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分集劇情介紹(1-10)(共44集)

u=1438794331,3410967929&fm=11&gp=0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劇情介紹

  西漢時期,八歲的劉弗陵隱瞞身份隨行遊覽到萬里荒漠,走投無路之際,一個騎天山雪駝的綠衫女孩雲歌憑空降臨,將其帶出荒漠。冷漠似冰的劉弗陵最終被精靈可愛的雲歌打動,互贈禮物後相約十年後的長安相會。

  十年後,雲歌帶著兒時的諾言來到長安尋找劉弗陵,未想卻將劉病已誤認為是兒時的陵哥哥,以為他不僅不記得兒時的大漠諾言,而且身邊還多了個賢慧美麗的女子許平君。傷心的雲歌正欲返回西漠,卻遇上了翩翩公子孟玨。

  萍水相逢的孟玨為雲歌排憂解難,看似淡漠,卻以獨特的方式默默守候雲歌。原來,八歲的雲歌無意中送出兩隻珍珠繡鞋,一是與她拉鉤為誓的劉弗陵,另一就是當年的小乞丐孟玨。

  雲歌費盡心思找尋劉弗陵,卻機緣巧合地與孟玨相識相愛。珍珠繡鞋牽引出兩段情緣,看似造化弄人,卻是上天給雲歌最好的禮物。雲歌從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到經歷了人生的悲歡離合,但她依然是大漠上騎著天山雪駝愛樂於助人給人希望的善良女孩,努力與堅持在真愛中,做出最美味的食物,在藍天白雲下,唱出最美最動人的歌。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集劇情介紹

  大漠中劉弗陵巧遇雲歌 無憂宮雲歌遭遇危險

  漢武帝劉徹晚年,因“巫蠱”事件,衛太子及皇后衛子夫皆被誅殺,唯一存活的是衛皇孫劉洵,是衛太子門客孟某拿自己兒子頂替。

  大街上,年幼的孟鈺看見弟弟代替劉洵和衛太子一族被押赴刑場,仇恨牢牢的紮根心中。

  漢武帝把社稷傳給年僅八歲的六皇子劉弗陵,為了避免外戚干政,重蹈衛皇后的覆轍,劉徹賜死了劉弗陵的母親趙婕妤。

  沙漠裡,劉弗陵從噩夢中驚醒,他永遠忘不了母親被行刑希望再見一次自己的苦苦哀求,他甚至自責母親的死是因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繼承了漢朝的大統,年輕美麗的母親怎麼會這麼早離開自己,夢魘一次次纏繞著劉弗陵,他背負自責一遍遍回憶自己最想忘記的那一幕。此時的一次塞外之行,把他們困在沙漠裡。一行人,武功體力都不弱,但在殘酷的自然面前,卻如螻蟻一般渺小。如果再尋不到水源,他們就會永久地留在這裡,變成那森森白骨架中的一個。趙破奴搖了搖水囊,這是最後的幾口水了。他將水囊捧給劉弗陵,他們要儘快走出沙漠。

  突然間,風暴襲來,飛沙走石之後,中暑的劉弗陵看見一個綠衣少女款款向自己走來,和自己相仿的年齡,美麗的容顏,俏皮的微笑,女孩的坦誠化解了劉弗陵心底的戒備,女孩叫雲歌。贈水治傷,雲歌的一言一行讓劉弗陵感到溫暖親切,長安城,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沒有人敢親近他,對他只有惟命,疼愛自己的母后卻因為自己被賜死,劉弗陵的心是痛苦的,冰冷的,面對對自己毫無戒備也毫無敬畏的雲歌,劉弗陵甚至感覺內心的堅冰正慢慢融化。

  一場巨大的羊角又風突然襲來,雲歌緊緊牽著劉弗陵的手,天昏地暗,等他們清醒過來才知道被刮到無淚城,無淚城城主是一個臉上有疤記的女人,帶著面具,當她看見雲歌,感覺諾言回來了,她熱情的邀請雲歌一行到無淚城暫避風暴。

  無淚城,雲歌遇見了月生和孟鈺,雖然有孟鈺相助,但城主還是灌醉了趙破奴,擄走了雲歌,原來從前城主和丈夫愛永很恩愛,但有一天他們在沙漠裡撿到一個孤女諾言,當時的諾言也是雲歌這般年紀,但隨著諾言一天天長大,愛永竟然愛上了諾言,竟然要隨諾言私奔,愛永被城主一箭射死,城主把愛永沉屍無憂宮的石灰池裡,到處雕鑄愛永的石像,她對愛永的感情幾近瘋狂,現在看到了酷似當年諾言的雲歌,她要讓雲歌的生命停留在這裡,不讓她長大,不讓她再勾引愛永。

  劉弗陵發現雲歌被擄走,斷然拒絕了趙破奴先自保的建議,他一定要救出雲歌。趙破奴看到劉弗陵如此堅持,只有拼盡全力保護劉弗陵搭救雲歌,無憂宮著了大火,為了能和愛永永遠在一起,城主竟然抱著愛永的石像任憑被大火吞噬不肯離開。

