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趙子龍分集劇情介紹(21-30)

u=4269317571,2610971499&fm=21&gp=0

武神趙子龍第21集劇情介紹

  心機高則設計子龍 輕衣離開子龍墮河

  趙子龍被心機頗深的高則設計入獄,夏侯輕衣執意與他在牢中同吃同住。另一邊的趙拾妹一時衝動,孤身闖入監牢,卻發現耿純早已帶人等在了那裡。李全和柳慎隨後趕到,救走了拾妹。可這件事無疑是讓子龍更加危在旦夕,輕衣詢問高則他要如何處置子龍,高則假意表示他也無能為力。輕衣聞言泣不成聲,高則又提出讓輕衣回到常山郡。得知只要自己回家就可以救子龍,輕衣毫不猶豫地答應了與耿純回去。她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子龍,只留了一封親筆信給他。

  輕衣終於離開,高則的復仇計畫也正式啟動。他早已在子龍的飯菜中下了毒,並事先趁輕衣不注意時給她餵食解藥。

  對此一無所知的子龍在李全的吩咐下前往師爺的家鄉尋找師爺樂淵以及遺失的兵書。原來,李全通過子龍的槍法推測出當時那個老者就是尚在人世的師父樂淵,所以希望子龍能盡力找到他的蹤影。柳擎兒和拾妹跟著子龍一起踏上了漫漫長路,夜間,幾個人在流沙河旁生火歇息。

  此時,毒已經滲入子龍體內,他開始感覺到眼睛異常疼痛,眼前的東西也漸漸模糊。拾妹前往鎮上為子龍尋找大夫,擎兒則留了下來。期間,她與子龍聊起了二人的童年趣事,還囑咐子龍要好好對待輕衣。這時,子龍眼前突然一片漆黑,而高則也蒙面出現。

  他此番前來就是要殺了子龍,而只能靠聽力辨別他所在的子龍當然不是他的對手。不過,由於子龍的槍法有所長進,高則一時之間也無法置他於死地。很快,足智多謀的高則就想到了對付子龍的辦法。他不斷地 挑起河邊的石頭打亂子龍的陣腳,又悄無聲息地接近他。就在他意圖砍殺子龍時,一旁的擎兒奔上前替子龍擋下了這致命的一刀。

  高則的招式佈滿了殺機,自然不會手下留情,擎兒就這樣丟了性命。子龍悲痛於她的逝去,也深知自己並非蒙面殺手的對手,便請求他在殺了自己之後在此守候,直到拾妹回來,以免擎兒的屍體被豺狼虎豹叼了去。高則同意了他的請求,子龍便放心地與他展開了殊死搏鬥。

  打鬥之中,子龍的木槍被高則一刀砍斷,而他自己也沉入了流沙河之中。等拾妹帶著大夫趕到流沙河時,卻只看到了擎兒的屍體。

  沉入流沙河的子龍睜開眼睛後卻發現自己竟然身處絕命穀之中,他的眼睛尚未復原,模模糊糊之中他發現不遠處的岩壁之中有一把佇立的銀槍。子龍起身上前,試圖將銀槍拔出來。這時,樂淵出現在他身後,他將子龍喚到身前,幫助他打通了任督二脈。

  隨後,子龍順利地拔出了銀槍。樂淵表示這說明他與銀槍有緣,子龍問起自己為何身處絕命穀。樂淵言明這是因為流沙河、映月湖和絕命谷是相通的。而子龍的眼睛之所以能恢復,是因為樂淵在他昏迷之時已經幫他逼出了毒素。

  如今的樂淵頭腦清醒,不再是初識子龍時渾渾噩噩的那個老者。當初夏侯傑奪兵法心切,在流沙河襲擊了他的頭部,讓他在絕命穀度過了二十年。子龍問起究竟誰是當年的小徒弟,樂淵卻表示事情已經過去,不想再提起。

武神趙子龍第22集劇情介紹

  因禍得福子龍從軍 美人離間奸賊難擋

  被高則設計而沉入流沙河的趙子龍,不僅得到了百鳥朝鳳槍,還得師爺樂淵所贈的樂毅百戰術下冊。樂淵知道子龍有報國大志,鄭重地將自己一生的抱負交給了他,讓他回到地面,去實現他忠君報國的理想。子龍回到真定縣後,第一件事就是和柳慎去拜祭對他來說如同親妹妹的柳擎兒。

