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神趙子龍分集劇情介紹(11-20)

u=4269317571,2610971499&fm=21&gp=0

武神趙子龍第11集劇情介紹

  子龍初顯兵法天賦 夏侯輕衣遭綁架

  董卓放棄洛陽之後,諸侯聯軍非但沒有乘勝追擊,反而迅速分化,幾十萬大軍一夜之間分崩離析。

  真定縣這邊,柳慎為救李飛燕而身受重傷,公孫寶月提議找舊識華佗先生幫忙。一般郎中已經無法醫治柳慎,趙子龍便拜託寶月將華佗請回真定縣。寶月和屏兒回到幽州,卻發現幽州有流寇來犯。原來是附近的流匪見太守公孫瓚外出參與反董,便伺機在幽州搗亂。

  寶月吩咐屏兒將華佗先生帶往真定縣,自己則留在幽州與嚴將軍對抗流匪。華佗先生醫術高明,面對內臟破裂內積淤血的柳慎,他反其道而行之,以擊打之力逼出了他體內的淤血,總算讓柳慎得以恢復。

  柳擎兒欣喜于哥哥的快速痊癒,可柳慎自己卻並不開心。在他受傷的日子裡,飛燕對他悉心照料,還承諾如果他一日不好,她就照顧他一日。因此,柳慎其實並不希望自己太快恢復身體。為了博得飛燕的同情,柳慎在她面前仍然是連連哀嚎,讓一旁的柳擎兒看得哭笑不得。

  此時,寶月還在與流寇作戰,雖然她驍勇善戰,但卻不善謀略,險些掉進對方的陷阱。留守在幽州的兵力傷亡慘重,寶月派人到真定縣請回華佗先生幫忙醫治傷兵。此前李全曾贈送一本兵書給了子龍,子龍一直認真學習。得知寶月有難,他立刻啟程跟屏兒前往幽州,並獻上一計,幫寶月一舉擒獲了作亂的流寇。

  反董戰役已經告一段落,公孫瓚回到了幽州,隨行的夏侯傑從寶月口中得知了夏侯輕衣還在真定縣的消息。為此,夏侯傑立刻告辭公孫瓚父女,暗自吩咐手下耿純帶領一些人到真定縣,神不知鬼不覺地解決極有可能成為他們眼中釘的趙子龍,耿純按他的 吩咐帶著十幾個士兵入駐真定縣。

  另一邊,高則也回到了真定縣繼續擔任縣令一職。他是個明察秋毫的好官,深受真定縣百姓的愛戴。他的回歸也引起了虎牙山山賊的擔憂,就在眾人都喊著要除掉高則和趙子龍時,他們卻收到了一支箭報。上面表示常山郡守的女兒夏侯輕衣正在真定縣,而且與鐵面俠趙子龍交好。山賊們意識到要除掉趙子龍應該從輕衣下手。

  於是,第二日,二當家便帶著人將輕衣綁回了山寨。她的婢女石硯趕回縣衙向高則求救,可高則手上只有百余名士兵,根本不是山賊們的對手。同樣在場的耿純也只帶了十幾名士兵進駐真定縣,二人一時不知道有什麼辦法可以營救輕衣。石硯心急如焚,唯有找到子龍幫忙。

武神趙子龍第12集劇情介紹

  初次營救失敗而歸 子龍輕衣互訴衷腸

  夏侯輕衣遭到山賊的綁架,高則決定和耿純帶兵攻打山寨,營救輕衣。從石硯處得知消息的趙子龍提出參與救援行動,心高氣傲的耿純擔心被子龍搶了頭功,一口回絕了他,還出言嘲諷之。高則卻認為子龍並非一無是處,作為縣令,他親口答應了讓子龍和柳慎都加入軍隊。

  在出發前,子龍就虎牙山的地勢進行了一番解析,提出了聲東擊西之計。高則認為此計甚妙,立刻進行了戰略部署。耿純帶領大部分人馬到山寨正門叫囂,讓山賊誤以為他們要從正門攻入,就會把駐紮的偏僻側門的重兵調遣過來。這樣,子龍和柳慎就可以趁虛而入,營救輕衣。

  可是,在攻打過程中,耿純卻突然改變計畫,不只是叫囂,而是直接與山賊在山寨內進行了正面衝突。此時已經要深入山寨的子龍和柳慎只好折返,助耿純一臂之力。原本負責善後的高則也只好加入了打鬥,可惜最後他們還是不敵山賊的上千兵力,子龍還不慎成了俘虜。

