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分集劇情介紹(21-30集)大結局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1集劇情介紹

  四面楚歌孤軍奮戰 劉玄陰謀拉攏陰家

  劉秀被劉玄封為破虜大將軍,各方人馬對他的不滿越來越深,都道他賣兄求榮。劉家人疏遠他,陰家人唾棄他,劉玄、朱鮪等人忌憚他又監視他,隨時準備著將他殺之而後快。陰麗華十分清楚劉秀處於什麼 樣的環境之中,她幫不了他,唯一能給的就是信任了。

  遠在父城的馮異帶著丁柔來宛城投靠劉秀,劉秀心知隔牆有耳,也明白自己現在不能給馮異什麼機會,便表示要舉薦他去新任大司徒劉賜那裡。馮異知道劉秀的顧慮,當即言明無須什麼高官厚祿,哪怕只在他手下做一個主簿也無礙。劉秀聞言,接收了馮異和丁柔,讓馮異做了大將軍府的主簿。

  自從劉伯升走後,麗華每日鬱鬱寡歡,她不哭也不鬧,就只是變得不愛說話了。她總覺得劉伯升還沒有走,還在他們的身邊。陰識看著這樣的她,不知該欣喜于她的成長,還是唏噓於她的悲傷。實在看不下去麗華的消沉,陰識帶她來到野外。劉家人正在為劉伯升出喪,領頭的劉家二叔、劉伯姬和朱佑。

  看到劉伯升的棺柩,麗華的眼淚終於奪眶而出。她奔到棺材旁邊,哭喊著要送劉伯升一程。原本就對麗華多有不滿的劉伯姬一把將她推開,指責她害死了劉伯升。看著出喪隊伍從自己身旁緩緩走過,麗華已是淚如雨注。她想起了第一次與劉伯升見面時的切磋;想起了她被識破身份後劉伯升對她的寬容和一如既往的賞識,他說,“英雄不問出處,又何來男女之分”;他甚至為了維護她,動手打了無理取鬧的妹妹劉伯姬……往事歷歷在目,麗華心如刀割。

  朱鮪等人為了試探劉秀,特地設宴招待他,李軼和張卯在宴會上對劉伯升百般侮辱,意在激怒劉秀。劉秀強忍內心的悲憤,遊刃有餘地應付著他們,最終躲過一劫。

  馮異找了合適的理由將劉秀府上的可疑人馬都遣散,只留下一些忠心耿耿的老僕,還吩咐下人不得私自闖進劉秀的內院。他是希望劉秀至少能在內院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不需要每時每刻都掩飾著自己的真心。馮異的信任讓劉秀感動不已,在現在這種特殊時期,還能有一個人願意站在他身後支持他,是他萬萬不敢奢想的。馮異勸說劉秀儘快迎娶麗華,借用陰家的實力以求自保。劉秀不願意將麗華和陰家牽扯進來,否決了馮異的建議。

  劉伯升死後,各方豪傑對劉玄多有不滿,王匡等人更是目無君王,劉玄根本管不住他們。韓姬又整日催促著劉玄將兩個人的孩子劉求冊封為太子,內憂外患,讓劉玄身心俱疲。此刻,陰家是他唯一能拉攏的物件。於是,他下旨封陰識為偏將軍。

  陰識面見劉玄婉拒冊封,劉玄卻問起麗華的近況,還誇獎麗華聰明伶俐,膽識過人。陰識隱隱感覺不對勁,果不其然,接下來,劉玄便說起當年蔡少公曾為麗華測算過命數,說麗華有母儀之相。這意思再明顯不過,陰識心中一凜,只能謹慎應對。

  回到家中之後,陰識想立刻安排麗華回新野,可麗華堅持要留在宛城和劉秀共進退,不管是基於對伯升的承諾,還是出於對劉秀的感情,她都不能就這麼離開,讓他一人孤軍奮戰。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2集劇情介紹

  雨中求親遭驅逐 情深二人終相守

  馮異從左丞相那裡得到消息,說是劉玄派馬武送了許多妝奩和布帛到陰家,明顯是有提親之意。馮異勸劉秀儘快向陰麗華求親,以免眼睜睜看著他深愛多年的女子成為他人的新娘。劉秀不願將麗華捲進他現在身處的火坑之中,可他又知道,以麗華剛烈的性子,若劉玄真的提親,那就只有玉石俱焚一個下場。

  劉秀再也無法忍耐了,他已經失去了他敬重的大哥,他不能再失去他深愛的麗華了。這夜,劉秀冒著滂沱大雨,到陰家門前向麗華求親,他沒有帶什麼厚重的彩禮,也無法向麗華許諾什麼榮華富貴,他能給的,只是他親手折的草鳶,和他的一片真心。