  趙拾妹在流沙河旁撿到了子龍的斷槍,這杆槍是輕衣親手所做,上面還刻了龍行天下輕衣隨這幾個字。槍已被兇手砍成幾段,由此可見兇手對這杆槍的痛恨。李全等人認為高則是行兇可能性最大的一個人,子龍也有同樣的想法。可高則做事不動聲色,亦正亦邪,國家局勢又仍處於動盪之中,百姓尚未脫離水深火熱,子龍思考了許久,究竟是該先報私仇還是先赴國難。

  最後,子龍決定走出常山和真定,從軍報國。周懷忠與此前不肯散去的幾十名義軍投靠在子龍門下,組成了趙家軍。很快,子龍和柳慎帶著趙家軍踏上了尋找主公的路途,聰慧又懂武功的拾妹隨行在側。臨行前,柳慎鄭重地向李飛燕告白。他一直以來的知冷知熱和關懷備至,飛燕都看在眼裡。因此,飛燕接受了柳慎的心意。

  另一方面,此前司徒王允當著呂布的面將貂蟬許配給了他,緊接著又刻意安排董卓與貂蟬碰面。色心大發的董卓當即納貂蟬為妾,對此一無所知的呂布目睹貂蟬在太師府中,不知其中緣由,只好在事後找機會詢問貂蟬。

  貂蟬等的就是這一刻,她梨花帶雨地告訴呂布,她的義父司徒王允本想將她送入太師府等候與呂布的婚事,沒想到董卓起了不良之心,不顧人倫霸佔了她。呂布聞言怒從心起,痛駡董卓悖逆人倫。早已為貂蟬美貌所傾倒的呂布絲毫沒有懷疑貂蟬的說辭,向她保證一定會想到萬全之策帶她離開。

  而貂蟬在接收到婢女的投石暗號之後,知道董卓已在來的路上,便假裝生無可戀要投湖自盡,讓董卓看到了她與呂布拉扯的一幕。呂布顧及父子之情,尚不想和董卓撕破臉,便快步離開。董卓大發雷霆,揚言要懲治調戲自己愛妾的呂布。郎中令李儒提醒董卓不應為了一個女人而與驍勇善戰的神將呂布發生衝突,並建議他順水推舟將貂蟬許配給呂布。

  機智的貂蟬以死相逼,聲稱只願服侍董卓一人,讓色迷心竅的董卓打消了將她許給呂布的念頭。為了不給呂布再來騷擾貂蟬的機會,董卓還決定以後不再上朝,待在府中陪伴貂蟬。

  另一邊,趙家軍駐紮在野外,時刻練習武藝,做好忠心報國的準備。子龍自上次中毒導致眼盲之後,便刻意用黑布蒙住雙眼,練習盲槍。柳慎和拾妹暗中出手試探子龍,發現他的盲槍已經使得出神入化。

武神趙子龍第23集劇情介紹

  處心積慮奪芳心 子龍輕衣鬧矛盾

  趙子龍帶著趙家軍離開了真定,雖然弟兄們熱情高漲,但子龍卻覺得責任太過重大。畢竟,別說報國,他光是連這幾十人的伙食問題都無法解決。剛從鄰邊村莊回來的周懷忠告訴子龍,他已經和村民商量好,讓趙家軍的兄弟們幫農民收割莊稼以換取糧食。其實,原本村民們是不同意的,但是一聽到是真定大英雄趙子龍帶著一隊人馬走出真定,要為興複漢室出一份力,紛紛表示樂意幫忙。

  據可靠消息,高則也來到了常山郡治。趙拾妹認為一定是跟他與夏侯輕衣的婚事有關,便力勸子龍在從軍前先去城裡見輕衣一面。子龍認為輕衣一定會理解自己,拾妹卻從姑娘的角度出發,提醒他不管輕衣再理解,他都應該找機會去見一見她,好讓她可以安心。

