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匹諾曹分集劇情介紹(16-20集)大結局

匹諾曹第16集劇情

  徐母與宋車玉掩蓋火災真相

  寒冷的冬夜,仁荷的心溫暖如春,達布主動親吻了仁荷,仁荷沒有推開達布,兩人親吻結束達布建議仁荷以後不要再稱呼他為叔叔,雖然達布多年以來一直在仁荷家中生活,但跟仁荷沒有半點血緣關係,所以達布認為跟仁荷應該朋友相稱才最合適,仁荷已經非常開心,兩人說完話再次接吻。

  第二次接吻結束,達布帶著仁荷回到家中,仁荷的腿部受了一些傷,達布拿出繃帶為仁荷包紮傷口,兩人在房間裡面有說有笑之時,仁荷父親與仁荷爺爺忽然上門探視達布,達布嚇了一跳趕緊引領仁荷藏到衣櫃裡面,仁荷父親站在門外聽到房中有一些奇怪的響聲,達布打開房門迎接仁荷父親與仁荷爺爺,仁荷爺爺一進屋就坐在地板上檢查室內溫度,達布惴惴不安思慮如何應付仁荷爺爺和仁荷父親。

  為了掩蓋仁荷藏在衣櫃裡面弄出的聲音,達布計上心來播放音樂,仁荷爺爺只覺達布的行為非常古怪,提醒達布晚上不要放音樂免得打擾鄰居,達布在仁荷爺爺的要求下只得關閉音樂播放機。

  仁荷爺爺在屋子裡面做了一會兒與仁荷父親提議回家,仁荷父親發現地上掉著一根長長的頭髮,從頭髮的長度來看明顯是女性的頭髮,達布身為單身一族忽然帶女人回家,仁荷父親意識到達布可能結交了新的女朋友。

  雖然心中對達布產生懷疑,但仁荷父親表面上扮出渾然不知的模樣與仁荷爺爺離開達布居住的房間,達布如釋重負關上房門來到衣櫃旁邊打開櫃門,仁荷已經坐在衣櫃裡面昏然睡去,達布拿仁荷沒有辦法,只得抱著仁荷來到床上,仁荷躺在床上熟睡過去,第二天早上醒來方才意識到在達布家中住了一宿。

  達布正在洗手間刷牙,仁荷神色慌張尷尬之極,達布見仁荷非常見外,臉上升起不屑提醒仁荷沒有必要覺得不好意思,仁荷曾與達布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幾年,所以兩人一起在同一個屋子渡過一晚上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仁荷父親與仁荷爺爺吃早餐的時候提起之前去達布家中的經過,達布家中出現女人的頭髮說明達布帶了女人回家,仁荷爺爺非常支持達布戀愛,達布正值青春年華想找個異性談戀愛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仁荷父親卻一臉憤懣不太支持達布談戀愛,達布剛跟仁荷分手不久就開始新的戀情,仁荷父親為仁荷感到憤憤不平。

  仁荷回公司上班遇到了徐凡潮,徐凡潮顯然有心事,仁荷伸手想跟徐凡潮擊掌打招呼,徐凡潮沒有跟仁荷擊掌而是快步向前走去,仁荷見徐凡潮一反常態不願意跟她打招呼,臉上升起狐疑目送徐凡潮離去。

  宋車玉與仁荷在一起吃早餐,仁荷在吃早餐的過程中跟母親提起達布,達布多年以來非常希望宋車玉能賠禮道歉,當年宋車玉錯誤報導達布父親失職案,達布父親為此下落不明不知去了何處,後來達布母親無力承受外界的壓力帶著達布一起跳海,達布大難不死被仁荷爺爺救起。

