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分集劇情介紹(31-40集)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1集劇情介紹

  江山美人兩難抉擇 一語成讖貶妻為妾

  真定王劉揚坐擁十萬兵馬,其弟其兄各擁兵數萬,如今劉揚以聯姻為條件,才願意與劉秀結盟。劉秀不顧眾將士的勸誡,決定回絕真定王。可是,誰都知道,如果劉秀不答應劉揚的條件,說不定劉揚會在惱羞成怒之下倒戈于邯鄲王朗,十萬大軍立刻兵臨城下,他們此前的一切努力就都付諸流水了。

  此刻,陰麗華還在信都郡內,她一心醫治好自己的腿疾,等著哪一天可以再和劉秀征戰沙場。得到聯姻消息的尉遲駿趕到麗華的房中,連夜帶著麗華趕到昌城。劉秀手下的將領們仍在苦苦相勸,麗華將劉秀的堅決拒絕聽在耳中。劉秀不願辜負麗華,麗華也不希望他們之中有第三人,哪怕她生性豁達,即使她是一個顧全大局的人,但在愛情和婚姻面前,她仍然是一名女子,一名希望“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普通女子。

  事後,馮異私底下找了麗華,他居然持劍要殺了麗華。馮異的目的,當然是勸麗華以大局為重。他說,麗華這是在逼劉秀去死,逼他成為一個不仁不義的主公,辜負那些誓死追隨他的將領們。馮異不能明白麗華和劉秀之間的情深義重,麗華亦無法接受為了所謂的大局要犧牲她和劉秀的愛情。麗華很明白,如果劉秀娶了郭氏,他一定會負責到底,而郭氏作為名門之後,怎可能甘心為妾。當初韓姬曾指著麗華的鼻子說,總有一天她也會嘗到貶妻為妾的機會。麗華萬萬沒有想到,如今竟一語成讖。

  最終,麗華還是無法眼睜睜看著劉秀為了她放棄大好前程。她當著劉秀的面,讓將領傳話劉揚,稱劉秀會於明日動身,親往真定求親。麗華的決定讓眾人如釋重負,卻讓劉秀心痛不已,別人不明白,劉秀怎會不明白麗華的痛苦。他想帶著麗華回到南陽,去過他們夢想中的平凡生活。可是,麗華心意已決,對她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劉秀活著更重要。劉秀害怕麗華就此離開他,而麗華只是哭著告訴他,自己永遠是那個最愛他的麗華。

  聯姻已成定局,第二日,劉秀前往真定郡提親,卻發現手下人早已瞞著他答應真定王行娶妻之禮,而且真定王已經準備好了嫁娶所需之物,要劉秀當天便娶郭氏過門。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劉秀懷著沉重的心情與郭珊彤舉行了婚禮。當夜,他和衣而睡,心裡滿滿的都是麗華。

  麗華正與尉遲駿在趕路,休息時,尉遲駿熬了藥給她喝。這副藥的藥性猛烈,讓麗華吃了不少苦,原本,她一直堅持要治好腿疾,因為她相信劉秀需要她。現在,喝著這藥,她的心裡滿滿的都是苦澀和絕望。最後,一口鮮血自她口中噴湧而出。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2集劇情介紹

  帶兵北上落王朗陷阱 進兵回援何去何從

  劉秀與郭珊彤成親已有三日,郭珊彤帶著劉秀去看了當初劉秀留在馬車上的那些縑帛。這些年她一直好好保存,希望有朝一日見到劉秀,能還給他。劉秀這才想起郭珊彤是誰,可他沒有心情與郭珊彤敘舊,因為,看著那些縑帛,他就想到了陰麗華,當時他窮得連學費和飯費都沒有了,卻還是不忘買昂貴的縑帛,為麗華抄寫她喜愛的兵書。

  劉秀決定早些返回昌城,與邯鄲王朗決一死戰。可是,老謀深算的劉揚出爾反爾,藉口做劉秀的後盾,拒絕發兵。不過,儘管如此,至少劉揚公開表示歸附于劉秀麾下,不會與王朗同流合污。劉秀已經擁兵數萬,他有信心能夠打敗王朗的烏合之眾。

  回到昌城之後,劉秀又想起了麗華,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何去何從。

  與此同時,陰麗華已經跟隨尉遲駿來到了她的舅舅蔡少公的隱居之地。與蔡少公一起隱居的,還有嚴子陵。蔡少公醫術高超,雖然麗華的腿疾嚴重,但在他的醫治下,還是有了起色。而子陵總是與麗華鬥嘴,也算緩解了她憂鬱的情緒。

