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獵場分集劇情介紹(1-10)58

劇情介紹

鄭秋冬,一名為了理想堅持不懈的人,在好友老白和其女友羅伊人的幫助下,事業逐漸有了起色,不想老白突然的去世與自己事業的一夜挫敗,讓鄭秋冬危機重重,然而鄭秋冬並不甘心,發憤圖強,且在羅伊人的幫助下,平安度過難關,鄭也因此對羅伊人產生情愫,然而兩人緣分未到,遺憾擦肩而過。時間慢慢流逝,林拜的出現,給鄭秋冬帶來了非凡的機遇,而鄭秋冬誠信為本的原則,讓林拜更加刮目相看。機緣巧合,鄭秋冬發現對手袁昆急功近利,準備使用極其不道德的手段達到目的,而鄭秋冬面對自己的誠信與良知無法容忍袁昆將要給他人帶來的傷害,於是通過各種手段成功阻止了袁昆敗壞的行為,並且與好友一起並肩抗敵,共同面對挫折與難關,而鄭秋冬也因為純粹、高尚的誠實信條,贏得了羅伊人的傾心與事業上的璀璨榮耀。

 

1 - 鄭秋冬遇羅伊人重燃昔日戀情遇老白絕症慘逢事業情場兩失意

 

這是世心集團名下一家老舊的廠房。

陽光透過發黃的玻璃照射到斑駁的牆壁上,隨處可見老式的機械和桌椅。鄭秋冬穿著筆挺的西服,手持麥克風,站在四米多高的二層小平臺上慷慨激昂的進行演講。演講的內容無非是我當年怎樣怎樣苦,因為怎樣怎樣的堅持,最終獲得了怎樣怎樣成功的套話,台下的記者立刻聽出是抄襲,樓梯的下方圍繞著的數百位員工們卻紛紛叫好,甚至有感性的女員工潸然淚下。

世心集團的老闆撒總表揚鄭秋冬演講效果好,給了他翻倍的勞務費。撒總好奇鄭秋冬為什麼演講的頭頭是道,自己的事業卻如此不堪。鄭秋冬辯解自己靠的是和員工站在一起的,精神力量。撒總卻譏諷說自己聽說的最多詞是“精神崩潰”。話音未落,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伴隨著幾聲尖叫響起,有員工跳樓了,鄭秋冬看著驚慌失措的撒總,不由低聲歎息,這就是他說的精神崩潰。

離開的時候,羅伊人開車來接鄭秋冬,兩人自然而然談起了共同的友人老白-白力勤。三人就讀於同所大學,四年前鄭秋冬和羅伊人因故分手,兩人再相逢時,她卻陰差陽錯的成為了師哥老白的女友,目前是面臨畢業的女大學生一枚。老白成為了一位著名的文藝評論家,而鄭秋冬,開著一家落魄的職業介紹所,過著連房租都交不起的苦逼生活。

約好在湘菜館吃飯,鄭秋冬讓她先去接老白,羅伊人卻忍不住感歎,老白的骨癌病將自己徹底變成了一個老司機,鄭秋冬默然不語。飯桌上,老白高談闊論,鄭秋冬問他對自己演講的看法,老白笑著說霸氣側漏就是有點脫離實際,鄭秋冬苦笑說這是撒總要求的打雞血演講。飯桌上老白的朋友小鄭故意湊熱鬧,請鄭秋冬去給舅舅的健康館做開業演講,鄭秋冬欣然應允。

飯局結束後,老白讓羅伊人將鄭秋冬送回家,兩人幾句話回憶起當時青春年少的美好時光。羅伊人笑說那時候鄭秋冬可沒那麼多話,自己還叫他“渡邊君”。鄭秋冬卻說她送給自己的那本《挪威的森林》至今還沒來得及看。兩人又聊起老白的骨癌病,寥寥幾句,複又沉默下來。

