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橘子果醬分集劇情介紹(1-12)大結局

       韓劇橘子果醬第1集劇情介紹

  吸血鬼白瑪麗到新學校讀書

  白瑪麗表面上長得文靜可愛,實際上是一隻人見人怕的吸血鬼,為了掩蓋自己的吸血鬼身份,白瑪麗轉到一所新學校讀書。

  鄭在民是白瑪麗轉入的新同學,二人在列車上坐在一節車廂裡面不認識彼此,白瑪麗坐在座位上做了一個夢,夢中白瑪麗回到童年時代經歷了一些事情。

  一名男子悄悄伸手撫摸白瑪麗的大腿,白瑪麗正在做夢沒有蘇醒過來,男子放心地撫摸白瑪麗的大腿,白瑪麗忽然蘇醒過來大聲尖叫。

  男子以為自己的可恥行徑被發現,心中升起不安惡人先告狀認為白瑪麗在污蔑他人,白瑪麗不知道坐在身邊的男子是色狼,男子起身想去另一節車廂,一名中年女子伸手拉住男子不放鬆,社會上的許多色狼侵犯女人的身體,中年女子決定代表所有女同胞將男子繩子以法。

  男子在中年女子的各拼命掙扎,車廂陷入到混亂中,白瑪麗不慎將一包血液掉落在地上,紅紅的血液散了一地,所有人大吃一驚意識到遇到一隻吸血鬼。

  白瑪麗蹲在地上撿拾血液,周圍的乘客一臉驚恐盯著白瑪麗,鄭在民蹲到地上查看白瑪麗的情況,地上的血液在鄭在民眼中是一包像血液的食品,鄭在民不相信白瑪麗是一隻吸血鬼。

  白瑪麗來到學校報到,鄭在民正在黑板上寫字,白瑪麗像是沒有看到鄭在民一樣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有人已經拍下白瑪麗在列車上掉落血液的事情,一些學生拿出手機上網看到關於白瑪麗的新聞報導。

  白瑪麗就坐在教室裡面,學生們一臉好奇圍到白瑪麗身邊,白瑪麗沒有在學生們面前承認自己是吸血鬼,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吸血鬼,白瑪麗向學生們展示掛在脖子上的十字架。

  吸血鬼最害怕的物品便是十字架,白瑪麗能佩戴十字架足以向眾人說明她不是吸血鬼。

  白父坐在家中看電視,電視中正在播放體育節目,白父一邊吃炸雞喝脾酒一邊觀看體育比賽,白母外出歸來驚動了白父,白父趕緊關閉電視藏好炸雞脾酒,白母回到客廳裡面嗅聞到空氣中漂浮的炸雞氣息,白父計上心來扮出渾然不知的模樣,白母順著香氣來到抽屜裡面找到 炸雞,炸雞價格昂貴,白母數落白父浪費錢買炸雞。

  白瑪麗進入新學校讀書與眾人格格不入,鄭在民悄悄跟隨白瑪麗坐地鐵,白瑪麗坐在座位上不知不覺熟睡過去,在睡夢過程中白瑪麗不知不覺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坐在當場沒有推開白瑪麗,坐在鄭在民對面的三個大人對白瑪麗的舉動側目而視,一名老者忍無可忍起身離去,白瑪麗忽然從睡夢中蘇醒過來,鄭在民神色複雜看著白瑪麗,白瑪麗扔下鄭在民起身離去。

  韓老師與鄭母戀愛,鄭在民在餐廳跟韓老師見面,韓老師極有可能成為鄭在民的後爸,鄭在民要求韓老師在學校不能透露跟鄭母認識,韓老師想送禮物給鄭在民,鄭在民毫不客氣拒絕了韓老師的好意。

  白瑪麗健忘不記得鄭在民,鄭在民已經跟白瑪麗有過幾次獨處經歷,白瑪麗似乎患有臉盲症不記得鄭在民,鄭在民身上散發出一股血液的氣息,白瑪麗趕緊捏住鼻子不敢再嗅聞血液氣息,鄭在民以為自己身上有汗臭味,回到家中鄭在民脫光衣服在浴室洗澡。