  幾日之後,尉遲駿突然行色匆匆來報,稱劉秀已經腹背受敵。原來,劉秀率兵北上,進攻柏人城,卑鄙的王朗一面派人迎戰,一面又讓人偷襲兵力空虛的信都郡。由於信都郡中望族馬寵與王朗一方苟合,先殺了信都郡的守城將士,大開信都城門。由此,信都郡不戰而敗。不僅如此,王朗還抓了信都郡中所有漢軍家眷,以此為要脅,要漢軍投降。

  劉秀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決定回援信都。他曾受過失去至親之痛,當然不願意讓誓死追隨他的將士們步他後塵。可是,大家都知道,如果劉秀此刻回信都,就是中了王朗的奸計。劉秀的重情重義反倒讓將領們視死如歸,他們先後表態,哪怕是放棄家人的性命,也絕不背叛劉秀。最後,劉秀派了任光、李忠二人帶領小隊回援信都,並傳令,如有救出漢軍家眷者,賞金千兩。

  麗華本想讓尉遲駿調動陰家在河北安插的影士營救漢軍家屬,尉遲駿卻告訴她,影士多為平民百姓或者走夫販卒,只能用來打探消息,並不能作行軍打仗之用。一時間,麗華哪怕心急如焚,也愛莫能助。

  此刻,劉秀在鄧禹的勸說下,派信使向真定王劉揚請援,可惜如他所料,見風使舵的劉揚甚至拒絕見信使。劉植偷偷回到昌城向郭珊彤求助,郭珊彤堅定地表示會說服劉揚出兵。雖然成親以來,劉秀一直讓郭珊彤獨守空房,但郭珊彤認定了他這個夫君,而且覺得他在危難之時還不求助自己,就是不想讓自己為難,這般情深義重,更堅定了郭珊彤為劉秀付出所有的決心。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3集劇情介紹

  傾其所有搭救劉秀 得妻暗助劉秀脫險

  任光、李忠回援信都的部隊在途中遭到王朗部隊的阻擊,如果他們再往前進,肯定抵擋不住王朗的抵抗。如今,劉秀是腹背受敵,他如果不能安然救出漢軍的家眷,不僅對不起眾將領,還會讓軍心散。無奈之下,劉秀派遣劉植去向真定王劉揚求救。

  如劉秀所料,見風使舵的劉揚根本無心支援他們,甚至連見都沒有見劉植。劉植只好到昌城找了郭珊彤,請她幫忙向劉揚求情。郭珊彤視劉秀為今生所依,立刻動身前往真定。劉揚佯裝軍機繁忙,不肯見她。郭珊彤有備而來,她早已經準備了一碗毒水,想用自己的性命來換劉秀的安全。

  劉揚怒斥郭珊彤沒有看清劉秀,把劉秀曾娶陰麗華一事說了出來,可郭珊彤仍執意要救劉秀,當著劉揚和母親郭氏的面喝下了毒水。為了安撫郭珊彤,劉揚只好答應派兵,可郭珊彤接受診治後,劉揚又私底下告訴郭氏,他並不打算送自己的將士去和王朗的人拼命,而且,劉揚認為,劉秀如果要破除這次危機,就只能放棄信都。

  郭氏問起劉揚的打算,才知道,原來劉揚是留了一手,要來個一箭雙雕。天下的局勢很清楚,王朗和劉林是掛羊頭賣狗肉,更始王朝的劉玄也只是說得好聽,其實江山都是劉秀打下來的。劉揚相信,劉秀會是應運而生的那個天子,而他的侄女郭珊彤就是未來的皇后。這次劉揚拒不出兵,就是要逼麗華出手,一旦她出手,陰家肯定損兵折將,這樣一來,日後,他們也可以不受陰家的牽制。

  就像老奸巨猾的劉揚預料的那樣,麗華雖然已經離開了劉秀,但心裡仍然掛念著他。為了搭救劉秀,麗華與嚴子陵制定了周密的營救計畫,強行動用了陰識安插在河北的影士。同時,麗華偽造劉秀的筆跡,托子陵給馬武送去了求救信。麗華知道,陰家的影士一旦出了手,就算不是死傷無數,也會暴露身份,從此,陰家在河北數十年建立起來的人脈就將毀於一旦。但她別無他法,她只能親手送這些相當於她親人的影士去送死。

