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人生-分集劇情

2015.02.5第一集 劇情大綱

四十二年前,產婆在一陣慌亂中,替紀家長子偏室麗卿接生下一對雙生兒女-明達與珍珠。然而,算命師鐵口認定小珍珠剋父剋母,紀母決定將小珍珠送走,在麗卿哀求下,小珍珠被送往嗜賭如命的外婆雜睬嬤家中。

生母麗卿是偏室,在元配美雪與強勢婆婆欺壓下,忍氣吞聲過日子,唯一支持她在紀家待下去的力量,就是對慶昌的愛,和照顧被美雪搶去的小明達。

雜睬嬤十賭九輸撐不下去時,雜睬嬤就帶著小珍珠去紀家討生活費。小珍珠內心深深渴盼親情慰藉。然而,她似乎也明白大人們的心結芥蒂,不容許姓黃的她親近自己爸媽。 小珍珠唯一的寄託,就是看野台戲,因為戲裡的愛恨情仇,總是有完美的結局,讓她小小的心靈得到些許撫慰。小珍珠邊看戲、邊摹仿,台下的小珍珠唱作俱佳,比起台上演員毫不遜色…。

小珍珠懵懵懂懂,卻學會察言觀色,即便如此,聽到嫌惡斥責依舊覺得委屈。幸好,紀家阿公總是善待自己,從未惡言相向,甚至還會牽著小珍珠一塊散步,讓珍珠享受到短暫的祖孫親情。

2015.02.10第二集 劇情大綱

爭氣的小珍珠,在班主調教下,唱作俱佳,表演頗具大將之風,因此紀母,藉故把小珍珠帶回了紀家,本以為回到母親身邊,就可以過得幸福快樂,不料這才是沉重枷鎖的開始。
慶昌從日本出差回來,竟還帶回了第三房春子,只見新人笑,不見舊人哭,麗卿聽著慶昌和春子的嬉笑聲,一股巨大的絕望無助,向麗卿襲來,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小珍珠再一次機會中,被電視公司製作人相中。自此,小珍珠的表演人生,邁進了電視圈。紀家出了一個明星讓全家跟著沾光,紀母從小珍珠身上看到無窮的希望,紀母帶著小珍珠,不分晝夜,進出攝影棚,賺進大筆大筆的鈔票,知名度也提升。

懵懂的小珍珠,沒日沒夜的拍戲,每天拖著稚弱的身軀,疲憊不堪。天真的她以為只要賺了錢,就可以讓媽媽、外婆過好日子。即便小珍珠走紅,美雪對麗卿的妒嫉卻未減弱,聯合三房春子,孤立麗卿,天性順服的麗卿只能咬牙隱忍,所有苦楚都往肚裡吞。

工作忙碌的小珍珠,一日,央求麗卿帶她回外婆家,那兒不但有她思念的雜睬嬤,還有昔日玩伴。沒想到,當小珍珠欣喜若狂,找到了兒時鄰居,卻遭受他們無情的譏諷。演藝工作讓小珍珠失去了同伴,也失去了童年。

2015.02.17第三集 劇情大綱

被囚禁的小珍珠,失去了自由,除了拍戲,只能被鎖在閣樓裡,她不明白自己的人生為何被徹底箝制住。
在閣樓裡,她只能摺著紙蝴蝶當作自己的玩伴,望著窗外,渴望自己也能自由飛舞。偶爾聽到麗卿的聲音,小珍珠在門裡引頸期盼,美雪就是不讓麗卿進去,母女只能隔著門,作彼此的依靠。

聲名遠播的小珍珠,經由製作人大力推薦,紀母決定帶著小珍珠遠赴新加坡拍戲。為了彰顯紀家血統,紀母決定將小珍珠改回姓「紀」。

小珍珠隨紀母來到新加坡,一下車,會場外已萬頭鑽動,大家爭睹天才童星的風采,紀母緊緊抓牢小珍珠,猶如抓住眼前的榮耀與財富,低聲提醒她:端起架子!妳是大明星,下巴抬高一點!再高一點!
然而,儘管小珍珠身旁有紀母陪著,離鄉背井的孤單,以及馬不停蹄的行程,讓小珍珠感到疲倦。一日拍戲途中,小珍珠迷了路,意外看到校外教學的小嘉和,小珍珠望著學童們,羨慕又失落,在小嘉和的幫忙下,小珍珠終於有機會可以上課,體會和同學讀書的滋味。

