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分集劇情介紹(11-20)(共44集)

u=1438794331,3410967929&fm=11&gp=0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1集劇情介紹

  燕王謀反未遂 霍光剷除上官桀

  雲歌回家,孟鈺正在等她,他拉著雲歌去城外遊玩,在旖旎的春光中孟鈺親吻了雲歌。雲歌的心快樂的飛揚著。許平君不舒服,雲歌陪她去看醫生,平君得知自己懷孕了,但二人卻被一夥蒙面人劫持,雲歌在被劫持的路上留下蛛絲馬跡,孟鈺焦急的追查。雲歌和平君趁蒙面人不備溜走,在被蒙面人追趕中雲歌殺了一個劫匪,她引開劫匪,平君逃了出來,被一路尋來的劉病已和孟鈺發現,孟鈺救了雲歌,雲歌因為平生第一次殺人嚇壞了,看到孟鈺趕來,在他懷裡暈了過去。

  劉病已知道平君懷孕,非常高興,但他轉念想到綁架雲歌和平君的黑衣人,他以為綁匪是沖著他衛皇孫的身份來的,不禁又非常擔心,現在的劉病已,愛不敢愛,恨不能恨,不能選擇自己的生活,他甚至不敢要這個孩子,因為他不知道將給這個新生命什麼磨難,他在平君的喜悅中痛苦害怕。其實劫持她們的是燕王,燕王是想用雲歌要脅孟鈺。知道孟鈺救走雲歌,燕王勃然大怒。

  因為劉弗陵疏遠公主,公主門庭冷落,燕王在公主壽辰之際送上厚禮和書信,公主非常高興,決定壽宴邀請霍光、上官桀和桑弘羊一同參加,上官桀準備在公主壽宴上剷除霍光,燕王計畫在上官桀掌握朝中大權後篡位。卻不知霍光早有打算。憐兒向霍光稟告自己知曉的上官家的機密,但因為上官安的提防,很多事憐兒並不知情,但憐兒懇求父親能放過上官安。

  公主壽辰,宴請賓客,雲歌再次被邀請做菜,雲歌在公主府看到和霍成君相伴而來的孟鈺,很生氣,其實孟鈺已經拒絕了霍成君的提議。上官桀看到霍光攜家眷前來很是高興,他希望明日朝堂是權傾朝野的只剩下自己,殊不知霍光已通過上官安的小妾盧氏把上官的計謀瞭解的一清二楚,他已派禁軍攔截上官桀調動的羽林軍,並在皇宮設防。

  劉弗陵知道兵變,他想把公主接到皇宮,不希望牽連公主,但霍光派人包圍皇宮,劉弗陵出不了皇宮,對公主愛莫能助。劉弗陵從霍光手下的態度猜測出這次兵變霍光準備充足,肯定會剷除上官桀。燕王指使的蒙面黑衣人沖進未央宮,準備刺殺皇上,孟鈺手下的流星幫及時趕到,幫皇上脫險。

  孟鈺在公主府看到雲歌,他已經預料到兵變的結果,帶雲歌離開。霍光手下的禁軍殺死了叛亂的羽林軍,沖進公主府,殺死上官桀,憐兒為上官安求情,霍光未允,並要斬草除根殺死憐兒的兒子靖兒,憐兒自刎而死,桑弘羊見大勢已去,撞柱身亡,霍光連公主跟前的丁外人也沒放過,他在公主府搜出公主和燕王來往的書信,公主也被扣上謀反的罪名。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2集劇情介紹

  風叔傳流星令於雲歌 劉弗陵試探孟鈺

  大街上,霍光的禁軍清理戰場,孟鈺和劉病已冷眼旁觀,十多年前上官桀誣陷太子謀反,借住幼帝掌握大權,想不到卻落得如此下場。孟鈺已向劉病已表明自己知道他衛皇孫的身份,鼓勵他放手一搏,但劉病已現在無兵無權,拿麼去搏呢?