這一場多年後猝不及防的相逢,讓兩人歡喜又惆悵,故人依舊,很多事卻已不能再重來。

翌日,鄭秋冬為健康館成功的做了開業宣傳,卻換來一千塊的發票和一盒健康膠囊,還有一小遝十元鈔票。他立刻打電話給老白,老白卻幾句話將事情繞了過去。鄭秋冬憤怒不已,越發體會到人落魄時的悲哀與不堪。

羅伊人聽見老白和小鄭說鄭秋冬的事,心中不喜,決定晚上回學校宿舍住。她聽著鄭秋冬傳給自己的歌,恰巧鄭秋冬一個人無所事事的翻看著那本《挪威的森林》。

兩人通著電話,聊著聊著,約在了學校北門吃烤串。鄭秋冬想起自己以前做的種種錯事,他想要問為什麼羅伊人會和老白在一起,羅伊人卻隻字不提。悔恨,不安,悸動,歉疚,鄭秋冬只能一杯杯的,借助酒精壓下心頭的萬種思緒。他悔恨以前的自己太盲目,只有失去了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羅伊人喃喃地問他後悔嗎?鄭秋冬腸子都悔青了。

飯後兩人在小樹林散步,聽著那曲《一場戀愛》,情到濃時,鄭秋冬看著羅伊人一如往昔的容顏,終於擁吻了自己心中從未離開的女孩。

戀戀不捨的將羅伊人送到宿舍,鄭秋冬想要跟上去,卻被無情的宿管大媽阻止了。羅伊人主動告訴鄭秋冬,自己和老白早就存在問題,只是因為他的病情沒有分手罷了。

次日,陪老白檢查後,羅伊人想要坦白,卻不知如何說出口。和鄭秋冬甜甜蜜蜜約了晚上去看電影,正在這時,老白的主治醫生方醫生卻打電話過來說,老白的骨癌擴散,只剩下一年得時間了,羅伊人滿腔歡喜頓時化為烏有,眼淚不受控制的落了下來。方醫生勸羅伊人不要再將大好年華浪費在這上面,但善良的羅伊人內心已經下了決定。

羅伊人找到鄭秋冬,坦白了老白的病情和自己的決定。鄭秋冬苦苦哀求,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再次跑出自己的世界。

 

2 - 鄭秋冬誤入傳銷組織無法自拔老白病情加重羅伊人不離不棄

 

老白將鄭秋冬介紹給做連鎖銷售的何總,他的演講才能正是何總急需的。羅伊人也附和說何總去年買了多少房子,兩人尚不知這一次所謂的“機遇”,將帶給鄭秋冬何等的災難。

三人來到何總的辦公室,何總看了鄭秋冬的演講視頻,對他十分滿意。臨走時,何總早就注意到鄭秋冬手裡拿著的爛手機,遞給鄭秋冬一部新手機,讓他第二天一大早陪自己去廣西。鄭秋冬看著財大氣粗的何總,終於決定關掉職業介紹所,賣掉所有家當,從頭開始。

另一邊,老白在路上偶遇一群來北京參觀的女大學生粉絲,下高架橋的時候一不留神從樓梯上滾了下去,重傷昏迷。羅伊人連忙趕到醫院去照顧老白,恰逢鄭秋冬換了手機,兩人聯繫不上彼此,十分著急。

翌日早晨,鄭秋冬心情沉重的準備登機,卻聽見廣播裡羅伊人在進站口等自己,心急的他拉著行李一路狂奔,兩人相擁而泣。但最後,鄭秋冬還是拎著羅伊人給自己準備的大包小包去了廣西。

出了機場,何總將鄭秋冬領上車,給他劃下了一個巨大的烙餅。但很快,鄭秋冬就發現,何總所謂的連鎖銷售集團,其實就是一家傳銷公司。但同時,傳銷公司也抓住了鄭秋冬內心想要成功的軟肋,不斷刺激著他掙錢的欲望。