  劉弗陵一行和雲歌終於走到了沙漠邊緣,分手前劉弗陵把母親留給自己的發墜送給雲歌,雲歌把自己的一隻繡鞋送給劉弗陵,劉弗陵叮囑雲歌長大後去長安找他,因為掩飾身份,劉弗陵曾告訴雲歌自己姓趙,臨別前劉弗陵特意叮囑雲歌趙是母親的姓,到了長安他姓劉。馬背上,劉弗陵和這些天帶給自己從未有過的快樂和新奇的女孩作別。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2集劇情介紹

  孟鈺追蹤到長安 雲歌誤認劉病已

  雲歌和劉弗陵分別後,剛到綠洲週邊,就看見了三哥。她那美麗如孔雀,驕傲如孔雀的三哥,正坐在榆樹頂上,望著天空。榆樹下,幾個乞丐正在毆打一個男孩子,那個男孩子的頭發包在一頂破舊氊帽子中,身子縮成一團,任由眾人的腳落在身上,不管他人打得再凶,都沒有發出一聲。雲歌看小男孩可憐,請求三哥幫幫小男孩,三哥扔出幾把小斧頭從打人的乞丐頭頂呼嘯而過,他們知道遇到了高人,一哄而散。

  地上的男孩子睜開眼睛,滿臉血污,他就是孟鈺,雲歌看他身上有傷,要他趕快去看大夫,孟鈺嘲諷雲歌看大夫那是有錢人做的事情,自己賤命一條,沒錢看大夫。三哥在不耐煩的催促雲歌,雲歌想拿錢幫助孟鈺,可摸摸身上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突然想到自己繡鞋上的珍珠很值錢,那一隻給了陵哥哥,她想把這一隻繡鞋上的珍珠拽下來,珍珠是用金絲嵌纏到鞋面上的,很是堅固,一時拽不下來,雲歌索性把繡鞋塞給孟鈺,她一面去追趕三哥一面叮囑孟鈺去看大夫。孟鈺拿著雲歌的繡鞋,目送著駱駝上的綠羅裙遠去,心中暗暗發誓將來一定要還這份情。

  九年後的長安,神色冷峻的劉弗陵高踞皇位,大殿上霍光和上官桀正為是否開倉放糧之事爭論不休。劉弗陵卻拂袖而去,留下面面相覷的群臣。八歲登基,父王留給自己的是一個風雨飄搖的大漢社稷,四位輔政大臣大權在握。燕王廣陵王對皇位虎視眈眈,這一切都壓在劉弗陵的心頭,袖中的玉笛又勾起他的回憶,雲歌,那個曾帶給他從未有過的快樂的女孩,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履踐承諾來長安?

  一間通透明亮的屋子,雲歌正在做菜,阿竹進來告訴雲歌又有人來提親了。她們悄悄去看個究竟,意外的發現一家人對這次的提親者一反常態,很是讚賞。雲歌拿出陵哥哥所贈發墜對父母言明自己已有婚約,父親一把扯走女兒的發墜,斥責雲歌兒時戲言不能當真,婚姻大事要父母做主。雲歌一怒之下,讓阿竹假扮自己暫時騙過父母,而自己卻星夜騎馬離開了家,她要到長安去找陵哥哥。

  提親的人是孟鈺,他知道雲歌去了長安,令手下的逍遙幫尋找綠衣女子——雲歌,雲歌借宿一對老夫婦家,這對老夫婦也是逍遙幫手下,因為雲歌很像自己死去的女兒,老夫婦不忍心捉拿雲歌,被趕來的逍遙幫其他弟子所害,危急關頭雲歌的雪狼出現,幫她脫險。孟鈺來遲一步,他要親自到長安找雲歌。

  雲歌想到自己一個孤身女子行路不安全,就假扮乞丐來到長安,長安的街頭熱鬧非常,果然是邊塞大漠不能比的,可就在她興趣盎然的欣賞這鬧市的繁華的時候,一個藍衫男子突然抓住雲歌,稱雲歌偷了他的錢袋,自己一身乞丐打扮,懷裡卻有一個精緻的錢袋,雲歌欲辯無語,一個黃衫女子挺身而出,幾句話揭穿了藍衫男子的謊言,替雲歌解了圍,這個黃衫女子叫許平君,看著許平君離去的背影雲歌感慨長安壞人多好人也多。

  朝廷派壽點,百姓哄搶,雲歌被撞到在地,一隻大手伸到雲歌眼前把雲歌拉起,看著對方的眼睛,雲歌感覺似曾相識,那眼睛多麼像自己日夜思念的陵哥哥啊。拉起雲歌的叫劉病已,他發現自己的小兄弟何小七正要去賭博,因為制止何小七賭博遭到賭場的人的圍毆,撕打中雲歌看到了劉病已的玉佩,她幫劉病已解圍拉起劉病已逃跑。拿著玉佩,雲歌又知道對方姓劉,她確信這個人就是她要找的陵哥哥,她正想對劉病已言明身份,許平君突然出現,看著二人濃情蜜意,雲歌欲言又止。在二人轉身離開之際,雲歌順手又拿走了劉病已的玉佩。

