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九州海上牧雲記分集劇情介紹(21-30集)共75集

u=3420477099,1522405433&fm=11&gp=0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1集劇情介紹

  牧雲陸執意前行被困地下城蘇語凝認出故地搭救陸殿下

  寒江經過再三考慮,終於打定主意要去盡力爭取自己心中所愛,不管牧雲陸是什麼皇親貴胄,他也決不相讓。他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了牧雲陸,牧雲陸卻認為愛情遲早都會沒有的,到時候支撐女人的是金錢、地位、權勢這些東西,這些都是寒江這樣一個連姓氏都不敢承認的人所給不了的,而自己能夠給蘇語凝更好的生活,他勸說寒江放棄蘇語凝,寒江卻不肯。

  到了將要離開的時候,王鐸心中十分為難,一面是肩負的使命,一面是自己心愛的女子,都是他的生命中無法取捨的部分,他不知道該怎麼向蘇真交代。這天夜裡,王鐸鼓起勇氣想向蘇真說明自己的身份,蘇真卻阻止了他,稱不論他是誰,自己都無怨無悔地跟著他,如果他將來有一天戰死,自己將隨他而去。王鐸聞言感動不已,連呼自己此生有她已經足矣。

  夜裡,一水村的人全部一聲不響地悄悄離開了。第二天早上,蘇語凝發現村中空無一人,連忙告訴了寒江。寒江到村中轉了一圈,見果然人去屋空,知道此事不尋常,便讓蘇語凝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此時,王鐸已經率領天羅堂舊部趕到了地下城。眾人山呼叩拜龍錦煥,龍錦煥卻請出了姬昀璁,吩咐眾人,讓他們以後聽從姬昀璁的調遣,姬昀璁要天羅堂部眾幫自己誅殺牧雲氏,還姬家大晟朝天下。

  有人提醒龍錦煥,天羅的規矩是永不干涉政治,姬昀璁卻不慌不忙拿出一張三百年前天羅總堂與大晟皇帝簽署的契約,上面承諾天羅要幫著姬氏除掉牧雲氏,只是那次因為穆如家從旁插手,天羅才沒有成事,如今他們祖先欠下的賬要由他們來還。天羅向來有諾必踐,眾人聞言也就沒了話說,只得任她驅使。

  寒山要帶著牧雲陸和蘇語凝離開,牧雲陸卻堅持要上山尋找龍淵閣。寒江不解,牧雲陸便將自己打開了那個銅球,從中發現了傳國玉璽下落的線索,而那地圖是由密文繪製,只有龍淵閣的密文書才能解讀之事告訴了寒江。還沒等到牧雲陸把話說完,天上突然罩下一張大網,寒江一把抱起蘇語凝跳到了一邊,牧雲陸卻被人網住拖走了。

  寒江緊緊追趕,最後見那些人將牧雲陸拋下了一個地洞裡,他正要跳下去搭救,卻被趕來的蘇語凝給打暈了。原來,蘇語凝認出了這個地洞就是當日自己被人打下懸崖所掉落的山洞,她也正是在這洞中為人所救,並替人保守秘密直到如今。她擔心寒江下去會與那些人起衝突,所以才打暈了他,自己跳下去,想要替牧雲陸求個情。

  蘇語凝下去之後便被人打暈了,醒來後就見到了當初救自己的姬昀璁。兩人當時一見如故,相處十分融洽,情同姐妹。再見姬昀璁,蘇語凝十分高興,但她發現,姬昀璁似乎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熱心的小姑娘了,如今的她心中充滿著仇恨,眼中似乎都能冒出火來。

  蘇語凝開口替牧雲陸求情,姬昀璁得知她是牧雲陸的朋友,就將自己的身世和家恨國仇全都告訴了蘇語凝,把端朝自開國以來便將大晟皇族遺民囚禁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城中,並派了河洛看守,每年將越州歲賦的一半賜予他們的事一一說給她聽,蘇語凝聞言大驚。

  姬昀璁還帶著蘇語凝參觀了存放傳國玉璽的地方,裡面卻是空空如也。原來,當年牧雲氏和穆如槊攻破了大晟皇城,大晟皇帝抱著傳國玉璽自焚于雪羽樓,自此,傳國玉璽便下落不明。在姬昀璁六歲那年,她的父親姬玉王發現了傳國玉璽的下落,一向心懷複國大業的姬玉王高興地將姬昀璁帶到了地面上,為她堆了一個雪人,讓她等自己回來,可是姬昀璁從那時起卻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不久前她才知道,父親是被看守的河洛奴給殺死了,從那時起她便肩負起了父親複國的使命,發誓即使不成功也要殺光所有的牧雲氏,了卻姬氏世世代代的仇恨,時時刻刻的恥辱。

  姬昀璁知道牧雲陸的身份,哪裡肯因為蘇語凝的一句話就放過仇人,她帶著蘇語凝來到大殿,想要當著她的面祭殺牧雲陸。牧雲陸見她事到如今依然口口聲聲稱大晟朝才是神派來守護世間公平正義的代表,不禁嗤笑出聲,譏諷姬昀璁故意忘記晟朝末年早就已經民不聊生,姬氏皇族當時為了權力和利益爭奪,置百姓于水火的史實。姬昀璁大怒,一刀紮入了牧雲陸的左肩下,威脅要慢慢折磨他至死,蘇語凝見狀知道自己無法說服姬昀璁,便上前奪過刀子抵住了牧雲陸的脖頸,稱他的腦袋裡有傳國玉璽的線索,姬昀璁本不相信,但聽蘇語凝說出其下落線索就藏在一個河洛打造的銅球裡,她便信了。

  寒江醒來後不見了蘇語凝,以為她心中愛慕牧雲陸,才會捨生忘死地下去救他,氣惱不已,他想一走了之,卻不忍心,最終還是縱身跳下了山洞,他打暈了一個黑衣人,換上他的衣服混進了那些人裡。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2集劇情介紹

  欲救人蘇語凝口吐違心之言為自保南枯棋下手加害皇帝

  姬昀璁想要逼問銅球下落,蘇語凝不忍看著牧雲陸受折磨,便對姬昀璁說,如果她殺了牧雲陸,自己就與他一起死,假如她放了牧雲陸,自己就讓他心甘情願說出傳國玉璽下落。

  姬昀璁不相信蘇語凝有這樣的能力,蘇語凝只好說出牧雲陸喜歡自己的事,姬昀璁又問她是否喜歡牧雲陸,蘇語凝一時無語。姬昀璁見狀便讓人對牧雲陸下手,蘇語凝情急之下便上前吻住了牧雲陸,以證明自己對他的心意。這時,混在人群中的寒江實在看不下去了,他挺身站了出來。眾人見混進了陌生人,頓時大驚。蘇語凝更是驚慌失措,求姬昀璁放寒江走,姬昀璁問她到底中意的是哪一個,蘇語凝不知該如何回答。

  龍錦煥將天羅刀絲交給王鐸,讓他使出九重天羅陣解決寒江,寒江奮力拼殺,牧雲陸和蘇語凝在一旁緊張地觀戰。刀絲閃爍,劍影重重,一番惡鬥之後,寒江被困在像蜘蛛網一般的刀絲之中。

  龍錦煥以蘇語凝的性命逼迫牧雲陸畫出傳國玉璽的地圖,寒江也在一旁催促,讓他將看不見的榮耀放下,先救所愛之人的性命。牧雲陸雖然不在乎皇位是否是自己的,但是卻也自認擔不起因自己一己之私而令皇朝權柄落入旁姓之手。他望著眼前嬌弱的蘇語凝,艱難地對寒江說,男女歡愛如過眼雲煙,男兒應心懷天下,其他容不得多戀,他決定若是蘇語凝受難,自己便隨她而去。