  風叔病重,孟鈺帶雲歌去見風叔。風叔看到孟鈺斥責他挑唆燕王謀反,激化上官桀和霍光矛盾,野心太大。看孟鈺帶雲歌來,指責他知道雲歌的母親是自己師妹,接近雲歌是為了流星幫幫主之位。風叔警告孟鈺不許算計雲歌,雲歌告訴風叔今後要和孟鈺在一起,風叔很高興,竟然把流星令交給了雲歌,也就是把幫主之位傳給了雲歌,心願達成,風叔溘然長逝。雲歌對風叔提起娘很奇怪,更納悶的是為什麼要把流星令交給自己,他把流星令轉給孟鈺。

  大殿上霍光建議出兵討伐燕王,劉弗陵要求只追燕王一人之過,幽禁公主,安撫廣陵王,他不希望發起戰爭禍及百姓,霍光還欲大開殺戒斬草除根,劉弗陵大怒,斥責若霍光若不同意大可以自己頒旨蓋印定奪,霍光不敢再堅持。燕王被追殺,他躲過追兵卻看到早已等候的孟鈺,孟鈺結果了他的性命。

  皇后的椒房電,所有宮女被撤換,上官小妹知道自己親人被殘殺痛哭不已,劉弗陵知道霍光肯定要來試探小妹,他現在沒有能力保護小妹,趕來告訴小妹如何自保,對於六歲就進宮的小妹,劉弗陵沒有愛情,但卻憐憫愛惜。他要于安調查兵變之日救駕的白衣人,知道是孟鈺手下的流星幫所為,他帶于安來流星幫找孟鈺,正巧雲歌在,四月支走雲歌。劉弗陵想知道孟鈺接近燕王,討好霍光,救了自己,心中到底怎麼想,孟鈺表示自己會效忠皇上,劉弗陵欲封賞孟鈺,他想招攬賢臣,建立自己人馬,與權臣對立,不再做傀儡皇帝,但孟鈺建議現在不是時機,暫緩封賞,劉弗陵採納了孟鈺的建議。

  孟鈺替雲歌辭了七裡香的工作,把雲歌拉到山頂,對雲歌表白了愛意,要娶雲歌,雲歌想到自己的陵哥哥已是許姐姐的夫婿,對陵哥哥已不抱幻想,想孟鈺對自己一直很好,默許了孟鈺的請求。

  霍光召見孟鈺,希望孟鈺入贅霍府,孟鈺拒絕了。他拿孟鈺之前和燕王往來證據威脅孟鈺。許平君看劉病已知道自己懷孕後心事重重,認為劉病已不想要這個孩子,心裡十分難過。劉病已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是不敢要這個孩子,不想孩子出生後畏首畏尾的做人,天天過擔驚受怕的生活,面對痛苦的平君,劉病已何嘗不更痛徹心扉。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3集劇情介紹

  孟鈺留宿霍府 雲歌悉知真相

  孟鈺讓雲歌準備酒菜,晚上約病已、平君吃飯,要宣佈他喜歡雲歌的事。霍成君讓丫鬟找孟鈺,她要和孟鈺見面。孟鈺去見霍成君,希望她勸霍光打消讓自己入贅霍家的念頭,霍成君極力勸說孟鈺,她可以給孟鈺想要的一切,孟鈺不為所動。她在孟鈺轉身離開之際一怒躍入湖中,孟鈺施救,把她送回霍府。霍成君要母親向父親隱瞞自己跳湖之事,霍母生氣,要孟鈺留宿霍府照顧成君。雲歌準備好酒菜,和平君、病已等待孟鈺。孟鈺遲遲未歸,雲歌去堂堂居打聽消息,聽到他要入贅霍府的流言。第二天早上,一直等孟鈺的雲歌伏在桌子上睡著了,病已、平君過來安慰雲歌,見孟鈺匆匆回來,平君很生氣,孟鈺和雲歌解釋是因為霍成君墜湖自己才留宿霍府,雲歌問那天在山上的許諾還算不算數,孟鈺肯定的回答讓雲歌欣慰,孟鈺承諾不會娶霍成君,要雲歌嫁給自己,雲歌心情好了許多。