  白瑪麗的行徑極其神秘,鄭在民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跟蹤白瑪麗,白瑪麗上學放學喜歡佩戴耳機,鄭在民以為白瑪麗酷愛聽音樂,白瑪麗佩戴耳機只是為了隔離現實中噪雜的聲音,音樂對於白瑪麗來說毫無吸引力。

  鄭在民以為白瑪麗喜歡彈吉它,白瑪麗再次否認了鄭在民的猜測,鄭在民心有不甘從白瑪麗的書包中拿出一本曲譜,白瑪麗如果不喜歡彈吉它絕不可能收藏曲譜。

  酒吧中人來人往熱情非凡,鄭在民來到酒吧裡面喝酒消愁,一名女子坐在舞臺上的鋼琴旁邊彈奏鋼琴,鄭在民在琴聲的吸引下向女子看過去,女子正是白瑪麗,白瑪麗如同一名鋼琴家一樣動作嫺熟彈奏鋼琴,鄭在民一直懷疑白瑪麗喜歡音樂,白瑪麗否認了鄭在民的猜測,鄭在民難以置信看著坐在舞臺上彈琴的白瑪麗,白瑪麗顧著彈奏鋼琴沒有發現站在台下的鄭在民,在鄭在民驚訝的目光中,白瑪麗面色平靜彈出一首動人心魄的樂曲。

橘子果醬第2集劇情

  白瑪麗險在同學面前吸血

  電視中播放關於吸血鬼的新聞報導,主持人提醒尋常人遠離吸血鬼,吸血鬼與尋常人體格不一樣,尋常人很難戰勝體格強大的吸血鬼。

  吸血鬼的弱點是害怕陽光,白父身為吸血鬼每天定時注射防曬藥水,防曬藥水可以幫助吸血鬼跟尋常人一樣在白天出行,白父每到一定時間就會購買幾支防曬藥水。

  鄭在民躺在床上做了一個夢,白瑪麗出現在鄭在民的夢中,鄭在民坐在桌前一臉驚恐看著白瑪麗,白瑪麗穿著黑色絲襪逼近鄭在民,鄭在民坐在椅子上忘記逃路,白瑪麗逼到鄭在民身邊嫵媚萬千,鄭在民沒有反抗白瑪麗,白瑪麗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雖然非常害怕但又情不自禁享受白瑪麗的親吻,白瑪麗在親吻過程中生長獠牙往鄭在民脖子上咬去,鄭在民在脖子即將被白瑪麗咬到的時候蘇醒過來。

  白瑪麗在鄭在民面前隱藏音樂愛好,鄭在民懷疑白瑪麗也喜歡音樂,學校的音樂室存放許多樂器,鄭在民來到音樂室聽到門外傳來的腳步聲,來者正是白瑪麗,鄭在民情急之下藏到一張桌子後面,白瑪麗來到音樂室拿起一把吉它準備彈琴,擺在桌子上的一隻花瓶不慎被白瑪麗碰落,藏在桌子後面的鄭在民眼疾手快伸手抓住落在空中的花瓶。

  白瑪麗一臉驚訝看著從桌子後面站起來的鄭在民,鄭在民主動提起白瑪麗彈吉它的事情,白瑪麗在鄭在民面前謊稱不愛好音樂,鄭在民質問白瑪麗為何騙人,白瑪麗沒有回答鄭在民的話,鄭在民目不轉睛看著白瑪麗奔出音樂室。

  新的一天到來,白母為白瑪麗注射了防曬藥水,白瑪麗背著書包告別母親出門讀書,白父在路上叫住白瑪麗,白瑪麗一路小跑來到父親身邊,白父拿出一包血液叮囑白瑪麗按時喝血。

  白瑪麗回到學校將血液放到保險箱裡面,雅拉在中午的時候悄悄更改開鎖密碼,白瑪麗因為開鎖密碼被更改無法打開保險箱喝血,雅拉暗中不動聲色注視白瑪麗因為無法喝血變得舉止怪異。

  白瑪麗離開教室來到過道上遇到鄭在民,鄭在民身上散發出誘人的血液氣息,白瑪麗情不自禁上前摟住鄭在民,鄭在民沒有推開白瑪麗,雅拉與同學們站在不遠處注視白瑪麗摟住鄭在民。