  寒江聞言釋然地對蘇語凝說,從此後,不管她是否是星命皇后,也不管有多少人反對,她就是自己的,蘇語凝聞言心中大為感動。

  牧雲陸的坐騎靈韻馬獨自回了殤陽關,此馬從不離牧雲陸身側,如今靈韻獨自回轉,狄將軍便知道牧雲陸出了事,便讓人飛馬回天啟城稟報。來人先將消息告訴了南枯棋,之後又稟報了穆如槊。穆如槊本想讓穆如寒山調動殤陽關的獅牙衛,全力尋找牧雲陸下落,穆如寒山卻告訴他說,如今獅牙衛也被南枯棋安插了參將,自己已經調動不了了,穆如槊聞言大驚,不禁為自己當日衝動之下交出一半兵權的決定後悔萬分。

  穆如槊登門拜訪南枯棋,質問他為何插手獅牙衛,南枯棋卻說獅牙衛身負護衛皇族安全之責,卻都是穆如家的兵,實在不妥,建議讓皇子親王們自養侍衛。

  穆如槊哪裡能不懂南枯棋的用意,他不能再一味地退縮,於是便將穆如寒山經過多年追查,已經查到了當年推蘇語凝落崖的那個侍衛行蹤,且查明了他背後的始作俑者就是南枯棋的女兒南枯月漓一事說了出來,警告他以後不要再插手軍中事務。南枯棋被抓住了小辮子,只得答應考慮。

  南枯棋野心勃勃,豈會讓穆如槊擺佈,好不容易到手的權勢他又怎捨得放開,於是便決定孤注一擲。穆如槊走後,南枯棋讓人將牧雲合戈請來,帶到了南枯德當年的茶室,當面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了他,但是卻提出了一個條件:除掉牧雲勤,他坐上皇帝,給自己的女兒以皇后尊榮,牧雲合戈聞言又驚又喜,心情十分複雜。

  第二天,南枯棋來到御花園覲見皇后,將此事告知了她,皇后卻堅決反對。雖然她一直暗中囚禁控制著牧雲勤,但那是發自對他深深的愛意,是求而不得的報復,可她卻沒有想過要除掉牧雲勤。南枯棋冷笑一聲,將牧雲合戈手中已經掌握了假玉璽,牧雲勤一死她便能登位,倘若遷延日久恐有性命之憂的事說了出來,並表示自己並非來與她商量,而僅僅是通知她而已。皇后還想在說些什麼,卻已經被南枯棋吩咐人送回了後宮。

  之後,南枯棋命吳如意去將藏劍閣內的御醫支走,吳如意情知沒有好事,卻也不敢違背,知得藉口重寫醫案將御醫調開了。這時,南枯棋悄悄溜進了藏劍閣,想要下手扼殺牧雲勤,牧雲勤眼睛一瞪,將南枯棋嚇得後退了一步。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對牧雲勤說,自己只是一心為國,想要免去朝堂紛亂之憂,說完便繞到了牧雲勤身後,死命地捂住了他的口鼻,並將牧雲陸失蹤月餘,早已凶多吉少的消息告訴了牧雲勤。牧雲勤驚恐地拼命掙扎,卻最終還是遭了南枯棋的毒手。

  南枯棋見牧雲勤一死,便想要逃離,卻發現自己的手腕被牧雲勤緊緊抓在手裡,難以掙脫。他驚慌不已,死命地擺脫,甚至將牧雲勤拖下了龍榻,費了好大的勁才終於掙脫了出來,趕忙逃之夭夭了。

  皇后正在一面翻看著從前牧雲勤送自己的頭面首飾,一面喃喃自語地說著話,回想著自己和牧雲勤曾經的快樂時光。這時,發覺牧雲勤慘死的吳如意慌裡慌張跑來稟報噩耗,宮人們聞言跪了一地,皇后卻是喜憂參半。牧雲合戈就要擁有天下,這是南枯明儀夢寐以求的,可是自己深深愛著的那個人卻永遠再也無法相伴了,這又使她心痛不已,然而在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和親生兒子之間,她最終還是還是選擇了為後者而活。

  牧雲合戈得到這個消息後,欣喜不已。穿行在寒冷黑暗的皇宮裡,他似乎已經看到了自己君臨天下的那一日,他高興地趕到南枯府上去見了南枯月漓,南枯月漓迫不及待地稱他為陛下,並讓牧雲合戈稱自己做皇后。夢寐以求的那一天就要來到,這一對同樣懷有野心的男女兩人相擁而笑。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3集劇情介紹

  牧雲合戈假造詔書奪天下孤松直被騙同意冊立新君

  牧雲合戈的一番甜言蜜語便收買了南枯月漓的心,她對牧雲合戈滿含深情的那句“南枯皇后”十分受用,便拿出自己模仿牧雲勤的筆跡所寫的傳位昭書送給了牧雲合戈,那上面已經讓掌管國璽的南枯棋給蓋上了御用大印,相比于傳國玉璽來說,這份詔書更加直接。牧雲合戈手捧詔書激動不已,如今他已經萬事俱備,只差登位大典了,很快他就將真正擁有整個天下,怎不讓他興奮莫名。南枯月漓送走牧雲合戈後,也是滿心歡喜地等著他用皇后的儀仗來迎接自己進宮。

  虞心忌是穆如槊派在牧雲笙身邊的人,雖然他名義上跟隨的是牧雲笙,但他心裡的主子卻是牧雲寒。近來爭儲風波動搖朝堂,內憂外患層出不窮,牧雲寒被軍務掣肘,困在殤陽關無法回朝,虞心忌一直在暗中注意著宮中的動靜。牧雲勤被害前,他化裝作金甲武士想要去藏劍閣探望皇帝的病情,卻發現藏劍閣周圍突然多了許多侍衛,知道事情有異,便回去帶了牧雲笙趕了來。

  此時南枯棋已經帶走了侍衛,兩人很順利地進入了藏劍閣。見到牧雲勤如死人一般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下,虞心忌大驚,他上前探查後發現牧雲勤還有一息尚存,便催促牧雲笙用秘術救醒牧雲勤,牧雲笙卻說秘術只能帶來毀滅,卻不能救人。

  這時,有侍衛聽到這邊的動靜趕來,虞心忌沖出去與他們廝殺。牧雲笙想要用手合上父皇難以瞑目的雙眼,卻發現他的靈魂絲絲出竅,凝聚成形出現在了他面前。牧雲勤其實並沒有多少怨恨痛苦,死對於他來說也是一份解脫,如此他便可以去見銀容了,只是他有些捨不得自己面前這個最愛的兒子。牧雲笙同樣不忍父親就此離開,但他也明白,能夠早日解脫,與自己的母親相會,對於父親來說也並非壞事。

  虞心忌解決了侍衛後,回來見牧雲笙呆立在原地沒有動,激怒萬分,抽出天子劍想要塞給牧雲笙,讓他變作悠遊魅來搭救牧雲勤,並在情急之下說出了牧雲寒沒有趕回來之前牧雲勤不能死的心裡話。牧雲笙聞言向後退開,不敢置信他竟然也是另有所圖,虞心忌卻認為自己只是一身本領想投靠明主,並無錯處。

  這時,南枯棋又帶著一幫侍衛趕到了藏劍閣,他以牧雲笙和虞心忌弑君的罪名命人誅殺兩人,虞心忌奮力拼殺,血染鎧衣,終於將那些侍衛全都撂倒了。

  他進了大殿,將天子劍拋給牧雲笙,讓他要麼戰要麼逃,不要在原地等死,牧雲笙看著朝自己飛來的辻目,卻不敢伸手,四年前自己情急之下拔劍後造成的後果讓他心有餘悸,他不想再傷害任何人。就在天子劍就要落地之時,盼兮忽然出現,她伸手握住了寶劍。

  盼兮勸說牧雲笙救牧雲勤,牧雲笙卻不想打攪父親和母親團聚,盼兮告訴他,牧雲勤確實和銀容在一起,但卻不是他想像的那樣。牧雲笙十分詫異,盼兮便拉起他的手,帶他看到了牧雲勤再次持劍朝向銀容的一幕,牧雲笙大驚。盼兮向他解釋,其實這是因為牧雲勤心中的遺憾太重,無法走出那個陰影,他的精神力被困在了那個抉擇的瞬間,讓他無法做出另外的選擇,也只能無數次地殺死銀容。

