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分集劇情介紹(1-10集)共42集

u=2900391288,531396773&fm=27&gp=0  

  劇情介紹

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劇情以三國時期“魏國”為故事大本營,通過對權謀與情感的描述,抒寫魏國大軍師司馬懿如履薄冰、機智傳奇、謀冠天下一生的故事。

  該劇傳奇地展現了司馬懿(吳秀波飾)的一生,展現了一個波瀾壯闊的後三國英雄時代。年輕的司馬懿本是個膽小謹慎的書生,因為有“鷹視狼顧”之相,回頭看了曹操(於和偉飾)一眼,從此和曹家結下了不解之緣。

  他被曹操強行征辟為官,一腳踏入曹家暗流洶湧的奪嫡之爭。他運用謀略幫助曹丕(李晨飾)一次次通過曹操的考驗,將曹丕送上世子位。他盡心竭力輔佐曹丕成為開國明主,開創新政、扶持士族、抑制宗室,為魏國的穩定富強做出了巨大貢獻。他與諸葛亮在六出祁山的較量與博弈中相知相惜,五丈原秋風一曲梁甫吟,他徹底戰勝了畢生最為強大的對手,卻對著飄渺的棋局失聲痛哭。

  在他的垂暮之年,魏國主幼臣庸,他又默默積蓄力量,忍辱負重,最終一擊成功,平定了魏國的內亂。他的一生有保國安民的豐功偉績,也有殘酷卓絕的明爭暗算,他功過兩奇偉,智謀冠天下,奠定了結束亂世的基礎。

1 - 董承刺曹失敗

 

東漢末年,我國尚未有科舉。士子們晉升的資本,便是高人名士的評語。南陽許劭兄弟,德高望重,常於每月初一對當時人物或詩文字畫發表品評,只要經他們品題的人物,立刻身價升騰,名揚天下。學子秀士趨之若鶩,時人稱之為——月旦評。

河內郡,溫縣。司馬懿(吳秀波 飾)的妻子張春華(劉濤 飾)瀕於生產,家中上下的僕從小廝端湯遞巾,忙成一團。年輕的書生司馬懿對此頗有些六神無主,在院內徘徊輾轉焦慮不已。潑辣的張春華痛怒交加,直呼喚司馬懿進產房陪護,愛妻心切的司馬懿就欲進入,被一旁的僕從勸下。

在這緊要關頭,司馬懿之父司馬防(張志忠 飾)帶著神醫華佗(許還山 飾)趕至。妙手的華佗讓張春華服下了麻沸散,並對其進行剖腹產。

魏國,許都。風涎之疾再犯的曹操(於和偉 飾)頭痛欲裂,於臥榻之上不住地呻吟,其子曹丕(李晨 飾)等人在近旁焦急地看著,一籌莫展。曹操疾呼華佗之名,遣人喚神醫華佗來治病。

溫縣,醫術入聖的華佗成功地為司馬夫人張春華接生下一子,司馬家再添新丁,感恩戴德不盡。即便是懸壺濟世如此多年,華佗仍是不住欽佩于張春華的膽量,誇讚不已。司馬氏一家人正喜樂融融間,黑衣寒甲的魏兵闖入,即刻便傳大司空曹操之命,喚華佗入府治病。深知此行兇險的華佗簡單地交代了幾句,臨行前,將自己一生的心血《五禽戲》交于司馬懿,讓他代自己傳之於後世,造福庶民。

司馬府內室,新產不久的張春華虛弱不已,嗔怪司馬懿方才對自己的呼喚置若罔聞。夫妻二人感情深摯,經此不大不小劫難,自是緊緊相擁,歎慰不已。

匆匆趕至司空曹府的華佗,準確地診斷了曹操的病症,並表示此症並非不可根治,只是需要動刀開顱取出腦內風涎。此語一出,四下皆是愕然。生性多疑的曹操更是驚坐而起,狐疑陰狠地表示,天下想取自己項上人頭之人比比皆是。華佗隨即答話道,其次之法唯有隱居靈泉山水之間,遠避雜難煩擾之事縈懷,乙太清之氣清心養腦,十年之後或可痊癒。猜忌之心驟起的曹操已然聽不進勸告,盛怒之下不顧郭嘉(曹磊 飾)等人勸阻,將神醫華佗投入了大牢。

皇宮裡,得知了曹操開始黨同伐異的漢獻帝劉協(王茂蕾 飾)和國丈董承(趙彥民 飾)驚慌失措,衣帶詔一事如若暴露,兩人必定遭殃。孤注一擲的漢獻帝決定動用死士,刺殺曹操。

這邊,智慧絕倫的謀士郭嘉通過密報,輕而易舉地將視線鎖定了司馬防和董承一派。曹操知訊後,命滿寵(王力 飾)如果審不出華佗,就斬殺之。

曹操召集群臣,在天下發佈唯才是舉的求賢令,並于月初楊修(瞿天臨 飾)主持的月旦評上懸掛告示。此次,曹操決意已定,就連侍中荀彧(王勁松 飾)的緩行提議也予以駁回。這次聲勢浩大的政令,實際上是曹操誘使異己出手的計策。

司馬府,徐庶(黃俊鵬 飾)由司馬懿帶著前來拜會漢京兆尹司馬防。就在這時,侯吉(來喜 飾)匆匆來稟道神醫華佗已經被殺。消息如晴天霹靂,震驚了諸人。為保全司馬家,司馬防命司馬氏一族與此撇開關係。而這邊,太常楊彪也退回了與司馬家的聘禮,以求一旦事發,兩家中的一家可以保全。

