狎鷗亭白夜分集劇情介紹(1-12集)

狎鷗亭白夜第1集劇情介紹

  白夜與嫂子吵架

  城市的夜生活豐富多彩,某處酒吧的舞池中,許多顧客站在舞池中盡情狂歡,所有人跟著音樂節奏扭動身體,將所有煩惱全部拋到腦後。

  白夜生來機靈古怪,晚上出門到酒吧喝酒的時候竟然穿了一身尼姑修行裝,看守酒吧大門的幾個男人見白夜穿著尼姑修行裝,幾人還以為白夜真的是尼姑,白夜不動聲色沒有向幾個男人說明真實身份,幾個男人死活不同意放白夜進酒吧。

  白夜與幾個男人僵持之際,二個好姐妹來到酒吧外面與白夜匯合,與穿著尼姑裝的白夜相比,兩個好姐妹的裝扮絲毫不輸白夜,兩人一個戴著大媽級的假髮,一個穿著民族服裝,再加上穿著尼姑裝的白夜,三人扮相獨特與神精病沒有區別。

  守門的男人無可奈何放白夜等人進酒吧,假髮女在包廂中四處尋找一人叫享俊的男子,享俊坐在一個包廂裡面與幾個朋友喝酒玩樂,假髮女走進包廂驚喜地來到享俊身邊,享俊沒有認出假髮女的真實身份,假髮女顧不上向享俊解釋,二話不說上前撲倒享俊當眾親吻。

  享俊的朋友坐在一邊驚訝不解看著假髮女,白夜趕了過來拉起了假髮女,假髮女見享俊依然不認識她,只得脫下戴在頭上的假髮,之前假髮女進包廂的時 候,享俊與朋友們以為假髮女是個大媽,直到假髮女脫掉假髮露出清水般的秀髮,享俊等人才意識到站在面前的女人不是大媽而是苗齡女子。

  白夜離開酒吧與大哥白英俊吃宵夜,白英俊已經結婚即將當父親,白夜與嫂子金孝卿的關係不太好,在吃宵夜的過程中白夜向白英俊提出一個問題,如果 她與嫂子金孝卿同時遇到麻煩,白英俊會出手先搭救誰,白英俊對白夜的問題哭笑不得,拒絕回答白夜無理取鬧提出的問題,兄妹二人吃宵夜的時候有人打電話給白 英俊,白英俊接完電話匆匆離開白夜,白夜獨自一人吃宵夜著實無聊,只得拔打電話給嫂子金孝卿。

  金孝卿接到電話打開衣櫃換了一身衣服出門,白夜跟著金孝卿回家的時候走進一個超市裡面購物,超市裡面有許多食物,白夜來到一台冰櫃旁邊打開冰櫃拿出二包食物。

  金孝卿站在超市外面等待白夜,白夜拿著食物走出超市提醒金孝卿結帳,金孝卿出門的時候沒有帶錢,無法幫白夜結帳,白夜猜到金孝卿是故意不帶錢,只得拿起食物回到超市放回到冰櫃中。

  從超市裡面出來,白夜數落金孝卿出門不帶錢,金孝卿猜到白夜叫她出門就是想買更多的東西,所以才故意沒有帶錢出門,白夜心知金孝卿故意不帶錢不買東西,心中升起不悅一路發牢騷與金孝卿回家。

  回到家中白夜越想越氣,索性來到金孝卿的房間爭吵,金孝卿見白夜一副哆哆逼人的姿態,心中委屈無比流下了眼淚,白夜一點也不關心金孝卿,雖然金 孝卿已經流下了眼淚,她依然濤濤不絕地跟金孝卿爭吵,金孝卿被白夜逼得急了當場表示根本不想與白英俊結婚,白夜數落完了金孝卿不願意再住下去,當晚回到房 間收拾衣物準備搬走。