中午放學後,小嘉和更當起導遊,領著小珍珠四處遊覽,小珍珠請小嘉和吃冰棒,兩小無猜,一塊度過悠閒自由的午後時光。小珍珠交到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林嘉和。
劇組人員與紀母因小珍珠走丟,心急如焚,無計可施,正要發動警力,大舉搜尋時,小珍珠在小嘉和陪伴下,回來飯店,紀母上前不由分說,就是一巴掌揮來,兩小無猜被迫分開,小珍珠回頭望著小嘉和,淚眼漣漣。

2015.03.5第四集 劇情大綱

小珍珠出國後,麗卿心灰意冷,悄悄離開紀家。三個月後,小珍珠返國,發現媽媽不見蹤影,傷心欲絕,痛哭失聲,感到自己被徹底遺棄了。她不怪媽媽,只痛恨自己,為什麼幫不了媽媽,也幫不了自己。

小珍珠不拍戲的日子,依舊被鎖在閣樓,同一個惡夢不斷侵襲著她,任憑她聲嘶力竭的哭喊,還是沒有任何人來安慰,直到阿公發現,才將她從恐懼中解救。

一日,麗卿突然回到紀家,小珍珠雖高興,卻已跟麗卿生疏不少,原以為麗卿歸來,紀家可以一切恢復平靜,不料慶昌提出分家,不論紀母如何苦勸,慶昌執意帶著一家大小搬離紀家,離去時,麗卿與紀母為了珍珠爭執拉扯,最後小珍珠決定留在給她最多溫暖的阿公身邊。

慶昌一家來到新環境,面對春子與孩子們的抱怨,慶昌懷疑自己是否做了錯誤的選擇,唯有麗卿卻拿出紀父給的玉鐲,自願用來補貼家計,給慶昌堅定且溫暖的鼓勵,讓慶昌動容。

時間飛逝,小珍珠從八歲演到了十三歲,出落得亭亭玉立。然而,爸爸的債務危機卻正在擴大,麗卿與慶昌來到紀家,開口要求要把小珍珠帶走,紀父紀母一口拒絕,大人們的激烈爭吵,小珍珠全聽在耳裡,不經懷疑自己是否只是大人們眼中的搖錢樹。

2015.03.5第五集 劇情大綱

小珍珠與小嘉和,兩小無猜的書信傳情被紀母發現,紀母大發雷霆,二話不說帶著小珍珠從新加坡回到台灣,珍珠自此和嘉和斷了音訊。

  紀父的布莊生意,每況愈下,紀父紀母協議,結束經營,兩人專心帶珍珠演戲作秀。

然而,無情的戲劇圈,嫌棄長大的小珍珠不再可愛討喜,開始挑剔,甚至遭到換角。紀母感到無比的恐慌,因此帶著小珍珠看密醫,注射抑制生長的藥劑,讓小珍珠的人生定格,停在童年。

注射帶來身體上的痛苦,讓珍珠無法專注演戲,最疼愛珍珠的阿公雖然心疼,卻也無可奈何,可憐的小珍珠無助地陷入難以脫身的痛苦深淵裡,自此童顏童身,再也長不高。

為了讓珍珠的演藝事業得以持續,紀母也讓她學習唱歌跳舞,於是珍珠開始轉戰歌唱舞台,珍珠一路唱著,直到她十八歲,童稚的臉龐,帶著些許世故。民國六0年代,台灣歌廳文化方興未艾,珍珠憑著自童星培養出的名氣,走跳各大歌廳,也因此認識了在歌廳工作的文清。珍珠情竇初開,面對長自己九歲的文清,萌生依賴眷戀,毫不設防。

2015.03.12第六集 劇情大綱

紀母緊急開刀,由紀父負責照顧,於是,陪珍珠作秀、表演的工作落到了明珠身上,紀母雖不放心,卻也莫可奈何,珍珠彷彿嗅到自由的機會。

明珠活躍,在後台與藝人談笑風生,讓文清有機會與珍珠相處,文清對珍珠頻獻殷勤,展開猛烈追求。

珍珠初嚐愛情滋味,與明珠分享心情,讓明珠悵然吃味。一日,珍珠與明珠大吵,明珠一吐多年怨氣,怪珍珠把好處佔盡,卻得了便宜還賣乖,珍珠落淚駁斥,這些無形的枷鎖使自己人生痛苦不堪,明珠恍悟,珍珠過的,並不如想像中光鮮快樂。

明珠陪珍珠來到舞廳放鬆心情,不料遇上警方臨檢,姊妹倆雙雙被捕,等不到珍珠回家的紀母,這才接獲美雪通知,兩老與慶昌等人趕到派出所,急著將兩女保釋出來。
拘留所裡,不同於明珠的惶恐,珍珠顯的異常淡定、沉著,即便聽聞父母要來保釋自己,珍珠依舊呆坐牆角,想著寧可待在警局,也好過譁眾取寵、沒日沒夜的的舞台生活。

2015.03.18第七集 劇情大綱

文清將珍珠保釋後,紀母更加嚴密監控珍珠行動。珍珠開始盤算,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逃離這個家……珍珠想起春子阿姨曾抱怨,自己跟著慶昌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成了回不了家的女兒。

而回不了家,正是珍珠日夜盼望的,她知道,要離開家,她必須要找個男人。珍珠豁去了,開口跟文清說,我們懷一個孩子吧!文清驚詫,珍珠懇求,想救我,就這麼做!文清心情激動,緊擁珍珠入懷!