  陰識認為劉秀是為了利用麗華,擔心麗華會羊入虎口,他一口回絕了劉秀的求親。劉秀在陰家門前跪地不起,只求陰識能夠成全他和麗華。這麼多年來,陰識一直努力扮演好大哥的角色,希望能夠護麗華和陰興周全。現在,他當然更不可能讓麗華嫁給劉秀,身處險境。

  可是,麗華對劉秀情深意重,她就算不能保住他的性命,也要與他共赴黃泉。陰識無法改變麗華的決定,無可奈何地同意了二人的婚事。大雨之中,麗華和劉秀含淚相擁。

  這個消息很快傳到了宮中,劉玄雖然對麗華有意,也想拉攏陰家,但也念在與麗華的故人之誼,不願勉強她,只好隨他們去了。

  麗華和劉秀的婚禮籌備得很匆忙,不過,劉秀還是請了媒人,照足禮數迎娶她。陰識將琥珀給了她做貼身侍婢,喜歡琥珀的陰興有口難言,本想向陰識開口留人,卻又遭到琥珀的嚴詞拒絕。琥珀心知自己與陰興身份懸殊,從來不敢奢望與他能有什麼結果。

  陰母被陰識留在了新野,畢竟,宛城如龍潭虎穴,多一個人就多一份牽制。如今麗華大婚,母親不在,長兄入母,她理應向陰識道別。可是,出嫁當日,陰識拒絕見麗華,也沒有送她出行。

  劉秀到陰家迎娶麗華,鄧奉和陰興都依依不捨地警告他要好好珍惜麗華。這個時候,離家多年的鄧禹也回來了。看見自己自小立志要娶為妻子的姑娘嫁作他人婦,鄧禹一時愣在當場。

  前往劉家的路上,劉秀和麗華聽到了許多風言風語。劉秀之母樊氏亡故,兄長又屍骨未寒,他理應守孝三年,卻在孝期內違反喪制娶妻,自然遭人唾駡。當晚,劉玄又親自帶人到劉秀府上,冊封劉秀為破虜大將軍武信候。言語間,他直指劉秀是為不孝不義之人,幸好麗華及時進言,才躲過了劉玄接下來的問罪之舉。

  為了救麗華,劉秀不得不把她牽扯進自己與劉玄的戰鬥之中,他心中的傷痛,只有麗華能明。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3集劇情介紹

  門第之別阻真情 新莽滅漢擁天下

  自從劉秀和陰麗華成了親,劉玄隔三差五就召他入宮。麗華在將軍府的日子也不好過,雖然她與劉秀真心相愛,但劉伯姬的眼裡卻始終容不得她。這天,麗華照常等著劉秀回府,恰巧劉伯姬在外面聽了 別人對劉秀的數落,氣衝衝地回來。麗華誤以為劉伯姬受了什麼委屈,忙攔住她出生詢問。劉伯姬一見到麗華就來氣,再次對她出言不遜。

  劉伯姬完全不把麗華當成嫂子,甚至揚言要替劉伯升報仇。麗華擔心劉伯姬的口無遮攔會讓劉秀再度陷入險境,嚴厲地訓斥了她,警告她注意分寸。劉伯姬氣得扭頭就走,在河邊遇上了李通。李通一直對陰家心懷愧疚,畢竟是李軼給了劉伯升最後一劍。他出言寬慰劉伯姬,劉伯姬表面上十分感謝他,心裡想的卻是要利用他接近李軼,給劉伯升報仇。

  不知不覺,麗華嫁入劉家已經一月有餘。琥珀跟著麗華入了劉家,陰興一直沒有機會見到她,心裡滿滿的都是對她的思念。鄧奉看出陰興對琥珀的情意,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他認為琥珀對陰興肯定也有特殊感情,絕不像她自己說的那般,只把陰興當成公子。

  陰興本以為自己只是一廂情願,聽鄧奉這麼一講,立刻重燃希望。趁著鄧奉到劉家給麗華傳遞長安方面的消息,陰興托鄧奉幫他約琥珀於酉時到城外河邊與他見面。琥珀並不想逾越自己的本分,但她擔心以陰興的性子,等不到她,不知會做出什麼傻事。思前想後,琥珀還是去了河邊,適逢大雨,陰興正在雨中高呼她的名字。

  雖然琥珀仍然堅持她對陰興沒有非分之想,但陰興是鐵了心要她面對自己的真心。所以,陰興拉著琥珀去爬山,兩個人到達山頂時,雨已經聽了,天空滿是繁星,異常美麗。陰興就是想用這滿天繁星告訴琥珀,只有經歷風雨,天空才能更澄澈,只有不畏艱難險阻,才能收穫美景,就如同他們的感情,迎難而上,才有可能廝守終身。琥珀終究還是被陰興的真心打動,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

