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的戀人們-26-30集劇情介紹(50)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26集劇情

  朴車石允許白玫瑰經常跟晶晶見面

  高蓮花決定跟李榮國離婚,高母將李榮國與樸母逛街的相片遞交到高蓮花手中,高蓮花看完相片方情敵原來就是朴母。

  晶晶獨自搭乘公車前往電視臺尋找白玫瑰,一個女乘客認出了已經是小明星的晶晶,晶晶客氣有禮跟女乘客交談,女乘客熱情洋溢提醒晶晶到站的時候記得下車。

  朴車石與幼稚園負責人通電話,負責人不知道晶晶身在何處,朴車石意識到不妙出門四處尋找晶晶。

  晶晶來到電視臺找到了導演,導演將晶晶領到休息室,白玫瑰與李在允一起吃飯,電視臺的工作人員打電話給白玫瑰,白玫瑰得知晶晶去電視臺找她,心中升起焦急辭別李在允向電視臺趕去。

  晶晶在一個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白玫瑰趕到電視臺找到了晶晶,朴車石聯繫到白玫瑰接晶晶回家,晶晶坐在車上熟睡過去,開車的白玫瑰一想到晶晶獨自一人坐車來電視臺找她,心中升起悲痛停車來到車外哭泣,哭過之後白玫瑰開車將朴車石送到樸家門外,朴車石抱著晶晶下車提醒白玫瑰在咖啡廳等他。

  白玫瑰來到咖啡廳等待朴車石,朴車石安頓好晶晶來到咖啡廳同意白玫瑰以後隨意跟晶晶見面。

  高蓮花跟樸母的上級見面,上級在高蓮花的要求下開除朴母,樸母無法理解上級的行為,白母來到按摩院親眼看著樸母被上級開除。

  失去職務的樸母回到家中喝酒消愁,白母上門安慰朴母,朴母在白母面前談起李榮國,雖然已經知道李榮國是有婦之夫,但朴母卻依然無法割捨跟李榮國建立的感情。白母見樸母陷入到愁苦中,只得倒了兩杯酒陪樸母一起喝酒。

  白母在樸家喝醉了酒被朴強泰送回到白家,白父見朴強泰送白母回到白家,臉上升起敵意就想教訓朴強泰,白母喝醉了酒喝令白父不能教訓朴強泰,同時還稱呼朴強泰為白家女婿,朴強泰心知白母是喝醉了酒糊亂說話,趕緊向白父彎腰行禮開門離開白家。

  白玫瑰買了三張電影票準備跟晶晶和朴車石一起看電影,朴車石帶著晶晶出門跟白玫瑰見面,白玫瑰提醒朴車石也可以一起去看電影,朴車石因為忙工作婉拒白玫瑰的好意,白玫瑰百感交集目送朴車石離去,隨後帶著晶晶到電影院看電影,電影非常精彩有趣,白玫瑰一邊看電影一邊跟晶晶吃爆米花。

  看完電影白玫瑰帶著晶晶回到朴車石身邊,朴車石帶走了晶晶,回到家中正好遇到李在允來白家做客,李在允買了一支昂貴的鑽戒給白玫瑰,白玫瑰在家人的催促下打開鑽戒勉強露出一絲笑容。

  李在允離去之後白玫瑰回到房間心煩意亂,白母與白奶奶走進房中勸說白玫瑰不要再掛念樸世父女,李在允年輕有為事業有成,白母與白奶奶非常希望白玫瑰嫁給李在允。

  朴母與高蓮花見面,高蓮花不動聲色跟樸母聊天,朴母臨時離去上廁所,高蓮花拿起樸母放在桌上的手機一看,李榮國發了一條短信給樸母,提出跟樸母見面好好談兩人的感情問題。高蓮花看完短信內容氣怒交加刪掉,樸母上完廁所回到座位的時候高蓮花已經離去。

  高蓮花對樸母產生了嫉恨決定陷害朴母,朴母在高蓮花的邀請下到高家做客,高母見高蓮花無原無故邀請朴母到高家做客,臉上升起狐疑摸不透高蓮花的心思,高蓮花讓樸母進房間為高母按摩,高母依然搞不懂高蓮花的心思。

