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美女與野獸》劇情介紹

L7SpW7WoKRD  

被施了法的城堡

中古之際,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有一個王子(丹·史蒂文斯飾)。王子坐擁世界上所有財富,他高大帥氣,又有許許多多為自己服務的僕人,王子的生活,是一般人難以想到的奢華和放縱,也幸好這個國家就只有這樣一個王子,才不至於就此破了產。

王子從小嬌生慣養,作為一個在蜜罐裡長大的“富二代,”從未有人敢當面對他提出反抗,這日夜晚電閃雷鳴,王子如常的舉行晚宴,一個不速之客卻就此闖來。她的模樣醜陋,滿臉皺紋,說話聲音嘔啞難聽,走路顛顛簸簸,這是一個極為醜陋的老婆婆,自高自大的王子帶著僕人對她大大嘲笑一番,同時拒絕了她想留宿在這兒躲避風雨的請求。

誰料老婆婆突然變了模樣,變成一個年輕貌美的女郎,她身上有閃閃發亮的光環,皮膚白皙光滑,她竟然是個巫婆!巫婆不滿王子對她的態度,她認為王子根本不懂得欣賞真正的美,因為——真正的美從來不是肉眼所能看到的。

美麗的巫婆給王子和侍衛施了法,並留下了一朵玫瑰花,這是一朵有魔力的玫瑰花,如果在花瓣掉落到最後一片,他愛不上別人或者說他愛上的人不愛他的話,整個城堡就會變得死氣沉沉,他永遠都只能是野獸。

村莊裡的奇怪女孩

草木鬱鬱蔥蔥,天空萬里無雲,這裡是很難得的寧靜之鄉,也是個消息很閉鎖的村子。在這樣的村子裡,卻有著一個不合時宜的人,枉在她有著全村最為漂亮的長相,卻有著一顆超出現實的靈魂。她叫貝兒(艾瑪·沃特森飾),貝兒喜歡看書,她借遍了村子內所有的書,接著書籍的翅膀,她看到了海闊天空。可無論在何時何地,總會有著因循守舊的人,更不論是在這個閉鎖的村子裡,能懂她的人寥寥無幾,所有人都在說她奇怪。

貝兒有些傷心的向父親轉述她的困惑,她問父親自己奇不奇怪,父親(凱文·克萊恩飾)疼愛的看著她,想起了她的媽媽,父親語重心長的說:你的媽媽那個時候就被人說做奇怪,可等她媽媽死了,那個村莊的人又開始學著她媽媽的舉動。貝兒聽著父親講媽媽的事情,陷入了沉思。

父親要出外旅行,臨行前要貝兒索要一份禮物,貝兒十分平靜的說:“玫瑰花。”這是貝兒一直以來的願望,每當父親出門,她總要父親帶上玫瑰花。玫瑰,是愛情的象徵,晶瑩剔透的玫瑰花象徵著她所渴望的轟轟烈烈,門當戶對的愛情。

父親一走,一位叫加斯頓的騎士(盧克·伊萬斯飾)立刻登門拜訪,與他一同來的還有他的僕人來福,加斯頓有著全村男子最強壯的體魄,也曾經參加過戰爭,第一次見到貝兒,他就被貝兒的美貌所打動,貝兒自然是不喜歡他的,但無奈於他常常的糾纏,所以感到煩悶。而此時他來到這裡,指著一個乞討的寡婦對貝兒說:等到你父親一死,你就會成要飯的了,你的選擇不多了。他沾沾自喜的解釋著,認為貝兒一定會喜歡他的。貝兒聽到這裡想要嘔吐,她急急跑回自己的屋子,發誓永遠都不做粗魯騎士的夫人。

貝兒走到山原上,望著遼闊的遠方,呼吸著大自然的空氣,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她想要無邊無際的自由,她想要心靈相通的愛。

