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女人哭泣分集劇情介紹(1-40)大結局

 

 

讓女人哭泣第1集劇情介紹

  瑉宇被同學欺負

  德仁是一個女漢子,一次在菜市場裡面買場,德仁遇到一個偷包小賊,偷包小賊偷到錢包迅速逃離菜市,德仁一馬當先緊緊追隨在偷包小賊身後,偷包小賊玩了命似地快步狂奔,德仁大步流星緊緊跟在偷包小賊身後,二你一前一後狂奔引起許多市民注意,市民們僅是駐足看熱鬧無人幫助德仁抓小偷。

  德仁一路狂追不放不肯放過偷包小賊,偷包小賊逃出大樓向樓梯下面跑去,德仁緊緊跟在偷包小賊後面沒有停下來喘氣,偷包小賊逃到樓下的一個海產品攤停了下來,德仁從樓上追下來目露凶光看著偷包小賊,偷包小賊拿起一些海產品往德仁身上扔,德仁面色平靜避開偷包小賊扔過來的海產品,偷包小賊扔完海產品轉身就跑。

  德仁快步追上偷包小賊,偷包小賊跌倒在地上被德仁制服,德仁奪過偷包小賊手中的錢包,偷包小賊雖然是男性但無法戰勝德仁,德仁以決對性的力量優勢制服了偷包小賊。

  學校旁邊有許多餐飲店,德仁在學校外面開了一家面積很小的餐廳,朴九石來餐廳消費吃完飯沒有掏錢結帳,德仁看著朴九石讓另一個學生結帳,被朴九石欺負的學生不敢不聽朴九石的命令,德仁計上心來將朴九石叫到身邊,朴九石自己不肯掏錢卻讓別的同學掏錢,德仁計上心來奪過朴九石手中的手機。

  手機裡面有許多女人的相片,德仁故意高聲談話認為朴九石在談戀愛,朴九石神色慌張否認德仁的猜測,德仁繼續高聲說話猜測朴九石的私生活情況。

  朴九石生怕自己的隱私被洩露,只得掏出一些錢給德仁,德仁接過錢沒有再為難朴九石,朴九石付完錢離開餐廳回學校讀書。

  瑉宇在餐廳吃完飯偷走放在桌上的一些零錢,德仁察覺到了瑉宇偷錢,瑉宇無原無故偷錢,德仁猜測瑉宇可能是經濟有困難所以才偷錢。

  瑉宇偷了錢快步離開餐廳,德仁向瑉宇的一個同學打探瑉宇的情況,瑉宇離開餐廳邊走邊回頭。德仁扭頭向餐廳外面看去,瑉宇嚇得扭回頭快步向前行走。

  夜幕降臨,黃慶哲回到家中拿資料,德仁晚上不想跟黃慶哲同床睡覺,黃母拿出一件睡衣勸說德仁穿上,德仁在黃母的勸說下穿上了睡衣,黃慶哲拿完資料在母親的勸說下在家中過夜。

  德仁穿著睡衣坐在地鋪上等待黃慶哲入睡,黃慶哲坐在書桌前工作,德仁擔心吵到黃慶哲主動提出到別的房間睡覺,黃慶哲同意了德仁的提議。

  德仁離開房間不久,黃慶哲接到一個年輕女子來電,年輕女子質問黃慶哲為何留在黃家過夜,黃慶哲隨便找了藉口敷衍年輕女子,年輕女子猜到黃慶哲是在騙人,黃慶哲還沒有好好跟年輕女子通話電話已經被掛斷。

  德仁因為忘記帶手機回到房間拿手機,黃慶哲因為剛跟年輕女子鬧不和心情煩惱,德仁進入房間察覺到黃慶哲之前跟人通過電話,黃慶哲沒有把跟誰通話的真相告訴給德仁,德仁拿著手機離開房間,黃慶哲心煩意亂沒有心思再工作。

  瑉宇被幾個同學欺負,幾個同學來到餐廳外面想追瑉宇,瑉宇逃進德仁經營的餐廳裡面,幾個學生來到餐廳外面想進入餐廳找瑉宇,德仁站在餐廳外面攔住幾個學生,其中一個學生推翻了店外的鍋,德仁忍住心中怒氣沒有跟幾個學生動手,幾個學生在德仁的警告下轉身離去。

  德仁回到餐廳裡面教育瑉宇不要軟弱無能被同學欺負,瑉宇回到學校再次被幾個學生欺負,德仁曾經叮囑瑉宇

  奮勇跟對手鬥爭,瑉宇牢記德仁的叮囑與幾個學生拼命,幾個學生人多姿眾將瑉宇打趴在地上,瑉宇回到餐廳裡面倒在地上無法再爬起來。

  德仁回到餐廳見瑉宇又被幾個學生欺負,心中升起沖天怒氣到學校找老師們算帳,校長見德仁來學校辦公室鬧事,臉上升起不解還不知道學校有學生被欺負,德仁情緒激動癱坐在地上,姜老師背著德仁想去醫院,德仁中途蘇醒過來不肯接受姜老師的幫助,姜老師跟著德仁離開學校來到餐廳裡面。