鄭秋冬坐在出租屋裡,看著《挪威森林》,想著遠方的羅伊人,終於迷失了自己。他開始不斷觀看公司給自己的資料,結合自己本身的演講天賦,踏入了傳銷的泥潭,難以自拔。何總根據鄭秋冬的優異表現準備將他升為A級別傳銷,那位將鄭秋冬接引進來的女同事也漸漸對他芳心暗許,但鄭秋冬心中依然牽掛著羅伊人,和自己的北京買房夢想。他向羅伊人傾訴自己已經掙了二十個平米的房子了,等掙夠一百平米,他就回去找羅伊人。也正是這個信念,一直支撐著他。

鄭秋冬後悔自己當初如果不去尼泊爾挖蟲草,就不會失去羅伊人,她就會是自己一個人的了。但羅伊人卻堅定地告訴他,不論如何,自己會一直待在原地,等他回來。

由於鄭秋冬表現優異,四川分區向何總申請調他過去支援。女同事眉飛色舞的說組織內部都稱他“鄭神”,鄭秋冬卻想趁機提價,這一切女同事心知肚明,很爽快的幫他向何總申請漲了十五個點。對羅伊人的思念讓鄭秋冬對金錢越發渴望,幾乎變得一發不可收拾起來。

日復一日,鄭秋冬奔走在各個地區,在各色的人流周旋,終於,這一天,久違的兩人約在一個小餐廳見面。羅伊人問鄭秋冬到底是什麼職業,他三言兩語回避著不肯詳談。兩人又不可避免的談起了老白,羅伊人黯然地說老白僅存三個月的壽命了,鄭秋冬默然。

兩人又談起了剛在一起時的日子,鄭秋冬看起來馬大哈,居然還清晰地記得當時羅伊人吃的冰激淩的口味,羅伊人有些感慨的說,真正將她放在心上的人,也許不記得自己的事情,卻清晰地記得她的小細節。

時隔多年,分分合合,但對彼此的那份真情,卻從未遺忘。

而意外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到來了。

當發現有人跟蹤自己的時候,鄭秋冬有些驚慌卻又在意料之內。也許早在他第一天做決定的時候就知道,這一天終將到來。他機警的甩掉跟蹤自己的人,卻不知道另一批人卻找到了羅伊人,企圖通過老同學的關係找到他。

這一天,鄭秋冬在一個農村做完宣講,一個老闆模樣的神秘男人叫住了他,還說是通過羅秘書的介紹。神秘男人說何總的公司已經被員警盯上了,鄭秋冬不信。他又拿出一背包錢,給了他一張和老闆在雅浦島的照片,鄭秋冬心動了。

背著一背包錢,鄭秋冬第一時間聯繫到了羅伊人,他讓她幫自己去奧運村一帶看房子,等他回來就去買。等他背著包回到公司,卻正好看到女同事被員警帶走,他連忙一路狂奔逃脫了。聯繫了那個神秘男人,那個人聽說他出事了,罵了一句就立刻掛了電話。

鄭秋冬從來沒有這麼倉皇,背著一背包的錢,卻覺得哪兒也不安全。他換了新手機,買了新車,買了一車的乾糧,打算一路開回北京。等到稍微安定,他打電話給羅伊人,卻得知了老白離世的消息。

羅伊人泣不成聲,鄭秋冬卻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麼滋味。他沉聲保證,自己會馬上回來。

此時的他尚不知,一張大網已經悄然張開,等待著他的到來。

 

3 - 鄭秋冬千里逃亡回京被捕判刑獄中獲獵頭CEO劉量體賞識

 

這可能是鄭秋冬一生中最有錢,卻最狼狽的時刻。

得到老白去世的消息,牽掛羅伊人的鄭秋冬一路開車向北京狂奔。誰料途中車子卻意外損壞,只能在路上耽擱兩天。鄭秋冬無奈的打電話告訴羅伊人這個消息,羅伊人卻反問他怎麼不坐飛機火車,鄭秋冬無言以對,只能推脫說自己身份證丟了。