  很快,陰家影士在尉遲駿的帶領下潛入信都營救家眷,沒想到孩子的哭鬧聲引來了巡邏的士兵,一場廝殺在信都圍城下展開。尉遲駿以一當十,卻還是身受重傷。其他的影士拼死保護家眷,死傷無數。關鍵時刻,馬武率人前來,協助尉遲駿救出了家眷。然而,看著這屍橫遍野的信都城,尉遲駿心如刀割。

  信都得救,劉秀的兵馬也攻下了柏人城,他再一次化險為夷。另外,上次倉促離開的吳漢帶著景丹、蓋延攜漁陽六千精銳鐵騎投奔劉秀,誓死追隨,永不再棄。消息傳到長安,劉玄派了謝躬假意與劉秀的軍隊會合,監視劉秀,坐收漁翁之利。劉秀見到了馬武,本想感謝他出手相助,卻發現原來是麗華以他的名義寫信給馬武求援。他這才知道,麗華並沒有真的離開他,一直都在暗中幫助他。

  陰家靠著五百影士在新野鑄成銅牆鐵壁,如今,這五百影士已不足一百人。陰識傳信讓尉遲駿帶著麗華和剩餘的影士回到新野,麗華決定在走之前去祭奠影士的英魂,而且執意孤身前往。

  當夜,在野外祭拜的麗華遭人擄走,等尉遲駿和嚴子陵等人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尉遲駿火速趕回新野通知陰家,陰興和鄧奉猜測是劉玄綁走了麗華,衝動地要去長安救她。冷靜的陰識組織了他們,並囑咐尉遲駿去長安打探消息。與此同時,麗華正在長安的長信殿內,綁走她的,確實是劉玄的人。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4集劇情介紹

  被困偏殿遭來嫉恨 處心積慮陷害不成

  陰麗華於夜間在野外祭拜幾百影士的英魂,卻被劉玄派人捉到了長安的長樂宮。嚴子陵和尉遲駿分別通知了漢軍大營的劉秀和新野的陰家,兩方面的人都猜測是劉玄所為,馮異認為只要劉秀擁兵在外,劉玄就不敢對麗華輕舉妄動,於是,劉秀決定要更快地拿下邯鄲。陰識則派了尉遲駿到長安打探消息,以免打草驚蛇。

  劉玄將麗華安置在長信殿的偏殿內,幾乎每天都去找她,對劉玄來說,麗華這裡是他唯一能安心說話的地方,因為他覺得,麗華知他懂他,不像其他人一樣,永遠都在奉承他,設計他。麗華至今不能原諒殺害了劉伯升的劉玄,劉玄得知了她的心思後,卻只是黯然地表示他是身不由己 ,希望麗華總有一天能明白和理解他的難處。

  每次看到麗華,劉玄就會想起已故的師父。他特地帶著麗華去了當年她的父母親墜崖的地方,他在那裡佈置了靈堂,專門祭奠二人。看著這處山崖,麗華又想起了父母墜崖時的情景,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她畢生難忘。夜間,劉玄陪著麗華回宮,卻無意被韓姬的人看到了。

  自從麗華住進來,劉玄就夜夜居住在長信殿,也不怎麼去看望懷孕的趙姬了。而且,他還每日傳召太醫為麗華醫治腿疾。韓姬很想知道偏殿裡住著什麼人,她威逼利誘從太醫口中得知劉玄在長信殿裡安置了一個有傷在身的美貌婦人。為了確認婦人的身份,趁著劉玄離開,韓姬利用自己的小兒子鯉兒明目張膽地闖進了長信殿,一看到是麗華,她就情緒激動地咒駡不斷。麗華並不怎麼理會她,最後,她拂袖離開,轉而去找了居住在長秋殿椒房的趙姬。

  韓姬有意在趙姬面前提起麗華進宮一事,還將此事抹黑成麗華趁機勾引劉玄。韓姬聞言立刻挺著大肚子去了長信殿,不過,趙姬並非去興師問罪,她興高采烈地與麗華敘舊,心疼麗華受的苦難。一旁的韓姬實在看不下去她們倆姐妹情深的模樣,當即破口大駡。結果,劉玄恰好回來,將她毫無教養的話一字不落地聽進了耳中。

  劉玄出聲制止韓姬,並嚴令她不得再在沒有宣召的情況下踏進長信殿,韓姬縱有不滿,也只能全部咽進了肚子裡。趙姬這邊,她主動向劉玄請罪,表示自己時思念麗華心切,才一時忘了禮數,擅自進入長信殿。劉玄沒有過多地責怪趙姬,還允許了她們二人互相陪伴。