  耿純的手臂受了輕傷,其他人則安然無恙。輕衣沒救成,又讓子龍陷入了險境。高則感到十分懊惱,耿純卻還大言不慚地向他顯示自己也負了傷。高則忍不住責怪是耿純臨時改變計畫才導致事情的變故,耿純這才住了口。可是,見高則有意營救子龍和輕衣,他又惡狠狠地表示應該讓趙子龍死在山賊手中。

  另一邊的柳擎兒因數龍遇險而憂心忡忡,但她也知道這不是柳慎的錯,畢竟以子龍的性格,只要他想做,就沒有人能阻止得了。柳慎也十分擔心子龍的安危,在柳擎兒的提醒下,他想起了師叔李全。

  此時,子龍被投進了虎牙山山寨的牢房,牢房的小弟狗蛋看見他後一時失了神。原來,所謂的狗蛋其實是個如花似玉的姑娘,她正是當初被子龍從三當家手中救下的那個姑娘。子龍也是因此才被虎牙山山賊視作欲殺之而後快的仇人,從山賊口中狗蛋確定了子龍就是救自己於水火的鐵面俠,心中開始籌畫著如何報答他的救命之恩。

  輕衣的牢房與子龍被關的地方是相鄰的,子龍趁著山賊不備,隔著柵欄與輕衣聊天。輕衣坦承在這段時間裡她已經喜歡上了子龍,之所以一直不離開真定縣也是因為放不下他。與她心意相通的子龍也表示她是懂自己的那個人。

武神趙子龍第13集劇情介紹

  同生共死斷無獨活 子龍輕衣雙雙墜崖

  這段日子以來,夏侯輕衣都陪伴在趙子龍身邊,給予他理解和支持。趙子龍自覺虧欠輕衣許多,輕衣輕鬆地表示她會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向子龍討債。說到這裡,子龍意識到當務之急是先想辦法離開這裡。監牢內只有兩個山賊在賭博,子龍靈機一動用錢財引誘了二人並順利制服了他們,拿到了一串鑰匙。可是,鑰匙只能拿來開門,根本解不開子龍手腳上的鐐銬。

  無奈之下,子龍只好拖著沉重又礙事的鐐銬帶輕衣離開。恰巧喝得醉醺醺的大當家帶著弟兄們前來,要將子龍千刀萬剮。子龍只好自己引開了山賊們,讓輕衣有機會離開。可是,逃到半途的輕衣想起為自己奮不顧身的子龍,還是忍不住折返,回到了山寨,表示要與子龍同生共死,斷無獨活。

  山賊人多勢眾,勢單力薄的輕衣還是被重新抓住,又被關進了監牢。子龍則因為三寨主一事被大寨主命人送到三寨主墳前進行淩遲處死。劊子手遲遲不出現,看守子龍的幾名山賊擔心再被子龍逃脫,當下決定先挑斷他的腳筋。所幸暗處的狗蛋出手相助,擊倒了三名山賊,順利帶著子龍逃出生天。

   逃出一段距離之後,子龍詢問狗蛋救自己意欲何為。狗蛋扯下了面上的假鬍鬚,又鬆開了一頭秀髮,坦白了自己的女子身份,並跪地叩首,感謝子龍當初的救命之恩。而她之所以落草為寇,就是為了替自己那遭受山賊荼毒的父母和弟弟報仇雪恨。

  子龍意識到狗蛋潛伏在山寨內的辛苦以及這次搭救自己的危險重重,可他卻決意回到山寨救出被困的輕衣。狗蛋也只好尊重子龍的決定,熟悉地形的她帶著子龍回到地牢外。子龍制服了守門的幾名山賊,徑直進入地牢尋找輕衣。

  可惜,就在子龍和輕衣即將逃離山寨時,他們再次遭到了山賊的圍攻。子龍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便被山賊們包圍。幸運的是,從柳慎兄妹處得知子龍遇難的李全帶著柳慎及時趕到,救下了子龍。然而,山賊的弓弩手將目標對準了輕衣,使得她忙於躲避弓箭,最後腳下一滑,不慎摔下了懸崖。