  欣喜若狂的陰興不慎崴了腳,摔得滿臉泥水,顯得很滑稽。琥珀哭笑不得扶著他回陰府,沒想到卻遇上了陰識。陰識命令琥珀立刻回劉家,琥珀只能應聲離去。陰興大膽地跟兄長提出要迎娶琥珀,被陰識一口駁回。在這個年代,門第之別註定是陰興和琥珀之間最大的障礙。

  新莽大軍在昆陽一戰中潰敗,新莽敗局已定。更始元年九月,王莽在戰亂中死去,新朝覆滅,天下群雄四起,時局似乎更為混亂。由於長安未央宮在戰亂中遭大火焚毀,劉玄決定遷都洛陽。

  劉秀在喪期內娶妻,劉玄又封他為武信候,已經坐實了他賣兄求榮、苟且偷生之名。如今的劉秀無兵無權,更無人心,劉玄對他的戒心在慢慢地消除。不過,多疑的劉玄仍然不能完全地信任劉秀。他特地召見劉秀,讓劉秀前往洛陽監督修葺宮殿一事,卻又不讓劉秀帶上麗華,分明是還在猜忌劉秀,想用麗華來牽制他。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4集劇情介紹

  韜光養晦密謀離洛陽 殺機猶存處心積慮試探

  劉秀被劉玄派往洛陽督促修建宮殿一事,陰麗華卻被留了下來,表面上是箭傷未愈,不宜奔波,實際上卻是被當作人質。劉秀和馮異剛剛上路沒多久,就遇見王霸和另外三名好漢。原來王霸和馮異一直有書信來往,這次是特地帶著三個弟兄來投奔劉秀的。

  轉眼間,劉秀到洛陽已有一月。這日,劉玄突然微服來訪,要與麗華來個促膝長談。原來,這日是麗華母親衛悅的生辰。麗華心知劉玄來訪絕不僅僅是為了與她敘舊,果不其然,劉玄隨後便提起讓麗華幫忙說服陰家和鄧家臣服於他。麗華進退有據,委婉地拒絕了他。

  此前,麗華執意嫁給劉秀,陰識表示了強烈的反對,甚至連她大婚時,也不願見她。事實上,陰識只是表面上反對,想讓劉玄認為他並不站在劉秀那邊。劉玄何等狡猾,早已看出陰識的心思。他在麗華面前對劉秀和陰識諸多侮辱,麗華始終堅持劉秀並非會辜負她真心之人,與劉玄針鋒相對,險些激怒劉玄。不過,劉玄最終還是沒有殺麗華,只是表示他不會殺師父的女兒,隨即拂袖而去。

  劉玄的到來讓麗華心生煩躁,她知道,劉玄對劉秀的殺機猶存,不可輕視。她回到娘家找大哥陰識,卻得知劉秀在洛陽不僅修繕宮殿、恢復漢制,還整頓吏制,安撫了百姓,得到了洛陽百姓的交口稱讚。

  很快,漢軍入主洛陽,麗華和丁柔乘坐馬車遷往洛陽。途中,她們遇到了一名粉衫姑娘,似乎正在躲避家中的逼婚。雖然麗華和丁柔有意幫助姑娘逃脫追捕,但姑娘最後還是不忍連累她們二人,主動跟追捕她的官兵回去了。到洛陽與劉秀團聚之後,麗華說起劉玄私訪將軍府一事,認為應當早日遠離洛陽。劉秀也正有此意,他已經與馮異在商議逃脫劉玄控制一事。

  安頓下來之後,麗華和劉秀最先做的事,就是幫丁柔和馮異舉行婚禮。他們二人經歷諸多磨難,終於順利牽手。

  而劉玄入主洛陽後並廣招後宮,第一個娶的便是洛陽望族趙萌之女。他甚至將韓姬和趙姬一起封為夫人,讓韓姬的皇后之夢徹底破碎。原本,麗華是不想捲入劉玄的家務事的,不過,她卻發現,趙姬就是她和丁柔當日幫助過的那名粉衫女子。趙姬感激麗華和丁柔的相助,但也沒有讓劉玄知道她層逃婚一事,麗華和丁柔默契地為她隱瞞。

  如今新莽已除,天下未定,局勢最為動盪的莫過於河北。劉玄已經派出多名部下去河北安撫各方勢力,卻始終不見成效。劉秀和馮異將目標鎖定在了河北,他們分別從馬武和大司徒劉賜入手,讓他們引薦文韜武略、擅長安撫的劉秀前往河北。另外,馮異私底下拜託麗華從趙姬處入手,因為趙姬現在最得劉玄寵愛,如若有她出言相勸,劉秀被派往河北的機會將大大增加。

