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Mr.back 白先生分集劇情介紹(1-8集)

 韓劇白先生第1集劇情介紹 

  崔高峰兒子無心經商

  人到晚年,總會不自覺地對死亡產生恐懼,身家上億的崔高峰晚上就經常做噩夢夢到地獄使者,地獄使者身穿白衣來衣來到床邊包圍崔高峰,房間裡面的時針亦發生倒轉奇觀。

  崔高峰從夢中蘇醒過來驚魂未定,家人們見崔高峰一副面色驚恐的模樣,所有人意識到崔高峰又做了噩夢。崔高峰起床梳洗在家人的陪護下到客廳過生日,生日當天崔高峰發現自己的兒子崔大韓沒有到場,一名女助理來到崔高峰身邊,誠惶誠恐將崔大韓與一個女子發生性關係,女子懷孕的事情說了出來,崔高峰不聽則已,一聽之下勃然大怒決定不再管教崔大韓。

  崔大韓其實在崔高峰生日當天已經回家,崔高峰與崔大韓通電話的時候,崔大韓語氣神秘提醒崔高峰往天空看,崔高峰無比好奇在家人的陪護下來到窗戶旁邊抬頭向天空看去,崔大韓從一艘直升機上跳下來,一邊急速下降一邊拉開手中的橫幅,橫幅上是祝福崔高峰生日快樂的文字,崔高峰臉上露出一絲驚喜被崔大韓創意的祝福方式感動,不料崔大韓忽然拿錯了橫幅,文字轉眼變成詛咒崔高峰快點死的內容。

  崔高峰被崔大韓氣得差點暈倒過去,家人七手八腳把崔高峰扶到床上,崔高峰躺在床上依然怒氣未消,已經回到家中的崔大韓悠閒自在坐在房間裡面,完全不為父親崔高峰的身體情況擔憂。

  崔高峰年事已高依然親力管理整個公司,崔大韓生性好玩對經商沒有興趣,不過為了討好父親,崔大韓只能裝摸作樣在渡假公司工作。

  崔高峰處理完一些事情離開公司,路上被人不慎噴出水源跌倒在地上,正好荷秀從噴水區域經過,崔高峰跌倒在地上的情況引起荷秀注意,荷秀趕緊走上前扶起崔高峰,崔高峰被荷秀帶到一所養老院,老人們不認識崔高峰,工作人員也不認識崔高峰,崔高峰在荷秀的陪護下來到屋外進食,由於食物不合崔高峰的心意,崔高峰拿起一塊食物扔到半空,食物飛到半空忽然下落掉在崔高峰的額頭上。

  荷秀只覺崔高峰是一個古怪的老人,早餐過後陪護崔高峰洗手,崔高峰不情不願在荷秀的幫助下洗手,荷秀幫助崔高峰洗完手送了幾粒糖果給崔高峰。

  洪室長來到養老院找到了崔高峰,崔高峰終於成功回到正常生活軌道上。荷秀來到崔高峰管理的渡假村工作成功被錄取,第一天工作荷秀來到一間客房中打掃衛生。崔大韓為了躲避父親查崗來到荷秀工作的房間,為了不讓父親產生疑心,崔大韓情急之下將荷秀摁倒在床上扯過被蓋遮擋,崔高峰來到客房外面最終發現了崔大韓,荷秀一眼認出了崔高峰,崔高峰認定荷秀是浪蕩女人,毫不客氣開除了荷秀。

  晚上,荷秀接到崔大韓的電話,崔大韓語氣焦急因為在客房掉了一條貴重項鍊向荷秀求助,荷秀因為被炒魷魚趁機要求崔大韓想辦法恢復她的職務,否則她不會把項鍊還給崔大韓,跟崔大韓結束通話,荷秀來到賓館找到了項鍊。 

