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社會分集劇情介紹(1-20)大結局

 

u=1919614290,1455368891&fm=11&gp=0

 

劇情介紹

  描述的是一位隱藏自己的身分的女人尋找一位即使自己不是財閥女兒、也願意愛自己的男人,以及一位認為愛情是領導階層為了支配他人而使用的情緒性手段、愛情只是束縛的男人。一位財閥的小女兒與一位由貧困雙親培養出來的男人,面對愛情、金錢、和生活的故事。

     

       上流社會第1集劇情介紹

  張允荷與母親不和

  古往今來,尊嚴和金錢相互關聯,有錢就有尊嚴,沒錢只能低人一等。

  超市出售水果的普通員工張允荷自尊心太強與一貴婦產生爭執,貴婦購買水果之時強行品嘗,張允荷摁壓住內心怒火提醒貴婦買水果不能品嘗,貴婦沒有將張允荷的提醒放在心上,繼續旁若無人品嘗水果,貴婦的挑釁令張允荷有了一種尊嚴被賤踏的感覺,二人當眾發生激烈爭吵,同事李智怡聞訊趕來勸架,貴婦怒氣衝天拿起手中水果倒潑到李智怡與張允荷身上。

  兩人事後被經理喚回公司教訓,古往今來顧客在商家眼中都是上帝,雖然是貴妃無理品嘗水果引起的糾紛,經理依然將責任歸結到張允荷身上,張允荷自尊心強認為經理對待員工過於無禮,經理提醒張允荷只管做好工作休談尊嚴。

  張母跟張允荷一樣各自遇到麻煩,小妾平日經常言語挑釁張母,張父待小妾勝過張母,小妾屢次挑釁令張母頗為不滿,一次回家吃飯張母與張父發生爭吵,張父是大男人主義蠻橫無理想壓制張母,張母面對張父的壓制淡然自若,夫妻二人就此產生矛盾。

  張允荷打扮得花枝招展會見昌秀,崔俊基商場大樓搭乘電梯遇到張允荷,二人同時進入一台電梯內,濃妝豔抹的張允荷引起崔俊基的注意,張允荷在崔俊基的注視下來到目標樓層離開電梯。

  昌秀坐在靠近樓層邊沿的座位,張允荷上前與昌秀交談,二人話不投機產生爭執,昌秀拿起一杯水倒在張允荷的頭上。

  崔俊基與昌秀是好朋友,兩人坐車出門談天說地,工作的日子著實無聊,崔俊基提議與昌秀一起騎自行車放鬆身心,昌秀正好無事可幹接受了崔俊基的提議。

  崔俊基是李智怡的上級,李智怡對崔俊基產生好感,數日之前兩人曾有過交集,當時李智怡遇到一個外國客戶,崔俊基教李智怡如何招待外國客戶,李智怡被崔俊基溫文爾雅的外表吸引,從此以後李智怡做夢都想再跟崔俊基有來往。

  張允荷不顧母親反對欲嫁人,張母勃然大怒煽了張允荷一個耳光,張允荷從小到到挨慣母親教訓已然習以為常,張母因為跟張父感情不和遷怒到張允荷身上,張允荷性格倔強不肯屈服于母親,多年以來母女兩人形如水火難以相處。

  張元植是張母的兒子,張母曾經向算命先生算過兩個兒女的命運,算命先生認定張允荷命硬壓制了張元植。

  李智怡做夢都想在崔俊基手下工作,上級即將調任崔俊基到李智怡的部門,李智怡等不及想跟崔俊基一起共事。

  張元植肩負母親的寄託,母親多年以來希望張元植接手經營張家的公司,張元植心如明鏡看出是母親想接管張家公司。

  張母被張元植看穿心思唉聲歎氣,她確實也想接手張家的公司,不過因為年事已高,張母心知自己已是日落西山沒有多少時間,與其如此,倒不如將希望寄託在兒子張元植身上,張家公司以後早晚需要有人接班,張母將自己的願望寄託在兒子張元植身上,張元植繼承張家公司,同樣也等於是張母繼承張家公司。二者性質都是一樣,張母已經看透世事無心追名逐利,張元植正值壯年正是奮發圖強的時候。

  張父凍結了張母的財產,張母坐車出門接到財務的電話,因為資金被凍結,張母出行不便處處受制,張父權大勢大在家中一手遮天,張母不服也不行,為了解凍資金,張母只得回到家中向張父示軟。

  超市內,崔俊基視察員工們的工作,李智怡驚喜交加尋找機會接近崔俊基,下班過後李智怡與張允荷一起離開超市,崔俊基走在兩個女人前面,張允荷引起了崔俊基的注意,崔俊基忽然記起不久之前見過張允荷。

  當時張允荷打扮得花枝招展進入商場搭乘電梯,崔俊基被嬌豔的張允荷吸引,張允荷在崔俊基的注視下離開電梯,崔俊基已經深深記住了張允荷的長相。

  張允荷對崔俊基毫無印像,當時雖然與崔俊基共乘一台電梯,但張允荷看也沒看崔俊基一眼,崔俊基忽然若有所思注視張允荷,這令李智怡產生了狐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允荷目不轉睛打量崔俊基,二人注視彼此誰也沒有開口說話,空氣中漸漸產生一股令人壓仰的氣息。

