狎鷗亭白夜分集劇情介紹(25-36集)

狎鷗亭白夜第25集劇情介紹

  智兒約了白夜見面,很開心地通知徐銀河,兩母女都很得意,認為一定可以攀上張和嚴這個有錢的人家做他們家的女婿,對於張和嚴介紹的遠房親戚白夜,徐銀河沒有懷疑。

  白夜跟智兒約好了之後,開始打掃起畫室來。善仲提出要給白夜每個月多50萬的工資,而白夜則向他說出了離開的決定,並把自己的嫂子介紹給善仲做他的助手。白夜描述了一下金孝卿的情況,善仲很爽快地答應了白夜的要求,白夜心裡很感激。

  張武嚴聽說白夜要當智兒的司機很驚訝,他不想白夜這麼辛苦,而白夜有她的理由,武嚴也不勉強她。因為和嚴的關係,智兒對白夜特別有好感,表現得對她特別的喜歡,沒有任何防備地跟白夜說起自己家裡的情況,白夜趁機跟她交上了朋友。

  智兒在白夜那裡確認了,張和嚴就是大海電子會長的兒子,心裡特別開心。智兒表示和白夜相處得很愉快,而白夜和張家的關係,徐銀河不敢怠慢了白夜,讓智兒叫白夜姐姐。徐銀河特意打電話給張和嚴,她已經安排畫家專門先畫文貞愛的肖像,並要了文貞愛生日的時間,張和嚴則拜託徐銀河照顧白夜。

  張武嚴幫爸爸買了媽媽的提臀褲,張秋常終於可以和老婆穿著情侶牛仔褲很般配地出去吃飯過他們的二人世界。

  白夜幫金孝卿安排好在畫室上班,她希望和嫂子俊書三人可以好好的活下去,鼓勵孝卿要活得幸福一些,接受她的安排到畫室上班。

狎鷗亭白夜第26集劇情介紹

  善仲答應了白夜的安排,讓他同意金孝卿在畫室裡住下,並給善仲做助手,可是他不知道怎麼告訴媽媽。善芝把白夜的要求告訴媽媽,吳月蘭並不同意,還對他們嘮叨了起來。善芝讓媽媽付出點同情心,可憐一下金孝卿。

  曾經無論白夜如何刁難,金孝卿都毫無怨言地忍受了,現在變成了可憐的寡婦,看在這一點善芝覺得媽媽也必須答應,而善仲也表示沒有什麼不便,讓吳月蘭沒有理由拒絕善芝。吳月蘭也很同情金孝卿,可是看她長得漂亮,讓她住在畫室裡,她實在有些不放心。

  智兒約了白夜說徐銀河想見一見她,要求白夜到家裡接她去畫廊徐銀河當日說的絕情的話又不時地在白夜耳邊環繞。白夜到了智兒家門口,並不願意踏進她家,在門口靜靜地等候智兒。到了畫廊,白夜心裡有些激動有些緊張,害怕被徐銀河認出來。

  吳月蘭做了安東米釀給趙常勳,趙常勳非常開心,對安東米釀的味道非常地想念,特意打電話感謝吳月蘭,把她樂開了花。

  徐銀河安排了身份家世差不多的女孩給羅丹認識,羅丹和她正處得很順利,而畫廊新來了一個顧客,覺得羅丹很帥,想把自己的小女兒介紹給羅丹,徐銀河馬上就稱羅丹沒有交往的女生,又想安排他們見面。

  見了面徐銀河並沒有認出白夜,反而詢問白夜的名字是誰起的,為了不讓她懷疑,白夜稱是爸爸媽媽討論後起的名。

狎鷗亭白夜第27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不斷地詢問白夜的情況,還在她面前表現得特別疼愛智兒,智兒也很任性地撒嬌,白夜很平靜地強忍著。白夜走後,徐銀河心裡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小女兒白善彤,不知道能不能認出她來。

  智兒不斷地跟白夜打聽張和嚴的事,讓白夜不免懷疑她們母女倆對他有想法。張和嚴很照顧白夜,讓白夜一直回想起英俊哥哥在世的時候,感覺很溫暖。白夜描繪著哥哥對她的疼愛,張和嚴心裡很心疼白夜,忍不住對白夜更加的好。