深夜,刺殺曹操的執行者董承、劉備、王子服和吉平等人密謀行動細節。

翌日,楊家家使帶來退婚書,面呈司馬家長子司馬朗(李佑偉 飾)、司馬懿和司馬孚。退婚書所言盡是楊修所寫,牙尖嘴利的楊修氣得司馬朗直哆嗦。氣憤不過的司馬懿決定趕赴月旦評,去看一看楊修到底是不是盛名難負。

月旦評盛會,群賢畢至,俊才雲集。郭照(唐藝昕 飾)的馬匹受驚亂竄,為曹丕所英雄救美。兩人四目相對,情愫頓生。

片刻後,盛會正式開始,一時間旌動鼓搖。在荀彧宣讀了招賢令後,楊修開始品評人才分等。台下,百名死士已經暗地滲透,開始向微服私訪的曹操緩緩靠攏。這時,看不過飛揚跋扈的楊修羞辱三弟的司馬懿昂然上臺,與楊修展開一場精彩的激辯,駁得楊修啞口無言。

就在這時,滲透完畢的死士悍然拔劍襲擊曹操,場面頓時大亂。就在刺殺的一方以為勝券在握時,魏將許諸帶領著精銳兵士殺出,死士們全軍覆沒,董承也被生擒。曹操當即下令召集百官,要當面質詢董貴人與天子。

 

2 - 司馬防落罪投牢

 

許都,皇宮。曹操帶著大批玄甲兵士氣勢洶洶地闖入宮城,大有逼宮問罪之意。朝殿內,聽聞刺殺失敗曹操興罪的漢獻帝嚇得六神無主,想要移駕逃避,被董貴人勸下。

宮城甬道內,重甲荷劍的兵士簇擁護衛著曹操,步履鏗鏘地往朝殿方向行去。甬道的暗處,董承設下的第二批伏兵早已經準備完畢蓄勢待發,就欲借曹操疏忽大意之際予以致命一擊。望見曹操等人接近,殺手們紛紛取出羽箭,預備彎弓,場面的氣氛陷入了極度地緊張當中。居高臨下,位處有利,殺手之首挽弓搭箭瞄準了下方龍行虎步的曹操,就在曹操即將命喪箭下之時,在殺手們的後方突然湧出了一波武藝高強的素衣玄甲之士,趁著對手未曾防備,幾個回合間手腳麻利地結果了所有的殺手。下方甬道內,聞有異動的曹操也早已被持著重盾的士兵們層層保護起來。刺殺行動至此徹底失敗,曹操得意的笑容後面是敗者們沮喪之極的面容。原來,對於這些情況曹操早已預料,提前安排了兒子曹彰護駕。

郭照匆匆跑來,向張春華告知了月旦評上的風波。聰穎而明曉時局的張春華寬慰道,曹操只是想要抓住刺殺自己的異己,並非會針對司馬懿與司馬防。

朝殿之外,嗚咽低沉的牛角號長鳴,氣氛壓抑萬分。董承像被拖死狗一樣拖至漢獻帝面前。當著文物百官的面,滿寵毫不客氣地威脅逼問董承,朝臣中還有多少人與之同謀。一時間,在場大臣人人自危焦慮不已。見董承不願開口,曹操命荀彧替換滿寵,上前審問董承。傲骨極甚的董承不願連累諸公,咬舌自盡。曹操見此不成,遂將董貴人拖出朝堂示眾。懦弱的漢獻帝連連向曹操求情,請求曹操開恩,放了已經懷上自己骨肉的董貴人。曹操假惺惺地授漢獻帝以刀,令他殺了自己,可是,已經膽怯入骨髓的漢獻帝此時此刻連刀也握不住了。曹操隨即朗言哀諷,直道漢室無後,生出如此無能的兒孫,隨即命人上白綾絞死董貴人。場下的老臣見此再也按捺不住,紛紛站出痛斥曹操謀國弑君的行徑。這正合曹操心意,心狠手辣的曹操當即處死了所有仗義執言的漢室老臣,全場譁然。驚嚇過度的司馬防就欲自首以求自保,被洞明清察的司馬懿及時地攔阻了下來,這才沒有中了曹操奸計,從而不打自招。

就在群臣戰戰兢兢,甚至有些人已經嚇得便溺失禁時,楊修之父——太常楊彪不顧兒子阻攔,毅然步上臺階,痛斥曹操的無恥罪行。曹操氣急反笑,當即命人押下楊彪投入大牢。其子楊修跪地求饒苦苦哀求,可是卻無濟於事。曹操點名司馬防出列,要求負責京兆佈防的司馬防給自己一個說法。見父親因為緊張與惶惑,難以捋直了舌頭言語,冷靜的司馬懿當即跪下替父親辯解。曹操欣賞于司馬懿的才華,隨即表示今日放他一馬,但卻拿下了司馬朗與司馬防,並且逮捕了所有官籍在漢室而非司馬府所用的大臣,交由大理寺侯審。

司馬府,僥倖返家的司馬懿與司馬孚焦急于父親的狀況,同張春華商議對策。

楊修獨身一人求見曹操,替父申冤。為了保全父親楊彪,楊修供出真正暗通袁紹預謀行刺的罪魁禍首是司馬防。此言一出,四下皆驚,曹操當即派遣滿寵帶著校史趕赴司馬府搜查證據。