  牧雲笙見狀流淚了,感歎這就是人,只要選擇了一個,就要永遠遺憾另一個,他不禁拷問,是誰造了世人,為什麼要造人。就在這嗔念一起的瞬間,牧雲笙體內的悠遊魅便蠢蠢欲動地想要掙脫而出,牧雲笙好不容易才將他壓制了回去。

  牧雲笙覺得自己的父親太苦了,想要將他從痛苦中拯救出來,盼兮告訴他,只要讓自己進入他的心裡,就可以救得牧雲勤。牧雲笙擔心自己心裡的怪物傷到盼兮,說什麼也不肯答應,但在盼兮的堅持下,他最終還是順從地閉上了眼睛,讓她走進了自己的心裡。盼兮卻在這一刻流下了眼淚,牧雲笙擔心傷到自己,自己只能卻不得已做著傷害他的事情,這讓從不知痛苦為何物的她心中十分難過。

  南枯棋留下那些侍衛廝殺,自己則去了大殿,孤松直和薛或已經被他派兵從被窩裡挖了起來。兩人見到南枯棋十分不悅,質問他為什麼派兵私闖自己府邸,南枯棋也不解釋,當即故作悲哀地將牧雲勤薨逝的消息告訴了兩人,並稱牧雲勤薨得蹊蹺,要連夜立新君徹查此事,兩位大臣聞言十分疑惑。

  這時,牧雲合戈帶著南枯月漓寫的假遺詔走了進來,他將遺詔放在案上讓兩人觀看,薛或看後沒有發現異樣。南枯棋催促兩人在新君繼位的國書上面加蓋印鑒,薛或沒有主意,孤松直則打聽穆如槊的下落,南枯棋卻以國書只要三人蓋印就夠了為由沒有回答他,並率先在上面蓋了印。

  薛或見狀也想要在國書上蓋印,卻被孤松直攔住了,他覺得此事大有蹊蹺,牧雲勤賓天,南枯棋第一個知道,還把事情都安排地如此周密,實在有古怪,因此不肯簽署國書。牧雲合戈持劍威脅孤松直,孤松直卻毫無懼意,場面一時僵持了下來。

  南枯明儀適時出現,打破了這尷尬,同時也為南枯棋開脫,稱是自己將丈夫出事的消息告訴了娘家人,沒有什麼難以理解的。她故作大義地將自己強忍悲痛為牧雲勤料理後事的辛酸一一倒了出來,情真意切的一番話感動得薛或和孤松直都沒了話說,乖乖地在國書上蓋了印,南枯棋暗暗稱讚皇后的機智。

  虞心忌進宮之前就已經將情況密報了穆如槊,穆如槊也擔心牧雲勤的安慰,便帶著穆如寒山和幾個獅牙衛想要進宮勤王,然而他們卻被墨禹辰的迷途術拖延住,迷失在了宮牆外。穆如寒山不想自己的父親為了牧雲勤而犯險,他覺得自己穆如家只要保的是牧雲家的江山就好,不要管是哪一個牧雲,可是穆如槊自小與牧雲勤一同長大,親如兄弟,他無法眼看著牧雲勤有危險而置之不理。

  牧雲欒讓牧雲德替牧雲合戈偽造傳國玉璽,為的是要在牧雲合戈登基之時向天下人抖摟牧雲合戈假造玉璽的竊國之罪,而他到時候好借機發兵勤王,奪回天下。牧雲德卻覺得父親這樣大費周章,一面想要權力,一面又想要得到別人的贊許,實在是太費事了。如果是自己,就會直接了當地想做什麼便做什麼,有絕對的權力在手,沒有人敢不臣服。

  牧雲德的野心讓墨禹辰十分讚賞,甚至動了收他做義子的心思,牧雲德卻不屑一顧,認為以自己的身份,這世上除了自己的父親和亞父外,沒有人配做自己的父親。

  就在兩人站在宮中隱秘之處靜待事件發展時,墨禹辰突然感知到了異動,他知道南枯棋敗了,為了殺人滅口,他用秘術將宮中的侍衛一一除去,帶著牧雲德匆匆離開了。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4集劇情介紹

  牧雲勤死裡逃生懲罰禍首南枯明儀為自保將錯就錯

  牧雲笙在盼兮的幫助下解救牧雲勤從那難以抉擇的幻境中走了出來,盼兮臨走時提醒牧雲勤是牧雲笙救了他。牧雲勤在那一刻驚醒,多年的痼疾也瞬間痊癒了。他走下榻來,見到牧雲笙滿身血跡地躺在地上,他心中不知是喜是憂。虞心忌從外面回來後看到牧雲勤好端端地站在自己面前,頓時又驚又喜。

  此時的大殿上,孤松直和薛或已經在國書上用了印,牧雲合戈心情激動地登上禦階,接受南枯棋等三人的朝拜。還沒等到牧雲合戈落座在那寶座之上,牧雲勤帶著虞心忌和一眾獅牙衛走了進來,南枯棋見狀大驚,他鬼迷心竅一般,拔刀沖向了牧雲勤,想要殺死他,卻被虞心忌一伸腳給絆倒在了牧雲勤面前。牧雲勤讓虞心忌暫且留著南枯棋的小命,等到日後在天下人面前再斬不遲,他還要擢升虞心忌,虞心忌卻搶著說,自己只想做殿前龍驤將軍,一生護衛皇帝,牧雲勤答應了。

  南枯明儀不敢置信地望著一步步向自己走來的牧雲勤,不知所錯,她跪在牧雲勤面前請求治自己的死罪,牧雲勤卻一把拉起她,捧著她的臉頰,稱她為銀容,向她道辛苦,並表示此後除了上朝,永遠不會離開她。南枯明儀為了保命,只得忍屈受辱,以堂堂皇后之尊去冒充那個自己恨了一生的銀容。牧雲勤問南枯明儀,南枯賤人的兒子該怎麼處置,南枯明儀只能以牧雲勤剛剛恢復,不宜殺戮為由,暗暗地替牧雲合戈求情,牧雲勤輕輕一笑答應了她。

  第二天一早,朝中的大臣都知道了宮中的變故,穆如槊趕忙進宮見駕,牧雲勤當面說起自己欲處置南枯一族,可朝中大臣卻無一人敢接這差事的事。南枯一族是五代世家,在朝中的勢力盤根錯節,牽一髮而動全身,誰若接了這差事,必然會引來無數的明槍暗箭,穆如槊何嘗不明白牧雲勤的意思,他當即主動提出要替牧雲勤分憂。

  南枯月漓正身著皇后朝服在家中憧憬著自己榮掌後宮的那一刻,卻不料竟然迎來了宮中來鎖拿她的獅牙衛,她知道大勢已去,不禁痛哭失聲。南枯棋被穆如槊斬首了,這場弑君奪位的鬧劇最後以南枯世家被誅九族男子,闔族女子充為官妓,十二歲以下少年流放甯州,牧雲合戈被終身圈禁而拉上了帷幕。

  南枯明儀親眼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個個被屠,想起自己一生爭鬥,最終一無所有,還要靠偽裝別人來獲得活下去的機會,她心中嫉恨難平,怒火攻心之下昏倒了。而被充作官妓的南枯月漓亦是無法接受這一劇變,歇斯底里地大叫不服,可事到如今,卻沒有一個人將她一個卑微的官妓放在眼裡。

  被騙在國書上蓋了印的孤松直和薛或憂心不已,擔心牧雲勤記恨自己,再翻起當年兩族一致要求剷除銀容的舊賬,而招來滅族之禍。

  寒江為了救出蘇語凝和牧雲陸,再次打起精神闖九重天羅陣,終於破了那邪門的陣法,卻在與王鐸交手時,一時不慎誤殺了替王鐸擋刀的蘇嬤嬤,蘇語凝見狀悲痛萬分,同時也對寒江心生怨恨。