  雲歌出去採購,霍成君讓丫鬟找到雲歌,霍成君說自己可以幫孟鈺實現仕途的抱負,而雲歌卻什麼也幫不了他,雲歌直言自己希望和孟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孟鈺愛的是自己。霍成君嘲諷孟鈺接近自己是為了霍家的姓氏,為了霍光手中的權力,接近雲歌也是為了利用她,因為雲歌有被利用的價值。

  霍成君的話讓雲歌若有所思,孟鈺真的是在利用她嗎?雲歌失神的走在大街上,看到幾個人在欺負一個老頭,雲歌仗義上前制止。原來這個老頭姓候,綽號妙手空空,是個神偷,雲歌幫了侯老頭,侯老頭也很喜歡雲歌,侯老頭是來看老朋友陸風的,陸風已逝,侯老頭帶雲歌祭拜陸風,雲歌才知道陸風就是孟鈺帶自己拜見過的風叔,也知道孟鈺是侯老頭唯一的徒弟,候老伯向雲歌講起孟鈺的身世,孟鈺要擁有流星幫,對流星令志在必得。侯老頭的一席話讓雲歌想起孟鈺帶自己看風叔的一幕幕,孟鈺是妙手空空的徒弟,自己的錢袋應該是孟鈺故意偷走的,和孟鈺相識也在他的設計之中,而孟鈺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流星令,擁有流星幫,他知道風叔和娘的關係,利用自己得到流星令,而自己竟然對這一切毫無察覺,毫無保留的把流星令送給他。回到家的雲歌心情萬分沮喪,她拒絕和孟鈺見面,孟鈺不是愛她,只是在利用她,傷心的雲歌決定離開這裡,因為這裡已經沒有再值得她留戀的人了。

  清晨,雲歌和平君逛市集,她給家人寄了信,看到孟鈺遠遠走來,雲歌拉平君躲開。孟鈺在街上遇見師傅妙手空空,才知道雲歌昨天見過師傅,那麼。冰雪聰明的雲歌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自己對她所做的一切?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4集劇情介紹

  孟鈺拒絕入贅霍府 劉弗陵驚聞雅廚即雲歌

  雲歌求得一個平安符,送給平君,她向平君告別,要平君不要告訴病已自己即將離開長安。孟鈺到處尋找雲歌,對雲歌,他是有過設計,有過利用,但現在剩下的只有深愛。雲歌心裡難過借酒消愁,自己苦苦等了十年的人成了別人的夫婿,以為愛自己的人,竟然只是把自己當做一顆棋子,怎能不叫她傷心。

  霍光求見皇上,劉弗陵也聽說了孟鈺要入贅霍府的事,恭喜霍光,霍光頗為尷尬。他此次進諫是建議皇上重新制定土地政策,讓土地流失的貧民安頓下來,並獻上擬定的議案。劉弗陵要廣征民意,霍光不情願,但無法改變皇上的決定,只能領旨照辦。回府的霍光對皇上打壓自己很是生氣,也知道了女兒落水之事,現在孟鈺要入贅霍府的事人盡皆知,而孟鈺卻對此時遲遲不回復,霍光決定,如果孟鈺不能收為己用,就剷除他,霍成君急忙向父親求情,表示自己會勸說孟鈺。

  霍光給孟鈺送上大禮,給他入贅施壓,孟鈺到霍府答謝,霍光用茶道暗示孟鈺如果入贅,自己會給孟鈺飛黃騰達的機會。孟鈺婉拒,霍光惱羞成怒,給他三天時間考慮。癡情的霍成君甚至表示自己可以與雲歌共侍一夫,孟鈺仍未答應,霍成君傷心痛哭。