白先生第2集劇情介紹

崔高峰奇跡恢復年輕

  崔高峰遇車禍被送往醫院急救搶險,在醫生的搶救下崔高峰平安無事回到住處。

  荷秀在醫院做完簡單傷口包紮離開醫院跟崔大韓聯繫,崔大韓遺失了一條貴重的項鍊,荷秀拾到項鍊向崔大韓住處趕去。

  崔高峰趁著保姆家人不在,獨自一人來到浴缸裡面洗澡,等他從浴缸裡面坐起來的時候,忽然發現年輕的活力回到身上。

  荷秀來到崔高峰家中在客廳中等侯崔大韓,崔高峰由一個老態龍鍾的老者恢復到中年男子模樣,由於被自己年輕的相貌嚇壞,崔高峰在客廳隔壁的房間焦急不安走動。

  站在客廳的荷秀在不經意間看到隔壁房間光著身子的崔高峰,崔高峰側著身子站在隔壁房間裡面,荷秀誤把崔高峰當成崔大韓,還以為崔大韓心理變態在家中裸行。

  崔大韓在另一間房間聽到荷秀髮出的尖叫聲,荷秀急急忙忙離開崔家搭乘一輛計程車離去,崔大韓追到門口看著計程車離去,完全想不明白荷秀為何忽然急匆匆逃離崔家。

  崔高峰光著身子躺在床上,崔大韓來到房間裡面尋找父親崔高峰,崔高峰生怕崔大韓看到他年輕的模樣,嚇得趕緊扯過被蓋不給崔大韓看到,崔大韓見崔高峰不願意起床,還以為崔高峰是因為身體疲勞想好好休息。

  第二天,崔高峰穿上衣服悄悄離開崔家,重獲年輕相貌令崔高峰非常開心,崔大韓見父親崔高峰忽然失蹤,趕緊拿出手機拔打崔高峰的電話,崔高峰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一家餐廳喝飲料,一看是兒子崔大韓打來的電話,崔高峰沒有接聽電話。

  崔大韓來到餐廳的時候崔高峰已經離去,一名男服務員正在餐廳打掃衛生,崔大韓盤問男服務員是否見過一個老年人來餐廳消費,男服務員一邊工作一邊提起見到年輕帥氣的崔高峰在餐廳消費。

  崔高峰遇車禍忽然失蹤不見,記者們四處尋找荷秀,崔高峰遇車禍的時候荷秀也在場,記者們想從荷秀嘴中瞭解一些內幕,荷秀來公司上班的時候發現大樓門口站著一堆記者,嚇得吃了一驚不知如何是好。緊急關頭崔高峰趕來拉起荷秀就跑,記者們在二人身後緊追不放,崔高峰拉著荷秀一路狂奔來到一座商場裡面,二人藏到一個角落裡面甩掉了記者。

  荷秀沒有認出已經變年輕的崔高峰,崔高峰一臉好奇觸摸荷秀的皮膚,企圖從荷秀身上找出他變年輕的原因,荷秀之前雖然跟崔高峰一起遭遇車禍,但身體非常正常沒有一絲異常情況。

  崔高峰不甘心地握住荷秀的手掌撫摸,荷秀認為崔高峰是變態,趕緊掙脫崔高峰的手掌急匆匆離去。

  荷秀離去不久崔高峰遇到了崔大韓,崔大韓沒有認出已經變年輕的父親崔高峰,崔高峰面色複雜看著崔大韓,忽然奪過崔大韓手中的拐杖將崔大韓戳倒在地上。

  崔大韓倒在地上還沒來得及爬起來,崔高峰來到醫院尋找一外醫生,一臉興奮向醫生講述他變年輕的過程,醫生不相信崔高峰的話,喚來幾個醫生強行拉走崔高峰,崔高峰來到醫院大廳掙脫幾個醫生當眾靈活翻筋斗,幾個醫生見崔高峰翻起筋斗跟雜耍一樣靈活自如,幾人不敢再帶崔高峰去精神科檢查精神狀況。