貝兒進了城堡

 已經是深夜了,這裡萬籟俱靜,父親騎著小白馬艱難的穿行著,卻被一顆樹絆倒了,他迷迷糊糊的睜開眼,隱隱約約看到了城堡那邊的亮光,他順著光線的地方走到城堡,城堡裡沒有人,路長體困,他走到餐桌旁吃起飯來。

城堡富麗堂皇,所擺放的食物都是現成的,父親吃了些,但是當他起身答謝主人的時候,發現仍然空無一人,他四處尋找著,隱隱預約聽到了有人聲在說話,他是豎直了耳朵聽,又聽不到了。他小心翼翼的再舉起筷子,意外的發現一個茶壺竟然在說人話!這個茶壺說話奶聲奶氣,竟然還是個孩子的聲音!父親吃了一驚,他飛一樣的跑出城堡。

正要出去時,他發現了這個詭異城堡的外面有一棵玫瑰花樹,他想起了貝兒的囑託,便摘了一朵要回去帶給貝兒。一個龐然大物卻在此時咆哮著奔來,它沖父親大吼著,說著他是小偷,父親嚇得說不出話來,仔細一看面前的竟然是一個獅面人!原來這就是王子變成的野獸,變成野獸的他變得更加暴戾,舉止喜怒無常,他的生活空悶,種著一樹玫瑰花是對自己的慰籍,現在見到有人摘取玫瑰花,便不由分說的把貝兒的父親關進城堡的牢中。

小白馬卻達達的跑回了貝兒的家,帶著貝兒找到了這個城堡,貝兒走進華麗的城堡,哭訴著要求野獸讓自己和父親道別,野獸心軟,放她進去,便對她說:“這扇門關閉之後就永遠不會開啟。”貝兒向父親說著她對他的思念,在父親不注意時,把父親推出牢門,讓自己鎖在裡面,貝兒在牢裡安慰著父親,說她會很好,要父親好好生活。

野獸敬歎于貝兒的舉動,卻也難以明白這是什麼,他只是走過來,沖著貝兒大喊一聲:“你真是有病!”

貝兒的到來,使得城堡裡被施了魔法的僕人激動起來,他們都在想著那個傳說,他們希望貝兒和野獸互相喜歡。於是,被變成了燭臺的僕人和變成鐘錶的僕人聯合起來,把貝兒從牢房裡放出,並且給她舉辦了一個歡迎儀式。

明媚燭光,歡聚一堂,多麼溫馨的景象,而這些已經被變成各種物件的僕人都在用著自己獨特的歡迎方式迎接貝兒,被變成燭臺的僕人更是尤為熱情,他說著幽默的話,勸說被變成鐘錶的僕人接受貝兒,原來王子的僕人們全都變成了這些物件,他們仍然可以說話行動,只是喪失了原來的身體。就像桌子上的大茶壺就是媽媽,小茶壺就是孩子。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歡迎著貝兒。燭臺萬分擔憂的囑咐貝兒,要她一定不要去西塔樓。

可是城堡裡的生活太苦悶了,貝兒左右觀看著,終於按捺不住心裡的好奇,悄悄走到西塔樓那裡,西塔樓陰暗無比,潮濕的氣息從這裡傳來,意外的是在那晦暗無比的地方,卻有著一個玻璃罩子蓋住的玫瑰花,貝兒喜歡玫瑰,她小心翼翼的走進。野獸在此時感應到了這裡的氣息,對她怒吼著:“滾出這裡!”

貝兒又羞又怒,駕著馬兒要跑出城堡,在山下卻遇著了一群想要吃她的雪狼,貝兒駕著馬飛奔著,雪狼卻早已圍住了她,千鈞一髮之際,野獸趕到,憑藉高大的身軀,野獸對著雪狼展開鬥爭,可雪狼打的是群體戰,他一個人承受不住這麼多狼的襲擊,終於暈倒在地上。