另一邊,羅伊人送走了老白得知噩耗從鄉下趕來的父母,卻迎來了幾個自稱是鄭秋冬同學的便衣員警。他們謊稱有急事找鄭秋冬,羅伊人無意間透露了鄭秋冬下午回京的消息,傻乎乎的帶著他們去高速收費站接鄭秋冬。

羅伊人永遠都不會想到,在經歷了這麼漫長的等待後,和鄭秋冬相聚的時間竟然那麼短,短的他們只來得及給彼此一個擁抱,就要再次陷入漫長的分別。當鄭秋冬經歷了幾天幾夜的狂奔,激動地上前抱住羅伊人的那一刻,員警逮捕了他。

最終,鄭秋冬經廣西法院審判,因組織傳銷罪,判刑五年零六個月。法院宣判那天,羅伊人坐在旁聽席上,看著被告席上一臉怨恨的鄭秋冬,心中百般滋味。真的是自己害了鄭秋冬嗎?她找到中學同學現在是律師的鐘淮蘭幫忙去探視鄭秋冬,想要向他解釋清楚,但鄭秋冬見到她卻破口大駡,問她怎麼還有臉來見自己,罵她是一個在男人間左右逢源的賤人。鄭秋冬的指責和辱駡讓羅伊人肝腸寸斷,甚至在鄭秋冬離開後哭暈了過去。

她不知道,這一切只是鄭秋冬在演戲,從他踏入監獄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完了,但他不能再連累善良無辜的羅伊人,自己和老白已經讓她等了太久,也許愛她最好的方式是選擇放手。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鄭秋冬原以為自己的夢想甚至是一生已經到此為止,卻又在監獄中遇到了人生的轉機——劉量體。他是一家獵頭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識人無數的他很快就發現了鄭秋冬在人際溝通方面的天賦。劉量體建議鄭秋冬去學人力資源,這和鄭秋冬的夢想不謀而合,鄭秋冬很快答應了。

鐘淮蘭不忍見羅伊人越來越憔悴,來到監獄試探鄭秋冬的真實想法,他謊稱羅伊人已經沒有了求生的欲望,鄭秋冬又急又氣。他懇求鐘淮蘭幫助羅伊人好好地活下去,鐘淮蘭終於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他告訴羅伊人鄭秋冬被發現在監獄和一名男犯人赤身裸體躺在一起,還需要加刑。羅伊人終於死心了。

儘管擔心著羅伊人,鄭秋冬也沒有停下自己學習的步伐。劉量體是一位很好的導師,而事實也證明,鄭秋冬的確很有天賦。一年後,他就考取了相關的證書,並且因為服刑期間表現良好,獲得了六個月的減刑。劉量體還讓鄭秋冬進一步學習心理學和金融,將他培養成一名合格的獵頭。

 

4 - 鄭秋冬出獄為“恩師”劉量體完成心願回北京以覃飛身份重頭開始

 

也許在踏入監獄的那一刻,那個曾經拿著麥克風滔滔不絕的“鄭神”就已經死了。儘管學習了更多專業的知識,鄭秋冬卻怎麼也找不回曾經的狀態。劉量體告訴他,是因為他的經歷讓他對演講產生了心理障礙,從而造成了失語。只要他重拾信心,就能找回當年的鄭秋冬。

很快,因為表現良好,鄭秋冬獲得了第二次減刑,在入獄第四個年頭就即將刑滿釋放。

出獄前,鄭秋冬感恩劉量體對自己的知遇之恩,打算出去後幫他完成未了的心願。原來,劉量體父親的骨灰還放在殯儀館無人打理。他請求鄭秋冬出去後找人把自己的房子賣掉,將父母的骨灰入土為安。鄭秋冬答應了。