  崔高峰離開醫院找到了成室長,成室長是崔高峰的親信隨從,崔高峰在成室長面前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成室長不相信崔高峰的話,以為崔高峰是精神病,崔高峰無奈之下只得談起當初與成室長在一起生活的細節內容,成室長驚如天人看著崔高峰,漸漸意識到崔高峰沒有胡說八道。雖然開始相信崔高峰是本人而非他人假扮,成室長依然一臉警惕不肯跟崔高峰交談,崔高峰拿起一根樹枝戳成室長的身體,成室長立即記起當初崔高峰也是用同樣的手法戳他的身體。

  崔高峰證明了自己的身份在成室長的陪同下來監控室查看錄影,之前崔高峰遇車禍的時候車上放著許多現金,崔高峰想從監控錄影中查到裝錢汽車的下落,在查找錄影內容的過程中崔高峰發現荷秀搭乘一輛汽車從停車場出發,不等他仔細研究荷秀出現在停車場的原因,崔大韓來到監控室找成室長。

  崔高峰嚇了一跳扮成清潔工收拾餐具離去,崔大韓忽然記起之前跟崔高峰相遇,趕緊離開監控室追找崔高峰。

        崔高峰在躲避崔大韓的過程中與荷秀陰差陽錯爬到一輛汽車上,崔大韓發現崔高峰藏在車上的時候汽車已經開走。

白先生第3集劇情介紹

  崔信亨和荷花秀逃了出去,然後跟荷秀打聽了她的車,要求看她車上的監控錄影,沒想到荷秀的車已經報廢了,崔信亨只能和荷秀一起到廢車場裡找她的車,終於在她的車上找到了記憶體卡。

  荷秀和崔信亨一起喝了一點酒,便開始不停地說崔高峰的壞話,抱怨被崔高峰無故辭退的事。崔信亨怎麼可以忍受被人罵,在飯店裡大吵,結果荷秀一不小心把酒潑到了臨桌的客人,氣得他跟信亨打了起來。

  崔信亨把荷秀送回了家,兩個人馬上倒頭就睡著了,荷秀媽媽也只好留他在那裡過夜。第二天,崔信亨按照自己往常的習慣,對荷秀家的早餐諸多挑剔,坐公車也不懂得讓坐,氣得荷秀只能把他硬從座位上拉下來。

  大韓懷疑信亨是綁架犯之類的,更懷疑崔高峰被信亨綁架,而新聞報導又拍到了荷秀曾和他一起,所以大韓只好把荷秀叫來問清楚,可惜荷秀也一知半解。儘管洪智允聲明崔高峰沒事,可是理事們還是沖進了辦公室,逼著大韓要把崔高峰找出來,讓他退位。

  為了查清在他車裡放錢的人,也為了生活,成京斐把信亨安排到酒店裡做清潔的工作。酒店的會長被安排做清潔的工作,信亨氣得找成京斐出出氣。崔信亨變了個樣,看盡了親人對他的無情,就像是荷秀說的那樣,他只是個頑固不講理的老頭。

  崔英達夫婦急著想要找到崔高峰的遺囑,找了辦公室又找回了家裡。大韓命令荷秀回家為他關窗。崔信亨蒙著面,躲在崔高峰臥室的衣櫃裡,一時抽筋忍不住從衣櫃裡闖了出來,把荷秀嚇得半死。

  大韓在儲物櫃裡找到了崔高峰的手機,而信亨之前用斧子頭砸了儲物櫃,又拿了一個足夠裝人的袋子說要裝東西,讓大韓更加認為他綁架了崔高峰。

白先生第4集劇情介紹

  崔英達夫婦巴不得崔高峰回不來,即使回來了,他們也相信崔高峰會在監獄裡度過,所以非常的開心。崔美惠一點也不顧及崔高峰這個大哥的安危,而大韓覺得爸爸永遠認為自己是對的,從來不聽別人的,這些種種崔高峰很心寒。