司馬懿來到校事府,拜會軍師祭酒,懇求軍師祭酒郭嘉的幫助。郭嘉令司馬懿近前,暗示他曹操之所以不逮捕他和楊修,而要抓走兩人父親的真正目的。

滿寵找到了一封司馬防寫給袁紹的書信,交由曹操審閱。經過字跡的比對,該信被確認為司馬防所寫。楊修當面對曹操言表忠心,誓死效忠。曹操隨即下令,將司馬防押入許都天牢,嚴加審訊。司馬防罪名落實的消息傳到了司馬府,司馬懿直言不妙。

劉備逃出許都的消息傳到了曹操耳中,當得知劉備沿途散佈消息,說自己奉衣帶詔號令天下討伐自己的消息後,曹操惱怒萬分。郭嘉推測,衣帶詔事關重大,必定還留在許都。曹操表示,自己等待著識趣的司馬懿翻出司馬防所有的同黨。

深夜,司馬府。一籌莫展的司馬懿得夫人張春華點撥,可以去尋找遊俠汲布的幫助。張春華給了司馬懿一柄信物短劍,讓他當晚就去樂豐酒肆拜會汲布。

樂豐酒肆,汲布在得知了司馬懿來意後,卻也是因為形勢嚴峻自危自保,沒有當即給司馬懿提供幫助。

 

3 - 為救父司馬懿佯死

 

司馬懿轉身離去,出門前有意地提及夫人張春華。汲布聞此,頓時心有不忍,苦苦思量後,趨身上前關上了房門,並悄悄將真相告訴了司馬懿——滿寵的確是在司馬府搜出了東西,那是一封司馬防私通袁紹的密信,藏在一堆金銀器中,司馬懿對於汲布的幫助自是感激不盡。汲布讓司馬懿日後有事詢問便以暗號相通,不要再去校事府犯險。臨行前,司馬懿忍不住追問汲布與夫人張春華的相識過程,汲布略有些尷尬。

司馬府上,司馬懿同眾人分析時局,認為那封密信極有可能是擅長模仿筆跡的楊修偽造,以此來陷害司馬防而救出老父楊彪。司馬懿點出利害關鍵,就是那封盟書,從事發當天老臣們的一言一行來看,司馬防與楊彪必是俱在其列。郭照隨後表示,自己可以去拜訪五官中郎將曹丕,以此尋求他的幫助。

曹丕府上,郭照懇求曹丕幫助司馬家一次。在曹丕表示自己愛莫能助後,郭照朗言曹丕之句“枯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誰肯相為言。”這榮枯冷暖的世態之語頓時觸動了曹丕,曹丕思量片刻後,答應為司馬家指一條生路。他隨即拉過郭照的纖手,在其掌心手書了一個人的名字,並叮囑郭照必須保密。在郭照臨走前,曹丕贈給了她一柄系玉短劍作為信物,並告訴她今後憑此來尋找自己可以暢通無阻。

郭照一路小跑,將此好消息帶給了司馬懿。司馬懿得知了曹丕提示的人正是荀彧後,當即命家丁侯吉熬煮草藥備用。這邊,對郭照傾心的司馬孚得知曹丕在心上人的手心寫字後,頓時醋意滿滿。可是,郭照自己卻隱隱欣喜雀躍。

司馬懿造訪荀府,懇求荀彧幫助自己見父親司馬防一面。荀彧為司馬懿的誠意所打動,帶著司馬懿赴天牢探望。牢房中,司馬懿喂遍體鱗傷的司馬防喝下了草藥,期間以明語夾暗話提示父親切莫屈打成招,並通過父親的暗示得知了盟書就在太常楊彪手裡。

司馬懿與司馬孚火急火燎地趕往楊府尋訪楊彪,直言巢覆卵破,休戚與共,並直接以盟書之事相要脅。楊彪聞此大驚失色,這一舉一動皆被司馬懿看在眼裡,徹底證實了他的猜測。司馬懿推測,如此一來,知曉了真相的楊修必定會想方設法毀了盟書,這就保證了司馬防的安全。

果不其然,楊修從父親楊彪手上奪走了那封盟書衣帶詔,將其焚毀殆盡。楊修開始驚疑于司馬懿是如何知曉盟書就在父親楊彪手上的。

司馬懿再訪尚書台,以盟書之事為脅請荀彧答應救出司馬防。楊府這邊,楊修已成狗急跳牆之態,欲除掉司馬懿以絕後患。

曹丕拜訪荀彧,詢問到底應否為司馬防求情。荀彧以琴音相提示,告誡曹丕保持克制,萬勿衝動。

深夜,津口渡頭。司馬懿應荀彧之約赴會,被黑衣刺客揮劍斬倒在地。楊修在目睹了司馬懿之“死”後,才放心同荀彧離去。誰知,在一旁密林暗處,汲布早已趕至並偷偷觀望。

司馬懿的失蹤令司馬府上下震動驚恐,郭照甚至跑去向五官中郎將曹丕求救。深明大義的司馬家主母張春華並未徹底被悲慟擊倒,而是忍痛開始安排對策,以求最大程度保全司馬家。

 

4 - 司馬懿巧計救父

 

鄉野的一處農戶家中,張春華與司馬孚將尚是嬰兒的司馬昭託付給農戶,並言明若兩日後未來接走孩子,就請農戶夫婦二人將之視為己出來撫養成人。張春華此舉,是欲保住司馬懿的長子,以求保全司馬家的薪火後嗣。

