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的魔女(湔雪的魔女)分集劇情介紹(19-27集)      

傳說的魔女第19集劇情介紹

  南佑錫跟秀仁表白,可秀仁要跟那個朴科長去辦事,是真的有事,具體回家再細說。珠蘭正在商場購物,得知那些人幫她順利處理掉秀仁的餐車十分得 意,此時又正 好撞見寶英帶著一嬰孩,想起當時訂婚時寶英就帶著嬰孩,身上還有惡臭,珠蘭又讓那些人幫忙調查寶英,寶英法律上是未婚,卻帶著孩子,一定要把這事給調查清 楚。

  車女士去祭拜相佑,過了三十年了才來見他,並說了道鎮也訂婚的事,現在到了實施計畫的時候了,等道鎮的婚禮辦完了,車女士就要告訴道鎮他的親生父親是誰,她為什麼過著這樣的生活,相信道鎮會理解她的。

  道鎮等著美吾,給了她錢,不想美吾在餐車裡那麼辛苦,找個店鋪做生意便好,可美吾拒絕了道鎮的好意,讓他好好跟寶英一起生活。朴科長帶著秀仁去了警局,安慰她很快就沒事了,想下是不是跟誰有什麼仇。南佑錫想著自己好不容易跟秀仁表白,秀仁卻沒搭理他心情不好喝酒來著。

  福女和系長約會,系長是福女的恩人,要系長不在身邊福女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系長認為福女跟他表白,乾脆兩人就結婚。卓司機和孫鳳琴一起在同一個地方相親,兩人互相干擾對方的相親,最後兩人的相親物件卻互相看上了。

  秀仁找來馬家要見珠蘭,是什麼事珠蘭心裡會清楚,到底對她的貨車做了什麼,不過珠蘭一口咬定不是她做的,秀仁表示現在正在搜查中,很快就會水落石出,這次秀仁是一定不會放過珠蘭的。珠熙得知珠蘭幫她處理掉了秀仁的餐車,不僅沒怪罪還很感謝。

  秀仁回家看見喝酒等在門口的南佑錫很過意不去,可南佑錫卻對秀仁有誤解,決定把早上對秀仁說的話全部記憶刪除,就當沒有發生的事。得知餐車不見了,福女她們都很擔心。珠熙只要能支開秀仁和南佑錫在一起,是什麼事都可以做的,她已經做好了準備。

  一大早,聽系長說了南佑錫才知道秀仁的餐車不見了,質問秀仁怎麼能不告訴他,秀仁也是太心急了沒顧得上說,昨天和朴科長在一起不是去約會,因為朴科長是保險公司的,會幫忙尋找,南佑錫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秀仁。

  會長提南佑錫為生產總管本部長,南佑錫並沒有因此高興,認為會長是違反了約定,當時是承諾說會讓他回酒店的。寶英的母親聽說道鎮還有私生子十分生氣,認定車女士是想欺詐結婚,她是隨時可以取消婚禮的。

  道鎮等在乾洗店門口,福女將他讓進家裡,道鎮還跟小光光一起玩,不過福女覺得道鎮都已經是訂婚的人了,怎麼還來前女友的家。因為警局還沒消息, 秀仁和美吾 還有孫鳳琴只好自己先出去找線索,而因為是租賃的車,車主要秀仁按合同賠償。孫鳳琴記得上次洪玉說過會幫秀仁開麵包店,可洪玉現在卻因為福女不幹了,除非 福女跟她道歉,她就大力幫忙。

  車女士跟南佑錫提起春川的希望保育院,南佑錫很吃驚。珠熙在秀仁家附近咖啡店約秀仁見面,正出去時遇見回來的南佑錫。珠熙給了秀仁神話糕點鋪合 同,不過秀 仁拒絕了,珠熙質問秀仁難道是想要得到南佑錫的幫忙,刺激男人的同情心乞求愛情,這樣的女人珠熙還是第一次見,此時南佑錫出現,要珠熙為她說的話跟秀仁道歉。

傳說的魔女第20集劇情介紹

  南佑錫要珠熙跟秀仁道歉,珠熙卻認為曾經的嫂子搶了她心愛的男人,該道歉的是秀仁,南佑錫對珠熙大發雷霆。南佑錫有話對秀仁說,現在必須要說,昨天說的話都是真實的,他愛上秀仁了,鼓起勇氣想跟秀仁開始,不管多久都會等,可秀仁現在沒有那個悠閒的時間談感情那麼奢侈的東西,就保持老師和學生的關係,會把南佑錫當一輩子的老師。