  崔信亨從家裡偷來了一些他身前的衣物,在懸崖上留下遺書,讓所有人都認為他已經跳崖自盡了。崔信亨是成京斐介紹進酒店工作的,大韓又把他定為綁架犯,所以他也被帶到警察局審問。

  找不到崔高峰的屍體,大韓堅決不承認爸爸已經死了,儘管大韓對爸爸有意見心裡怨恨爸爸只顧掙錢,父子之間不親密,可是他心裡還是特別的心痛難過爸爸離開了他,一個人躲在案發現場哭。

  崔高峰留下的遺書,不能動他身上任何部位,讓他完整無缺地離開,然後就跟多年的主治醫生和成京斐一起安排了他的遺體給家人們看。為了不讓事情敗露,醫生和成京斐用盡了辦法,才讓所有人相信崔高峰已死,然後崔高峰就以崔信亨的身份留在世上。

  大韓一直認為爸爸是個連孤獨的時間也不給自己的掙錢機器,可是現在見到了爸爸的遺體,對於爸爸的離開還是特別的心痛,而崔高峰的那幾個兄弟姐妹則開始惦記著,如何罷占崔高峰的位置,掌握酒店的經營權。

  洪智允不想崔高峰一輩子的心血毀於一旦,努力勸說著要大韓振作接管酒店,可是大韓對於經營一點興趣也沒有。理事會上,爭奪會長的位置爭論不休,成京斐在此時拿出了崔高峰身前的錄影,表明他要將大韓傳給他另外的一個兒子崔信亨。

  大韓知道爸爸還有另外一個兒子很驚訝,而崔英達一直覬覦會長的位置,被忽然出現的崔信亨氣得馬上犯病。崔高峰知道,大韓會是最受打擊的一個,最後也給他留下了一封安慰他的信。

  得知崔信亨是崔高峰的兒子,感覺一直被崔信亨欺騙,荷秀因此不想理會信亨,可是她和新任會長的緋聞卻傳遍了酒店。

白先生第5集劇情介紹

  崔信亨到荷秀家的西裝店,取了訂做的西裝,年輕時的感慨不自覺地印入腦海。荷秀的爸爸當年,為沒錢的崔高峰做了一套西裝,允許他可以在有錢後再來給錢,這件事情對崔高峰的影響很大。

  大韓很難接受爸爸突然多了一個兒子,處處和崔信亨做對,崔信亨知道他受的打擊很大,他也只能默默接受著。崔信亨上任第一天,就要求洪智允把車禍現場民眾撿到的錢收回來,還要向國家申請事故賠償,讓大家一頭霧水,公司員工焦頭爛額。

  不開心的大韓,把荷秀帶到了百貨公司,狠狠地刷了一大堆貴價的東西她。大韓不想理會公司的事,他只想繼續提報冬季廣告提案,讓荷秀做企劃案,然後由荷秀做模特,荷秀覺得跟他根本無法溝通。

  知道大韓大筆花錢,崔信亨氣得跑去教訓他,沒想到和大韓一起刷卡的人是荷秀。崔信亨想要帶走荷秀,他不想荷秀跟大韓走得太近,責駡荷秀的同時,大聲罵大韓不爭氣,在酒店有危機的時候還是這樣一事無成。

  崔信亨言行舉止像極了崔高峰,而且開始恢復崔高峰生前的生活,大韓非常生氣地砸掉崔高峰用的叫喊鈴,質問崔信亨是被拋棄的兒子,有什麼可慶倖的。大韓非常生氣的責駡崔信亨,連他媽媽生病了也沒有去看她,只顧著掙錢,而他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就是,喊一個叫崔高峰為爸爸。

  荷秀被崔信亨認為是為了錢和大韓一起去刷卡,心裡感覺特別委屈,所以發了短信告訴崔信亨情況,崔信亨因為不會用智慧手機,發錯了資訊,讓荷秀誤以為不要再跟他聯繫,特別生氣。為了不讓荷秀誤會,崔信亨只能親自請她吃飯解釋自己沒有誤會。

