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Man to ManMAN X MAN》分集劇情介紹(1-16)大結局-更新至第5集

 

7acb0a46f21fbe09d88a7e2761600c338744ad29  

【劇名】:Man to Man(韓語:맨투맨)
【播送】:韓國JTBC
【類型】:JTBC金土劇
【首播】:2017年4月21日
【時間】:每週五、六晚22:00播放一集
【接檔】:大力女子都奉順
【編劇】:金元碩《太陽的後裔》
【導演】:李昌民《Remember-兒子的戰爭》
【主演】:朴海鎮、朴誠雄、金玟廷、延政勳、蔡貞安
【集數】:16集
【官網】:http://tv.jtbc.joins.com/manxman

劇情介紹

講述一位成為了超級巨星的保鑣後,多才多藝的謎樣男子,及他所捲入的事件該如何被解開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蔎雨-朴海鎮 飾演

表面上是人氣巨星的保鏢,但其實真實身份是國情局的神秘要員。

具備各種才能,為了隱藏真實感情總是以不苟言笑的形象示人。

擁有完美的外貌,用各種身份完美完成任務並不留下一點痕跡。

呂雲光-朴誠雄 飾演

從替身演員、反派角色成長為人氣韓流明星。

車度荷-金玟廷 飾演

從高中時期開始就是明星呂雲光的忠實粉絲,且是粉絲俱樂部的部長。

工作後的她更是進入了呂雲光所在的經紀公司當起了經紀人,可謂是粉絲界的傳奇人物。

能夠留在歐巴身邊,車度荷自然使出渾身解數確保偶像的一切,然而保鏢金蔎雨的出現卻打破了她美好的生活。

穆勝在-延政勳 飾演

財閥三世,在父親突然逝世後,便以爺爺所期待的樣子生活,但事實上內心藏著更大的野心。

為了讓另一個愛著自己女人的男人跌入谷底,不擇手段,動用一切方法。

宋美恩-蔡貞安 飾演

韓國小姐出身的女演員,同時也是穆勝在的妻子。

出身平凡,但在時尚設計方面很有天賦及自己獨到的見解,頗受上流人士的青睞。

然而,在其華麗的外表下卻隱藏著不為人知的過去,與韓流明星呂雲光有一段抹不掉的回憶。

1金薛宇回國接余雲光保鏢任務

  金薛宇,大韓民國國情局Ghost高級特工,代號K。他相貌英俊,氣宇軒昂,更特別的是心思縝密,身懷絕技。他原是特種部隊特警,因為在一次解救人質的任務中不服從命令擅自行動而受到軍刑法處罰被捕。在對他進行審訊,國情局上層看中他從而挑選他作為執行海外任務的偽裝者。金薛宇不辱使命以各種偽裝身份出現在世界各地,出色完成各項特殊任務。最後一次海外任務是救出被關押在布達佩斯秘密監獄裡的俄羅斯少領柏度夫。金薛宇以一個青年才俊的身份接近了黑社會頭領亞歷山大的女兒安娜。他謹記國情局前輩格言,每一個作戰計畫裡都有女人,而女人的力量不容小覷。陽光帥氣的金薛宇很快獲得安娜芳心,青春靚麗的安娜和金薛宇開始了一段郎才女貌的浪漫異國戀。最後金薛宇終於通過安娜的關係見到亞歷山大,金薛宇在和亞歷山大獨處時說穿了他的秘密身份,亞歷山大知道金薛宇另有目的。金薛宇終於如願以償地被投進秘密監獄,也見到柏度夫。柏度夫看到他非常吃驚,金薛宇和柏度夫商量出天衣無縫的越獄作戰方案。金薛宇計算精准,計畫周詳,每個環節絲絲相扣,最終在柏度夫的配合下兩人有驚無險地逃出監獄。