時光荏苒,一轉眼就到了鄭秋冬出獄的日子。受劉量體所托的簡娜早早在門口等著他,並將鄭秋冬帶到賓館安頓下來,讓他先熟悉和適應一下北海目前的情況。等鄭秋冬準備就緒,簡娜才將劉量體房子的檔,以及為他準備的假身份證交給了他。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鄭秋冬賣完房子,拿著錢找到劉量體的老家,用了些手段買回了劉母的骨灰,又去殯儀館領回了劉父的骨灰,按照劉量體的囑咐,將兩位老人入土為安。

做完這一切,鄭秋冬將假身份證和剩餘的錢交還給簡娜,也從她口中得知了一些關於劉量體的事。簡娜告訴他劉量體其實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他並沒有犯罪,而是為了兩個孩子,才幫前妻頂替了過失殺人罪。

這晚,鄭秋冬在酒店遇到了員警查房,沒有身份證的鄭秋冬只能辯解說是朋友幫他開的,但員警話裡話外的歧視還是讓他十分不爽。他跑去酒吧借酒澆愁,誰料又遇上一幫找事的年輕人,差點發生了肢體衝突。鄭秋冬喝著悶酒,卻被“熟人”認了出來。原來,這熟人是原來在監獄裡聽過他課的囚犯,他覺得鄭秋冬是個“可造之材”,想拉攏他跟自己混,鄭秋冬哪裡肯幹,卻因為寡不敵眾被毒打了一頓。

鄭秋冬像一條無家可歸的野狗在街上晃悠,卻被之前入住的酒店的保安認了出來。好心的保安將上次鄭秋冬逃跑前落下的背包還給他,裡面還放著那本他從不離身的《挪威的森林》。看到這本熟悉的書,想起羅伊人,想起自己坎坷的遭遇以及現在的處境,鄭秋冬不由潸然淚下。愛人離去,夢想破碎,命運狠狠地捅了他一刀後悄然退場,只留他獨自面對一地狼藉,無處可去,無家可回。

鄭秋冬來到監獄,他告訴劉量體自己已經完成了他的願望,也告訴了他自己對現狀的無助和絕望。劉量體鼓勵他不要放棄做獵頭的夢想,並將賣房剩下的三十萬給他做資本東山再起。劉量體的信任和支持讓鄭秋冬十分感動,他承諾自己一定會努力,等十年後再來接劉量體出獄。

鄭秋冬知道,社會再難接受自己這樣一個有過犯罪污點的人。想要重新開始,他需要一個全新的身份,他想起之前用過的覃飛的假身份——年紀相仿,真人已經去世,且出生在偏遠的小山村,這一切都是他最好的掩護。他甚至以記者的身份到覃飛的家鄉做了調查,以期對這個身份進行更好的瞭解。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他再次回到了北京。

四年前倉皇被捕的鄭秋冬已死,從今以後,他只是誓要出人頭地的獵頭覃飛。

 

5 - 鄭秋冬改頭換面重回北京遇獵頭林拜成功入職山谷商務

 

一個謊言的開始,需要無數個謊言去掩飾,鄭秋冬明白這個道理,卻在真正遇到考驗時還是忍不住心虛。儘管做好了充分的準備,但當他將覃飛的資料交付廣西人力資源管理局,當工作人員用審視的目光打量他的那一刻,他依然膽戰心驚。但他更明白,從這一刻開始,這種審視與考驗將伴隨他未來的日子,明知前路歧途,但他別無選擇,只能奮勇前行。

經過多次面試反復適應新身份後,鄭秋冬拒絕了各個單位的錄用,毅然回到了北京。回京後,他找仲介置辦了一套地理位置,居住條件都不錯的房子安頓下來。他花雙倍價錢將駕照轉換為北京駕照,置辦了體面的行頭,接近傍晚的時候,在外面兜兜轉轉的鄭秋冬,無意間再次來到了那家曾與羅伊人吃飯的小飯店外。