  雲歌想過無數次和陵哥哥相遇的情景,但卻沒想竟然是以這種情形相遇,她傷心的跑到郊外痛哭,她把玉佩埋在大樹下,心裡又捨不得扒了出來。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3集劇情介紹

  雲歌展露廚藝 劉病已陷入大牢

  雲歌怔怔的撫摸手中的玉佩,本來還想著進了長安,沒有了發繩該怎麼找人,卻沒有想到剛到長安,就碰上了陵哥哥。來長安前,雲歌想過無數可能,也許她會找不到陵哥哥,也許陵哥哥不在長安,卻從沒有想過一種可能,陵哥哥有了心上人,已經忘了她。雲歌傷心的流著眼淚,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她不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被躲在暗處的孟鈺看在眼裡。

  雲歌傷心過後,隨意進了家面店,打算先吃些東西。店主看到她的打扮以為她是個叫花子,把她趕了出去。雲歌正在猶豫,孟鈺趕到,稱錢包丟了,是否可以請他吃點東西。店裡雲歌對小二呈上的湯餅難以下嚥,孟鈺卻有滋有味的吃掉,雲歌對一碗湯餅的評價也讓孟鈺驚訝。

  雲歌在怔怔發呆,來長安的目的就是尋找陵哥哥,人如願找到了,可她反倒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二人吃過飯,結帳的竟然是店小二眼裡的小乞丐,雲歌和孟玨並肩走出店堂時,身後傳來店小二的感慨:真是怪事,公子吃湯餅,結帳的竟然是小乞丐。孟鈺感謝雲歌,希望二人搭個伴互相照應,雲歌現在只想一個人呆著,她拒絕了孟鈺的建議,孟鈺滿臉的失望。

  雲歌身後突然傳來許平君的聲音,轉身發現竟然是許平君和劉病已,許平君指責雲歌偷了劉病已的玉佩,雲歌想過無數次和陵哥哥重逢時的場面,也想過無數次陵哥哥見了她,會對她說什麼,但沒想到二人如此面對,她怔怔看著對面的陵哥哥,掏出玉佩,還給主人,雲歌強忍淚水,告訴劉病已自己不是小偷,問劉病已真的不認識自己了嗎,劉病已本來就不是雲歌要找的劉弗陵,對雲歌自然一無所知。面對茫然的劉病已雲歌稱自己認錯了人,劉病已叫住雲歌,將自己身上的錢拿了出來,遞給雲歌。許平君神情嗔怒卻忍了下來,雲歌要的是心裡的陵哥哥,不是手裡的這個錢袋,她把錢袋還給了劉病已。

  雲歌一直沿著街道不停地走,天色已經黑想找個客店入住,伸手入懷掏錢,一摸錢袋卻沒了。孟玨再次出現,要請雲歌住店作謝禮。雲歌猶豫著沒有說話,卻實在心身疲憊,遂點了下頭,跟在孟玨身後進了客棧。然而只有一間客房,孟鈺住床,雲歌住地下,半夜雲歌醒來卻看見孟鈺坐在旁邊看自己,很是吃驚。孟鈺說自己旁邊沒有人很難入睡,其實孟鈺念念不忘當年雲歌對自己相救,一路追蹤雲歌到這裡,看到雲歌睡夢中傷心的眼淚,孟鈺又憐惜又心痛。

  第二天,雲歌在街上看到一對爭吵的小情侶受到啟發,她要想辦法讓陵哥哥想起自己。她向孟鈺借錢買了一身女兒裝,小乞丐立刻變成了窈窕淑女。二人走在大街上,孟鈺突然發現手下流星幫正窺視他們,他急忙藉口離開,出示權杖給流星幫弟子,表明自己幫主身份,撤銷追尋綠衣少女的命令。

  雲歌在街頭行走,想起陵哥哥不禁輕聲吟唱,微服出行上香的劉弗陵在大街上仿佛聽到了雲歌的聲音,然而停下馬車這歌聲卻已經消失了,這麼多年他一直等待的雲歌在哪裡啊?雲歌就這樣和劉弗陵擦肩而過。雲歌和孟鈺來到七裡香,雲歌點菜,新奇的菜名讓店小二不知所措,雲歌其實是來應徵廚子的,來送菜的許平君也想一試,二人要賽一賽廚藝。雲歌和許平君比試廚藝,劉弗陵坐車上香回來,太監呈上的雲歌做的菜讓劉弗陵感覺別有一番滋味,賞賜了雲歌一枚精緻的錢,雲歌不知道她苦苦尋覓的人竟然剛剛品嘗過自己的廚藝,劉弗陵更想不到一直等待的雲歌近在咫尺。

  許平君嘗了雲歌的菜心悅誠服,佩服雲歌的廚藝,就在許平君和雲歌化干戈為玉帛之際,何小七來找許平君,劉病已被人抓走了。大牢外許平君想去看劉病已,官差嫌錢少拒之門外,孟鈺拿錢解圍,原來長安城一個叫李蜀的來找劉病已鬥雞,輸了惱羞成怒大打出手,劉病已的朋友打死了人,劉病已承擔責任。

