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匹諾曹分集劇情介紹(1-5集)

韓劇匹諾曹第1集劇情介紹

  崔達布家庭突遭變故

  新一屆問答比賽即將開始,學校老師宣佈高三學生安秀燦到電視臺參加比賽,除了安秀燦以外,平時全班倒數第一名的浪蕩學生崔達布竟然跟安秀燦成為競爭對手。

  安秀燦是學校的優秀學子成績優秀,崔達布的學習成績非常差,許多學生都認為崔達布必敗不疑,崔達布留著蓬鬆的長髮來到電視臺與安秀燦競爭,安秀燦沒有把崔達布放在眼中。主持人開始出第一題難題,安秀燦未能成功回答,崔達布輕鬆答對第一道難題領先于安秀燦。

  主持人繼續出題的時候,崔達布的思緒回到多年以前父親奇浩尚出勤救火的場景,當時火災在一幢樓房中發生,奇浩尚與所有同事接到火警電話迅速出動奔赴火災發生地點,一行人來到火災地點奮不顧身沖進樓房中救火,在樓房裡面工作的幾個員工已經悄悄撤離出來,其中一個員工向班長講述烤魷魚引發火災,班長面色驚恐生怕承擔火災責任,壓低聲音提醒員工不要把火災原因說出去。

  奇浩尚與同事們在失火的大樓中拼命滅火,大樓火勢難以控制,存放在樓中的燃氣罐遇高溫發生爆炸,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樓房某處被燃氣罐炸出一個大缺口。

  翌日,記者和民眾趕到火災現場,參與救火的消防員死了將近十個,遇難消防員的家屬悲天嚎地來到事發地點尋找親人。奇浩尚的妻子帶著小兒子河明來到事發地點,河明正是多年以後改名換姓的崔達布,崔達布在事發地點看到了父親奇浩尚匆匆逃離火災現場的背影,父親的異常舉動引起崔達布的懷疑,女記者宋車玉得知奇浩尚依然活著,趕緊把崔達布拉到鏡頭面前採訪,崔達布面對鏡頭不知如何回答記者問題,一些悲憤的家屬認定奇浩尚害死了同事所以才逃走,有人拿出雞蛋扔到了崔達布的臉上。

  奇浩尚失蹤不久,崔母帶著崔達布來到海邊燃發煙花,小小年紀的崔達布已經從父親失蹤的陰影中恢復過來,崔母含著眼淚看著燃發煙花的崔達布,忽然拉起崔達布縱身跳到海中。

  第二天,警方來到海邊堪察現場,現場留下了崔達布的一隻鞋子,崔達布的哥哥來到事發現場看著落在石頭上的鞋子,情緒激動想沖到海邊尋找弟弟和母親。

  崔達布跟隨母親跳海大難不死,仁荷的爺爺救上了崔達布,崔達布見仁荷爺爺思念仁荷,索性扮成仁荷的親人照顧仁荷爺爺。

  仁荷與父親上門看望爺爺,爺爺身體不適暈倒在地上,仁荷父親趁機盤問崔達布的身份,崔達布只得將自己假扮仁荷親人照顧仁荷爺爺的經過說了一遍。

  仁荷父親雖然對崔達布欺騙仁荷爺爺不滿,但還是同意崔達布繼續跟仁荷來往,仁荷開始的時候對崔達布充滿警惕,直到慢慢跟崔達布交流瞭解了崔達布的性格,仁荷很快就跟崔達布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好夥伴。

  仁荷最大的心願就是跟媽媽宋車玉取得聯繫,宋車玉是一名記者,仁荷經常從電視節目中看到媽媽宋車玉報導一些新聞,由於屋子裡面的電視機的電線有問題收不到節目,仁荷一臉憂愁很想收到電視節目看媽媽主持節目。

