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陵王妃分集劇情介紹(1-47)大結局

劇情介紹

  電視劇《蘭陵王妃》改編自作家楊千紫創作的網路小說《蘭陵皇妃》,由導演葉昭儀執導,張含韻、彭冠英、陳奕、張子文、田麗、林韋辰、沈建宏等主演。蘭陵王妃劇情講述了混戰的中國北朝,為得到擁有一統天下秘密的青鸞鏡,國與國之間,宮廷內部,乃至江湖都掀起了腥風血雨。孤女元清鎖也不可避免的被牽扯進這場搶奪之中,並成為眾人搶奪利用的重點。

  東晉末年,王朝動盪,諸侯割據。相傳只有左持青鸞鏡,右握離殤劍者,方可統一天下。

  青鸞鏡與離殤劍本為龍教寶物,卻因為戰亂遺失。龍教聖女紫魅因練功入魔,被自己的內力反噬重傷,命懸一線。紫魅臨死前,前交龍教唯一代傳人端木憐,告知她青鸞鏡與離殤劍的秘密。紫魅最後叮囑端木憐,這兩件寶物切不可落入奸人之手,只有真龍天子才配擁有,否則將天下大亂。

  端木憐為了尋找寶物,假扮北周司空夫人元氏的外甥女元清鎖,以家道中落為名,帶著家族信物,投奔北周司空府。

  在此期間端木憐分別結識了蘭陵王高長恭和北周宇文邕,各自發生了一段感情糾葛,端木憐最終幫宇文邕成就了帝王霸業,而選擇離開北周與蘭陵王高長恭共生死。全劇劇情連貫,高潮迭起,意猶未盡。

蘭陵王妃第1集劇情介紹

  清鎖設計嫁入大司空府 新婚之夜盜取鎮魂珠失敗

  西元前221年,秦始皇一統七國,遂命方士端木吉於隱秘處簡歷天羅地宮,將大秦一統天下的秘密藏於其中,其宮殿地下縱橫,綿延百里,機關密佈,暗道無算,端木吉為天羅地宮設立三件神器,用朱雀之魂融成的鎮魂珠,以隕石之精鑄就的離殤劍,以及封存了一統天下之秘的青鸞鏡,只有集齊三件神器,才能窺得一統天下的秘密。西元前210年,始皇猝死,端木吉失蹤,天羅地宮從此成了一個世人觸摸不到的謎。坊間傳聞,只有端木一族的血,才能找到鎮魂珠,打開天羅地宮。西元420年,中國進入了南北朝時期,南北兩勢長期對峙,北齊與北魏連年交戰,百姓苦不堪言。傳聞,鎮魂珠與北周大司空府出現,北齊女子端木憐,化名元清鎖,潛入北周,伺機盜取鎮魂珠。

  元清鎖隨姑母前去瑤光殿參加禦宴,清鎖的姑母便是北周大塚宰,皇帝的堂兄宇文護的夫人,她此行的目的就是想盡一切辦法俘獲北周大司空宇文邕的心,進而住進大司空府,取得宇文邕的信任,配合大塚宰府的行動。半路玩心大起的清鎖吹起了手帕,手帕隨風飄走,正好落在了宇文邕的臉上,兩人第一次四目相對,還未等兩人開口,北周皇帝宇文毓出現,詢問起手帕上繡螢火蟲的原因,清鎖不卑不亢,念起“騰空類星隕,拂樹若生花。屏凝神火照,簾似夜珠明。逢軍拾光彩,不吝此生輕”的詩句,螢火蟲雖不起眼,卻有著自己的獨特之處,她的回答給宇文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宴會上,翩翩起舞的清鎖讓宇文毓神魂顛倒,清鎖還主動邀請宇文邕一起起舞。舞畢,宇文護借機請皇上將清鎖賜婚與宇文邕,宇文毓面露難色,玩世不恭的宇文邕卻藉口說自己早已被與突厥的阿史那公主定了百年之約,再過些日子便是迎娶之日,拒絕這門婚事,清鎖為接近宇文邕,主動說願意作為側室嫁入大司空府。婚期就定在三日之後。