  子龍被拾妹說服,第二日便帶著她一起進了城。可是,他卻看到了夏侯府的佈告。夏侯府已經在籌備輕衣和高則的婚事了,而且為此招募人手。子龍掩不住心中的失望,拾妹卻認為輕衣一定不會違背她和子龍的誓言。拾妹的堅持讓子龍也堅定了對輕衣的信任,於是,兩個人喬裝打扮進入夏侯府,當起了雜役,暗中尋找機會與輕衣碰面。

  同在夏侯府的輕衣為婚約一事與父親起了爭執,一向疼愛輕衣的夏侯傑這次卻不再縱容她,執意要將她嫁給高則。自從回到夏侯府,輕衣已經寫了好幾封信囑咐石硯寄給子龍,卻始終沒有得到回應。她萬萬沒有想到,她寄出的信全數被耿純暗中攔住。

  卑鄙的耿純甚至假借子龍的名義給輕衣回信,聲稱自認與她門不當戶不對,還祝福她和高則。 輕衣因此傷心不已,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就在這時,子龍和拾妹悄悄潛入了夏侯府,與兩名守衛發生了打鬥。房內的輕衣聞聲而出,子龍和拾妹二人已經制服了守衛。子龍剛剛表明身份,就被府內其他護衛發現。在輕衣的示意之下,子龍挾持她做了人質。

  輕衣暗中約子龍第二日在十裡亭內敘,子龍和拾妹隨後從夏侯府逃走。可是,他們逃到街道時,便遇到了周懷忠和幾個弟兄。原來,柳慎一直認定高則就是殺害柳擎兒的兇手。得知高則也來了郡治,柳慎便千方百計想要找他報仇。如他們所料,柳慎在半途襲擊了剛從夏侯府離開的高則,卻技不如人,敗在高則手下。高則從柳慎口中得知子龍還活著一事,心中一驚。而為了避免被坐實殺害擎兒的罪名,高則沒有對柳慎下殺手。

  第二日,輕衣前往十裡亭赴約。子龍與她提起近日來發生的事情,也說出了對高則的懷疑。輕衣對高則信任至極,聞言竟對子龍大發脾氣,指責他被嫉妒蒙蔽了雙眼。憨直的子龍無言辯駁,只好告訴輕衣他已經決定投身軍旅,此次前來,是要向她道別。輕衣正在氣頭上,口是心非地祝福子龍前程似錦。

  子龍與輕衣這難得的會面最後卻不歡而散,輕衣回到夏侯府後,特地試探了來看望她的高則,卻沒有察覺任何端倪。她的心中矛盾至極,她既相信子龍並非絕情之人,又不願懷疑與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高則會對子龍下殺手。

武神趙子龍第24集劇情介紹

  子龍初投軍遭冷待 公孫寶月盡力助

  趙子龍帶著趙拾妹和柳慎日夜兼程前往冀州,打算投奔從韓馥手中奪得冀州太守之位的袁紹。初到冀州,子龍就發現高則已經等候他許久。子龍讓拾妹和柳慎先行去酒館落腳,自己則和高則在酒樓談話。高則壓抑著對子龍的怨恨,假意提醒他袁紹並不是一個適合他的主公。子龍對高則早已起了戒備之心,面對他的稱兄道弟,子龍的態度始終不冷不熱。

  告別高則之後,子龍與柳慎和拾妹二人在酒館會合。拾妹擔心他們三人貿然前來,也許會被袁紹拒之門外。就在這時,他們鄰桌的幾個士兵在買單問題上與店小二發生了衝突。士兵們想吃霸王餐,店小二也不敢與他們作對,只好放他們離開。柳慎原本想幫店小二出頭,可子龍阻止了他的衝動。畢竟,就算他們這次幫了店小二,也極有可能只是給他惹來更多麻煩。

  在士兵們離開後,子龍幾人問起店小二士兵們如此橫行霸道的原因。店小二無可奈何地表示他們都是袁紹的親兵,平日裡總是欺壓良民,胡作非為。以管窺豹,可見一斑,袁紹的親兵如此仗勢欺人,足以說明他治軍不力。子龍當機立斷放棄投奔袁紹,在拾妹的建議下他決定改投幽州公孫瓚門下。