一日,在舞廳表演的珍珠,突然不適昏倒,文清明珠將珍珠送醫後後發現,珍珠確定還懷孕了,明珠大驚失色,而珍珠卻是開心的認為,她只要懷孕結婚,就能脫離演藝工作,紀母也將被迫接受這個事實,明珠雖憂心卻也不敢張揚,文清跟珍珠討論後決定先到紀家提親…

2015.03.25第八集 劇情大綱

對於謝家父母上門提親,紀母和阿公簡直氣炸了,自此,對珍珠的監控更是變本加厲,珍珠無計可施之下,終於逮到一次機會,從廁所的氣窗鑽出,連拖鞋都不及穿,一路狂奔,倉皇逃離禁錮她十多年的紀家…

珍珠希望自己的婚姻得到家裡人的祝福,於是,提起勇氣帶著文清找上爸媽,以為爸爸會幫自己說話,未料脫口懷孕之後,爸爸就一巴掌揮來,無法諒解珍珠竟想先有後婚。珍珠驚恐含怒,看著家人一一反對,她終於明白,沒有一個人是真心愛她的…

婚後,珍珠和文清辭去了在歌廳的工作,開起了牛排館,對於能夠擺脫演藝生活,和心愛的人常相廝守,珍珠感到幸福滿足,即便如此,內心卻還是渴望誰能為她捎來紀家的消息,然而,失去珍珠的紀家兩老,悲痛心寒,紀母不許任何人再提起珍珠,紀阿公更如同風中殘燭,日漸憔悴。

2015.04.02第九集 劇情大綱

珍珠在謝家享受到未曾體會過的關愛,文清關心她、照顧她,像爸爸一樣呵護她。她心中期待著,等孩子生下來,一切風波都會過去,到時候,再帶著一家大小,回去看阿公,求得家人的諒解。

一日,珍珠巧遇秀場認識的愛琳,提到紀阿公曾來歌廳打探自己消息,珍珠內心五味雜陳。紀父思念孫女的心,溢於言表,於是特意讓美雪燉了補湯,但當紀父提著湯來到珍珠的牛排館時,遠望著在店裡忙碌的珍珠,紀父又卻步了,補湯被路人撞翻一地,同兩人的祖孫之情,覆水難收…

牛排館的生意每況愈下,繞了一圈,兩人還是決定回到老本行,夫妻倆經營起歌廳秀,珍珠、文清拼盡全力,一場場華麗的演出,川流不息的觀眾和趕場的藝人,讓兩人的生意漸漸上了軌道,儘管珍珠、文清風光賺錢,但是秀場幕後,利益糾葛不清,為夫妻倆惹來黑道覬覦。

 一晚,珍珠、文清加班至深夜,珍珠步出辦公室,即被一位黑衣人朝珍珠身上潑撒紅漆,珍珠以為是鹽酸,驚恐呼救,黑衣人撂下狠話離去。文清奔來,珍珠嚇哭倒在文清懷裡,文清心疼不已。