深夜,司空府。第二日就是行刑的日子,曹操料得此夜必不會太平,果不其然,楊彪父子與令君荀彧連番趕來司空府求見曹操。曹操命荀彧擔任監斬的行刑官,楊修隨即懇求陪同監斬,曹操允諾。一旁,曹丕頻替司馬防求情,被盛怒的曹操高聲喝退。在眾人退去後,見連令君荀彧和兒子曹丕都捲入了風波,多疑的曹操通明白了司馬防一案決不會那麼簡單。

翌日,許都。因為司馬防抵死不肯認罪畫押,荀彧便請書法精妙的楊修偽造其字跡。

大牢外,司馬防被押出預備候斬。張春華與郭照突然殺出,欲劫走司馬防,可惜寡不敵眾被制住,曹丕下令將她們一併帶往刑場。

刑場上,各方面俱已準備妥當。片刻之後,司馬防等人也被押至,待日上三竿便將問斬。就在監斬官荀彧投下令箭,儈子手將要揮刀之時,司馬懿突然出現在場外,高聲疾呼“刀下留人”打斷了行刑。司馬懿的出現帶來了極大的變數,一時間,張春華等人喜出望外,楊修驚愕,荀彧神色未變,曹丕面露微笑……司馬懿舉出鐵證證明父親冤枉——司馬防的供狀畫押乃是楊修模仿的筆跡,並非本人親筆。在司馬懿的證據得到荀彧證實後,楊修這才明白了從一開始,荀彧就沒有和自己合夥的打算,而是早就打算幫助司馬家。司馬懿隨即咬定,從司馬府搜出的所謂私通袁紹書信亦是楊修偽造。一時間,楊修百口莫辯,甚至因為情緒失控而說漏了嘴,變相承認了事情真相。當即,曹丕宣佈停止行刑,將楊修與司馬懿關押候審。

大牢裡,曹操親自探望司馬防,親迎司馬防出獄,並宣佈釋放所有在押的司馬家人。

司馬府,經此大難的司馬懿夫婦緊緊相擁,互訴衷腸。司馬懿隨即語氣頗酸地詢問夫人張春華同汲布的關係,就在張春華連連解釋時,公子司馬師和司馬昭被家僕接回,一家人相聚一堂歡樂不已。

司空府,令君荀彧就楊修一案向曹操請罪。曹操表現得寬宏大度,表示自己給予了荀彧絕對的實權,也就給予了他絕對的信任,荀彧聞此感激涕零,當即表示願肝腦相報。曹操詢問荀彧對於司馬懿的看法,荀彧措辭謹慎地說,靜水流深,自己尚看不透司馬懿其人。

在荀彧走後,郭嘉趨步而出,直言對曹操佩服得五體投地。這一番殺人攻心的做法,使得大戰在即的許都官僚系統沒有離心,反而圍繞著自己結成了鐵板一塊,更是使得荀彧與曹操君臣同心,這樣一來就穩固了後方,使得曹操能夠放心同袁紹一戰。

司馬府,後院。司馬懿正與妻弟幼子談天,曹丕突然到來。正堂之上,曹丕說明了自己的來意正是審訊司馬懿。

 

5 - 司馬懿斷足以拒入仕

 

曹丕疑惑于令君荀彧為何會願意幫助司馬懿,渡過如此兇險的“鬼門關”。司馬懿搪塞其辭,曹丕直接點破了當中的兩種可能性,並直截了當地向司馬懿表明真正的來意——欲拉攏司馬懿共圖大業。司馬懿誠惶誠恐地婉拒了曹丕的入仕邀請,這使得曹丕憤懣之餘而又無可奈何,只得慍怒著拂袖而去。

司空府上,楊修戴鐐參拜曹操。楊修對於誣陷司馬防一事供認不諱,並以袁紹外甥的身份懇請戴罪立功繼續為曹魏集團效力。曹操惜于楊修之才,只罰其板杖五十,讓其跟隨著自己出征河北,並赴袁紹大營投敵詐降。曹丕疑惑於曹操的做法,曹操教導曹丕在亂世之下,論才不論德,只要手握要害,用人做事便可不必拘束。曹丕聞此深謀遠慮,不禁心悅誠服。隨即,曹丕向父親進言,引薦鬼才司馬懿入朝為官。

司馬府上,司空曹操的委任狀下達而來,認命司馬懿為司空主簿。司馬懿聽此,面露難色不肯接過長史手中的委任狀,虧得長兄司馬朗的出面,這才化解了尷尬。

院子裡,司馬懿為了躲避入仕令,往淄重馬車上堆滿了貨物,隨即支開了三弟司馬孚。再三猶豫之後,司馬懿狠下心來,用盡全力鞭笞拉車的駿馬,讓沉重的馬車輪彀狠狠地碾過了雙腿。待司馬孚察覺不對往回趕時,司馬懿已經自斷雙足。

臥榻之上,張春華望著夫君的慘狀,直呼不值得。然而司馬懿卻認為這樣頗為值得,不枉了自己寒窗苦讀好些年修來的傲骨。夫妻二人正唏噓間,曹丕怒氣衝衝地闖入,痛斥司馬懿寧殘也不為曹家效力的狠心手段。

司空府上,司馬懿自斷了雙腿的消息傳來。曹操疑慮司馬懿已經知曉了自己征辟他的深意,郭嘉隨即進言,表示自己有一妙計可以逼迫司馬懿入仕——那便是在坊間散佈謠言,說司馬懿是因為有效力袁紹之意,才抵死不願入仕。

