醒路遠風心中依然有何以玫,路遠風為了向簫筱證明自己的真心主動找到何以玫正式分手,分手之後路遠風來到何以琛家門外面喚出簫筱,簫筱依然不願意跟路遠風戀愛,路遠風拿出項鍊想送給簫筱。兩人站在門口說話的時候何以琛與趙默笙站在旁邊悄悄偷看。

  路遠風帶著簫筱跟父母見面吃飯,簫筱吃完飯離開路家的人回到趙默笙身邊,趙默笙一臉好奇盤問簫筱跟路遠風父母吃飯的情景,簫筱一臉感概已經有跟路遠風戀愛的打算。

  何以琛準備跟趙默笙舉辦婚禮,趙母主動找何以琛談論何父死因,多年以前何父疑似被趙父害死,趙父雖然已經逝世多年,何以琛依然對趙母充滿敵意,趙母知道何父當年身亡的過程,何以琛聽完趙母的話方知父親不是被趙父害死。

  趙默笙與何以琛正式舉行婚禮,夫妻兩人來到臺上在袁律師的主持下進行鄭重的婚禮儀

何以笙簫默第31集劇情介紹

  何以玫與張老師相戀結婚

  何以玫到農村採訪留守兒童,農村裡面的青壯年外出務工扔下老的小的留在家中,何以琛一邊在農村行走一邊錄音記錄自己來農村的經歷。

  一個小男孩坐在一條小路上無精打采心事重重,何以玫來到小男孩身邊想跟小男孩溝通,小男孩不想跟何以玫說話,忽然起身快步向前奔跑失去蹤影。

  何以玫一路尋找小男孩來到一座屋子外面,屋子外面蹲著七八個六七歲的小女孩,何以玫看著小女孩們趕緊拿出錄音筆記錄眼前看到的景象。

  一個年輕男子悄然出現嚇了何以玫一跳,何以玫以為年輕男子是壞人,直到小女孩們稱呼年輕男子為張老師,何以玫才意識到誤會了張老師。

  之前扔下何以玫跑開的小男孩叫小奇,張老師在何以玫的陪同下找到了小奇,小奇獨自一人坐在地上心事重重,張老師知道小奇在相信母親,臉上升起關懷開導小奇,小奇在張老師的開導下心情好轉。

  何以玫對張老師的身份產生了好奇心,張老師向何以玫透露農村情況,平時只要有空張老師就會到農村教孩子們上課,算起來張老師是孩子們的家教老師,張老師通過跟孩子們相處漸漸瞭解留守孩子的處境。

  何以玫非常賞識張老師騰出時間教留守孩子上課的義舉,為了能跟孩子們經常相處,何以玫提出以後與張老師一起經常到農村看望孩子們。張老師同意了何以玫的要求,何以玫跟著張老師回到孩子們身邊,兩人笑容滿面教孩子們上課。

  趙默笙與何以琛還在舉行婚禮,所有人一邊喝酒一邊談笑風生。何以玫已經跟張老師產生了感情,在張老師的開導下何以玫放下對何以琛的愛戀,毅然選擇與張老師結婚,兩人在兩年後來到教堂結婚,何以琛等人來到教堂見證了何以玫的婚禮,趙默笙拿起相機拍下了難忘的美好婚禮時刻。

  趙默笙躺在床上看小說,何以琛來到床邊為趙默笙吹頭髮,趙默笙跟何以琛談起小說中的故事情節,主角因為遇到意外事故重返少年時代,趙默笙一臉嚮往非常希望能像主角那樣回到少年時代。

  何以琛對趙默笙所說的小說不是很感興趣,趙默笙幻想如果真的回到少年時代肯定會追到何以琛,何以琛認為趙默笙太天真,故意聲明自己如果跟何以琛回到過去絕對不會早戀。

何以笙簫默第32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趙默笙產下一子

  何以琛對趙默笙所說的小說不是很感興趣,趙默笙幻想如果真的回到少年時代肯定會追到何以琛,何以琛認為趙默笙太天真,故意聲明自己如果跟何以琛回到過去絕對不會早戀。

  何以琛與趙默笙回憶當年在校園戀愛的過程,當年趙默笙在校園草地遇到了何以琛,何以琛長得非常帥,趙默笙拿起相機為何以琛拍了幾張相片,何以琛冷漠對待趙默笙起身離去,趙默笙像個跟屁蟲一樣跟著何以琛到大學教室上課學習,教室裡面坐著許多學生,趙默笙坐在何以琛身邊濤濤不絕說了一大堆話,何以琛冷酷耍帥不苟言笑,趙默笙親熱的稱呼何以琛為師兄,何以琛對趙默笙非常反感,趁著趙默笙伏案寫字的時候起身離去,趙默笙發現了何以琛要走,趕緊收拾書本快步跟上趙默笙。

  何以琛與趙默笙在大學校園上課,何以琛帶著趙默笙到教室上課,一個老師在講課過程中要求趙默笙回答問題,趙默笙起立一臉為難不知如何回答問題,在老師的逼迫下趙默笙胡亂回答問題,坐在教室裡面的同學們立時發出一片哄笑聲。

  課程結束趙默笙與何以琛來到教室外面,趙默笙為了幫何以琛買禮物跑遍大半個城市,何以琛一臉感激親吻了趙默笙。

  當年的往事歷歷在目,何以琛與趙默笙躺在椅子上感概萬分談論往事。

  當年跟何以琛分手之後,趙默笙出國在美國當服務員,服務員的工作雖然不需技術含量但經常被顧客使喚,一個洋人顧客有英語跟趙默笙溝通,趙默笙不太聽得懂洋人顧客說的英語,洋人顧客想放緩語速與趙默笙交談,另外一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代替趙默笙跟洋人顧客溝通。

  路遠風與簫筱結婚生下一個孩子,何以琛與趙默笙上門做客,兩人離開路遠風家計畫生孩子。

  半過多月過去,何以琛早起計算趙默笙懷上孩子的時間,趙默笙從衛生間走出來一臉茫然看著何以琛,何以琛覺得趙默笙應該已經懷孕,為了驗明趙默笙的身體情況,何以琛離家出門買了一支驗孕棒回家。

  趙默笙拿著驗孕棒來到衛生間檢查身體受孕情況,何以琛坐立不安站在客廳等待結果,趙默笙在衛生間已經查到自己懷上了孩子。

  不久之後,趙默笙順利生下一個孩子,何以玫等人來醫院看望趙默笙,眾人在產房裡面有說有笑為趙默笙感到高興,何以琛為孩子取了一個名字,簫筱等人離去的時候叮囑何以琛好好照顧趙默笙。

  三年過去,趙默笙與何以琛帶著孩子到大學校園漫步,一家三口幸福甜蜜行走在積滿樹葉的大學校園中,美好的生活就在遠方向一家三口招手。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