  子龍毫不猶豫地撲身拉住輕衣,兩個人吊在懸崖邊,命懸一線。輕衣本想讓子龍放開他,子龍卻用她說過的話反駁她,堅定地表示不會拋下她。李全和柳慎沒有來得及救下子龍二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掉入了人人聞風喪膽的絕命穀。

  大寨主通過此事猜測山寨裡有內賊,狗蛋一番有底氣的解析讓他順利免除了懷疑。而擔心子龍和輕衣安危的高則和李全等人則憂心不已,所謂絕命穀,就是活人到達不了的地方。

武神趙子龍第14集劇情介紹

  死裡逃生獲秘笈 安國利民勇獻身

  得知夏侯輕衣和趙子龍墜崖一事,高則立刻領著一幫人馬到崖邊尋找他們。救人心切的高則甚至想要以身涉險,入穀尋找二人。同行的耿純攔住高則,提醒他這是於事無補。高則憤慨於自己無法解救朋友和心愛的女人,事後又聽聞耿純表露出放棄救人的意思,滿心只擔心自己是不是會被夏侯傑問罪。高則怒從心起,當場很狠揍了耿純一頓,警告他不可再詛咒輕衣。

  柳慎等人也不得不悲痛地接受了朋友遇險的事實,擺酒為黃泉下的他們送去祝福。不過,事實上,跌入谷中的子龍和輕衣並沒有如眾人所擔憂的一樣身亡。兩個人在穀內不遺餘力地尋找出路,卻發現並非一日之功。子龍在尋找出路的過程中,無意中發現了一套刻在牆上的槍法。

  子龍開始試著用穀中的木棍學習這套槍法,輕衣則每日都在一旁看著他練功。經過連續幾日的學習,子龍的武功突飛猛進,而他與輕衣的感情也與日俱增。輕衣偷偷磨了一把木槍送給他,並在上面刻了一行字表明心意。子龍看在眼裡暖在心裡,忍不住伸手將輕衣攬入懷中。

  另一方面,司徒王允和養女貂蟬一直在想方設法要除掉董卓這個反賊。貂蟬貌美如花,最容易施展的自然就是美人計。正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貂蟬的幾次撩撥,已經讓呂布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而這只不過是計畫的第一步。

  除了呂布,董卓也是貂蟬攻克的目標。她決意利用自己的美貌,完美地離間董卓和呂布的父子關係。

  此前,子龍將倚天劍和青釭劍奉給王允,意在助他一臂之力。王允在將劍獻給董卓之後,提出為神劍開壇作法。董卓認為他言之有理,讓他將劍帶回了司徒府,並定了日子親自來司徒府迎劍。

  時間過得很快,第二日便是董卓來府迎劍的日子。而貂蟬和王允的計畫也就要正式開始實施,王允通過貂蟬的貼身女婢提醒她,計畫一旦實施,就停不下來了。他希望貂蟬能夠想清楚,畢竟他還是疼愛這個義女的,並不想強迫她一介弱女子用一生幸福去換取國泰民安。貂蟬的眼裡滿是惆悵,可她的心中沒有絲毫退怯。

  翌日,趁著董卓迎劍的大好機會,王允有意舉薦貂蟬為他彈奏一曲。就算隔著紗簾,貂蟬的美貌也是若隱若現,撩動著董卓的心。他立刻大手一揮,讓貂蟬出來見自己。

武神趙子龍第15集劇情介紹

  白馬帶路脫險境 倡狂山賊欲攻城

  一個月過去了,趙子龍和夏侯輕衣始終沒能找到絕情穀的出口,子龍只好在這段時間裡專心學習牆壁上的槍法。幸運的是,此前子龍練功時經常看見的那匹白馬出現在了穀底。子龍曾試圖與白馬親近,但白馬並卻總是轉頭跑開。這次,白馬並沒有避開子龍,子龍意識到它也許可以帶他和輕衣走出絕情穀。

  在白馬的帶領下,子龍和輕衣尋到一處洞穴,並通過水路進入了如桃花仙境般的映月湖。兩個人由此脫困,總算安然無恙回到了真定縣。發現輕衣歸來的耿純執意要將輕衣帶回去向夏侯傑覆命,輕衣當然不願就這麼離開真定縣,與他起了爭執。隨後而至的高則卻表示尊重輕衣的意願,還將她交給子龍照顧。