  善芝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養了一條狗,因此和張武嚴互生好感,她覺得這是預兆,所以跟善仲要求要養一條狗,被善仲拒絕了。剛想著張武嚴,沒想到他就打電話來了,善芝特別驚喜。張武嚴希望善芝可以多陪陪白夜,多照顧她開導她,希望善芝和他常聯繫。因為做的夢,善芝特意問了武嚴是不是喜歡狗,武嚴表示結婚後一定會養一條狗,善芝覺得很美,更覺得夢是什麼預兆,開始對武嚴犯起了花癡。

  徐銀河想著新介紹的哆啦咪嗦,有意讓羅丹放棄Anny Susan,理由還很正當說要合八字,羅丹只能很無奈地答應。Anny Susan和朋友在飯店裡談論正在交往的羅丹,表示很滿意,白夜在一旁聽得非常仔細。徐銀河打來電話,跟Anny Susan要了她的生辰八字,說是要去合八字,Anny Susan沒有一絲懷疑就告訴了她。

  白夜想等金孝卿身體好了再住進張家,可是金孝卿則希望她早點住進去,她希望白夜陪著俊書,每天可以發照片給她看,這樣她才能勇敢地活下去。

  見過了徐銀河,白夜就一直在腦海裡回蕩著徐銀河幸福的樣子,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狎鷗亭白夜第28集劇情介紹

  張武嚴買了一頂帥氣的帽子送給奶奶,還花言巧語地讓奶奶一甯要帶,表示還有像她一樣年紀的人穿超短裙,所以這個帽子特別適合奶奶,讓她一定帶著它出門。

  自從俊書到了張家,張秋常每天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到媽媽的房間看他,連喝醉了也一樣先看看俊書才肯回房。張秋常很想抱孫子了,質問武嚴為何和嚴對什麼女人關心時,記起了讓武嚴三千拜為和嚴求姻緣的事,幸好他急著上廁所才讓武嚴逃過一劫。

  徐銀河不管安室長和羅丹是不是合適,她已經有更好的人選介紹給羅丹了,所以主動約了安室長告訴她八字不合,讓她離開羅丹。安室長沒法說什麼,只是回敬徐銀河,這麼在意就該早點先合八字。

  英俊去世一段時間了,白夜依舊沒有走出傷痛,她很希望可以再回到哥哥還在的時候,她一定會感恩會好好跟嫂子相處,而不是對嫂子一味的埋怨不滿,她很後悔如果當初懂得感恩,她就不會失去哥哥。

  文貞愛忽然想起張秋常想看她穿和服跳脫衣舞,所以特意去訂了一套和服回來。張武嚴把奶奶約了出來,要奶奶穿上年輕人穿的牛仔褲,不停地誇奶奶年輕了二十歲,哄得奶奶特別開心。

  智兒覺得和張和嚴特別的有緣分,當初在畫廊就對對他一見鍾情,沒想到會在電視臺再次遇見。徐銀河讓智兒在白夜面前做出模樣來,即使有生氣的事也要忍耐著,不要發脾氣,以便讓張和嚴知道她很優秀。

狎鷗亭白夜第29集劇情介紹

  白夜壓抑住自己的恨,捧著花到了趙家,見到趙常勳和徐銀河很恩愛,恨意直冒到眼裡。徐銀河向白夜問話,白夜馬上就收起眼裡的怒火,裝作很友好地跟她交談。

  張武嚴不想上班,帶著奶奶在外玩了一天,讓和嚴要指責都指責不了,奶奶也被她哄得特別的開心。張和嚴指責武嚴不顧工作,而武嚴卻有一堆的理由等著他,並表示陪奶奶是很重要的事,看到奶奶和武嚴照的照片,和嚴也不得不開口大笑。

  張秋常正想跟文貞愛提媽媽的事,就見文貞愛穿著和服跳起了舞,他一下子就驚呆了,很興奮地跟文貞愛跳了起來,忽然一下子就暈了過去。

  徐銀河讓阿姨做好吃的招待,白夜看到她過得這麼好,心裡不免又罵了她起來,而她們一家的幸福,在她眼裡非常的刺眼。安室長被徐銀河攔著和羅丹交往,心裡很不開心地喝得醉熏熏地到趙家,當著大家的面要求徐銀河把算八字的地方告訴她,並指責徐銀河如果要算八字,就應該在相親之前,這樣對她不會傷害這麼大,還笑她如此迷信。

