狎鷗亭白夜分集劇情介紹(37-48集)

狎鷗亭白夜第37集劇情介紹

  智兒對張和嚴很癡迷,無時無刻都在幻想和他在一起的場景。電視臺聚餐唱K,智兒不顧外人的看法,搶著坐在和嚴的身邊。白夜看到智兒一直有意接近和嚴,她看不下去就獨自先離開了。

  張秋常媽媽看到兒子給兒媳買內衣,心裡很妒嫉,妒嫉老婆都這麼老了還被兒子當成寶一樣。文貞愛知道婆婆生氣了,特意去哄她開心,當她說自己很幸福有這麼好的公婆時,婆婆才不至於那麼吃醋。談到享兒媳的福,張秋常覺得讓白夜做兒媳很好,彼此熟悉,可是文貞愛不肯,她只能把白夜當成女兒那樣照顧,不能把她當兒媳。

  潘錫起哄讓智兒唱歌,而智兒特希望和嚴能很陶醉地聽她唱歌,沒想到他一點也沒在意智兒,臨走前還把她交給潘錫,讓她很失望。白夜先走帶好吃的回家給孝卿吃,囑咐她每天做一次好吃地給善仲兩兄妹,不要為了攢錢餓著了自己,要注意身體。

  羅丹回到家看到白夜正好回來,就拉著她一起走走,到了路邊攤又纏著白夜陪他喝兩杯,他很喜歡跟在白夜在一起,因為可以做不被徐銀河管束的事,還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白夜教羅丹剪刀石頭布的遊戲,以此來決定他們要不要去看夜場電影。玩了很久,羅丹總是輸給白夜,他越玩越興奮,非要玩到贏不可。

  羅丹跟白夜一起走了很久,心裡很愉快,他很想和白夜交朋友,哪怕是精神上的朋友也好。白夜表明,她要清清楚楚的關係,不喜歡曖昧不清的樣子,要羅丹做個清楚的選擇。

狎鷗亭白夜第38集劇情介紹

  張和嚴對智兒的態度很一般,沒有一直盯著她看,也沒有和她多說話,智兒心很疑惑,不知道張和嚴到底喜不喜歡她。徐銀河寬慰智兒,也許等吃了一兩頓飯之後,她和張和嚴的關係才能有發展,讓智兒不要著急。

  白夜告訴羅丹,她要清清楚楚的關係,不要曖昧不清,然後就告別羅丹回家了。張和嚴一直在家裡等白夜回家,可是很晚了白夜都沒有回來,他非常擔心打算出去找白夜,沒想到白夜就在此時回家了,只說是去見嫂子了,一點沒體會到和嚴對她的擔心。

  智兒在節目上說一家人去普吉旅行的事,白夜心裡特別恨徐銀河,那個時候英俊一個人兼職向份工養白夜,還因為送披薩出車禍,而徐銀河則開心地一家去旅行了。想到哥哥,白夜心裡很難過,她只好去看看俊書,在他的身上彌被對哥哥的虧欠,她也一定要讓徐銀河承受跟他們一樣的苦才行。

  為了讓金孝卿能和俊書團聚,文貞愛讓張秋常晚點回家,這樣金孝卿和俊書呆在一起,也不會覺得不方便。金孝卿整理了一番,就往張家趕,心裡特感激張家的人,也期盼著和俊書團聚。

  武嚴偷偷跑出去吃午餐,還瞞著哥哥說自己在洗手間拉肚子,以為和哥哥視頻通話就可以瞞過他了,沒想到哥哥也來同一家飯店吃飯,武嚴只能倉皇逃跑。

  羅丹自從白夜教他玩石頭剪刀布之後,非常著迷,一直纏著家裡的人陪他玩。徐銀河逼著他去跟女朋友約會,他很無奈地去了,可是總是想起和白夜在一起時的情景,想著白夜說的話,更覺得跟眼前的人在一起沒意思。美索張口閉口都是媽媽,終於讓羅丹忍無可忍,質問美索是不是離開媽媽,她什麼也做不了。

狎鷗亭白夜第39集劇情介紹

  美索總是說媽媽,羅丹忍無可忍生氣地質問她,為何不讓媽媽也跟到這裡一起吃飯。被羅丹質問,美索有些難過,但很快地又繼續跟羅丹說媽媽,羅丹實在對她無語。

  智兒想去看一看哥哥約會的清純的美索,知道他們在清潭劇院,所以讓白夜來接她一起去清潭劇院。白夜為智兒建議,試一試美索,讓她喝酒看一看她會不會發酒瘋,智兒馬上就有了主意要這麼做。