  仁荷與達布生活多年已跟達布感情深厚,為了讓母親向達布賠禮道歉,仁荷主動向母親坦承自己確實非常喜歡達布。

  新一輪採訪任務開始,許多記者出發採訪不同類型的新聞,大部份記者則採訪最熱門的體育賽事報導,仁荷與同事們來到一處室內拍攝名人們看體育比賽的情景。

  達布沒有參與體育新聞拍攝,而是來到當年發生火災的地點下定決心為父親洗清冤屈。

  徐凡潮開始懷疑母親跟達布父親牽涉的火災案有關,徐母從府邸走出來的時候被徐凡潮逼問,徐凡潮見母親不願意說實話,只得與仁荷拿著宋車玉多年以前遺失的手機來到修理店企圖恢復被刪除的一些資料,宋車玉如果在當年發生火災的時候與徐母有來往一定會互發短信內容,手機修理師傅修好了手機,徐凡潮與仁荷回到辦公室將手機接入電腦查看被刪除的資料,資料裡面有很多短信內容,徐凡潮識出發送短信內容的手機號碼正是他的母親使用的號碼。徐母跟宋車玉短信往來足以說明兩人當年掩蓋火災發生的真相,徐凡潮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實,心中升起悲痛流下了眼淚,仁荷亦是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緊盯電腦螢幕。

匹諾曹第17集劇情

  仁荷辭職

  徐凡潮與仁荷回到辦公室將手機接入電腦查看被刪除的資料,資料裡面有很多短信內容,徐凡潮識出發送短信內容的手機號碼正是他的母親使用的號碼。徐母跟宋車玉短信往來足以說明兩人當年掩蓋火災發生的真相,徐凡潮無法接受眼前看到的事實,心中升起悲痛流下了眼淚,仁荷亦是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緊盯電腦螢幕。

  徐凡與宋車玉在十幾年前曾經短信聯繫,徐凡潮幫助仁荷修好了宋車玉當年遺失的手機,手機裡面保存徐母與宋車玉的短信內容,徐凡潮看完內容方知母親跟宋車玉掩蓋當年火災真相。

  仁荷回到公司找母親宋車玉談話,宋車玉從仁荷手中接過當年的手機短信內容列印單,臉上升起驚訝不敢相信仁荷能找到當年的短信內容。仁荷見母親沒有辯解,心中已經猜到母親跟當年的失火案件確實有關,當年火災案發生之後徐母找到宋車玉施加壓力,宋車玉在徐母以及上級的威脅下只得錯誤報導失火原因。

  徐凡潮回到母親身邊將同樣的列印單遞給母親,徐母拿在手中看完面色嚴肅盤問徐凡潮是否給別人看過資料,徐凡潮見母親還關心別人是否看過資料,臉上升起悲憤要求母親說出當年掩蓋火災真相的經過,徐母在徐凡潮的逼問下只得把當年的事發經過說了一遍,原來當年徐母為了幫助一個政府要員隱瞞火災責任只得找其它人當替死鬼,達布的父親不幸成為政府要員的替死鬼,宋車玉雖然知道內幕但為了升職只能昧著良心與徐母合作。

  宋車玉當年其實也是憤憤不平不願意錯誤報導火災新聞,上級找宋車玉談了一番話,提醒宋車玉如果不按照高層領導的要求播報火災新聞就得辭職,宋車玉為了繼續留在電視臺工作只能昧著良心把失火責任推到達布父親身上。

  仁荷聽完母親講述的事情經過,一臉憤懣決定把真相公諸于眾,宋車玉神色緊張勸說仁荷不能意氣用事,如果仁荷真的重查當年的火災真相,電視臺高層自然會開除仁荷,仁荷雖然也非常留戀記者工作,但在大義面前依然願意選擇辭職。

  不久之後,仁荷收拾個人物品辭職離開電視臺,仁荷父親正在家中做飯,仁荷拖著行李箱回到家中,仁荷父親以為仁荷放假休息,仁荷沒有隱瞞辭職的事情,主動把真相告訴給父親。

  達布掌握仁荷提供的資訊採訪徐母,徐母見達布已經知道一些真相,事後打電話給宋車玉提出見面,宋車主接聽電話的時候坐在休息室裡面,一想到火災案子可能要被仁荷和達布查出真相,宋車玉憂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

  達布回到公司跟一個同事聊天,同事向達布提起仁荷辭職的事情,達布不聽則已,一聽之下吃驚不小,仁荷辭職沒有告訴給達布知道,達布蒙在鼓中以為仁荷還在電視臺工作。

  宥萊在公司工作,上級買了一瓶飲料放在宥萊身邊,宥萊發現飲料喜出望外與一個同事談起上級,上級無原無故贈送飲料,宥萊覺得上級可能喜歡她,坐在旁邊的同事見宥萊自以為是胡思亂想,只得拿出相同的一瓶飲料以便證明上級不只是對宥萊一個人好,宥萊見同事手中也有一模一樣的飲料,臉上升起失望意識到自己誤會了上級的意圖。