  許平君回家向父母要錢,母親卻是恨極了劉病已,大罵許平君,無奈許平君去當劉病已的玉佩。這一切被雲歌看在眼裡,她手裡只有劉弗陵剛剛賞賜她的那枚精緻的錢,她剛想當掉被孟鈺阻止,孟鈺說可以幫她,在孟鈺的幫助下劉病已在牢裡不再受苦。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4集劇情介紹

  雲歌盡力救劉病已 孟鈺結識霍成君

  深夜許平君來找雲歌,她懷疑雲歌為什麼出錢出力幫助劉病已,雲歌謊稱劉病已像自己的哥哥所以不想劉病已被人陷害,雲歌拿出已贖回的許平君當掉的玉佩發釵還給她,她非常感動。

  大殿上劉弗陵想起自己的母親趙婕妤,無心歌舞,霍光求見,他來的目的是希望皇上增加賦稅,還建議皇上和自己的外孫女——當今皇后上官小妹儘快圓房,劉弗陵不想增加百姓負擔,心裡念念不忘的人是雲歌,婉拒了霍光的要求,霍光悻悻而去,也知道了劉弗陵微服出宮之事,

  七裡香因為雲歌廚藝名氣大增,客人都想品嘗雲歌的廚藝,而雲歌因為劉病已被判決秋後處斬的告示貼出來,根本無心做菜,孟鈺建議雲歌用自己的廚藝吸引愛美食的朝中重臣霍光,以此搭救劉病已,雲歌欣然接受。

  霍光回府,對在兒子不知道劉弗陵微服出宮生氣,女兒霍成君一語道破皇上不想打仗才不加賦稅的心思,霍光大加讚賞,七裡香送來請柬,希望霍光擔任七裡香和一品居的廚藝大賽的評委,霍光欣然應允。廚藝大賽現場,一品居大廚抱恙,比賽不能進行,但霍光仍然品嘗了雲歌的菜,大加讚賞,雲歌趁勢向霍光陳述劉病已的冤屈,但霍光瞭解了案情並沒有應雲歌之求赦免劉病已。

  來七裡香品菜的還有一個外形浪蕩不羈的大公子,他就是當今皇叔藩王劉賀,大公子和孟鈺熟識,奇怪孟鈺為何對小廚子雲歌如此上心,其實劉病已入獄是大公子劉賀和孟鈺一手設計,而這個劉病已其實是當年孟鈺父親用自己兒子替換下來的衛皇孫劉洵,孟鈺這次要放過放過劉病已,因為現在的劉病已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大牢裡許平君探望劉病已,許平君牽掛劉病已的安危,甚至想劫獄救劉病已,劉病已深知自己的命運是無法抗爭的,因為現在的他在那些權勢沖天的眼裡無異於一隻螻蟻,他只有逆來順受。

  霍成君女扮男裝遇到在茶室賞畫的孟鈺,一番對人生的探討讓霍成君感受遇到人生的知音,其實孟鈺是借機有意結識霍成君。回府的霍成君對孟鈺念念不忘,恰在此時又收到孟鈺送來的在茶室自己喜歡被他高價買走的一幅畫,不覺芳心萌動。

  孟鈺看到在廚房忙的焦頭爛額的雲歌,建議七裡香老闆常叔改變經營方式。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5集劇情介紹

  劉病已大牢獲釋 雲歌試探劉病已

  忙碌了一天的雲歌疲憊不堪,孟鈺來看雲歌,他想出了漲價、限量和提前預約的經營方式,既減少了雲歌的勞動量又不影響七裡香的收入。

  孟鈺去茶室又遇見了霍成君,孟鈺坦誠想結識霍成君,希望通過她的引薦結識霍光謀得一官半職,霍成君也知道孟鈺就是茶室的主人,欣賞他的直率,答應了他的要求。

  雲歌本來和孟鈺約好下午出去遊玩,因為孟鈺沒有赴約,她就去找許平君,四個人碰巧在街上相遇,孟鈺對雲歌和許平君假裝不識,霍成君撿到許平君匆忙中掉下的玉佩,知道玉佩是許平君的未婚夫劉病已的,因為玉佩十分罕見,霍成君回去和父親說起,父女二人猜測出劉病已就是衛皇孫劉詢。

  夜晚,孟鈺彈琴想起了母親,雲歌陪他看星星寬慰他,他承諾會救出劉病已。七裡香酒店,許平君來送酒,她時時為身陷大牢的劉病已擔心,雲歌正安慰她,何小七匆匆跑進來告訴她們劉病已被釋放了,雲歌陪許平君去接劉病已。看到劉病已許平君立即迎了上去。雲歌立在原地沒有動,只遠遠看著許平君沖到劉病已身前,高興的又哭又笑,劉病已不停安慰她,許平君終於破顏而笑。那個與她有終身之約的人正細心寬慰著另一個女子,雲歌移開了視線,望著遠處的天空,心中難言的酸澀。劉病已和許平君並肩向雲歌行來。許平君一臉開心,向劉病已介紹雲歌,雲歌緊張地手緊緊拽著衣帶,可劉病已聽到她的名字後,沒有任何異樣,只是想起她是前幾天遇到的小乞丐,雲歌的手緩緩鬆開,無力地垂落,他真地全都忘記了!大漠中相處的日子已徹底湮沒在幾千個分別的日子裡了。

