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月正圓分集劇情介紹共75集(第51-60集)

u=3938493667,1026213769&fm=11&gp=0  

51 - 真凶浮出水面

 

周瑩明白吳聘真正的死因之後,竟覺得這位胡小姐也著實可憐,她一無所有加上內心的痛苦,這樣的懲罰也已足夠。事到如今,轟轟烈烈的審判已經沒有任何價值,心平氣和的悼念才能給吳聘最後的安寧吧。懷著最後一絲同情和善意,周瑩寫信給胡詠梅,就約在吳聘墳前來做最後的了斷。

周老四就要走了,他臨走前和周瑩玩骰子,打賭說誰輸了就答應對方一件事兒。他不想看到女兒拉著臉,更不想看到她後半生獨自度過。周老四最看中的人選,還是沈星移。這位紈絝少爺的成長與擔當,還有這些年的表現,他都看在眼裡。幾把下來,周瑩輸兩次,答應了不拉著臉和考慮去找沈星移;周老四輸一次,答應了女兒要平平安安的。父女倆之間的關心,全都在這幾個賭局裡了。

而周瑩雖然對沈星移心動了,卻在經過這麼多事後多了不少無可奈何與害怕。周老四看她躊躇不決,說起十年前最開始的時候,勸女兒要把這輩子過的值,活的夠本兒。江湖裡打滾,這許多年他是真的把這條規矩刻在了心上,做到了瀟灑二字。

最後一局,周瑩贏了。她好奇自己的身世,但周老四還是那副調皮的樣子。他隨意說周瑩是前明的公主,可這年代根本對不上。周瑩想起周老四之前說自己是水裡撈起來的,更是滿腹狐疑。但這件事還是不了了之,周老四很快出門了。東院的丫鬟小廝都來送他,張媽也悄悄送了他一雙包好的新鞋,情意不以言表。周瑩捨不得父親,親自送周老四出城,靜靜的看著他坐馬車離開。

胡詠梅收到周瑩的信後,拼著一口氣坐在吳聘的墳前,心裡已是萬念俱灰。她無法接受現實,便萌發了用死亡逃避的念頭。周瑩出現,三言兩語便戳穿了當年胡詠梅在甑糕中下毒的真相。但這位胡小姐到如今也不肯悔改,偏執的認為是周瑩毀了她原本的幸福。她不肯承認這一切,還想動手拿棍子偷襲周瑩。

毫無防備的周瑩被打倒在地,為了讓胡詠梅承認真相,反而暫時沒有還手。已然破產的胡詠梅,殺死最愛的人,沒有親人,敗光了家產,已經是邁向絕路了。本已離開的周老四為了拿東西還是回來了,替女兒擋下了胡詠梅的最後一擊。那是用盡全身力氣的一刀,帶著無盡的戾氣與恨意,根本來不及躲閃。

周老四強忍著傷痛,他最後給了女兒身世的線索,是三原孟店一個姓周的耕讀之家。說完之後,這個浪蕩一生樂觀一生的人,便氣絕身亡。周瑩看著躺在地上的父親,回想著他屢次為自己出頭、堅定保護自己的情形。不管是色厲內荏的幫她找面子,還是在絕望關頭的淳淳善誘,都成了再也不可能重來的絕響。

張媽跪在周老四的面前,說他原本不想走的,最願意守著女兒過一輩子了。周瑩這才後悔自己沒有及時攔著他,不懂父親的真實心意。她不再糾結什麼身世,決定這輩子只認這一個爹。甚至生生世世,都要當他的女兒。水面波光粼粼,周老四隨著河水飄向遠方。

周瑩對鏡梳妝,又回想起周老四生前說過的話,決定做兩身漂亮衣服,穿著去找沈星移。如今的吳家東院,再也不缺一個周瑩。而等了這麼多年的沈星移,也該等來這份情意了。吳家祠堂裡,周瑩鄭重拜倒為吳蔚文和吳聘上了香。吳夫人知道周瑩要走了,總是放心不下。她囑咐這個女兒要萬事小心,遇到難處永遠要記得還有家裡人。

吳漪已是趙白石的夫人,每天都耐心周到的為夫君做可口的飯菜。她專門做了琥珀核桃,卻還沒來得及等趙白石入口,周瑩求見的消息就傳來了。趙白石得知周瑩要走,甚至有可能永遠不回來,就食不甘味,覺得整個世界都喪失了樂趣。吳漪的一片用心,成了一個個擺設,她的心裡也多了許多微妙的東西。

胡詠梅入殮了,從前的胡家宅子一片縞素。杜明禮帶著查坤,又來到從前被她救過的那個大門口。當年的緣分起自這裡的半個饅頭,如今的緣分同樣結束在這裡的曼聲嗟歎裡。暗夜中,杜明禮下跪磕頭。他肩上還有貝勒爺給的任務,很快就要去上海了。

 

52 - 如夢似幻的華爾滋

 

沈星移的星月貿易行生意紅火,他每天忙裡忙外。這天,杜明禮也來到上海,親自拜訪沈星移。他心裡想要入股星月貿易行,參與這盈利頗豐的生意。但這種想法沈星移早已識破,就以生意太小為理由拒絕了。畢竟,他離開涇陽遠走上海,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避開貝勒爺的視線,躲開杜明禮的糾纏。如此大型的產業,對方毫無付出就可以拿到股份,太不公平。

沈星移已經在商海浮沉許久,不會任人宰割。他等杜明禮走後,仔細叮囑掌櫃和夥計們不要透露真實資訊給這些人。但生絲的生意難免要牽涉運輸的事情,杜明禮通過查坤的關係網很快打聽到內幕。但沈星移說自己已經被攆出沈家,與那些產業無關,拒絕了杜明禮提出再次合作的建議之後。如此一來,杜明禮便決定用些手段降服這個不老實的二少爺。