原本可以就此逃走的貝兒卻在此時心疼起來,她感激野獸過來幫她,猶豫了許久,終於還是帶著野獸回去了城堡。

貝兒和野獸相愛

 生病時的野獸痛苦的翻滾著,他怒氣衝衝的責怪著貝兒,貝兒卻以同樣惡劣的語氣指責著他,一向驕傲的野獸第一次面對別人的指責只能氣衝衝的轉過身去。

茶壺阿姨感動的對貝兒說:“謝謝你。”貝兒不明白為什麼野獸的粗魯使得僕人們全都變成了物件,可他們還是對野獸這麼好,茶壺阿姨小聲的解釋道:都是他們不好,在王子小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做,沒教會他懂得愛,使得他跟著冷酷無情的父親成了這副模樣。貝兒聽完,若有所思的看著王子。

在之後的日子裡,野獸開始對她溫柔起來,帶她去看自己的藏書,書庫裡的萬卷書讓貝兒慌了手腳,她第一次感覺到了大大的世界就在自己的眼前,她驚呼著,貝兒從未想過一種情愫已在她的心中緩緩升起,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感受。

在冬天貝兒讀著莎士比亞的詩,野獸在她旁邊靜靜的陪著她,當貝兒念到詩意的景色時,他的心裡也被牽引著看到了那美麗的風景。貝兒和野獸慢慢的走著,無言的默契在兩個人身上蔓延著。

野獸談到了自己的孤單,貝兒靜靜的看著他,訴說著自己也同樣孤單,此時的野獸已經很喜歡貝兒,看到她落寞的神色,決定帶領她進入到女巫給他的迷宮地圖中,在這個地圖裡,她可以去到任意時空,去到她想要去的任何地方。

野獸帶她進入到了當年貝兒母親離世的時候,貝兒在穿越回去的場景中看到了母親離世時身邊的東西,原來母親是感染了瘟疫。貝兒久久在這裡徘徊著,淚水溢滿眼眶,原來父親當初離開母親是為了保護貝兒,這對深情的父親來說,拋下深愛的妻子是怎樣的痛苦!而貝兒此時已經完全瞭解父親當時的難受,她和野獸在那個地方久久的佇立著。

而貝兒的父親卻仍在孜孜不倦的尋找著貝兒,他請求加斯頓帶著自己來到城堡,可是這次他卻找不到了去往城堡的路,他說著城堡裡有野獸的事實,卻被加斯頓當作是他不願意要女兒嫁給自己的托詞,貝兒的父親無意與他爭辯,加斯頓卻把他當作自己娶貝兒的絆腳石,他把貝兒的父親綁在一棵樹下,要他被雪狼吃掉。加斯頓的僕人樂福提出了不同意見,卻被加斯頓威脅也把他給綁到哪裡,樂福只有無奈離去。

風雪交加,貝兒的父親冷得發抖,幸好寡婦經過這裡把他帶回了自己的家,悉心的照顧他,終於使得他的病情轉好。

而此時野獸早已全身心的愛上了貝兒,他邀請貝兒去參加舞會,並決定要對她表白,在這天,貝兒穿著嫩黃色的晚禮服長裙,頭髮輕挽,傾國傾城的美貌,野獸面對著像天使一樣的貝兒自慚形穢,終於在舞會結束後,他低低的問了一句:“我這樣的野獸竟然想得到你的青睞?是不是太妄想了?”

貝兒有些害羞的答道:“不一定“,當野獸欣喜若狂的想知道下一句的答案時,貝兒卻只是很嚴肅的說:“在沒有自由的情況下,有愛嗎?”野獸聽完她的話,不假思索的帶她去見魔法鏡中的父親。

而此時貝兒的父親卻被當作精神病人,要送往精神病院,貝兒著急,要求回去,野獸看著她焦急的模樣,給了她魔法鏡,並要貝兒想他的時候看看他。貝兒已經刻到了野獸心裡,為了貝兒幸福,野獸要給她自由。