  子龍吩咐拾妹到郡治外將周懷忠和其餘幾十義士帶到幽州,他自己則和柳慎前往幽州,向袁紹遞了拜帖。袁紹沒有細看拜帖的內容,認為一定是在民間混不下去的人,想到軍中謀生計。因此,他直接將子龍和柳慎二人安排到了後衛營。

  後衛營營長張魁趾高氣揚地指使子龍和柳慎負責清洗馬廄,柳慎為此憤憤不平,認為這是大材小用。子龍卻覺得既來之則安之,只要他們有能力,不管從哪裡做起,都會取得成就。

  不服氣的柳慎恰巧看到一名士兵參加訓練時遲到,便奪過該名士兵手中的弓弩,搭上弓箭,直射訓練營中的箭靶正中央。張魁氣急敗壞地要找射弓之人算帳,柳慎承認是自己所為,沒想到卻被目光短淺的張魁以違反軍紀為由關了禁閉,為柳慎求情的子龍也沒能避免。

  此時,主營中的公孫瓚接到士兵通報,他的軍隊在與袁紹談判時遭到了伏擊,而他作為軍師的弟弟也因此喪命。埋伏的士兵口口聲聲稱是董卓家將,但公孫瓚卻知道一定是袁紹有意嫁禍。痛失軍師和弟弟的公孫瓚傳令三軍,隨時準備與袁紹開戰。

  公孫寶月替父分憂,時常到軍營中巡查。當她看到馬廄中那匹通體白色的馬兒時,她立刻猜到是子龍就在此處。細問之下,她得知子龍和柳慎確實來了軍營,卻被關進了禁閉室。一心認為子龍是個人才又對他心生愛慕的寶月立刻將子龍和柳慎迎了出來,並親自為他們接風洗塵。子龍無意借寶月的關係平步青雲,寶月只好表示會想辦法為子龍提供大展宏圖的機會。

武神趙子龍第25集劇情介紹

  盤河之戰子龍成名 大將之才遭遇冷落

  趙拾妹已經與周懷忠和其他幾十名趙家軍將士會合,並將他們帶到了公孫瓚軍中。公孫寶月甚為高興地接納了這批生力軍。

  很快,公孫瓚與袁紹在盤河開戰。大意的公孫瓚沒幾招便敗在大將文醜手下,被他追得落荒而逃。文醜緊追不放,欲取公孫瓚性命。千鈞一髮之際,聽聞戰鼓聲的趙子龍策馬而來,從文醜手中救下了狼狽的公孫瓚。隨後,子龍與文醜大戰幾十個回合。文醜乃袁紹軍中數一數二的大將,武功之高少有敵手。可如今他與子龍鏖戰許久,卻始終未能取勝。

  陣前的袁紹對子龍生出了好奇,卻未能查出他的身份。緊接著,公孫瓚的大將嚴綱率領援兵趕到,袁紹只好命人鳴金撤退。

  戰後,公孫瓚問起子龍為何棄袁紹而擇自己,子龍不卑不亢地表示他追求的是明主而非卑鄙的小人。這時,公孫寶月前來關心公孫瓚的傷勢。發現子龍也在場後,寶月興奮地誇獎他立了大功。公孫瓚卻明顯並不願意提拔子龍,而是表示此次勝仗的關鍵在於及時到場的援兵。

  此時的公孫瓚對子龍還心存疑慮,尚不敢予以重任。寶月卻生性直爽,認定子龍是個值得信任又不可多得的大將之才。當晚,寶月為子龍舉辦了慶功宴。慶功宴只有寶月,公孫瓚並非出席,也沒有其他軍士,顯得有些冷清。拾妹忍不住為子龍鳴不平,指出公孫瓚並非大度之帥。

  不久後,公孫瓚與袁紹再度開戰。公孫瓚將子龍等人安排在了後軍,使得寶月生出了不滿。為了表示對子龍的支援,也為了取得勝利,寶月親自帶領女兵,自願聽從子龍的調遣,並掛起了趙家軍的軍旗。在眾人的鼓勵下,子龍領兵上陣。