  喝醉的安室長對徐銀河說話一點也不客氣,還嚷著要見完羅丹才肯走,被徐銀河強行送走了。徐銀河送走安室長,便在白夜面前說起她的壞話來,誇耀自己的兒子很優秀。為了表示對白夜的友好,徐銀河特意讓羅丹送白夜回家。

  張武嚴回到家知道爸爸進了醫院嚇了一大跳,知道爸爸是因為媽媽跳脫衣舞進的醫院,差點把他笑死了。

狎鷗亭白夜第30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讓羅丹去送白夜,白夜趁此機會和羅丹增進了瞭解,和羅丹交談得很好。白夜向羅丹瞭解和安室長的事,想知道他對安室長的想法,而羅丹吞吞吐吐不願意提及。

  羅丹很開心地和白夜吃完炸醬麵,覺得她和智兒完全不同,對她頗有好感。徐銀河因為羅丹遲遲不歸發資訊追問,羅凡則因為和白夜相處愉快不願意回去,被白夜問及徐銀河時,他則不想再提,和白夜談了許多他之前不知道的事。

  徐銀河見到白夜後,忽然對自己的一對兒女想念了起來,告訴智兒她很希望智兒有一個姐妹。想了很久,徐銀河終於撥了英俊的電話,沒想到卻是空話,她以為英俊聽了她的話,不再來找她,心中對英俊很感激也很愧疚。

  羅丹送完白夜回家,徐銀河就警告他不要再和安室長來往,告誡他喝酒的女人不好,還發酒瘋,叫羅丹連電話也不要接她的。

  善芝看見哥哥在沙發上熟睡,悄悄地拿來剪刀把哥哥的長髮剪了下來,然後再回屋睡覺。

  武嚴到醫院陪媽媽等爸爸檢查恢復意識,特別好奇可笑地追問媽媽究竟跳什麼舞讓爸爸暈倒,並嘲笑似地說爸媽的生活很有情趣。

  金孝卿很想念兒子,每日以淚洗面,白夜看到俊書馬上就給嫂子打電話,告訴她俊書的情況,讓她可以安心一些。白夜看到俊書那麼可愛,很替英俊開心,多希望英俊能看到自己的兒子這麼可愛。

狎鷗亭白夜第31集劇情介紹

  善仲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自己的頭髮被剪了,馬上沖到善芝的房間拼命地敲她的門,把她叫醒。善仲質問善芝為何剪他的頭髮,而善芝則表示無法忍受善仲的長髮如此髒亂所以剪的,一點也沒有悔意,氣得善仲殺人的心都有了。

  善芝做了一個惡夢,夢見自己的頭髮也被善仲全剪了,一下子就暈了過去,發現是做夢才安心下來。剛定下心來想繼續睡時,善仲很不高興地拿著剪刀,逼著讓善芝把他的頭髮修剪好來,善芝不得不照做。擔心自己的頭髮有一天也被哥哥剪掉,為換了髮型的哥哥說了不少的好話誇讚他的髮型,討哥哥歡心。

  張秋常非常感謝文愛貞給他的驚喜,而文愛貞則覺得丟臉死了,不僅讓孩子們笑話,還把媽媽嚇得半死。

  羅丹答應了請白夜吃煎餃,而徐銀河則安排了羅丹和美開的常務見面,羅丹想拒絕又無法說出口拒絕,只能聽媽媽的安排。

  白夜為做運動的智兒送飯,徐銀河也去了,還在教練面前稱自己是智兒的媽媽,讓白夜聽得很不舒服。徐銀河為了討好白夜,帶她去百貨店買衣服,當著店員的面否認白夜是她的女兒,而是職員,讓白夜聽著心裡更難受,但依舊假裝對她表示感謝。

  善仲想吃拉麵,逼著善芝出去買材料煮給他吃,還拿了善芝錢包裡的錢去買。善芝很不是情願地出去,等也很久也不回來,善仲聽到肚子叫了才想起來打電話催善芝。善芝為了氣哥哥,說壓力很大不肯回來,跟哥哥撒氣撒嬌,然後轉眼出現在哥哥面前。