  回住處的途中,子龍發現了一幫喬裝打扮的虎牙山山賊。為了避免輕衣受傷,他待她離開後,才悄悄跟上了幾名山賊。在偷聽山賊的談話時,子龍發現了他們有攻城的野心。不過,他很快就被山賊們發現了,他唯有出手滅口。暗處的狗蛋隨後出現,告訴子龍山賊們正在打算進攻真定縣,而且埋伏了許多細作在城中。

  這個消息讓子龍大吃一驚,他不過失蹤了一個月,真定縣就好像變了個天。當晚,他回到住處,柳慎和柳擎兒都因為他的歸來而喜出望外。子龍沒有將山賊們的計畫告訴他們,但他第二天便找到了高則,與他商議如何應對山賊。

  高則表示其實他早已向夏侯傑請求調兵剿滅山賊,可夏侯傑遲遲沒有回應。至於原因,高則心知肚明。出於對子龍的信任,高則坦承自從反董聯軍討伐董卓失敗之後,各方諸侯迅速擴展勢力,如今的冀州是所有人都想搶到的一塊肉,夏侯傑自然不敢輕易調兵,以免被諸侯抓住攻擊常山的機會。

  因此,真定縣的未來是指望不上夏侯傑了。高則和子龍只好另尋他法,在一番苦思冥想之後,高則同意了子龍的建議,那就是集結民力。不過,高則作為一縣之令,若由他出面,事情將很難有迴旋的餘地。於是,高則提出由子龍負責組織義勇軍抵抗山賊。

  子龍接下了這個重任,承諾會不負眾望。很快,他便當街召集民眾,希望大家在聯名書上簽名,為真定縣盡一絲微薄之力。可是,他的慷慨陳詞卻沒能說服民眾,大家都認為他只是在做做樣子。

武神趙子龍第16集劇情介紹

  子龍身負血海深仇 義勇軍組建獲成功

  趙子龍帶著夏侯輕衣來到師叔李全的住處,發現李全和李飛燕恰好外出歸來。二人都欣喜于子龍和輕衣的死裡逃生,飛燕還忍不住喜極而泣。隨後,輕衣陪著飛燕上街買菜準備晚飯,李全則和子龍談話敘舊。

  期間,李全向子龍提起他此次出行的收穫,那就是他終於找到了殺害他的師父以及逼死子龍父母的兇手了。這個人正是常山郡守夏侯傑,他當年是李全的師父晚年時收的小徒弟,最後卻殘忍弑師。可是,正當李全要將這個真相告訴子龍時,輕衣和飛燕回到家中。

  輕衣特地去衙門帶回了夏侯家的純釀,可這卻引起了李全的注意。一直以來他都沒有問過輕衣的家世,輕衣這麼一提起,他才想起要問一問。得知輕衣正是夏侯傑的女兒,李全震驚不已。他將子龍喚到後山無人處,慎重地詢問他和輕衣是否米已成炊。

  子龍予以否認,他與輕衣之間並沒有苟且之事,只是彼此愛慕。李全聞言這才稍放下心,可他還是鄭重其事地囑咐子龍不要與輕衣發展出男女情愫。子龍不明白李全的擔憂,在他的追問之下,李全指出他和輕衣之間並不合適。子龍也由此意識到家世寒酸的自己和身世顯赫的輕衣之間的差距。

  另一方面,子龍自告奮勇組織義勇軍,卻遭到真定縣縣民的冷眼旁觀。他為此沮喪不已,與李全交好的壯士周懷忠主動介紹了十幾個武功高強的兄弟加入子龍的陣營。可是,山賊人多勢眾,兵馬過千,區區十幾個人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子龍在樂毅百戰術的啟示下,想出了一條妙計。他吩咐手下的幾個兄弟從城外運來一車糧食,夜間又偷偷地運出城外,第二天由同樣的人馬換上不同的衣服將糧食運回城內。這樣持續了好幾天,城裡的人們都以為義勇軍多糧多兵,心裡都有些動搖。

  高則在聽完屬下的回報之後,也猜到了子龍的用意。於是,他命人給子龍送去了兩車黑鍋,並表示要子龍親自背鍋。圍觀的群眾看到連官府都如此支持義勇軍,紛紛決定加入其中,義勇軍的人馬一下子壯大起來。而子龍在背鍋時也發現鍋內有著一批銀子,原來是高則將自己的私房錢捐贈給了他們。