  除了動用這層關係,當然也需要一點錢財打通關節,可劉秀一向兩袖清風,根本沒有什麼積蓄。麗華將自己的嫁妝全部拿了出來,讓琥珀拿去變賣。琥珀本想勸她向陰家求助,但麗華堅持不能給陰家添麻煩,琥珀也只好瞞著她去找了陰興和陰識。兄弟二人都明白麗華的倔強,所以只是出錢買下那些珠寶首飾,並未告知麗華真相……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5集劇情介紹

  得任命河北招撫 新婚夫婦再分離

  當年在小長安聚和陰麗華失散了的許胭脂,自被官兵侮辱後便輾轉流落到了洛陽的戲班子裡。她每日苟且偷生,忍受著眾人的輕慢和羞辱。好不容易,她發現了麗華的所在。可她還沒機會與麗華相見,就又被心懷不軌的人綁到了暗處,再次遭受了侮辱。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只能再次眼睜睜地看著麗華的馬車從她眼前離去。

  此刻,麗華正拿著自己的家傳夜明珠前往宮中找趙姬。途中,她遇到了刻意刁難她的韓姬。面對咄咄逼人的韓姬,麗華顯得不卑不亢。隨後,麗華來到了趙姬的宮中,將夜明珠贈予她,並旁敲側擊地提起劉秀正想去河北招撫。趙姬心思澄澈,十分羡慕麗華和劉秀之間深厚的感情,她答應麗華,一定幫劉秀得到去河北的機會。

  在趙姬的暗中相助下,劉玄終於下旨派遣劉秀前往河北。可是,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因為,劉玄沒有給劉秀一兵一卒,只是把馮異的父親和妻子都扣押在洛陽,要脅馮異作為內應,跟在劉秀的身邊。劉玄打的如意算盤,就是讓劉秀在一群豺狼虎豹之中,無法脫身。

  劉秀知道此行兇險,決定把麗華送回陰家,由陰家來保護她。他的維護和著想卻像是狠狠地打了麗華一個巴掌,他們曾說過生死與共,決不放手,如今劉秀卻要一人赴險,這讓麗華難以接受。她傷心欲絕地質問劉秀,是否從一開始就知道會有這一天,是否從來沒有打算兌現給她一個像樣的家這個承諾。為了麗華的安危,劉秀只能狠心地點了頭。

  麗華將劉秀趕出房門,獨自一人在房中以淚洗面。她忍不住想起了劉秀跋山涉水送她回陰家的那一幕。門外的劉秀心知麗華的想法,他告訴麗華,現在的情形十分複雜,與他們舂陵起義時不一樣,那時候,大哥在,她也在,他志在必得;跟昆陽一戰時更不一樣,那時候麗華還沒有嫁給他,他哪怕戰死沙場,也會有另一個人來照顧她。

  聽完劉秀的肺腑之言,麗華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她打開房門,為自己的衝動向劉秀道歉。劉秀心疼地抱住她,他很自責,他在沒有能力許給麗華一個幸福未來的情況下,就娶了她。

  這時,劉伯姬冒著大雨從外面跑了回來,直指麗華是害死劉伯升的元兇。原來,麗華到李府找李通時,卻遇到了李軼。李軼竟然卑鄙無恥地誣陷麗華是為了給劉秀掃平道路,才與韓姬和劉玄合謀,殺害了劉伯升。這番無稽之談竟然也博得了劉伯姬的信任,她不聽麗華的解釋,口不擇言稱劉秀娶麗華回來只是為了保命。麗華憤而離去,這倒也歪打正著,遂了劉秀想送麗華回家的心願。

  劉秀開始著手準備前往河北的事宜,他派了馬車要送劉伯姬回老家,沒想到劉伯姬執意要為劉伯升報仇,竟半路跳下馬車,回了李家。這一回,她就聽到了令她震驚的消息,李軼竟打算在劉秀渡河之前殺之滅口。心慌意亂的劉伯姬不慎被李軼發現,李軼對劉伯姬垂涎已久,趁著這個機會,竟想糟蹋她的清白。

  劉伯姬拼命呼救,引來了李通砸門,李軼見狀,只好跳窗逃跑。李通將受了驚嚇的劉伯姬送回了劉府,劉秀看著在床沿瑟瑟發抖的劉伯姬,心裡生出一個想法。他在門口處叫住了李通,提出將劉伯姬許配給他。雖然劉伯姬任性妄為,但是在李通看來,她努力保護兄長,努力生活,已經是難能可貴的姑娘了。而李通作為兄長,與其弟李軼有天壤之別,劉秀只希望,能在這如龍潭虎穴的洛陽裡,為劉伯姬尋得一個安身立命之所。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6集劇情介紹