  另一邊,尉遲駿打探完消息回到新野報告了陰識,陰識派陰興和琥珀前往長安營救麗華。本來應該回南陽郡保護鄧家家眷的鄧奉憂心麗華的安危,不顧陰興的反對,硬是要跟著他和琥珀一起去。陰興對他簡直無可奈何,只好應允。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5集劇情介紹

  後宮之爭爾虞我詐 拿下邯鄲偽漢朝滅

  陰興和鄧奉帶著琥珀來到了長安,正值午飯時分,陰興和鄧奉便去採買食物,留在馬車旁邊的琥珀恰好瞧見一名華服公子從一個小乞兒身上搜走了錢袋。琥珀誤以為華服男子欺負小乞兒,出手教訓了他,要把錢袋還給小乞兒。小乞兒卻撥開琥珀的手跑開了,華服男子向琥珀說明了緣由,表示是小乞兒偷走了他的錢袋。琥珀好心做壞事,只好把錢袋還給了男子。這時,陰興和鄧奉回來,以為是男子欺負琥珀。心虛的琥珀並未解釋,只是低頭離開了。

  事後,男子找到了琥珀的居住地,表示自己姓郭,稱是來長安做生意的商人。琥珀的俠義之心吸引了郭公子的注意力,他有意追求琥珀。恰好陰興來找琥珀,郭公子見琥珀稱呼陰興為公子,又自稱奴婢,猜出兩個人是主僕,提出用千金替琥珀贖身。琥珀是陰興心上之人,對他來說,琥珀是無價之寶,當然不可能賣給郭公子。琥珀也表明了對陰興的忠心,郭公子也不惱,笑意盎然地離開了。

  琥珀沒有把郭公子放在心上,她偽裝成宮女混進了長樂宮,在趙姬的幫助下見到了陰麗華。夜間,陰興和鄧奉冒充黃門侍從進了長信殿,不慎被韓姬的眼線發現。居心叵測的韓姬催促劉玄去長信殿捉拿與麗華私通的奸細,結果一無所獲,反倒挨了劉玄的罵。

  劉玄走後,陰興和鄧奉從暗處出來與麗華相聚。麗華並不打算與他們離開,只是希望他們在他日劉秀需要時,可以助他掃平亂世。

  另一邊,劉秀的軍隊圍攻钜鹿已有十日,可钜鹿主將王饒對王朗忠心耿耿,誓死不降。在馮異的建議下,劉秀決定繞過钜鹿,攜精銳部隊直攻邯鄲。邯鄲的守衛懼怕劉秀的強盛兵力,守城將領打開城門迎接他們,王霸和耿弇長驅直入,在大殿前射殺了王朗和劉林。自此,邯鄲偽漢朝宣告瓦解。

  消息傳到長安,劉玄當即封劉秀為蕭王,並宣他回朝,要另外派人負責管理邯鄲各地。他告訴麗華,他們夫妻很快就可以團聚了。可麗華心知肚明,劉玄終究還是小看了劉秀,劉秀是絕對不會再回到劉玄的勢力範圍之內的。

  原本一直困在朱鮪府中的丁柔,被麗華和趙姬一唱一和,以麗華需要值得信任的人照顧為由,從朱鮪府中換到了麗華身邊。這日,麗華帶著她一起去看望多日不見的趙姬,卻發現趙姬食欲不振,萎靡無力。麗華詢問一番,認為防人之心不可無,便拿走了趙姬的安胎藥,回到長信殿中親自熬煮。劉玄看到麗華親自熬藥,又見她欲言又止,便摒退左右,麗華順勢說出了趙姬的情況。劉玄當即宣召太醫檢查安胎藥,太醫表示藥物之中有一味藥的藥性極其陰寒,孕婦長久食用,恐怕會有滑胎之患。

  這很顯然是韓姬的陰謀,劉玄氣得要發落韓姬,麗華提醒他應當先掌握證據,不可貿然行動。之後,麗華又利益和威嚇雙管齊下,要從為趙姬熬藥的婢女翠兒口中問出背後主謀。可惜,她不知道,翠兒的家人都在韓姬的手裡,翠兒為了保護家人,只好撞牆自盡。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6集劇情介紹

  宮闈之鬥惹人心寒 李通決意休離伯姬

  劉玄冊封劉秀為蕭王,並急召他回宮,但劉秀以河北局勢為由拒絕了。劉玄大怒,立刻派了三位將軍前往任幽州牧和上谷漁陽兩地的太守。劉秀的幾位將領都力勸劉秀繼續征戰,收復河北,劉秀擔憂陰麗華的安危,有些猶豫不決。馮異適時地提醒劉秀,為了麗華的安全,更應該緊握兵權。於是,劉秀派了耿弇和馬漢前往幽州徵發突騎。