  文貞愛和婆婆告訴金孝卿,他們一家都是怎樣的對俊書好,讓孝卿放心,並提醒孝卿趁風華正茂之時,想一想自己的人生大事,畢竟為孩子而活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很難。金孝卿理解她們說的意思,可是她愛英俊,她要守著這個家一輩子。

  智兒撒嬌,把哥哥的約會搬到了練哥房去了,並提議大家關掉手機,盡情享樂,羅丹勉強地接受了。羅丹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白夜身上,美索也有所意識到,但她還是小心意意斯文地和他們呆在一起。白夜在他們面前表面上開開心心地唱歌,腦海裡全是家裡不開心的過去,哥哥的慘死,他們的不幸。

  張和嚴想給白夜帶點霜淇淋吃,沒想到一回到家,媽媽說想吃一點爽口的,鼓動大家一起吃霜淇淋,和嚴很為難地讓阿姨把霜淇淋盛出來。阿姨盛完霜淇淋,很緊張地去看看有沒有剩下,還好還有一些可以讓白夜吃,他才放心。

  智兒和羅丹一起玩了一晚上,對美索特別喜歡,也覺得她像媽媽說的波斯菊,而白夜在羅丹面前表現得特別活躍好動,對白夜另眼相看。回家後,智兒就不停地在父母面前誇美索,還誇了白夜,而羅丹則更為失落。

狎鷗亭白夜第40集劇情介紹

  唱哥結束後,羅丹看白夜要走了,馬上替她付了代駕的費用,在智兒面前什麼也沒有說。回到家後,羅丹忍不住打了電話給白夜,簡單地問候她也不知道跟她說什麼好。

  金孝卿要搬到畫室去住,吳月蘭怎麼都不放心,她想另外找個地方,一家人一起搬到畫室去住,善芝堅決不同意。吳月蘭擔心金孝卿和善仲發生感情,而善芝認為不會發生,她覺得金孝卿非常地愛英俊,又是剛剛失去丈夫的寡婦,可是吳月蘭就怕夜長夢多,怕他們日久生情。

  張武嚴瞞著哥哥跟金香氣去看電影,回家後還想騙哥哥說去喝紅酒,被張和嚴當場拆穿,武嚴只能認錯,還想借機逃走被和嚴逮了回來。白夜盛了武嚴帶回來的霜淇淋,武嚴順勢轉移話題,開始詢問智兒肯不肯素顏上節目的事。

  和嚴和武嚴討論開了工作上的事,白夜在一邊吃著霜淇淋忽然難過了起來,她討厭自己怎麼可以在哥哥死後,開心地吃霜淇淋,還覺得好吃。和嚴安慰白夜,讓她站在英俊的角度想一想,如果她不能幸福的生活,怎麼能讓俊書感到幸福呢?想到哥哥,白夜心裡就特別難過,她一定要讓徐銀河一家留下孤獨炙熱的淚水。

  羅丹心裡一直想著白夜,而徐銀河還在教他怎麼追美索。羅丹告訴徐銀河,他覺得和美索有很多地方不相通,兩個人並不合適,可是徐銀河卻要羅丹一定接受美索,她認為戀愛和結婚不同,戀愛很有意思,結婚就是平淡過日子,找個不會調情的女人結婚,才能平淡安穩地過日子,要羅丹接受美索身上的缺點,堅定地要求羅丹繼續和她交往。

  金孝卿搬進了畫室,善芝一家人都來幫忙整理,善仲看到孝卿吸塵,馬上把活搶過來自己做,白夜見到了很開心,而吳月蘭卻很不高興,認為孝卿把自己的兒子當成了奴隸,白夜趕忙搶過來自己做。

  張秋常把文貞愛帶出去和朋友聚餐,可是一見面就開始不停地讚美朋友的妻子,讓一旁的文貞愛聽著特別的不舒服。整個會餐時間,張秋常的注意力全在minlk身上,完全不把文貞愛放在眼裡,看到minlk要暈倒,張秋常比她老公還積極地上前扶住她,終於惹怒了文貞愛。