  為了能更好地阻擋山賊,子龍不僅加緊訓練義軍,自己也繼續練習槍法。不過,他在練習時發現遇到了未能破解的瓶頸。於是,子龍決定重返絕命穀,繼續鑽研牆壁上的槍法。臨行前他將訓練一事交給了師叔李全,由於走得匆忙,他沒來得及告訴輕衣。事後,輕衣來到李全住處詢問子龍去處,柳擎兒表示擔心衙門有奸細,所以不能告訴她。而李全也因夏侯傑一事對輕衣心存防範,沒有了從前的和顏悅色,只是用三言兩語打發了她。

武神趙子龍第17集劇情介紹

  長輩反對困難重重 內通外敵危險潛伏

  趙子龍重返絕情谷,在谷內潛心鑽研起了槍法。在他練習過程中,一名怪異老者突然出現。老者一開始時與子龍大打出手,後來卻慢慢變成了引導子龍。原來,子龍小時候曾與這名老者有過一面之緣。當時,老者遭受不明人士的追殺,身受重傷,是子龍巧妙地引開了殺手,才救下了老者。後來,老者不慎落入絕命穀,還在牆壁上刻下了槍譜。

  在真正將槍法爛熟於心之後,子龍帶著老者一起通過水道離開了絕情穀。子龍本想帶老者回家,可老者突然渾身顫抖,轉身跑開。老者武功極高,子龍相信他在這世間一定少有對手,因此,他收起對老者的擔心,先趕回城中。

  李全正在訓練義軍,心懷不軌的耿純帶兵搗亂,無中生有誣陷子龍和李全要起兵造反。李全忍無可忍,出手教訓耿純,子龍及時趕到勸他以大事為重。沒想到小人耿純竟反手使劍劃傷了子龍。子龍並未與他計較,可耿純回到縣衙後還得意地向高則炫耀自己教訓了子龍一頓,

  夏侯輕衣得知子龍受傷,立刻趕到他的住處看望他。而目睹兩個人深厚感情的李全為了讓子龍打消與輕衣在一起的念頭,竟提出將女兒趙飛燕許配個給子龍。子龍的拒絕還沒有說出口,李全就已經興高采烈地轉身離開。這件事讓子龍苦惱不已,他不知該如何讓師叔明白,他的心裡只有輕衣一人。

  這之後,子龍帶著輕衣前往城外的月老廟。他在月老像前發誓此生只愛輕衣一人,輕衣雖然不知他的苦惱,但也回應了他的心意。就在兩個人互許終身之時,他們突然發現虎牙山大當家已經帶著大批人馬準備悄悄攻城。子龍立刻帶著輕衣準備回城報信,途中遇到狗蛋。狗蛋表 示真定縣內有奸細,把子龍的行蹤告訴了山賊,山賊已經帶人埋伏在了子龍回城必經之途。

  為了給子龍報信,狗蛋已經暴露了身份。因此,子龍和輕衣決定帶著狗蛋一起回城。三個人加速前進,避開了山賊的埋伏,很快便行進到城門下。帶著官兵的耿純和帶領義軍的李全和柳慎等人都已經守在城門之上。

  山賊已經逼近,子龍讓輕衣和狗蛋先行入城,他來善後。不過,他雙拳難敵四手,拖延了一下時間後還是只能先策馬回城。然而,卑鄙無恥的耿純竟然藉口守住城防,命人升起吊橋,關閉城門。義軍因此和官兵怒目相向,所幸子龍在最後關頭還是安然無恙回到了城內。

武神趙子龍第18集劇情介紹

  兵臨城下驍勇戰 為保家園搬救兵

  山賊兵臨城下,真定縣危在旦夕。耿純卻仍然顧著在高則面前數落趙子龍的不是,稱高則根本無法留住夏侯輕衣的心。高則心中也是百般無奈,可他不願再聽耿純多說。於是,他嚴厲地斥責耿純,警告他只有守住城防才是當務之急。

  義軍已經籌集三五百名義士,個個以一當十。子龍主動請纓要帶領義軍加入作戰,願意聽從高則指揮。高則將南門的守衛交給了子龍的義軍,他則帶著官軍守住真定縣的北門。

  戰事爆發之前,子龍在臨時軍營內做了戰略部署,給每個人都分配了任務。戰爭一觸即發,山賊頭目杜厥帶人直攻南門,採取了火攻。子龍迅速組織義軍反擊,場面一時陷入了混亂。戰情慘烈,不斷有傷兵被送入城內接受治療。隨子龍回到真定縣的狗蛋已經正式取名為趙拾妹,她與輕衣等女眷負責為傷患包紮止血。