  寒江好不容易才帶著兩人逃出了地下城,找到了一家客棧棲身,牧雲陸還是堅持要去尋找傳國玉璽的下落,寒江便將從店小二口中聽到的牧雲勤康復臨朝的消息告訴了他。牧雲陸初時聽說父皇病好如初,面露喜色,可在聽說還是牧雲笙救了牧雲勤後,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牧雲勤將自己見過牧雲笙身邊那個魅靈的事告訴了南枯明儀,徵詢她的意見,南枯明儀將自己對銀容的所有恨意都轉嫁在了牧雲笙頭上,她假作擔心牧雲笙受牧雲勤當年的抉擇之苦,提議除掉盼兮。牧雲勤剛開始不同意,後來被南枯明儀一番看似入情入理的勸說給說動了。

  此時的牧雲笙則在自己的夢境裡見到了盼兮和悠遊魅。當盼兮知道自己身邊的並非牧雲笙後,就想要逃離,卻被悠遊魅制住,牧雲笙想要解救盼兮,也被悠遊魅所傷。悠遊魅威逼牧雲笙將盼兮留給自己,牧雲笙卻不肯放棄盼兮。

  遠在瀚州的牧雲寒得知自己的父皇康復,已經除去了南枯一族這個心腹大患,十分高興,打算啟程回天啟祝賀,同樣駐守瀚州的牧雲嚴霜提議為牧雲勤帶一件禮物回去,牧雲寒當即同意。

  此時的朔風和葉正在趕去黑森林的路上,越往前走環境越惡劣,到後來那匹坐騎竟然受不了那嚴寒,被凍餓而死。朔風和葉為馬兒乞求了盤韃天神的祝福,便又起身徒步前行了。正在他向著那神秘之地艱難地跋涉時,牧雲嚴霜帶人騎著淩風賓士而來,朔風和葉連忙躲避。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5集劇情介紹

  朔風和葉被捉目睹牧雲嚴霜露絕技牧雲勤不納苦諫欲立牧雲笙為儲君

  瀚州的蠻古山上有一隻雪狼王,傳說它只以活人為食,且喜食人心,人只要一見到它,就會害怕得全身癱軟,根本沒有辦法還擊。這雪狼王在蠻古山已經生存了四百餘年,雪狼種本來無法長壽,但獨獨這只雪狼王長存不死,幾百年來堅持守在蠻古山,似乎在留戀守護著什麼,它每隔十二年便會忍受一次骨脫肉鬆之苦,但魂魄不散,靠著生吃人心的靈力,生生再將散落的肌體聚起,而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身形更加龐大。

  雪狼王是瀚州人心中的恐懼,牧雲嚴霜執意要帶著人擊殺它,一來是為了以此在瀚州人心中立威,一血牧雲銀甲一直躲在穆如鐵騎背後像是娃娃兵一樣的恥辱,二來是要挖出雪狼王的心,將之送與牧雲寒帶回天啟獻給牧雲勤,因為傳說吃下雪狼王的心,就會忘記一切煩惱和痛苦,永遠快樂無憂,青春永駐。

  夜間,牧雲嚴霜帶著一隊銀甲兵在雪原上安營,待眾人睡去後,隱藏在附近的朔風和葉便悄悄爬過來,在未滅的篝火前撿了一塊剛剛被兵士們吃剩下的肉塊,大口吃了起來。吃完之後,他又不聲不響地潛進了牧雲嚴霜的帳篷。他本來只是想在溫暖的帳篷裡休息一下,看到那躺著的人竟然是牧雲嚴霜,不由地看得癡了。望著她的睡顏,朔風和葉久久移不開眼,後來乾脆躺在了她的身邊。

  禦史孤松直之子孤松拓也在此行的人中,他暗暗戀慕牧雲嚴霜,思念著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法安眠,便走出帳篷來散心,無意間發現了牧雲嚴霜的帳外竟然有兩行大腳印,頓時心中警鈴大作,招呼了幾個兵士悄悄地逼近了牧雲嚴霜的帳篷。

  此時的牧雲嚴霜恰好醒來,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朔風和葉,她有一絲意外,還以為自己是喝了孤松拓的青陽酒,如他所說在夢中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朔風和葉剛要吻她,卻被突然出現的兵士逼出了帳外。

  牧雲嚴霜問朔風和葉為什麼以逃奴之身回到瀚北來,朔風和葉並未隱瞞,將自己前來尋找戰馬的事一五一十說了出來。聽到他竟然癡人說夢一般稱自己不但要做瀚州王,還要做九州之王,兵士們紛紛嗤笑了起來,孤松拓想要殺掉這個口出狂言的逆賊,卻被牧雲嚴霜攔住了,她要留下朔風和葉做誘餌,誘捕雪狼王。

  第二天,牧雲嚴霜將朔風和葉用繩子綁在馬後面,拖著他在雪原上賓士。中途休息時,朔風和葉得知牧雲嚴霜要拿自己的命去誘捕雪狼王,不禁取笑她白日做夢。牧雲嚴霜也不惱,當即彎弓搭箭,將一隻飛過去許久的朔方鳥射了下來。見那支銀羽箭帶著朔方鳥又呼嘯著飛回,朔風和葉大驚,怪不得牧雲嚴霜的口氣這麼大,原來她有神兵絕技在身。

  牧雲勤經過這次死而復生,想要立牧雲笙為太子,可是想起他的星命所斷,實在拿不定主意,就連夜去找苓鶴清,詢問牧雲笙的星命可有什麼改變。苓鶴清知道牧雲勤的打算,回稟他說,星命並無更改,無論牧雲笙做過多少善事,表現如何良善,星命都不會更改,他若執權柄,將會令端朝傾覆,如于王座拔劍,將會使九州生靈塗炭。

  九州星象演算法眾多,皇極經天派只是其中一支,端朝開國皇帝將皇極經天派立為國立演算法,這才有了他們這一派今日的輝煌。牧雲勤對於先太宗如此信任皇極經天派產生了一絲疑慮,認為星命也是人為來解,在這其中或許就有些偏差。

  苓鶴清聞言跪地辯解,稱皇極經天派的聖師都是癡迷星象在尋常人眼中有些愚頑不通之人,他們一生無妻無子,心中沒有自己,只有星象,以解讀星命為終身的追求,絕不可能因為一己之私曲解誤解星象。牧雲勤聞言又婉言請求苓鶴清推翻自己之前對牧雲笙的星象占卜之言,苓鶴清卻寧可喪命也不願辱沒皇極經天派的演算法,牧雲勤只得放棄從他這裡尋找為牧雲笙正名的打算。

  牧雲勤病癒後終於臨朝了,可是因為南枯一家的被屠,朝中上下人心惶惶,唯恐自己被禍及,過半的大臣齊齊稱病,空曠的大殿上,只有穆如槊、孤松直和另外三五個大臣。穆如槊提議和孤松直聯手催促牧雲勤立儲,然而兩人在儲君的人選上卻產生了分歧。穆如槊擁護皇長子牧雲寒,孤松直卻看好牧雲陸,兩人各執己見,誰都說服不了誰。

  牧雲勤上殿之後面對空曠的大殿,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將其他大臣摒退,只留下了穆如槊和孤松直,他本想與兩人商談立牧雲笙為太子一事,穆如槊反倒搶先提起了立牧雲寒為太子,孤松直也將審理韓參將時獲得的牧雲陸前往清余嶺尋找龍淵閣的消息稟報了牧雲勤。牧雲勤立刻便明白了牧雲陸要去尋找什麼,便下旨讓穆如槊重掌兵權,前去尋找牧雲陸,並囑咐他,無論牧雲陸找到了什麼東西,都不許外傳,同時下旨立牧雲笙為太子。穆如槊和孤松直聞言大驚,苦勸牧雲勤收回成命,牧雲勤卻不耐煩地斥退了兩人。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6集劇情介紹