  文貞愛氣衝衝地回到家,就給了張秋常一耳光。

狎鷗亭白夜第41集劇情介紹

  聚餐回來,張秋常質問文貞愛為何心情不好,文貞愛二話不說給了張秋常一個耳光,而張秋常根本就不知道究竟哪裡做錯了。

  文貞愛很生氣,看到孟奎錫社長的老婆這麼年輕,張秋常表現出極度的羡慕嫉妒恨,什麼都以她為先,一點也不顧同樣在場的文貞愛的感受。文貞愛不理張秋常的解釋,不僅要跟張秋常分房睡還要離婚。看到張秋常還覺察看不到自己的錯誤,文貞愛索性打電話給孟奎錫,故意溫柔地跟他調情,孟社長還稱文貞愛像極了索菲亞羅蘭,張秋常終於領受到自己當時有多讓文貞愛生氣了,可是無論他怎麼求情都不能讓文貞愛消氣。

  白夜留在畫室和金孝卿一起住一晚,兩人有很多的感慨,白夜深深感到英俊在世的時候,她對孝卿有多麼的壞,一直跟孝卿說抱歉。金孝卿雖然之前面對白夜很辛苦,也埋怨過她,可是並沒有記在心裡,那就是長輩對晚輩該有的疼愛。

  金孝卿始終不明白,英俊出車禍的那一天,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事,為什麼英俊會連闖紅燈了不知道。白夜不能告訴金孝卿,英俊是為了被他們的媽媽拋棄而失落地闖了紅燈,她羡慕孝卿有一個對她非常好的媽媽,她希望孝卿可以過得幸福,因為那是英俊所希望的。

  白夜故意冷淡了羅丹然後再回復他,因為下雨羅丹和智兒取消了去洪川遊玩,所以他約了白夜一起去吃煎餃。羅丹開心地跟白夜說起昨晚智兒被嚇到的事,智兒因為下雨害怕,跑到父母的房間,被父母臉上的面膜嚇到了,白夜並不好奇智兒被嚇到的可笑,而是怨恨徐銀河和趙常勳的恩愛。

  文貞愛一大早就去了廟裡,張秋常知道她非常生氣了,真的要想辦法讓她消氣才行。

狎鷗亭白夜第42集劇情介紹

  羅丹和白夜一起吃飯的時候,和嚴打來電話,所以羅丹好奇地問了白夜和和嚴是什麼輩份關係。白夜不想回答關於父母的問題,只是簡單對付過去,同時告訴羅丹她跟和嚴和武嚴沒有輩份關係,而只是在他家長大的人。

  白夜為羅丹擦面霜之時,羅丹覺得很幸福,幻想著投入白夜的懷抱之中。白夜問了羅丹,在和喝醉酒的姐姐分手之後,馬上就跟美索相親,想知道他是如何看待的。羅丹表示那是他身為子女的義務,聽從媽媽的安排,所以白夜挑唆他,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見什麼人和什麼人結婚都由自己決定才能過不後悔的人生。

  張秋常向白夜詢問文貞愛是否回家,白夜認為兩人應該是吵架了,所以打電話想問問武嚴的意見。武嚴告訴白夜,父母有點小拌嘴沒事的,讓她不要告訴奶奶,以免她擔心。武嚴覺得白夜很貼心很好,想一輩子把她留在張家,不想她嫁人後痛苦哭泣,因為男人不可能一輩子愛一個女人。和嚴並不這麼認為,他覺得爸媽兩人就是這樣,一輩子隻愛彼此一人,而武嚴則覺得是張秋常做了什麼對不起媽媽,所以在家裡對媽媽特別的好,他覺得這是男人的天性。

  羅丹和美索約會,美索的媽媽帶著美索的爸爸一起去看未來的女婿羅丹,卻不停地想要控制美索的一舉一動,不斷地給美索發資訊教她該怎麼做。美索的爸爸很滿意羅丹,想儘快安排相見禮,可是羅丹看到美索的父母在一臉不高興地送美索先回家了。