郭嘉破釜沉舟的計策,一時間將司馬家陷入了進退維谷之地。為了保全司馬家的安危,司馬懿只得拖著病軀,前往司空曹府應徵。曹操令主簿楊修代自己去查看司馬懿狀況,心狠手辣的楊修隨即下令拆開司馬懿腿上的夾板,讓太醫檢查。經太醫診斷,司馬懿的確是廢了雙腿,再無知覺。一時間,就連郭嘉也欽佩不已,直諫曹操儲才以待後用。曹操遂下令,放司馬懿回府養病,暫不征辟。

建安五年,袁紹出兵攻打曹操,曹操舉兵親征,兩人在黃河岸邊的官渡,展開了關於中原霸主的決戰——官渡之戰。許都之事,曹操交由荀彧打理,臨行前,戎甲在身的曹操就立儲一事徵求郭嘉與荀彧的意見。在得到了兩人寫在竹簡上的答案之後,曹操笑而不言。

司馬府中,司馬懿擺弄著新制的輪椅,興致頗高。在聽聞袁紹大軍兵圍官渡,曹操親自出征後,當即命人取來地圖開始分析戰局利弊,真知灼見字字珠璣。

曹操大軍行至聞名遐邇的曹娥碑前,望著碑上古奧意深的題字,曹操苦苦思索其深意,而一旁楊修則自恃才高,頗為不識趣地跳出來,想要公佈謎底,結果卻被曹操制止。

 

6 - 郭嘉臨終囑後

 

電閃雷鳴,暴雨傾盆。曹操大軍在雨裡行軍,經過暴雨淋洗下的三十裡行軍,曹操終於悟出了曹娥碑的內涵——取“絕妙好辭”之意也。

對於此次征袁,曹操就己方兩萬人馬與袁紹十萬雄兵相對抗,詢問楊修的看法。楊修認為,此次決戰不在用兵多少,而在人心離合:袁紹帳下人雖眾,卻多言飾其行之徒;曹操帳下人雖寡,卻因曹操推誠待人,以儉示下,所以多忠貞正直之士,如此一來勝敗之兆立判。

許都郊野,司馬懿由夫人張春華陪同,推著輪椅在河邊戲耍,並拾得一隻烏龜為伴。不曾想到,幾人的一言一行,俱是被一旁裝作釣叟的校事府密探暗暗繪製了下來。

司馬府上,司馬懿次子司馬昭周歲抓鬮,舉府上下歡聚一堂。幼小的司馬昭首先便抓起了一杆毛筆,引得了滿堂喝彩,司馬防也是歡心不已。

閣樓上,郭照滿目含春地念誦著曹丕之詩,俱是遐思暢想的神情。義姐張春華趁機敦促她,趕快尋個如意郎君,好讓漂泊之軀有個安定所在。而司馬懿這邊,也旁敲側擊地要給三弟司馬孚說門親事。司馬孚得知了物件正是心上人郭照後,頓時喜出望外不知所以。

心有所許的郭照聽聞張春華要給自己說媒,且物件是司馬孚之後,卻是面露難色,急忙跪地推辭,表示自己父兄之事尚未查明,無心談婚論嫁。張春華無法,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只得作罷。

張春華將郭照所念之詩說于司馬懿聽,並推測郭照怕是早已有了意中人。司馬懿一聽,便知此乃五官中郎將曹丕之詩,頓呼事情麻煩了。

冀州,鄴城城破。曹丕率軍殺入袁紹之子袁熙的大將軍府邸,見其妻甄宓(張芷溪 飾)翩若驚鴻之姿,遂將之收押。待曹操眾人趕至,觀甄宓如此絕代傾國之色,紛紛驚為天人,其中,曹植更是對甄宓目眩神迷一見傾心。

許都,司馬府。因見烏龜即將墜落,司馬懿慌亂間相救竟能自行站立而起,司馬懿張春華夫婦二人發現如此情況,俱是愕然震驚。虧得此時是在房中,沒有校事府密探的暗中監視,否則司馬懿定是性命難保。夫妻二人喜極而泣,緊緊相擁。

冀州,鄴城。破城的兵士們燒殺擄掠,婦孺百姓慘嚎連連。甄宓獨自坐在房中,聽著屋外喧囂,害怕不已。就在這時,曹丕匆匆趕到,朗聲制止了魏兵的粗暴行為,甚至不惜為此與叔父曹洪(陳之輝 飾)撕破臉。這一切,都被屋內的甄宓聽在耳中。

深夜,曹植在甄宓門前撫琴,以求佳人歡心。

許都,司馬府。時逢六月六,司馬懿與夫人在院裡曬書,不巧天降大雨,慌亂間司馬懿起身收書。這一切被偽裝成家丁恰巧經過的校事府密探看在眼裡,密探連忙疾奔而出前去報信,張春華尾隨追出。一番生死角逐後,張春華刺死了密探,這一切,都被暗處的汲布看在眼裡。汲布為了保護張春華,冒死處理掉了密探的屍體,並警告司馬懿的拒仕已經讓曹操動了怒,叮囑司馬懿好自為之。

官渡之戰,曹操大獲全勝,奪取四城之地,淄重無數,兵甲三十萬。河北名士慕曹操求賢心切,投奔者甚多。曹洪從袁紹府中搜來袁紹與朝中大臣謀逆的所有往來書信,交由曹操處置。出人意料地,曹操下令燒了這些書信,不計前嫌。此舉引得眾人欽佩不已,讚歎連連。