  牧雲笙舍生封印悠游魅南枯明儀為自保將錯就錯

  牧雲勤讓吳如意去向南枯明儀傳自己的口諭,准她出宮探望兒子。南枯明儀聞言還以為是讓自己去看望牧雲合戈,她興奮不已地張羅著收拾首飾想要換成銀票帶給兒子,吳如意為難地對她說,牧雲勤讓她去探望的不是牧雲合戈,而是牧雲笙。南枯明儀這才明白過來,如今自己是銀容妃,當然要去看望她的兒子牧雲笙,她崩潰地大叫,在寢宮中怒駡摔打發洩。此時,牧雲勤正帶人走到門口,聽到南枯明儀在裡面哭鬧,轉身帶人離開了。

  此時的牧雲笙依舊被牽絆在幻境之中,他感謝悠遊魅救了自己的父皇,但悠遊魅知道,牧雲笙根本不願意自己存在,他勸說牧雲笙,沒有了自己,他便一無是處,只有任人宰割欺負的份兒,而如果自己當了帝王,才能讓九州真正擁有未來。牧雲笙從他的言語間聽出了濃濃的殺意和暴虐,更加堅定了他不能讓悠遊魅衝破禁錮臨到人間的決心,他寧可被人欺負,也絕不能讓世人因自己而受害。他想起當日悠遊魅差點破體而出的時候,虞心忌那一劍令他重傷的事,決定寧可自己喪命也要除掉他。望著被悠遊魅控制的盼兮,牧雲笙假稱要去取一件東西,好讓他能夠將盼兮留在身邊,悠游魅聞言高興地答應了。

  牧雲笙醒來後,立即起身找出了一柄匕首,吩咐虞心忌拔劍侍立在自己身後,等到出現異狀的時候立刻像上次一樣用劍刺向自己,虞心忌聞言有些猶豫。牧雲笙再次進入幻境,悠遊魅見到他手裡拿著牧雲幻珠,就想要上前搶奪,牧雲笙卻先一步將匕首刺進了自己的左胸,悠遊魅在這瞬間也被重傷,且被封印在了牧雲笙心中,與此同時,牧雲笙周身魅光大盛。

  虞心忌之前只是將牧雲笙當做一個會禍亂天下的妖物,但見牧雲笙竟為了天下人甘願傷害自己時,他又有些不忍心下手了,但是為了天下蒼生計,片刻的猶豫後他還是將手中的長劍刺向了牧雲笙的後心,悠遊魅受到重創,瞬間神形消散,牧雲笙也昏了過去。

  沒有了悠遊魅的控制,盼兮很快脫困,並以秘術醫好了牧雲笙。牧雲笙以為盼兮見到了自己心裡的東西,知道自己並非什麼好人,她以後不會再理自己了,但是盼兮卻不這麼認為。她在牧雲笙心中看到了住在哪裡的自己,以他的眼睛去看,以他的耳朵去聽,以他的手去觸摸,同他一起觀那複雜人心,體會世間種種愛欲癡恨,知他為何歡喜,為何悲苦,解他一世孤單,讓他再也不會孤單地在人海中飄零,這才是真正的相伴相生,永不分離。牧雲笙聞言大為歡喜感動,亦許她永不分離。

  牧雲笙與盼兮從幻境回到未平齋後相擁享受著平靜安寧的時光,彼此心中十分滿足。這時南枯明儀的儀仗到來,吳如意宣讀了立牧雲笙為太子的旨意,牧雲笙無悲無喜地接了旨,虞心忌卻是大吃一驚。

  蠻古山下,牧雲嚴霜讓人在雪狼王下山的必經之路上釘下了一根木樁,將朔風和葉以鐵鍊拴在了上面,並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刺了一刀,欲用他的血引來雪狼王,臨走時,牧雲嚴霜將誇父斧扔在了朔風和葉腳下,朔風和葉卻拉住她的手,用手指沾了自己胳膊上的血,在自己的額上畫了一個戰鬥的紋面,並瘋狂地跳起了朔風部的祭天舞,呼求盤韃天神與自己同在。

  時間在風雪中一點點流逝,朔風和葉還在揮舞著誇父斧旋轉跳躍著,遠處的牧雲嚴霜饒有興致地看著他,心中有些說不上來的情愫縈繞。入夜時分,雪狼王終於出現了,牧雲嚴霜想要兵士備馬,去射殺雪狼王,卻被孤松拓攔住了。在他眼裡,朔風和葉只不過是個反賊,他的命一點都不值得同情,等他死在雪狼王的利爪之下時,趁雪狼王啃食的時候出擊才是好時機。牧雲嚴霜被他說動了,便打消了去營救朔風和葉的打算。

  此時,眼冒藍光的雪狼王正一步步走向朔風和葉,他身上的血味將雪狼王的胃口吊了起來,它與朔風和葉對峙了一會兒,便飛身撲了上來,一人一狼鬥在了一起。

  然而朔風和葉又餓又乏,再加上被鐵鍊束縛,行動不便,很快就落了下風,他手中的誇父斧也落了地。朔風和葉實在沒有力氣了,但勇士不能失掉自己的武器,於是他便爬行著將誇父斧握在了手中,跌坐在木樁前。就在雪狼王想要再次攻擊之時,誇父斧上竟然閃現出了血色的朔風標誌,那是數百年前朔風的先祖擊殺誇父,用他的腿骨制斧時以自己的鮮血封印上去的,最讓人驚奇的是,雪狼王身上竟然也出現了同樣的標誌。

  在這一瞬間,雪狼王停止了攻擊,朔風和葉也扔掉了誇父斧,想要去觸摸雪狼王。就在此刻,牧雲嚴霜執起彎弓,用銀羽箭射向了雪狼王,箭矢如風而至,雪狼王中劍倒在了地上,朔風和葉見狀,連忙跑過去,將雪狼王喚醒,伸手拔掉了它身上的銀羽箭,催促它逃走了。

  等到牧雲嚴霜飛馬趕到時,雪狼王早已不見了蹤跡,她氣惱萬分地下馬走向朔風和葉,卻不妨被朔風和葉一把奪去了身上箭囊中的銀羽箭,將它們折斷成了兩截。

  牧雲嚴霜精心布的局被朔風和葉給攪了,她十分憤怒,便將朔風和葉再次綁了回去。第二天,牧雲嚴霜拷問朔風和葉為什麼要放走雪狼王,朔風和葉稱它讓自己看到了瀚州人已經忘記的過去,想起了瀚州曾經有過那樣一位真正的英雄,曾經有過那麼齊心協力的時刻。這些過去連瀚州人都已經不記得了,可雪狼王卻還記得,這麼珍貴的記憶,自己決不允許它被毀掉。

  牧雲嚴霜聞言便決定用朔風和葉的命來償,她拿出朔風和葉從雪狼王身上拔出的那支銀羽箭,讓他盡力奔逃,自己則在數夠一千個數以後射出銀羽箭。朔風和葉被放開後,便奮力逃去,他一邊跑著一邊也在心中默默地數著數,等數到九百九十九的時候,他實在跑不動了,便仰天呼喚盤韃的助佑。而已經拉滿了彎弓的牧雲嚴霜卻在這一刻放棄了,站在她身後的孤松拓看出了她對朔風和葉的心軟非同尋常,心中竟有些嫉妒。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7集劇情介紹

  寒江打暈牧雲陸通知獅牙衛朔風和葉巧遇薩坦結伴而行

  逃出地下城後,牧雲陸左肩下的傷一直沒有好轉,反而日益嚴重,寒江決定立刻動身回天啟,他想去通知正在滿城尋找牧雲陸的獅牙衛,牧雲陸卻一心要去龍淵閣尋找密文書,他用寶劍逼著寒江陪自己去清餘嶺,並囑咐說,若是自己有什麼意外,也一定要找到傳國玉璽。