金薛宇送別柏度夫上前來接應的直升機,柏度夫心存感激,他拍拍金薛宇的肩膀告訴他以後如果有需要儘管到俄羅斯去找他。不久金薛宇從新聞上看到柏度夫和韓國領導人簽署相關協定的新聞。金薛宇松了口氣,他覺得是時候解決遺留問題順利脫身了。他約了安娜,然後讓安娜親眼目睹自己坐的汽車發生爆炸,安娜傷心欲絕,卻不知金薛宇早就金蟬脫殼。金薛宇布達佩斯的營救任務順利完成。在韓國首爾,韓流明星余雲光一大早在助理的催促下不情不願地趕到拍攝地點。余雲光原是武星,一直飾演壞人和配角,他雖然沒有英俊的相貌,但外形剛毅演技超群,再加上他的敬業和硬漢風格,他慢慢走上一線明星的位置,簽約不斷事業如日中天。拍攝現場他平易近人,武打場景都是親力親為,他的經紀人車圖夏花癡般看著他不停為他加油呐喊。車圖夏原是餘雲光的粉絲團團長,後來成為他的經紀人。車圖夏對餘雲光的事業發展可以說是傾盡全力,餘雲光也非常感激和善待她,對她也十分和善。松山物產的原社長毛社長已經去世,他的孫子毛承宰繼任會長。毛勝在的妻子宋美恩是韓國小姐出身的當紅女星,毛承宰雖然年輕但頗有城府,他準備參加首爾市長競選,但表面上卻裝出風平浪靜淡泊名利。背地裡毛承宰用卑劣手段用偷拍的方式錄下賄賂政府要員的場景,威逼他退出競選,為自己的競選掃清障礙。然後他又用濟州島土地產權的方式同樣賄賂高官,並逼迫他出具發票,他要把發票拿在手裡作為證據。國情局逐漸發現異樣,他們分析內部出現叛徒,他們想調查此事但已不能再啟用內部人員。這時國情局一位上層建議從海外調人回來,他舉薦的人正是金薛宇。金薛宇接到任務,得知國情局調查此事的尹前輩被暗殺,尹前輩最後留下的線索是一個集裝箱裡的三個木雕。經過推論,有關松山物產賄賂收買政府要員的秘密資金和帳本就在這三個木雕裡。金薛宇的任務就是找到木雕。金薛宇接到任務馬上回國,經過和國情局的上層自己的直屬負責人接觸後,負責人告訴他第一個木雕的座標已經查實,在俄羅斯軍火商人威爾登那裡,而想接近威爾登只有通過餘雲光,因為餘雲光受邀參加威爾登舉行的生日派對,餘雲光也將屆時舉行粉絲見面會。金薛宇馬上調查餘雲光的有關資料,很快他便對餘雲光有了一定瞭解,並查到他現在的方位正在一家咖啡館。金薛宇趕到咖啡館附近的房屋高處偷拍餘雲光。此時車圖夏和餘雲光的助理正在說服他參加威爾登的生日派對,任性的餘雲光惱怒地摔了請柬不想參加。車圖夏好言相勸,陳明厲害關係,最終說服了餘雲光。就在金薛宇聚精會神地偷拍他們時,車圖夏突然悄無聲息地走到他身後一把奪過他的相機。車圖夏一邊指責金薛宇,一邊嫺熟地操作刪除了金薛宇相機上的照片。金薛宇好奇地打量車圖夏,任由車圖夏擺弄他的相機。車圖夏起初以為金薛宇跟自己一樣是餘雲光的粉絲,可她在相機上突然看到自己照片,於是疑惑地問金薛宇為什麼偷拍自己,金薛宇脫口而出:因為漂亮。車圖夏在片刻的愣神後,覺得金薛宇分明就是個登徒浪子,她以牙還牙地拿出手機拍下金薛宇,然後丟下一番要起訴他的話後憤然離開。金薛宇饒有興致地看著車圖夏離開的背影,回到家他恢復了相機上的照片並調閱了車圖夏的資料。粉絲見面會這天,餘雲光被人前呼後擁進入舉行見面會的地方。不多時金薛宇也過來了,他左右觀察著環境,而車圖夏正好從露臺上看到他。突然車圖夏看到金薛宇把手偷偷伸向女孩的背包偷竊,車圖夏大驚,急忙跟蹤金薛宇,直到金薛宇再次偷竊時將他抓住。車圖夏大嚷金薛宇是小偷,她想鉗制住金薛宇。卻被人高馬大的金薛宇緊緊禁錮在懷裡不能動彈。