  珠熙氣衝衝回家,撕爛了那合同。珠蘭前段時間在商場看見寶英帶著嬰孩,寶英解釋那是她的侄子,珠蘭好奇孩子的媽媽去了哪裡,這樣大家看了都會認為寶英是孩子的親媽。道鎮想起美吾讓他跟寶英好好在一起於是答應跟寶英一起去看婚紗。

  孫鳳琴跟洪玉認真談過了,答應投資開店鋪,但洪玉有個條件,就是要福女跪下跟她道歉,因為出獄那天,福女都不讓她住一晚,可福女沒錯,就算是死也不會去道歉。洪玉組織考試院的活動,還準備了很多的獎品。

  秀仁一個晚上沒睡在廚房熬夜,福女見秀仁肯定不是單單因為餐車不見的事煩惱,美吾知道秀仁跟南佑錫的關係好像不是很好。系長知道南佑錫喜歡秀仁,他並不是把南佑錫當女婿而是當兒子,認定秀仁是個好兒媳婦。得知秀仁沒有接受店鋪和房子,會長認為秀仁還想賴在南佑錫身邊。南佑錫跟秀仁告白了,可被拒絕了,認為秀仁對他沒有那種感情,福女知道秀仁對南佑錫是有那種感情的。

  今天南佑錫要去福利院做慈善活動,車女士知道潘朵拉的盒子要慢慢的打開了。大太太讓會長趕緊躲起來,前幾天她見到振宇的媽媽了,會長沒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逃跑,交代大太太不管是死去的振宇爸爸活過來還是振宇媽媽找來,都不要害怕,因為他們沒有犯錯,一切都是振宇媽媽策劃的。

  珠熙想著南佑錫讓她在他面前跟秀仁道歉就很氣憤,南佑錫怎麼可以這樣侮辱她。珠蘭派人調查寶英的人拍回了寶英和嬰孩在一起的照片,除了有約會的時間寶英都是跟這個嬰孩在一起,這是明擺的事情,珠蘭要他們拿出證據。

  道鎮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乾洗店,看見秀仁和美吾帶著小光光出去。秀仁和美吾求洪玉給她們投資,可洪玉就是要福女跪下跟她道歉那時候不要說店鋪,就算麵包工廠都可以跟她們,而這邊孫鳳琴勸說福女放下自尊,為了孩子們還是去道歉,可福女就是不願意。

  南佑錫去了福利院教小朋友做麵包,車女士故意讓南佑錫去掛照片,南佑錫發現了他小時候的照片掛在了牆上,奇怪他的照片怎麼會在那裡,而身邊一起拍照的男人又是誰,帶著好奇問院長,不過院長剛上任不久,這是之前的照片。南佑錫在照片上看見有寫著烏龜堂字樣的盒子,去打聽知道是麵包店,只是是很久以前的麵包店,已經倒閉了,車女士跟著南佑錫,打開秘密的人只有南佑錫一個人,不是應該叫南振宇。

  租賃貨車的社長找來,他明天一早就要去報警了,到時候秀仁成了被告就得去教導所,福女一生氣決定給社長兩千萬。孫鳳琴覺得洪玉讓福女道歉可以但要跪下就有點過分了,這時考試院的老闆要洪玉收拾行李搬出去,因為門前已經明確貼出禁止外人進入。

  洪玉去了乾洗店,福女決定速戰速決,跪下跟洪玉道歉,洪玉拿出了兩億的支票,但她有個條件,她被考試院趕出來了,要住在這裡,福女不願意,這跟當初的約定不一樣。秀仁她們開始找店鋪並設計裝修,魔法的麵包店終於開業了。

        傳說的魔女第21集劇情介紹

  秀仁她們的魔法麵包店開業了,顧客對她的麵包評價很高。南佑錫接電話說到了烏龜堂,會長正好在邊上,看來南佑錫是在找誰,南佑錫是在找小時候的記憶,雖說是孤兒,但因為發生一場大火的事故失憶了,只有那個的記憶,而南佑錫在保育院時看見了他和一個男人的合影,會長聽了有點慌。

  會長讓王室長去調查南佑錫,還有那家保育院,並把南佑錫看到的照片拿來。會長看著南佑錫入職的資料,看上面的照片確實像小時候的振宇,可不是說他在那場火災中死了,車女士得知會長好像知道了這件事,事情比預想的更緊迫,交代王室長一定要拖延會長。

  珠蘭決定陪著寶英去美髮店,車女士很好奇珠蘭最近怎麼做她不曾做的事。珠熙找來秀仁的麵包店,她要挽回南佑錫的心,跪下跟秀仁道歉,為了南佑錫,珠熙是什麼都能做的,可秀仁什麼都不能為南佑錫做,只能成為南佑錫的包袱。