 文清主動與黑道老大進行談和,文清處事圓融,珍珠則態度強硬,兩人事後為此大吵一架,當晚文清流連歌廳,徹夜買醉,珍珠則獨守空閨,兩人的婚姻漸漸產生危機…

2015.04.09第十集 劇情大綱

珍珠、文清的歌廳秀越來越有起色,開始往海外發展。一行人來到新加坡,受到當地的歌廳老闆瘋狗洪的熱烈歡迎,珍珠耳聞瘋狗洪名聲不佳,特意叮嚀同行的愛琳要多加注意。

果不其然,瘋狗洪根本無心宣傳表演,包下歌聽秀只為了追求明星,成日與愛琳約會,歌廳裡的觀眾稀稀落落,不但來演唱的歌星們臉上無光,珍珠和文清該收的賬款一毛也沒收到。
 眼看著發酬勞的日子已迫在眉睫,夫妻倆卻依舊被瘋狗洪賴賬,珍珠忍無可忍與瘋狗洪理論,不料,瘋狗洪亮槍威脅,文清趕緊將珍珠護在身後,但珍珠毫不畏懼,據理力爭,被文清擋下,珍珠氣文清軟弱,奪門而出。
珍珠落寞的走在街頭,忽然腹痛如絞,緊急送醫,正收拾著出差行李的嘉和,接到一通醫院的來電,嘉和二話不說急奔醫院。
 病床上,珍珠感嘆相隔多年再次相遇,竟是如此情景,兩人敘舊問候,提及秀場生意,珍珠坦然說出資金週轉的難題,嘉和於是拿出手邊的資金,義氣相挺,要珍珠把自己當作一生的知己。
紀家自珍珠離去,陷入愁雲慘霧。阿公成日酗酒,想要忘卻失去孫女的傷痛,但越喝珍珠的身影越清晰,阿公痛哭自責,倘若時光倒流,不會再讓珍珠踏上星途,寧願珍珠平凡快樂,想起過去與小珍珠嬉戲的光景,恍惚著來到池塘邊,突然胸口一緊,倒地不起… 
 
2015.04.16第十一集 劇情大綱
珍珠得到阿公猝逝的消息,悲痛欲絕,第一次嘗到生離死別,而且是童年唯一帶給她溫暖的阿公。出殯那一天,爸爸不准珍珠進家門,珍珠哭求,挺著七個月身孕,一路崩潰痛哭回到紀家,從巷口一路匍匐,爬回紀家,哭喊著,要見阿公一面,拼命磕頭,要阿公原諒自己……
紀母神情渙散,狠狠瞪著珍珠,把她推倒在地,厲聲斥罵她:妳阿公是被妳害死的!珍珠嚎啕痛哭,說不出一句話,深陷自責愧疚,椎心刺骨的痛,如影隨形糾纏著她。紀阿公離開沒多久,珍珠生下長子家聲,但孩子一出生馬上送進小兒加護病房,緊急開刀。體虛的珍珠一時無法得知情況,只感到納悶,為何數日都見不到孩子。
清帶珍珠返家,瞞著她,說孩子黃疸要住院幾天,珍珠感覺有異,逼問之下才得知家聲是先天性腹劣症,珍珠見孩子在保溫箱內模樣,驚嚇痛哭,全身發抖,覺得自己彷彿受到詛咒。文清百般安慰,醫生也樂觀以待,珍珠才強打起精神。
嘉和來到台灣做生意,請芬蘭打聽珍珠的下落,芬蘭知道嘉和對珍珠的重視,吃味不已,意外脫口自己對嘉和多年的情意,嘉和聞言內心複雜,聽了珍珠給的建議後,決定給芬蘭也給自己一個機會…
一日,珍珠為了把家聲哄睡精疲力竭,明珠和美雪來訪,看到珍珠為孩子忙了焦頭爛額,拿出燉好的魚湯讓珍珠補補身,珍珠感嘆紀家裡仍會關心她的,就只有美雪跟明珠了,至於麗卿阿姨,珍珠早已死心不願再提。
 
2015.04.24第十二集 劇情大綱
由於珍珠夫妻倆再度被黑道威脅,兩人決定結束秀場生意,轉行與人合夥開酒店,明達則背著紀母,在珍珠的酒店工作幫忙。
 時逢台灣電子業興盛,嘉和與芬蘭婚後來到台灣開發筆記型電腦事業,一次巧遇,文清夫婦與嘉和夫婦照面,雙方因此搭上線,嘉和不時報一些股市明牌,讓珍珠夫婦賺了不少錢。
 酒店生意如日中天,日進斗金,珍珠、文清甚至想著購地蓋新房,酒店的收入全進了文清戶頭。珍珠希望丈夫體面,總是給文清買最好的衣服;自己的行頭則都在路邊攤解決。
一日,文清接到嫣紅回國的信息,兩人一見會,嫣紅擁著文清哭訴著嫁去國外卻不得丈夫疼愛,人財兩失的跑回台灣,文清心疼一時情切,兩人吻上,就此嫣紅與文清開始了婚外情。
 文清和嫣紅頻繁的互動,讓友人及在酒店上班的明達發現,只有珍珠被蒙在鼓裡,藏不住話的明珠,決定要跟珍珠坦白,明珠拉了珍珠來到嫣紅家外守候,果真發現文清、嫣紅並肩從公寓出來,珍珠見到那一幕,萬念俱灰,一心以為文清就是自己的全部,未料一夕之間,文清竟讓她失去了整個世界!
 