2車圖夏懷疑金薛宇和餘雲光同性戀

  金薛宇稱自己是餘雲光新任保鏢時眾人都驚呆了。余雲光探究地看向身邊的工作人員,他急忙解釋金薛宇是松山保安室重金為他聘請的保鏢。余雲光冷冷地稱自己不需要保鏢,更不接受松山集團安排的保鏢。人群散去後,車圖夏把金薛宇拉到一旁,質問他當保鏢的事。兩人針尖對麥芒的爭執著,突然他們看到了遠處站在露臺上的餘雲光,餘雲光正落寞地看著樓下準備離開的宋美恩。車圖夏走到他身邊問保鏢的事,餘雲光告訴她,金薛宇是松山集團力薦而來,推辭不了,現在只能接受。車圖夏建議不行的話就先用,然後再逼著他辭退。車圖夏對金薛宇進行了面試,她提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問題,金薛宇的履歷和回答讓車圖夏竊喜偷笑,因為不論從哪個方面看,他根本就和餘雲光五行不和,都是他討厭的類型。她敢斷言,金薛宇分分鐘都有可能被辭退。次日,金薛宇來到餘雲光家裡,他的助理謊稱有事把叫餘雲光起床的大難題交給金薛宇。這對金薛宇來說無異於燙手山芋,叫起餘雲光一定惹怒他被辭退,不叫起他誤了拍攝同樣被辭退。金薛宇很快發現情況不對,他一言不發地走進浴室,然後利用浴室裡現有的物品很快改造出一個簡易炸彈裝置,然後掛在餘雲光床頭。餘雲光面對極有可能準時爆炸的炸彈,不得不起身。然而在他們趕往劇組的路上遭遇堵車,餘雲光身上因無法任意妄為而使壞的個性暴露無遺,他不停毆打責駡開車的助理。金薛宇突然出手,拉起餘雲光的手腕帶著他在馬路上奔跑,車圖夏嚇壞了,她怕影響不好,急忙追趕。最終金薛宇拉著餘雲光擠上地鐵,車圖夏晚了一步,她絕望地看著金薛宇和餘雲光拉著手站在地鐵車廂疾馳而去。車圖夏憤然趕到劇組,她以為以餘雲光的個性一定會惱羞成怒辭退金薛宇。沒想到余雲光對金薛宇滿面堆笑,還討好地給他端飲料拿吃的,金薛宇仍然酷酷地板著一張撲克臉不苟言笑。車圖夏不解。餘雲光興奮地告訴她,因為自己突然出現在地鐵站而引起轟動,今天上了熱搜榜第一名。車圖夏不屑一顧。車圖夏不服,她氣憤地指責金薛宇不該拉餘雲光上地鐵而置他的安全於不顧,責怪他完全沒盡到一個保鏢的義務。金薛宇卻不慌不忙地把他時刻關注餘雲光身邊出現人物的特徵和安全性做了分析,車圖夏瞠目結舌啞口無言。即便如此她還是不接受金薛宇。這天車圖夏偶然聽到金薛宇直接負責人給他打電話,告訴他白沙團有所行動,提醒他注意安全。