  崔英達和崔美惠把崔信亨請出來喝酒,並在他的酒裡下了藥,迷迷糊糊地崔信亨只能打電話給成京斐求救,沒想到打錯給了荷秀。還沒等荷秀趕來,崔信亨發現房間裡多了一個女人,嚇得馬上跑出了房間,正好與荷秀碰個正著。

  經過崔信亨的暗中調查,被他發現,崔英達的老婆李仁子,偷偷地將公司的錢轉成自己的錢,所以他讓趙秘書緊盯著她的資金情況,並警告崔英達要注意自己妻子做的事。崔信亨正想盡辦法查出偷公司錢的人,同時要洗刷他貪污的罪名。

  李仁子派人從鄭利健手中搶走了繼承資料,並把他打成了中傷進醫院,然後一把火燒了所有的資料。

白先生第6集劇情介紹

  大韓把身為崔高峰的兒子,作為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幸,讓崔信亨心裡很痛心。崔英達三人合夥把沒有繼承書的崔信亨趕出了崔家,崔信亨只能獨自一人喝酒解愁,忽然心臟病犯了,像快要死了一樣。

  荷秀看見了犯病的崔信亨馬上進去救他,遺留在荷秀那裡的崔信亨的鏈子發揮了作用,讓崔信亨一下子就沒事了。露宿街頭的崔信亨,吃掉了露宿者給野貓吃的火腿腸,被露宿收留在天橋底下,於是他便開始和他們一起生活。

  大韓腦海裡不停地出現荷秀的樣子,詢問洪智允關於愛情的事,斷定自己可以有了戀愛的感覺。大韓把荷秀叫到辦公室談企劃案的事,而她則為被趕走的崔信亨擔心,希望大韓照顧一下身為他家人的崔信亨。

  洪智允安排大韓做公益派飯活動,身為露宿者一員的崔信亨出現在當場,立刻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搞砸了洪智允的安排。大韓在理事大會上表示,他對外的形象很差,沒有資格擔任會長一職,所以把會長的位置讓給了崔英達。

  崔英達當上了會長,非常得意,而崔信亨只認為他只是一個笨蛋。崔信亨拿著一盆花去祝賀崔英達,提醒他自己知道他們收受五十億賄賂的事,還有李仁子藏私房錢的事,包括把他從會長位置趕下來的事。

  崔信亨再一次心臟病發,難受得像快要死去一樣,幸好荷秀又在此時趕到,當她用手握住崔信亨的手時,崔信亨忽然沒事了。成京斐很驚訝,他向荷秀兩姐弟要求,讓崔信亨留在他們家住下,一切伙食費住宿費都由他包了。

  公司裡對大韓的傳言非常多,讓荷秀膽戰心驚的,得知是去酒窖選酒,荷秀才有些放心。崔信亨不放心大晚上沒有回家的荷秀,一直在門口等荷秀回家。大韓送荷秀回家的時候,看到了崔信亨在她家裡,故意打電話想瞭解一下,而崔信亨則一直從中吵鬧破壞。

白先生第7集劇情介紹

  Red Day慶典上,荷秀把崔信亨帶到了現場,並且對他特別照顧,大韓決定再把崔信亨請到他的家裡來住,並讓他去公司上班從最底層做起,搜視版權原創,而大韓自己則要開始繼續他的夢想跳舞,把崔信亨氣得半死。

  大韓叫荷秀為他檔到家裡,並且警告她不要留在崔信亨身邊,因為他對荷秀產生了興趣,而荷秀的腦海有意無意地總出現崔信亨的身影。

  大韓的冬季純紅日舉辦得很成功,李仁子不能讓大韓搶了他們的位置,所以讓英達把以前崔高峰的親信全部解雇,還有實習員工。成京斐無意間知道鄭利健和崔惠美勾結在一起,馬上去把情況告訴崔高峰。公司有危機,而大韓還只顧著玩樂,崔信亨非常生氣地去KTV質問他,沒想到大韓是如此的討厭他這個爸爸,讓他實在意想不到。