  高蓮花趁著朴母在房中為高母按摩悄悄跟手下人通電話,手下人向高蓮花透露李榮國的行蹤,李榮國離開公司準備回家,高蓮花暗自竊喜做好陷害樸母準備。

  朴母為高母按完摩準備離去,高蓮趁機聲稱遺失了一枚非常貴重的鑽戒,高母提出檢查樸母攜帶的手包,朴母根本沒有偷鑽戒不願意接受檢查,高母不顧樸母反對奪過手包,手包落在地上掉出許多物品,高母彎腰拾起從手包中掉落出來的鑽戒。

  高蓮花拿過鑽戒趁機污蔑朴母,樸母站在當場一臉委屈不知如何辯解,李榮國外出歸來冷不丁看到樸母出現在客廳裡面,臉上露出驚訝沒有搞清狀況。朴母好心來高家為高母按摩,手包裡面無端出現高蓮花的戒指,樸母急得差點哭出來不知如何解釋。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27集劇情

  朴母被高氏母女陷害

  高蓮花將樸母騙到家中設下圈套,高家保姆在高蓮花的指使下在樸母的手包中放入一枚鑽戒,高蓮花趁著樸母要離去的時候聲稱自己的鑽戒失蹤不見,高母從樸母的手包中找到了鑽戒,高蓮花拿著鑽戒扮出一副憤懣的模樣指責朴母在高家順手牽羊偷東西。

  朴母根本不知道是高蓮花陷害了她,由於無法為自己找到證據開脫,樸母心急如焚不知如何辯解,李榮國外出歸來見樸母忽然來高家竄門,臉上升起驚訝沒有弄清發生了什麼事情。

  高母向李榮國講述朴母在高家偷鑽戒的事情,李榮國不相信高母的話想帶走朴母,高蓮花趁機拔打報警電話將樸母送到警察局,李榮國來到警局為樸母做證,謊稱是高家保姆做家務的時候不慎將鑽戒放入朴母手包裡面,朴母在李榮國的幫助下成功離開警察局。

  白母來到警察局的時候樸母已經回家,樸母回到家中坐在房間的地板上委屈無比,白母來到朴家看望朴母,樸母一臉委屈向白母講述在高家被冤枉的經過,白母非常相信朴母的為人,深信樸母沒有偷走高蓮花的鑽戒。

  李榮國回到家中與高蓮花發生爭吵,高蓮花堅決不同意跟李榮國離婚,李榮國懷疑是高母與高蓮花竄通一氣污蔑陷害朴母,高蓮花情緒激動抬手煽了李榮國一個耳光。

  朴車石跟李榮國見面,李榮國非常欣賞朴車石設計的鞋子,為了給朴車石有一個良好的發展平臺,李榮國決定出資支助朴車石擴大生產量,朴車石滿懷激動從李榮國的辦公室走了出來,珠英得知朴車石已經成功得到李榮國的公司支助,臉上露出驚喜為朴車石感到高興。

  白母回到家中正好遇到白父回家,白父已經從白奶奶嘴中得知白母去警察局的事情,白母沒有將樸母被冤枉的過程說出來,白父還以為是白母惹上了什麼麻煩被警方傳訊。

  白奶奶對朴母被陷害的原因非常好奇,白母在白奶奶的逼迫下只得將朴母去高家的經過說了一遍,白奶奶聽完白母的話猜測高家的人設計陷害了朴母,朴母與李榮國關係親密,高蓮花與母親懷良在心合夥設計陷害樸母。

  白父收拾行李出差,白秀蓮帶著朴強泰到白家做客,白母與白奶奶沒有再像原來那樣敵視朴強泰,而是做了許多好菜招待朴強泰,一行人坐在客廳邊吃邊聊之時,白父忽然拖著行李因為一些事情取消出差計畫。

  白奶奶與白母沒有料到白父忽然回來,白父一向視朴強泰為不共戴天的仇人,白奶奶與白母心知不能讓白父發現朴強泰在白家做客,兩人計上心來勸說白父先回房洗個澡再到客廳吃飯,白父沒有懷疑白母和白奶奶,白奶奶哄走了白父趕緊回客廳讓朴強泰與白秀蓮離開白家。