2015.04.29第十三集 劇情大綱 
珍珠因為嫣紅的事情,持續和文清冷戰中,一夜,家裡的電話響起,文清接起,嫣紅在電話裡哭哭啼啼地說自己有多需要文清,房間裡珍珠聽著分機電話,淚如雨下,痛斥文清原來早已和嫣紅發生關係,夫妻倆的爭吵喚醒了公婆和孩子,珍珠氣不過脫口說出離婚…
1997年,金融風暴橫掃亞洲,股市大跌,文清、珍珠投資慘賠,原本購地建新屋計劃也瞬間泡湯。
一日,麗卿意外從美雪、明珠口中得知,文清對珍珠不忠的事情,鼓起勇氣來到謝家替珍珠抱不平,麗卿為了珍珠跟謝母槓上,珍珠暗自感動,但謝家此時正值愁雲慘霧,謝母被麗卿教訓後,更將股票投資失利怪罪在珍珠身上,珍珠一肚子委屈咽不下,決定提著行囊離開謝家。
珍珠提著行李無處去,竟然想到求助麗卿,這讓麗卿甚為驚喜,但慶昌和珍珠長期失和,導致父女共處一個屋簷下,家中分為尷尬,文清輾轉得知珍珠回到麗卿家,來到紀家想求珍珠回家,不料挨了慶昌一頓打,這也是珍珠第一次感受到父親為自己挺身而出…
文清求不回珍珠的情況下,也不願再與嫣紅糾纏,更無心經營生意,終日買醉逃避,渾渾噩噩度日子…
 