  三當家薑峰負責由北門進攻,可是,高則精于謀略,並沒有讓他占到什麼便宜。期間,高則取過士兵手中的弓弩,瞄準薑峰射箭。不過,他刻意射偏,讓弓箭穿過薑峰的耳邊,給了他一個教訓。耿純不明白高則為何不一箭取了薑峰的性命,高則表示他要的不是薑峰一個人的性命,而是阻止山賊破城,這樣才能避免士兵無謂傷亡。

  耿純不由得更加佩服高則的將領之風,而薑峰也意識到高則完全可以殺了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按高則所說,命令士兵暫停進攻,後退二裡。北門的戰情得到控制,高則吩咐耿純帶著官軍去南門幫助義軍。

  南門的柳慎正帶著義軍在加固城防,以防山賊入侵。耿純到達之後,竟大言不慚稱山賊不堪一擊,大手一揮,命人大開城門,獨自出門與杜厥對戰。柳慎阻止不了他,只好在他出城之後吩咐義士通知李全和子龍。

  眼高手低的耿純根本不是杜厥的對手,差點喪命于杜厥手下。幸好收到消息的子龍及時趕到,救下了耿純。李全和柳慎帶著義軍沖出城門,高則也到場援助,杜厥一方處在了下風。最後,杜厥領人逃開,子龍攔下本欲追擊的柳慎,眾人折返回城。

  子龍和高則都清楚杜厥等人絕不會善罷甘休,可以真定縣如今的兵力,根本不可能真的在戰爭中取勝。為此,子龍決定外出搬救兵。可是,真定縣乃是常山郡守的屬地,常山郡守尚且不肯派兵前來,何況是其他人呢。夏侯傑之所以不肯出手相救,自然是顧及袁紹、公孫瓚等三位諸侯。只要這三家諸侯有一家願意出兵,真定之圍便可迎刃而解。

  不管如何,子龍都決意突圍出城。突圍行動定在夜間,為了迷惑敵人,子龍故意將這個消息透露給了山賊。杜厥將重兵押在了西門,可事實上西門是由李全帶人與他們進行周旋。子龍與柳慎、輕衣、拾妹以及周懷忠一行五騎,順利從城牆東面突圍。

  天剛剛亮,子龍就按照計畫分別安排周懷忠前往冀州找冀州牧韓馥,柳慎護送輕衣前往幽州找公孫寶月,他自己則和拾妹同行。

  而此時的杜厥也因數龍等人的順利突圍而惱羞成怒,山賊們大舉攻城,官軍和義軍損失慘重。

武神趙子龍第19集劇情介紹

  刺殺失敗援兵難搬 子龍實施破襲之計

  山賊舉兵強攻,李全和高則帶著義軍和官軍奮力拼搏,總算暫時穩住了局勢。可是,他們的兵馬加起來不足五百,而山賊有著幾千兵力,懸殊之大,似乎已經預示了真定縣的失敗。高則和李全只能盡力守城,等著趙子龍等人的援兵。三天下來,山賊攻城十幾次,而且不分晝夜,連身強力壯的高則也禁不住身心俱疲。

  此時的子龍正帶著趙拾妹潛入虎牙山準備刺殺杜厥,沒想到,由於山賊有內應,他們的計畫早已曝光。子龍和拾妹遭受圍攻,幸好原本要和柳慎前往幽州的夏侯輕衣擔心子龍會有危險,讓柳慎帶著白馬到賊窩相助子龍二人。在白馬的幫助下,子龍和拾妹趁著混亂逃出了虎牙山,與柳慎會合。

  刺殺失敗,子龍只能將希望寄予援兵。可他卻又心知肚明,幽州和冀州根本不可能出手相助。為此,他和拾妹以及柳慎奮力尋找山賊的糧食據點,可惜一無所獲。而輕衣和周懷忠也如子龍所料,無法說服兩個諸侯派出援兵。

  公孫寶月生性豪爽,可他的父親公孫瓚卻是利益為先。寶月無法說服他,只好出了下下策,那就是帶著自己的一隊女兵跟著輕衣,一起跟資料等人會合。雖然寶月傾囊相助,可她帶來的援兵只有五十人,就算加上她和屏兒,還有子龍一行人,也只有五十七人。