  此時的孟鈺知道只有皇上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他飛書請求劉弗陵接見,劉弗陵答應在甘泉宮見他。劉弗陵聽于安說雅廚是位年輕的姑娘,起了好奇之心,要趁出宮之際見一下雅廚。劉弗陵來到七裡香,竟然從劉掌櫃的口中得知雅廚的名字叫雲歌,內心震驚的劉弗陵急忙去尋找雲歌,聽說雲歌已回塞外,騎馬狂奔追趕,于安苦勸皇上先處理政事,自己會盡力尋找雲歌。

  夜色降臨,劉弗陵去甘泉宮見孟鈺,霍禹知道了皇上駁回了父親的奏請。探聽到皇上今夜出宮的消息,派人襲擊皇上,要給皇上點顏色看看。雲歌離開長安,恰巧路過事發之地,被于安誤以為兇手,遭到追殺,雲歌身負重傷,被皇上以刺客的身份帶回皇宮。在於安和刺客搏鬥中孟鈺其實已經趕到,但怕皇上誤會自己是刺客沒敢貿然出手,看到于安追趕雲歌,孟鈺很是吃驚,他不知道雲歌已被于安捉住,以為雲歌墜入山下,慌忙去尋找。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5集劇情介紹

  孟鈺蒙冤入大牢 劉弗陵認出雲歌

  劉弗陵把雲歌帶回皇宮,發現刺客竟然是曾經相識的百合,他認為百合不會刺殺自己,其中肯定另有隱情,要太醫好生照顧,再來審問。于安懷疑皇上遇刺是孟鈺的圈套,但劉弗陵認為以孟鈺的聰明不可能辦這麼愚蠢的事情。

  孟鈺和四月、一月在山下沒有找到雲歌,四月猜測雲歌可能已經脫險。宮中侍衛即將趕到,孟鈺一行不得不離開。回到堂堂居,劉弗陵和于安已在等候,于安出手試探孟鈺,孟鈺向劉弗陵陳述自己在霍府看到霍禹接收可疑消息,跟蹤之後發現霍禹和外族王子有往來,因宮中佈滿霍府眼線,所以求見皇上。對孟鈺的一面之詞,劉弗陵雖不全信,但也相信行刺另有其人。

  霍光知道了兒子和外族往來,看到霍禹胳膊受傷,也知道了兒子行刺皇上的行為,狠狠扇了兒子一記耳光,大罵霍禹愚蠢,霍夫人設計,要幫兒子洗脫嫌疑。孟鈺夜探霍府,被守衛發覺,霍成君把孟鈺拉倒自己屋子裡躲藏,霍成君聲稱知道孟鈺深夜來此,就是為了探查哥哥傷勢,拉著孟鈺去見霍禹,病榻上的霍禹是燙傷而非刀傷,又有大夫的藥方,其實這些都是霍夫人精心設計的。第二天于安也來探訪,同樣並未發現破綻。

  霍光和霍夫人商議,既然孟鈺不能為己用,就要除去免除後患,霍光命人殺掉外族王子,嫁禍孟鈺,孟鈺被關入大牢。在大牢裡,有犯人刺殺孟鈺,孟鈺佯裝受傷,挾持前來探查的于安,逃出大牢。他找到劉賀詢問雲歌下落,但劉賀找遍長安,沒有尋到雲歌。

  于安發現了雲歌隨身攜帶的錢袋,裡面有劉弗陵賞賜給雅廚的兩枚精緻的錢,又發現了雲歌隨身的荷花香包,劉弗陵拿過荷包,瞟到荷包上精工繡著朵朵逍遙的白雲,心驟然一縮。他把荷包湊到鼻端,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他想起了大漠中的那個叫雲歌的女孩,這個荷包正是她隨身攜帶之物,劉弗陵內心掀起萬丈狂瀾,眼前的百合,雅廚,竟然是自己苦苦尋找的雲歌,她治好過自己的紅疹,自己幾次吃過她的菜,怎麼就一次次失之交臂呢,他要于安暫時向雲歌隱瞞自己的身份,他一定要治好雲歌的傷。