想起曾經的美好時光,他一時間竟然淚盈於睫。時光易逝,物是人非,伊人的音容笑貌依稀還在眼前,但再也不會屬於他,而他,甚至連鄭秋冬的都不是了。

日子一點一滴朝著鄭秋冬的計畫進行著。他幾經周折成功報考了滙豐商學院NBA學位秋季班,卻不巧遇見了曾經來過秋冬職業介紹所找他做調研的獵頭林拜。林拜覺得鄭秋冬十分面熟,並且覺得他身上沒有廣西味,但鄭秋冬十分鎮靜的轉移了話題。

兩人言語間幾次交鋒,林拜一眼看出鄭秋冬是來求職的目的,而他恰巧也是來獵人的,因此對他上了心。果然,沒過多久,林拜就為鄭秋冬找到一家前景不錯的民營控股企業——山谷商務。兩人相約晚上吃飯,林拜詳細的向鄭秋冬介紹了山谷商務,鄭秋冬猶豫良久,還是答應了,但要求林拜為他保密,林拜爽快地應允了。

翌日,鄭秋冬去山谷商務面試,恰巧前一位傲慢的面試者與面試官發生了爭執,面試官順勢讓他推斷剛才發生的事情,鄭秋冬靈活的結合心理知識進行了分析,面試官十分滿意。面試後,鄭秋冬發現自己身上的餘款已經不多了,他只能去菜市場採購一批相對廉價的食物維持生活。幸運的是,很快他接到了山谷商務公司的電話,他被錄取為山谷商務新的人力資源薪酬總監,這讓他大受鼓舞。

當鄭秋冬西裝筆挺的提著公事包踏入山谷商務,他的內心既興奮又詭異的冷靜。辦完入職手續,他被秘書引到辦公室與董事長見面。董事長工作十分繁忙,視訊會議不斷,但他還是堅持想要第一時間見到鄭秋冬,甚至滯後了與朱莉的對話,和他單獨會面。

兩人閒聊幾句,董事長突然提起覃飛去年在南寧住院,被醫院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的事情。這讓鄭秋冬十分驚訝,董事長說那時覃飛在病榻上,用醫院處方單寫的那篇短文《末日說》,拯救了他的合夥人,也就是考察出車禍住院心灰意冷的鞠安先生,鄭秋冬越聽越心驚,卻只能強裝鎮定。

但看到董事長拿起電話準備聯絡鞠安,鄭秋冬知道,新的考驗,來臨了。

 

6 - 鄭秋冬公司酒會偶遇羅伊人招聘遭覃飛未婚妻敲詐二十萬

 

董事長打了個電話,讓那頭的人迅速趕回公司好為他引見覃飛。他十分推崇覃飛的《末日說》,還說鞠安病好回到北京後時常提起他。看董事長流利的念著那篇短文,鄭秋冬只覺得心中發涼,額角甚至有汗珠滴落。

出了會議室後,鄭秋冬藉故到廁所想要逃避與鞠安的會面,想到等會被揭穿身份的場景,他甚至想要砸窗逃跑,難道辛辛苦苦準備的一切,還未開始,就要結束了嗎?

當鄭秋冬忐忑不安的來到會議室,孟董事正在與一位優雅的中年女性交談,原來來的並不是鞠安,而是他的夫人。鞠夫人溫和有禮的向他問好,鄭秋冬卻無心應酬,而是惴惴不安的詢問鞠安的下落。誰料,鞠夫人竟然一臉沉痛地說鞠安在今年四月,因為抑鬱症去世了。鞠夫人拿出那張寫著《末日說》的處方單,還說正是因為它鞠安才多活了一年。

此刻,鄭秋冬一直懸著的心才終於落了地。老天爺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鄭秋冬喃喃自語,心中叩謝漫天神佛,總算是又逃過一劫。