上流社會第2集劇情

  張允荷被炒魷魚

  晚上下班,李智怡與張允荷同行,崔俊基走在兩個女人前方,張允荷引起了崔俊基的注意,崔俊基記得不久之前與張允荷在商場同乘一台電梯,張允荷對崔俊基毫無印像,崔俊基雖然認出了張允荷但沒有說話,而是一聲不吭繼續向前走。

  崔俊基是公司領導風光無限,崔家的情況卻不像崔俊基本人那樣風光,崔母是典型的慈母每天連軸轉幹家務,崔俊基下班回到家中希望母親少幹活多休息,崔母知道崔俊基能當上領導付出許多汗水,為了能讓崔俊基回到家中享受舒適的環境,崔母如同僕人一樣盡心盡力侍奉崔俊基。

  張父陪小三玩樂,兩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電視機中正在播放一則新聞,張父看完新聞準備回公司工作,小三一臉不悅想挽留張父,張父冷面無情不肯再跟小三一起玩樂,小三無奈之下只得目送張父離去。

  公司更衣室,張允荷急匆匆更換衣服,李智怡在張允荷面前提起崔俊基,崔俊基已經走進李智怡的心中,李智怡在張允荷面前毫不掩飾對崔俊基的喜愛。

  晚上臨近下班,張允荷在公司叫住崔俊基,崔俊基轉過身子看著張允荷,張允荷神色複雜謊稱無事,崔俊基信以為真轉過身子繼續向前走,張允荷把心一橫再次叫住崔俊基。

  崔俊基停下腳步轉身一臉不解注視張允荷,李智怡已經不由自主愛上了崔俊基,張允荷決定幫助李智怡追求崔俊基,不論男女追求心上人一般都會請對方吃飯,張允荷代表李智怡邀請崔俊基下班之後一起吃飯,崔俊基愈發狐疑揣摩不了張允荷的心思,張允荷只得硬起頭皮幫李智怡向崔俊基表白,崔俊基對李智怡無感。相比之下,張允荷倒是令崔俊基產生幾分興趣,崔俊基直截了得稱對張允荷產生了好感,張允荷一臉驚訝不敢相信崔俊基說的話,崔俊基願與張允荷一起吃飯,張允荷左右為難沒有立即表態,如果她接受崔俊基的邀請無疑傷了李智怡的心,李智怡一定會把張允荷當成仇人看待。崔俊基沒有想張允荷那樣想得複雜,只要遇到有好感的女生崔俊基從不會遮遮掩掩而是主動表白。

  張允荷與昌秀髮生過矛盾,昌秀曾在一起爭吵過程中拿起水杯倒在張允荷的頭上,張元植對妹妹張允荷跟昌秀吵架一事有所耳聞,昌秀被張元植喚到辦公室,張元植抬手煽了昌秀一個耳光,昌秀挨了一個耳光沒有向張元植屈服。

  崔俊基到公司上班,同行的還有昌秀,李智怡送了一包食物給崔俊基,昌秀猜到李智怡愛上了崔俊基,李智怡雖然被看穿了心思,但卻否認了昌秀的猜測。

  昌秀下班與張允荷相見,張元植不久之前出手煽了昌秀一個耳光,昌秀的嘴角依然紅腫沒有癒合,對於張元植蠻橫動武一事,張允荷沒有向昌秀表達歉意。

  超市內,一名貴婦與張允荷產生爭執,李智怡聞訊趕來幫忙,貴妃辱駡李智怡是妓女,李智怡怒氣衝天還嘴,貴婦出手想教訓李智怡反而收勢不及跌倒在地上,李智怡與張允荷見貴婦跌倒在地上,兩人臉上升起惶恐意識到闖了大禍。

  警方將張允荷與李智怡帶到警局做筆錄,崔俊基來到警局贖走二人,張允荷屢次與顧客吵架已經引來高層不滿,崔俊基在警局門口提醒張允荷已被炒魷魚。

  入夜,李智怡在昌秀的陪同下到路邊攤吃宵夜,不久之前一名貴婦辱駡李智怡是妓女,李智怡一臉委屈向昌秀述苦,昌秀陪著李智悟喝酒吃宵夜聊天。

  李智怡喝醉了酒在昌秀的幫助下坐車回家,昌秀開車來到李智怡居住的地方,李智怡爛醉如泥沒有反應,昌秀只得突然急刹車驚醒李智怡,坐在天臺上休息的張允荷下樓接李智怡。

  李智怡迷迷糊糊想摘取纏在腰上的安全帶,昌秀髮現李智怡連摘取安全帶都不回,李智怡因為喝醉了酒腦子不太清醒,對於自己喝醉酒一事,李智怡認定自己沒有喝多少酒。

  張允荷下樓來到汽車外面,昌秀打開車門由汽車內走出來,李智怡忽然伸手拉住昌秀的衣角,昌秀收勢不及被李智怡扯爛了內衣。

  李智怡依然沒有清醒過來,緊緊抓住昌秀的衣角不鬆手,張允荷站在車外扭頭不便注視昌秀,李智怡已經拉爛了昌秀的內衣,昌秀看起來如同只穿了一件西服,裡面什麼也沒有穿。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