  很快,幽州最強突騎歸附于劉秀麾下。劉秀事先叮囑過耿弇和馬漢,如果遇到劉玄派來的將軍,要見機行事。所以,他們誅殺了那三位元將軍,得知消息的劉玄雷霆大怒,他還想繼續派人前往幽州,可令人發笑的是,朝堂之上,不管是一手遮天的趙萌,還是平日裡耀武揚威的王匡和張卯,都無人敢應聲。

  劉秀如今手握重兵,劉玄苦無對策,而後宮之中的韓姬則擔憂自己的兒子劉求何時能被立為太子。韓姬與張卯早已經狼狽為奸,二人聯手在趙姬的安胎藥中加藥,意圖加害趙姬的孩子,卻被麗華阻止。本來就對麗華恨之入骨的韓姬,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竟找了刺客扮成羽林軍在宮中刺殺麗華。

  麗華和趙姬正在花園中散步,麗華與刺客大打出手,混亂之中,趙姬摔倒在地。等劉玄趕來,和麗華一起打退刺客的時候,趙姬已經血流不止。結果,趙姬的命保住了,腹中的胎兒卻沒了。趙姬心痛難當,抱著劉玄痛哭流涕,她本是一個單純的姑娘,只希望能與深愛的男人有一個孩子,如今卻身不由己,捲入了這宮闈之爭。

  事情很明顯是韓姬所為,劉玄再也無法忍受,要治韓姬的罪為趙姬報仇。麗華提醒他,沒有證據在手,韓姬完全可以矢口否認。為了能保護好趙姬和麗華,劉玄撤換了宮防,讓趙姬之父趙萌手下的將領趙信負責宮中防衛。除此之外,他將韓姬的三兒子劉鯉交給了麗華。一來,他不希望劉鯉被韓姬影響,成為善妒又心狠手辣的人;二來,有劉鯉在麗華身邊,韓姬投鼠忌器,也不敢再對麗華輕舉妄動。麗華對劉鯉極為照顧,劉鯉性子溫和敦厚,與韓姬實在天差地別,他與麗華的相處如同親生母子間那般融洽。

  已經被嫉妒衝昏頭腦的韓姬又把目標放在了劉伯姬身上,她刻意約劉伯姬游湖,並直指麗華背著劉秀勾引劉玄。劉伯姬雖以嫁做人婦,骨子裡那股衝動卻始終沒有除去。她親自去看望了麗華,狀似無意地提起劉秀曾在家書中提起郭珊彤溫柔賢慧,麗華遠遠不及。同時,她還奉勸麗華另尋佳偶。麗華本就有傷在身,被她這麼一氣,一時急火攻心,吐血昏厥。

  劉玄龍顏大怒,拂袖就要斬劉伯姬的腦袋。聞訊而來的李通磕頭謝罪,願代劉伯姬以死謝罪。劉玄無意殺李通,但李通執意要護劉伯姬安全,他不斷地磕頭,希望劉玄成全他護妻之心。最後,麗華及時醒來,她請求劉玄放過李通夫妻,並將他們逐出長安。麗華的本意是保護他們不受劉玄監視,劉玄正在氣頭上,沒有多想,立刻下令讓李通鎮撫荊州,永不得踏入長安。

  劉伯姬不理解麗華的苦心,李通卻心知肚明。李通很快要前往荊州,他表示會將劉劉伯姬送去蔡陽,並主動寫了休書要放劉伯姬自由。事實上,李通一直尊重劉伯姬的想法,從未強迫她與自己圓房。劉伯姬曾要李通納妾,可李通表示他已娶得此生摯愛,永無納妾之意。回想著李通對自己好的一幕幕場景,劉伯姬的嘴角滿是笑意,尤其是這一次李通在劉玄面前願代她受死,讓她深受感動。可是,李通認為自己已經完成了對劉秀的承諾,想送劉伯姬離開。看著那一封墨蹟未乾的休書,劉伯姬的手忍不住顫抖。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7集劇情介紹

  兵力日漸強壯 稱帝指日可待

  劉伯姬撕毀了李通親筆寫下的休書,並提出和他一起前往荊州,同時,她表示願意成為李通真正的妻子。李通受寵若驚地輕撫劉伯姬的臉頰,兩個人相視而笑。

  日前,郭珊彤日夜兼程從真定趕到邯鄲找劉秀,表示要與眾將士同生死共進退。劉秀將她安頓在了府內,但極少與她見面。郭珊彤內有不安,可一直隱忍不發,直到她從婢女瓔珞口中得知陰麗華原本並不是媵妾,而是原配妻子,她才知道原來麗華對劉秀的意義。