日子一天天過下去,聰慧的鄭秋冬對公司的事務也漸漸上了手。這一天,孫經理來辦公室找他,告訴他務必正裝出席明天下午的酒會。繁重的工作讓鄭秋冬十分疲憊,下班後,他去中醫理療店做拔罐,又接到孫經理的電話。兩人聊了一下新近員工的資訊公佈情況,孫經理一一記下他的建議,再一次提醒他不要忘記明天的酒會。

鄭秋冬和孫經理盛裝出席了公司酒會,細心的孫經理發現門口有個女人一直在看鄭秋冬,鄭秋冬回頭觀望時,她就立刻走開了。談笑間,鄭秋冬被同事介紹與中保傳媒的董事長見面,鄭秋冬第一眼看到她就呆住了。羅總是一位長髮飄逸,氣質出眾的美女,但更重要的是,她,竟然就是羅伊人。羅伊人雖然十分震驚,卻很識相的沒有拆穿鄭秋冬。鄭秋冬向孫經理打聽羅伊人,她卻說羅伊人看著平凡,卻關係通天,而且十分神秘,聽說和夏部長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羅伊人約鄭秋冬到酒店房間單獨見面。兩個人凝視著近在咫尺的對方,羅伊人依舊笑容甜美,鄭秋冬心中卻是滿腔淒涼。他曾經想過會遇到熟人,也想好了怎麼應付,卻沒想到第一個遇到的還是她。

羅伊人依舊對當初鄭秋冬被捕的事情耿耿於懷,她聲音顫抖的辯解自己當初沒有出賣鄭秋冬。鄭秋冬怎麼會不知道呢,但他又如何能告訴她,那只是他為了逼她離開的權宜之計。這些年,羅伊人一直關注著鄭秋冬,她早就通過鐘淮蘭打聽到鄭秋冬提前一年出獄了,只是不知該如何聯繫他罷了。

羅伊人又問起鄭秋冬的身份問題。鄭秋冬沒有絲毫隱瞞的告訴了她真相。羅伊人對此十分震驚,她氣憤地說每一次,鄭秋冬都是抱著一副大幹一場的樣子,最後都事與願違,落得個一事無成。開職業介紹所,進傳銷組織,現在連身份都不要了,羅伊人既氣憤又傷心,卻又無能為力。

羅伊人將公司名片給鄭秋冬讓他有事隨時聯繫自己,鄭秋冬調侃換以前打死他也不相信羅伊人會做生意,羅伊人卻雲淡風輕的說這一切都是靠夏吉國。鄭秋冬心中一痛,卻只能沉默不語。

羅伊人向朋友諮詢假身份的事情,她始終擔心鄭秋冬有一天會身份敗露,更勸鄭秋冬做好後續準備,因為他總有一天會有女朋友。鄭秋冬卻表示如果有那麼一個人,自己會坦白一切,把秘密告訴最在乎的人,對於擁有秘密的人來說,會更踏實。

MBA課上,鄭秋冬發現公司將新進員工的詳細資料都公佈在網上。這幾天,一個叫伍芳的求職者一直聯繫他想要見一面,鄭秋冬不堪其擾,只能無奈的答應了。兩人約在附近的咖啡店,一開始,鄭秋冬還以為她只是個普通的求職者,但女子很快挑明自己知道鄭秋冬的身份是假的,因為她曾是真覃飛的未婚妻,與覃飛談過一年戀愛,她的真名叫熊青春。鄭秋冬以為她想要勒索,憤怒的轉身就走,但熊青春卻威脅說要把覃飛的死亡證明寄給山谷公司和MBA,鄭秋冬只好留下來聽她的條件。

熊青春追問鄭秋冬假冒覃飛身份的原因,鄭秋冬一兩句解釋不清,無奈之下只說自己是走投無路。熊青春終於表露自己的目的——向鄭秋冬索要二十萬封口費,鄭秋冬有把柄在她手裡,只能咬牙答應了。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