  張武嚴回到家中坐在房中休息,張母走進屋來跟張武嚴閒聊,張武嚴提起大哥張和嚴依然單身沒有結婚的事情,張母也為張和嚴的婚事愁眉不展,張武嚴 勸說母親想辦法替張和嚴找個對象,張母唉聲歎氣轉身要走的時候,張武嚴嘻皮笑臉起身叫住母親,希望母親能把信用卡的支付額度提升,一直以來張武嚴開銷很大 總是入不敷出,他非常希望母親能提高信用卡的支付額度,只有這樣他才能放心的購買各種物品,平時買一兩件衣服信用卡的額度就差不多用完了,張武嚴非常希望 自己使用的信用卡能提升更大的支付額度。

  張母知道張武嚴花錢如流水是個敗家仔,毫不客氣拒絕了張武嚴提升信用卡支付額度的要求,張武嚴見母親不肯提升信用卡支付額度,心中升起不悅再次提起大哥張和嚴,張和嚴之所以久久不結婚,很有可能是愛上了同性的男人。

  張母不相信張武嚴的話,離開房間之前提醒張武嚴不能胡說八道,張武嚴因為母親不同意幫他提升信用卡支付額度心懷不滿,不顧母親提醒再次強調大哥張和嚴是同性戀。

狎鷗亭白夜第2集劇情介紹

  金孝卿覺得很委屈,自問自己並沒有做得不好,沒有對不住白夜,可是白善彤依然不停地跟英俊說自己的壞話,為了老公一直忍讓這個小姑子,沒想到小姑子還是堅持離家出走,她攔也攔不住。

  白英俊回家,看到善彤不在家留下了鑰匙,二話不說就出門找她去了,連一句話也不給金孝卿解釋。善芝酒醒後,馬上就打電話給善彤炫耀吻承周哥的感覺,為此非常得意地跳起舞來。

  智兒因為窗外吵鬧的貓不敢睡覺,把銀河叫醒趕貓。銀河趕不走要打架的兩頭貓,只好拿一盆水來潑,貓是趕走了,不小心啟動了保安系統,驚動了保安室和全家人。

  英俊來找善彤,善彤趁機跟哥哥撒嬌起來,聲稱因為她嫂子要和哥哥分手,所以沒辦法再在家裡呆下去了。善彤表示在家裡要看金孝卿的臉色,在英俊的再三保證下,她才勉強假裝願意回家。

  張和嚴回到家,一板一眼地質問武嚴是不是和金香氣交往,要求他結束關係。張武嚴對家裡所有人都有招,唯獨對哥哥沒有辦法。張武嚴花言巧語地要為奶奶找老伴,讓她不禁想起了曾在他們家住過的善彤。一家人都沒有聯繫過善彤,而只有張和嚴記得她的全名叫白善彤,可惜她現在已經改名為白夜了。

  夏賢珠打電話到家裡找善彤,而金孝卿不知道善彤改名了,直接告訴對方打錯了。善彤正好在一旁,接過電話才知道是老朋友賢珠,金孝卿才知道善彤是白夜以前的名字。

狎鷗亭白夜第3集劇情介紹

  白英俊希望媳婦照顧體諒白夜的任性,讓金孝卿看在白夜從小失去父母,和英俊相依為命的份上,體諒她對孝卿的針對和為難,英俊保證在三十歲之前把白夜嫁出去,讓孝卿再忍耐五年,就當作是在演戲做樣子也行。

  善芝羡慕白夜有一個比疼愛老婆更疼她的哥哥,而白夜則覺得哥哥對妹妹的愛會是永遠的,對於老婆的愛只是暫時的,男人搞外遇是絕對的,婚姻的甜蜜也只有兩三年而已,所以她以後一定會做一個發號施令的老婆。

  張和嚴各方面都很優秀,可是一直都沒有女朋友,武嚴常常說他對女人正眼不看一下,他媽媽也一直想找個合適的人,介紹給和嚴,連電視臺的部長也要幫他介紹一個特別漂亮的金妍兒,可是他一點也沒有想結婚的意思。

  金孝卿想著老公的話,主動對白夜好,特意做了一些吃的給白夜送到畫室,可是白夜並不領情。徐銀河看過善仲的作品展,想去他的畫室看一看他的作品,所以預約上門看畫,希望他可以和畫廊簽約。