  雲歌從噩夢中醒來,看見眼前的是曾經相識的劉長風,她和劉弗陵說自己看到兩夥人廝殺,自己被無辜捲入,她不願提及為什麼來中原,但感覺劉弗陵和劉病已很像,劉弗陵親自端湯喂藥,照顧雲歌,對自己苦苦等待了九年的雲歌,又和她之間有這麼多奇妙的緣分,劉弗陵內心充滿了喜悅。

  霍夫人和霍成君給小妹送來百鳥朝鳳圖,其實是想打聽小妹是否和皇上圓房,小妹的回答讓霍夫人很是失望,小妹邀請外祖母和姨母在自己生日的時候到皇宮做客,霍夫人答應了。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6集劇情介紹

  皇后壽宴霍成君獻舞,雲歌找到陵哥哥

  劉弗陵不想小妹去甘泉宮,特命于安到皇宮告訴小妹在皇宮安排壽宴,他不願現在有人打擾他和雲歌。雲歌對眼前的劉長風總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但她認為只是劉長風和病已有相像之處,自己才會有這種想法。

  孟鈺查到被害的外族王子的屍體,發現兇手左手用刀,他找到于安,要于安再把他關進大牢,以此查找真凶。于安向皇上稟報,劉弗陵答應了孟鈺的請求。

  劉弗陵回宮,小妹設計了皮影戲表達對皇上的思念,劉弗陵對小妹的感情,只是兄妹之情,但這並不是已經漸漸長大懂事的小妹所期望的。小妹壽辰,霍成君精心打扮,希望博得皇上歡心。霍光獻上百子圖,奏請皇上納妃。霍夫人要霍成君獻舞,懇請皇上吹笛伴奏。霍成君的折腰舞博得滿堂喝彩,但劉弗陵只是給了一些賞賜,不免讓霍家人很是失望。因為外族王子長安被害,他的哥哥闖入宴會,要替弟弟討個公道。小妹佯裝頭痛解圍,劉弗陵命霍光徹查此事,霍光要借他人之手除掉孟鈺。

  劉弗陵命侍女抹茶照顧雲歌,雲歌無意中發現劉長風的刻有“陵”字的笛子,這不是陵哥哥的笛子嗎?難道劉長風才是自己真正要尋找的陵哥哥嗎?內心困惑的雲歌突然病情加重,劉弗陵聞訊撇下小妹,急忙趕往甘泉宮去見雲歌,雲歌看到匆匆趕來的劉長風,又看到了他隨身所帶玉佩,回想自己見到劉長風的一幕幕,眼前的劉長風才是自己真正要尋找的陵哥哥啊,他從來沒有忘記過曾經的相約,幾次含蓄的說過,可是,自己卻因為病已大哥有一塊相同的玉佩,就把他誤認為陵哥哥,並且還愛上了孟鈺,怎麼還有顏面和陵哥哥相認,雲歌內心煎熬痛苦。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7集劇情介紹

  劉賀大牢救孟玨 雲歌傷心墜山崖

  劉弗陵趕到甘泉宮,雲歌知道了眼前這個人竟然是自己苦苦尋找的陵哥哥,氣郁心結,病情加重,她不想面對劉弗陵,劉弗陵也不知如何勸慰,只得安慰雲歌好好休息。

  霍光要利用被殺的外族王子哥哥巴圖索對付孟玨,霍成君知道了父親的企圖,她畢竟愛過孟玨,內心難安。巴圖索要在大牢害死孟玨,大公子劉賀派紅衣喬裝打扮救走孟玨,而給劉賀送來消息的是霍成君,巴圖索以為孟玨已死,在宴席上感謝霍光,霍成君聽到孟玨死訊失態,霍夫人十分生氣,她現在想要的是女兒入住後宮,成為皇上的女人,讓霍家權力永在巔峰。