  郭珊彤是堂堂郭家大小姐,生性嬌貴,怎麼可能容得下麗華這顆沙子。她找到哥哥趙況,要他幫自己打探麗華的一舉一動。趙況無可奈何地答應了她,而這個趙況,赫然是當日與琥珀結緣的趙公子。

  近日來,河北附近的博平、清陽兩地銅馬匪患橫行,百姓民不聊生。耿弇和馬漢已經出兵多次,仍然不能清除匪患。劉秀親自揮軍南下,利用堅壁自守之計,將銅馬軍逼入魏郡館陶。最後,銅馬軍聯合趕來增援的高湖,也沒能破了漢軍的圍攻,在蒲陽全部投降。經過整頓,劉秀手下的兵馬已有十萬,雖然他還為稱帝,但百姓和士兵都對他忠心耿耿,戲稱他為銅馬帝。

  劉秀封馬漢為大將軍、派兵兩萬;耿弇和王霸分別為偏將軍,各派兵八千,而馮異未得一官半職。事後,劉秀詢問馮異是否怪他,馮異卻言明瞭對他的理解。河北收復在即,劉秀還需要仰仗耿弇、馬漢等河北將領的協助,而且,丁柔還在劉玄的長樂宮中,馮異並不適合與更始王朝正面為敵。

  之後,劉秀又率兵出擊河內射犬郡的流民兵,他的兵力在逐漸壯大。長安的劉玄立刻派謝躬假裝與劉秀合作,傳令不惜一切代價除掉劉秀。如今朝中王匡張卯等綠林軍爭權奪利,劉玄坐實了傀儡皇帝之名。一直效忠于他的朱鮪主動請纓前往洛陽河內防線與舞陰王李軼坐鎮洛陽,劉玄知道他不想捲入爭鬥之中,便同意了他的請命。

  一直在邊境蠢蠢欲動的赤眉亂軍終於按捺不住,兵分兩路逼近長安。王匡率軍迎戰,但卻不敵,長安告急。劉秀怕麗華有危險,派了鄧禹率兵西征關中營救麗華。馬漢等人被派往與駐紮於洛陽河內防線的李軼和朱鮪周旋,劉秀自己則與朱佑帶人追擊尤來軍。可是,由於謝躬與尤來軍暗通曲款,劉秀的兵馬在順水北岸遭到了伏擊。最後,劉秀被逼得掉落懸崖,音訊全無。

  這對於劉玄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好消息,他居心叵測地把這個消息告訴了麗華,稱劉玄已經落水身亡。麗華當場花容失色,喃喃著不可能,不願意相信。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8集劇情介紹

  違心合歡留子嗣 氣數已盡生內亂

  陰麗華從劉玄的口中得知了劉秀墜崖的消息,劉玄魔怔一般大笑著告訴麗華劉秀已死,承受不住的麗華跌落在地,她不想聽,不願聽。夜間,麗華想起了劉秀拉著她跪在娘親樊氏面前,字字鏗鏘地言明此生非她不娶時的場景,他們曾許諾生死與共,可如今麗華卻無法陪在他身邊,無法陪在她的三哥身邊。

  墜崖的劉秀再次大難不死,掉入湖中撿回了一條命。馬漢在他失蹤時及時斬殺奸細,穩定軍心,劉秀對馬漢感激不已,稱讚其有大將之風。馬漢提醒劉秀,此次他遇險,軍中人心惶惶,理應早留子嗣,讓將士們安心。劉秀聞言若有所思,他來到郭珊彤的住處。

  他在郭珊彤的房門前看到了似乎早就等著他的郭氏,郭氏一語雙關地提醒劉秀應該好好愛護郭珊彤,並表示河北眾人都期待著他們有個孩子承歡膝下。劉秀明白郭氏的意思,他抱著對麗華的愧疚進入了郭珊彤的房間。郭珊彤滿心期待地看著他,他違心地抱住了她,與其合歡。

  此後一連幾天,劉秀都在郭珊彤的房內過夜,但他心裡只有麗華,連做夢也喊著麗華的名字。躺在他身側的郭珊彤聽著這一聲聲麗華,心如刀割。現在,她終於明白自己之所以可以嫁給劉秀,是因為她的舅舅劉揚需要利用劉秀,而非疼愛她這個外甥女。