  劉病已獲釋,劉病已的兄弟、雲歌、許平君正在院子裡為他慶賀,孟鈺和大公子劉賀、婢女紅衣來看望劉病已,大夥一起喝酒,許平君感謝雲歌和孟鈺在劉病已入獄的這些日子裡為他奔波,劉病已對自己突然獲釋心存疑惑。雲歌到廚房加菜,滿手的油膩,聽到掀簾子的聲音,以為是許平君,頭未回地地要她幫系一下圍裙,進來的其實是劉病已,他手勢輕緩地幫她系著帶子。雲歌覺得有點不對,回頭一看是劉病已,臉變得滾燙,身體僵硬,一動不敢動地站著。雲歌很想問問他家裡究竟發生了什麼變故,親人怎麼會全死了,還想知道他這些年是如何過的,卻根本不知道該從何問起。又想要不要告訴他自己是雲歌,想問問他還記不記得從前的約定,但又傷感起來,不住從何說起。劉病已的內心卻滿是思索探究。他想知道雲歌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刻意接近他,劉病已本以為雲歌是別有意圖而來,可雲歌自始至終的反應和神態都不象作假,此時的關心更是直接從眼睛深處透出。他對自己閱人的眼光一直很自信,心裡已經信了幾分雲歌所說的只是湊巧,可又對雲歌對他異乎尋常的關心不能明白,不禁思索地盯著雲歌。

  孟玨恰挑簾而進,看到的一幕就是兩個緊貼在一起的人。劉病已摟著雲歌的腰,雲歌的雙手放在劉病已胸前。一個正雙目一瞬不瞬地盯著對方,一個是眼中有淚,面頰緋紅,此情此景讓孟鈺心裡難過。許平君喝醉,和劉病已親昵,雲歌心裡難受,她和孟鈺一起回家,他不甘心苦苦等了九年的陵哥哥就這樣失之交臂,孟鈺也苦苦等了雲歌九年,他希望雲歌看看自己,想親吻雲歌,被雲歌打了一巴掌。

  一覺醒來的雲歌對昨晚打孟鈺有些後悔,做菜的時候心不在焉,她在街上碰到劉病已,特意回家給劉病已做菜,希望劉病已記起從前沙漠的約定,然而劉病已不是劉弗陵,不是雲歌的陵哥哥,他怎麼會知道九年前的那次相遇那個約定呢?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6集劇情介紹

  平君表達對劉病已的愛慕 雲歌郊外巧遇劉弗陵

  孟鈺不辭而別,雲歌一個人住在客棧不安全,劉病已家隔壁剛好空出來出租,許平君和劉病已就幫雲歌把隔壁租下來,雲歌在長安城有了新家。在雲歌新家,劉病已幫雲歌找來新桌子,並畫了長安的地圖,許平君不識字,對識文斷字的雲歌和病已很是羡慕。雲歌要掛一幅畫,不慎跌下來,被病已一把抱住,這一幕正被興沖沖進來的許平君看在眼裡。

  月下,許平君建議和雲歌結為姐妹,其實許平君對雲歌住在病已隔壁很是不放心,她和病已十歲相識,這麼多年一路扶持,深愛病已,內心認定非病已不嫁。雲歌明白了平君的心意,告訴平君會只把病已當大哥,但她否認了自己喜歡孟鈺。

  在靶場,孟鈺和劉賀射箭,心事重重的孟鈺越射越糟糕,紅衣走來,劉賀誇她這麼快就解除了劉病已的麻煩,原來劉病已從大牢獲釋是孟鈺和劉賀使的手段,因為劉病已衛皇孫的身份已經暴漏,長安城必定要掀起一場血雨腥風的鬥爭,這正是他們期望的,他們要坐收漁利。劉賀紅衣離去,四月給孟鈺送來密信,另一位姓劉的藩王即將到長安,孟鈺感覺這場遊戲越來越精彩了。

  皇宮內,六歲就被封為皇后的上官小妹已漸漸長大,她是上官桀的孫女,霍光的外孫女,是一個可悲的政治犧牲品,皇宮的生活是優越但也是寂寞冷清的,忙碌一天的劉弗陵聞小妹的笛聲走來欣賞,小妹要和劉弗陵下棋,卻禁不住困倦睡著了,劉弗陵把小妹抱回椒房殿,回自己的寢宮休息了,在劉弗陵眼裡,上官小妹只是自己孤單寂寞的妹妹。