  此時,公孫瓚正與袁紹軍中的曲義對戰。沒過幾個回合,公孫瓚便被曲義打了個落花流水。曲義乘勝追擊,將公孫瓚逼到了山坡下,幸好子龍及時趕到,還在幾招之內將曲義刺殺于馬下。袁紹的兵馬在這時選擇了撤退,公孫瓚領兵直追。子龍心思縝密,認為袁紹是偽裝逃竄,實則有埋伏。

  公孫瓚不聽從子龍的勸告,最後果真落入了袁紹的埋伏圈。關鍵時刻,劉備帶著關羽和張飛相助于公孫瓚,這才避免公孫大軍損失慘重。

武神趙子龍第26集劇情介紹

  寶月遇險子龍相救 輕衣感情遭父親利用

  公孫瓚將劉備三兄弟迎回了軍營,好生款待。趙子龍帶著柳慎前來拜訪,劉備滿心歡喜地迎接了他,幾人一見如故。恰好公孫瓚邀請劉關張三兄弟參加慶功宴,劉備便帶上了子龍和柳慎。席間,公孫瓚與其餘人碰杯慶賀,獨獨冷落了子龍。子龍忍氣吞聲,衝動的柳慎卻為他打抱不平,拉著他就離開了宴席。

  劉備由此看出了公孫瓚的心胸狹隘,心中對他有些失望。劉備本想帶著兩名兄弟相助公孫瓚,卻發現公孫瓚似乎並非民主。尤其公孫瓚並不打算和袁紹決一勝負,而是聲稱收到了君王詔書,要他和袁紹講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董卓之計,公孫瓚卻裝聾作啞。

  因此,劉關張三兄弟很快便告辭離開公孫軍營。子龍前來送行,劉備提醒他公孫瓚並沒有容人之量,並有意帶他一起離開。子龍感到為難,劉備話鋒一轉,表示他們兄弟三人現在還沒有固定的容身之所,提出日後安定下來後再與子龍聯繫。

  子龍屢立戰功,公孫瓚卻毫無表示。寶月忍不住在公孫瓚面前為子龍鳴不平,公孫瓚不堪其擾,表示只要子龍能突襲敵營,斬殺對方大將,他就立刻將子龍封作將軍。

  為了幫子龍立功,寶月帶領女子衛隊叫陣袁營,卻不慎敗在文醜手下。文醜將寶月綁走,並讓屏兒向子龍傳話,要子龍一人到山坡換回寶月。子龍依約前往,再與文醜大戰。文醜雖然敗在子龍手下,但卻心胸豁達,不僅沒有產生嫉恨,反而輸得心服口服。

  子龍與文醜一番暢談,惺惺相惜。文醜提醒子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手中的百鳥朝鳳槍也許會為他招來災禍。

  隨後,子龍將寶月救回公孫營,公孫瓚因寶月的被俘而心急如焚,將所有過錯推到了子龍的身上。寶月對子龍的維護更讓公孫瓚大為光火,他認為子龍狂妄自大,目中無人,根本不值得他重用。

  另一方面,子龍跨白馬持銀槍斬殺曲義一事已經傳到了常山郡治。夏侯傑一聽到百鳥朝鳳槍便心生警覺,當年他試圖從師父樂淵手中奪取兵書,卻以失敗告終,百鳥朝鳳槍和兵書都隨著樂淵的墜河而消失在世間。如今百鳥朝鳳槍重現,說明兩部兵書也極有可能隨著出現。夏侯傑心系兵書,決定利用女兒夏侯輕衣與子龍的感情。

  於是,夏侯傑讓輕衣前往幽州,並表示希望能將子龍納入麾下。輕衣不知父親的真正心思,以為子龍真的受到了賞識,快馬加鞭到了幽州。從拾妹和柳慎口中,輕衣得知了寶月衝動闖敵營一事。

武神趙子龍第27集劇情介紹

  輕衣寶月姐妹不和 董卓死于呂布之手

  趙子龍孤身救出了公孫寶月,並將她護送回公孫府。而已經到達軍營的夏侯輕衣從柳慎口中得知此事,擔憂久久未歸的子龍,迫不及待要去尋他。這時,子龍安然無恙地回來了。一對有情人分別許久,終於得以再見。輕衣為分別前對子龍的冷漠向他道歉,子龍則表示其實從未責怪她,只是克制不住心中的思念。