  白瑪麗忽然回過神來扔下鄭在民繼續向前走,同為吸血鬼的韓在厚及時抱起白瑪麗來到醫務室,醫務室裡面存有血液,韓在厚找到一包血液送給白瑪麗,白瑪麗一邊吸血一邊跟韓在厚閒聊,韓在厚與白瑪麗自小相識,多年以前二人一起坐在屋外的長椅上喝血。

  白瑪麗喝完血液恢復精力,韓在厚陪著白瑪麗到體育館報到,老師批評白瑪麗沒有穿運動服,白瑪麗因為雅拉更改開箱密碼無法拿取運動服,其實雅拉早在白瑪麗被韓在厚抱到醫務室的時候改回原來的開鎖密碼,老師認定白瑪麗在說謊,白瑪麗在老師的要求下到操場跑步。

  韓在厚陪著白瑪麗在操場跑步,鄭在民站在操場旁邊神色複雜注視韓在厚與白瑪麗,二人在鄭在民的注視下停下腳步休息,由於角度問題,鄭在民以為韓在厚正在親吻白瑪麗。

  愛靜回到教室發現放在保險箱裡面的一件衣服沾上了血紅色,白瑪麗平時喜歡吃血紅色食品,愛靜要求白瑪麗打開保險箱,白瑪麗不肯打開保險箱,愛靜不依不撓認定是白瑪麗不慎將血紅食品沾到她的衣服上。

  韓在厚主動為白瑪麗解圍,愛靜見韓在厚拿出幾包血紅食品,一時之間找不到理由再找白瑪麗的麻煩。

  傍晚放學,韓在厚陪白瑪麗一起放學,鄭在民急匆匆離開學校追趕白瑪麗,白瑪麗曾經親吻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心有不甘想知道白瑪麗為何親他的脖子,白瑪麗在離家不遠的小路上被鄭在民叫住,韓在厚走到旁邊讓白瑪麗與鄭在民單獨相處,鄭在民要求白瑪麗解釋親他脖子的原因,白瑪麗早已忘記當初親吻過鄭在民的脖子,鄭在民見白瑪麗已經記不起當初親脖子的事情,只得親自親吻白瑪麗的脖子,站在旁邊的韓在厚見鄭在民親吻白瑪麗,雙眼露出驚訝目不轉睛看著鄭在民。白瑪麗被鄭在民親吻脖子激發體內的吸血欲望,鄭在民沒有發現白瑪麗的雙眼開始變色。

     橘子果醬第3集劇情介紹

  白瑪麗晚上練習吉他的時候,她想著跟鄭在民的事情,第一次車上遇到,後面她因為嗜血欲望吻到鄭在民,鄭在民覺得白瑪麗不認識自己很過分。鄭在民讓白瑪麗想起對他做的,吻了白瑪麗的脖子。白瑪麗覺得這個鄭在民很不一樣。晚上鄭在民打球。

  晚上韓世厚看著白瑪麗的樂譜,醒著白瑪麗的夢想就是作曲。韓世厚很不喜歡鄭在民。早上白瑪麗去上學的時候,韓世厚在白瑪麗家人一起吃早餐(喝血)。白瑪麗母親叫她吃早餐,白瑪麗表示沒時間了,去學校再吃。於是白瑪麗背著書包去上學了。

  韓世厚看到白瑪麗走了就馬上喝完追出去。韓世厚跟白瑪麗表示不要跟鄭在民牽扯上。看得出來鄭在民喜歡她。讓白瑪麗清楚吸血鬼跟人類不可能的。白瑪麗讓韓世厚不要再說了。沒有任何意義。韓世厚很生氣,白瑪麗根本不聽他的。上課的時候,白瑪麗盯著鄭在民看。

  鄭在民好像感覺身後有人看自己,於是轉頭看向後面,白瑪麗發現鄭在民轉頭就急忙裝作沒看的樣子做事。這時鄭在民臨座的趙雅拉發現鄭在民看著白瑪麗,韓世厚則是看向白瑪麗。晚上韓世厚彈吉他想事情,韓世厚想起當時鄭在民看到自己的糾結跟鄭在民母親結婚。