  崔達布計上心來修好了天線給仁荷觀看電視節目,仁荷喜出望外坐在電視機前觀看節目,節目裡面正好播出宋車玉,仁荷目不轉睛盯著電視螢幕觀看母親報導節目。

  崔達布看到宋車玉出現在電視中,立即記起當年父親奇浩尚救火失蹤宋車玉到現場採訪報導的情景,回想完當年發生的情景,崔達布心情失落默不作聲離開房間來到屋外。

  仁荷父親外出歸來見電視機中出現宋車玉,勃然大怒弄壞電視機不再讓仁荷觀看電視,仁荷心急如焚來到屋外向崔達布求助,崔達布因為陷入到往事的悲痛中一反常態不想理睬仁荷,仁荷見崔達布忽然變得冷漠無情,心中升起不解並不知道崔達布曾經有過一段悲痛往事。引發崔達布想起悲痛往事的人正是仁荷的母親宋車玉。如果崔達布不説明仁荷接好天線,宋車玉就不會出現在電視機中令崔達布想起傷心往事。

  崔達布從往事中回過神來,重新振作精神接受主持人提問,主持人提出的新問題難倒了安秀燦,崔達布出人意料再次成功答對安秀燦無法回答的問題。

匹諾曹第2集劇情

  仁荷騎自行車刹車失靈

   仁荷填寫志願,多年以來仁荷的夢想是當一名律師,崔達布見仁荷想填律師志願,趕緊提醒仁荷從事律師職業很有可能替殺人犯辯護,在崔達布的提醒下仁荷腦海中浮現出當律師的情景,原告席上坐著原告,仁荷幫助殺人犯跟原告爭辯,原告見仁荷不分是非污蔑他,勃然大怒從原告席上站起來向仁荷沖了過去。

  仁荷回想完腦海中的情景決定選擇其它志願,第二次的時候仁荷想填演員,崔達布依然不贊成仁荷當演員,提醒仁荷經常打飽嗝不適合演戲。

  在崔達布的提醒下仁荷腦海中閃現出當演員的情景,許多工作人員站在導演身邊,導演目不轉睛盯著監視螢幕,仁荷扮成死人被一個男子抱走,男子在行走過程中忽然聽到仁荷打飽嗝,導演見仁荷扮死人的時候也打飽嗝,怒氣衝天喊停。

  演員夢隨著幻想結束破滅,仁荷一時之間犯難不知填寫什麼志願才好,崔達布顯然對各行各業非常瞭解,濤濤不絕給仁荷一些填寫志願選擇行業的建議。

  傍晚放學,仁荷不等崔達布就悄悄騎著自行車離去,崔達布追出學校的時候晚了,仁荷騎著自行車離開學校向碼頭趕去,自行車刹已經失靈仁荷渾然不知,崔達布意識到不妙,趕緊找了一輛三輛車一路飛快踩踏向仁荷追了出去。仁荷下坡的時候才發現自行車刹已經失靈,雖然已經發現自行車出現了故障,但仁荷已是騎車難下不能立即停下來。

  自行車飛快地向坡下飛馳而去,仁荷嚇得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崔達布騎著三輪車抄近路向仁荷迎面沖了過去,仁荷騎著自行車失控向路邊直沖下去,緊急關頭崔達布奮不顧身從三輪車上跳起來摟住了仁荷,仁荷與崔達布雙雙摔到路邊。

  崔達布頭部受傷已經昏迷過去,仁荷從地上坐起來見崔達布額頭流出了鮮血,嚇得趕緊拔打急救電話。

  不久之後急救車趕了過來,幾個護士將崔達布抬到車上急救,崔達布的頭部包紮了繃帶蘇醒過來,仁荷看著平安無事的崔達布,心中依然不太放心,當場測驗崔達布的意識是否清醒。

  崔達布意識清醒與仁荷下車回家,二人來到碼頭搭乘輪船回家,路上崔達布提醒仁荷不能把騎車受傷的事情告訴給家人知道。

  崔達布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成績糟糕透頂的學生,實際上他是故意隱藏自己的實力,只要他願意他完全可以輕鬆奪得全校第一名,學生們見崔達布參加電視臺問答活動對答如流叔叔勝出,所有人懷疑崔達布作弊,崔達布雖然已經聽到學校傳聞他作弊的風言風語,但他卻毫不在呼別人異樣的目光依然我行我素。