  同生共死奔赴河北 逃兵偷馬捉襟見肘

  劉秀和李通的對話被劉伯姬一字不落地聽了去,她委屈地告訴劉秀,她不想嫁。劉秀又何嘗想把最疼愛的妹妹嫁人,可他十分清楚,此去河北,是孤注一擲,是九死一生。他希望,劉家至少能有一個人,能在清明節給家人上墳。這視死如歸的話撼動了劉伯姬,她終於點頭答應嫁給李通,但她請求劉秀,一定要活著回來。

  此時,陰麗華與馮異在河邊相見。馮異勸說麗華不要讓劉秀擔心,回到陰家的庇護之下。可麗華又怎是貪生怕死之輩,她思慮再三,還是決定要隨劉秀同行。這時,趙姬家將趙信帶人前來,表示趙姬請麗華前去敘話。麗華隨之前往,臨行前囑咐馮異催促劉秀啟程。

  馮異回到劉府,按麗華的吩咐告訴劉秀,她已經同意回娘家,並催劉秀儘快離開洛陽。劉秀先去找了朱佑,請他幫忙將湖陽的舅舅樊宏請來,為劉伯姬主持婚禮。朱佑本不允,認為李通是仇人大哥。劉秀痛陳利害,才說動了朱佑,隨後,劉秀又進宮請劉玄賜婚,劉玄欣然應允,卻又婉轉地讓劉秀知道,麗華已經被他困在了宮中。

  此時,麗華正在趙姬的宮中焦急等候,等來的卻是和她一樣被押進宮的丁柔。據悉,馮異遠在父城的家眷也被關進了宮中。麗華已經暗中通知了陰家,很快,陰識派了琥珀前來。趙姬羡慕麗華和劉秀夫妻情深,也暗中幫助麗華逃脫。獲得陰興和鄧奉接應的麗華,重新化名陰戟,渡河追上了劉秀的人馬。劉玄派了李軼追趕麗華,可由於此前趙姬幫忙拖延了時間,李軼只能眼睜睜看著麗華過了河。

  劉秀等人日夜兼程,來到了邯鄲,邯鄲太守接待了他們。在來邯鄲的路上,他們看見了許多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孩子在沿街乞討。可邯鄲太守的家中卻是連一個女婢都穿金戴銀,心直口快的麗華忍不住出言教訓太守,一下子就把太守給得罪了。

  這時,河北望族耿純倉皇前來,求救于邯鄲太守。耿純攜家眷途徑欽口山,他身懷六甲的妻子被山賊擄走,對方開口三天之內要萬金,否則就殺人滅口。耿純希望邯鄲太守出兵相助,可邯鄲太守忌憚山賊人多勢眾,不敢答應,還把這個責任推到了劉秀的身上。

  劉秀此行只帶了馮異、王霸等幾個將領,人手不足,但他還是以救人為先,接下了這個兇險的任務。由於邯鄲太守不借一兵一卒,劉秀等人只好公開招兵。可是,眾人一聽說是去欽口山剿匪,紛紛怕了,最後,王霸等人只好東拼西湊,用錢財招募了一幫奔命兵。

  奔命兵都奔錢財而來,難以管教,但由於時間緊迫,劉秀還是只能帶著他們前往欽口山。奔命兵之中,有一個滿臉絡腮胡的男子,人稱馬老大,劉秀和麗華在買馬時曾與他有一面之緣。劉秀覺得此人有大將之風,對他格外注意。

  由於山賊人數眾多,劉秀等人在剿匪時採用了引蛇出洞之計,在樹林中圍攻了他們。這時,馬老大卻發現賊寇首領竟然是他做馬販之時認識的兄弟蓋延。這一戰,劉秀不費一兵一卒,就收服了蓋延及其手下的大部分弟兄,也成功救回了耿純的妻子。

  不過,劉秀手下的軍隊,人心仍然不齊,奔命兵中自稱精通五行之術的算命先生王朗,竟帶人打劫蓋延弟兄的村莊,還自恃是士兵,與蓋延等流寇有所不同。劉秀震怒,命人將王朗杖責二十。懷恨在心的王朗當晚就慫恿那些奔命兵逃跑,還偷走了二十多匹馬。那些馬,是麗華用陰識給她的金子買回來的,可以說是他們現在全部的家當。麗華痛心不已,劉秀也只能安撫麗華莫為眼前所困。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7集劇情介紹