  蘇語凝對牧雲陸近乎瘋狂的堅持十分意外,在她眼中,牧雲陸一直是個淡泊名利,不爭不搶的溫雅皇子,牧雲陸卻無奈地對她剖白心跡:讀過史書就會明白,如果不夠強大,便無法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沒有足夠的權力,就無法保護自己喜歡的人,他實在太瞭解自己的父皇了,他篤信星命,一定會將天命皇后的蘇語凝指給被立為太子的牧雲笙,自此後自己就要為她去爭。

  寒江見勸不了牧雲陸,便假裝答應,趁著給他療傷的機會,將他打暈,自己則出去向獅牙衛報了信。蘇語凝還在怨恨著寒江誤殺蘇嬤嬤的事,對寒江冷言冷語,見他離開前囑咐自己陪同牧雲陸回天啟,一路照顧他,也沒有任何異議。

  蘇語凝與蘇嬤嬤名為主僕,情似母女,想起蘇嬤嬤的慘死,王鐸的當場殉情,蘇語凝心中依舊是難掩的傷痛。雖然她很想原諒寒江,也無數次在心中替他辯解,可是每當閉起眼睛的時候,她的腦海中都會浮現出寒江當時那雙兇狠的眼睛,和蘇嬤嬤那滿身的鮮血,她不知道自己此生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解開這個結。寒江明白蘇語凝心中的糾結,他強忍著自己的萬般不舍,對蘇語凝道了再見,轉身離開了客棧。

  寒江向獅牙衛下榻的客棧小二報了信便躲開了,穆如槊聽小二描述了報信人的外貌,懷疑那人是寒江,便沿路找尋,就在他快要找到隱在牆角的寒江時,穆如寒山跑來向穆如槊回稟牧雲陸的情況,打斷了他繼續追尋的腳步。寒山在咫尺之遙的地方聽著父親和大哥說話,想起自己之前被父親逼著自盡的畫面,他心中依然充滿怨恨,無法坦然面對穆如槊。

  蘇醒後的牧雲陸心中十分憤怒,他知道蘇語凝之所以沒有叫醒自己,也是存了私心。雖然她對寒江殺死蘇嬤嬤的事耿耿於懷,但相比之下,她更加在乎寒江的生死榮辱,如果自己找到了傳國玉璽登上了帝位,那麼寒江再想為了蘇語凝起而奪位,那就是會招致天下駡名,但若是牧雲笙繼位,以他的怪誕及在天下人口中的風評,寒江即使真的起兵反之也不會遭人詬病。

  蘇語凝的心思被牧雲陸一眼看穿,她也十分吃驚,想不到牧雲陸竟然看得如此明白,這讓她無言以對,只得承認了自己不願寒江為了自己而與穆如世家、與整個天下為敵的心思,牧雲陸得到了確切的答案,心中痛楚不已。

  穆如槊準備了豪華的馬車,保護著牧雲陸,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趕往天啟。途中,穆如槊避開耳目,請牧雲陸將在清餘嶺尋找到的東西交給自己,牧雲陸得知是自己父皇的旨意,不禁失望地苦笑,他本以為有了先太宗的遺旨,自己只要找到傳國玉璽,就能穩坐儲君之位,與心愛的姑娘比翼雙飛,如今他才知道,父皇竟然偏愛牧雲笙至此,於是便不再隱瞞,將自己是去尋找傳國玉璽之事如實告知了穆如槊。

  穆如槊聞言大驚,連忙追問牧雲陸的另一個隨從去了哪裡,牧雲陸卻說沒有另外的人,穆如槊只得表明自己已經從店小二口中得知了寒江的有關資訊,追問他是否知道傳國玉璽的事,牧雲陸卻避而不答。穆如槊見狀,只好命穆如寒山保護牧雲陸回京,自己則前往清餘嶺尋找寒江。

  瀚州雪原上,牧雲嚴霜正坐在高山之巔,望著一望無際的碧空發呆,她在心中一遍遍地回想著朔風和葉對自己說過的話,他的身影在腦海中揮之不去。孤松拓認為牧雲嚴霜不殺朔風和葉就是縱虎歸山,將來必後患無窮,他苦勸牧雲嚴霜,牧雲嚴霜卻說自己的銀羽箭是用來殺王的,而不是殺奴隸,等到朔風和葉真正成為瀚州王的時候,自己再來射殺他,那是也將能更加打擊瀚州人,孤松拓聞言明知她是在給自己找藉口,卻也無話可說。

  此時,朔風和葉正在漫天風雪中艱難地跋涉,入夜之時,他已經遠遠望見了黑森林的樹尖。再往前走就接近了危險,於是朔風和葉停下來生起了火堆休息。少頃,他突然聽到了踏踏的馬蹄聲由遠及近而來,朔風和葉連忙閃身躲到了一邊。

  騎馬而來的正是碩風蘇赫,他見到那火堆時,有一瞬間的發愣,想不到在這荒山野嶺間,還會有人跡。碩風蘇赫正在愣怔間,朔風和葉就蹂身而上,乾淨俐落地將他拖下馬來,碩風蘇赫看清朔風和葉後連忙出聲招呼,朔風和葉這才停住了想要紮下去的短刀,兩人相見都十分激動,坐在火堆前將自己別後的情形訴說了一遍。

  碩風蘇赫拿出自己每年春天來臨時,天上的老鷹引路,帶自己尋找到的一種特殊的石頭和草藥做成的藥丸給朔風和葉治療外傷,聽說朔風和葉要為未來的瀚州去尋找馳狼騎,便執意要與他同去。朔風和葉深知此行的危險,不想手無縛雞之力的碩風蘇赫與自己同行,碩風蘇赫卻以自己將會是瀚州未來的大薩坦為由,說服了朔風和葉,於是第二天,兩人結伴上路了。

海上牧雲記第28集劇情介紹

  牧雲寒奉旨回京嚴霜受命領導銀甲軍和葉身陷幻境受重傷雪狼王知恩相救

  牧雲勤執意立了牧雲笙為太子,滿朝文武皆是心中不滿,他們不能眼睜睜看著大端的天下被這個傳說中禍國殃民的魅靈葬送,於是暗中商議,聯名給牧雲寒送信,要擁他為帝,讓他回京後起兵將牧雲勤推下寶座。牧雲寒為此心中煩亂,有些拿不定主意,便跑去溪邊暗自整理心緒,

  牧雲嚴霜找到了牧雲寒,向他請辭軍職,稱自己放走了傳說中的鐵沁。牧雲寒卻相信牧雲嚴霜對大端的忠心,相信她統帥牧雲銀甲的能力,不但沒有怪罪,反而將銀甲軍的統帥之責交給了她,讓她代自己執掌軍權。其實牧雲寒一直都想在馬上與瀚州人真真正正地較量一場,粉碎瀚州人心中的驕傲,因此牧雲嚴霜的做法,並沒有觸及他的底線,他只是提醒了牧雲嚴霜一番,讓她不要被兒女情長左右了自己的心思。牧雲嚴霜聞言備受鼓舞,決定盡力來替牧雲寒達成心願。

  牧雲嚴霜從孤松拓找來的苦速部族薩坦侍從苦速滿滿的口中得知,傳說中的馳狼白晝為人,夜間變狼,並且是狼形馬性,可以訓練成坐騎,當仇恨女巫的鈴聲響起時,馳狼會循著人的蹤跡找到他們棲身的部族,殺光所有的男子,並在他們的女人身上留下自己的鐘,待到來年再回來殺掉女人,帶走她們生下的馳狼。這恐怖的傳說令人不寒而慄,可牧雲嚴霜聞之卻絲毫沒有懼意,反倒饒有興致地打算訓練馳狼成為銀甲軍的坐騎。牧雲寒奉旨回京後,牧雲嚴霜即刻讓孤松拓為自己備馬,她要去尋找朔風和葉,從他手中劫下馳狼。