  鄧禹的軍隊已經逼得赤眉軍撤離長安,但如今的長安已經遭受赤眉和漢軍兩面夾擊。劉秀和馮異親自到洛陽外坐鎮,與洛陽的李軼和朱鮪周旋。馮異暗中聯絡李軼,有意招降,李軼是個見風使舵的小人,已經在權衡利弊。不過,劉秀和馮異都覺得,像李軼這般反復無常的小人,留下也無用處。於是,馮異差人把他與李軼來往的密函送給了朱鮪。朱鮪擔心李軼兵變,連夜遣刺客將其殺害。

  麗華深知戰事無常,也擔心自己會護不住丁柔,便托鄧奉將她送到了洛陽外的漢軍大營中與馮異重聚。

  劉玄的更始王朝顯然氣數已盡,一直虎視眈眈的張卯發動內亂,直取長樂宮內的劉玄。混亂中,韓姬被士兵亂槍刺死,她一直求劉玄救她,可劉玄猶豫再三,還是選擇帶著趙姬離開,拋下了重傷的她。這一幕震撼了麗華,她終於深刻地意識到,當年那個身為太學之首且心懷天下的劉聖公已經不復存在。

  劉玄逃到了趙萌的兵馬所在的新豐,躲在趙萌家中。如今他身邊只留下了趙姬、麗華和三兒子劉鯉。劉玄急召王成丹、陳牧和王匡三方人馬到新豐救駕,預備殺回長安。然而,一向排除異己的趙萌瞞著劉玄,在王成丹、陳牧的兵馬進入新豐之時,就以謀逆罪殺害了成丹和陳牧,將他們的士兵都納入了自己麾下。晚了一步的王匡撿回一條命,他以為是劉玄下的命令,當即帶兵前往長安與張卯會合。

  另一方面,劉秀始終擔心麗華的安危,所以不肯輕易自立為王,以免激怒劉玄。他手下的將領已經勸了他很多次,他開始考慮先想辦法把麗華救出來。這個時候,邯鄲那邊卻傳來消息,郭珊彤懷孕了。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9集劇情介紹

  劉秀邯鄲正式稱帝 郭珊彤誕下皇子

  李松、趙萌的更始軍與王匡、張卯等人的綠林軍在長安城內激戰整整一月,最終,王匡、張卯等人不敵,率殘部與赤眉軍會合。劉玄雖然得以重新佔據長安,但他的更始王朝已是搖搖欲墜、大廈將傾。在長安內亂中,九成宮人被殺,百姓死傷無數,韓姬也死於非命,如今屍首已經不知去向。

  劉秀派人給陰麗華送了密信,希望她在赤眉軍攻打長安之前離開。可是,麗華重情重義,不願就此拋下趙姬和劉鯉。然而,洛陽朱鮪戰敗,河內失守,赤眉軍立十五歲放牛娃劉盆子為帝,如今的長安城已是孤城一座。而此刻,本該心系百姓的劉玄竟夜夜笙歌,昏庸盡顯。

  很快,赤眉軍去而複返,百萬大軍兵臨城下。漢軍已無人可用,趙萌勸劉玄向赤眉投降。劉玄知道,如果投降,將士們都不會死,只有他這個更始帝留不住性命。他失落地詢問麗華有何應對之策,麗華表希望他以百姓為重,聯合鄧禹的西征軍平定叛亂。

  劉秀遲遲不肯稱帝,麗華心知他是擔心自己的安危,於是,她回到太學,搜出了當年蔡少公道出“劉秀當為天子”此讖語的虎伏符,托劉秀的同窗疆華送到了劉秀的手中。

  西元二十五年,更始三年,劉秀正式在河北邯鄲稱帝,改號建武,正式公開與更始帝決裂。同年,郭珊彤誕下了一個皇子。劉秀心中不知是該欣喜于孩子的平安出世,還是愧疚於他最終還是負了麗華。最後,他敷衍性地給孩子取名劉強,連抱也沒有抱一下,便離開了。他深怕自己多抱這孩子一下,就多辜負麗華一點。

  陰家的陰識命陰興挑選三百勇士,扮成赤眉軍,趁亂救出麗華和趙姬等人。麗華力勸趙姬在陰興等人到達時與自己一起離開,但單純的趙姬放不下劉玄。劉玄整日借酒澆愁,他報復性地把郭珊彤產子一事告訴了麗華,在想起劉秀稱帝時又發了瘋一般要殺了麗華。麗華拔出他身上的膽照劍,揚言不介意與他同歸於盡。劉玄狂笑著要麗華殺了他,可麗華還是沒能下得了手。