  張武嚴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個小朋友,下車看小朋友是否受傷時,車上的斑比自己跑了。白夜看到走丟的斑比,抱著它找主人時,被張武嚴認為是偷狗的人,狠狠地抓了她的頭髮,兩人爭吵之後才知道是白夜幫武嚴找到了狗,最終才認出來是在酒吧裡冤家路窄的人。

狎鷗亭白夜第4集劇情介紹

  白英俊趕去接白夜回家,哄了她很久,讓她回家跟嫂子說點好聽的話,謝謝她做的紫菜卷,沒想到她不但一句好話沒有,還指責嫂子送的不是時候。看到哥哥和嫂子那麼親熱的一起看電視,白夜心中的醋意漸生對嫂子更加討厭記恨,不想她的長髮吸引哥哥特意建議金孝卿剪了它。

  張武嚴瞞著家裡所有的人,偷偷地把斑比帶回了家,奶奶沒有見到他請安,以為他還沒有回家,被他哄騙之後蒙混過去了。張和嚴不放心武嚴和金香氣的事,特意進房間質問他,最終發現了武嚴藏著的斑比。

  武嚴不能讓家裡人知道他養狗,讓阿姨幫他看著自己下樓吃飯,以免被發現,可是媽媽還是對狗毛敏感打了噴嚏。媽媽和奶奶安排了和嚴的相親見面,可是和嚴不想為了結婚而結婚不想去,所以家人建議他去拜佛。武嚴特意說要拜3000拜才有用,長輩們都逼著和嚴要這麼做,和嚴只好用狗的事威脅武嚴幫他說話推掉。

  白夜聽到廣播播張和嚴到詢問處,想和小時候認識的和嚴哥哥見面,急衝衝地就跑去詢問處,沒想到見到的人根本不認識她,並不是她認識的和和嚴。失落的白夜離開時,不巧地又冤家路窄碰到了張武嚴,自己的手機被他撞壞了。

  和張武嚴吵了一番,他非常不情願地扔給白夜五萬做為修理費,白夜氣得半死全部還給了他,而善芝則責怪白夜沒有留下張武嚴的電話。

狎鷗亭白夜第5集劇情介紹

  張武嚴幾次三番碰到白夜都不是很愉快,心裡特別氣憤,而白夜也一樣對武嚴一堆的怨言,像是結了多大的深仇大恨一樣。

  智兒在畫廊見到張和嚴之後,但不想再在畫廊上班,對和嚴很喜歡。張和嚴到畫廊裡買畫,銀河看到長相不錯,還懂得欣賞畫,對他也非常喜歡。

  善芝開車載著白夜,很開心地邊放音樂邊開車,又剛好碰到下雨,與別的車輛碰擦而過也不知道。被碰撞的車主追上了善芝的車,大聲責駡善芝撞車之後不顧而去,白夜和善芝不停地道歉,可是對方仍舊不肯打住,在雨中罵了她們兩個很久,最後還罵到了白夜的父母,讓白夜受不了跟他發了火。

  羅丹經人介紹認識了一個女朋友金秀靜,因為家境一般的關係,銀河不讓羅丹和她繼續交往。羅丹認為金秀靜很好,不認為家境會影響到他,只要兩人相愛合適就好了,可是銀河堅決不同意,找了很多理由逼迫羅丹必須分手。

  金孝卿把白夜要求她剪髮的事告訴英俊,英俊詢問了白夜,白夜很不高興地在英俊面前數落金孝卿,讓她覺得很難堪,但是不敢為難小姑子。白夜把金孝卿叫出來,說是哥哥要求聚會,金孝卿到了後,白夜要求她唱首歌,因為她今天格外地想自己的爸爸和媽媽。

  東民的媽媽替武嚴看管斑比,趁人不在偷偷喂斑比離開之時,碰到了張秋常嚇了一大跳。張秋常認為東民媽媽有古怪,和媽媽老婆商量去樓上查看情況。

  善芝把白天遇到的情況告訴媽媽和哥哥,對白夜被人罵沒有父母,他們都感覺特別的難過。

狎鷗亭白夜第6集劇情介紹

  金孝卿給白夜唱了一首歌,白夜聽了特別有感觸,可是馬上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逼著金孝卿去剪短髮。金孝卿沒有辦法拒絕白夜,只能順她的意到了理髮店。