貝兒焦急萬分的趕到村莊,剛剛明白事情的原委經過,原來父親在回村子裡後,向大家控訴加斯頓想要殺死他的惡行,卻被加斯頓反咬一口,說山上根本就沒有野獸。

為了證明山上有野獸,貝兒拿出了魔法鏡,並要大家看到魔法鏡中的野獸,騎士卻借題發揮,要大家合起夥來把野獸殺掉,此時的加斯頓早已經喪心病狂,他也要把貝兒關進精神病院。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走向城堡,貝兒在精神病院裡和父親訴說了當年的事情,父親看著明白了母親為何而死的事情,他欣慰貝兒能夠明白自己當時的苦心,同時貝兒向他說出了野獸的事情,此時貝兒稱呼野獸,是含情脈脈的一個“他”字,貝兒已經完全喜歡上了野獸,父親明白她的感受,同時也開心於野獸能夠明白貝兒的想法 。父親幫助貝兒逃脫了精神病院。

貝兒策馬奔騰,她愛上了野獸卻還沒有告訴他,她心裡默念著:這一次,野獸絕對不能有事。

城堡裡的人開始並肩作戰,對抗外來侵略者。加斯頓的僕人來福小心翼翼的踏進城堡,當他看到會說話的茶壺時,熱情的和她打招呼,卻把茶壺阿姨叫作了:“茶壺奶奶。”茶壺阿姨的眼睛立刻睜開,大喊一聲:“開戰!”飛揚的掃帚,氣勢宏大的衣櫃,笨重的鋼琴也紛紛撂出了自己的殺手鐧。好玩的是衣櫃將三個小夥子 打扮成女人模樣,一個小夥子還扭過頭來嫣然一笑。

奇怪的是野獸對此卻毫不關心,他坐在高高的月臺上,望著一望無際的遠方,喃喃的說著:“她再也不會回來了。”野獸近乎癡狂的思念著貝兒。

加斯頓找到了野獸,在嫉妒情緒下,他開槍打著野獸,野獸被他突如其來的一槍打進了塔下,他費力地抓著。

貝兒卻在此時趕到,她怒斥著加斯頓要他停下來,並把他的槍碰倒在地上,野獸趁這個機會飛奔過來,要到貝兒身邊。此時的他威力劇增,加斯頓被他一下子甩到一邊。他興奮的朝貝兒走來。

此時的野獸因為心裡有了愛,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粗暴無禮的人,他饒了加斯頓的性命,卻沒料到加斯頓會在後面向他開槍,在他欣喜若狂看到貝兒之際,轟然倒下。

野獸變王子

貝兒心痛如絞,她仔細的撫摸著王子,俯下身來親吻他的唇,被跟到這裡的寡婦看見,寡婦眼睛怔怔的看著,就在此時她的手觸摸住了玫瑰花,玫瑰花開始復原,原來寡婦就是那個巫婆,她化身寡婦下村,嘗盡世人冷眼,她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會有美女喜歡上這個醜陋的野獸,卻被眼前這一幕震撼到了,魔法開始奏效,野獸開始變回了王子的模樣,一身素衣,懵懵懂懂的醒來,貝兒呆呆的看著死而復生的他,仿佛不相信似的,從下到上細細的看著,直至看見王子的眼睛,那雙眼睛亮晶晶的,閃爍著喜悅的光芒,貝兒心中確信他就是自己的野獸,是那個她愛著的人,兩個人相擁在一起。

而僕人也在此時被喚醒,燭臺變成的管家興奮的看著剛剛蘇醒過來的鐘錶管家,燭臺的戀人也在此時過來,大茶壺變成了一位和藹的老婦人,小茶壺則是一個透著機靈氣的小男孩變的,那架盛放著的大鋼琴也迷迷糊糊的張開了眼睛,一直以來被變成衣櫃的女高音獨唱家也在這個時候醒來。

王子又舉行了一次宴會,這次的宴會邀請全村的人,此時的王子已經懂得了愛,他的眼睛因為有了愛的光芒的照耀而格外明亮,此時的宴會裡,眾人都在盡興著,王子和貝兒是毫無意外的主角,兩個人喃喃說著王子是野獸時的事情,貝兒調皮的調侃一句:“我懷念你留鬍子時候的事了。”

世間萬物,唯愛永恆,美女與野獸,因愛而生。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