  德仁找幾個不良學生算帳,其中一個不良學生被一夥小混混帶到廢棄樓房裡面,德仁帶著幾個不良學生找混混算帳。為首的一個混混想教訓德仁,德仁身手了得打敗混混。

韓劇讓女人哭泣第2集劇情介紹

  德仁幫助學生力戰混混

  德仁回到餐廳裡面教育瑉宇不要軟弱無能被同學欺負,瑉宇回到學校再次被幾個學生欺負,德仁曾經叮囑瑉宇奮勇跟對手鬥爭,瑉宇牢記德仁的叮囑與幾個學生拼命,幾個學生人多姿眾將瑉宇打趴在地上,瑉宇回到餐廳裡面倒在地上無法再爬起來。

  德仁回到餐廳見瑉宇又被幾個學生欺負,心中升起沖天怒氣到學校找老師們算帳,校長見德仁來學校辦公室鬧事,臉上升起不解還不知道學校有學生被欺負,德仁情緒激動癱坐在地上,姜老師背著德仁想去醫院,德仁中途蘇醒過來不肯接受姜老師的幫助,姜老師跟著德仁離開學校來到餐廳裡面。

  德仁找幾個不良學生算帳,其中一個不良學生被一夥小混混帶到廢棄樓房裡面,德仁帶著幾個不良學生找混混算帳。為首的一個混混想教訓德仁,德仁身手了得打敗混混。

  德仁幫助一夥學生對付一夥混混,混混雖然人多勢眾卻戰勝不了德仁,員警隨時有可能趕來,混混們狼狽逃走,德仁與學生們離開工廠天空已經下起大雨,學生們擔心員警到來神色慌張離去,正秀背起德仁想逃離工廠,一輛警車從遠處駛來停在工廠門口,正秀為了自保扔下扭傷腳腕的德仁,德仁從地上站起來跟從警車走出來的金刑警打招呼,金刑警是德仁的同事,德仁因為兒子去世已經辭職。

  金刑警邀請德仁到餐廳吃飯,德仁吃完飯離開餐廳來到家門口想起已經去世的兒子。

  當初德仁跟兒子關係深厚如同一對關係親密的好朋友,兒子去世之後德仁意志消沉活在內疚當中,丈夫黃慶哲正是因為兒子去世才對德仁產生不滿,德仁回到家中跟黃母談起兒子手機號碼的事情,兒子去世之後手機號碼一直沒有停用,黃母曾經接到幾個電話局打來的電話,德仁拿起手機拔打兒子的號碼,手機號碼無人接聽,德仁在電話中悲痛欲絕希望能聽到兒子的聲音。

  正秀來到餐廳找德仁,德仁曾經幫助正秀幾人對付混混,眾人在員警趕來的時候逃跑,正秀因為擔心被員警抓住扔下德仁離去,德仁沒有責怪正秀,正秀一直幫著一個叫允序的學生頭目欺負民宇。

  德仁離開餐廳找到允序,允序殺氣騰騰沒有被德仁嚇到,德仁警告允序不要傷害民宇,允序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不把德仁的警告放在心上。

  為了向德仁發出挑戰,允序回到學校之後派出正秀尋找民宇,民宇正在樓外拖地板,正秀來到樓外提醒民宇趕緊逃到德仁的餐廳避難,民宇在正秀的提醒下拔腿離去,正秀拿起拖把讓一個學生拖地板。

  允序得知正秀向民宇通風報信,心中升起怒氣教訓了正秀一頓。

  正秀因為被允序教訓無心上學,姜老師來到正秀家中跟正秀父親談話,正秀父親整天喝酒絲毫不關心正秀的學業。

  德仁來到正秀家中責駡正秀父親,正秀不願意讀書跑到房間裡面不願意再見德仁,正秀父親被德仁推倒在石板上,德仁一臉無奈看著正秀父親繼續喝酒消愁,正秀父親喝完一瓶酒起身離去,德仁發現院子裡面放滿了空酒瓶。

  正秀父親一路行走被一夥黑衣人攔住,為首的大哥指揮黑衣人包圍正秀父親,正秀父親神色慌張焦急不安,姜老師提醒黑衣人們不能帶走正秀父親,黑衣人大哥無視姜老師在場打算帶走正秀父親,姜老師情急之下沖上前抱住正秀父親的大腿。

  黑衣人大哥見姜老師不給正秀父親離去,心中升起怒氣就想命令手下人教訓姜老師,眼看姜老師就要被黑衣人們教訓,德仁趕了過來出手進攻黑衣人大哥,黑衣人大哥見德仁有二下功夫,臉上升起怒氣命令手下人進攻德仁。

  德仁面對黑衣人的進攻面色平靜一一化解,幾個黑衣人沒有占到便宜反而被德仁打傷,黑衣人大哥見德仁非尋常女人,只得帶著手下人愴惶離去。

  德仁提醒正秀父親暫時不要回家,正秀父親謝過德仁神色匆匆離去,姜老師正想跟德仁離去,不遠處忽然出現一夥握著木棍的黑衣人,黑衣人的數量比原來多出二三倍,德仁一見情況不妙趕緊帶著姜老師逃跑,姜老師在逃跑過程中扭傷腳腕跌倒在地上,德仁退了回來背起姜老師就想逃走,姜老師的體積過於沉重,德仁扔下姜老師快步離去,姜老師坐在地上焦急不安呼喊德仁,德仁停下腳步一臉為難看著姜老師。

  黑衣人握著木棍從遠處沖了過來,德仁心知不能再繼續久留,臉上升起決絕的神色扔下姜老師離去,姜老師坐在地上無法站起來,黑衣人離姜老師越來越近。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