  仁荷父親約見達布,達布來到見面地點坐在仁荷父親面前,仁荷父親提起不久之前在達布家中發現女人頭髮的事情,女人頭髮其實就是仁荷頭上掉下來的,達布沒有隱瞞仁荷父親將真相說了出來,仁荷父親聽完達布的話回到家中數落仁荷在外面過夜,雖然仁荷與達布已經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但仁荷父親不希望仁荷跟達布在沒有結婚之前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何況兩人已經分手,仁荷父親更不希望仁荷還經常跑到達布家中過夜。

  宋車玉與徐母見面,徐母向宋車玉提出跟仁荷見面,宋車玉吃了一驚左右為難沒有同意徐母的要求,徐母看穿了宋車玉的心思,當場保證見面過程中絕對不會為難傷害仁荷,仁荷為了舉報母親宋車玉不惜辭職,徐母非常想跟仁荷見上一面。

  仁荷在家中無所事事待了幾天決定重返記者行業,出發之前仁荷坐在鏡子前面精心打扮方才離家出門,達布與仁荷在電視臺大樓見面,仁荷精神抖擻決定繼續當記者。

匹諾曹第18集劇情

  達布與仁荷相繼遇襲

  仁荷為了舉報母親宋車玉不惜辭職,徐母非常想跟仁荷見上一面。

  仁荷在家中無所事事待了幾天決定重返記者行業,出發之前仁荷坐在鏡子前面精心打扮方才離家出門,達布與仁荷在電視臺大樓見面,仁荷精神抖擻決定繼續當記者。

  仁荷正式返回電視臺工作,兩個領導面帶笑容迎接仁荷,宋車玉坐在旁邊一聲不吭視而不見,仁荷當場表示要向領導學習。

  徐凡潮辭掉記者職務來到達布家中,達布領著徐凡潮來到客廳坐下,徐凡潮拿起一瓶酒與達布閒聊,在閒聊過程中徐凡潮不慎將酒罐摔落在地板上。

  達布與幾個同事在工作大廳工作,一年殺手闖入大廳聲稱要找達布,達布與幾個同事見殺手手中有槍,所有人嚇得趕緊藏到辦公桌底,殺手拿著槍對著辦公室一頓射擊,辦公室的玻璃被子彈打得四散飛裂,達布蹲在辦公桌下從一面鏡子看到殺手的動向,趁著殺手舉槍對準其它方向,達布從辦公桌沖出來襲擊殺手,殺手猝不及防倒在地上,達布沖上前與殺手扭打在一起,殺手愴惶逃出大廳,達布追出大廳窮追不捨。

  宥萊等人從藏身之處走了出來,辦公室一片狼藉散落著許多物品,地上還出現了一些血跡,有人猜測達布在跟殺手博鬥的過程中負傷流血。

  殺手來到仁荷工作的電視臺尋找仁荷,仁荷與母親宋車玉藏在辦公室裡面,殺手殺氣騰騰打破玻璃想闖入辦公室傷害仁荷,達布趕了過來與殺手博鬥,殺手被隨後趕來的保安人員擒獲。

  徐凡潮得知有人想傷害仁荷和達布,心中猜到是母親所為,徐母在徐凡潮面前坦承派了手下人去教訓達布與仁荷。

  企圖傷害達布與仁荷的殺手姓趙,趙某被帶到警局接受警方審訊,宥萊與一個同事蹲在房間外面聽員警審問趙某,趙某謊稱跟達布和仁荷有私人恩怨,宥萊錄下趙某與審案員警的談話內容,不久之後回到電視臺播報趙某到電視臺傷人的新聞。