  輕衣並不怕與子龍分別,但她仍希望能跟子龍朝夕相處。於是,她力勸子龍和她一起回常山。公孫瓚的心胸狹隘和目光短淺在此前兩次戰役中可見一斑,劉備也曾提醒過子龍,公孫瓚並非明主。加上回常山可以離輕衣更近,子龍的心裡開始動搖。

  他找柳慎和趙拾妹商量,拾妹也認為公孫瓚並不可靠,表示回到家鄉並無不可。柳慎則指出會常山是自尋死路,因為子龍之所以成名,正是因為他幫公孫瓚力抗袁紹,而袁紹恰恰就是冀州刺史,也是常山郡守夏侯傑的頂頭上司。話雖如此,子龍卻覺得如果夏侯傑有心向漢,也不一定願意支持袁紹。

  不過,說起夏侯傑,子龍就想起了文醜曾提醒他的話。當時文醜告訴子龍,他曾多次聽到夏侯傑提起百鳥朝鳳槍和樂毅百戰術。子龍不由得開始懷疑夏侯傑也許就是當年那個心狠手辣的小徒弟。

  另一邊,已經深深被子龍吸引的公孫寶月因輕衣的出現而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在看到子龍與輕衣出門散步時,寶月氣得不輕,揚言要懲罰擅離職守的子龍。輕衣替子龍求情,寶月才佯裝大度地放過了子龍。事後,寶月開門見山地向輕衣承認她對子龍的情意。輕衣表示有意帶子龍回常山,卻惹得寶月大怒。

  此時的長安城內,也並不平靜。司徒王允與貂蟬的美人離間計已經取得了成效,呂布和董卓之間的父子情漸漸不再牢固。呂布向王允提起此事,王允趁機在呂布面前痛陳董卓的惡劣行徑,怒斥他強搶貂蟬。呂布英雄難過美人關,因此對董卓萌生了強烈的恨意。他向王允坦言非常想取董卓性命,卻怕天下人罵他不顧念父子之情。

  王允立刻表示董卓才是毫不顧忌父子之情的那個人,呂布被他說動,立誓要殺了董卓。王允等的正是呂布這句話,很快,他用一紙假詔書將藏在高牆護院裡的董卓騙到了大殿之上。剛愎自用的董卓聽信王允之言,以為皇上真的要禪位於他。而王允一早就做好準備,以捉拿亂賊之名在大殿上與董卓兵刃相接。

  董卓自恃有神將護體,並不將王允和其他士兵放在眼裡。當呂布手持方天畫戟出現在大殿之上,董卓還以為他是來相助自己。直到呂布親手將神劍刺入董卓的體內,董卓才意識到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覺間失去了義子的支持和信任。他搖搖晃晃地倒在地上,王允當場宣讀詔書,讓呂布帶兵突襲董卓的餘黨,並救出還在太師府內的貂蟬。

武神趙子龍第28集劇情介紹

  子龍回常山途中遇襲 高則為奪兵書巧佈局

  國賊董卓死在了勇將呂布的手上,可天下的動盪並沒有終止。董卓的餘黨在事後大舉反撲,司徒王允一家均慘死。曹操得勢,滅了董卓的餘黨,迎回聖駕,把皇上接到了許昌。而得以活下來的貂蟬只能跟著呂布流落到關東,顛沛流離許久才終於暫時在徐州安定下來。

  趙子龍經過深思熟慮,決定與夏侯輕衣一起回到常山為夏侯傑效力。出於禮數,他在離開前,帶著柳慎去向公孫瓚辭行。心胸狹隘的公孫瓚卻認為子龍是在用離開相要脅,拒絕接見二人,而是直接讓管家將他們遣走。公孫寶月雖有意阻攔,但卻沒能拗過公孫瓚,公孫瓚命人將她關在了房內,不許她出門。

  子龍和輕衣一行人踏上了回常山的路,可他們行到途中,便遇到了聲稱是由夏侯傑派遣來護送的軍官和士兵。子龍和輕衣不疑有他,在將士們的護送下繼續前行。沒想到,沒多久他們便遭到了埋伏。子龍假裝中箭受傷,引出了藏在暗處的杜厥以及大批殺手。