2015.05.04第十四集 劇情大綱 
珍珠離開麗卿家,租了房子並利用過去的人脈,經營起小卡拉ok 店,獨自生活,儘管文清寫了信懇求珍珠,但她依舊不願意原諒文清,文清因此意志消沈,只能用酒精痲痹自己。
一日,文清與朋友在KTV裡唱歌買醉,一把無情火卻把文清與其餘十幾條人命一併帶走,文清與珍珠因此天人永隔,珍珠半夜接到噩耗趕到醫院,謝母見到珍珠,劈頭直指珍珠是害死文清的兇手,要不是她的離去,文清不會酗酒沉淪,自此,珍珠正式踏入了她為自己打造的人間煉獄,深信自己不配擁有幸福。
文清離去後,家計的重擔落到珍珠身上,珍珠為了養三個兒子,被迫再度回到酒店上班,珍珠當起酒店公關,清醒時,她總是被藍色憂鬱所籠罩,只有喝醉時她才能短暫的逃離痛苦。
日子久了,三個孩子看到她就怕,慶昌麗卿不捨,故把最小的家倫帶回去照顧,嘉和也常幫忙帶三個曾孫回去給雜菜嬤看看,但嘉和越是對珍珠照顧,芬蘭就越是難受,時常獨守空閨,暗自垂淚。
2015.05.13第十五集 劇情大綱 
嘉和雖工作繁忙卻依然心繫珍珠,只要珍珠一來電話,嘉和總是放下手邊一切,趕到珍珠身邊,使得每晚在家裡等待芬蘭的嘉和,不是滋味。沉重的生活壓力,把珍珠壓的喘不過氣,珍珠痛罵孩子,怪他們害自己必須痛苦活著,家聲害怕顫抖,家豪難過落淚,最後珍珠又緊緊抱著孩子,後悔不已。
為了生活開銷,珍珠每晚繼續拚酒賺錢,與客人調笑,珍珠猛灌酒,說酒讓愛麻痺,讓自己不再心痛。這一幕,讓來到酒店的嘉和見到,椎心刺痛。嘉和要珍珠辭職,不要在沉淪於這種生活,珍珠卻拒絕了嘉和,她覺得自己的命運是被詛咒的,不想拖累嘉和,淚流滿面,用殘忍的言語趕走嘉和。
下班後,珍珠帶著濃濃酒意,茫然走到紀家,見爸爸一家談笑風生,珍珠悲從中來,幻想自己走入客廳,一一痛罵著眾人,指責這些令她童年痛苦不堪的人們;但當家人真的迎面朝她走來,珍珠卻趕緊閃身,躲在屋外一角獨自難過。
珍珠在酒店認識了誠寬,接受他的追求,一次機會下,珍珠把誠寬帶回家,兩人熱吻,珍珠卻突然想起了文清,一把將誠寬推開,誠寬生氣離去卻又讓珍珠哀傷不已。
命運的詛咒、藍色的心情,讓珍珠心力匱乏,珍珠走上天台,一躍而下…送醫之後,雖然保住性命,卻多處受傷,誠寬愧疚的守在病床邊,嘉和趕來撞見一切,激動對珍珠脫口,如果照顧珍珠需要犧牲他的婚姻,他在所不惜,珍珠征然無語…
 2015.05.22第十六集 劇情大綱 
珍珠出院後,繼續過著糜爛的生活,即使拄著拐杖,依然到酒店上班,繼續拚酒賺錢,珍珠心情好和酒客說笑;心情不好,把怨氣出到酒客身上。一次,客人在包廂大嚼檳榔,珍珠不滿,和客人爆口角衝突,客人震怒,將酒瓶砸向珍珠!霎時,珍珠滿臉鮮血!
珍珠照著鏡子,看著鏡中童年的幻影對自己恥笑著,自己滿臉傷痕,醜惡不堪,珍珠走不過自己的心結,更加傷害自己,易容裝扮後,到各藥房蒐購安眠藥。看不下去的明珠,決定搬去和珍珠同住,卻意外的讓明珠發現了珍珠庫存的安眠藥,明珠將它們全部扔掉,要珍珠振作,即便深夜珍珠做了噩夢,明珠也會守在珍珠旁邊,給她溫暖。
但這樣的關心,在珍珠再度自殺後瓦解,明珠受不了每日被珍珠的負面情緒籠罩,終於收拾行李逃回紀家。珍珠訕笑著連明珠都放棄了自己,接著和誠寬的不倫戀也被誠寬的太太發現,珍珠無地自容,忽然痛哭,跪地求原諒,這極端的態度,誠寬和誠寬的太太都始料未及,誠寬的太太要求珍珠自重,拂袖離去。
明珠雖然回到紀家,卻沒有放棄珍珠,一心想幫珍珠打開心結,故請嘉和幫忙帶珍珠回到紀家,沒想到珍珠進門,一副放浪形骸,自暴自棄的模樣,讓眾人傷透了心…
2015.05.28第十七集 劇情大綱
珍珠一次酒氣沖天回到住處,衝著家聲狂罵,家聲再也承受不住,終於病發,失控狂叫,拼命撞牆…珍珠傻眼,不知所措。
 醫生診斷家聲因為長期的身心壓力,得到了躁鬱症,珍珠在醫院裡抱著纏繞紗布的家聲啜泣,說媽媽對不起他,要家聲振作起來,媽媽會想辦法改變,家聲卻只是呆愣著流口水…
公婆奔來,氣極敗壞,說珍珠是一位失敗的母親,沒救了,害死了文清,竟然還想害他們的孫子,珍珠激動脫口當年是謝母寵壞文清才導致悲劇,謝母淚崩奔出…想到文清跟兒子,珍珠自己也泣不成聲。
芬蘭提出離婚,嘉和痛心不已,但芬蘭坦然說有愛過已足夠,自己和小同學重逢並答應了對方的追求,是時候該還給嘉和自由,嘉和歉然愧疚,芬蘭甚至大器的去探望家聲,珍珠自認對不起芬蘭,但芬蘭表示自己心甘情願,只求珍珠能早日戒酒,回歸正常生活…
家聲發病後,家豪忙著打工貼補家用,而家聲則由謝父謝母照料著,家聲狀況維持穩定卻未見好轉,長期服藥使得家聲變得恍神、呆滯,連基本的自我照料都無法,只能由謝父、謝母餵食,家聲卻只說他的痛苦沒人能夠體會,兩老聞言更是不捨至極…
2015.06.03第十八集 劇情大綱
當年害死文清的縱火犯-湯麟雄即將被處死,同為受害者家屬的陸華明卻決定用愛來化解恨,甚至上電視受訪表示願意原諒,這讓珍珠看了抓狂不已,即便湯麟雄被處決,也難消珍珠心頭的喪夫之痛!
明珠在一次偶然機會下認識了興趣相投的裕豐,和裕豐在一起的時光,明珠總是開心,不知不覺的,連和正牌男友正謙在一起的時後,也悄悄地想起了裕豐…
一日,珍珠在酒店上班突然接獲謝父來電,捎來的竟是謝母死訊,珍珠震驚不已,帶著家聲準備前往弔唁時,家聲卻再度病發,緊急送醫,無奈珍珠還需要到上班,照顧家聲的工作都落到了家豪身上,家豪白天打工,晚上到醫院照顧哥哥,精疲力竭,卻也只能咬牙苦撐。
誠寬和珍珠的關係依舊藕斷絲連,誠寬的太太氣憤地來到家聲的病房,當著孩子的面,狠狠的羞辱了珍珠,這一幕,被來探望的慶昌、麗卿也看見了,家聲承受不住驚嚇,當場發病狂吼,誠寬趕緊將太太帶走,兩老心痛的指責,卻換來珍珠一陣頂撞,說自己會搭上有婦之夫,也只是有樣學樣,麗卿心頭刺痛…
見孩子久病不癒,珍珠痛定思痛,她告訴嘉和決定為了孩子們,離開酒店生活,轉行做spa美容,為自己、為孩子做一點改變,這個決定讓嘉和欣慰不已。
 