  福女聽到了她們的對話,勸珠熙南佑錫和她之間的事希望不要把秀仁拉進去,孫鳳琴覺得他們都認識十年還沒有發生什麼,就不是秀仁的問題,而是他們之間根本沒有那個姻緣,孫鳳琴建議秀仁趕緊跟南佑錫結婚,反正都是兩情相悅,可秀仁否認了。

  道鎮偷偷看著美吾發麵包店的傳單,還教訓了拿過傳單又扔掉的人,道鎮聽到美吾打電話,以為美吾有男人了,跟他談戀愛的時候都沒有那麼親密過,美吾表示她不要道鎮管,兩人還吵了起來。珠蘭弄到寶英的頭髮,而她雇的那兩個人則弄來了那個嬰孩的奶嘴,這樣做親子鑒定加急的話明天就能拿到報告。

  車女士不小心弄濕了大太太的枕頭,大太太死命的護著枕頭不讓車女士碰。珠熙不認為她做了什麼事需要向秀仁跪下,但因為南佑錫她這樣做了,可南佑錫對珠熙沒有意思,珠熙會做她想做的事直到南佑錫回頭看她的時候。福女知道南佑錫對秀仁是真心的,勸秀仁總是要遇到一個好男人重新開始,不要考慮別人,只要想著自己的幸福就好。

  洪玉故意在福女面前對系長很好,福女吃醋了。卓司機將他看見南佑錫一個人去喝燒酒的事告訴了秀仁,秀仁知道南佑錫肯定是因為她傷心才喝酒的很自責。要是能遇到早上打電話的人,南佑錫的疑惑就能解開了。道鎮想著美吾才跟他分手沒多久就有了男人十分不高興打電話質問美吾。

  因為昨晚跟南佑錫一起喝酒,秀仁今天睡遲了,很自責才開店幾天就睡懶覺,秀仁跑去了麵包店,可卻已經有人開了店鋪還做了很多麵包,去了廚房發現是南佑錫十分吃驚,南佑錫是不想因為睡懶覺的老闆讓顧客空手而歸所以一大早來幫忙的。

  會長知道要是南佑錫真是南載燮的兒子,那他就是在養虎為患,決定見朴女婿,讓他將南佑錫小時候的照片給拿來。報告出來,寶英和那個嬰孩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母子關係,珠蘭十分得意,她一定要現在就把事情給攤開。珠蘭來到了寶英試婚紗的地方,拿出了親子鑒定報告給道鎮看,寶英是個非常精明惡毒的女人,把親生兒子說成是侄子,車女士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暈了過去,而珠蘭則在幸災樂禍。

  朴女婿去南佑錫的辦公室找到了南佑錫小時候的照片,並用手機拍了下來給會長看,會長看了確認那就是振宇,怎麼會有這樣的事。

       傳說的魔女第22集劇情介紹

  會長決定派朴女婿去春川一趟,珠蘭十分得意,告訴朴女婿寶英把自己親生兒子說成是侄子,竟敢欺詐結婚。寶英跑來跪下跟車女士道歉,車女士讓寶英還是回去,她沒什麼好說的,等大家都找回理性了再說。

  現在秀仁她們有了麵包店,不管是颳風下雨都不用擔心了。珠蘭得知秀仁開了麵包店,特地跑去告訴前來準備買麵包的顧客,說秀仁她們四個人都是教導所的同期生,有因賄賂,殺人未遂,殺人的罪名進教導所的,顧客聽了都嚇跑了,卓司機將在麵包店門口見到珠蘭跟秀仁說了,秀仁只認為珠蘭是來道賀的,商家的社長為了慶賀麵包店開業,特地給孫鳳琴送來了花束,並買下了全部的麵包。

  如果南佑錫真的是振宇的話那就是福女的兒子,會長想想就覺得很可怕。南佑錫和珠熙他們部門會餐,職員們都說南佑錫和珠熙快要結婚了,因為是在職員面前,南佑錫沒有否認,只是希望珠熙不要跟小孩子一樣,可珠熙只想跟南佑錫結婚,那些謠言都無所謂。

  道鎮因為見著美吾大冷天在街上發傳單,特地買了件暖和的衣服讓秀仁交給美吾,並把他結婚取消的事告訴秀仁,秀仁將此消息告訴了美吾,她是希望美吾能跟道鎮好好發展。星兒將白天秀仁讓她帶回來的麵包給了南佑錫,南佑錫很開心,還以為是秀仁知道他喜歡吃特地讓星兒給他帶的。

  朴女婿打聽到了,以前的居住地現在變成了超市,南佑錫跟鄰居們打聽關於居住地,以前在烏龜堂的米店工作的老人的兒子偶然聽到了那事,給南佑錫打了電話,說好回國後會跟南佑錫見面,在三天后會回來,會長決定明天馬上把南佑錫派去海外。