周瑩做了兩身新衣服,特意穿著來了上海。她帶著王世均、福來和春杏一起到了這個新世界,一路上都是新奇的景象。街上的繁華都體現在大型的商號中,周瑩看在心裡的都是可複製的商機。她看到電報局,想到從前的那些電報就走了進去。這時沈星移手受傷了,只好自己念著字,讓夥計來寫電報。這個癡情的人正在念著周瑩,矢志不渝的說著心裡話。

周瑩一眼就看到了沈星移,她眉梢眼角都是笑意,耐心的等著他轉身。這一刻,她收斂了所有江湖習氣,只是溫柔的站在原地笑著,笑著笑著竟流出了淚。當沈星移轉身的那一刹那,心愛的人真的出現了。這麼長時間的兩地相隔,壓抑的相思在瞬間迸發。那一刻,他看著淚眼盈盈的周瑩,只以為自己在做夢。直到周瑩笑著朝他走來,沈星移才確定這是真的。所有情意都在兩相對視中流轉,最先說出來的卻是他那一句“什麼時候到的”。

沈星移特意拿出一天,帶著周瑩逛銀行、看海、看貨輪,又帶著她去西餐廳。兩人終於可以一起坐下吃飯,說到周老四的去世,沈星移無不遺憾的說周瑩還有自己可依靠,還趁機介紹自己的合作夥伴克勞迪給周瑩,還耐心的教導她吃西餐。畢竟,周瑩真的來了,不管她是來做生意的還是來做什麼,只要她來了,沈星移就開心的要命。

音樂響起,沈星移像紳士一樣邀請周瑩跳舞。猶豫敵不過心動,周瑩還是答應下來。華爾滋優美的迴旋與轉動,讓相擁的兩個人無比貼近。如夢似幻的舞會上,這對璧人都陶醉在彼此的眼神裡。很快到了散場的時候,沈星移將周瑩送回賓館門口,又變魔術一般拿出一朵極為好看的玫瑰。這是象徵愛情的花,一定要送給最愛的女人。兩人依依不捨,約定明天再見。

當周瑩回到賓館,前臺侍者給了她一封加急的信。她拿著那支玫瑰,想著明天要穿的衣服,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的少女時光。坐下來拆開信,裡邊卻都是錐心之言。這封來自趙白石的信,詳細的說明白了當年吳家之事都是沈家所為。周瑩的一顆心仿佛掉入冰窖中,她推翻了掛著新衣服的架子,又要春杏扔掉那朵快要殘敗的玫瑰。愛之深,責之切,如此失常的情緒足以證明她的一顆心已經給了沈星移。

沈星移第二天如約來找周瑩,卻發現她已經結帳離開。正在錯愕之際,他又得知自己的生絲都被江西官府扣下了。沈星移趕回到貿易行後,杜明禮氣定神閑的來訪,以入股為條件來要脅他。但沈家最後的一點退路不能這麼沒了,沈星移寧願損失也不願意杜明禮入股。

克勞迪得知生絲無法按時交貨,他想到自己的聲譽將受損大發怒火,斥責沈星移不守信用。畢竟當初說好了的事,怎麼能因為一點困難就放棄。沈星移也覺得自己過分了,不原意失去這個來之不易的生意夥伴。他當即決定要去高價收購生絲,趕著最後期限交貨。

但當沈星移再次找到克勞迪時,卻被告知就在不久前周瑩已經來過,搶下了這筆生意。兩千包生絲,來回的損失在七八萬兩銀子,星月貿易行如此大的挫敗竟源於自己喜歡的人。沈星移的心仿佛被捅了一刀,不明白之前還對自己溫柔微笑的周瑩,為什麼轉頭又是如此手段相待。

 

53 - 生意之爭

 

周瑩拜訪克勞迪時,剛好聽到了沈星移與這位洋商的爭執。既然已經決定要為吳家報仇,周瑩也沒有顧及許多,她趁機勸服了克勞迪,決定為他提供上等的生絲。畢竟,如今沈星移的貨物被杜明禮扣下了,無法如期交貨。除此之外,周瑩還勸說克勞迪簽訂十年的合同。

王世均不解周瑩的做法,畢竟誰都沒法保證這十年之間一定會一直盈利下去,而且今年還淨虧八萬兩銀子。周瑩反駁他要看長遠的利益,而且以上海的繁華,這些商號一定都是欣欣向榮的。如果能抓住機會,搶下這單生意,對於吳家有益無害。除此之外,王世均也很不解周瑩為何如此對待沈星移,但她並沒有過多解釋。現銀問題通過銀行迅速貸款解決,周瑩這次是雷霆般的速度做好生意。

但這次生絲生意的丟失對星月貿易行來說,是一次重大的打擊。沈星移得知後十分不解,他實在不明白前幾天還淚眼望著自己的溫柔女子,為何轉身又是如此手段對他。如果沒有自己為她介紹客商,也斷然不會有今天被她算計的情況。沈星移來到海邊,憤怒的朝著大海扔沙子。信任換來背叛,任是誰都會覺得委屈。

就在克勞迪的貨品要裝上船的時候,王世均告訴周瑩其中一包生絲品質略次,但克勞迪並沒有在意。周瑩聽聞趕忙去碼頭,坦言自己手上的要出就出最好的,準備把那包生絲免費送給克勞迪。如此誠懇的、一絲不苟的態度,十分打動克勞迪。他在中國從沒有見過這麼盡善盡美的供應商,趕緊同意了簽訂十年契約,同時也打算介紹自己的朋友給周瑩。

周瑩回到賓館換上本來要穿給沈星移的漂亮衣服,她趕緊吩咐王世均想辦法打造出吳家經營所有品類貨品的樣子。如此重大的商機,她實在不想放過,能談成任何一單都是收益頗豐。果然,有叫比利的洋商想要採購價格合適的綠茶,也有叫勞瑞歐的貨商需要銷出貨品。起先他們還有疑慮,但在王世均的演說下,加上克勞迪此前從沈星移那裡積累下對周瑩的良好印象,大家都開始相信陝西吳家的實力,生意很快談成。