狎鷗亭白夜第32集劇情介紹

  智兒奇怪媽媽為何給上班沒幾天的白夜買那麼貴的衣服,徐銀河表示是為了智兒的前途著想,好奇白夜和張家是什麼樣的親戚。

  白夜表面上感謝徐銀河送給她的衣服,心裡卻很不屑,一轉眼就扔進了車裡。還鑰匙的時候,徐銀河房裡的吊燈掉了下來,白夜和阿姨一起上去看,看到了她曾經當成寶的媽媽的照片,才明白英俊是因為這樣找到媽媽的。

  白夜對金孝卿很好,一點涼水也讓她沾,她在替哥哥照顧嫂子。金孝卿告訴白夜,她們努力一點買房就可以把俊書一起接過來生活,畢竟和張家沒有血緣關係,白夜在那裡也住得不會開心,所以她會堅強一點做好點代替英俊照顧白夜,希望她們以後都不會再傷心流淚。

  張武嚴哄著奶奶,陪奶奶玩了一天,讓奶奶非常開心給了他一大筆零用錢,並叮囑他等白夜搬過來之後,不要那麼隨便,更不能有親密動作,畢竟白夜長大了。

  徐銀河安排羅丹和美剛開發的常務見面,很得意地跟趙常勳彙報上帝為羅丹開了另一扇窗,並為女方的家世非常滿意,非常希望他們能成。羅丹回來報告,見面的女孩是一個把媽媽掛在嘴邊的人,任何事都離不開媽媽的人,他並不是很滿意,雖然以前羅丹對媽媽的話很順從,但認識了白夜之後,覺得她和媽媽安排的物件一點也不一樣,對美剛開發的常務特別有意見,而一家人都說服羅丹覺得對方不錯。

  羅丹對相親物件不滿意,徐銀河用她自己的一套,非要說服羅丹滿意,認為他說的一兩個缺點沒有關係,關鍵是家境不錯,讓羅丹必須接受。

狎鷗亭白夜第33集劇情介紹

  見到徐銀河送的衣服,白夜就忍不住想起徐銀河否認她是的女兒的事,給白夜買的衣服只有35萬就當成是恩賜,而給智兒隨便買一雙鞋就250萬,氣得白夜特別想撕毀徐銀河送的衣服。

  美剛開發的常務因為是跳芭蕾舞的,食量很小,羅丹跟她約會很辛苦,都不好意大口吃飯。半夜感覺肚子餓了,起來找吃的時,不小心打破了碗,驚動了徐銀河,徐銀河很賢慧地讓阿姨去休息,自己為羅丹準備了夜宵。

  智兒說起了吳英美和美琳的緋聞,引起趙常勳他們一起指責拋棄子女的壞媽媽。吳英美和美琳的情況和徐銀河的情形很相似,智兒和網上的指責一樣,指責怎麼會有這麼狠心的媽媽,子女提出見面被媽媽狠心拒絕的,讓徐銀河一句話也不敢說。

  白夜準備搬到張家去,金孝卿叮囑她不需要看他們臉色,只要努力愚公移山也還是會成功的,她們總是會有希望的。金孝卿拜託和嚴照顧白夜,和嚴表示他們一家都沒有把白夜當成外人讓她放心,對於俊書所有人都非常疼愛,讓孝卿可以經常來看他。東西全部搬走後,金孝卿和白夜深深地擁抱告別,可是眼淚一直止不住地流。

  文貞愛把搬來住的白夜當成是出國回來的女兒一樣看待,表示白夜之所以討人喜歡,就是因為她不會看眼色生活,而是按自己的個性生活,所以讓白夜當成自己家一樣在張家呆著。

  白夜路上碰到了羅丹,主動要求開他的車,並和他聊起了洪川和滑冰的事,很輕易地就讓羅丹覺得很輕鬆。

狎鷗亭白夜第34集劇情介紹

  羅丹對相親的物件特別的不滿意,徐銀河便親自去見,指導她如何做,才知道對方確實是一個慢半拍的呆子,說的話太少一直聽別人說,也沒有什麼主見,讓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說她好,雖然臉長得好看,可是一點吸引力也沒有,讓徐銀河很失望。

  徐銀河對請來的阿姨諸多挑剔不滿,終於阿姨拿著包袱不顧而去,害得智兒連飯都吃不上。羅丹和白夜約好去吃煎餃,到了目的地羅丹卻睡著了,白夜只能開遠點和他一起去吃手擀面,時不時地和羅丹開起了玩笑,讓羅丹越來越覺得白夜可愛,而羅丹則在白夜的身上領會到了吃東西的愉悅感。