  珠蘭很得意,就看車女士的笑話。車女士想著道鎮原本成為三韓流通女婿那成為神話的繼承人只是時間問題,現在已經一團糟了,心裡十分亂。秀仁一大早去麵包店,卻發現麵包店都被貼著寫她們是從教導所出來的字條,孫鳳琴能確信是珠蘭散佈消息的,看來得處理珠蘭了,洪玉有辦法。迷糊的大太太跟車女士念叨著讓振宇媽來家裡玩,有東西要給她,那是秘密,天地之間只有她知道的秘密。

  寶英母親拿出了他們集團所有神話集團的股份讓渡契約書,等道鎮和寶英結婚的時候,這些全部會成為道鎮的,為了道鎮的前程,車女士還是要道鎮跟寶英結婚。會長知道要是南佑錫確實就是南振宇的話,肯定是有避開他幫助南佑錫的人。

  南佑錫出差了,星兒很想他,其實秀仁也很想南佑錫。南佑錫今天回來,秀仁接到電話說南佑錫乘坐的飛機出事十分緊張跑去了醫院,看見一個全身纏滿紗布的人誤以為是南佑錫,並跟他表白她是多麼的愛他,此時南佑錫出現,秀仁跑了過去並緊緊的抱住他。

        傳說的魔女第23集劇情介紹

  看見南佑錫沒事秀仁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以後會好好待南佑錫的,系長帶著星兒正好看見南佑錫和秀仁抱在一起,很識趣的帶著星兒回家,不過還是很欣慰的。福女和洪玉在廚房又拌起嘴來,洪玉做了餅還親自喂系長,福女吃醋生氣了,說系長和洪玉就像是新婚夫婦,系長聽了福女的話很傷感。

  秀仁覺得南佑錫只是手臂韌帶受傷,可怎麼都不會好好走路要她扶他,珠熙正好看見秀仁攙著南佑錫,十分惱火,秀仁明明說和南佑錫一點關係都沒有。珠蘭又在幸災樂禍,車女士總不能讓唯一的兒子道鎮跟有孩子的未婚婦寶英結婚,可得知車女士還是要道鎮跟寶英結婚,她真是要瘋了。

  道鎮很興奮告訴美吾他結婚泡湯了,還約美吾晚上七點後見面。車女士勸道鎮跟寶英結婚,人誰沒點失誤,可道鎮不願意。朴女婿特意在車女士面前顯擺最近會長很依靠他,不過他總感覺車女士有什麼。朴女婿給了烏龜堂米店兒子錢要他封口,看到錢對方很興奮,答應會封口的。南佑錫借著手受傷要秀仁喂他吃飯,他可是患者,而為了紀念今天這特殊的一天,南佑錫還叫了燒酒慶祝。

  洪玉要南佑錫幫忙同意她跟系長結婚,可在南佑錫的心裡跟系長結婚的是福女,洪玉聽了發火走了。為了消除最近的誤會,系長寫了張紙條決定約福女晚上見面。直到今天,南佑錫才明白秀仁的真心,問系長是不是在腳踏兩隻船,可系長怎麼會是那樣的人。南佑錫給烏龜堂米店的兒子打電話,因為收了錢,對方告知是誤會了,其父親說是第一次聽說烏龜堂這個詞,南佑錫很失落。

  會長安排李室長去打聽是誰將南佑錫推薦為他們神話集團的獎學金學生的,會長知道是有人背著他救下和幫助南佑錫,說不定就在他附近,果然會長的感覺很不一樣,車女士讓室長趕緊去找另一個能告訴南佑錫的人。車女士故意討好大太太,問她是否知道振宇媽媽藏在大樹下的資料在哪裡,知道的話快點告訴她,大太太正準備說出口時,珠蘭進來了。

  道鎮都不接寶英的電話,寶英跑來公司找道鎮,道鎮警告寶英不要再來找他,寶英很氣憤,不要以為就道鎮清白,他不是跟她一樣,寶英告訴道鎮,美吾沒有把孩子打掉而是在教導所生下了孩子,道鎮聽了很激動,肯定就是他之前見到的孩子,自己怎麼跟傻瓜一樣沒認出來。道鎮請美吾饒恕他,可美吾表示她的兒子不需要道鎮這樣的父親,道鎮很傷心。