克勞迪想起沈星移和周瑩是認識的,問這位元夫人這麼做會不會影響兩人友情。但周瑩坦然說不會影響,她和沈星移之間,並不應該有什麼友情。席間,一個叫波斯烏先生的洋商勸說比利不要和中國女人做生意,他覺得中西文化差異會有所影響。但周瑩大膽的上前邀請他跳舞,用自己優秀的華爾滋水準征服了這位固執的先生。這也是沈星移為她打好的基礎,貨品訂單雪片一樣飛來。

就在周瑩一行準備各自分工採買與回家的時候,沈星移出現了。他一臉委屈與憤怒,半是隱忍的質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周瑩早知道他會來,便將吳家東院當年的冤情真相都和盤托出。沈四海造成這段血海深仇,她一定會一分一分的報應回來。沈星移還想解釋,覺得是她搞錯了。

但周瑩忍著那許多動心,放下幾句決絕的話頭也不回的走了。此生,寡婦的身份、神堂的誓言、兩家的仇恨足以把微弱的緣分耗盡。沈星移看著這個遠遠離開的身影,孤獨與迷茫再次侵襲他的內心。

吳漪一直等著夫君回家,直到夜深才看到勞累過度的趙白石被人架回來。她忙不迭的伺候趙白石,卻聽到管家說周瑩來了。從上海回來之後,周瑩惦記著軍需案便直接來找趙白石。吳漪本不想夫君如此勞累,更不想自己的男人為其他女人如此付出。但趙白石二話不說還是去了書房見周瑩,吳漪的心漸漸的冷了。

周瑩本想請求趙白石重審此案,但她沒想到沈四海背後還有貝勒爺。當初沈月生的死太過蹊蹺,明顯是沈四海都算到了吳家人的身上,但這不能成為他陷害吳家東院的理由。周瑩想要親自去告禦狀,但趙白石勸她看清現實,也保證有朝一日一定會給東院一個清白。

遲來的清白也是清白,周瑩答應自己先不輕舉妄動,但是她一定會把當初被奪走的生意都拿回來,最好能壓垮沈家。趙白石看著這個堅毅的女子離開,眉間心上都是擔憂。

周瑩聚齊二叔與四叔,把自己的想法都坦誠。二老爺本來有所擔憂,畢竟那隆升和背後的權勢不簡單。但周瑩覺得只要自己身正,就不怕影子斜。加上四老爺的幫腔,二老爺這才答應。

沈星移沒有和父親打招呼,風塵僕僕趕回沈家,直接奔向茶行。他滿腹的心痛與狐疑,不能不用這種方式表達出來。沈四海聽到兒子質問吳家東院當年的事情,臉色漸漸變了。

 

54 - 沈星移離家出走

 

陷害吳家東院這件事太過重大,但沈四海歷經多年磨折還是坦然承認下來。當年為了給大兒子沈月生報仇,二兒子沈星移也因為打人進了牢房,他失去理智不得不依附貝勒爺陷害吳蔚文。儘管杜明禮可惡,但終究給了沈家一個公平和正義。

如今時隔多年,沈星移希望父親能承認自己的錯誤向吳家道歉,並且傾盡全力幫助東院洗清冤屈。只有這樣,才能找到殺死沈月生的真正兇手。但已然騎虎難下的沈四海,很快想到了周瑩會怎麼對付沈家,執意要與她鬥個你死我活。還要去登門道歉,誰會這麼做呢?

沈星移在父親的提示下發覺這件事背後也有貝勒爺的手筆,他對沈四海想保平安的想法實在不敢苟同。杜明禮那麼毒辣貪婪,貝勒爺的手段只怕會更狠。如此下去,沈家很可能被掏空。如今,沈星移實在沒有辦法面對這樣的父親,想勸他回頭是岸。但沈四海執意不肯,他只能盡力提醒父親,說完脫下衣服便離家出走了。

沈星移走後,沈四海不想坐以待斃,乾脆找到杜明禮。他把星月貿易行的股份與紅利雙手奉上,以此來試探軍需案翻案的事情,並請求貝勒爺出手將周瑩擠垮。杜明禮對貝勒爺的勢力胸有成竹,也決定從趙白石那裡先下手。沒有了官府的保護傘,周瑩的處境一定岌岌可危。

沈星移離開家之後,就來到勞力市場,找到了味經書院雜役的活兒。周瑩和父親的爭鬥,必然會血流成河。但兩邊都是至愛,沈星移實在無法取捨。他如今只想隱姓埋名,化身“小三子”避開所有紛爭。書院的朗朗讀書聲,能給心靈帶來片刻安寧。

經過周瑩精密的籌謀,沈家原來的客商為了賬期、利潤和股份紛紛投向吳家。她從王世均那裡得知沈星移離家出走了,雖有擔心卻也沒有太過張揚。沈家商號的兩個掌櫃都向沈四海報告了如今的情況,生意在吳家的擠壓下實在沒法做了。最大的蒙古客商布和老闆,也在吳家顏掌櫃的爭取下投向了周瑩這邊,還一口氣簽了五年的契約。

如此一來,吳家就把八成的磚茶生意都攬到了旗下。但周瑩覺得還不夠,她不想給沈家留下一點利潤。沈四海看著庫房裡的磚茶,愁上心頭。謝掌櫃提議把吳家磚茶滯留在碼頭一晚,花一千兩銀子派出人手暗中鑿沉了船。先是苦力被調走,接著聽到了沉船的消息,周瑩暗覺不好,果然磚茶都被浸泡過不能售出了。她好不容易安撫好了蒙古客商,趕緊思考對策。

沈四海這邊坐地起價,甚至連原來的返點都取消了。布和一行人雖然心有不滿,卻只能聽從,繼續去沈氏茶行排隊。周瑩本以為這茶只能扔了,卻沒想到有個老伯來要一點這些不能喝的茶。她心裡好奇,也親自嘗了嘗,這味道竟比原來更醇美。真是天不絕我也,周瑩心裡暗歎,已然有了對策。