車圖夏把聽到的隻言片語告訴餘雲光,並分析覺得金薛宇別有目的,極有可能對餘雲光不利。餘雲光一笑而過。余雲光對金薛宇的相信和縱容讓車圖夏突然懷疑他們倆是不是同性戀,結果越觀察越像,車圖夏不寒而慄。這天餘雲光在去劇組時突然接到女演員畢恩秀電話,餘雲光想擺脫她的糾纏,誰知畢恩秀卻死纏爛打堵在劇組。金薛宇主動提出幫他解決此事,餘雲光又又驚又喜。金薛宇早就調查清畢恩秀的為人,他一針見血地揭穿水性楊花私生活混亂的畢恩秀的行蹤,並直接告訴她不要再和餘雲光糾纏,不然就把她的事情曝光給記者。畢恩秀被他抓了把柄,悻悻離開。余雲光看著畢恩秀離開,他興奮地走到金薛宇身邊向他表示感謝。兩人親密的樣子讓車圖夏對他們同性戀的猜測更加肯定。毛承宰晚上陪兒子玩耍時無意間聽到兒子稱他和媽媽宋美恩把餘雲光的電影看了十幾遍,毛承宰心裡很不是滋味,餘雲光就是他心裡的一根刺。這時宋美恩微醺地回來,她說晚上和導演一起參加了余雲光主演電影的慶功會。毛承宰妒火中燒。晚上毛承宰暴跳如雷,他授意自己手下對付餘雲光。次日餘雲光在劇組有一部飆車戲,他仍然親力親為不願用替身。金薛宇站在不遠處看著餘雲光和導演討論拍攝細節。車圖夏走到他身邊,把自己拍到的他和畢恩秀在餐廳共進晚餐的照片出示給他看。余雲光曾解釋過金薛宇是幫自己擺脫畢恩秀,但車圖夏不信。她聲色俱厲地揚言要辭退金薛宇。此時的金薛宇對她的話充耳不聞,因為他看到一個可疑身影。一個打扮成道具工人的年輕男子壓低鴨舌帽檢查了餘雲光馬上拍戲要用的車輛,男子形跡可疑地刻意低頭,表情十分慌張。金薛宇密切注視著這個道具工,特工的直覺讓他敏感地感覺到危險。余雲光這時上了車發動車輛開始拍攝。金薛宇密切關注著,只聽到導演的對講機裡突然傳出餘雲光慌亂的驚呼他的方向盤和刹車都失靈了。金薛宇急忙跑到一輛拍攝用車前拉開車門,車圖夏義無反顧地坐上金薛宇的車。金薛宇雖然吃驚但來不及說什麼,他駕駛車輛疾馳而去,開足馬力追趕餘雲光的車。此時的餘雲光已經方寸大亂,他驚恐而無助地聽任車輛在路上狂奔而無能為力。一路上險象環生,車子卻根本無法減速,金薛宇開著車拼命追趕。就在這時他們同時發現前面道路施工,前方必定無路可走,可餘雲光停不下來,他絕望了。金薛宇猛踩油門終於超過余薛宇,他急打方向盤把車子橫在路前方等著餘雲光開車撞上去減速。車圖夏嚇的花容失色,金薛宇摟過她把她的頭護在自己胸前。