  劉弗陵紅疹復發,為了尋找曾被先帝杖責發誓永不進皇宮的牟神醫,他和于安去找牟神醫,可是牟神醫卻遠遊去了,雲歌因為許平君對病已真摯的愛不想讓病已再想起自己,孟鈺離開,連個說知心話是人都沒有,也心情鬱悶的到郊外散心,不想巧遇劉弗陵,她拉起了落水的劉弗陵,二人四目相對,感覺似曾相識。雲歌為了安慰孫女失蹤雙目失明的老奶奶,謊稱自己就是她的孫女百合,雲歌采來草藥幫劉弗陵治好了紅疹,她哄老奶奶的孫子阿福玩,她和阿福拉鉤的神態,她的眼神,都讓劉弗陵感覺熟悉,他沒想到眼前這個謊稱百合的女孩正是自己苦苦等待的雲歌,而雲歌面對劉弗陵那似曾相識的雙眸,怎麼也不會想到眼前的這個人才是她真正的陵哥哥。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7集劇情介紹

  孟鈺捨身護雲歌 雲歌再遇劉弗陵

  孟鈺和霍成君一起遊船,孟鈺撫琴,霍成君欣賞,她不知道孟鈺是喜歡自己還是喜歡自己顯赫的家世,二人彼此試探。孟鈺和許平君去池塘邊采荷葉,撿到了風吹走的霍成君的手帕。大街上劉病已看官府戒嚴,因為傳說衛皇孫出現,他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將會發生怎樣的轉折。

  雲歌在大街上看見孟鈺,想著自那夜別後,他竟是一去無消息,也不知道他在忙些什麼。

  就一直跟著想看看他究竟去哪裡,可看著他進了一家娼妓坊,很是意外,雲歌想立即轉身離去,可心裡又有幾分不甘。還是偷偷溜進了娼妓坊。她被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誤認為是新來的陪酒女子,把她推進一間屋子作陪,原來孟鈺正在這裡約會私自進長安的藩王劉旦,孟玨看到雲歌以陪酒女子的身份出現非常意外,贊雲歌是今晚的姑娘姿容最出眾的,劉旦讓雲歌給孟鈺斟酒,雲歌側頭看依在劉爺懷裡的姑娘喝了一口酒,然後攀在劉爺肩頭,以嘴相渡,將酒喂進了劉爺口中。雲歌幾曾親眼見過這等場面,孟玨暗歎了一聲,抬起雲歌的下巴,凝視著雲歌,孟玨一手攬住了雲歌的腰,雲歌看見孟玨離自己越來越近,看見他的唇輕輕地覆上了她的唇,看見他的手撫過她的眼。不知道那口酒究竟是她喝了,還是孟玨喝了,雲歌又羞又怕,只覺得身子沒有一絲力氣,全靠孟玨的胳膊才能坐穩。

  一個侍衛進門後在劉旦耳邊低低說了句什麼,劉旦的臉色驀寒,輕揮了下手,絲笛管弦聲全停了下來,滿屋的女孩子都低著頭快速地退出了屋子。雲歌尾隨在她們身後,剛要隨她們一塊出去,只見劍光閃爍,刺向她的胸膛。原來屬下的回報她不是娼妓坊的人,藩王沒有皇帝的命令是不可以離開長安的,劉旦怕雲歌洩密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孟鈺拼著性命保護雲歌,稱雲歌是自己的女人,因為自己不辭而別誤撞找來,用性命擔保雲歌絕不會給劉旦惹麻煩。劉旦想到自己正是用人之際,做了順水人情放了雲歌。

  二人出了娼妓坊,雲歌埋怨孟鈺不辭而別,一直沒有消息,孟鈺奇怪雲歌為什麼沒收到自己的信。原來孟鈺離開後每天捎信到七裡香給雲歌,而雲歌最近並沒有去七裡香,所以沒見到這些書信,看著孟鈺情綿綿義切切的書信,雲歌對孟鈺的怨氣煙消雲散了。

  許平君希望劉病已做點生意,他拒絕了,因為他深知自己的人生絕不是自己能掌控的。許平君很痛苦,原來許平君的娘給平君和歐候家的公子訂婚了。劉病已因為平君痛苦喝醉,平君不願嫁給歐候家,雲歌正安慰平君,卻聽說平君的未婚夫墜湖而亡了。因為雲歌曾求孟鈺幫平君,所以她猜想此事可能是孟鈺使的手段,雲歌去找孟鈺指責他不該害人性命,碰見紅衣,紅衣稱讚孟鈺能有今天靠的是自己的努力,雲歌想事已至此,再埋怨別人也沒用。

  回宮的劉弗陵回想著和雲歌在一起的一幕幕,因為雲歌自稱百合,劉弗陵要于安打聽百合的來歷,他甚至希望百合就是自己思念的雲歌,雲歌來看阿福和奶奶,看見臉上沾滿麵粉的劉弗陵,雲歌給奶奶、阿福和劉弗陵做湯餅,劉弗陵看雲歌總覺得似曾相識,想問問雲歌的經歷,但向雲歌介紹自己的時候不能報出自己真正的姓名,說自己叫劉長風。雲歌因為一直以為自己已經找到了陵哥哥,對眼前的劉弗陵只是覺得很熟悉,根本也沒想到眼前的這個才是真的陵哥哥。于安來找劉弗陵,劉弗陵悻悻而歸。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8集劇情介紹