55 - 磚茶之爭

 

一位老伯的意外出現,讓周瑩發現了新的轉機。被水泡過的磚茶味道更好了,這正可以趕緊出售。周瑩想到了千紅,找她幫忙來打扮和訓練東院的丫鬟們。美女斟好茶,金花配茯茶。聘婷大方的走姿、優雅端莊的泡茶方法、紅亮美麗的秋香裝,讓丫鬟們煥然一新。周瑩也在千紅的建議下穿上了新衣服,她的容顏更加俏麗動人。千紅打趣她是否真的要守寡一生,而周瑩心事頗多,趕緊避開話題。

趙白石回到家,看到吳漪在書房親手插了荷花,看她這麼有心不無感動。對於夫君的情意,在初見時已經生根發芽。吳漪難得大膽向趙白石傾吐心意,卻發現勞累過度的夫君已經睡熟過去。她輕輕的拿起當初結緣的袍子,披在了趙白石身上。偶然間,吳漪看到了夫君袖口中的小塊紅布。

吳澤來到味經書院講解自己的變法之道,卻看到那個叫小三子的雜役背影特別熟悉。離家出走之後,沈星移就沒有再公開露面過。這變法之道正擊中了他的心事,貪官污吏、禮樂崩壞,不正是如今家裡這番遭遇的根本原因麼?

布和仔細思考後還是到沈氏茶行來拿貨了,還要簽下五年的合約。可顏老闆並不因為他拿貨多就有優待,反而叫他去排隊。身為掌櫃的,顏老闆還要不顧生意去吃飯。眾位客商都被這顏老闆的做法折磨的夠嗆,雖然心裡不滿卻只能忍耐。忽然聽到有人說,吳家的茯茶出了新品,布和趕緊帶頭跑去看看。

新的金花茯茶不僅去了苦澀味,還更加醇厚清香。如此好的品質加上丫鬟們的優質服務,一下就吸引了客商們紛紛慕名而來,當了回頭客。就連挑剔的布和老闆,也都一下自願簽了十年契約。而姿態難看的顏老闆,發現客商流失只能再次愁眉不展。這次坐地起價並沒有帶來多少收益,沈四海只能去找杜明禮幫忙。

周瑩又打了一次勝仗,她坐在鏡子前靜靜的看著自己。外面,福來和春杏在互相打趣,這樣的情形多麼熟悉。從前,沈星移也是如此與她生死與共。在她穿的這麼美的時候,沒有讓他看見,心裡確實有一分落寞。這時的沈星移也在書院的花樹下,靜靜的思念著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子。

杜明禮看到沈四海來訪,便說貝勒爺要開錢莊,需要沈家墊付兩百萬兩銀子。可如今的帳本顯示,藥材行、茶行、皮毛的生意都被吳家打壓侵佔,只有積壓的存貨。再過一年,沈家真的要山窮水盡了。杜明禮卻說周瑩活不過一年了,趕緊給沈四海支了一招。

吳家的分店掌櫃們紛紛到六椽廳來報告收益,金花茯茶的暢銷讓大家都賺了盆滿缽滿。二老爺和四老爺樂不可支,仿佛又看到了大哥還在世時的盛象。慶功的宴席很快擺了起來,周瑩特意秘密邀請了掌櫃們的爹娘來當貴客。

周瑩沒有在言語上多多寒暄,而是在這些細節上特別用心。作為吳家的大當家,她舉杯敬先人、敬爹娘、敬掌櫃兄弟們。一襲紅衣颯爽風姿,周瑩還特意給在座的爹娘磕頭,贏得了掌櫃們的一致欣賞。他們的心被徹底聚在一起,發誓要將吳家的生意做到更好。壓軸的最後兩道“菜”,則是黃金和重修文廟的碑誌,如此仁義豪邁的周瑩不能不令大夥忠心追隨。

就在大家盡興開懷時,微醺的周瑩獨自蹲在牆角下,神情如冰霜般落寞。這是大家的歡宴,她可以偷閒回歸到從前的身份。周瑩來到神堂前,她終於可以問心無愧,為吳蔚文和吳聘點上長明燈。今年所賺的四百萬兩銀子,真正能稱得上將吳家“發揚光大”了。但所有人都開心了,可周瑩的內心卻始終不能真正開懷。她的心裡有一塊是缺失的,還透著風在發抖。縱使賣再多的貨,遺憾還是遺憾,不快樂還是不快樂。

 

56 - 險惡報復

 

杜明禮倒出白蘭地給沈四海,兩人再次碰面又提起了錢莊的事情。上次分開之後,沈四海按照建議做了許多佈置,杜明禮承諾轉年便可以看到趙白石的垮臺。而只要趙白石一倒下,周瑩的死期也就不遠了。這樣一來,沈家該出的兩百萬兩銀子也就可以順利籌到了。

味經書院的日子雖然乏味,但沈星移對於先生們講的變法之道頗有興趣。招他進來的劉先生看他好學,就送了幾本書給他。張先生隔年再次出現,特意向趙白石打聽沈星移的消息。他把之前杜明禮扣押生絲和隆升合入股星月貿易行的事情都說出來,師生兩人一品味便覺得其中有所蹊蹺。

張先生為了反擊杜明禮,建議趙白石可以利用沈星移,來挑撥沈家和貝勒爺的關係。吳漪特意端來小點心給張先生品嘗,她賢慧的廚藝很得師生二人欣賞。行禮退下時,吳漪聽聞夫君要找沈星移。剛好吳澤曾經提過,她便告訴趙白石去味經書院可以找到想找的人。

趙白石很快趕去書院見到了沈星移,建議他與自己合作一起除掉杜明禮。可眼界格局已然不同的沈星移並不同意,他覺得中國的困境不能靠洋務改變,應該靠變法救國。趙白石聽完,覺得頗有幾分道理。但張先生得知後,覺得這只是讀書人的意氣罷了。