  另一邊,馮異決定帶兵到洛陽與朱鮪決一死戰,丁柔也隨之前往。劉秀羡慕他們二人能生死與共,馮異在此時拿出了麗華臨走前留下的一封休書。劉秀這才知道,麗華早在離開時就想好了要與他一刀兩斷。丁柔也說出了一直深埋心裡的秘密,她在麗華夢囈之時,得知麗華曾小產一事。劉秀想起麗華當時的異樣,終於明白她到底背負了多少苦痛,他忍不住落下了男兒淚。

  長安已被圍數月,城內兵糧盡斷,滿朝文武跪求劉玄投降於赤眉。劉玄命人突圍求援,卻只換來趙萌一聲冷斥,要他自己御駕親征,並表示不會有人跟著他送死。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40集劇情介紹

  投降赤眉反遭殺害 大局已定民心所向

  鄧禹的西征軍正被赤眉軍圍攻,西線戰事陷入膠著,劉秀決定親自帶兵支援西線。這時,真定王劉揚前來覲見。劉秀以禮相待,劉揚卻開口就是要封賞,被劉秀駁回後,又直截了當地提醒劉秀早日冊立太子。劉秀以時日尚早為由婉拒,劉揚面色陰狠地離去。見此情景,劉秀擔心劉揚會伺機報復,改變了親援西線的決定,改由馬武前去。

  很快,赤眉軍殺進了長安城中。陰麗華和琥珀帶著趙姬和她為劉玄生下的皇子離開,也不忘帶上了劉鯉。趙姬不願就這麼丟下劉玄,力勸他跟自己歸隱山林。劉玄思慮再三,決定跟他們一起逃到高陵的嚴本那裡,尋找機會東山再起。趙家家將趙信帶著一隊士兵隨行護衛,然而,他們一行人逃到半途,就得知嚴本已經獻城投降。

  此時,已經歸附於赤眉軍的王匡和張卯也帶兵前來,揚言殺光劉玄的親眷。劉玄已經無路可退,幸好赤眉軍擁立的傀儡皇帝劉盆子之兄長劉恭及時趕來,勸說劉玄交出國璽,也留下了劉玄一條命。劉恭雖為劉盆子的哥哥,但為人深明大義,胸襟寬廣,他認為天下應當交給劉秀這樣的有識之人,這次也是受劉秀囑託來勸劉玄投降的。

  可是,劉秀寧願向赤眉流寇投降,也不肯臣服于劉秀。最後,他將傳國玉璽和高祖斬蛇劍一起交給了劉恭,托他向赤眉軍統帥樊崇請降。劉恭表示會盡力保住劉玄及其親眷的性命,但不久之後,他便快馬加鞭來到了劉玄等人的藏身之所,囑咐他們快快逃離此地。原來,樊崇出爾反爾,已經派了張卯帶兵前來,要將劉玄置於死地。

  劉玄本以為向赤眉這幫烏合之眾投降,他就還有翻身的機會,沒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忽略了一點,赤眉軍沒有劉秀的寬宏大量。事到如今,劉玄已經沒有了求生念頭,他囑託趙信和劉恭送麗華、趙姬以及兩個孩子一起離開,他自己留下來殿后。趙姬拼死不願,卻還是被帶走了。門前的劉玄縱使身手了得,也是雙拳難敵四手。不過,哪怕無數把紅纓槍穿過他的身體,他也是死死地守住那扇門,不讓他們向前一步。趙姬一直對劉玄真心實意,麗華與劉玄之間半真半假,互相利用又互相關心,這兩個人都是劉玄極為看重的。用自己的死換來她們的逃生,這是劉玄唯一能做的,也算是他對劉伯升的懺悔。

  事後,陰興也帶著陰家武士趕來與麗華會合。趙姬婉拒了麗華邀她去陰家的好意,在趙信的保護下,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她決定去劉玄的故鄉,把孩子帶大。而麗華跟著陰興回到了陰家,陰母一看見她便喜極而泣,母女倆許久未見,一時間傷感滿懷。

  得知麗華回家的消息,鄧奉前來看望她,也帶來了洛陽方面的消息。朱鮪死守洛陽,馮異久攻不下,目前兩軍正陷於膠著。與此同時,劉秀親自帶著岑彭到了洛陽軍營,希望勸降朱鮪。雖然朱鮪曾經計殺劉伯升,但是劉秀清楚地知道,為了天下大局,他必須放下個人情仇。在岑彭和馮異的接連勸說下,朱鮪打消了心中的疑慮,歸順于建武帝劉秀。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