  此時的朔風和葉和碩風蘇赫已經進了陰森恐怖的黑森林,他們行走了好一段路,卻發現除了剛開始時見到了一隻烏鴉以外,再也沒有見過其他生物,這個現象令黑森林更加神秘可怖。

  朔風和葉亦不敢在其間久留,便催促碩風蘇赫速速尋找路徑,趕在天黑前找到馳狼的巢穴,完成此行的目的。碩風蘇赫身為薩坦,除了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路之外,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自己身上有任何薩坦的特質,他用眼一掃,便看到了林中許多肉眼看不見的古怪,不由得嚇得膽戰心驚。

  兩人正在前行間,朔風和葉突然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似乎是年少時朔風部落裡常有的味道,又好像是親人的味道,與此同時,他發現前方有一個人影,便想要上前去查看,碩風蘇赫卻極力阻攔。朔風和葉到底沒有戰勝那股熟悉味道的誘惑,將自己的誇父斧解下來交給碩風蘇赫,自己則慢慢走上前去。

  那個頭頂著狼頭的人打量著眼前的朔風和葉,一語道破了他心中的孤寂,在他猶如自言自語的咒語中,朔風和葉竟生出了一種很深的認同感,不由自主地盯著他的眼睛,詢問他是誰。就在這目光交匯的一刻,朔風和葉身不知不覺地陷入了幻境,他似乎又回到了當年的朔風部落,似乎見到了那些早就逝去了的熟悉面孔,最後,他在一個帳篷中見到了自己思念已久的父親朔風達。

  看著朔風達在帳中悠然自得地煮著奶茶,聽著他絮絮叨叨地訴說著對龍格丹珠的愧疚和對朔風和葉的疼惜,朔風和葉再也忍不住了,他跪在朔風達面前崩潰地大哭,毫不隱瞞地將自己心中對父親深深地思念說了出來。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前一刻還和藹可親的父親竟然倏然翻臉,將手中的刀狠狠刺進了他的前胸。

  劇痛令朔風和葉瞬間清醒,發現站在自己眼前的竟然是那個狼人,他滿心疑惑,帶著濃濃的不甘倒了下去。入夜十分,朔風和葉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此刻他又冷又餓,傷口還在不斷地流著血,他感覺自己的生命似乎在流失,可是心中那個統一八部的願望卻在牢牢支撐著他的意志,他相信自己是鐵沁,絕不會就此死去。

  就在這時,一群馳狼循著血味從四周圍攏而來,它們一個個張著血盆大口慢慢靠近朔風和葉,朔風和葉命在旦夕。就在這危急時刻,遠處傳來一聲嗥叫,馳狼們聽到後頓時蔫了下來,紛紛收起兇惡的表情,轉頭跑開了。

  須臾之後,那只曾被朔風和葉救下的雪狼王趕到了,它看著重傷的朔風和葉,眼神中滿是焦急,朔風和葉卻還裝作無所謂地安慰它,他想要掙扎著站起來,卻又跌倒在地昏了過去。雪狼王見狀更加憂急,它靠近朔風和葉,將自己的心吐給了朔風和葉,又仰天嗥叫了兩聲,轉身消失在了森林中。

  碩風蘇赫在原地苦等朔風和葉,就是不見他回轉,不禁恐懼地大叫,叫聲引來了幾個狼人,他們大笑著將碩風蘇赫打倒在地上,並嘲笑他的無能。碩風蘇赫的潛力在一瞬間被激發了出來,他大吼一聲掄起誇父斧,將一個狼人砍倒在地,其他狼人一看,一擁而上,將碩風蘇赫擒住了。

  一個狼人背著碩風蘇赫到了女巫的住處,將他交給了女巫,那女巫長著一張恐怖的面容,她是天神帶來的行刑人,在她的詛咒下,狼人每天晚上都會化身為狼,她法力高深,在狼人眼中就是天神一樣的存在,狼人們都稱她為紅鳥阿姆。

  狼人對紅鳥阿姆說,自己已經殺了另外一個入侵者,紅鳥阿姆威逼他去將朔風和葉的屍體帶到自己面前,那狼人連滾帶爬地趕緊去了。紅鳥阿姆施法,用樹枝將碩風蘇赫吊起來,想要將那些舞動的樹枝種進碩風蘇赫的身體,碩風蘇赫嚇得大叫,危急時刻,他竟然張口念出了薩坦的咒語,那女巫聞言驚恐地大叫,體若篩糠地跌在地上昏了過去,碩風蘇赫也在瞬間恢復了自由,從樹上掉了下來。等到他再次醒來時,早已經看不到女巫的身影,面前只有一位昏睡的曼妙少女.....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29集劇情介紹

  朔風和葉助狼人擺脫詛咒與之達成契約牧雲陸為保寒江盡失牧雲勤信任遭軟禁

  朔風和葉恢復後,在森林中到處尋找碩風蘇赫,後來遇到了那個打傷他的狼人,那人將誇父斧和他的小匕首都還給了他,並請出了人群後面的碩風蘇赫。朔風和葉將雪狼王心拿給碩風蘇赫看,碩風蘇赫將之握在手中念動咒語,竟然看到了一座有著像是巨人祭壇一樣的地方,在那裡看到的東西,讓他知道如何才能讓八部不再互相殘殺。朔風和葉聞言知道他說的就是當年父親朔風達帶自己所看的誇父祭壇,不禁十分吃驚,兩人正準備離開,卻被一個狼人叫住了。

  原來,女巫的詛咒被打破,這些狼人得以解脫了,他們感受到了太陽的好意,看到了自然中的五顏六色,再也不會像之前那樣晝人夜狼了。他們想要去尋找真正自由的地方,去尋找真正愛他們的女人,為了報答朔風和葉的大恩,他們將女巫的法鈴交給了朔風和葉,承諾一旦鈴聲響起,他們會再次化身為狼,供他驅使三次,只求能在瀚州草原獲得一片棲息之地,但若朔風和葉答應了卻不能做到,那麼命運就會回到從前。朔風和葉接過法鈴,鄭重向他們起誓,盤韃是天上的神明,自己就是這瀚州大地上的神明,自己答應的就一定會做到。

  雙方分別後,朔風和葉帶著碩風蘇赫向著誇父祭壇而去。朔風和葉一邊走一邊向碩風蘇赫述說著八部合一後,自己打算重建軍隊,屠戮牧雲寒和穆如鐵騎,讓三百年前瀚州部族的榮耀重現的遠景,碩風蘇赫聽得血脈賁張,這是每一個瀚州人心中的夢,如今到了夢想即將實現的時刻,怎能不讓他興奮激動。

  當碩風蘇赫無意間和朔風和葉聊起他心愛的女人時,朔風和葉突然感覺到了一絲死亡的味道,那是銀羽箭的味道。此時的牧雲嚴霜確實正在彎弓搭箭準備射向朔風和葉,想要找到他,這是唯一的方法了。這銀羽箭上被施了秘術,只要目標出現,絕不會落空,而一旦中箭,即使是拔掉箭簇,只要箭上沾了獵物的血,就會攝住他的心神,讓他每走一步都會向牧雲嚴霜靠近,所以她十分篤定,自己一定可以找得到他。孤松拓卻質疑牧雲嚴霜這麼做不是為了替牧雲寒找到馳狼騎,而是為了見到朔風和葉,被牧雲嚴霜斥責了一番,不敢再追問。

  朔風和葉也知道銀羽箭的厲害之處,他中箭之後叮囑碩風蘇赫,只要自己的腳步有所偏差,就一定要把自己拉回來。碩風蘇赫得知這射箭的人竟然就是朔風和葉心愛的女人,便念動祝福的咒語:融化仇恨的追索,真愛永隨,然後猛然將銀羽箭拔出,並再次插進了朔風和葉的前胸。如此一來,便化解了箭上的秘術,並且告訴朔風和葉,如果那個女人真心愛他,便會順著思念的銀箭來到他的身邊,朔風和葉聞言覺得很不可思議。與此同時,牧雲嚴霜也感受到了刺心之痛,她不禁呆住了。