  雖然在電視臺參加問答題表現出色,但在最後關鍵時刻崔達布主動把答題機會讓給競爭對手安燦秀。

  晚上,崔達布與安燦秀同乘一輛公車回家,仁荷見崔達布還沒有回家,趕緊拿起雨傘到公車月臺等待崔達布回來。

  崔達布與安燦秀下車的時候天空已經下起大雨,安燦秀的母親拿起一把雨傘接安燦秀到汽車裡面,安燦秀瞟了崔達布一眼跟著母親走進汽車裡面,崔達布目送安燦秀離去,抬頭看著 從天而降的大雨意識到不能冒雨回家。

  正當崔達布為如何回家發愁的時候,仁荷出現在了崔達布的眼前,崔達布哭笑不得發現仁荷坐在對面馬路的遮棚中熟睡過去,過了沒多久仁荷睜開眼睛看到了崔達布。

  抬頭看著傾盆大雨,仁荷趕緊撐傘想向崔達布走過去,豈料雨傘出了毛病,仁荷手忙腳亂無法打開雨傘。

  崔達布見仁荷無法打開雨傘,趁機找到一隻可以擋雨的霜淇淋形狀的路障罩到仁荷腦袋上面。

匹諾曹第3集劇情

  仁荷面試失敗

  達布一覺睡醒目瞪口呆,原來之前經歷的一系列事情都是在做夢!達布嘀咕著夢中的情景來到客廳吃飯,回想夢中發生的情景,達布依然無法相信是在夢中發生,夢裡面的事件非常真實,達布就算是已經蘇醒過來,卻依然有一種置身其中的感覺,為了驗證自己之前是否在做夢,達布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想再次進入到夢中,仁荷走進房間見達布神神叨叨像是在研究什麼事情,心中升起好奇來到床邊看熱鬧。達布顧著沉浸在夢中的情景沒有注意到仁荷來到床邊,仁荷被達布伸手觸摸到大腿,達布立時挨了仁荷一拳頭。

  吃完早餐達布開著計程車開始新的一天工作,夢中的他曾是一名學生在學校讀書,現實中的他是一名計程車司機每天按部就班生活。

  仁荷多年以來一直渴望跟母親宋車玉取得聯繫,宋車玉十三年以來卻一直沒有跟仁荷聯繫,仁荷努力學習報考記者專業想跟宋車玉見面,宋車玉就是一名記者,只要仁荷成功進入記者行業工作就能跟母親宋車玉經常見面。

  參加記者面試之前,仁荷收到了一條宋車玉發來的短信內容,看著闊別十三年的短信,仁荷激動得向周圍的朋友們報喜,朋友們見仁荷終於跟母親取得聯繫,人人無不為仁荷感到高興。

  達布開著計程車搭載一個顧客向目的地趕去,路上仁荷打電話給達布,在電話中將母親宋車玉發短信給她的經過說了一遍,達布由衷的替仁荷爾高興,顧客在一處斜坡下車,達布停下計程車發現車外有一個大伯遇到了車禍。

  車禍不嚴重僅是摩托車撞到了汽車車尾上面,大伯看著車尾上的印痕,焦急不安想拔打電話聯繫車主,車主下落不明沒有留下聯繫方式,達布熱心的幫助大伯解決困難,提醒大伯可以先離去由他來處理車禍事件,大伯推著摩托車離去,達布想尋找車主的聯繫方式,車主沒有在車上留下聯繫方式,達布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趕緊回到計程車上開車離去。

  仁荷到傳媒公司面試,面試的負責人除了幾個仁荷不認識的人,其中赫然坐著親生母親宋車玉,宋車玉沒有念在跟仁荷是母女的份上留下情面,而是跟考核其它面試生一樣公平對待仁荷,仁荷在宋車玉的要求下測試一道難題,因為無法放開身心處理難題,仁荷最終被宋車玉淘汰。