  朴強泰與白秀蓮走出白家來到大門外面,白秀蓮一臉愧疚向朴強泰賠禮道歉,好不容易請朴強泰到家中吃飯結果像做了虧心事一樣還要躲避白父,朴強泰生性樂觀安慰白秀蓮不要難過,白母與白奶奶已經接受朴強泰,朴強泰認為自己離跟白秀蓮結婚的目標又進了一步,原來白母與白奶奶也跟白父一樣敵視相朴強泰,朴強泰已經憑著自己的實際行動感化了白奶奶和白母,剩下來就是感化白父就可以跟白秀蓮結婚。

  朴母因為被高蓮花污蔑成小偷,時常來到高家向高蓮花解釋當初到高家竄門的經過,李榮國回到家中見高蓮花與高母合夥責駡朴母是小偷,心中升起不滿拉著朴母離開高家。朴母依然不甘心私底下找到高家保姆,高家保姆左右為難不肯為樸母洗清冤屈,李榮國經過一番思慮將保姆喚到書房。

  保姆來到書房惴惴不安看著李榮國,李榮國一本正經提醒保姆必須有問必答,保姆在李榮國的勸說下坦承受高蓮花的命令陷害樸母,當時朴母來高家幫高母按摩,高蓮花指使保姆將一枚鑽戒放入到樸母的手包裡面。

  李榮國聽完保姆的話決定為樸母洗清冤屈,樸母就在高家門外徘徊,李榮國開車找到樸母帶著朴母返回高家。

  高母與高蓮花見李榮國光明正大帶著樸母上門,兩人一臉不解看著李榮國,李榮國面色嚴肅要求高蓮花向樸母賠禮道歉。高蓮花不知道李榮國在不久之前從保姆口中查出朴母被陷害的真相,李榮國忽然帶朴母回高家,高蓮花摸不透李榮國的心思。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28集劇情

  李榮國幫助樸母洗清冤屈

  李榮國將樸母帶回高家,要求高蓮花向樸母賠禮道歉,高蓮花一臉狐疑看著李榮國,李榮國指責高蓮花與高母竄通陷害朴母,高蓮花否認了李榮國的指責,李榮國只得將保姆喚到客廳,保姆當眾坦承之前聽從高蓮花的命令將鑽戒放入樸母的手包裡面,樸母聽完保姆的話吃了一驚,高蓮花雖然罪行敗露但依然不肯向樸母認錯。

  朴母面色難堪辭別李榮國離去,李榮國追出屋外提議與樸母到餐廳喝茶,樸母同意了李榮國的提議,兩人就近找了一家餐廳一邊喝茶一邊聊天。朴母沒有記恨高蓮花嫁禍陷害她,畢竟李榮國是因為跟樸母在一起才與高蓮花感情不和,樸母認為自己傷害了高蓮花。

  高蓮花晚上心事重重開車回家,路上險些撞到一輛轎車,車主從車上下來不肯放高蓮花離去,朴車石出現幫助高蓮花與車主溝通,車主在朴車石的幫助下與保險公司聯繫,高蓮花回到副駕座心神不安,朴車石處理完撞車事件回到汽車裡面開車送高蓮花回家。

  高蓮花對朴車石充滿感激,朴車石開車送高蓮花來到高家門外停下汽車,高蓮花從汽車裡面走出來想給一些鈔票感謝朴車石,朴車石沒有要高蓮花打賞的鈔,而是鼓勵高蓮花樂觀面對人生。

  白玫瑰與晶晶和朴車石外出玩樂,一家三口來到滑雪場所滑雪,晶晶在滑雪過程中捧起一些雪團往朴車石和白玫瑰身上撒,三人玩得非常開心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三口。

  在雪場玩了半天,三人來到餐廳裡面吃飯,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為朴車石一家三口照了一張相片,朴車石一改當初敵視白玫瑰的狀態,面帶笑容與白玫瑰良好融洽一起照相。

  高才東準備跟一個物件相親,樸世拉想請高才東晚上喝茶,高才東不動聲色編了一個理由婉言樸世拉,樸世拉一臉失落以為高才東對她沒有興趣,高才東見樸世拉不太開心,趕緊提出改天再跟樸世拉喝茶,樸世拉見高才東真心實意願意跟她喝茶,臉上露出驚喜繼續去忙工作。

  高才東下班之後跟一個相親物件見面,相親物件對高才東還算滿意,樸世拉來到同一家餐廳坐在高才東身後,高才東與相親物件聊天的時候被樸世拉聽到,樸世拉起身來到高才東身邊,高才東扭頭看到樸世拉大吃一驚。