  拒鑿黃河招嫉恨 邯鄲通緝懸萬金

  繼王朗等三十幾個逃兵偷馬離開後,劉秀看好的那位馬老大,又帶著蓋延等人離開了。不過這次,卻是劉秀親自送他離開的。原來,馬老大,就是當年劉秀返鄉時遇到的那名土匪頭子吳漢。吳漢在漁陽彭太守手下擔任大將軍,受彭公之命來邯鄲打探消息。加上近日匈奴進犯,彭公急召吳漢回漁陽抵禦外敵,吳漢不得已,才想帶著蓋延的人馬回去。

  劉秀深深明白抵禦外敵才是當務之急,他沒有強求吳漢和蓋延,反而爽快地送走了他們。吳漢感恩劉秀的大義,許諾來日定找機會投他門下。

  吳漢這一走,劉秀手下的兵馬可以說是快走光了。現在的他們,無兵無權無錢,就連一百名士兵都招募不到。可劉秀卻顯得胸有成竹,麗華則心煩意亂,劉秀並未對她詳說,只是告訴她,他自有辦法解決。

  已經稱病回新野隱居的陰識收到了麗華的家書,得知河北的人心惶惶,和他們的危險處境。恰好同樣稱病隱居的鄧禹來看望他,他提醒鄧禹,是時候好好想一想何去何從了。鄧禹思慮再三,終於決定到河北助劉秀和麗華一臂之力。雖然他心系麗華,但他並不想因為這樣,就坐看麗華和劉秀在險境中掙扎。

  與此同時,宮內的劉玄得到了關於劉秀的消息。行大司馬之事的大將軍劉秀,在邯鄲以剿匪名義招兵買馬,而且清理冤案,頗得人心。朱鮪和李軼在劉玄面前危言聳聽,使劉玄決定動用原先就已經被安插在劉秀身邊的馮異。李軼奉命削了馮老先生的一縷髮絲,還想剁了他的手指,藉以威脅馮異。丁柔不忍見年老的馮老先生忍受這種折磨,竟把心一橫,代替馮老先生受此一劫。

  遠在邯鄲的馮異收到了劉玄派人送來的髮絲和手指,傳信的小廝告訴他,劉玄要他挑起劉秀的反意,好讓朝廷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問罪于劉秀。馮異心如刀割,思慮再三還是跟劉秀提起了起兵一事。可劉秀卻嚴厲地否決了他的提議,並要他不可再提。

  邯鄲附近的人心已然安定,劉秀正打算繼續北上招撫,這時,趙王劉元之子劉林前來找他,還提出要跟他一起鑿開黃河堤岸,直取赤眉百萬大軍。這樣一來,黃河下游的百姓將會被洪水盡數淹沒,可這劉林竟理直氣壯稱是以大局為重。他的一句“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氣煞了劉秀,門外的麗華和王霸等人也闖進門來,要他立刻離開。

  據悉,這劉林睚眥必報,心胸狹窄,麗華十分擔心他不會輕易甘休。果不其然,劉秀不同意與他合作,他就自己帶著人要去鑿河。劉秀帶著不足二十人的人馬攔住了他,以朝廷使節的身份施壓,加上麗華拔劍伺候,才將心懷叵測的劉林打退。可如此一來,邯鄲,就沒有劉秀等人的立足之地了。

  在馮異的建議下,他們一行人繼續北上,到了荊州。可不久之後,邯鄲方面就傳來消息,先前那個偷馬的算命先生王朗與劉林勾結,打著漢成帝之子劉子輿的名號在邯鄲稱帝。而劉秀,此前得罪了王朗和劉林,自然立刻成了他們的標靶。現在,邯鄲已經遍佈通緝劉秀的檄文,且懸賞萬金。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8集劇情介紹

  薊州逃亡險喪命 人困馬乏無明路

  劉林勾結王朗,冒充漢成帝之子劉子輿在邯鄲稱帝,從血統來看,劉子輿要比劉玄和劉秀的旁系分支更為正統。王朗還下發了通緝劉秀的檄文,懸賞萬金要劉秀的人頭。這下子,各諸侯勢力紛紛倒戈相向,劉秀這個大司馬,已然是危在旦夕。這個時候,上谷太守耿況之子耿弇前來投奔於他,並勸他繼續北上,最好是能到達漁陽和上穀。劉秀手下的王霸等人擔心會受制於人,紛紛勸說劉秀三思而後行。劉秀詢問馮異的意見,馮異竟一反常態,提出可以南下,逃回洛陽。

  他們好不容易脫離了劉玄的掌控,這洛陽是萬萬回不得的。如果北上,又極有可能受漁陽和上谷兩地太守的掌控。劉秀最後決定繼續待在薊州,靜觀其變。耿弇比劉秀更瞭解河北的各方勢力,他認為,他們最會的就是見風使舵。因此,耿弇決定回上穀請他的父親耿況出兵,助劉秀一臂之力。