  張和嚴也喜歡狗,到武嚴的房間跟斑比玩耍,武嚴趁機跟他要求另外給他安排工作,他覺得太累了。武嚴的奶奶白天沒有發現武嚴的房間有異常,特意等武嚴回家,詢問他有沒有丟什麼貴重的東西,也聞到了一點狗味,被武嚴的一番花言巧語蒙混過去了。

  以為平安無事騙走了奶奶,沒想到奶奶會突然回頭,還是讓她發現了斑比的存在。張和嚴和武嚴兩兄弟遊說奶奶,最終奶奶才肯放過斑比,讓它再逗留五天。張奶奶很心虛地下了樓,聽到她兒子兩夫妻一直在討論狗的問題,她就更心虛了,交代下人必須勤加打掃孫子的房間。

  金孝卿很不情願地被逼著剪斷了頭髮,心情也很不開心,白英俊回來後先是質問了一下,而後還是很開心地哄著金孝卿,那親熱的樣子,讓白夜看了非常的嫉妒,特意把碗摔破了引起哥哥的注意。白夜心裡很難過,唯一依靠的哥哥,也因為金孝卿和她的孩子的存在漸漸疏遠了她,她很想再回到嬰兒時候,可以被媽媽抱著。

  羅丹告訴銀河,他已經和女朋友分手了,可是銀河還要逼著他必須把電話號碼也給刪除了才行。

  張武嚴去看牙醫了時候,正好又碰到了一樣來看牙醫的白夜,於是他推掉了去見劉正烈的工作,等著白夜。張武嚴要求和白夜一起去算個命,看看是不是不合,總是碰到一起。

狎鷗亭白夜第7集劇情介紹

  張武嚴和白夜去算命,白夜報了善芝的情況給算命大師,經大師一算,張武嚴和善芝是天作之合,無論做什麼只要兩人在一起一定會火的,張武嚴聽了半信半疑,白夜心裡則非常開心,她終於為朋友善芝要到了武嚴的電話,還算出他們是天作之合。

  徐銀河覺得張和嚴是個有家世的人,趁著送畫的時間,派人特別留意了他的家庭情況。送畫的人回報,張和嚴的家裡應該是會長級別,家裡擺設也很很有品味,家庭情況也非常不錯,徐銀河特別的滿意。

  張武嚴本來很討厭白夜,自從算命大師說他們天作之合之後,他感覺看白夜馬上就順眼多了。白夜為善芝探聽到了張武嚴的消息,善芝樂開了花,讓白夜要聯繫張武嚴見面,白夜為了善芝也決定跟張武嚴好好相處。

  吳月蘭因為手中有塊凸起的肉,以為自己得了癌症,傷心地在家裡哭了很久。善芝和善仲知道媽媽因為那一小個疙瘩而傷心很意外,安慰她這是正常的,讓她不要擔心,可以照X光檢查清楚。

  白夜偷看了金孝卿存她的號碼名稱,特意在哥哥面前數落嫂子對她不夠親近,把她稱作小姑子指責她。白英俊不想妹妹難過,要求老婆把名字改了。好不容易一個休息,白英俊想陪金孝卿看電影去公園,都被白夜阻止了,硬是不讓他們去。

  張和嚴工作到深夜,心血來潮到武嚴的房間把斑比抱了過來陪伴著睡到天亮。武嚴一大早醒來,迷迷糊糊地發現斑比不在房間,嚇了一大跳以為它跑了,馬上下樓到處找斑比,最後才在和嚴的房間找到了斑比。非常喜歡狗又提心吊膽地養著狗,武嚴向和嚴提出分家的建議,分家後可以養狗生活,被和嚴否則決了。

狎鷗亭白夜第8集劇情介紹

  張武嚴遊說哥哥,他想養狗睡懶覺,這是他的夢想,他真的很想分家。張武嚴期待著見白夜,善芝則期待著見武嚴,白夜應善芝的要求打電話約武嚴見面。張武嚴對天作之合的白夜開始傾心了,得知父母也是八字合才結婚的,心裡就更加開心了。