曹操以書信一事為引,考校曹丕與曹植的才智,而曹丕主張徹查,而曹植卻與父親曹操心意想通不謀而合。一番對比,高下立判,曹丕為此憂心不已。

正當曹操志得意滿之時,噩耗傳來——軍師郭嘉于柳城病危。當曹操匆匆趕到之時,郭嘉已然奄奄一息。臨終前,郭嘉交待後事,提及司馬懿時,郭嘉囑託曹操若不能收服之,則務必除之,以避免他為孫劉所用後患無窮。

 

7 - 司馬懿初顯鷹視狼顧之相

 

臨終前,郭嘉攥緊曹操手,沉言司馬懿此人用心之深遠,自己也不能及,原本以為尚可以壓制他數年,可現在自己命不久矣。郭嘉叮囑曹操道,萬不能讓司馬懿為漢室,為孫劉所用,若不能收服,則殺之。

翌日,冀州鄴城。軍帳中,曹操召來兒子曹丕,向他徵求校事府主管的新任人選。因為在郭嘉離世之前,校事府由他一手操辦,現在猝然卒去,校事府恐怕一時間會群龍無首。曹丕見此良機,果然下跪,懇求自薦,曹操應允。

建安十三年,曹操平定河北,升任丞相。

許都,班師凱旋的曹操受到百官萬民的夾道歡迎。混跡在百姓當中的郭照看到曹丕馬後的大車中坐著的傾國傾城的甄宓,一時間黯然神傷。

丞相府,曹操歸府卸甲,令君荀彧趨步相迎。曹操詢問荀彧司馬懿腿腳的狀況,荀彧一時語塞。

司馬府。司馬懿手繪臥龍諸葛孔明之相,對於孔明的絕代英姿,司馬懿歆羨不已。他戲謔道,自己這一生恐怕都比不上諸葛先生,只是有一點勝過他,那就是自己的夫人張春華比孔明的夫人黃月英好看百倍。片刻之後,三弟司馬孚傳來消息,曹操大敗袁紹,果如司馬懿所料。司馬懿為此神傷不已,意識到此時此刻再不作為,只怕會招致禍患。

五官中郎將曹丕披甲持劍來到司馬府門前,司馬懿深知再也躲不過去,於是決然站立而起不再裝病,匆匆來到門外向曹丕長跪行禮。曹丕誠心相邀司馬懿入自己門下,並允諾必定以禮相待。

丞相府,司馬懿誠惶誠恐前來參拜,垂手恭立門外。司馬懿得到宣詔入殿后,曹操觀之,幾番試探。再次問及司馬懿是否願意入丞相府任職時,司馬懿惶恐拜謝恩典領命。為了打磨司馬懿氣焰,曹操暫將他安排到後院養馬。在司馬懿告退轉身時,曹操有意拋出一斛棋子,驚得司馬懿回身,就在這回身的一刹那,其鷹視狼顧之相畢露無疑,就連一代梟雄曹操觀之也是震撼不已,遂暗暗引以為曠世奇才之姿。

深夜,司馬懿迤迤然回府,張春華早已焦急地等候在大門口。司馬懿對夫人說明了所經歷的事情,善解人意的張春華對他理解備至。

翌日,司馬懿正式在丞相府任職養馬。後院裡,曹操與幼子曹沖談話,詢問其課業情況,曹沖對先生徐庶(黃俊鵬 飾)推崇不已。曹操大悅,要賞幼子塞北進貢的酥糖,可是下人卻言酥糖已被主簿楊修擅自取走,曹操對此慍怒不已,當即趕往曹植府邸。

曹植府上,楊修正肆無忌憚地給下人分發酥糖。曹植擔憂此舉會不會對曹操有所不恭,楊修以其名“一合酥”為由拆字解字,詭辯了一番。楊修隨即慷慨激昂地與曹植談論理想遠謀,這一切,都被候在門外的曹操聽在耳中。

楊修來到馬棚中,看見司馬懿正落魄地喂馬飼料。楊修對其一番羞辱,並踩著他的手上了馬背,讓他替自己牽馬溜馬。遛彎過程中,楊修有感而發對時事的看法,司馬懿卻不甚苟同。

深夜,丞相府。曹操邀請來兩朝遺老崔鈞,設宴款待,並替自己的兒子向崔鈞之女提親。身為長子的曹丕滿以為婚事定會落到自己頭上,沒想到父親曹操卻將之給予了曹植。而曹植對此卻無論如何也開心不起來,在他的心中,早已住進了一個翩若驚鴻婉若游龍的女子,再也裝不下別的女人了,可是,一切都已經容不得他再做選擇。至於曹丕,曹操打算將甄宓配給他為正妻。事後,寢殿中,曹操與卞皇后說出了真相——他之所以這麼安排,是要讓曹植心有不足,從而狠下心來與自己的兄長相爭。

 

8 - 汲布私放徐庶被通緝

 

馬場裡,喂馬師父詢問司馬懿為何會落魄至此,趣心乍起的司馬懿開始模仿起曹操的言行舉止,眾人正鬧騰間,豈知曹操早已在場外目睹了全過程,頓時樂得朗聲大笑不已。

丞相府,後院。甄宓拜訪未來的婆婆卞皇后,同為女人,卞皇后悉心開導起甄宓,並告訴了甄宓自己與曹操已將其許配給曹丕為妻。甄宓心中已有曹植,自是頗為不願,可是,為了曹植的仕途命運,明達事理的甄宓只得黯然就範。