  韓世厚想起當時的鄭在民很是討厭吸血鬼,覺得吸血鬼全部死了就好了。說完鄭在民離開了,留下吉他。韓世厚叫鄭在民拿,鄭在民表示他要扔了。他要可以拿走。韓世厚去看那個吉他。韓世厚想著這個事情的時候,白約瑟讓韓世厚帶他出去。於是韓世厚被白約瑟帶出去。

  晚上白瑪麗從自己餐廳出來,因為她接到電話白約瑟不見了。白瑪麗急忙要跑出去找,這時遇到來到這裡的鄭在民,鄭在民詢問她怎麼了。白約瑟是誰?白瑪麗表示白約瑟是自己的弟弟,弟弟丟了,她要去找。鄭在民拉住她,拿白瑪麗手機看到手機螢幕上的姐弟照片。

  鄭在民覺得白約瑟很可愛。鄭在民拿過白瑪麗的手機,傳照片給他。白瑪麗表示要幹什麼。鄭在民表示他要群發讓大家一起幫忙找,於是鄭在民寫了照片上白瑪麗弟弟白約瑟丟失,有消息聯繫他,並寫了號碼。大家看到就給鄭在民提供知道的消息。韓世厚到處找。

  韓世厚跟白瑪麗的父母道歉是他的失誤,導致白約瑟不見了。大家著急找。鄭在民得到消息來到兒童遊樂園,看到一個小孩,於是就叫白約瑟,你是白約瑟嗎?白約瑟沒說話。白約瑟正玩滑梯滑下。鄭在民張開雙臂表示自己是白約瑟姐姐的朋友,白約瑟看到鄭在民不對勁。

  白約瑟開始有嗜血欲望。當鄭在民開心抱住白約瑟的時候,白約瑟準備去咬鄭在民。這時白瑪麗趕到。白瑪麗看到那一幕以後,急忙把弟弟拽到自己懷裡。鄭在民覺得白瑪麗很奇怪,怎麼那麼做。白瑪麗沒多說,抱著弟弟離開了。白瑪麗跑到一處把弟弟放下。

  白瑪麗罵了弟弟,叫他不准吸人血。弟弟被白瑪麗罵哭了。白瑪麗也哭了。白瑪麗打電話給母親表示找到弟弟了。母親聽到白瑪麗哭了,問她怎麼了。白瑪麗沒說,只是一直哭。第二天白瑪麗去到學校,大家覺得白瑪麗太誇張了,幫她找弟弟連謝謝也沒有了。

  白瑪麗看到同學的議論沒有管,但是看到鄭在民的時候,竟然發現鄭在民看到自己也不想理會的走了。白瑪麗跟'韓雲宰見面,他們聊了天,希望白瑪麗參加樂團。他們也互相知道VCS(吸血鬼管理系統)的事情。白瑪麗去到樂器房,看到鄭在民後,感謝鄭在民的幫忙。

  鄭在民跟白瑪麗表示就這樣。白瑪麗表示希望鄭在民不要對她過度關心,很不喜歡。於是鄭在民表示好的,那麼就一起做喜歡的事情吧。鄭在民給她談了一曲。本來韓世厚也要進來,聽到兩人對話就沒進來了。白瑪麗也給鄭在民表演了一曲。樂隊組隊成功了。

  鄭在民跟白瑪麗說過自己因為母親跟'韓雲宰吸血鬼結婚後很討厭吸血鬼,也放棄了自己夢想彈吉他。但是現在他很想再做。於是樂隊組成以後,大家一起譜曲聯繫,大家很開心的做音樂,一起演奏。最後來到學校給大家表演。表演完了,大受歡迎。

  白瑪麗很喜歡鄭在民,喜歡跟他一起做音樂。表演結束,主持人讓鄭在民發言,鄭在民表最該發言的是主持,於是鄭在民把話筒給了白瑪麗。白瑪麗發言說了他們的創作。韓世厚看到鄭在民對白瑪麗的樣子,心裡很不是滋味。事後,鄭在民在收拾的時候,姜文荷來找他。

  鄭在民的母親來找鄭在民,而鄭在民不想叫母親,一直叫老師。鄭在民母親聽後很是傷心。鄭在民讓母親不要這樣。母親表示很開心看到他重新彈吉他。但是鄭在民根本不想理她,走了。韓世厚在屋頂獨自坐著想事情。韓雲宰看到姜文荷很憂傷的看著遠處的背影。