  面試結束仁荷來到房外想跟宋車玉見面,宋車玉拿起手機來到仁荷面前,仁荷為了證實母親之前是否發過短信主動打電話,結果母親的手機淌有任何動靜。

  仁荷意識到發短信的另有其人,宋車玉給了仁荷一個擁抱,仁荷驚喜交加以為母親在思念她,結果母親僅是像征性的擁抱而已,擁抱結束母親提醒她不要影響她工作。

  達布在車上開車發現了失落而歸的仁荷,仁荷坐在路邊不停的打飽嗝,達布站在對街發短信給仁荷,仁荷雖然心中非常悲痛,但發短信的時候一直非常開心的跟達布聊天,達布站在對街看著仁荷一邊哭泣一邊在短信中假裝開心,心中已經猜到仁荷面試失敗。

  因為有工作要做,達布回到車上繼續開車,開車做完事情達布發現仁荷已經離開街邊。

  仁荷從街上回來收拾行李不辭而別,達布下班回到家中方才知道仁荷已經離家出走,仁荷下落不明不知去了何處,達布心急如焚在街上四處尋找仁荷。

  街上有許多人站在路邊觀看江上的煙花,達布忽然想起夢中的情景,母親帶著他來到江邊燃放完煙花跳江自殺。

  回想完夢中的情景,達布繼續在街上尋找仁荷,路面出現了一些課本的碎片紙屑,達布抬頭向路邊的高樓上看去,漸漸猜到仁荷很有可能已經爬上高樓頂層,仁荷無原無故爬到高樓頂層自然是想自殺,達布心中一緊顧不上多想趕緊向樓上跑去。

  仁荷在天臺上把所有課本放到一個鐵桶裡面,拿出打火機想焚燒課本,記者夢已經破滅,仁荷對未來失去希望,打火機掉進鐵桶裡面未能引燃課本,仁荷只得彎腰伸手到鐵桶裡面拿打火機,不等她拿到打火機,達布推開天臺木門沖了上來。在達布的開導下,仁荷轉憂為喜不再自暴自棄。

匹諾曹第4集劇情

  達布與仁荷同時考上記者行業

  仁荷在天臺上把所有課本放到一個鐵桶裡面,拿出打火機想焚燒課本,記者夢已經破滅,仁荷對未來失去希望,打火機掉進鐵桶裡面未能引燃課本,仁荷只得彎腰伸手到鐵桶裡面拿打火機,不等她拿到打火機,達布推開天臺木門沖了上來。在達布的開導下,仁荷轉憂為喜不再自暴自棄。

  仁荷父親悄悄站在天臺門口看著達布,達布沒有發現仁荷父親,天空出現許多燦爛的煙花,達布伸手握住仁荷,提出跟仁荷一起報考記者行業。仁荷見達布也想考記者,臉上升起驚喜同意跟達布一起重新努力學習。

  達布順利送仁荷回到家中,仁荷父親單獨跟達布談話,達布在天臺上握仁荷的手已被仁荷父親看到,仁荷父親非常疼愛女兒,達布知道仁荷父親不願意看到仁荷過早戀愛,只得保證以後會跟仁荷保持距離。

  仁荷爺爺跟達布一起逛街,多年以來達布一直假扮成仁荷爺爺的兒子,仁荷爺爺帶著達布來到一家服裝店買了一套西服,達布穿上西服顯得英俊不凡,仁荷爺爺喜出望外與達布坐公車回家,路上仁荷爺爺指出達布一直扮成他的兒子,達布見仁荷爺爺已經知道真相,臉上升起驚訝不知說什麼話才好。

  仁荷爺爺一臉慈愛看著達布,勸說達布以後光明正大活出自多,多年以來達布寄居在仁荷家中一直隱藏真實的自己,仁荷爺爺不願意看到達布再渾渾噩噩活下去,希望達布能光明正大以最真實的狀態活下去。