  父母和奶奶聽說張武嚴有了算命八字很合的女孩,馬上就催著要讓他帶回家看看。張武嚴想著和白夜的一次次相遇,對她越來越有好感,而此時白夜帶來了陸善芝,說明和武嚴合八字的人就是眼前這位。

  張武嚴知道被白夜戲耍了,很生氣地不停責駡善芝和白夜,有多難聽就罵得多難聽,善芝和白夜實在忍無可忍也很無情的還嘴,但是張武嚴的話傷到了善芝的心,本來對他傾心的善芝就更加傷心了,臨走前罵張武嚴為男巫解氣,還幫他點了一大堆餐,她們自己另外找地方狂吃解氣。張武嚴也被善芝和白夜的話激到了,心情特別不好又被她們耍到了,更加氣憤地在那裡狂吃起來。

  白夜回家,看到英俊在廚房洗碗,非常生氣地扔掉哥哥的手套,指責嫂子讓哥哥做她的奴隸,說了特別難聽的話。金孝卿覺得很委屈,憑什麼這些事情就應該她做,她也身懷有孕,而且這是英俊自己要做的,怎麼變成她不對了,況且結婚前白夜也同樣讓英俊做這些事。儘管白夜不在理,可是她的話一句句都紮人心窩,聽了特別難受,英俊只好逼她閉嘴。

  白夜傷心地哭過之後又離家出去了。

狎鷗亭白夜第9集劇情介紹

  安撫了金孝卿的情緒,英俊才發現白夜又不在家,而且電話也關機了,他只能馬上跑去找白夜,可是這一次她沒有呆在畫室。好不容易打通了白夜的電話,她說要做高速客車去休息所呆幾天,英俊特別緊張,只好求金孝卿等白夜回來後跟她道歉,他不能讓白夜離開這個家,金孝卿沒有辦法只能答應。

  白夜很堅持要搬出去自己住,她不要再看嫂子的臉色,也不想哥哥為嫂子做事,她就是不能接受,而且還指責金孝卿是不知感恩的人,只有她這麼一個小姑子也不想著好好相處。金孝卿不想英俊為難,主動接過電話向白夜道歉,並保證以後都不會再這樣了,一定好好跟白夜相處,才讓白夜不再鬧等著英俊去接她。

  張秋常擔心自己的屁股鬆弛了,跑去找武嚴教他做點運動保持一下。武嚴為了不讓爸爸發現斑比,趁著斑比從被窩裡跑出來之前,隨便教了爸爸一點動作,就把爸爸轟出房間了。武嚴趁爸媽不在家,跟奶奶要求搬出去住的事,奶奶怎麼也不肯答應他,儘管武嚴特別會花言巧語,這件事情也說不動奶奶同意。

  張秋常告訴武嚴,因為他老婆文貞愛不喜歡看扁屁股,所以他才要做運動保持。武嚴聽了很好奇媽媽這麼多年了還可以抓住爸爸的心,想跟她取經一下,沒想到被媽媽逼問他要搬出去住的事,他只好說是為媽媽著想才這麼想的,可是媽媽依舊不同意。

  白夜鬧了一晚回來,金孝卿做了一桌好吃的給她,似乎在看白夜的臉色生活,白夜為此特別開心,覺得自己這一招可以牢牢抓住哥哥的心。

狎鷗亭白夜第10集劇情介紹

  小偷趁著趙常勳家裡沒人之時,偷偷潛進他的家,拿走值錢的東西。SCAP保安系統發出了警報,等待人員上門之時,小偷早已經拿著值錢的東西逃之夭夭了。

  陸善芝被張武嚴損了之後,心裡很受傷,白夜堅信男人是鬥不過女人的,特別是她這樣的女人。白夜故意裝溫柔地打電話給張武嚴,約他出來吃飯喝茶,張武嚴不想再被耍假裝清高了一陣,還是答應了白夜的邀請,而潘錫也很主動要跟著去。

  小偷潛進了趙常勳的家,用了8分鐘的時間就偷走了東西逃跑了,白英俊上門查看情況,因為阿姨沒有鎖側門才讓小偷很容易闖進了家裡,他向羅丹建議要升級家裡的防盜裝備,並把側門改成牢固的鐵窗。因為臥室被小偷找得一團亂,英俊並沒有看到桌上有一張和白夜媽媽一模一樣的照片。