  大喜之日,清鎖出閣之前,宇文護來到房中提醒清鎖此行的任務是不動聲色親近宇文邕,等待安排找到鎮魂珠,幫助自己登上皇位。看著繡了螢火蟲的手帕,清鎖想起了自己遠在北齊的四哥哥蘭陵王高長恭,她與高長恭青梅竹馬兩情相悅,卻因為任務天各一方。清鎖是端木一族唯一的後人,她必須得為家族找到鎮魂珠。正當她苦苦思念高長恭的時候,她的師傅紫魅突然出現在房內,還取了一點她的血,紫魅吩咐清鎖,大婚之時子時以前將宇文邕拖在新房之內,不必在意宇文護的意思,她自己會在子時以前派人在大司空府四處搜索鎮魂珠,只有找到鎮魂珠才能助高長恭登上皇位。清鎖知道宇文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她自己必須得想好辦法自保。喜轎到了大司空府,宇文邕出門迎接,將清鎖抱進了府內。婚禮儀式進行完畢,新人進入洞房。清鎖在房內佈置好了所有機關,希望能順利拖過子時,紫魅在府外也安排好了人準備在子時潛入大司空府尋找鎮魂珠。喝得醉醺醺的宇文邕被送入了新房,清鎖原打算用迷香迷倒宇文邕,哪知迷香對宇文邕不起作用。她有打算趁宇文邕不備用繩子把他綁起來,卻被宇文邕綁了,糾纏之下,宇文邕還發現了她藏在枕頭下面的匕首,行為敗露,宇文邕大怒。大司空府楚總管擔心主上,到新房外打探情況,紫魅的人在大司空府的其他地方沒有找到鎮魂珠也來到新房尋找。宇文邕搶走了清鎖身上的手帕,追問她混進大司空府的目的,兩人正在打鬧的時候,外面響起刺客的聲音,一番打鬥以後,紫魅的逃的逃,死的死。宇文護得知大司空府被刺客搗亂的事,下令關城門抓捕刺客,但一無所獲,刺客的身份也不得而知。宇文護又下令打開城門,先不查此事,他懷疑刺客之事與元清鎖有關。宇文毓也在調查刺客的來頭,他調查到此事與宇文護無關但猜測刺客應與鎮魂珠有關,而且元清鎖與刺客有串通之嫌。

蘭陵王妃第2集劇情介紹

  清鎖受傷失去記憶 為尋記憶清鎖出走

  楚總管在宇文護的手下和皇宮侍衛到來之前從已死的刺客身上找到了用小瓶裝著的人血,這是紫魅從清鎖身上取得用來尋找鎮魂珠用的,鎮魂珠遇到端木一族的鮮血便會發光,楚總管把瓶子拿給宇文邕查看,他也懷疑清鎖與刺客有關。三方之人都沒能查到刺客的來路和目的,宇文邕對元清鎖的身份產生了懷疑,可是元清鎖已經在刺客出現的時候被床柱砸傷暈了過去。

  北齊國土,蘭陵王高長恭得到緊急軍情,北周的大司空府出現大批神秘刺客,人心不穩,正是進攻的大好時機,他派兵立即前往邊境做好準備。昏迷的清鎖終於醒了過來,但她已經失去了記憶,宇文邕並不相信她失憶,直到他當面撕毀了繡有螢火蟲的手帕他才信了。宇文護夫人、清鎖的姑母來到大司空府看望清鎖,宇文護的夫人想把清鎖帶回大塚宰府療養,宇文邕執意留下清鎖,顏婉突然出現,表示自己願意留在大司空府照顧清鎖,正在眾人爭執的時候,清鎖忽然暈倒了。楚總管認出清鎖手帕上的花是齊國的解憂花,早年在齊國做過人質的宇文邕說齊國的解憂花花開六瓣,手帕上是八瓣,而且顏色也有差異,楚總管提醒他說繡娘常在繡品上有所創新,單憑花瓣數量和顏色不能斷定任何事,對清鎖不能放鬆警惕。兩人正在說話,勸走了大塚宰夫人的顏婉又出現來找宇文邕,一直默默愛慕著宇文邕的顏婉說願意陪在宇文邕和清鎖的身邊,直到清鎖找回記憶。暈倒的清鎖醒了過來,顏婉突然出現,還支開了丫鬟碧香。碧香帶著清鎖熟悉大司空府的各個角落,院子裡風很大,碧香去給清鎖拿外套。顏婉正在廚房裡給清鎖準備飯菜,清鎖聞到飯香往廚房走來,顏婉故意大聲地說自己要毒死清鎖,嫁給宇文邕,把清鎖給嚇跑了。清鎖走失,楚總管帶著人到處尋找她的下落,哪知清鎖就躲在門口的柴火後面。清鎖聽說解憂花長在齊國,她打算去齊國找回自己的記憶,早上城門一開她便出了城往齊國的方向去了,她的一舉一動都被大司空府的手下彙報給了宇文邕,剛結婚新夫人就跑了,宇文邕讓人放出話去,鎮魂珠確如江湖傳言就在大司空府,但是新夫人消失以後鎮魂珠也就不翼而飛了,這話一傳出,清鎖必將成為眾矢之的,宇文邕想借此事看看指使清鎖的幕後黑手如何指揮她死裡逃生。