  韓雲宰很擔憂。也想起白瑪麗問他的,跟人類結婚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做得對不對。白瑪麗去到燈塔的地方彈吉他,邊彈邊想著鄭在民。表示自己真的此刻很想念鄭在民。這時鄭在民出現在燈塔,表示自己就知道她在燈塔。白瑪麗跟鄭在民表明自己很想他。

  白瑪麗跟鄭在民說完就吻了鄭在民一下。鄭在民看著白瑪麗,於是慢慢的伸手拉住白瑪麗的手,靠近白瑪麗,吻了白瑪麗。兩人長吻著。白瑪麗內心表示自己這個吸血鬼,喜歡上了人類。

橘子果醬第4集劇情介紹

  鄭在民來到海邊,鄭在民想起了當時跟白瑪麗在燈塔牆上看到的留言。鄭在民看到了自己母親有多想念自己的話。鄭在民有些後悔對母親那麼冷酷。走到母親新家,猶豫要不要按門鈴。韓雲宰跟鄭在民母親開心的聊天。鄭在民母親給韓雲宰倒喝得血。

  韓世厚去找韓雲宰,韓雲宰跟韓世厚表示快點離開。韓世厚聞到人類的味道,覺得叔叔很過分。就是因為叔叔要跟人類在一起,才導致自己的父母受到刑罰的。韓雲宰解釋那是個意外。韓世厚表示不要忘記他們就是吸血鬼。鄭在民在外面剛好聽到了韓世厚跟韓雲宰的對話.

  鄭在民看到出來的韓世厚後,鄭在民揪住韓世厚衣領,問他就是吸血鬼啊。鄭在民跟韓世厚打起來了。鄭在民站上風,韓世厚挑釁表示他會保密叔叔跟鄭在民的母親在一起的事情的。鄭在民聽了更加火大。鄭在民繼續要打,韓世厚反擊了。韓世厚警告鄭在民。

  韓世厚讓鄭在民遠離白瑪麗。而且告訴鄭在民沒有辦法承受知道白瑪麗的一切的。到時他會崩潰一切的。到時他不可能有自信原諒一切的。兩個糾纏的人弄開了。韓世厚覺得鄭在民不可能容忍一切的。鄭在民沒理會他的走了。白瑪麗晚上睡覺前,一直不斷想鄭在民。

  白瑪麗想到白天跟鄭在民的甜蜜一吻的事情,更加開心的睡不著了。鄭在民母親去醫院看受傷的鄭在民,鄭在民看得很心疼。鄭在民醒了,鄭在民母親握住他的手。趙雅拉見到白瑪麗後,趙雅拉拿出包裡的白瑪麗的東西,那個偽裝成果醬的血漿,趙雅拉噴灑一地的。白瑪麗原本就很難過鄭在民受傷的事情。白瑪麗不知如何解釋這個情況.

  趙雅拉表示,白瑪麗這樣的情況,鄭在民知道否。白瑪麗很為難,不知道要怎麼辦。白瑪麗出來後給韓世厚打電話,希望他不要在那樣了。韓世厚有些傷心。韓世厚時候給白瑪麗發消息祝她好運。白瑪麗坐在海邊想事情,拿著自己的吉他。白瑪麗覺得自己跟鄭在民不可能.

  白瑪麗承認自己真的很愛鄭在民,但是也清楚她的存在跟鄭在民在一起是不合適的。白瑪麗跟鄭在民內心道別了。鄭在民出院了,母親陪伴著,鄭在民著急的給白瑪麗打電話,結果鄭在民打電話在計程車上的時候,錯過了看路邊坐著的白瑪麗。白瑪麗一直不接電話。

  鄭在民打白瑪麗電話總是不接,於是就沒打了。看著車窗外的風景放鬆自己的心情.

  白瑪麗讓鄭在民走了,根本不會有辦法解決他們之間的問題的。鄭在民難過的不敢相信,問白瑪麗真的她是吸血鬼?白瑪麗跟他道歉。鄭在民表示一切難道就一個對不起就能解決嗎?不是的。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