3金薛宇做了餘雲光貼身保鏢

  金薛宇死死踩住刹車,餘雲光的車重重撞擊他的車後還是停不下來,仍然向前滑動。最後終於在金薛宇的車被擠壓到斷路邊沿時停了下來,餘雲光受傷昏迷過去。餘雲光被緊急送往醫院,金薛宇和他的一干助手都焦急地等在病房外。金薛宇找到機會向直屬上司彙報,他把懷疑有人暗中對餘雲光的車動手腳的事彙報給他,同時他分析自己看到過偽裝的道具工,他的舉止和步伐不是一般人,像是受過特訓的人員。他希望上司能夠幫忙調查此事。毛承宰在家裡的電腦上翻閱關於餘雲光車禍的新聞報導。宋美恩這時走過來,他故意和她討論餘雲光車禍的新聞暗中卻觀察宋美恩的反應。宋美恩卻一副事不關己仿佛聽說一個不認識的人一般,她直言如果餘雲光耽誤拍攝她馬上換人。這讓毛承宰有些意外。然而背地裡宋美恩卻安排人給餘雲光安排最好的醫生治療。此時的餘雲光已基本無大礙。經歷這次事故他陷入夢魘之中,因為類似這次的事故他經歷了兩次,前一次發生在七年前。就在他發生事故的當天和他熱戀的宋美恩嫁給了毛承宰,當他從死亡線上掙扎回來時,新娘宋美恩絕情地打電話和他分手。餘雲光想儘快出院,因為醫院總讓他想起些痛苦的回憶。余雲光回到家當著助理和車圖夏等人的面向金薛宇表示救命之恩的感謝,金薛宇仍然榮辱不驚地擺著一張撲克臉。誰料餘雲光對這次事件心有餘悸,對金薛宇又充分信任,他提出要金薛宇24小時貼身保護自己。眾人無不瞠目結舌。金薛宇考慮到還需要通過餘雲光接觸威爾登調查木雕,他思忖片刻後同意了。餘雲光大喜過望,馬上讓車圖夏給金薛宇安排房間,車圖夏把金薛宇安排在離餘雲光房間比較近的房間,這間房間是他們這些助理和經紀人經常住的房間。金薛宇看到房間貼滿餘雲光的相片不禁感到陣陣惡寒。餘雲光經歷事故後決定罷演好好休息,金薛宇著急起來,因為餘雲光休息後將取消去俄羅斯參加威爾登生日派對。金薛宇心急如焚,他把這個情況向直屬上司進行彙報,上司讓他一定要想辦法促成餘雲光的俄羅斯之行。車圖夏接到父親從監獄打來的電話,他要車圖夏給自己交收管金。車圖夏想到這個不成器的父親心煩意亂,她和朋友一起喝酒借酒消愁。醉酒的車圖夏踉踉蹌蹌地回家,迷迷糊糊間進入金薛宇的房間。金薛宇怕尷尬一言不發,醉酒的車圖夏並沒有發現躺在床上的他,她大剌剌地也上床躺在他身邊。車圖夏嘴裡嘮嘮叨叨地說著對餘雲光的擔憂,她說餘雲光始終走不出宋美恩傷害的陰影。金薛宇聽到這些突然靈光一閃。金薛宇決定借宋美恩來說服餘雲光。他和余雲光夜談,告訴他自己實際是宋美恩安排給他的警衛,他現在效力的秋影娛樂公司的大股東就是宋美恩,可以說是宋美恩捧紅了他。餘雲光震驚了。金薛宇繼續分析稱,宋美恩希望他回歸影視,不希望他當傀儡。金薛宇勸他不要放棄去俄羅斯參加威爾登生日派對的活動,餘雲光深深被震撼而陷入沉思。次日,他重新走出家門,他憤然告訴宋美恩曾經的經紀人和秋影娛樂公司的池代表,他要離開秋影。池代表苦苦跪求他打消念頭,余雲光心意已決。很快余雲光帶著金薛宇和車圖夏一起赴俄羅斯。一向女漢子般的車圖夏難得地穿了禮服,金薛宇和餘雲光都被驚豔。在機場金薛宇直屬上司把精心製作的竊聽和侵入威爾遜安保系統的裝置悄悄交給他。餘雲光等人趕到俄羅斯參加了威爾遜的生日派對,毛承宰夫婦等各界名流都到了。毛承宰因為和威爾登有一些生意上的往來,他拉著威爾登進密室討論生意。宋美恩走到餘雲光身邊勸他不要離開秋影娛樂,餘雲光面無表情冷冷地拒絕了,他不願和宋美恩多言。宋美恩沒有計較餘雲光的冷漠走開,毛承宰站在樓上表情複雜地看著樓下的宋美恩。金薛宇的上司通過入侵威爾登的安保系統制定出計畫,他讓金薛宇依計潛入威爾登城堡二樓房間查探,行動時間只有三分鐘。金薛宇自信綽綽有餘。他準備將餘雲光送入威爾登的密室後抽身離開,利用中間三分鐘的時間行動。誰知餘雲光卻堅持要打破威爾登不允許其他人進密室的規定,他要求金薛宇跟自己一起進密室貼身保護自己。金薛宇心中叫苦不迭,直屬上司也暗自通知金薛宇想辦法不要進密室。金薛宇表情複雜地看著余雲光得意地邀請他一起進房間,他一咬牙硬著頭皮進了密室。遠端監控威爾登安保系統的直屬上司擔憂地通知金薛宇,他的行動時間只有一分鐘了。