  雲歌獻廚藝公主府 劉弗陵品菜悟人生

  孟鈺要帶雲歌去見一個人,途中拿出一根發釵戴在雲歌髮髻上,行進中雲歌意外被一個網所困,結網佈置陷阱的是風叔,他是孟鈺義父。風叔把雲歌從網中解救出來,看著雲歌的眉眼,感覺她很像自己從前的朋友,風叔詢問雲歌的父母,他已經猜測出了雲歌的身份,他看到雲歌頭上的發釵,把流星幫的權杖交給孟鈺,囑託孟鈺管理好流星幫,並要孟鈺一定要照顧好雲歌。風叔收養孟鈺,教給他許多東西他才有了今天,但由於孟鈺對父親的怨恨,所以對義父一直不能從心底接受。

  雲歌曾經答應阿福做一隻風箏,當她拿著一隻大蝴蝶風箏去找阿福時,劉弗陵已經派人送了一隻木鳶風箏,劉弗陵的內心是掙扎的,他的心裡已經有了雲歌,但對“百合”卻念念不忘,劉弗陵決定以後不去看阿福,只是讓人給阿福和奶奶送去生活用品照顧他們。

  孟鈺的堂堂居開業,宴請了霍光父女和眾多權勢人物,就連鄂邑蓋公主也來祝賀,公主一直以為號稱“雅廚”的竹公子是個男人,今天看到雅廚竟然的漂亮的女子,邀請雲歌到她生日那天去做菜。劉賀祝賀孟鈺的計畫一步步成功,孟鈺指責劉賀派人害死歐候公子,警告他不許動雲歌。雲歌因為孟鈺在宴會上把自己介紹給霍成君時稱自己是義妹生氣,做了又鹹又辣的菜給孟鈺吃,但孟鈺的舌頭不辨百味,對雲歌的菜吃得津津有味,雲歌十分納悶。

  公主生辰,宴請貴賓,孟鈺和霍成君被邀請,劉弗陵也來為皇姐祝壽,胡女演奏曲子,劉弗陵認真欣賞,孟鈺建議皇上減輕稅收,造福百姓,劉弗陵很是讚賞,孟鈺又為自己入仕搭建了一個臺階。雲歌做菜,把自己的思緒化入菜中,她要品菜之人先猜她在菜肴中所設謎語,猜出謎底才可以品嘗,劉弗陵興趣盎然,細心品嘗每一道菜的味道。雲歌所做菜肴,上一道菜是下一道菜的味引,從苦轉澀,由澀轉辛,由辛轉清,由清轉甘,由甘轉甜,最後只是普通的油鹽味,在經歷過前面的各種濃烈味道,吃到日常的油鹽味之時,讓人竟覺出了平淡的溫暖。劉弗陵猜出了每一道菜的謎底,品到最後,劉弗陵領略了做菜人的本意:菜肴的千滋百味,固然濃烈刺激,可最溫暖、最好吃的其實只是普通的油鹽味,正如生命中的酸甜苦澀辛辣,再諸彩紛呈、跌宕起伏,最終希望的也不過是牽著手看細水長流的平淡幸福。雲歌根本不知道是給皇上做菜,高興品菜的貴公子才思敏捷,不知道品嘗她的手藝的,猜出她的心思的就是自己的陵哥哥。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9集劇情介紹

  甘泉宮雲歌遇險 大公子劉賀出手相救

  劉弗陵猜中一道道菜的謎底,雲歌很想看一看這個貴公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她要親自上菜,孟鈺不想讓皇上見到雲歌,略施手段阻止,雲歌沒有見到品菜的貴公子。席間孟鈺撫琴,劉弗陵吹簫,這簫聲讓雲歌回憶起九年前陵哥哥的簫聲,她想看看吹簫人是誰,被公主手下制止,于安建議把雅廚招入宮中給皇上做菜,劉弗陵拒絕了,因為他感覺雅廚想要的東西,皇宮給不了他,讓他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菜方是真心欣賞他。他賞給雅廚一枚精緻的錢,雲歌發現和上次大街上收到的賞賜的錢一模一樣,很是詫異。

  許平君為劉病已打掃,她暗示病已上門提親,劉病已深知自己的身份,他不想牽連更多的人,也明白以自己目前的狀況不可能給平君一個安穩的家,給平君幸福,他藉故離開,平君非常失望。平君求孟鈺幫忙促成病已和自己的婚事,劉病已看到他們在一起,以為孟鈺對許平君心懷不軌,要孟鈺不要打平君的主意,孟鈺教訓了劉病已。掖庭令張賀給劉病已做媒,劉病已不想以自己現在的身份連累別人,但張賀卻回憶起那麼多拼了性命保護他的人,要他必須成家,為衛太子留後,劉病已屈從。晚上,劉病已和雲歌各懷心事,一起喝的大醉,孟鈺趕到抱走了爛醉的雲歌。此時的三個人都是痛苦的,劉病已為自己屈辱的活著痛苦,雲歌為陵哥哥不記得自己痛苦,孟鈺為自己家為了衛皇孫家破人亡痛苦。