  卓司機前來麵包店買麵包,那個社長又來買店鋪裡剩下的全部麵包,看著孫鳳琴和那個社長那麼和諧的在一起,卓司機很不爽。洪玉看見系長偷偷的塞了張紙條在福女的口袋裡,洪玉則趁福女不注意偷拿了那紙條,可洪玉不識字,讓識字的星兒幫忙念,洪玉去赴了約,系長很吃驚,洪玉說是福女見了信後不來,怕系長一個人等急了讓她前來,不過系長聽了直接就走了。

  南佑錫接秀仁一起下班,他小時候失去了去福利院之前的記憶,哪裡人,叫什麼都記不起來,秀仁沒想到南佑錫還有這樣的傷痛,最近好像有人可以告訴南佑錫是誰,又好像沒了指望,南佑錫很失落。李室長告訴會長沒有查到是誰推薦了南佑錫,會長很失落。會長讓珠熙還是斷了對南佑錫的感情,珠熙很難過。

  道鎮氣衝衝回家收拾行李,他不想做車女士的兒子了,車女士怎麼可以騙他,不僅把無辜的美吾關進教導所,還讓她在教導所生下孩子,對她實在是太失望了,道鎮不聽車女士的解釋執意離開。家裡阿姨送來了白天車女士的包裹,是希望福利院寄來的,趁車女士不在,會長拆了包裹,看見了那次南佑錫和車女士去希望福利院的照片。

傳說的魔女第24集劇情介紹

  會長問車女士是怎麼回事,車女士解釋是公司創立會去福利院做慈善活動,院長想教小孩學做麵包,只是她認識的只有南佑錫所以就一起去了。道鎮已經知道小光光是他兒子了,美吾很擔心小光光會被車女士搶走,秀仁安慰美吾這段時間道鎮改變了很多,還是選擇相信他。

  南佑錫借由自己是患者要秀仁幫他洗臉,秀仁不是說過會對他好的,秀仁很無語,南佑錫真的就像是星兒的弟弟,星兒看見表示她要幫南佑錫洗臉,她都給小光光洗過,南佑錫很失落,福女看見這畫面則很開心。喝醉的洪玉說福女是中年婦女,福女特意打扮了一番,看來富家太太是這樣打扮的。系長對福女很失望,福女也同樣對系長很失望,他怎麼能喝那麼多的酒回來。

  會長對車女士說的話產生了懷疑,為什麼偏偏是那家福利院。聯繫不上道鎮,車女士很擔心讓卓司機幫忙找道鎮,卓司機剛出門就看見孫鳳琴正跟那個社長一起回來,而那個社長還送了孫鳳琴禮物並要為孫鳳琴戴上,卓司機十分不爽阻止,怎麼能在神聖的考試院做這麼不堪的事,兩人又吵了起來。

  道鎮想起美吾說小光光不需要他這個爸爸很傷心,發誓現在開始要做好丈夫和爸爸的位置。星兒一早說洪玉讓她念信,系長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看了才知道原來福女根本就沒看到那封信,這洪玉也實在是太過分了,福女提醒洪玉再這樣的話就從這個家出去。

  秀仁一直稱呼南佑錫為老師,南佑錫覺得都決定正式交往了怎麼能還叫老師要叫名字,秀仁沒有答應,南佑錫表示都那麼明確的示愛當然就是交往了,決定給秀仁一個月的時間改口。會長問南佑錫出差是不是順利,好奇他怎麼一點都不懷疑,還問南佑錫是否知道是誰推薦他成為神話集團獎學金學生的,其實南佑錫也不知道。

  珠熙對南佑錫受傷一點都不驚訝,因為她昨天去了醫院,可是秀仁已經先到了一步,南佑錫告訴珠熙,秀仁決定現在不再隱藏自己的內心,要坦誠自己的心,珠熙十分憤怒,秀仁這不是在耍她。道鎮跪在福女面前,現在才知道兒子還活在世上,求給他一次機會,以後要活的有模有樣的,道鎮發誓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守護美吾和小光光的,大家勸美吾就再相信道鎮一次。

  珠熙質問秀仁為什麼耍她玩,秀仁一直都不知道她是那麼的喜歡南佑錫,直到南佑錫發生飛機事故才知道是那麼依賴南佑錫,珠熙很不爽,狠狠扇了秀仁一巴掌,孫鳳琴想要教訓珠熙被秀仁攔住了。寶英約珠蘭見面,好奇珠蘭是怎麼做親子鑒定的,珠蘭將過程都說了出來,兩人最後還吵罵並打了起來。

  道鎮特地帶美吾去買車女士喜歡款式的衣服,並帶美吾回家,請求會長同意他和美吾結婚,道鎮想要承擔爸爸和丈夫的責任,會長要道鎮跟寶英結婚,不然就從戶籍上除名,跟神話集團斷絕關係,道鎮已經做好了準備,他接受這一切。南佑錫跟烏龜堂米店的兒子見面,他已經說過了沒聽說過烏龜堂,而躲在一旁的朴女婿很得意。