  如耿弇所料在,他走後不久,薊州太守劉接便帶人來捉拿劉秀。劉秀趁其不備一劍封喉,其他人也跟著劉秀突出重圍。他們一行人行至薊州城門處,就遭到了追殺,混戰中,馮異險遭敵手,劉秀捨命相護。最後,陰麗華帶著劉秀,和馮異一起逃出了城。

  可是,劉秀傷勢頗重,體力不支倒在了茫茫雪地中。劉秀擔心自己命不久矣,囑託馮異幫他把麗華送回新野,並表示他可以將自己的頭顱割下,交給劉玄,救回他的家人。原來,劉秀早知馮異受制于劉玄,可他還是在生死關頭捨命相救馮異,只因為馮異在他最落魄的時候,支持著他。

  馮異的心中溢滿了愧疚,他像下了決心一般策馬離去。躺在麗華懷裡的劉旭,又看見了那片莊稼地,看見了他的大哥、二哥和二姐。等馮異帶著王霸等人回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已經快淹沒在風雪中的劉秀和麗華。所幸,劉秀尚存一息,馮異給他上了藥,出聲鼓勵他不要放棄希望。

  王霸等人找了輛馬車,準備將劉秀送往就醫。此時,馮異提出離開,他打算回洛陽與他的家人生死與共。麗華以她的性命擔保,會拜託大哥陰識設法營救馮家人,劉秀和其他兄弟也希望馮異能留下來。在眾人的勸說下,馮異最終決定繼續跟隨劉秀。

  這之後,劉秀一行人開始了逃亡,一路下來,傳舍無法去,城邑也無法進駐,到了饒陽城前,他們也怕自投羅網。最後,他們只好找了饒陽城外的一處無萎亭落腳。他們已經斷糧兩日,人困馬乏,這無萎亭又真的亭如其名,連根草都沒有。馮異憑藉安撫旱災百姓的經驗,帶著王霸和姚期挖掘附近的鼠洞,可惜只找到為數不多的穀子。

  馮異拿這些穀子煮了唯一的一碗粥,並打算殺了馬匹來充饑,由於馬肉火旺,劉秀和麗華都吃不得,馮異將粥給了他們二人。

  與此同時,遠在洛陽的劉伯姬和李通已經接受了劉玄的賜婚,完成了他們的婚禮。身著大紅嫁衣的劉伯姬滿心不甘,她甚至手持簪子用自己的性命威脅李通。李通尊重她的想法,並未強迫於她,只是自己坐在一旁與她保持距離。倒是劉伯姬自己,忍不住失聲痛哭。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9集劇情介紹

  不遠千里徒步投奔 劉秀隊伍日漸壯大

  劉秀等人駐紮在饒陽城外的無萎亭,夜間,不遠千里從新野徒步而來的鄧禹終於追上了他們。原本極重儀貌的鄧禹現在變得衣衫襤褸,蓬頭垢面,陰麗華替他包紮了破損的雙手,一直照顧他到天明。恢復了體力的鄧禹看著變得憔悴不堪的麗華,心中滿是心疼。

  他詢問麗華是否曾有一刻後悔過嫁給劉秀,來過這般食不果腹的日子。麗華堅定地表示從來沒有,莫說她本身就立志救國救民,光是這幾年來與劉秀的生死與共也讓她義無反顧,九死無悔了。麗華的堅決感染了鄧禹,他鄭重地向劉秀表明了追隨之意,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此時的宛城內,朱佑正找李通商量如何助劉秀一臂之力。劉玄近日來正忙著遷都長安,根本無暇顧及劉秀這個更始使節的性命。何況,他本來就是想借他人之手來致劉秀於死地。馬武等好漢已經上書多次,都被劉玄一一駁回。朱佑唯有找到李通幫忙,恰巧聽見二人談話的劉伯姬終於明白劉秀當時為什麼要將她託付給李通。在李通的解釋下,朱佑也恍然大悟,原來劉秀從未背叛過劉伯升和舂陵軍,他只是忍辱負重,為大家謀得一線生機,為復仇做好充分的準備。李通建議在劉玄遷都長安之時,再相助劉秀,以免現在貿貿然行動,沒救到人,反而還犧牲更多的人。

  劉秀一行人已經多日沒有進食,全部都餓得前胸貼後背。為了補充體力,劉秀大著膽子,冒充邯鄲使節,帶著眾人大搖大擺地進了饒陽城內的驛站。饒陽城的驛丞接待了他們,還獻上了美酒佳餚。眾人狼吞虎嚥的模樣引起了驛丞的懷疑,他謊稱邯鄲將軍來了,以此作為試探。劉秀鎮定自若地回應,打消了驛丞的疑心。酒足飯飽之後,馮異又打包了一些乾糧,眾人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可是,還沒等他們離開饒陽,就已經被發現了。眼見官兵追來,城門又即將關閉,打頭陣的麗華心急如焚。關鍵時刻,一名神秘壯士將守城士兵打翻在地,助麗華等人成功突圍,但他自己卻很快又消失了。