  樸世拉不想再跟高才東說話,大步流星離開餐廳,高才東心急如焚扔下相親物件追到樸世拉,樸世拉數落高才東欺騙她,高才東一時之間急得不知如何辯解,樸世拉當場表示以後不會再追求高才東,高才東情急之下摟住樸世拉激情親吻,樸世拉沒有拒絕高才東,兩人當街親吻絲毫不擔心被親友看到。

  朴車石帶著晶晶跟白玫瑰外出遊玩的相片被樸世拉發現,樸世拉拿著相片回到家中展示給母親看,朴母將朴車石叫到身邊盤問相片詳情,朴車石向母親解釋是晶晶想找白玫瑰玩耍,樸母相信了朴車石的話,提醒朴車石以後直接讓晶晶跟白玫瑰出門玩耍就行,不必要老是跟著晶晶一起與白玫瑰遊玩。

  高蓮花設計令李榮國惹上一些麻煩,政府部門來到強虎集團公司以貪污受賄罪帶走李榮國,高蓮花站在樓上一臉得意看著李榮國被帶走。

  李在允某次與白玫瑰談業務的情景被無良記者拍下,無良記者無中生有捏造白玫瑰與李在允戀愛,白玫瑰準備出門上班沒有看到網路上的新聞,白父與白母已在客廳看到網上白玫瑰與李在允戀愛的新聞報導。

  報導明顯是無中生有,白玫瑰氣急敗壞回公司找相關責任人理論。

  朴車石已經知道白玫瑰與李在允戀愛的新聞,珠英來到工作室跟朴車石提起白玫瑰與李在允戀愛的事情,朴車石面色平靜顧著工作完全沒有將白玫瑰戀愛的事情放在心上。

  晚上白玫瑰找到朴車石解悉與李在允鬧菲聞的原因,朴車石面色平靜提起白玫瑰不用解釋,他跟白玫瑰已經不再是夫妻也不是戀人,所以白玫瑰想跟誰戀愛都無關緊要,白玫瑰見朴車石沒有吃醋,情急之下伸手摟住朴車石,朴車石吃了一驚想推開白玫瑰,白玫瑰哀求朴車石不要推開她,朴車石一時心軟任由白玫瑰摟抱,站在不遠處的珠英悄悄看著白玫瑰摟著朴車石。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29集劇情

  高蓮花辭退樸世拉

  晚上白玫瑰找到朴車石解悉與李在允鬧菲聞的原因,朴車石面色平靜提起白玫瑰不用解釋,他跟白玫瑰已經不再是夫妻也不是戀人,所以白玫瑰想跟誰戀愛都無關緊要,白玫瑰見朴車石沒有吃醋,情急之下伸手摟住朴車石,朴車石吃了一驚想推開白玫瑰,白玫瑰哀求朴車石不要推開她,朴車石一時心軟任由白玫瑰摟抱,站在不遠處的珠英悄悄看著白玫瑰摟著朴車石。

  朴車石推開白玫瑰回到家中,白玫瑰轉過身子看到了珠英,珠英多年以來對朴車石懷有深深的好感,白玫瑰企圖與朴車石複合,珠英心中升起不悅將白玫瑰喚到餐廳裡面談話。

  白玫瑰當年拋棄朴車石的事情珠英已經知道,事隔多年白玫瑰還想複合,珠英臉上升起憤怒提醒白玫瑰不要再糾纏朴車石。

  朴世拉知道珠英喜歡朴車石,正好朴車石多年以來一直是單身,樸世拉說服母親邀請珠英到家中吃飯。

  高蓮花因為與樸母有矛盾決定對樸世拉和朴車石下手,樸世拉就在高蓮花的公司工作,高蓮花辭退了樸世拉,在辭退樸世拉之前高蓮花在公司散播樸世拉是高才東情人的不良消息,高才東聽到傳聞焦急不安找到樸世拉,樸世拉面色悲憤痛恨散播傳聞的人,高才東當場表示一定會給樸世拉一個交待。