  當初在真定縣一戰中,子龍放了杜厥一條生路,只是斷了他的左臂。如今杜厥卻暗襲子龍,口口聲聲要報斷臂之仇,同時他表示有人花錢要買子龍的人頭。現場陷入一片混戰,順利逃出父親監控的寶月帶著屏兒策馬狂奔而來,也加入了戰鬥之中。最後,子龍一槍結果了杜厥的性命,從杜厥懷中掉落的一塊玉佩引起了子龍的注意,他暗暗將玉佩收了起來。

  與杜厥的戰役雖然獲勝,但子龍卻不慎中毒倒地。輕衣等人迅速帶著子龍在附近一家民居投宿,在眾人的悉心照料下,子龍體內的毒得以抑制,很快便蘇醒過來。在子龍昏迷期間,寶月與輕衣為誰來照顧他這種簡單的問題起了爭執,子龍從趙拾妹口中得知這件事,便私底下找寶月談話。

  子龍將輕衣在自己心中的獨一無二告訴了寶月,寶月大受打擊,甚至揚言要不惜一切代價將子龍奪回她的身邊。子龍無可奈何,只能看著寶月傷心離去。

  此時的真定縣內,高則正找耿純談話。在他的指使下,貪圖趙飛燕美色的耿純當街調戲飛燕,並假裝被她刺死。飛燕誤以為自己真的失手殺人,不由得驚慌失措。而高則便立刻帶人前來,將飛燕關入了大牢。

  一切皆在高則的算計之中,就連子龍遇襲一事也是他一手策劃。他嫉妒子龍的才幹,又痛恨子龍搶走輕衣的心,自然不願意讓他平安回到常山。因此,他用玉佩買通了對子龍懷恨在心的杜厥。除此之外,他從夏侯傑口中得知了樂毅百戰術的存在,便回到真定縣欲從李全口中打探兵書下落。可李全深知高則的居心叵測,當然不會給他探聽的機會。謀略過人的高則將主意打到了被李全視為掌上明珠的飛燕身上,也就有了耿純當街被刺殺的一幕。

武神趙子龍第29集劇情介紹

  為護兵書李全與高則周旋 懷璧其罪子龍面對重重諜影

  趙子龍和夏侯輕衣一行人經過趕路,已經順利到達了常山郡治。夏侯傑熱情地接待了子龍,表現出對他的器重。子龍體內殘留著毒素,傷勢復發,夏侯傑不僅特地請了城中最好的郎中為他治療,還留他住在夏侯府內。可是,他在私底下卻逼迫郎中在子龍的藥方中加入別的藥物。他不想要子龍的性命,卻也不想讓子龍這麼快康復,他想要的就是牢牢地控制子龍。

  柳慎和趙拾妹都認為子龍遇到了伯樂,可子龍自己卻並不那麼確定。面對旁敲側擊打探兵書下落和百鳥朝鳳槍來歷的夏侯傑,子龍心中充滿了狐疑。而與杜厥對戰時拾到的玉佩,讓子龍漸漸確定了高則就是幕後黑手。當初身為真定縣令的高則為了湊齊築城牆的費用,將祖傳雙環玉佩中的母環典當。子龍手中的則是子環,這無疑是坐實了高則買兇殺人的罪名。

  夏侯傑將樂毅百戰術的消息告訴高則,目的是要高則幫他奪得兵書。但事實上,高則並沒有他想像中的忠於他。在真定縣的高則設計關押了李飛燕,意圖逼迫李全交出兵書。李全看穿了高則偽善的真面目,有了強烈的危機感。為了保全兵書和女兒,他偷偷利用加入特殊草藥的墨水,謄寫了一本新的兵書。

  第二日,李全將新兵書交給了高則,並指出兵書還有下冊。高則求書心切,便如李全所言將飛燕先行釋放。李全本想帶著飛燕離開,卻發現詐死的耿純正帶人大肆搜捕李家。李全與耿純的人馬大打出手,不慎腿部中箭。不過,他憑著對山林的熟悉,帶著飛燕躲過了耿純的追捕,並躲進了他平日裡狩獵常住的山洞。