深夜,洞房。新人曹丕與甄宓兩人繡服紅衣,結成連理,花燭影綽下,兩人互相都覺得委屈了對方。曹丕許諾今生今世會對甄宓好,會善待她。兩人牽紅絲而共飲酒,滿目含惆。

曹丕新婚大喜之夜,卻沒有同甄宓圓房,他來到馬場尋找司馬懿,向他訴苦不迭。曹丕直言,父親許給自己和弟弟子建的婚事並不般配,他為此落寞沮喪不已。司馬懿實在不忍看曹丕如此頹唐的樣子,遂開始細細為他分析起個中利害得失。司馬懿針砭時弊,一語中的,使得曹丕愈發地器重他,以至於再次請求他入帷為幕僚。兩人正談話間,郭照來為司馬懿送晚餐,看見神色頹然的曹丕,兩人心情於是俱不甚佳。曹丕走後,郭照悵然若失,淚水涔涔。

翌日,司馬懿勞碌一天后歸府休息。賢慧體貼的張春華為司馬懿更衣洗浴,舒緩其一日的體膚之勞。司馬懿深喑得妻如此,夫複何求。

丞相府,幼子曹沖夭折早亡,曹操跪地哀嚎慟哭,不能自拔。疑心病重的曹操指著曹丕的鼻子痛斥“沖兒早夭,孤之不幸,汝之大幸。”並決然將曹丕趕了出去。

深夜,楊府。楊修宴請丁儀(欒浚威 飾),並極盡言語挑撥其與曹丕關係,趁機拉攏他加入曹植幕府成為謀士。

徐庶找到曹操,請求南歸離魏。所謂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在學生曹沖早夭後,哀慟心切的徐庶終究還是想回到荊州,並表示此去必不在入仕,日後自會在田壟間恭候曹操收復荊州。對於徐庶的請求,曹操允諾。

曹操在徐庶離開後,招來曹丕與楊修商議。曹操終究還是不打算放過徐庶,命執掌校事府的曹丕派殺手除掉他。愛才心切的曹丕提前把消息走漏給了徐庶,讓徐庶即刻逃命。徐庶感恩于曹丕大德,向他舉薦英才司馬懿。

一計不成的曹操派遣汲布追趕逃命的徐庶,在許都大道半途,汲布快馬截住了徐庶。在徐庶的人格魅力和徐母的苦苦哀求下,汲布頂著殺頭危險放走了徐庶。

丞相府,曹操佯裝勃然大怒。消息走漏,汲布脫逃,曹操逼迫曹丕立下軍令狀,三日之內拿下汲布,否則軍法從事。事實上,心胸寬廣的曹操是有意讓汲布放走徐庶的,但是為了對外嚴明法紀,只能做樣子。

五官中郎將府,曹丕的幕僚們真苦惱地商議著對策。三日的期限實在太短,曹丕焦頭爛額,無奈之下只得去馬場向司馬懿求助。曹丕懷疑汲布就藏在張春華處,三日未歸家的司馬懿聞此,火急火燎地趕往家中查看。

司馬府,汲布果真被張春華庇佑,藏身于馬棚。司馬懿表示,曹操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借此懲戒曹丕。就算汲布不自首,曹操也不會真拿他的母親怎麼樣。於是,司馬懿建議汲布還是暫且先在家住下。

 

9 - 司馬懿獻計一石二鳥

 

對於私藏汲布,司馬懿其實頗有難處。司馬懿對張春華說,他們的做法很有可能會激起五官中郎將曹丕的瘋狂,從而在狗急跳牆之下帶兵抄了司馬家。但是,面對著未知的憂慮,司馬懿以一個文弱書生的體魄全數為愛妻擋下,為司馬家撐起一片天,盡顯大丈夫風采。

翌日,曹真(章賀 飾)帶著校事府的兵士們闖入司馬府,傲慢地大肆搜查緝尋。司馬懿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向曹真細細說明個中利害關係。在隨後,司馬懿假借交代吩咐郭照,悄悄讓她帶著昔日曹丕所贈予的玉佩前去曹府求救。郭照走後,司馬懿虛情假意地敷衍麻痹曹真,並在他猝不及防間,突然召汲布出來三招兩式制住了他。司馬懿連連向曹真賠罪,並讓他給自己半個時辰的時間。

半個時辰後,郭照如約搬來了救兵曹丕。曹丕趕到後,果斷喝止了眾人,並讓曹真帶人退下。在眾人退去後,司馬懿牽馬與曹丕另尋他處商議事情接下來的處理方法。

城郊河心,竹排上。司馬懿與曹丕逍遙闊論,暢談謀策。司馬懿開始給曹丕細細分析事情的來龍去脈,並讓他明白了曹操其實是借此事要曹丕給曹植讓路。司馬懿道,曹植雖然深得曹操喜愛,以至於曹操費盡心機想要立其為世子,但是在大臣當中,卻是曹丕更得人望。曹丕因為長子的身份,與禮法甚為相配,隨意這也是他現今唯一能抓住的,與曹植相抗衡的法寶。現今,曹操頂著巨大壓力想要給曹丕挑刺,那麼如若曹丕真的抓住了汲布,那麼無異于向曹操和曹植公然宣戰,這樣一來,日後他要是再犯錯,必定就會萬劫不復。司馬懿的一席話,猶如醍醐灌頂,使得曹丕幡然醒悟。