2015.06.10第十九集 劇情大綱
 
珍珠感嘆湯麟雄被處決的那一刻,她竟然不知為何的落下淚來,嘉和鼓勵珍珠別將自己的人生侷限在仇恨跟怨懟裡,唯有打從心底寬恕自己,才能獲得解脫。
一日,紀家門口來了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老人拿著照片告訴美雪,要找照片上的女兒,美雪一看,照片裡面竟是春子。春子的父親難過女兒一離家就是三十年,如今春子的母親已經臥病在床,只希望能夠再見到女兒一面,春子見到老父,說不儘的愧疚與自責,決定和父親回一趟日本,看看母親,眾人支持,要春子永遠別忘了在台灣的家!
珍珠雖然改行經營spa館,但卻持續虧損,業績毫無起色,決定頂讓spa館,卻因此認識了茉莉姐,茉莉姐一眼看穿珍珠內心的脆弱,主動關懷珍珠,付出真摯溫暖的友情。以遠高市價的金額頂下珍珠的店面,因為在珍珠的身上看到了過去的自己,誠心的希望能夠幫助珍珠,這給了珍珠莫大的鼓舞和力量。
茉莉姐帶著珍珠來到醫院探視病童、老人,珍珠嘗試感恩,向每個人幫助自己的人道謝,不再驕傲,主動關懷幫忙身邊的人,她發現這些小小的付出,竟讓自己得到很大的快樂;甚至和陸華明相約海邊散步,在陸華明的引導下,珍珠在她自築高牆的心牢裡鑿開了一扇窗,從過去的的悔恨和罪惡感中釋放。
 珍珠帶著誠寬送自己的所有鞋子,來到誠寬家還給他,珍珠道歉多年來,因為自己的不快樂,拖累著誠寬,破壞了他的家庭,願兩人從今分手以後,能夠各自幸福,誠寬雖難過,卻也只能接受…
然而,珍珠雖已決心重新振作,但長期忽略對孩子的關心,已經是無法挽回的事實,家豪因長期打工賺錢,意外交到了壞朋友,漸漸的染上了毒癮,珍珠渾然不知…
 
2015.06.17第二十集 劇情大綱
 
嘉和準備應訊,站在地檢署前,嘉和傳了通簡訊給珍珠,表明多年愛意,不論官司最後如何,自己永遠愛珍珠;家豪毒癮發作,痛苦不堪,珍珠束手無策,最後只好求助茉莉姐,在茉莉姐的幫忙下,兩人帶家豪就醫。
珍珠開始檢視自己的人生,努力學習當一位好母親,學習茉莉姊的正向方式,用陌生的語言嘗試稱讚孩子,開始關注孩子,並進入禮儀公司任職,接觸生老病死,善良的天性、勤奮認真的工作,讓珍珠很快就能在禮儀公司裡,當上了副總的職務。
慶幸的是,家豪雖然住院戒毒中,但家聲情況已經好了許多,家聲、家倫兩兄弟常常去醫院照顧家豪,分擔珍珠的辛勞,珍珠落淚感謝,感謝孩子們願意接受如此失職的母親,同時珍珠也跟公公和解,因為自己過去沒有勇氣化解誤會,才導致多年來的疏遠,為了不讓離開的人擔心,兩人今後更要好好過生活。
 面對著炒股醜聞、官司纏身的嘉和,想著公司可能面臨倒閉,鬱鬱寡歡、輾轉難眠,這讓來關心的芬蘭憂心不已,希望嘉和能夠趕緊振作,於是,芬蘭將狀況告訴珍珠,嘉和問珍珠如果自己犯罪,今後能否在接受他?珍珠堅定表明嘉和永遠是她的朋友,嘉和欣慰感動。
 在珍珠的努力下,工作、家庭一切都漸漸步回正軌,未料家豪出院後,禁不起毒癮發作,又開始吸毒、甚至被金錢誘惑參與販毒,珍珠終於發現自己無力救回已經開始販毒的家豪,心如刀絞,跪地虔心向上天祈求,希望自己能擁有智慧,做出正確的判斷,挽救家豪。
 