  這樣的窘況讓大家都有點犯難,熟讀兵書的子龍決定使用破襲之計。所謂破襲,講究的就是快、准、狠,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在子龍的安排之下,柳慎和周懷忠直闖敵營,假裝要向縣城內射出箭書,又裝作落荒而逃,將箭書落在了那裡。箭書上落款是幽州太守公孫瓚,寫明會在兩日內集結兵力到真定縣幫忙。這個消息 的真實度雖然不高,但卻很快便讓山賊人心惶惶。這正是子龍要的效果,他已經通過炊煙的方向確定了山賊糧草庫的安置地,準備突襲糧草庫。

  當晚,子龍和柳慎帶著十名精銳騎兵,火燒糧草庫。輕衣和寶月則與其他人在敵營旁按兵不動,以糧草庫的火光為信號,殺山賊一個手足無措。

  真定縣的高則始終得不到子龍的消息,心中充滿了不安。李全則堅信子龍能夠解真定之圍,只是他們不知道,山賊方面已經找到了通往真定縣的地道,打算從地道直接攻入真定縣。

武神趙子龍第20集劇情介紹

  斬草除根子龍成名 心機高則陷害子龍

  趙子龍一行人夜襲糧草營,並一舉攻破了山賊內部,二寨主薑峰也死在子龍的槍下。可是,他們從剩餘的山賊口中得知杜厥一舉率領上千精兵從地道攻入了真定縣。此時的真定縣陷入了混亂之中,高則被山賊從後偷襲,受了重傷。李全帶人奮力迎戰,瘋狂的杜厥竟想血洗真定。幸好子龍等人及時趕到,浴血奮戰,才終於將杜厥斬殺,徹底絕了山賊的隱患。

  子龍因此被百姓奉為真定縣的大英雄,風光一時無兩。而高則心中一直潛藏的恨意也終於顯露。

  子龍在此次戰役中的表現出來的英勇無敵讓公孫寶月對他芳心暗許,寶月也看出了夏侯輕衣對子龍的特殊。愛恨分明的她私底下找輕衣談話,提醒已有婚約又受父親管束的輕衣不應與子龍有所發展。輕衣坦率表示她和子龍已經互許終身,寶月卻更理直氣壯地言明輕衣才是應該放手的人,並就此和輕衣宣戰。

  輕衣的煩惱遠不止強有力情敵寶月一個,她此前曾答應耿純,在幫助子龍打贏山賊之後,她就會跟耿純回家見父親夏侯傑。可輕衣和子龍相互之間已經是愛到深處難以分離,輕衣決定想辦法留在真定縣。還沒等輕衣想到辦法,她回到縣衙時就發現婢女石硯已經在收拾行李。

  輕衣剛開口質問石硯,氣焰囂張的耿純就出現在房門外,要求輕衣與他回常山,否則會對子龍不利。此時的子龍正在酒館內借酒澆愁,他剛和師叔李全大吵一架。李全執意要子龍迎娶李飛燕,不管他如何反對,李全都不肯讓步。這時,柳慎卻氣衝衝地來到酒館,質問子龍是不是已經被大英雄的讚譽沖昏了頭。子龍感到莫名其妙,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柳慎誤以為他橫刀奪愛,要與飛燕成婚。

  子龍解釋此事乃是李全執意為之,並非他自願。柳慎恍然大悟,突然間,他們聽見外面街道上傳來了飛燕的呼救聲。兩個人沖到街道上,才發現是醉醺醺的耿純借著酒意挾持了飛燕,他早在山賊攻城時就覬覦飛燕的美貌。子龍和柳慎出手教訓耿純,沒想到,子龍的義軍和耿純的官軍也起了衝突,其中一名官軍在混亂中突然倒地身亡。

  這個時候,高則策馬緩緩而來,稱義軍當街殺害官兵,理應處斬。同時,他還提出解散義軍。子龍認為賊患已除,解散義軍無可厚非。可是,他不能接受高則處斬涉事義軍的決定,便要求由他一力承擔責任。高則心中早已對子龍恨之入骨,他對此當然是求之不得,立刻便以秉公辦理的名義將子龍關入大牢。

  趙拾妹找到輕衣,將子龍的危險處境告訴了她。為了保證子龍的安全,輕衣執意與他一同入牢,同吃同住,以免有人在子龍的飯菜中動手腳。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