  婦女協會的人前來鬧事要秀仁她們讓出店鋪,卓司機憤憤不平為孫鳳琴說話。系長約洪玉見面,洪玉還以為是單獨見面,結果是系長給洪玉介紹物件,洪玉十分不高興。車女士趁大太太睡著,偷偷去她房間找東西,但大太太醒了,說車女士是小偷抓住了她,大太太知道車女士是來偷什麼的,只是那個是振宇媽媽的東西,是不會給車女士的。之前在烏龜堂麵包店做過助理的江春聯繫了南佑錫,與此同時也聯繫了福女見面。

       傳說的魔女第25集劇情介紹

  江春被朴女婿帶去見會長,可江春有約好見面的人,朴女婿說很快就會回去。南佑錫到了約定的地方看見福女十分吃驚,兩人都是有事,有要等的人,只是並不知道等的是同一個人,等了很久,江春還是沒來,南佑錫擔心對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給其留言。都等了兩個多小時了,兩人要見的人都沒有出現,南佑錫讓福女一起先去吃飯,福女見南佑錫吃的那麼香,她不吃都飽了。

  洪玉因為被發現偷了福女的信覺得很恥辱裝病躺著,系長為了安慰洪玉還特意帶著上次的相親對象過來問候,洪玉十分生氣。道鎮和美吾去找房子,可因為沒多少錢,只能租地下室的房子,道鎮覺得很對不起美吾,作為一家之主只能讓美吾吃苦,可美吾覺得要不是因為她道鎮也不會離家出走。

  知道福女沒有老花鏡,南佑錫特地帶福女去配,就當是感謝福女幫忙照顧系長還有星兒。車女士很傷心,道鎮離家出走了,什麼都沒帶,會長怎麼還能那麼悠閒。李室長告訴車女士江春沒有到約定地點跟南佑錫見面,看來是會長有所察覺從中動了手腳,還有福女也去了,車女士聽了很吃驚。

  江春說要去見南佑錫,會長說南佑錫就是騙子,自稱是南載燮的兒子,江春聽了很激動,南載燮的兒子振宇不是已經死了,會長知道江春不是幫助振宇的人,不明白到底是誰幫了振宇。看來是期望太大,現在失望也大,那個人沒有來約定地點,南佑錫要秀仁好好安慰他,秀仁不知道要怎麼安慰南佑錫,南佑錫直接抱住秀仁,還深情擁吻。

  道鎮沒找到房子,只好讓卓司機收留他。洪玉發現麵包店的營業款少了五百元,說是福女拿了,為了提高麵包店的營業額,洪玉不准大家談戀愛,不然就收回投資。因為謠言影響了麵包的銷量,秀仁她們將賣不出 去的麵包送去了療養院,雖然沒賺錢,但感覺很充足。秀仁她們見有兩個男的欺負一女的,教訓了他們一頓,並救下了那名女的,沒想到那女的是裴女士的女兒。

  最近會長總是和朴女婿在一起,車女士很擔心最後讓朴女婿得逞了。大太太見沒人,反鎖了房門並拆開了藏在枕頭底下的資料,可怎麼也喊不到振宇媽媽,又將資料藏回枕頭裡,此時車女士找大太太,大太太嚇的全身發抖。道鎮今天要跟美吾去婚姻申報,請卓司機和孫鳳琴兩人當證人。

  會長讓珠蘭去見道鎮,說服他回家,還提醒珠熙不要忘了晚上的相親。南佑錫還是聯繫不上江春,很是著急,朴女婿看了很是得意。南佑錫希望珠熙相親能遇到個好人,珠熙很生氣,南佑錫怎麼那麼殘忍。美吾明白要是車女士知道她和道鎮登記結婚,肯定會很受打擊,希望道鎮好好考慮下,不過道鎮已經決定了。

  因為秀仁她們救了裴女士的女兒,裴女士特地帶了店鋪的烤雞登門道謝,這麼一想她們婦女協會是有點過分,此時珠蘭找來要見美吾,裴女士想起上次就是珠蘭在門口讓她們千萬不要買秀仁麵包店的麵包的,珠蘭聽了趕緊跑掉。得知道鎮跟美吾去區政府婚姻登記,車女士找來麵包店,質問福女怎麼能讓道鎮跟美吾去登記,福女知道道鎮跟美吾是真心相愛的,道鎮不許車女士那樣對待美吾,美吾現在可是他合法的妻子,車女士十分憤怒,為了道鎮,她可是犧牲了一切,可道鎮並不要車女士為他這樣做,車女士生氣離開了。