  當晚,略懂醫術的飛燕提李全拔出腿部的弓箭,並用山洞記憶體留的草藥替他療傷。可是,由於傷勢頗重,李全的行動仍有不便。他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決定把身上的兵書交給女兒飛燕,由飛燕轉給子龍,並將夏侯傑和高則勾結的消息告訴子龍。飛燕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離開過疼愛她的父親,這次分別不知何時能再見。父女分別時,飛燕忍不住失聲落淚。

  李全囑咐飛燕到常山找輕衣,看看能不能獲得子龍的消息。飛燕含淚離開,李全則拄著拐杖回到了山洞內。沒想到,高則早已等在了那裡。這次,他撕下了溫文爾雅的面具。由於兵書已被李全送走,高則認為李全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心狠手辣的他一刀結果了李全的性命,不過,他吩咐耿純好生安葬李全的屍體。

武神趙子龍第30集劇情介紹

  忠義李全喪命 高則子龍生死鬥

  高則在結果李全的性命之後,吩咐耿純將他好生安葬。隨後,高則帶人回到常山郡治,向夏侯傑覆命。夏侯傑斥責高則辦事不力,而高則乍然得知子龍尚在人間,不由得發出驚呼。高則的態度令夏侯傑有些狐疑,他詢問高則與子龍是否有嫌隙,高則卻矢口否認,三言兩語搪塞了過去。

  向夏侯傑報告完之後,高則前往夏侯輕衣的房間尋她。子龍正在輕衣的房裡試穿輕衣親自為他縫製的戰袍。目睹輕衣與子龍親近的高則心生憤恨,出言指責子龍和輕衣不合禮數。這之後,子龍向高則出示了手中的玉佩,拆穿了他的偽善面目。高則為了爭奪玉佩,與子龍大打出手。夏侯傑恰好出現,制止了高則,並裝模作樣地將他斥責一頓。

  事後,夏侯傑再度問起高則與子龍的矛盾,高則仍然予以否認。可兩個人的對話卻被李飛燕聽進了耳中。從真定縣離開後,飛燕日夜兼程,才終於趕到了夏侯府。她擔心貿然闖入會惹來禍端,在府前猶豫了半晌,也就這樣確認了夏侯傑和高則勾結的事實。

  飛燕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先行找到一間驛館落腳。在驛館內,她遇上了同樣來到常山的公孫寶月和屏兒。三人皆為子龍的處境擔憂,一旁的龐統卻提醒她們現在應該做的是收拾包袱趕緊走人。龐統是寶月剛進常山郡治時就認識的一個道人,看似瘋瘋癲癲,卻一眼看出寶月的身份,並算出寶月來此的目的。因此,寶月在思量之下,帶著屏兒和飛燕一起離開了驛館。

  飛燕來常山的消息已經被探子報給了高則,高則迅速帶人搜查了驛館。如今子龍手握高則的犯罪證據,高則相信已經到了二人見真章的時候了,他無需再偽裝。所幸,寶月幾人已經先行離開,躲過了一劫。

  心狠手辣的高則偽造公孫瓚的文書,向夏侯傑誣陷子龍是公孫瓚所派的細作,給了夏侯傑出兵捉拿子龍的完美藉口。事實上,子龍來常山確實另有目的。他懷疑夏侯傑就是當年為奪兵書不擇手段的小徒弟,所以才來此試探。而夏侯傑給他的藥,他也早就暗中停了。

  夏侯傑當即派人欲以反叛之名拿下子龍,子龍奮力反擊,夏侯傑也並不是他的對手。子龍十分清楚在夏侯傑背後一定有人指點他,而高則也應聲而出,與子龍展開了殊死搏鬥。兩個人從夏侯府戰到大街之上,子龍始終占著上風,可他出於仁心,並未對高則下殺手。直到高則出示了李全隨身的酒壺,並告知他李全已亡的事實,子龍才終於因悲痛而重擊高則。

  高則狼狽敗下陣來,竟卑鄙地挾持剛剛趕到現場的趙拾妹,子龍只好看著他離開。與拾妹一起的還有柳慎和其他趙家軍的弟兄,高則除了想要子龍的命,還想襲擊在軍營的趙家軍。周懷忠力保柳慎,讓柳慎和其他弟兄得以安全離開,他自己卻喪命當場。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