4車圖夏誤會金薛宇暗戀自己

  金薛宇因為餘雲光的堅持弄巧成拙被迫進入密室,如今他原本的計畫不能再實施。金薛宇無奈只好暗中通知直屬上司李前輩,開始按B計畫行動。金薛宇的B計畫裡動用了柏度夫。原來來之前金薛宇已經見過柏度夫,並和他商量了完善的備用計畫以備不時之需應對突發情況。現在正好屬於突發情況,他們商定的計畫正式啟動。在柏度夫的配合下,金薛宇有驚無險地拿到密室中的木雕並成功交付到直屬上司李前輩手裡,同時還將有黑社會性質的威爾登抓捕。金薛宇的整個行動計畫絲絲相扣完美無缺,唯一的缺憾是金薛宇在行動時被一直站在他身邊的車圖夏發現他消失了片刻。由於金薛宇在行動時為了掩飾被發現,他曾拉住車圖夏假裝偷情的情侶躲了過去。當時車圖夏突然近距離接近金薛宇心中小鹿亂撞,事後她百思不得解專門詢問金薛宇當時用意何在。金薛宇怕橫生枝節,他用深情的目光看著車圖夏告訴她,因為當時他的眼裡只有她。從沒有戀愛經驗的車圖夏的心都亂了。余雲光一行回國後討論助理們的各自去向,車圖夏堅定不移地決定還是跟著餘雲光。而池代表為此專門和宋美恩談了談,他希望她能把秋影交給自己,這樣餘雲光就會留在秋影,他希望還能和餘雲光在一起共事。宋美恩同意了。金薛宇和李前輩通過精密儀器發現了木雕裡暗藏了物品,在金薛宇仔細研究木雕後找到木雕機關,打開木雕取出裡面像鑰匙的金屬狀物品,只是這把殘缺的鑰匙像是一把鑰匙其中的一部分。他們猜測鑰匙的另外部分估計就在另外幾尊木雕裡。金薛宇提出自己完成了這項任務給餘雲光當保鏢的工作是不是可以結束,李前輩同意了。金薛宇準備再想辦法和過去一樣安全地金蟬脫殼。他又準備故伎重演製作汽車炸彈,李前輩阻止他稱像韓國這樣的國家,汽車炸彈會引起軒然大波會上新聞,如果要做到毫無痕跡地消失,適合韓國國情的最好的辦法就是辭職。他建議金薛宇可以借病辭職。車圖夏從俄羅斯回來後就陷入糾結的情緒裡,她一遍遍回憶金薛宇對自己說過的話做過的事,她不知道他到底什麼意思。於是她向閨蜜請教,閨蜜簡單地概括,想看清一個男人心意就看他的表現,有時嫉妒就是一種告白的方式。車圖夏根本不懂。為了辭職,金薛宇再次出現在劇組眾人面前時,原本毫無表情的他顯得更加冷漠。車圖夏卻以為他是看到自己和楊助理舉止親密而表現出的嫉妒,她想到了閨蜜的話,卻不知金薛宇想故意引起眾人反感而順利辭職。哪知寬容的餘雲光卻把他當成家人一般寬容和放縱。毛承宰因為威爾登被抓而失去和他合作生意的機會,他把此事告訴了國情局的高官。高官也聽說李前輩和張組長等人已經拿到木雕,他憤然給手下負責暗殺的特工下令,讓他密切注意國情局的特工。余雲光把金薛宇和車圖夏等人聚在自己家聚餐。車圖夏再看到金薛宇便有些不自在起來。她一杯接一杯的喝悶酒,酒過三巡後車圖夏偷偷給金薛宇發資訊讓他一會兒留下來自己有話和他談。金薛宇唯恐車圖夏酒後纏著自己,他主動搶奪過車圖夏的酒杯替她喝酒。眾人看得無不瞠目結舌,而車圖夏以為他是擔心自己,聯想到金薛宇表現出的之前嫉妒現在擔心,她幾乎可以確定,金薛宇真的暗戀上她!金薛宇喝完酒離開時,車圖夏追出去。她含蓄地告訴金薛宇,他的真心真意自己明白了,但她還是希望他們重新開始當普通同事。金薛宇一頭霧水。然而金薛宇回到自己家後腦海裡不時閃現出車圖夏的樣子,他心神不寧難以平靜。國情局張組長把有關第二座木雕的最新情報告訴李前輩。他說之前掌握了第二座木雕的泰國公主通過黑拍賣已經將木雕交易出去,他讓李前輩和尹前輩之前的情報員外號金手指的人聯繫。金薛宇把一封辭職信遞給了餘雲光。余雲光非常吃驚,金薛宇面無表情地告訴他,自己有病所以要辭職。可餘雲光卻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病態,他心情鬱悶起來。車圖夏到餘雲光家裡時發現他躺在床上很難過,餘雲光告訴她金薛宇要辭職。車圖夏愣住了,她以為金薛宇因為暗戀自己得不到回應而產生心病辭職,她很自信地稱自己可以幫他解決。車圖夏根據金薛宇登記表登記的家庭地址找到他家,金薛宇和車圖夏最後坐在了咖啡館裡。車圖夏向金薛宇道歉,然後含蓄委婉感同身受地對他說自己能體會暗戀的痛苦,她希望金薛宇不要因此而心灰意冷放棄工作辭職。金薛宇終於明白車圖夏誤會自己暗戀她,他感慨特工工作結束遠比開始困難。他當即非常直白地告訴車圖夏,自己從沒喜歡過他,而且自己對這種事毫無興趣。他毫不留情地歷數車圖夏的缺點,將她貶低的一無是處。車圖夏難以置信,她的大眼睛裡噙滿淚水。金薛宇毅然決然地推門走出去。這時他突然接到李前輩電話,李前輩告訴他情況有變,他還不能辭職,保鏢一職還必須再保留一段時間。金薛宇愕然,他明白特工工作中愛情是最好偽裝方式,他突然折回。此時車圖夏黯然神傷準備離開,金薛宇突然一把抱住她強吻上去。那一刻車圖夏完全懵了,而金薛宇突然有一種不祥預感。