2015.06.25第二十一集 劇情大綱
 
憂心家豪的珍珠,終於咬牙下決心,撥出電話報警。珍珠開門,警察進入屋內,家豪愣住,驚恐,喊媽媽救他。家豪被帶走時,珍珠泣不成聲,要家豪相信,媽媽會盡一切力量救自己的孩子。珍珠告訴家豪,自己想到唯一能救他的方法就是讓警察帶走他,徹底擺脫毒品控制,如果不這麼做,會害了他!家豪憤恨望著珍珠,讓珍珠心如刀割,警察帶著家豪離去,珍珠抱著嘉和放聲痛哭!嘉和安慰珍珠這麼做是對的!
嘉和帶著珍珠散步,平靜心情,嘉和突然拿出禮物說要送給珍珠,珍珠接過一看,發現是一條蝴蝶手鍊,這是當年兩人相約克拉碼頭時,嘉和準備送給珍珠的禮物,無奈相逢時珍珠已婚,手鍊成了送不出去的禮物,嘉和表白希望此生守護珍珠,但珍珠想起家聲說過,希望媽媽不要嫁給別人,於是,珍珠婉拒,嘉和悵然…
珍珠接到麗卿通知紀母臥病在床,於是,她決定回到家中,知道珍珠要回來慶昌老早就在廚房煮著魚湯,珍珠回到離開多年的紀家,看著爸爸為自己煮湯的背影,內心澎湃。
唯一未能坦然面對的是紀母,自己的親阿嬤,因為珍珠心裡的怨一直還在。倒是八十多歲的阿嬤,氣若游絲,見到珍珠五味雜陳,老淚縱橫,不知是不捨還是不甘,自責沒能幫珍珠多存點錢,害她吃苦受罪,珍珠尷尬苦笑,要阿嬤別擔心,日子總有辦法過的,紀母見到珍珠的轉變,動容欣慰,脫口從小到大對珍珠的歉疚,珍珠愕然震撼,然紀母說完這句話,平靜的閉上眼,離世。
紀母下葬後,珍珠終於真正回到紀家,成為紀家一份子,全家到紀父、紀母墳前祭拜,一家人眼裡,盡是感動的淚水。珍珠深切地體悟「生命誠然影響著生命,萬事互相效力」的真諦,在茉莉姐、嘉和和眾多好友的幫助下,她成立了「台灣優質生命協會」,本著「讓愛發光,讓生命亮起來」的宗旨,持續幫助獨居老人和身障孩童等弱勢團體。
 
2015.07.02第二十二集 劇情大綱  (完結篇)  
 
珍珠帶著家聲、家倫再度去探望家豪,家聲和家倫告訴家豪媽媽最近的改變,甚至成立了慈善協會,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家豪漸漸軟下對媽媽的態度,脫口自己存摺裡還有一百五十萬過去打工攢的錢,希望能幫忙負擔家計和協會,母子動容落淚,言歸於好。
珍珠一家回到紀家吃飯,久違的團圓飯讓珍珠內心感觸良多,飯後慶昌獨坐在門口,珍珠上前吐露深藏在心中已久的疙瘩,珍珠問爸爸,從小到大……你有愛過我嗎?慶昌怔然,窘迫,藉著淺淺的酒意,鼓起勇氣說出對珍珠的關愛,珍珠動容落淚…
一日,珍珠和雜踩嬤上市場,巧遇紀家過去的僕婦阿玉,阿玉意外說出紀阿公過去對麗卿的感情,讓珍珠震驚不已,這才恍然,多年來深藏在祖母心中的芥蒂,而大人們為保護她,從不向她提起,珍珠來到紀母墳前向祖母致歉,然後撥了電話給麗卿…
珍珠見到麗卿,主動上前給她大大的擁抱,她過去不懂麗卿在紀家的為難,總是怨懟麗卿沒能為她挺身而出,如今才恍然媽媽多麼渴望能夠好好愛她,母女決定不再讓任何枷鎖綁住彼此,在淚水中母女盡釋前嫌。
嘉和拿出一首飾盒,打開是一條珍珠項鍊,嘉和替珍珠戴上項鍊,表明自己即將回到新加坡,珍珠追問何時回來,嘉和也不敢肯定,珍珠告訴嘉和,嘉和是除了阿公和文清之外,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他們一直都在彼此的人生裡。嘉和說今後他會一直在珍珠身邊守候。
二年後,珍珠積極投身各項公益活動,到各個醫院和安養院當志工,號召資深藝人參與義演,重新找回生命的舞台,珍珠的生命故事被撰寫成書,一出版即造成熱烈的迴響,並前往新加坡舉辦新書發表。
此刻的珍珠,生命雖然已結實累累,然而享受收成的喜樂並非圓滿的終點,而是另一個歡喜栽種的起點,倚靠著愛,每一天都是正在開始的新生。

    文章標籤

    珍珠人生-分集劇情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