  逃出饒陽城的眾人逃往滹沱河,也許是上天眷顧,雖然沒有船隻可以過河,但滹沱河河面因風雪過大而結起了冰。劉秀等人行至河中央時,追兵也追了上來。紛至遝來的馬蹄聲使得半山處得冰錐掉落下來,使滹沱河一分為二。麗華毅然決然地將劉秀推開,自己持槍與追兵展開打鬥。礙於身旁將士的阻攔,劉秀無法趕到麗華的身邊,只能看著她孤軍奮戰。

  身手了得的麗華暫時擊退追兵,施展輕功要躍過河面,卻不慎被弓箭手擊中了腳踝處,跌進了河中。這下子,劉秀無法什麼都不做了,他不顧自己尚且體虛,入河救起了麗華。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0集劇情介紹

  絕境逢生局勢逆轉 聯盟無奈成聯姻

  逃離滹沱河後,劉秀一行人繼續在雪地中前行,卻遇到了一名衣袂飄飄的白髮老者。老者在高處俯視他們,指引他們往信都郡而去。眾人皆覺得這是仙人指路,加緊腳步趕到了信都郡,發現守城將軍是舂陵舊部任光。信都郡仍在堅守,拒絕受降于王朗和劉林的偽漢朝。

  任光將劉秀一行人迎進了城中,並給麗華找了最出名的程馭大夫。麗華的腳傷很嚴重,而更讓她難過的是,原來她曾經有過身孕,卻在墜入滹沱河時小產了。當時她有出血現象,卻沒有放在心上。為了不讓劉秀難受,麗華拜託大夫替她保密。大夫欣然應允,並囑咐麗華要好好調養身子,尤其是她的腳傷,不可以輕視。

  除了信都郡之外,還有和戎也在誓死守城,可是兩城的兵力加起來不到區區一萬,哪裡是邯鄲四十萬大軍的對手。劉秀本想去城頭子路力子都那裡看看能不能徵集到一些兵馬,但任光提出了強烈的反對,因為那裡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姦淫擄掠無惡不作。

  無奈之下,劉秀決定先招一些奔命兵來應急,同時,為了避免出現和上次一樣的情況,他派了王霸外出徵兵。不出幾日,他們就徵收了幾千人馬。

  另一邊,尉遲駿在陰識的授命下沿途保護著麗華,此前饒陽城門的好漢、雪地上的白髮老人,都是尉遲駿所扮。現在,他已經混入了信都軍營。他尋到機會,把洛陽的消息告訴了麗華。劉玄已經準備好遷都長安,這意味著,劉秀他們是不可能逃回洛陽了。

  趁著劉玄遷都長安,陰家已經著手準備營救馮異的家眷。陰興和琥珀私底下聯繫了李通,在李通的幫助下,以羽林軍的名義闖入了朱鮪的府邸,打算一次性救出丁柔、馮老父親以及馮異的正妻和兒子。可是,由於朱鮪提前回府,他們的計畫暴露了。深明大義的丁柔委託琥珀和陰興護送其他人離開,自己留了下來。朱鮪本要派人繼續捉拿馮家家眷,丁柔拼死求情,才讓朱鮪同意只留她當人質。

  在邯鄲受過劉秀恩惠的巨鹿望族耿純,舉族來投奔劉秀。為了避免族親有二心,耿純還將家中祖屋燒了個精光,斷了他們的後路。此舉讓劉秀甚為感動。

  很快,劉秀和鄧禹兵分兩路,攻下了曲陽,至此,他們手下的兵力已達數萬。劉秀僅僅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控制了中山國的渤海郡、常山國的信都郡、河間國的和戎郡。現在,劉秀和王朗之間的戰爭誰勝誰負,就取決於割據一方的真定王劉揚。

  劉揚擁兵十萬,是不可多得的盟友。劉秀派了劉植前往真定府求盟,沒想到老奸巨猾的劉揚竟提出要與劉秀聯姻,將侄女郭珊彤嫁給他。事實上,郭珊彤就是劉秀當年返鄉時救下的那對母女中的女兒,她對劉秀一見傾心,她的娘親郭氏也覺得劉秀必成大器,所以才慫恿她的哥哥真定王將郭珊彤嫁給劉秀,既可以鞏固勢力,又可以圓了郭珊彤的心願。

  劉植回報劉秀,劉秀聞訊一口回絕,他不願娶麗華之外的女子,更不想讓麗華貶妻為妾……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