  荷秀安慰因為大韓生氣的崔信亨,已經不自覺地對他特別的在意。崔信亨提醒崔美惠,鄭利鍵想吞併大韓集團,讓美惠遠離他,而美惠則繼續跟鄭利健狼狽為奸,用秘密帳本換走崔信亨手上的遊輪酒店的企劃案。

  醫生查到非洲曾有人發生了和崔信亨一樣的事情,都是同時發生了流星雨,然後掉進了大明坑裡,但是到最後那個人卻因為受不了外界對他的嘲笑消失了,崔信亨決定購買飛機票親自去查看一下。

  荷秀帶著崔信亨去養老院,在那裡崔高峰和荷秀初識,崔信亨覺得很溫暖。看到荷秀和大韓在一起,崔信亨總是忍不住發脾氣,還經常提醒荷秀不要被大韓所騙,讓荷秀懷疑崔信亨是不是喜歡上了她,可是他沒有任何表示。

  崔信亨拿著崔英達的秘密帳本,威脅他把手上的股份全部讓出來,然後辭去會長的職位。

白先生第8集劇情介紹

  崔英達辭去了會長之職,大韓暫時代理會長職位。鄭利健安排了一個女人,趁著大韓熟睡之時,拍下了和他的床照,原創來至搜視網,然後公佈到網上去。

  床照一經公佈,大韓馬上受到媒體的關注,崔信亨跑去承認照片中的男人是他,不是大韓。崔信亨和洪智允都讓大韓不要承認照片中的男人是他,可是大韓還是沒有照做,承認自己在酒店裡喝醉睡著了什麼人進來也不清楚。

  崔信亨出面包庇大韓,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大韓也一樣。聽家裡的下來說,崔信亨和大韓在家裡擦出了火花,讓英達他們誤以為崔信亨和大韓是同信戀。荷秀不知道為什麼崔信亨出現承認,可是她知道崔信亨撒了謊,因為當時他看到新聞時也被嚇到了,她相信自己所見的崔信亨不是那樣的人。

  鄭利健告訴洪智允,他擁有崔高峰生前準備的一份大禮遊輪酒店的企劃案,要求洪智允和他結婚。洪智允知道崔高峰的這個秘密企劃,可是她不知道為什麼崔高峰留給了崔信亨,她認為大韓應該知道此事。

  崔信亨給鄭利健的是一份沒有的企劃案,他被崔信亨耍了,而崔信亨又出面替大韓接受調查,讓鄭利健不得不懷疑崔信亨和大韓已經聯手了。崔信亨報身份證時,差點報出崔高峰的號碼,DNA鑒定是百分百,讓大韓開始懷疑起他的身份來,而其他人都同樣有此疑惑。

  金博士去了美國後,知道非洲酋長和崔信亨類似的情況,可能當時崔信亨吃下的不是藥而是隕石。正是因為隕石裡隱藏著神秘的力量,崔信亨才變年輕了。重新翻看了錄影,崔信亨才知道自己吃下的是隕石,而非洲酋長吃下隕石後變年輕,一段時間後又變老了然後去世了。

  洪智允沒有答應鄭利健的求婚,反而質問他是不是策劃了大韓的緋聞,鄭利健表示是為了試探崔信亨,因為他懷疑崔信亨冒用了別人的身份。

  崔信亨忽然又心臟病發,而此時荷秀又把崔信亨的隕石項鍊還給了大韓,因為他們就在附近,崔信亨忽然沒事了。看到荷秀和大韓在一起,崔信亨不高興地離開了,而荷秀馬上追了出去,想讓崔信亨一起進去面對大韓,畢竟他們是一家人。

  大韓提醒荷秀,不要把心交給崔信亨,因為他遲早是要離開的人,他已經知道崔信亨就是他的爸爸崔高峰會長。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