5

金薛宇突然接到李前輩指令讓他暫時無法辭職還要繼續保鏢工作頓時傻眼了,他只好把自己絕情的做法圓回來,他霸道親吻了車圖夏,車圖夏被這突然的變故震驚地回不過神。金薛宇故作深情地表白,自己本想用傷害她的方式讓自己斷了想法,可轉身離開的一瞬間他覺得自己沒有辦法離開她。他原以為自己的這番甜蜜炸彈會炸暈車圖夏,卻沒想到車圖夏狠狠扇了他一耳光。

金薛宇有些氣惱地質問李前輩到底發生了什麼,李前輩告訴他,車圖夏的父親就是尹前輩手下的情報員外號金手指的車錫明,他們先要從車錫明那裡找到一枚戒指。通過車圖夏探監時他們父女倆的對話可以解析出,車錫明把戒指藏在送給女兒的玩具中。所以這一次金薛宇的工作目標是車圖夏,他暫時無法辭職。金薛宇簡直無語和感到打臉。

金薛宇的強吻舉動讓車圖夏陷入新的糾結和困惑裡,她實在想不通金薛宇的真實想法以至輾轉難眠。一大早金薛宇打電話給她,貼心地叫她起床還告訴她他們因為要一起工作等會再見。車圖夏覺得恍如隔世。

金薛宇像過去一樣到餘雲光家裡叫他起床,余雲光得知他不辭職了簡直興奮地要手舞足蹈。金薛宇藉口自己是被車圖夏成功說服,餘雲光深信不疑。

在拍攝現場,車圖夏不可避免地和金薛宇見面,她非常尷尬,警告金薛宇和自己保持距離在自己身邊直徑一米外,金薛宇仿佛很受傷和很無辜地看著她,車圖夏趕緊回避他的目光。但金薛宇在看到她冷而把自己大衣披在她身上時,車圖夏心裡的堅冰瞬間融化。