  蒙娜麗莎想去看一看善仲的話,沒想到他的人細心不抽煙還很愛乾淨,讓她更喜歡,於是開始幻想和善仲在一起過耶誕節的情形,善仲很細心地喂蒙娜麗莎吃番薯,非常的甜蜜,她自己也很陶醉。

  羅丹很晚了也不回家,徐銀河才知道他和白夜在一起,非常擔心羅丹被白夜勾引,一回來就追著問羅丹情況。知道白夜因為羅丹睡著了沒有叫醒他才那麼晚回來,徐銀河才放點心。

  張和嚴像以前一樣為白夜帶來她愛吃的蛋糕,依舊對她很關心,白夜很感激,可是她並不能忘記發生的一切,不能停止報仇,也不指望自己能夠以後可以幸福。

  有美生日,武嚴跑去喝酒回來之後馬上去請求哥哥原諒,讓他明天不要嘮叨,因為白夜在這裡。和嚴不想理酒醉的武嚴,讓他滾回房睡著,而他則因為酒醉直接躺在地上就睡著了。

狎鷗亭白夜第35集劇情介紹

  白夜過去接智兒去電視臺,徐銀河把白夜當成保姆一樣叮囑她照顧智兒,對智兒特別的有母愛,她的那一句女兒是最棒的,讓白夜非常的氣憤。白夜很想停下車,回頭去質問徐銀河,害死了自己的兒子怎麼還可以笑得出來,可是到了眼前她忍住了什麼也沒有說。

  智兒埋怨羅丹沒有為她加油,徐銀河跑去叮囑羅丹給智兒發資訊,並盯著他必須給美索發一個資訊,要求他主動邀約美索見面。智兒問白夜對羅丹的意見,她自覺得羅丹很一般,她一點不喜歡,而女人卻往往會對他陷下去,並把美剛開發的小女兒很積極要跟羅丹交往的事告訴白夜。

  智兒期待著到電視臺演出完,可以跟和嚴一起吃飯,至少能見到他也好,可是偏偏張和嚴特別忙,智兒很失望。智兒跟白夜要求去買牙刷和清潔劑,還不停地埋怨電視臺的飯不好吃,不停地炫耀徐銀河對她有多好。

  即將錄影,智兒非常地緊張,只能多吃清心丸。一上臺,主持人幽默風趣的話語,就把智兒帶離了緊張的氛圍,智兒很開心地臺上要訴說她的愛情故事。

狎鷗亭白夜第36集劇情介紹

  趙智兒上了青葡萄節目,居然表現得很自然,沒有絲毫的緊張之感。智兒表達了她的家庭幸福,因為有愛才幸福,還要在節目上說出她內心的愛。

  善仲獨自一人在畫室裡洗澡跳舞瘋狂,而此時金孝卿正好來到畫室送紫菜包飯,讓他尷尬難堪得馬上躲進浴室,金孝卿也很難堪沒有事先跟他們聯繫,感覺很不好意思。善仲表示他只是白天在,而且善芝沒有伴無心工作,金孝卿的作品也很有實力,金孝卿才不覺得留在畫室讓他們覺得為難。

  金明慧教授在閒聊時,透露男人買內衣給女人,會讓女人很驚喜,所以張秋常想親自給文貞愛買一套內衣送給她,但是又不知道尺寸。從助手那裡,張秋常知道內衣有ABCD之分,而A是給初中生穿的,所以他到內衣店裡買了一套D杯的內衣。張秋常把內衣帶回家給文貞愛,馬上就要她試穿,正好媽媽走了進來,看到了覺得特別的難為情,而他們兩個也很尷尬。

  智兒做完了節目,所有人都覺得很不錯,她也很開心,可是張和嚴兩兄弟都爭著關心她身邊的白夜,讓她特別的不高興。白夜從側面打聽,徐銀河對於吳英美和薑美琳的母女關係的看法,而智兒把徐銀河當成天使媽媽,表示要聽從兩方面的說詞,才能判定是非。

  節目後聚餐吃飯,張和嚴沒有出現讓智兒有些失望,看到武嚴對白夜非常關心,對白夜更加有疑惑。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