  不久之後,樸世拉被高蓮花辭退,高才東得知是姐姐高蓮花辭退樸世拉,心中升起焦急來到辦公室跟高蓮花發生爭吵。

  高蓮花不但辭退了樸世拉還中止跟朴車石合作,朴車石來到高氏公司想找高蓮花,樸世拉捧著個人物品一臉沮喪從樓上走下來。

  朴母得知樸世拉被辭退,只得把心一橫來到高家門外想找高蓮花說情,高家大門緊閉無人開門,樸母跟著一個訪客進入高家,高母正在客廳休息,樸母的出現嚇了高母一大跳,高蓮花聞訊從樓上走下來一臉敵意看著朴母,樸母為了讓樸世拉恢復職位跪在地上哀求高蓮花。

  高蓮花神色冷漠喚來保安想趕走朴母,朴車石趕到高家帶走了母親,高母一臉擔憂勸說高蓮花做事不要太絕,李榮國已經被高蓮花陷害入獄,高母不贊成高蓮花繼續陷害李榮國。

  李在允與白玫瑰一起出門逛街,兩人來到朴車石賣鞋的地點,李在允看上了一雙鞋子,朴車石賣完鞋子給李在允神色不太對勁顯然不太高興。

  白母來到樸家做客,趁著樸母不在家,白母把高蓮花當初如何污蔑朴母是小偷的經過說了一遍,朴強泰等人聽完白母的話方才意識到高蓮花陰險狡滑為人無恥。

  高蓮花已經結束與朴車石合作,朴車石與享基以及珠英商量如何賣掉積壓的鞋子,三人信心滿滿全然沒有一絲沮喪之意。

  高蓮花在辦公室批閱檔,檔還沒批閱完高蓮花肚痛難忍面色慘白,洪秘書走進房間查看高蓮花的情況,高蓮花面色痛苦打算先回家休息。

  高才東回到家中找姐姐高蓮花,高蓮花正躺在床上休息,高才東來到房間裡面提醒高蓮花不要跟外人竄通一氣陷害李榮國,就算李榮國與高蓮花的感情破裂,高蓮花也沒有必要與外人一起合作陷害李榮國。

  白玫瑰與李在允在餐廳吃飯,李在允一直在追求白玫瑰,白玫瑰心中依然無法放下對朴車石的感情,臉上升起為難的神色不太願意跟李在允交往,李在允非常理解白玫瑰的心情,當場提出幫助白玫瑰渡過難關,白玫瑰見李在允一臉誠懇,只得與李在允離開餐廳逛街購物。

  李榮國雖然被高蓮花陷害惹上麻煩,但最終因為法院找不到足夠的證據只得放掉李榮國,李榮國從法院走出來面對記者們的採訪,記者們盤問李榮國回公司的打算,李榮國面色嚴肅聲稱自己被人陷害。

  高才東在公司過道遇以一個下屬,下屬將高蓮花陷害李榮國的經過說了一遍,李榮國沒有貪污公款,真正貪污公款的人其實是高蓮花。

  高蓮花在公司開會,李榮國忽然來到會場上,面對所有股東李榮國指證高蓮花貪污公款。

  會議結束李榮國與高蓮花回到家中,高蓮花身體不適癱坐在地上,高母嚇得上前攙扶高蓮花,李榮國站在旁邊冷漠無情懶得理睬高蓮花。

  高蓮花來到醫院檢查身體,醫生提醒高蓮花患者上了癌症,高蓮花聽完醫生的話大吃一驚。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30集劇情

  高蓮花患癌症

  高蓮花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身體,醫生提醒高蓮花患上了癌症,高蓮花吃了一驚如遭雷擊,醫生神色凝重提醒高蓮花已是癌症晚期情況不妙,高蓮花意識到自己命將不久,離開醫院之前叮囑醫生保守她患癌症的秘密。

  李榮國回到公司復原了樸世拉的職務,樸世拉在家中接到公司電話喜出望外來母親身邊報喜,朴母得知樸世拉又可以回高氏公司工作,臉上升起擔憂不太支援樸世拉重返高氏公司工作,樸世拉為了追到高才東只想在高氏公司繼續工作,朴母見樸世拉立場堅定也就不再提出異議。