李前輩提審了車錫明,告訴他因為監獄房屋緊張所以準備把一些罪行較輕的人提前假釋,他現在就準備幫他辦理。車錫明聞言簡直喜從天降,他對恩同再造的李前輩感恩戴德。

池代表親自找了車圖夏,他告訴車圖夏自己用房屋保證金從宋美恩手裡買回了秋影的股份,現在秋影就是自己的,跟宋美恩一點關係也沒有了。所以他希望餘雲光回到秋影。

當車圖夏把池代表的意思轉達時,餘雲光仍然餘怒未消地一口回絕。可他想到如兄弟般的池代表在他沒有名氣時幫他介紹導演,低頭為他找片的情形時,他的心又軟了下來。最後他終於原諒池代表回到秋影,兄弟倆冰釋前嫌。

車圖夏在和餘雲光談工作時不斷接到金薛宇發來的資訊。餘雲光非常八卦車圖夏和金薛宇的關係,車圖夏非常尷尬,她不知道金薛宇只是想確認她什麼時候回家,因為他此時正在她家裡翻箱倒櫃搜尋戒指。

金薛宇一無所獲時突然接到餘雲光共進晚餐的邀請,因為他實在想知道金薛宇和車圖夏的關係。他有些同情地告訴金薛宇,車圖夏的心思在自己身上,而金薛宇想把她從自己身邊拉走確實很困難。金薛宇很無語。

張組長和李前輩在畫展中心見面時發現被人追蹤,他們知道這條線暴露了。李前輩把被追蹤的事告訴金薛宇,提醒他現在情況很危險。金薛宇稱與其這樣防不勝防,不如主動出擊,把木雕拋出去誘餌。

兩人正討論行動計劃時,車圖夏不停發信息給金薛宇約他見面,金薛宇卻看了看根本不回資訊,李前輩有些疑惑。深諳女人心思的金薛宇能夠準確猜想到此時的車圖夏如坐針氈心裡七上八下,她一定猶豫糾結不得其解。所以,他不理不睬,稱現在是放置階段。果然車圖夏見他不回資訊越發心亂如麻。

經過金薛宇和李前輩商量,李前輩故意把移轉木雕像的事情透漏給追蹤自己的那些人。接著張組長和李前輩故意在那裡見面,等他們出現後,白議員手下的特工用狙擊手射殺李前輩和張組長。誰知他們倆人的車都是特殊防彈玻璃,二人毫髮無損。而狙擊手因此暴露位置。

就在狙擊手詫異沒有打中李前輩時,埋伏的金薛宇打中狙擊手左肩。經驗豐富的狙擊手很快躲藏起來,金薛宇和他展開拉鋸戰。就在此時,因為等不到金薛宇資訊幾乎要崩潰的車圖夏終於忍不住給金薛宇打電話。金薛宇一邊作戰一邊告訴車圖夏自己一會兒去接她。車圖夏的電話被掛斷,她拿著手機目瞪口呆。車圖夏身邊的閨蜜感慨,金薛宇分明就是欲擒故縱的高手。

狙擊手最後順利逃離,但金薛宇看清了他,他判斷狙擊手分明就是一名特工,而且他就是餘雲光事故那天在他車上動手腳的假道具工。金薛宇結束戰鬥驅車離開,他告訴李前輩,現在放置階段結束,進入告白並抓緊的時機。

此時白議員和毛承宰暗地見面,當他看到毛承宰身邊站著自己的特工時知道他出賣了自己投靠了毛承宰。白議員有些痛心疾首,毛承宰成竹在胸地警告白議員,他妄圖勾結國情局算計自己的事自己很清楚,白議員一時語塞。

金薛宇沒有食言去接了車圖夏,他帶著車圖夏一起在夜空下吹夜風喝酒,他說自己記得這是車圖夏最喜歡的方式。車圖夏沒想到金薛宇如此用心,她動情地撲上去主動親吻了金薛宇。那一刻她覺得親吻的感覺果然讓人心動,而金薛宇感覺親吻的行為果然十分不祥。

金薛宇最後送車圖夏回家,在車圖夏家門口她震驚地看到父親車錫明等在家門口。當車錫明疑惑金薛宇身份時,他主動稱自己是車圖夏男朋友。車錫明見金薛宇如此陽光帥氣他激動地撲上去緊緊擁抱了金薛宇。

 

 

 

 

    文章標籤

    【韓劇】Man to Man《MAN X MAN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