  寒江很快就被穆如槊捉住了,他帶著寒江先一步趕回了天啟城,將寒江囚禁在了府中。牧雲陸和蘇語凝到了天啟關前,穆如寒山將寒江已經被帶回的消息告訴了牧雲陸,勸他放棄尋找傳國玉璽的打算。蘇語凝聞言大驚,求牧雲陸想辦法救寒江不死,牧雲陸心中酸澀,但他還是給出了一個鏗鏘有力的答案:能。

  父子倆見面後,牧雲勤追問傳國玉璽的下落,牧雲陸稱其下落只有寒江一個人知道,求牧雲勤留寒江一命。牧雲勤不相信牧雲陸的話,以為他不肯說是鐵了心要爭天下,少年時的牧雲陸心性高潔,不爭俗務,那時的他深得牧雲勤讚賞,可是如今的牧雲陸卻讓牧雲勤大為失望。他見牧雲陸死活不說,便下旨將他幽禁在府中,並禁止他與朝中大臣來往,直至牧雲笙登基之後才准外放。牧雲陸想不到自己的父皇竟然如此狠心,他不禁傷心痛哭,直到此時牧雲陸還記掛著蘇語凝的請求,再三為寒江求情,卻被牧雲勤不耐煩地斥退了。

  此時的寒江正被鐵鍊囚禁在穆如府中,他故意挑剔給自己送上來的飯菜不好吃,穆如夫人便端起盤子,作勢要品嘗寒江舔過的肉,寒江一見趕緊奪過來塞進了嘴裡。穆如夫人覺得自己欠這個兒子的,想要補償他,寒江卻羞辱了她一番,毫不客氣地趕她走。

  寒江從小的時候,穆如夫人就常常在晚上偷偷跟在他身後。看著他為了一塊肉跟人拼命,看著他被人暴打,看著他睡在漏雨的破廟裡瑟瑟縮縮,她心疼萬分,可是又不敢出面相認,因為那樣會害他沒命,因此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挨餓受苦,只因為她是穆如氏的人,只能將自己的痛苦深藏在心底,將這份愛以別的方式表達。因此,即使她早就知道自己此來肯定會被寒江羞辱,也要來探望他,看著兒子沒有受傷,沒有生病,平平安安地在自己眼前,她的心裡就覺得特別踏實。

  穆如槊從宮裡回來後,將牧雲陸為了保護他而被軟禁的事告訴了寒江,並打開了他的鐐銬,讓他盡可以去尋找玉璽。寒江得知牧雲陸也被關起來了,不禁對他們這些上位者為了天下而鎖骨肉棄子女的行為十分不屑,又將鐐銬自動戴在了自己的腳上。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0集劇情介紹

  牧雲德被父親算計頂罪心生憤恨牧雲欒請求與皇后再修舊好遭拒

  蘇語凝也被接到了宮裡南枯月漓之前的住處,等待牧雲笙正式冊封太子後與他完婚,蘇語凝雖然滿心不甘,可是為了家人的安危著想,她又不敢抗旨不遵,只得任人擺佈。

  南枯明儀日日在宮中與牧雲勤相伴,但是卻只能頂著銀容的身份。聽著牧雲勤溫柔的情話,看著他純淨如同少年的笑容,甚至他在為自己畫像時,面對著自己,落在筆下的卻是銀容的相貌,南枯明儀被快被逼瘋了,她的心靈也在日益扭曲。蘇語凝回宮後,南枯明儀親自帶人將大婚的禮服送了過來,蘇語凝不肯試裝,南枯明儀高興不已,因為銀容的兒子要娶一個不喜歡他的姑娘,一生在痛苦中度過了,這是她如今能夠感受到唯一的報復性快樂,她命宮人強行替蘇語凝換上了禮服,看著蘇語凝劇烈地掙扎呼救,她心中快慰不已。

  牧雲欒被召回了天啟,他沒有回穆雲德的住處,也沒有面君,而是直接去了被查封的南枯府,看著荒涼的南枯府裡長得更加旺盛的樹木,牧雲欒不由想起了往事,感慨萬端。

  牧雲德早早就為牧雲欒準備好了一處精緻的宅院,牧雲欒擔心將來會被皇帝安插了眼線,便執意要住在九州客棧。牧雲欒到了九州客棧後,直接就以牧雲德不經自己同意擅自認墨禹辰為亞父,及他替牧雲合戈假造傳國玉璽,導致自己被牧雲勤猜忌而調回天啟,他卻安然無恙地全身而退之事向牧雲德連番發難,他已經察覺到自己這兒子對自己已經有了異心,因此便毫不留情地敲打了一番,牧雲德只能唯唯諾諾地替自己辯解。

  這時,秦明來宣旨,牧雲欒恭恭敬敬地接了旨,又許諾了秦明可以隨時向牧雲德索取金銖,並把牧雲德之前為自己備辦的宅子送與了秦明,秦明喜得眉開眼笑,牧雲德暗自氣惱,卻不敢表現出一分一毫。

  牧雲欒帶著牧雲德奉旨進宮見駕,寒暄了一番之後,牧雲欒主動提起了假造傳國玉璽一事,將之完全推在牧雲德的頭上,牧雲德大驚。他交遊廣闊,卻沒有真正的朋友,防的就是被朋友算計,可是千小心萬小心,卻沒想到,會被自己的父王算計。多虧牧雲德腦筋轉得快,當即編出了一套謊話,稱商會的河洛工匠見市面上的假貨猖獗,一時技癢,就造了各國國璽來鎮店,不慎流出了一枚。

  牧雲欒也介面解釋,那塊玉璽只是大晟朝的國璽,而非九州傳國玉璽,言下之意就是在替自己減輕罪責。牧雲勤根本不相信父子倆的這番鬼話,但無憑無據之下又不好一味追責,只得罰沒了宛州商會五年的收入,以示薄懲。

  牧雲德對牧雲欒這般陷害自己十分憤怒,他出宮之後質問牧雲欒為何將罪責推卸給自己,牧雲欒雲淡風輕地回答他,只因為他是穆如屏所生,礙於穆如家的面子,牧雲勤絕不會降罪於他,這是自己左思右想才想到的萬全之策。牧雲德知道以父王的才智,可以有無數種方法為自己脫罪,他之所以這麼做,一是因為自己是穆如屏所生,從小便不為他所喜,二來是這次自己認墨禹辰為亞父的事讓他發覺了自己的的野心,借此給自己一點教訓罷了。

  牧雲德判斷地很對,牧雲欒從來沒有愛過穆如屏,所以即便牧雲德從小便比牧雲欒其他的兒子努力,十四歲起便開始替牧雲欒打點八方,也未曾得到過牧雲欒半點誇讚,因著穆如屏的關係,牧雲欒從心裡厭煩自己這個兒子。

  其實牧雲欒真正心儀的人是當今皇后南枯明儀,可是當年南枯明儀選擇了牧雲勤,這也使得牧雲欒更加怨恨牧雲勤。時至如今他心中依然對南枯明儀難以忘懷,在宮中眼見南枯明儀如今的處境,牧雲欒便找了個機會又進了宮,當面請求與她重新開始,但是南枯明儀心中所愛只有牧雲勤,縱然牧雲勤如今這般對待她,也不能改變她的心,只是當初那份愛早已變成了恨,對銀容和她兒子深深的恨,她不甘心就此放棄,就算最後的武器只剩下了恨,她也要一戰到底。

  牧雲欒何嘗不知,南枯明儀當初是何等的驕傲,如今受到這般輕侮,可想而知她的恨意有多深,這也正是牧雲欒可以利用的地方。他告訴南枯明儀,自己同她一樣,心中只剩下恨意,也絕不退場,為了幫她報復已死的銀容,自己願意助她對付牧雲笙,南枯明儀聞言向他鄭重施了一禮。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