  車女士十分傷心,想起了當年懷孕時和相佑的那段情。朴女婿知道了是車女士推薦南佑錫作為神話集團獎學金的人,會長故意在車女士面前表示南佑錫就是南在石的兒子,車女士還假裝很吃驚。江春聯繫了福女,他就在乾洗店門口,福女讓江春在門口等著她出來,而此時南佑錫也回來了。

傳說的魔女第26集劇情介紹

  南佑錫和江春打了招呼就離開了,江春聽說福女開麵包店了想去看一眼,他是高級麵包師對秀仁做的麵包評價很高。江春是在麵包協會上看有人留言想知道春川烏龜堂的事,所以才約那人和福女一起見面,沒赴約是見了會長,會長說那人是騙子,自稱是南載燮的私生子,提醒他小心,這才沒赴約,還給了福女以前麵包店門口掛著的鈴鐺。

  珠熙實在是太愛南佑錫沒法去相親,喝了很多酒找來南佑錫,秀仁回來正好見到珠熙抱住南佑錫,秀仁知道珠熙是喝醉了,讓南佑錫送她回家,南佑錫將珠熙送回家,馬家人數落珠熙沒去相親卻和南佑錫一起喝酒,會長故意問車女士有沒有覺得南佑錫像振宇,車女士騙說振宇已經死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珠蘭責問南佑錫都不要珠熙了,聽說珠熙去相親卻要阻攔,既然決定跟秀仁在一起就趕緊結婚,好讓珠熙放棄,南佑錫並不知道珠熙在哪喝酒,只是看她在他家門口所以把她帶了回來,還有結不結婚是他個人的事。看著掛在門口的鈴鐺,福女想起了三十年前開麵包店的事,很是幸福。南佑錫跟秀仁解釋他為什麼和珠熙在一起,秀仁相信南佑錫,只是以後不要抱著別的女人。

  洪玉要卓司機透露珠蘭的情況,可只要洪玉問一個問題,卓司機就要五萬塊。因為洪玉下了禁止談戀愛令,福女和系長為了能見面弄了個暗號,正當約會時被洪玉抓了個正著,生氣要福女將店鋪讓出來。朴女婿問卓司機最近車女士是不是經常撇開他自己開車去別的地方,並要卓司機將車上的黑匣子取出來,卓司機雖然不願意卻也只能照做,朴女婿交代卓司機不能讓車女士知道,只是朴女婿看過了黑匣子,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是太過清白好像反而有貓膩。

  會長決定將南佑錫安排到越南分公司工作,希望南佑錫能下決心,南佑錫很為難,問秀仁他要是變成閒人,秀仁會不會讓他在魔法麵包上班,秀仁聽了很擔心。道鎮見車女士,知道車女士不愛會長,勸她離開馬家,可車女士卻表示道鎮選擇了美吾就失去一切,只要放棄美吾,就能擁有一切,讓道鎮好好考慮。

  卓司機告訴車女士朴女婿拿走了車上的黑匣子,車女士回家騙大太太她去見了振宇媽媽,說藏在樹下的資料要快點給她,問是不是在大太太這裡,大太太不知道在哪裡,車女士一直逼著大太太告訴,這時珠蘭回來了,質問車女士一直催促大太太是幹嘛,見兩人都走了,大太太將藏有資料的枕頭藏在了後院的缸裡。

  洪玉買了一輛豪車,還配了司機,而孫鳳琴則是保鏢,福女不明白她們又要搞什麼,此時卓司機打開電話說珠蘭出發了。珠熙質問會長不跟她說一聲就將南佑錫派去海外工作,之前還要她和南佑錫結婚,現在突然這樣做是為什麼,會長現在是絕對不允許珠熙跟南佑錫結婚的,車女士聽了很慌,給李室長打電話,會長應該是知道了什麼,懷疑是她救了振宇,還要將南佑錫派去海外,現在要在此之前行動,接觸股東。

  對南佑錫,會長是恩人,可對秀仁,會長是推卸責任的人,南佑錫問秀仁他要不要去越南,秀仁不要南佑錫去,沒有他她不能生活。商家社長認識一個有一百多職員的工廠要跟魔法麵包店簽合約,這是為了討好孫鳳琴。道鎮寫簡歷要去找工作,問卓司機有沒有可以推薦的。秀仁在南佑錫房間看見南佑錫的小時候和一名男子的合照,南佑錫也不知道對方是誰。會長現在要知道到底是誰救活了快要死了的振宇,朴女婿突然很好奇會長為什麼那麼關心南振宇是不是就是南佑錫。