  吳月蘭去醫院檢查時,看到了趙常勳的照片,馬上更改了預約的時間,去做美容準備與趙常勳相見,而趙常勳家裡遭竊,根本沒空留在醫院。

  白夜主動要請張武嚴吃飯,還主動道歉,讓張武嚴心中直冒疑團。白夜請張武嚴做她的模特,並用很癡迷的眼神望著武平,武平漸漸對白夜減少了防備。想起奶奶喜歡花的畫,他決定跟白夜去畫室看看。

  約好了武平,白夜馬上打電話通知善芝,要她回畫室假裝很投入很漂亮地畫畫,並告訴她張武平可能要買她的畫,兩人很得意地計畫就要成功。

狎鷗亭白夜第11集劇情介紹

  白夜讓善芝到畫室做好準備,她將要帶張武嚴到畫室,讓善芝發揮她的魅力,準備一石二鳥,勾引到張武平,還要讓他掏錢買畫。

  張武平到了畫室,只有善芝一個人,猜到了白夜想讓他和善芝交往,他在心裡非常篤定地說不可能,和善芝一點也不合適。善芝雖然裝著優雅地畫畫,可是心裡卻特別的緊張,腦海裡還不停想著和張武平交往的情景。

  白夜拿出自己畫的兩幅畫給張武平看,武平因為不是善仲的畫而覺得再次被白夜欺騙了,和善芝白夜又吵了一頓,最後武平還是決定買下一幅。張武平給了白夜自己的名片,白夜才知道他就是小時候住過他家的武平哥,久別重逢兩人的話自然多了起來,而且氣氛馬上和諧了起來。

  張武平一大早起來,急著跟家裡人說見到善彤的好消息,一時疏忽沒有關住房門,讓斑比趁機跑了出來。一家人熱鬧地談著白夜的事,忽然張秋常發現了飯桌下的斑比,嚇得都要跳到桌上去了。武平看到斑比跑了出來,馬上抱著它就往樓上跑,張秋常的異常反應,讓大家嚇了一跳,他才說出自己被狗咬過有後遺症。

  趙常勳家裡進了小偷,智兒非常擔心,提議搬到三星那邊的房子去住,徐銀河兩夫妻都認為加強保安系統就可以了,打算讓SK來家裡升級系統。白英俊到趙常勳家裡檢查門窗的時候,無意間發現了徐銀河擺在桌上的年輕的照片,非常吃驚。

狎鷗亭白夜第12集劇情介紹

  英俊檢查徐銀河臥室的窗戶時,發現了她桌上的一張相片,非常震驚,在要了她的名字之後,一個人走了。爸爸只告訴英俊媽媽已經死了,可是徐銀河的相片和他的媽媽一模一樣,英俊一下子失了神非常疑惑。

  白夜一直把金孝卿當作丫鬟使喚,經歷了上次離家出走的事,金孝卿就更加順著她的意了,所以白夜一知道手機沒帶,馬上打電話叫金孝卿給她送過來,善仲聽了很不舒服,教訓了白夜讓她自己回家取手機,不要麻煩懷孕的嫂子。

  武嚴來接白夜去他家吃飯,順便回家拿手機,在武嚴面前,白夜對金孝卿很客氣,主動幫她拿菜。金孝卿趁著武嚴去洗手間,把銀行卡給白夜,希望她買點禮物去,而白夜一點也不領情,照樣不給好臉色看。

  吳月蘭特意做了美容,精心打扮了一番,很激動地準備好去見趙常勳。剛剛和趙常勳相認,一提自己手上多長出來的肉,她就很傷心的樣子,害怕是惡性腫瘤。吳月蘭怕是惡性的連睡覺也不安穩,趙常勳馬上安排她做了超聲波檢查,結果是肉泡並不嚴重。

  武嚴把白夜接走後,告訴白夜,他覺得金孝卿很好,白夜肯定欺負她了,因為像她這樣的調皮鬼,金孝卿只有被欺負的份,連他們兄弟倆以前都經常被欺負。在張家一家人的期待下,白夜終於出現了,張和嚴顯得特別的緊張。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