陝西機器織布局在周瑩的經營下十分紅火,張先生對這業績讚不絕口。但他看到利潤大部分進了吳家的口袋,覺得這樣的分配有失公平。趙白石雖然能在口頭上幫周瑩說話,但無法左右張先生的心思。利益當前,張先生不能不有算計。趙白石答應幫老師約見周瑩,為了顯得自然,就以舉辦家宴的名義引薦。

周瑩看到織工們都在議論著什麼,讓春杏一打聽才知道街頭人們都在傳謠,說自己和趙大人有私情。如今趙白石已經有了妻室,春杏覺得有必要嚴肅正名。正在這時,吳漪的請帖到了。周瑩本就不在乎這些虛名,覺得自家妹妹不會誤會,便沒有放在心上。

沈星移從前的丫鬟玲瓏費盡心思,終於找到了書院,她心裡一直愛慕著他。看到嬌生慣養的二少爺如今過著貧苦日子,玲瓏想盡辦法留下來照顧他。沈星移看她如此盡心,就替她考慮嫁人的事,想讓母親早點給她自由。但玲瓏並不願意離開,反而跪在地上說要跟著沈星移一輩子。

周瑩如約來到趙白石府上,她看到吳漪在張羅飯菜,毫不見外的蹲在椅子上嗑瓜子。本以為家裡沒有別的客人,沒想到趙白石領著張大人和張夫人一起出來了。周瑩趕緊禮貌問候,把瓜子藏在袖子裡。此前購買廣東的二手機器,張大人沒少出力,周瑩是真心感激。她沒有注意把袖子收好,瓜子灑落一地。張大人卻不以為意,反而讚賞說吳夫人自成一格。

飯桌上,張先生與周瑩開懷暢飲,張夫人也與吳漪一見如故。而後到書房密談,張先生以回報國家為藉口,想要收回陝西機器織布局的股份。可一切都是周瑩苦心打拼而來,怎麼會輕易讓出。本應該還有九年的權益,即使按照原價提前回購,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損失。趙白石還想打圓場,但周瑩卻按照契約的說法回絕了張先生。

要離開趙府時,周瑩特意囑咐吳漪要萬事小心,缺錢就讓人來說。可她不知道,這時候的漪妹妹已經因愛生妒,不再是從前那個單純的小妹了。周瑩走後,趙白石因為回購股份的事情與張先生據理力爭。二人各執一詞,甚至吵了起來。張先生更加覺得這個學生不復從前理智,一定是因為與周瑩的私情。

堂外的吳漪聽到聲音,心中滿是屈辱。她一心愛重的人,是自己用了手段得到的。本以為日子久了,情分就能漸漸深厚起來。可趙白石不僅心裡暗自念著別人,還如此出格的頂撞老師。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一個周瑩而已,一個寡婦而已。吳漪的嫉恨就像一把烈火燃燒,非要灼傷什麼才能得以解脫。

57 - 吳漪栽贓嫂子

 

二老爺和四老爺得知張大人想要回收織布局的股份,各有不同意見。四老爺腦子直,不太想屈服於官府。而二老爺與周瑩都想花錢保平安,畢竟對方是官家,不可能一股都不讓。商人都知道,任何事情都需要上下好好打點,這次也不例外。

周瑩左思右想,決定先求見趙白石,想問問他的意見。可她得到的只有婉拒,並不知道如今的趙大人被誣陷徇私舞弊,面臨革職查辦。這正是貝勒爺處心積慮的計畫,其中利害不言而喻。張大人想在股份回收的事情上壓服愛徒,便以此作為營救趙白石的條件。

但趙白石對老師的意見不以為然,即使面對陝甘總督官位的利誘,也不為所動。他讀書多年畢竟清高,自認黑白不可能顛倒,也不願傷害周瑩的利益。張大人氣結,狠心對愛徒的生死袖手旁觀。很快,杜明禮與前來督察的官員串通一氣,偽造證據將趙白石推下官位。

正在機器織布局上下忙碌時,新任巡撫董大人上任來巡查。周瑩這才反應過來情況有些不對,尤其是聽說趙白石收受賄賂的罪名後,更覺得可疑。她聯想到此前的事情,覺得是自己太過執拗才拖累了已是巡撫的趙大人。官府的勢力錯綜複雜,不能不謹慎小心。

周瑩趕緊找到趙白石詢問真相,協商解決辦法。但趙白石十分坦然,並不覺得革職是多麼重要的事情。他勸說周瑩不要害怕,守好自己的底線。兩人的談話持續許久,這些落在吳漪的眼睛裡,自然別有一番“滋味”。

沈星移正在讀先生送的書,卻被書院的管事呼喝快去幹活。他放下架子,拿起掃帚開始做事。這時,沈四海來了。沈星移嘲諷父親的卑鄙無恥,卻被憤怒的沈四海掌摑。只有與杜明禮打過交道,才能明白在這黑暗的人世,想要活下來是那麼的難。只有站到貝勒爺的陣營裡,才能保得沈家平安。

面對執拗天真的沈星移,沈四海無法不苦惱和心酸,他很想讓兒子回家。而沈星移早已堅定變法的信念,只盼著有朝一日能夠變法圖強,扳倒杜明禮這夥人。

周瑩離開趙府後,只覺得心中仿佛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壓了下來,下意識的來到別院那棵大樹下蹲著。從前,沈星移總是從這裡爬進來,想要帶她離開眼下的困局。可是如今,似乎已經無路可退了。如果守不住要守的東西,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但她咬牙能拿出來的,也不過三分之一的股份。