  文貞愛終於回家了,可依舊是那一副很生氣的樣子,在婆婆面前表示她對張秋常完全沒有感情了。 

狎鷗亭白夜第43集劇情介紹

  文貞愛在婆婆面前說她和張秋常沒有感情了,張秋常馬上向她道歉,讓她不要這麼說,兩人要回房自己私下解決。婆婆看兒媳的臉那麼嚴肅,把兒子兒媳叫進了屋裡詳問起他們。

  文貞愛把和張秋常去跟孟奎錫夫妻吃飯的事全部說了出來,指責張秋常在都民具面前,一點沒有她的存在,連眨眼的工夫都沒有離開都民具的臉,把她當成下人的存在,可能丟了張秋常也不會知道,文貞愛覺得心情糟透了。婆婆理解兒媳的心情,她也曾被這樣忽視過,所以狠狠地責備張秋常,任文貞愛要如何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她都不過問。

  文貞愛走後,張秋常質問媽媽怎麼偏向兒媳一邊,被媽媽再次訓了一頓,認真責問張秋常是不是羡慕孟奎錫了,要理解文貞愛比張秋常大兩歲心裡的自卑感,所以逼著張秋常要一直向文貞愛求饒,直到文貞愛原諒為止。張秋常怎麼道歉,文貞愛都不能消氣,也不能撫慰她受傷的自尊心,文貞愛打算等和嚴武嚴結婚後就跟離婚。

  美索帶著媽媽去吃飯,羅丹非常生氣,想到白夜說的要按照自己的心活著才不後悔,羅丹很帥氣地扔掉了要送美索的花。羅丹跟家裡提出,不想再跟美索見面的要求,他沒辦法接受一個受媽媽擺佈的傀儡做妻子。

  張秋常和白夜武嚴兩兄弟商量怎麼討好文貞愛,可是他們都無能為力,張秋常只有對文貞愛處處忍讓。武嚴提醒白夜千萬不能結婚,80%的男人都會騙女人一次,他不想白夜被男人騙。和嚴不相信武嚴所說的,對白夜的好讓白夜覺得嫁給他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白夜一直覺得和嚴太嚴肅了,小時候她曾經送過和嚴生日禮物,可是他卻在白夜面前連看都不看一眼,白夜特別傷心地哭了,也把這件事記到了現在,不過和嚴給她的感動更多,白夜心裡明白,和嚴太好了,好得讓她不敢奢望。

  美剛夫人到畫廊,想知道羅丹的想法,徐銀河還沒有做通羅丹的思想,只能先謊稱自己不清楚昨天發生的事。

狎鷗亭白夜第44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本不打算接待美剛夫人,還想裝作不知道,可是她還是進了來,徐銀河只能硬著頭皮接待。美剛夫人提及羅丹吃飯不高興的事,徐銀河假裝不知道,謊稱是趙常勳美國的朋友病故,羅丹沒有心情吃飯。

  徐銀河為羅丹的不高興圓了一個謊,美剛夫人很滿意,也不再怪羅丹,反而提出了下個月安排相見禮的事,準備開春就結婚。徐銀河把她圓的謊告訴羅丹,讓他按她的意思解釋就行,並且要求羅丹繼續跟美索交往。羅丹對美索的媽媽跟著去吃飯,用短信指使女兒的一舉一動非常生氣,他對美索也沒有動心,可是徐銀河有一堆的理由,讓羅丹沒辦法反駁。

  張和嚴買了禮物,和白夜一起去看在畫室工作的嫂子金孝卿。和嚴跟善仲很聊得來,並在他那裡選了一幅畫,善仲也送了一幅給和嚴做紀念。白夜說和嚴的頭髮特別嚴肅,所以和嚴讓白夜陪他去做頭髮,沒想到卻碰到了之前喜歡他的女人,只能發資訊給白夜,讓她幫忙飾演和嚴的女朋友。

  演完戲之後,和嚴讓白夜繼續挽著他的手,兩人一起去吃大螃蟹,白夜暗示和嚴,徐銀河特別喜歡和嚴,想讓他做女婿。和嚴很直接說不會同意給徐銀河當女婿,他是不會按條件結婚的,要等緣分來的時候再結婚。和嚴看白夜總是穿得這麼少,吃完飯帶著白夜去買大衣穿,而且挑了一件很貴的進口大衣給她。

  婆婆勸告文貞愛適可而止,就當是張秋常的一個小失誤算了,而文貞愛則覺得,如果不是婆婆出面,她會讓張秋常獨守空房,現在和他同房已經是便宜他了。武嚴說有能讓媽媽消氣的方法,要求爸爸答應給補償才給交換,可是張秋常不肯,武嚴沒有辦法,也只能說出他的點子。