  宇文毓召見宇文邕,原來他是在書上找到了治療失憶的方子,宇文毓這才知道清鎖失蹤了,他十分擔心清鎖的安危。太監來報緊急軍情,高長恭率兵攻打了虎山城,薛刺史一敗塗地,坐困愁城,宇文毓急忙傳眾臣議事。主戰、主和的大臣們爭論不休,宇文毓採取大塚宰宇文護的意見,派兵迎戰。宇文邕和宇文護爭著帶兵應戰,宇文毓雖有心派宇文邕前往,但迫於群臣的壓力只能派宇文護帶兵一戰。宇文護的大軍在與齊軍的一戰中大敗而歸。身無分文的清鎖在逃跑的過程中饑腸轆轆,還不小心撞翻了一家饅頭鋪的饅頭,被店家逮住要送去見官,這時一個名叫桃花的姑娘出現救了她,還買下所有的饅頭送給她吃,可是又突然出現了一個叫妙無音的女人說桃花要給清鎖下毒,兩人為清鎖起了衝突,還打了起來,清鎖趁機逃跑了。清鎖繼續往齊國趕路,離虎山城也越來越近了。高長恭與斛律光商量對付宇文護的辦法,高長恭發現斛律光把妹妹也就是自己的未婚妻洛雲也帶到了軍營裡,縱有千萬個不願意,但是迫於斛律光的壓力,無奈的他只能把洛雲留了下來。宇文護也在跟部下商量對付高長恭的計策,他準備利用虎山城的機關,佯裝戰敗把齊軍引進機關裡來甕中捉鼈。

蘭陵王妃第3集劇情介紹

  清鎖闖進齊周兩軍戰場 高長恭救清鎖回軍營

  第二天午後,周齊兩國再次約戰,宇文護率兵撤退準備退回虎山城內,哪知高長恭早已派側翼小隊關閉了城門,宇文護無處可退,只能到處逃跑,高長恭下令繼續追。清鎖也來到了虎山城外,高長恭的馬旋風聞著清鎖身上的味道甩下高長恭直奔清鎖而來,清鎖騎上馬背,馬兒完全不受控制帶著清鎖狂奔了起來,直往戰場上奔去。清鎖是端木一族的後人,名叫端木憐。追著北周軍隊的高長恭看到了騎在馬背上的端木憐,不顧危險帶兵沖向了敵軍的機關裡。經過一番混戰,高長恭終於把端木憐擁在了懷裡,失憶的端木憐仍然記得這個溫暖的懷抱,從自己眼前掉落懸崖的端木憐又出現在自己眼前高長恭百感交集。齊軍被石門困在了臥虎穀裡,北周軍隊用弓箭攻擊齊軍,齊軍死傷嚴重。高長恭將小憐託付給斛律光,憑著自己可媲美項羽的神力推開了機關的石門,帶領著剩下的齊軍沖了出去。

  高長恭抱著小憐回到了軍營,對守候在軍營裡的洛雲視而不見。看著死而復生的端木憐,洛雲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斛律光安慰妹妹說這人不可能是端木憐,當初他跟高長恭是親自見過端木憐的屍體的。昏迷的清鎖終於醒了過來,洛雲來到營帳中看望她,也借機刺探她到底是不是端木憐,已經失憶的清鎖當然不記得端木憐的名字。想起旋風的反常舉動,高長恭幾乎確定從戰場上救回來的女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小憐,但是當初在懸崖下找到的女人的屍體身上佩戴的兩人的定情信物又怎麼解釋呢,高長恭很難做出判斷。斛律光來找高長恭責問他為了一個女人貽誤戰機,導致幾十名將士被俘之事,而且端木憐在周軍的隊伍裡橫衝直撞毫髮無損確實有些奇怪,斛律光懷疑端木憐是周軍派來的細作故意擾亂高長恭的心的。

  高長恭跟旋風訴說自己內心的苦悶,清鎖也來到此與高長恭攀談,她自我介紹名叫元清鎖,周國人,並答謝高長恭和旋風的救命之恩。旋風與清鎖十分親近,高長恭邀請清鎖去騎馬,斛律光本打算追上去被洛雲攔了下來。騎馬來到郊外的清鎖看著似曾相識的景色無意識的吟誦起了北齊流傳的《敕勒歌》,高長恭再次起了疑,清鎖說起自己失憶的事,還詢問高長恭解憂花,高長恭摘了一朵解憂花送給了清鎖,清鎖卻發現無論顏色還是花瓣的數量都與手帕上的不一致,一朵解憂花解除了高長恭對清鎖身份的懷疑,他確定了清鎖不是端木憐。高長恭又帶著清鎖來到兩人小時候到過的小溪邊,做著兩人小時候做過的事,捉魚烤魚,魚是小時候的端木憐最喜歡吃的東西,回憶起小時候的點點滴滴,高長恭沉默了。失去記憶的清鎖十分傷心,高長恭答應傾盡全力幫她找回記憶。兩人近距離的相處,那種時而熟悉時而陌生的感覺讓高長恭快抓狂了。

  宇文護不僅打了敗仗,還阻擾戰報的上傳,朝中有正直之臣已非常不滿,其中代表蘇庭成在朝堂之上勸解宇文毓攘外之前先安內,正好被趕回的宇文護聽在耳裡,宇文護不顧宇文毓的反對,執意要處理與自己作對的蘇庭成。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