沈夫人對兒子的處境憂心不已,大病初愈就來書院看沈星移了。但執拗的沈星移不肯回家,他必須用這種方式和父親的污濁劃清界限,也必須用這種方式為國家的未來尋找出路。

趙白石在雨中瘋了一樣的練劍,朝廷勢力傾軋和現實殘酷讓他心中不平,只能靠舞劍與嘶吼發洩出來。而吳漪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痛與憂愁紛紛湧上心頭。她為了求平安就去廟裡燒香,回來後路上發現了一個算命攤子,隨意抽籤卻被告知需要貴人相助。吳漪心下將信將疑,卻“碰巧”看到了張夫人也來燒香。看似隨和的張夫人實際頗有心計,勸說吳漪拿著信函栽贓周瑩。

吳漪還念著家裡人的情分,不肯照做。但她回到家中,碰巧看到了周瑩和趙白石在親密的說著話。壓抑不住的妒火,加上救夫心切,吳漪只能回去找張夫人。天真的深閨小姐第一次遇到大事,輕易就聽信了他人的言語。她覺得如果能拿周瑩的一時失勢,換來夫君的光明前路,是十分值得的。

當天,吳漪假借拜訪的名義,在周瑩的書房藏起了栽贓的信函。她走後,已是夜色降臨。這個孤獨的夜晚,沈星移看著院中盛開的花樹在園中踱步,汩汩相思漫在心頭。第二天一早,周瑩和夥計們商量拿出三分之一的股份來打點官府,卻被一群闖進來的官兵打亂了平靜。這些人不由分說的動手,把她抓起來帶走了。

 

58 - 放棄織布局

 

周瑩被官兵帶上枷鎖,狼狽的跪在地上等待審問。面對董大人的問罪,她毫不膽怯的質問證據何在。那些被事先塗抹過的帳本沒有太多說服力,周瑩嘲諷這是子虛烏有。而董大人帶兵直奔別院書房,很快就搜出了事先放好的栽贓信函。那些偽造的收據與信函讓周瑩毫無辯解餘地,很快就被押送進京。

面對如此大事,吳家人都方寸大亂。王世均知道自己必須鎮定,立刻想到了向趙白石求助。而趙白石早已得知消息,也已出門打探具體消息了。周瑩的事情驚動了如此權貴,必然凶多吉少。如今,他再也顧不得黑白是否顛倒,只想著救下人來。天真的吳漪心中更是慌亂,她暗懷的最後一絲僥倖被狠狠擊碎,事情的發展已經遠遠不是她能想到的了。

沈星移得知周瑩被抓,放下所有事情趕到沈四海面前。按照常理推算,他以為這次的事情也是父親和杜明禮所設計的,卻沒想到是另外的“有心人”下了黑手。沈星移勸說父親不要想著永遠依靠貝勒爺,因為沒有人能永遠得勢。但沈四海眼看著貝勒爺已經封了郡王,實在不能不屈從。從前吳家的悲劇,眼下周瑩的慘狀,都是他不願意讓沈家遭受的。

沈星移知道自己說服不了父親,就趕緊跑去吳家報信。可王世均卻認為是沈家再次下了毒手,就想逼迫他說出實話。就在沈星移被按在地上不能動彈之際,趙白石獨自一人來了吳家。此前他曾去找張先生,卻發現恩師已經去了京城。周瑩的這件事來勢洶洶,與官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吳家上下表示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救人回來。沈星移暫時無法起作用,趙白石決定帶著王世均進京營救周瑩。

沈星移想起輪船招商局的前車之鑒,質問趙白石是否為了股份才如此打壓周瑩。趙白石承認事情的起因是自己,但不承認是自己陷害周瑩。畢竟這次革職,已經是他不想同流合污的報復所致。沈星移看他眉宇之間的正氣凜然,沒有再多懷疑。

此刻的沈星移已經不想要什麼正義與變法,願意服從趙白石的一切條件,只要周瑩回來。但這次營救對趙白石來說單純是清白的個人行為,黑暗的官場令他心灰意冷,根本不想要什麼條件。

趙白石星夜兼程趕到張先生面前,表示願意勸說周瑩交出全部股份,卑躬屈膝求老師放過這一次。張先生的面色有所緩和,同意他和王世均去牢裡探望。而身著囚服的周瑩雖然面龐消瘦,卻忍不下這口氣。再多的嚴刑拷打都只能惹怒她,激起她的反骨。周瑩不相信這些人能一手遮天,更加不願意低頭。

但趙白石幾近哀求的勸說她,這個關頭沒有什麼比活著更重要,否則吳蔚文的冤案永遠沒有大白之日,否則白白死去只能是親者痛仇者快,否則吳家將再次成為一盤散沙。從前,周瑩是一個人,如今卻是幾百人生計的頂樑柱。

周瑩長歎一口氣,從沒有一刻像現在一樣懷念從前走江湖的日子。她全然沒了往日的活力,卻還堅守著最後一絲信念。為了救命,王世均拿出了吳夫人臨走前帶給他的名帖。那是吳聘的名帖,工整的大字寫著的是婆媳倆共同的牽念。已經失去了丈夫和兒子,吳夫人漸漸年老,不願意再失去親如女兒的周瑩。

看到那張已經舊了的名帖,周瑩再多堅韌都敗下陣來,垂淚不已。更何況,趙白石說連桀驁的沈星移都同意了一切條件,只盼著她出來。她還能如何呢?這麼多人都在盼著她回去,她早已不是隻身一人。一顆顆淚水掉下,都是對不公的控訴,都是對往日辛勤付出的不舍,都是對黑暗傾軋的不甘。

活著真的就這麼難麼?公道真的就這麼難麼?周瑩背過臉去,用手抹著淚,最後還是在股份轉讓契約上蓋下了印章。趙白石終於松了一口氣,以為這樣就可以消除一切災厄,順利救出周瑩了。但他沒想到杜明禮也來到了京城,還出言勸說王爺趁機搶過機器織布局。

毒蛇在暗地裡吐著信子,而表面情況卻平靜得讓人麻痹。趙白石和王世均不由得納悶,到底是誰把栽贓信函放到周瑩書房裡。兩人百思不得其解時,一直放心不下的吳漪跟來了,她還是盼望著嫂子能平安回家。