  雲歌不願再見劉弗陵,每個中午,劉弗陵都會揀她吃過藥的時分來看她,也都只是隔著珠簾,靜靜地站在院中,從未踏入屋內。悄無聲息地來,又悄無聲息地走。有時時間長,有時時間短。一日,劉弗陵來時,聽屋內安靜一如往日。他仍舊頂著烈日,立在院中,靜靜陪著雲歌。也許只有這樣他才能心安。突然他看到藤架下的籐椅,抹茶上前稟報皇上,是小姐特意吩咐放在這裡的。劉弗陵一言不發地在籐椅上坐了下來,內心溫暖。

  劉弗陵親自動手,做了雲歌曾經做過,並讓自己猜中謎底的贈別、參商、相思、無言四道菜,面對真正懂自己的陵哥哥,面對能記起和自己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的陵哥哥,雲歌哭著講述自己來到長安,卻把病已誤認陵哥哥,還曾經把心給了別人,她知道“君心似我心”,卻沒有做到“定不負君意”。她現在何來顏面見陵哥哥?

  雲歌轉身跑開,劉弗陵滿心痛苦無奈,于安追了出去,他把劉弗陵這些年的日常生活像報帳一樣報給雲歌,少爺一直等著持發繩的人,少爺愛看星星,少爺偏愛綠色,深夜裡,少爺睡不著時,就會吹簫,可翻來覆去卻只是一首曲子,等他說完,雲歌早已是淚流滿面。

  孟玨終於尋到跑到山頂的雲歌,無論孟玨怎樣解釋,雲歌只是相信孟玨只在利用她,孟玨看雲歌傷重,要帶走雲歌,雲歌拿出匕首用自己性命威脅,不想誤傷了孟玨,她對趕來尋找自己的劉弗陵直言自己現在只想逃避,此時的雲歌萬籟俱灰,懷著對孟玨的失望,對劉弗陵的愧疚,躍下山崖。劉弗陵帶人匆匆下山尋找,發現雲歌竟然掛在半山腰,劉弗陵急忙命人救下雲歌。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8集劇情介紹

  雲歌受傷失憶 劉弗陵悉心照看

  霍光聽說皇上去甘泉宮竟然是為了一個女子,很是奇怪,授意霍成君告知小妹。小妹知道皇上不在寢宮,聽霍成君說皇上在甘泉宮藏了一個女子,也很好奇,決定去看一看。雲歌醒來,因為墜崖時頭部受到撞擊,竟然忘了從前的一切。小妹來到甘泉宮,發現雲歌不知道劉弗陵皇家身份,謊稱自己是劉弗陵的小妹,小妹試探雲歌,從哪裡來,到長安幹什麼,雲歌本能逃避,不想回答,情急之中推開小妹,宮女的稱呼讓雲歌知道眼前的人竟然是皇后,又急又怒,內心有一種本能告訴她,現在只想回家,只想離開。

  劉弗陵趕到,知道雲歌失憶很是吃驚,但聽太醫說雲歌沒有性命之憂,暫且放下心來,小妹對雲歌態度很友好,欣然接受皇帝哥哥身邊可以有別的女人,劉弗陵甚是寬心。雲歌悄悄從房間溜出來,劉弗陵在門口守候,他拿出曾經賞給雲歌的精緻的錢,雲歌想起這是皇上曾經打賞的,他安慰雲歌先養好身體,如果想回家自己決不阻攔,為了能留住雲歌,他把甘泉宮的一片菜園交給雲歌打理。