曹植府邸,楊修趕來道喜。楊修道,據他分析,這次曹丕有可能只是獲個小罪,但曹植的世子之位必然是穩操勝券。

曹丕府中,甄宓持著曹植之詩,哀怨地彈琴托哀。這一幕,俱被曹丕看在眼裡,曹丕雖然憤怒,卻並不打算處罰甄宓。在他看來,兩人俱是可憐之人,都是迫於命運才如此身不由己。

曹操與許諸在院內比武論劍,許諸故意放水,使得曹操大勝。曹操看出了老實人許諸的那點小心思,直感慨自己老了。隨後,滿寵來報曹丕的動向,說曹丕並未逮捕汲布,曹操聞此卻說也好。

翌日,午時。曹丕在菜市口的斷頭臺仁義木前,對著滿街來來往往的百姓,以及地上坐著的兩個幼童和一隻雞,出其不意地自導自演起苦情戲來。一切都是司馬懿的教唆,曹丕直言自己軍令難違,但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他又不願意成為不忠不孝之人,於是立於此懇求汲布在日落前趕來自首。

這一出絕佳的妙計使得曹丕一下子改被動為主動,化險為夷。楊修知道後,憤懣不已卻又無可奈何。這邊,司馬懿也說服了暴躁的夫人張春華,被一通痛打教訓後,終於還是趕在日落前,帶著汲布前去鬧市口仁義木自首伏罪。

鬧市口,百姓們紛紛高呼,汲布義士,不能殺之。曹丕慷慨激昂地發誓表示,汲布若被殺,他亦血濺仁義木。

深夜,丞相府。汲布跪於堂前,言明自己是為曹操父子的仁義所打動才來自首的。曹操命人暫且收押住汲布,擇日再行了斷。汲布走後,曹操對於幕後主使司馬懿暗歎不已。

司馬府,張春華賭氣,不願搭理司馬懿。對於司馬懿的打賭,張春華還是不甚放心,在她看來,曹操乃是心狠手辣之人,沒有道理會就此放汲布一馬。

 

10 - 司馬懿正式輔佐曹丕

 

對於百姓群情激憤為汲布叫屈,以及五官中郎將曹丕替汲布向曹操求情,張春華表示自己仍然不放心。這時,司馬朗闖入詢問曹丕白日所為,是否是弟弟司馬懿出的主意。在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後,司馬朗怒斥弟弟糊塗,說他千不該萬不該摻和丞相曹操的家事,如果楊修等人在曹操耳邊一吹風,就極有可能再次使得司馬家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對於家人們也不甚相信自己,司馬懿頗感苦惱。

深夜,仁義木前。曹丕獨自一人徘徊無定,思索著白日裡發生的種種,已經父親那令人琢磨不透的態度,曹丕悵然若失。這時,同樣未眠的郭照不顧宵禁嚴令,來到仁義木前陪伴曹丕。兩人甜蜜地依偎在一起取暖,這一切,都被來給曹丕送衣裳的甄宓看在眼裡,甄宓隨即黯然離去。

丞相府,對於曹丕的處理辦法,曹操徵求兒子曹植的意見。宅心仁厚的曹植苦勸父親曹操不要殺掉汲布,否則自己也會良心不安。

翌日,曹操和衣上朝,汲布的生死存活即近分曉。另一邊,司馬府上,司馬懿夫人張春華焦急萬分,就欲提劍法場救人,司馬懿苦苦相求,這才將她攔了下來。

入午,法場,仁義木前。曹操親臨法場,汲布即將受刑。一時間全城萬人空巷,百姓紛紛前來圍觀。曹操朗聲回憶起當年麥田踏苗的經歷,表示自己不殺汲布則有違國法,殺汲布則有違仁義。最後,曹操直言,自己要用當初所欠天下百姓的一條性命來換汲布的性命,語罷舉劍削了汲布一縷頭髮,以發代命。曹操的這一舉動,使得全城百姓下跪謝恩,得盡了人心。

汲布得救的消息傳到了司馬府,憂心忡忡的張春華頓時開心不已,同時愈發地佩服丈夫司馬懿的深謀遠慮。

丞相府,曹丕以校事府掌事的位置為代價交換,懇求曹操將司馬懿賜給自己為幕僚。曹操擔憂司馬懿會如名馬的盧,他這一身本事將來也許會成為他妨主的資本。曹丕直言自己不憂,遂得成全。

後院馬棚,曹丕開釋了司馬懿。兩人沿著險峻山路,策馬狂奔。行至一處陡峭懸崖,面對著開闊天地,萬方美景,司馬懿高聲“于皇時周,陟其高山”,表示自己願意從此追隨曹丕振翅淩雲。

司馬府中,張春華對於司馬懿的選擇頗為不滿。司馬懿細細對愛妻解釋,良禽擇木而棲,自己的心願就是能輔佐一個明君,共同攜手,開創一個太平盛世。語到動情,夫妻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

曹丕府上,歌舞昇平,宴賀新上任的幕僚司馬懿。在場的,都是曹丕現在的班底,司馬懿為了取信於眾人,忍痛割腕放血,並與曹真痛飲烈酒兩壇。酒過三巡,甄宓前來送醒酒湯,眾人紛紛道謝。可是隨即,消息便走漏到了曹操和卞皇后處,曹操大怒于曹丕幕僚劉楨和吳質無禮地平視甄宓,態度輕薄,因而重罰了他們。

曹丕回府後,疑心是甄宓告密,遂步步緊逼,痛斥甄宓居心狠毒。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