  劉病已終於向平君求婚,平君喜極而泣。劉病已和平君婚禮熱鬧喜慶,看著一屋子恭喜的人,雲歌心裡不是滋味,她告誡自己要徹底清醒,要過新的生活,孟鈺擔心雲歌竟然在雲歌門口坐了一夜,

  公主傳召雲歌去甘泉宮做菜,本來不想去的雲歌在平君的攛掇下答應了,劉弗陵也來到甘泉宮,在山上採摘的雲歌滑下山坡,碰巧被劉弗陵救起,雲歌為巧遇“劉長風”驚訝,劉弗陵也為遇到“百合”欣喜,二人約定第二天見面。

  第二天雲歌、平君和太監富裕再次上山,不小心驚走了廣陵王的獵物,殘暴的廣陵王竟然放出惡犬咬他們,富裕苦苦哀求讓惡犬吃了自己放過二位姑娘,廣陵王不為所動,雲歌和惡犬纏鬥,危急之中,劉賀趕到救下他們。孟鈺和霍成君也疾馳而來,霍成君希望不要在公主的地方生事,希望這事交給公主處理,廣陵王權衡利弊憤憤後離開,公主問明事情的經過安慰她們好好養傷。

  孟鈺和劉賀喝酒,劉賀分析廣陵王那傢伙是個一點就爆的脾氣,今天卻能一直忍著,看來燕王的反心是定了,孟玨認為燕王謀反之心早有,只不過他的封地燕國並不富庶,財力不足,當年上官桀和霍光又同心可斷金,他也無機可乘,如今三個權臣鬥得無暇旁顧,朝內黨派林立,再加上有人為他出錢,販運生鐵,鍛造兵器,他若不反,就不是劉家的人了,劉賀不管孟鈺如何對付上官桀,他只要燕王的命。

大漢情緣之雲中歌第10集劇情介紹

  劉弗陵疏遠公主 孟鈺洞悉大局

  孟鈺吩咐紅衣和四月用用沉香讓許平君和雲歌昏睡,把她們帶到劉賀的住處照顧,迷糊中的雲歌感覺有人手勢輕柔地觸碰她的傷口,立即睜開眼睛。看見孟玨正坐在榻側,重新給她上藥裹傷。雲歌睡不著,孟玨就背著她出了屋子,就著月色,到山谷間散心。一輪圓月映著整座山,蛐蛐的叫聲陣陣,不時有螢火蟲從他們身周飛過,孟鈺和雲歌沉醉在這美麗的月色中,雲歌聽孟鈺解釋自己是和霍光一起來公主府,而不是和霍成君一起來的,心情大好,不禁唱起《關雎》,已經睡下的劉弗陵突然聽到這十分熟悉的聲音,他不顧一切的跑出來尋找,但這聲音若隱若現,似乎又消失了,回宮後的劉弗陵一遍遍的回味著剛才聽到的歌聲,在他心裡甚至感覺百合就是雲歌,但立刻又否定了自己覺得十分荒唐的想法。他聽說公主帶雅廚來甘泉宮,霍光也攜家眷前來,他對未經自己傳召,卻有人擅自來到甘泉宮十分生氣,斥責了于安。對公主下了禁令,因為自己和公主親近,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就會在公主身上打主意,他不想有人借公主之手接近自己圖謀不軌,不想公主身陷其中。

  孟鈺和霍光下棋,孟鈺已經知曉了燕王欲反的陰謀,分析出他們將借下個月公主的壽辰兵變,霍光對孟鈺十分賞識。霍成君看著和父親下棋的孟鈺的魂不守舍,她發現自己愛上孟鈺。

  雲歌腿傷已好,她從紅衣那得知孟鈺因為小時候家庭慘遭變故舌頭不辯百味,她做了很苦的菜想試一試真假,看孟鈺對什麼都吃的津津有味,心裡很難過。霍成君來找孟鈺,她看出了孟鈺對雲歌的感情,但卻控制不住自己對孟鈺的愛慕,她希望孟鈺重新回到自己身邊, 她可以幫助孟鈺實現自己仕途的理想,她要孟鈺好好的想一想。

  鄂邑蓋公主去見皇上,遭到于安拒絕,公主不知道皇上對自己的態度為什麼突然轉變,她想讓雲歌做菜喚起她和皇上的手足情,雲歌做好菜卻和拿著皇上畫的于安撞了個滿懷,雲歌修補好皇上的畫,獻上菱角。畫面上的姐弟,和公主吃菱角的經歷勾起了劉弗陵遙遠的回憶,劉弗陵突然想見一見雅廚,可是雲歌一行已在公主的吩咐下離開了。

  上官府,上官桀告訴兒子上官安燕王和他早有聯絡,對霍光只是表面敷衍,要上官安提防妻子憐兒,因為她畢竟是霍光的女兒。燕王召見孟鈺,洞悉局勢的孟鈺只是派了手下四月回話,燕王十分生氣。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