  劉弗陵和于安再次去找牟神醫,希望治好雲歌的病,遇到真正的百合,百合因為幾個月前進山采藥被毒蜘蛛所傷,身體出現奇怪的症狀,正被村民驅趕,因為劉弗陵一直派人照顧阿福和奶奶,就帶百合去找他們,阿福和奶奶因為百合容貌改變竟然不認識百合,百合很傷心。百合感恩劉弗陵,要查找牟神醫的藏書,希望治好雲歌。

  雲歌正在做菜,孟玨帶人偷偷潛入甘泉宮來見她,雲歌稱不認識他,他不相信雲歌竟然失憶,現在的孟玨,對雲歌已經深愛,又滿懷愧疚,他不相信和自己有那麼多經歷的雲歌,竟然忘記了從前,忘記了自己。劉弗陵趕到,看到孟玨很生氣,他不允許任何人奪走自己苦苦等待了九年的女子,更不許任何人去傷害她。孟玨稱自己是牟神醫的大弟子,可以治好雲歌,劉弗陵不信任他,但也未治孟玨私闖黃苑之罪,因為指正他殺害外族王子沒有證據,只是讓侍衛趕走了他。

  雲歌發現劉弗陵讓人搜集的食記,她很感興趣,劉弗陵希望雲歌寫一部新食記,彌補前人注訴之不足,雲歌既諳廚藝,又備學識,正好可以發揮自己所長,高興的接受了這個任務。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9集劇情介紹

  雲歌假失憶逃避感情,劉弗陵煮茶吐心聲

  劉弗陵給雲歌要撰寫的食記提了名字,怕雲歌勞累,只要雲歌搜集資料,口述即可,等散朝後自己來謄寫。雲歌看著劉弗陵對自己這麼好,怕自己裝不下去了,雲歌不是真的失憶,她是無法面對眼前的陵哥哥

  雲歌和劉弗陵下棋,小妹在窗外一直注視著,小妹知道雲歌失憶,反而羡慕雲歌,因為祖父、父親、母親和弟弟的慘死一直是她的噩夢,現在外祖母又要費盡心機的把姨母霍成君送進宮來,她更不知如何面對。

  劉弗陵和雲歌逛街市,看到霍府家僕仗勢欺人,于安教訓了霍府家僕,劉弗陵對霍家欺行霸市並不是未曾耳聞,只是時機還未成熟。孟玨遠遠看見雲歌,追到一家染坊,雲歌不想見孟玨,拉劉弗陵躲在大缸裡,孟玨砸破一口大缸欲尋雲歌,霍成君趕到譏諷他,他氣憤離開,霍成君幫雲歌劉弗陵解圍。

  大殿上大臣啟奏皇上廣納佳麗,延綿皇嗣,劉弗陵深知大臣朝堂所為是受霍光指使,于安也勸皇上儘快和皇后圓房,劉弗陵很是心煩。于安找到孟玨,設計讓孟玨帶走雲歌。劉弗陵發現雲歌不見大怒,于安自行請罪,稱自己讓孟玨帶走雲歌,希望孟玨治好雲歌的病,不讓皇上煩惱。雲歌離開,劉弗陵又陷入孤苦冰冷的從前,身邊沒有溫暖,沒有歡聲,雲歌是他冰冷的皇宮裡唯一的慰藉。于安見此,自責萬分,承諾一定替皇上尋回雲歌。雲歌醒來,看到孟玨,孟玨要幫雲歌找回從前的記憶,帶她來到曾經許諾的秋千架下,但雲歌卻不想面對孟玨,不想再回憶從前。于安帶人來尋,雲歌隨于安又回到宮中。