  仁荷爺爺的關愛令達布深受感動,雖然公車上很有其它乘客,達布依然喜極而泣非常開心。

  仁荷與達布到媒體公司面試記者,一同面試的還有幾個年輕男女,負責面試的工作人員讓仁荷等人一字排開站在播放室中,其中一個男人因為緊張打了一個噴嚏。

  工作人員開始讓仁荷等人觀看一段錄影演習播報內容,所有面試者都流利的播報完錄影內容,唯獨仁荷在播報過程中出現狀況未能順利講完內容。

  仁荷的表現令工作人員極為不滿,達布一見情況不妙趕緊説明仁荷說好話,工作人員要求面試記者的新人要學會說假話,仁荷正是因為無法開口說假話才在播報內容中出現狀況,不久之前的一次面試中仁荷出現同樣的情況,雖然當時她的母親也是評委,但她還是因為無法開口話假話被淘汰。

  達布非常理解仁荷的心情,當場反對工作人員的異議,在達布看來身為一名記者不能虛假播放一些內容,仁荷無法說假話的行為恰恰體現了她的優良品質。

  雖然達布極力替仁荷說好話,但現場工作人員還是對仁荷的表現不太滿,面試結束仁荷與達布來到屋外休息,仁荷憂心忡忡擔心自己無法過關,達布一臉關愛耐心勸說仁荷。

  仁荷爺爺坐在家中等待孫女和達布的面試進度,不久之後達布打來電話聲音激動透露已跟仁荷一起被電視臺錄取,仁荷爺爺喜出望外發出歡呼聲,仁荷父親沒來由幻想到仁荷以後跟達布恩愛甜蜜一起上班的情景。幻想情景中的仁荷在早上上班過程中叼著一塊麵包,達布來到仁荷面前親密的咬住仁荷嘴中的麵包,仁荷父親幻想完情景內容勃然大怒發出怒吼聲。

  達布與仁荷坐到會議室接受工作人員培訓,會議室裡面播放一段災難事故場景,場景中赫然是達布父親遇難的地點,達布多年以來一直在仁荷家中生活,冷不丁忽然看到關於父親遇難的視頻內容,達布情緒激動當眾數落仁荷,仁荷見達布一反常態像是遇到了什麼憤怒的事情,臉上升起驚疑只得起身離開會議室。

  會議室的大門緊閉無法打開,仁荷急了伸手用力扳動大門縫隙,一名男性工作人員來到仁荷身邊,好心地幫助仁荷打開大門,仁荷就像是見了鬼一樣迅速從打開的大門走了出去。

  會議結束達布來到天臺上失聲痛哭,之前在開會的時候他一直忍著心中悲痛,本來他還對父親的生死抱有一絲希望,結果視頻錄影中的內容證明父親已經遇難,達布無法接受父親遇難的事實,悲痛欲絕跪在天臺上哭成了淚人。多年以來他一直期盼能跟父親重逢,結果等來的卻是父親的死訊。殘酷的打擊令達布情緒崩潰,趁著天臺無人,達布放聲大哭陷入到深深的悲痛中。

匹諾曹第5集劇情

  仁荷向達布表白

  會議結束達布來到天臺上失聲痛哭,之前在開會的時候他一直忍著心中悲痛,本來他還對父親的生死抱有一絲希望,結果視頻錄影中的內容證明父親已經遇難,達布無法接受父親遇難的事實,悲痛欲絕跪在天臺上哭成了淚人。多年以來他一直期盼能跟父親重逢,結果等來的卻是父親的死訊。殘酷的打擊令達布情緒崩潰,趁著天臺無人,達布放聲大哭陷入到深深的悲痛中。一直以來,他以為父親依然活在世上,結果父親已經死亡多年。

  達布來到警局認領父親的遺體,辦案民警已把達布父親的遺體轉給其它人,領走達布父親的遺體之人也是達布的親人,達布猜到是自己的大哥領走了父親的遺體,兄弟二人已經多年不見,當年父親犯下案子潛逃,達布跟母親跳海被仁荷家人收養。