  福女想起那天江春說的話,有人謊稱是她已故丈夫的私生子要詐騙會長,決定出去見會長,秀仁也很好奇到底是誰,想起那天江春說是麵包協會上留言想知道有誰知道春川烏龜堂的,發現留言的人是南佑錫,趕緊跟江春聯繫見面。秀仁帶著南佑錫的那張照片找江春,江春告訴說照片上的小孩是南振宇而那名男子則是南振宇的爸爸,秀仁趕緊給南佑錫打電話,南佑錫的真名叫南振宇,而他的媽媽則是福女。

       傳說的魔女第27集劇情介紹

  南佑錫無法相信福女就是他的母親,奇怪秀仁怎麼會說那麼沒有根據的話,秀仁讓南佑錫趕緊來春川見江春。福女問會長是誰亂說是她已故丈夫的私生子,會長不告訴福女,福女覺得會長肯定是有什麼事瞞著她。

  江春沒想到已死的振宇竟然出現在他面前,小時候可是一直跟在他後面叔叔的叫,南佑錫將他收到的那張一半的照片給江春看,江春告知那人就是福女,這樣說來是一家人,母子住在一個地方,卻以為是陌生人,而希望福利院是南佑錫的父親經常去發麵包的地方,得知是會長不讓江春去約定的地點,南佑錫不明白會長為什麼要說謊。

  福女離開遇見車女士,車女士想知道當年福女埋在樹下的是什麼資料,而那資料現在肯定是在大太太手上,福女也不知道是什麼,只是出事故幾天前她老公說那是很重要的文件,只要找到那個,說不定就能揭開她為什麼背黑鍋,讓車女士安排她和大太太見面。會長要道鎮將他手上持有的股份簽轉讓協議,車女士絕對不同意。道鎮對公司一點留戀都沒有,希望車女士也放棄,可車女士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的。

  洪玉現在是開始慢慢實施打擊珠蘭的計畫。大太太大冷天的坐在院子裡守著那個缸,要抓到小偷好好教訓,車女士看見將其給扶進屋裡。南佑錫提交辭職信了,車女士知道是因為要安排他去越南,導致計畫給變了。南佑錫很難接受福女就是他的母親,每天早上到晚上都在一起,怎麼能認不出來,而大家都認為死了的他卻活了下來,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而會長又為什麼要說他說謊,一環扣一環,秀仁安慰他慢慢來,三十年的事總要時間慢慢揭開。秀仁希望南佑錫回去就跟福女相認,可南佑錫還需要時間。

  道鎮想著車女士說不能放棄,是要遵守約定,不知道她到底在遵守著什麼約定。美吾聽說道鎮在考試院只吃拉麵十分心疼,可道鎮並不覺得吃拉麵是哭,只是想著和美吾和小光光分開才苦。跟珠熙那麼尷尬的相處南佑錫感到負擔,還有會長誣陷秀仁去教導所,主要還是因為秀仁南佑錫才辭職的,珠熙很難受。

  商家社長給秀仁麵包店介紹了生意,準備簽契約,珠熙沒想到秀仁這麼了不起還準備簽契約了,道鎮見珠熙在麵包店門口,希望她能放棄南佑錫,見誰都知道秀仁和南佑錫是誰都無法插進的關係。卓司機要道鎮交一半的房租,不然就搬出去住。卓司機見商家社長對孫鳳琴很好,又干涉,商家社長質問卓司機到底是孫鳳琴的什麼人,讓孫鳳琴明天趕緊搬出去,他會準備公寓。

  會長讓車女士不要誤會,簽轉讓協議只是害怕道鎮把股份賣掉做對公司不好的事情,車女士決定會長怎麼說就什麼意思吧。大太太發現她每天抱的枕頭不見了,到處去找,求車女士一定要幫她找到偷枕頭的小偷,車女士想起之前大太太十分緊張她的枕頭,猜想資料肯定是在枕頭裡面。

  南佑錫見福女睡不著在挑豆十分心酸,福女感謝南佑錫幫她買了老花鏡,因為他都享福了,南佑錫聽了又更加的難受。南佑錫問會長為什麼要說謊,會長騙南佑錫是不希望他記起以前的事,而會長則是匿名的後援者,南佑錫沒有懷疑相信這一切都是會長幫忙,很感謝會長,並告訴了秀仁是會長將他送到醫院治療,還送去福利院,秀仁覺得不可置信。

  趁大太太在打點滴,車女士偷偷的在她房間翻找,想要找到資料,可怎麼也找不到。車女士來到院子,想起上次大太太在缸邊站崗,終於在那找到了枕頭,找出了她找了三十年的檔。朴女婿告訴會長當年救了南振宇的正是車女士,會長沒想到車女士膽敢藐視他,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