看著吳漪和周瑩的感情如此深厚,趙白石禁不住開始心疼自己娶過門的妻子,伸手為她拂去發間柳絮,勸她去好好休息。夜色如水,周瑩獨自在牢中煎熬。趙白石和吳漪也是彼此對視,一夜無夢。

已經三天了,周瑩還是沒有一點消息傳回涇陽。沈星移心裡沒底,趕緊跑到吳家打聽消息。得知吳家人進京都住宏盛客棧後,他就想親自去一趟京城。畢竟眼見為實,只有真的看到周瑩回來,沈星移才能放下心來。但沈家帳房支取銀子需要沈四海的同意,沈星移不得不面對父親的責難。

沈四海曾經勸說兒子忘掉周瑩,當時明明答應了的沈星移卻始終做不到。吳家與沈家的爭鬥,種種前緣舊恨,都讓沈四海對兒子的癡情頗為震怒。他順手拿起算盤,砸在了沈星移腦袋上。這一擊帶著十分的力氣,穿著單薄衣衫的沈星移搖搖晃晃,雙膝一屈跪在了地上。

眼眶通紅的沈星移幾乎已經絕望,他哀求父親這是最後一次。回歸沈家之前,他最後的心願就是去救下周瑩。只要這一次,他往後一定做自己該做的好兒子,像大哥那樣的好兒子。沈四海漸已年高,他知道兒子執拗,也盼著兒子早日拔出泥淖,沉默半響後拿出兩千兩銀子答應了兒子的請求。

此去京城向王爺求情,沒有金錢是不可能順利的。周瑩的事情又是如此大案,或許星月貿易行的七成股份能救她一命。既然是最後一次的了斷,沈四海也不拘泥於金錢的數字,主動讓出這七成股份。如此,沈星移的大半心血都將不復存在。但比起周瑩的生死,這樣的失去還是甘之如飴,他大聲謝謝父親的寬容。

59 - 同生共死

 

大堂上氣氛嚴肅,周瑩戴著沉重的鐐銬與枷鎖跪在地上,面色冷淡的認下了一切罪名,對自己的判決全盤接受。她知道家裡人和朋友們都在等著自己,這個黑暗的時刻很快就會結束了。按照張長青的安排,周瑩只需在會審時走個過場就可釋放。趙白石、沈星移和王世均在刑部門外等了很久,原本的希望的都漸漸凋零。

原來是王爺突然出現,揚言要重審此案。周瑩再次被關入刑部大牢,凶多吉少。趙白石等不來消息,就去苦苦請求張長青兌現諾言,救出周瑩。但此時張大人的契約已經在手,把自己的責任摘的乾乾淨淨。利益當前,誰會為了一個定罪的商人得罪王爺呢?

趙白石面如死灰,無功而返。王世均想到少奶奶生死未卜,更是眉頭緊鎖,毫無辦法。權勢在這個時刻太過高大,任憑誰都不能把周瑩從這個惡魔的手裡救出來。沈星移沒有想像中的慌亂,他不顧趙白石的勸說,決定自己去救人。在他眼裡,王爺或者張大人都是認錢不認人,只有大量的金錢才能砸開他們的手。

如今已經賠出去一個機器織布局,大概還需要相當分量的錢,才能救出周瑩。王世均趕忙離開,心裡想的只有籌錢一件事。吳漪的心裡爬滿了冰霜,這才發覺自己釀成了大錯。她淚流滿面,撲通一聲重重跪在了趙白石面前。

當初那些栽贓的信函正是她在張夫人的指示下,放進了周瑩的房間。為了夫君的仕途犧牲另一個人的利益,卻沒有想過真正的後果,吳漪的糊塗讓趙白石痛心疾首。他滿臉憤恨怒拍桌子,揚起手掌,卻最終沒有落下來。仔細想想就能知道,妻子只是被人利用,真正的罪魁禍首應該是自己的恩師張大人!

趙白石心裡那個老師的形象,曾經清白如明月,如今卻是一團污泥下作不堪。他攔住了張長清,卻被冷冷嘲諷。巨大的打擊面前,趙白石只能灌醉自己,露宿街頭。沒有誰能出淤泥而不染,做到真正的憂國憂民,清醒之後面對的也不過是一個散發著臭氣的泥淖罷了。

沈星移帶來星月貿易行七成的股份,杜明禮欣然同意幫忙與王爺溝通。但毒蛇絕不僅僅只看著眼前的利益,它們在乎的是更多的金錢。如今沈星移背後暴露出的沈家家產,成為了杜明禮等人志在必得的盤中之餐。杜明禮很快把假作的王爺手諭給了沈星移,他料定這位少爺在情急之下一定不會多疑。果然,沈星移拿著那薄薄的一張紙興沖沖的走了,全然沒料到這又是一個陷阱。

周瑩可以得救的消息從沈星移嘴裡說出來,仿佛多了些可信。吳漪看著還未醒來的趙白石,只能盼望這最後

的希望可以實現。周瑩已經在牢裡多日,她的身形早已瘦削,整個人蒙著一層慘澹的灰色。忽然聽到一陣腳步聲,那人走近了呼喊著她的名字。周瑩漸漸看清來人的臉龐,正是沈星移!