  李榮國出門找到朴母,朴母與李榮國來到餐廳吃飯,李榮國向樸母賠禮道歉,高蓮花之前做出一系列報復樸母的事情,樸母不但蒙受不白之冤,兩個兒女亦受到了牽連。

  朴車石來到高氏公司會見李榮國,李榮國因為高蓮花之前解除跟朴車石的合作關係一臉愧疚,朴車石經歷了大起大落的波折意識到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雖然李榮國是公司老總財力雄厚,但朴車石還是決定以後不再依靠李榮國支援。

  朴世拉與高才東坐在汽車上聊天,高才東已經知道樸世拉離過婚,樸世拉以為高才東會舍她而去,高才東卻是一臉真誠願意與樸世拉相愛,樸世拉喜出望外與高才東激吻。

  晶晶晚上獨自坐在房中發愁,朴車石來到房間陪伴晶晶,晶晶之前打了一個電話給白玫瑰,白玫瑰因為忙著拍戲沒有功夫陪晶晶聊天,晶晶心情失落認為白玫瑰已經開始討厭她,朴車石心情複雜不知如何勸說晶晶,晶晶在朴車石面前發完牢騷鑽入被蓋裡面睡覺。

  白玫瑰穿著朴車石設計的跑鞋拍戲,因為白玫瑰的幫助跑鞋立即出名被許多網友在網上搜索,朴車石等人從網上看到跑鞋出名被許多網友追棒,幾人喜出望外來到街上賣跑鞋。

  一些過路的年輕男女一眼認出朴車石出售的跑鞋正是白玫瑰穿的,在白玫瑰的名星效應帶動下朴車石與珠英和享基賣光了所有跑鞋。

  朴車石為了報答白玫瑰送了一箱飲料到劇組,白玫瑰在停車場裡面,朴車石來到停車場發現一輛汽車向白玫瑰急度行駛過去,白玫瑰顧著蹲在地上撿拾衣物沒有察覺到身後的汽車,朴車石不顧一切沖上前抱起白玫瑰滾向旁邊,白玫瑰在朴車石的幫助下逃過一劫,朴車石一臉關懷數落白玫瑰粗心大意險喪命。

  高蓮花在醫院治病,李榮國在家中搬走了高蓮花的一些物品,高母回到家中見李榮國想趕高蓮花走,情急之下打電話向高蓮花報信,高蓮花接到母親電話從醫院出來回到家中,李榮國冷漠無情要求高蓮花搬家,高蓮花又氣又急癱坐在地上,李榮國見高蓮花生病身體不適,只得讓搬運工人先離開高家,幾個搬運工人離去之後,李榮國提醒高蓮花只有三天搬家時間。

  朴強泰代表母親跟李榮國見面,兩人來到路邊攤吃宵夜,開始的時候朴強泰一本正經提醒李榮國不能再跟樸母來往,到了最後朴強泰喝醉了酒把李榮國當成了好哥們,李榮國亦把朴強泰當成知心好友,兩人喝醉了酒回到朴家,朴母見朴強泰帶著李榮國回家,臉上升起無奈與樸世拉將兩人扶到房間休息。

  李在允到白家做客,白父試探李在允對白玫瑰的心思,李在允直言非常喜歡白玫瑰,白父遲疑不決不知是否應該將白玫瑰離婚生過孩子的事情說出來,李在允其實早就知道白玫瑰有過一段不幸的婚姻,白父見李在允不嫌棄白玫瑰離過婚,臉上升起驚喜癲倒黑白將白玫瑰被朴車石拋棄的經過說了出來,站在旁邊的白母見白父胡亂污蔑朴車石,臉上升起焦急想上前阻攔白父,白奶奶心知白父是為了能讓白玫瑰出嫁才污蔑朴車石,白母想上前阻攔白父說謊欺騙李在允,白奶奶一臉怒氣提醒白母不能破壞白父與李在允談話。

  李在允在白玫瑰的陪同下離開白家,朴車石來到白家門外見李在允與白玫瑰走了出來,嚇得趕緊藏到拐角處,李在允沒有發現朴車石,朴車石親眼看著李在允牽住白玫瑰的手說著道別的話語。

  白玫瑰顯然在跟李在允交往,朴車石心情失落跟珠英和享基喝酒消愁。

  白玫瑰送了一些取暖的物品給在街上擺攤的朴車石,朴車石不肯要白玫瑰的物品,白玫瑰情急之下向朴車石傾訴相思之苦,朴車石情難自控摟住白玫瑰。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