  徐凡潮坐在家中觀看宥萊在電視中播報新聞,趙某無原無故傷害達布與仁荷,徐凡潮漸漸意識到是母親雇傭趙某。

  電視臺的領導們開會談論達布遇襲一事,宥萊與一個同事蹲在門外偷聽,領導們發表各自的觀點討論達布遇襲的原因,其中一個領導猜測達布可能是在調查新聞事件被當事人報復,眾人經該領導提醒記起達布正在調查徐母。

  達布與殺手博鬥的時候手臂受傷,仁荷與父親到醫院照顧達布,達布手上纏著繃帶從病房走了出來,仁荷一臉關懷來到達布身邊,仁荷父親則提議達布暫時不要回出租屋居住,免得再次遭到身份不明的人士襲擊。

  達布來到仁荷家中暫住,早上達布起床來到衛生間刮鬍子,仁荷拿起刮胡刀幫助達布刮鬍子,達布的臉上塗了一層白色刮胡液如同一名白鬍子老人,仁荷一邊幫助達布刮鬍子一邊發笑。

  仁荷父親站在客廳目睹仁荷親密幫助達布刮鬍子,心中升起焦急來到仁荷爺爺房間謊稱做了一個夢,夢中仁荷父親看到仁荷與達布相愛,仁荷父親之所以撒謊是想試探仁荷爺爺的心思,仁荷爺爺已把達布當成真正的兒子,得知仁荷父親做了一個仁荷與達布結婚的夢,仁荷爺爺當場反對仁荷與達布相愛。

  宋車玉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為安燦秀洗清冤屈,不久之前市區某家工廠發生火災,徐母拿了一份關於安燦秀縱火剪輯過的錄影送給宋車玉,宋車玉在徐母的壓力下只得昧著良心按照虛假錄影播報新聞,安燦秀當時只是去工廠巡邏根本沒有縱火,宋車玉顛倒黑白將安燦秀描繪成縱火犯,安燦秀被社會輿論推上風口浪尖。

  仁荷與達布為了調查真相險些被徐母派出的手下傷害,宋車玉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重新召開發佈會公佈真相。

  仁荷喜出望外把母親宋車玉的計畫轉告給達布,達布來到監獄看望大哥奇載明,奇載明見達布已經調查出很多線索,臉上升起欣慰為達布感到高興。

  達布離到監獄回到電視臺找到了宋車玉,宋車玉一改之前敵視達布的立場,面色平靜將準備召開發佈會的計畫說了出來,達布一本正經表示要在發佈會上向宋車玉拋出各種問題,宋車玉提醒達布可以問任何問題。

匹諾曹第19集劇情

  徐凡潮為母親頂罪

  仁荷與達布為了調查真相險些被徐母派出的手下傷害,宋車玉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重新召開發佈會公佈真相。

  仁荷喜出望外把母親宋車玉的計畫轉告給達布,達布來到監獄看望大哥奇載明,奇載明見達布已經調查出很多線索,臉上升起欣慰為達布感到高興。

  達布離到監獄回到電視臺找到了宋車玉,宋車玉一改之前敵視達布的立場,面色平靜將準備召開發佈會的計畫說了出來,達布一本正經表示要在發佈會上向宋車玉拋出各種問題,宋車玉提醒達布可以問任何問題。

  不久之後,宋車玉接受記者採訪公佈自已錯誤報導安燦秀縱火案,縱火的人不是安燦秀,宋車玉向記者們透露真相,宋車玉的幾個同事站在公司大廳觀看電視節目,有的人驚歎宋車玉敢自我舉報,有的人驚喜交加意識到宋車玉回歸多年以前正直的記者形象。

  宋車玉主動向安燦秀致歉,達布等人開始擔心安燦秀會控告宋車玉,如果徐母找人收買了安燦秀,安燦秀很有可能反過來指認宋車玉陷害他。

  宋車玉將真相公佈之後只覺身心非常寬鬆,趁著上班空閒無事可做,宋車玉躺在椅子上睡覺,仁荷走了過來驚醒了宋車玉,宋車玉多年以來神精緊張從來沒有好好休息過,當年宋車玉被徐母施壓昧著良心錯誤報導達布父親失職案子,從此以後宋車玉心事重重總是不敢放鬆身心休息,自從跟達布化敵為友,再加上幫助安燦秀洗清了縱火嫌疑,宋車玉身心寬慰一掃多年以來積下的心結。