上海告別後二人許久未見,再次碰面時,周瑩又被命運捉弄,成為階下囚。而這次親自來救她的人,還是沒少得了沈星移的身影。她喊著他的名,一次次重複,仿佛那是最後的歸宿與依靠。沈星移看著這個柔弱的女子,多日的擔憂與思念盡在眼中。

有很多年了吧,沈星移始終記著自己的誓言。無論在東院還是在牢裡,他都不願意再放開她的手;無論有多少困難與阻礙,他都深深愛著這個女子。周瑩的枷鎖被取下,與沈星移牽著手走出了牢門。她的心裡飽受折磨,卻在這時仿佛迎來了曙光。

趙白石宿醉醒來,聽吳漪說起了沈星移達成的“交易”,越聽越覺得不對勁。王爺的胃口不可能比張長清小,絕不會滿足於這所謂的七成股份,只怕這又是另一個鬼門關。果然,周瑩和沈星移兩人走出牢門沒幾步,就聽到有人大喊劫獄,官兵團團包圍過來。

刀槍無眼,棍棒無情,沈星移讓周瑩先跑。但周瑩並未猶豫,決定要與他共患難。沈星移奮起反抗,身上很快綻開多處傷口,卻還是在每一次殺招來臨前替周瑩擋下。生死絕境中,周瑩往日的伶俐都被困住,仿佛被踩在地下的螞蟻。她抱著護在自己背後、被刺中的沈星移,那個瞬間裡的眼神對視,擁抱讓兩個人的苦痛生生開出了幸福的花。生死面前,任何恩怨都是小事,想要在一起的心刹那間相連在一起。

沈星移很快被拖入刑部大堂,他大聲為自己辯駁,卻遭遇重刑拷打。巨大的疼痛襲來,本就受傷的沈星移很快陷入昏迷。而後,他的手指被人輕巧拿起,在供狀上按下了手印。

 

60 - 陰陽相隔

 

周瑩被拖回了女監,再次失去自由,但她的心裡念著的全是剛被帶走的沈星移。為了救自己,昔日的少爺幾次三番丟了錢財不說,這次竟然可能賠上性命。念及此處,周瑩就仿佛百爪撓心,她嘶聲力竭的問牢裡的人是否知道沈星移的下落。但沒有人會告訴她,四周的牆壁上死氣沉沉毫無回應。

趙白石向自己在刑部的朋友求情,得知沈星移和周瑩的判決是斬監候,他察覺到形勢已是千鈞一髮。人命面前,錢不是問題。趙白石又花重金買通獄卒,探望萬念俱灰的周瑩。事已至此,再多想不通的也都想通了。周瑩雖然身著灰色囚服,心裡的視線卻看的更清楚,禍根在她要留在東院時已經埋下。

面對自責的趙白石,周瑩多了一些坦然。身陷囹圄之時大夢方醒,她才知道世道殘酷,不是任何人的一己之力就能改變的。趙白石卻恨自己身為男兒的無能,拿起匕首狠狠紮向自己。紅色鮮血流淌之時,要救人的誓言也刻進心中。看到趙白石如此誠摯執著,周瑩請求他不要再奔波了,不想因為自己的事再連累朋友。

從一個江湖賣藝的女孩兒,到吳家的大當家,再到如今的階下囚,趙白石一路見證了所有辛酸榮辱。周瑩感念他的正直厚道,決定拜他為大哥。臨死之前回想一生,如果能得如此結局,她已經滿足。趙白石果斷答應,當即與周瑩結拜為兄妹。

身份的差異在趙白石眼裡早已輕若浮雲,最重要的只有周瑩待他的真情真義。探監時辰快結束時,周瑩托這位新認的,大哥如果有機會見到沈星移,一定要帶句話給他。所有的悔意與情意都化為了短短的幾個字,與君歡好,至死方休。如果有來世,一定不要這麼多折磨了。

二老爺再也沒有往日的穩重,他深夜敲開四弟的門,決定連夜進京一趟。兩位元老爺狠下心來帶著全部的家產,趕到趙白石面前。吳漪重重跪倒,顫抖著向父親承認錯誤。即使被騙,但向自家人栽贓的事情還是把二老爺氣的夠嗆。他狠狠扇了吳漪一個耳光,不再認她是自己的女兒。再多的說辭,都敵不過救人的重要。

沈四海的白髮多了不少,他聽聞兒子劫獄的消息,只能拿出所有家產湊足一箱金銀奉給杜明禮。在權勢的森森惡意面前,普通人只能把金銀財寶傾囊而出,求得一線生機。杜明禮帶沈四海跪在王爺面前,戰戰兢兢的求情。王爺拔出刺刀,在沈四海的額頭上劃下重重一道口子。縱使鮮血淋漓,也澆不滅想挽救兒子的心情。

趙白石戴起草帽偽裝成菜農,輕易綁架了在馬車上的杜明禮,逼著他帶自己去見王爺。層層守衛之下,趙白石打扮成查坤的樣子,趁夜隨著杜明禮進了王爺府。眾多侍衛在側,杜明禮認為這是自尋死路。但趙白石求的是一條出路,並不是來行刺的。他順從的放下所有武器,將吳家所有產業和生絲契約雙手奉上。

五百萬兩白銀和十年契約打動了貪婪的王爺,這才決定放過周瑩。而趙白石如此有勇有謀的舉措,讓王爺十分欣賞,要求他歸順自己。無論為誰賣命,都躲不開污濁。此刻為了救人與復仇,趙白石只能同意。

周瑩終於走出了刑部大牢,重新回歸吳家東院。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龐和跪著的吳漪,她沒有多說一句話,只是詢問沈星移的下落。曲徑通幽處,沈星移已經變成了一堆墳塋。按照趙白石的說法,在獄中重傷的沈星移染上了瘧疾,不治身亡。沈四海雖然也花了錢,但是沒等到最後結果。

那四下密佈的高大樹林,瞬間壓得周瑩透不過氣來。她獨自跪倒在沈星移的墓前,怎麼也不肯相信現實。那熟悉的三個字,怎麼就這麼輕易刻到碑上去了呢?說好了同生共死,為什麼獨留自己一人呢?這個不守信用的人,還能聽得到她的真心話麼?淚水尚能風乾,但死去的心卻無法喚回生機。

沈家連開了三家錢莊,似有重新開闢格局的意向。六椽廳內,所有人都在等著周瑩的決定。可眾人明顯能看出來,她雖然言行正常,卻沒有往日的銳氣與活力了。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