狎鷗亭白夜第45集劇情介紹

  智兒在節目上大贊徐銀河,說她是如人可在淩晨起來做早飯,從來不會失去笑容,各個方面都是典範,白夜聽了氣得都快喘不過氣來。

  羅丹打來了電話,白夜壓抑住心中的憤怒,接了羅丹的電話就趕去疙瘩湯店。到了疙瘩湯店,要自己做疙瘩,羅丹不會,而白夜很會做,還懂得用一碗清水,讓自己的手不至於滿是麵團,羅丹覺得吃起來特別的有意思,連隔壁桌的都很羡慕。

  羅丹想聽白夜唱歌,約她一起再去唱歌,並提議輸的人要唱歌給對方聽。羅丹自知歌唱得不好,希望白夜選別的,而白夜說對他沒有什麼別的期待,讓羅丹聽了有些失望。玩飛鏢時,白夜輸給了羅丹,然後去唱歌房唱了一首甜蜜蜜給羅丹聽,結果結束了羅丹還捨不得就此跟白夜說再見。

  羅丹想邀白夜喝紅酒或者咖啡,白夜直接拒絕了,看到羅丹很捨不得的樣子,白夜又故意打電話挑釁他。羅丹被白夜的話鬧得心裡特別不舒服,非得跟白夜一起喝酒不可。白夜挑釁羅丹無能為力的相親,有意給羅丹猶豫不決的心加把火,讓他可以勇敢地去反對徐銀河安排的婚姻,而且表示她對羅丹有了感情。羅丹告訴白夜,徐銀河不是他的生母,雖然看上去完美,可是對他來說還是有所缺失,找不到媽媽的感覺,讓他沒有信心,而徐銀河還常常想要控制他。白夜告訴羅丹,幸福並不是靠物質條件就可以的,讓羅丹要早做決定,不要去順從徐銀河想結的親。

  智兒擔心她跟和嚴沒有進展,要徐銀河給她出主意,而徐銀河一點也不擔心,認為他們的家庭背景很不錯,而且羅丹很快就要成為美剛開發的女婿了。徐銀河答應要把畫廊以後交給智兒打理,不會把它交給DNA為0的美索的,讓智兒放心地發揮自己的魅力追和嚴。

  要各自回家之前,白夜再一次表示可能羅丹不久就會跟她說要結婚了,感覺很難過。羅丹告訴白夜,他已經下了決定,所以白夜把自己的圍巾給羅丹戴上,堅定羅丹的決心。

狎鷗亭白夜第46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非常期盼,能和大海集團、美剛開發兩家結成親家,那麼她就很風光了。電視臺要到智兒的家裡拍一些場景上節目,徐銀河想著自己的美夢,也很想上電視,可是卻因為有英俊和善彤,怕他們找到自己而不敢上鏡。

  過了好長一段時間了,張秋常以為文貞愛的氣該消了,趁著文貞愛睡著之時,悄悄地爬到地上和她一起睡,沒想到文貞愛發現了他之後,狠狠地把他推開,害得他把頭撞到牆上,文貞愛也一點不覺得心疼。張秋常實在沒有辦法讓文貞愛消氣,他也生氣了不理文貞愛的吩咐就直接走了。

  徐銀河又逼著羅丹要聯繫美索,羅丹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意思,他不想再跟美索見面了。徐銀河有很多理由說服羅丹繼續交往,而這一次羅丹態度很堅決,她怎麼也勸不動了,所以只好問羅丹是否已經有交往的人了。

  羅丹回答沒有交往的人,徐銀河只好用智兒鉗制羅丹,讓羅丹為了智兒考慮,只有羅丹和美剛開發結親,張和嚴一家才可能看上智兒。羅丹沒有被徐銀河問住,他反問徐銀河,難道她活得不幸嗎,為什麼一定要跟財閥結親才能幸福呢?羅丹認為,不喜歡美索還跟她交往,是不尊重她,他已經決定了,不再見美索。

  徐銀河沒有想過,羅丹會如此不聽她的話,開始跟她反抗了,但是她相信羅丹鬥不過她的。徐銀河帶著難過委屈的神情,把羅丹不想再見美索的事告訴趙常勳,趙常勳認為再勸勸就可以了,羅丹就是這個性格,可是這一次,羅丹像是被洗腦了一樣,非常的固執。