  仁荷非常欣慰看到母親宋車玉能改過自新,為了不打擾母親睡覺仁荷準備離去,宋車玉拉住仁荷的話不讓仁荷離去,陽臺的陽光照得宋車玉無法好好睡覺,宋車玉希望仁荷能為她擋五分鐘陽光,仁荷同意了宋車玉的要求,站了五分鐘才拔腿離去與達布相見,達布一臉關懷看著仁荷,仁荷撲入達布懷中獲取心靈安慰。

  朴會長跟徐母談起宋車玉公佈真相的事情,幕後主使者正是徐母,朴會長惴惴不安勸說徐母向安燦秀賠禮道歉,只要主動向安燦秀認錯,朴會長認為安燦秀不會再追究徐母的責任。

  徐母驕橫慣了不願意向安燦秀賠禮道歉,朴會長只得親自出馬來到安家門口拿出一封信送給安燦秀,信封裡面裝著一張支票,安燦秀看著支票上的數額怦然心動,緊急關頭中達布等人趕了過來,安燦秀克服心中貪婪將信封還給朴會長,朴會長見安燦秀不願意要支票,無奈之下只得轉身離去,安燦秀故意提醒朴會長不能收買他,他是國家的好公民絕不會貪污受賄。

  入夜,達布等人在安燦秀家中吃飯,安妻數落安燦秀沒有要支票,如果安燦秀收下了支票全家的生活將會得到改變,達布的同事叮囑安燦秀以後提防被不明人士騷擾,如果遇到不明人士騷擾就打電話給電視臺。

  徐凡潮來到安燦秀家門外面看著燈火輝煌的窗戶,心中百感交集沒有進屋。

  達布從屋中走了出來跟徐凡潮談話,徐凡潮心事重重為母親做壞事感到不安,達布沒有責怪徐凡潮,而是向徐凡潮表達感激,徐凡潮大義滅親不願意包容母親做傷天害理的事情,達布非常敬佩徐凡潮。

  朴會長回到徐母身邊將安燦秀不收支票的經過說了一遍,徐母依然不願意上門向安燦秀賠禮道歉,安燦秀只是一個普通民警還不夠資格接受徐母賠禮道歉。徐母任憑朴會長如何勸說就是不願意找安燦秀認錯。

  徐母在不久之前指使一名叫趙大國的年輕男人傷害達布與仁荷未遂,警方已經抓獲趙大國,徐凡潮擔心母親受到法律嚴懲,經過一番思慮來到警局謊稱是自己指使趙大國傷害達布和仁荷。

  辦案民警記下徐凡潮招供的供詞,仁荷與達布正在一處活動地點採訪徐母,徐母面色嚴肅對著仁荷的話筒,仁荷將徐凡潮之前轉述的話重複說給徐母聽,徐母聽完仁荷的話非常想知道徐凡潮身在何處,仁荷向徐母透露徐凡潮在漢江警局,徐母一聽到警局兩個字已經意識到不妙,徐凡潮無原無故前往警局自然是想頂罪。一想到兒子徐凡潮隨時有可能被關押入獄,徐母顧不上再跟仁荷談話,行色匆匆鑽入汽車向漢江警局趕去。

匹諾曹第20集劇情介紹(大結局)

  仁荷與達布結為夫妻

  徐母雇人企圖殺害仁荷與達布,徐凡潮為母親頂罪到警局自首,達布與徐凡潮電話通話,徐凡潮心情平靜堅持為母親頂罪。

  徐母得知徐凡潮已去警局頂罪,情急之下乘坐汽車向警局方向趕去,朴會長勸說徐凡不要為了徐凡潮置大局不顧,徐母勃然大怒訓了朴會長幾句,朴會長挨了一頓訓老老實實不敢再亂說話。

  一路上徐母練習向公眾賠禮道歉,只要能換回徐凡潮自由,徐母願意認罪。

  警局外面已經來了許多記者,徐母從車上下來被記者們包圍,記者們一擁而上想採訪徐母,徐母情緒激動大聲宣佈徐凡潮沒有罪,不等記者們拋出各種問題,徐母在朴會長的護送下走進警局。