  仁荷與達布準備出門上班,兩人各懷心事悶悶不樂,仁荷爺爺察覺到兩人不像原來那樣有說有笑,仁荷父親倒是非常開心,一直以來他不希望達布跟仁荷戀愛,兩人越不願意跟對方說話反而是一種好的開端。

  仁荷來超市購物不停打飽嗝,收銀員好心提醒仁荷打飽嗝的時候堵住鼻子,仁荷心情煩惱不想聽取收銀員的建議,收銀員以為仁荷還是在校學生,仁荷哭笑不得向收銀員透露自己已是就業青年。

  由於心情煩惱,仁荷向收銀員濤濤不絕說了一大堆話,收銀員轉身離去一個高大英俊的年輕男子出現在仁荷面前,仁荷不認識年輕男子,臉上升起一絲疑惑沒有再說話,年輕男子客氣有禮提醒仁荷可以繼續嘮叨,他願意做仁荷的聽眾。

  達布從電視臺回家坐在客廳等待仁荷刷牙,仁荷在衛生間刷完牙產生惡作劇心理拿起達布的牙刷刷馬桶,達布渾然不知走進衛生間就想刷牙,仁荷忽然走了進來奪走了達布的牙刷,達布一臉狐疑看著仁荷,完全不知道仁荷為何奪走牙刷。

  宋車玉的電視臺出現信譽危機,相比之前的權威度比例同,電視臺下降了幾個百分點,宋車玉心知需要找到一個代表公正無私的記者出面,之前電視臺沒有錄取仁荷,仁荷不喜歡說謊只願意說真話,宋車玉意識到代表公正無私的記者非仁荷莫屬。

  仁荷跟宋車玉見面,宋車玉邀請仁荷到電視臺工作,仁荷原來就在宋車玉的電視臺面試過,再加上宋車玉是仁荷的母親,仁荷自然求之不得願意到宋車玉的電視臺工作。

  達布與幾個同事參與一項檢查屍體的採訪記錄,眾人都是第一次查看屍體,屍體已經腐爛非常恐怖,其中一個女同事嚇得當場暈厥過去,達布戰戰兢兢強忍心中恐慌完成採訪任務,當天晚上回到家中依然心有餘悸。

  仁荷父親做了一桌好菜,達布坐到桌前看著一碗肉想起了腐爛的屍體,一股噁心感立即從達布心中竄出來,達布趕緊離開客廳到衛生間嘔吐,仁荷與家人好奇不已看著達布走進衛生間,所有人都不知道達布為何忽然對肉食產生抵觸。

  仁荷早就愛上了達布,達布依然渾然不知,仁荷是一個不喜歡說謊的人,經過強烈的思想掙扎,仁荷主動向達布表達心聲,達布得知仁荷喜歡他,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說不出放來,仁荷將心中的話說了出來只覺一身輕鬆。

  達布跟仁荷相比有心事也不願意向別人說,就拿他的真實身份來說,他從來沒有向任何一個人透露真實身份,父親的遺體已被大哥帶走,達布決定放下所有心結向上級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趁著公司辦公室沒有其它人,達布鼓起勇氣來到一個上級面前講述自己的過去,當年年紀尚小的他目睹父親畏罪潛逃,後來有人傳言達布父親已死,達布母親悲痛欲絕帶著達布到海邊燃放煙花,煙花燃放之後達由被母親拉到身邊一起跳到海中。

  母親生死不明從此失蹤,達布被仁荷的爺爺收養,事隔多年,往事歷歷在目,達布不願意再向外界隱瞞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本正經向上級講述自己的過往,雖然父親做了一些不光彩的事情,達布卻沒有自卑感,而是光明正大在上級面前從頭到尾把自己的經歷說了出來。

  上級一臉驚訝看著達布,達布向上級講完自身經歷立志用一個全新的心態努力工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