  張秋常為了不讓文貞愛更生氣,取消了和孟社長的約會,文貞愛知道後,心裡很高興。

  趙常勳和智兒都等著勸羅丹,而羅丹則約了白夜見面,沒有回家。

狎鷗亭白夜第47集劇情介紹

  羅丹約了白夜出來,然後把自己的手機關機了,還是不夠勇氣跟白夜說自己心裡的話。羅丹告訴白夜,他想白夜了,想了她很多,想到他們一起吃的東西,然後知道自己對這些上了癮,他想知道白夜的意思。

  文貞愛的一個朋友介紹,有一個不錯的人選想結婚,她和婆婆的意思都想把白夜嫁給他,覺得是一段不錯的緣分,而和嚴似乎並不想,也不是反對,只是覺得白夜還不想結婚而且年紀不大。

  武嚴在回家路上,看到白夜和羅丹一起,而白夜只說是羅丹有話要說才來的,讓武嚴誤以為是智兒跟白夜吵架了,他認為智兒一直把自己當成公主一樣,肯定不會給白夜好臉色,所以覺得白夜受了委屈,想讓白夜不要再做這份工作了。武嚴的話,和嚴也覺得很有道理,而且白夜曾經明確表示過,不希望他娶智兒,可是和嚴對於白夜結婚,越來越覺得不能接受。

  羅丹一回家,智兒就一直說個不停,讓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拒絕和美剛開發的親事,而她也要和大海集團結親,這對兩兄妹都是很好的事。趙常勳也讓羅丹,看在徐銀河盡心撫養他的份上,不能讓媽媽失望,要他聽媽媽的話,可是羅丹就是不聽,要求爸爸也理解他一下。

  張秋常為了讓文貞愛消氣,聽信了武嚴的意見,偷偷地練了好長一段時間的舞,終於有了一點起色。趁著晚上,張秋常偷偷地爬起來,打開音樂激情地跳起了舞。文貞愛看到那麼認真跳舞的張秋常,心裡很開心也不再跟張秋常生氣,終於肯回到床上睡覺。

  張秋常和文貞愛和好了,一大早在飯桌上打情罵俏,連婆婆看了都覺得難為情。全家人在飯桌上看著張秋常夫妻恩愛,終於消停了,文貞愛才提出讓白夜去相親的事,武嚴一直反對媽媽這麼做。白夜不想跟沒有兄弟姐妹的人結婚,感覺太孤單了,文貞愛才不勉強,和嚴才松了一口氣。

      狎鷗亭白夜第48集劇情介紹

    美剛夫人在游泳館裡碰到了羅丹,很想上前打聲招呼,可是因為自己的身材,不好意思上前,但是看到羅丹的身材如此棒特別的羡慕。美剛夫人見到羅丹後,馬上就去找徐銀河,跟她談辦彩禮的事,徐銀河不敢拒絕也不好應喝,因為還沒有跟羅丹談好,只能很客氣地答應著,心裡卻特別的緊張。

  善仲在畫室廁所裡放屁放得很響,善芝和孝卿都聽到了,善芝覺得很難為情,而孝卿很有禮貌地裝作沒聽見。善仲知道自己在孝卿面前丟了臉很難為情,詢問善芝會不會放屁會不會響,還想用錢買善芝放屁不出聲音的秘訣。

  善芝說朋友請她吃晚飯叫她出去,善仲不肯批准,而善芝說白夜要讓孝卿去看俊書,善仲馬上就批准了。孝卿知道可以見俊書,心裡一下子難過了起來,忍不住在善芝和善仲面前哭了起來,善仲只好叫餐不讓孝卿做飯了。善仲處處照顧孝卿,會點好吃的照顧她,還會幫孝卿收拾碗筷,善芝看到了非常氣哥哥對她的態度如此之差。

  為了能跟大海集團結親,徐銀河覺得首先應該抓住白夜的心,所以叫智兒約白夜出來吃飯。白夜穿了和嚴送她的羊毛大衣出去,徐銀河和智兒都見到了,覺得和嚴會給白夜買那麼貴的衣服,的確要抓住白夜的心才行,智兒更開心跟和嚴交往後也會給她買這麼貴的衣服。白夜和徐銀河母女吃飯,心裡特別的不舒服,很想爆發但必須忍住,飯更難以下嚥。徐銀河不知道白夜是什麼情況,對她的愛理不理很鬱悶。

  狎鷗亭白夜第49集劇情介紹(待續.........)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