  達布想起與哥哥奇載明一起照相的情景,當時達布心事重重沒有全身心投入到照相中,奇載明察覺到達布神色不對勁,趕緊伸手撫摸達布的臉龐,以便讓達布面對鏡頭以最好的角度面對鏡頭,宋車玉已經認罪,達布在奇載明面前保證會幫奇載明向宋車玉提出各種問題。

  徐母主動投案自首為徐凡潮換回自由,徐凡潮到監獄看望侯審的母親,徐母坐在接見室與徐凡潮談話,母子兩人好不容易享受來之不易的談話機會,徐母嘮嘮叨叨說了一大堆話。

  徐母認罪的視頻情景經由電視臺播出,許多市民在家中看到電視中徐母認罪的情景。

  達布與仁荷坐在屋子裡面玩耍,兩人一起觀看手機裡面的相片,相片是安燦秀與妻子一起合影的情景,兩人抱著小寶寶開心面對鏡頭。

  仁荷父親走了過來驚動了達布與仁荷,達布趕緊向仁荷父親解釋正跟仁荷一起觀看安燦秀全家合影相片,仁荷父親已經同意達布與仁荷戀愛,由於仁荷爺爺思想固執依然把達布當成兒子對待,仁荷父親將達布與仁荷領進房間裡面思忖如何欺騙仁荷爺爺,仁荷與達布的戀情必須暫時不能公佈,否則仁荷爺爺一定會非常生氣。

  宥萊在夜宵攤吃宵夜,旁邊坐著許多食客,宥萊喝醉了酒一直嘀咕著一個上級的名字,上級在不久之前訓了宥萊一頓,宥萊對上級心懷不滿一直咒駡上級。

  喝完酒宥萊來到電視臺大門想進入電視臺,守門的保安不給宥萊進電視臺,宥萊索性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上級趕了回來扶著宥萊回電視臺休息。

  宥萊喝醉了酒躺在沙發上熟睡過去,上級拿出幾張報紙蓋在宥萊身上,薄弱的報紙不足以為宥萊抵擋寒冷,宥萊在睡夢中冷得發抖,上級見宥萊喊冷,趕緊從身上掏下外衣蓋在宥萊身上,厚厚的大衣終於起到保暖作用,宥萊躺在沙發上昏昏沉沉熟睡過去。

  宋車玉無意再繼續做記者向部長提出辭職,部長無可奈何同意宋車玉辭職。仁荷在電視臺迎接幾個新的員工,徐凡潮精神抖擻回到電視臺繼續工作當記者。

  法院對徐母進行宣判,徐母貪贓枉法被判入獄三年,對於法院的判決徐母不太滿意,最開始的時候徐母認為自己頂多被罰款再當義工做一些慈善活動就可以贖罪,結果法院判徐母坐三年牢,徐母被法警帶出法院的時候情緒激動不服法院判決。

  仁荷父親故意將達布與仁荷的相片放在一個錢包裡面,仁荷爺爺來到距離錢包不遠的地板上坐下,仁荷父親裝著發現錢包的模樣拾起錢包,仁荷爺爺拿起錢包打開一看,赫然看到裡面有一張達布與仁荷合影的相片,兩人非常般配男才女貌,仁荷爺爺意識到自己必須同意達布與仁荷相愛。

  達布在街上主持節目,仁荷爺爺來到街上找到達布,決定讓達布恢復原來的身份開始新的生活,多年以來仁荷爺爺將達布當成親生兒子對待,達布已經與仁荷爺爺建立深厚感情,仁荷爺爺同意達布與仁荷結婚,達布喜極而泣蹲在仁荷爺爺身邊哭泣,哭過之後達布拿起話筒面對鏡頭做好工作準備,仁荷爺爺坐在旁邊一臉欣慰觀看達布主持節目。

  不久之後,仁荷與達布舉行隆重盛大婚禮,兩人精神抖擻來到婚禮現場,仁荷與達布悄悄說著甜言蜜語,達布向仁荷透露一個秘密:早在高中時期的他就已經深深愛上了仁荷。

  仁荷聽完達布的話會心一笑,其實她也在很早之前就愛上了達布,兩人深愛彼此最終結為夫妻。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