  劉弗陵幫雲歌謄寫食記,煮茶給雲歌,劉弗陵是第一次煮茶,根本不知道要放多少茶葉。雲歌看劉弗陵煮好茶想給自己倒,忙一把搶過茶壺,順手拿了三個杯子,恰好斟了三杯。自己先拿了一杯,叫于安、抹茶也嘗嘗皇帝煮的茶,于安和抹茶面面相覷,雲歌眉毛輕揚,笑眯眯地盯向他們,于安立即快步而進,抱著壯士斷腕的心,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下。抹茶握著茶杯,喝了一口,嘴裡已經苦得連舌頭都麻木了,臉上卻要笑得像朵花,感謝小姐賜茶,端杯到外面慢慢喝。雲歌的反應固然機敏,可劉弗陵自小到大,整日裡相處的哪個不是心機深沉的人?心中明白,面色未動,只深深地看著雲歌。

  看雲歌面色怡然地品著茶。劉弗陵想要拿過雲歌手中的杯子,雲歌不肯放,他索性強握著雲歌的手,把剩下的半杯喝了。雲歌愣愣看著他,他淡淡一笑,對雲歌承諾:從今往後,有我在,不會讓你獨自一人吃苦。雲歌心中一酸,裝作沒有聽懂他的話,他情急之下,直言希望雲歌能留下了,他知道也理解雲歌假裝失憶,,既然上天能讓他們再次相遇,說明他們緣分未了,他要珍惜這段緣分,再續前緣。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20集劇情介紹

  劉弗陵雲歌相約一年之期 孟玨謀職諫議大夫

  面對劉弗陵真誠的希望自己留下,雲歌只說自己要好好想想,小妹帶雲歌來到一架秋千之下,看到秋千,雲歌想起和孟玨曾在秋千下的美好時光,不願再坐,就推小妹蕩秋千,不想繩索突然斷裂,小妹從秋千上摔了下去。小妹雖然只是擦傷,但病逝卻越發沉重,根據宮女所述,霍光認為是雲歌要害皇后,要拘捕雲歌。劉弗陵不允,民間張榜招納名醫為皇后治病,孟玨揭榜應徵,查出有人在秋千繩索上下毒,指出此毒為外族獨有,調查誰和巴圖索接觸,就能找出嫌疑人。真相的確如孟玨所猜,是霍夫人欲除掉小妹和雲歌,然後送霍成君進宮,安排手下丫鬟所設毒計,但現在巴圖索已經離開長安,霍夫人倒也不擔心露出馬腳。

  孟玨救了小妹和雲歌,劉弗陵欲重賞孟玨,孟玨只要議諫大夫一職。劉弗陵深知諫議大夫官職雖低,可父皇當年設置諫議大夫的目的是百官之外,萬民之內。有闕必規,有違必諫。朝廷得失無不察,天下利病無不言。孟玨是沖著先帝的這句話而去,也是要用此讓霍光不敢再輕易動他,劉弗陵欣然應允。

  星河之下,劉弗陵和雲歌共賞星座,回憶大漠星光之下的美好時光,多少個夜晚他對著星河思念雲歌,雲歌何嘗不是如此。劉弗陵拿出雲歌所贈繡鞋,向等待了十年才相逢的雲歌要求,只要一年時間,一年後雲歌若還想走,他一定將珍珠繡鞋歸還,之間再無任何約定。面對真誠的陵哥哥,雲歌還有什麼理由不應允。

  劉弗陵把雲歌安排在宣室殿,安排富裕和抹茶照顧她,雲歌閒逛到昭陽殿,看到了李夫人曾經住過的殿室,發現了能幹聰慧的橙兒,雲歌要橙兒去小妹的椒房殿去照顧花草,霍成君卻認為這是雲歌安排在小妹跟前的眼線。

  孟玨在朝廷參奏霍光縱容家奴尋釁滋事,仗勢欺人,雖是一些小事,但在朝堂上公然和為自己樹敵,並且是權勢滔天的霍府,令滿朝大臣吃驚。孟玨的目的是既然得罪了霍光,霍光就不再敢公然為難孟玨,不然會被世人認為是徇私報復。霍光也深知孟玨此意,只得命兒子好好管教家奴,暫時拿孟玨也無可奈何。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