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九州海上牧雲記分集劇情介紹(31-40集)共75集

u=3420477099,1522405433&fm=11&gp=0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1集劇情介紹

  寒江得知語凝被指婚心下暗恨太子屈尊兩顧穆如府探望舊友

  牧雲德被自己的父親算計,心中十分憤怒,便到九州客棧的地牢裡找了個犯人狠狠地拿鞭子抽打了一番來發洩。他心情沉重地回到了住處,蘭鈺兒見他愁眉不展,便殷勤地上前伺候。牧雲德本來並非真正地喜歡蘭鈺兒,只是為了奪走牧雲笙身邊的東西,才將蘭鈺兒騙了出來,如今對這個除了只能做些下人活計外什麼都不會的蘭鈺兒早就厭煩了,便又沖著她發洩了一番,將自己對她的真正心思當面說了出來,蘭鈺兒卻絲毫不在意,依舊低眉順眼地服侍他,牧雲德心情煩躁,便將她趕去廚房做事。蘭鈺兒心中痛苦,卻只能將這苦水偷偷咽進肚裡。

  牧雲笙從虞心忌跟別人的閒聊中得知了寒江被困在穆如府中,便想要帶著虞心忌去看望寒江。虞心忌想以寒江被禁,不准見客的理由阻攔牧雲笙,卻被牧雲笙以自己的儲君身份壓住了,只得乖乖跟隨他前往穆如府。此時的寒江無意間從下人口中得知了牧雲笙即將與蘇語凝大婚的消息,頓時心寒。

  穆如寒山奉父親之命帶寒江到家廟祭祀,他將自己對未來的前途規劃告訴了寒江,寒江卻覺得他這樣活在別人安排的道路上十分無趣,還是自己這樣自由自在比較好。可那樣隨性的生活,穆如寒山卻連想都不敢想。

  牧雲笙來到穆如府中要見寒江,穆如槊陪著他來到了家廟,可寒江卻裝作專心致志地祭拜祖先,對他不理不睬,牧雲笙跟他打招呼,寒江竟說自己不在。牧雲笙看出他不想搭理自己,便轉身離開了。

  牧雲笙被立為儲君,將來便要稱帝,蘇語凝也將為後,他們的星命已經應驗了,穆如槊擔心寒江與牧雲氏奪帝的星命應驗,便對他更加嚴加看管,不許他出府半步。縱使是星命上說牧雲笙坐上帝位會令九州生靈塗炭,那也是牧雲氏的事,他寧可終身囚禁寒江,也絕不許他壞了穆如家對牧雲氏三百年的承諾。寒江認為穆如槊的想法十分可笑,便決定哪兒都不去,就留在穆如府中,等著看穆如槊最後明白真正的對錯。

  盼兮最近總是聽人說起指婚這個詞,她不明白這個詞的意思,牧雲笙給她解釋了一番,盼兮聽了以後很不高興,隨即便隱去了身形。牧雲笙見她吃醋,頓時恍然大悟,明白了寒江為什麼不肯見自己。他想要去穆如府中跟寒江解釋一下,這時虞心忌捧來了宮裡送來的政務公文制式,要他學著熟悉政務,牧雲笙卻毫不在意地將之擱置一邊,虞心忌對這個不務正業的太子很看不上眼,想起當日牧雲笙魅化時的情景,他心中更是沉重。

  虞心忌正在為了天下蒼生而憂心忡忡,牧雲德登門拜訪,他將虞心忌帶到了九州客棧,虞心忌遠遠看到牧雲寒的背影十分吃驚,不明白他怎麼會和鄴王勾搭到了一起。

  盼兮憂悶地回到了幻境,荒神卻提醒她,牧雲笙是她的任務,用情只是她的手段而已,如今牧雲笙的靈智已被他自己封起,想要完成目標,只能由她幫牧雲笙人間稱帝,而那個帝后,只能是蘇語凝。

  盼兮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荒神不耐煩地向她解釋,世人只道當牧雲笙握起帝王劍時將天下亂起,卻不知那帝王所指的並不是他,而是寒徹的主人,他們之間註定要有一番生死相博。他命令盼兮利用蘇語凝來挑動一雙帝星相惡相殺,而盼兮的心中已經深深愛上了牧雲笙,她沒有辦法去說服他再去愛上別人。

  荒神憤怒地叱駡盼兮,讓她認清自己只是一團微不足道的影子,根本就沒有心,更沒有屬於自己的情感和選擇,她只能按照自己的意旨來行事,盼兮聞言萬分難過。

  牧雲笙身穿禮服,全副太子儀仗再次來到了穆如府,穆如槊擔心寒江傷到牧雲笙,不願他們二人相見,牧雲笙卻執意硬闖,穆如槊只得讓人將書房外的侍衛全部撤掉,免得寒江說出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被人聽了去。之後,他又親自帶著刀去書房外護衛。

  寒江見到牧雲笙後,裝模作樣地向他大禮參拜,可是神情中卻滿是不屑。牧雲笙不急也不惱,他狀似輕鬆地與寒江聊起了天,詢問在他心中誰是真正的英雄,寒江說出了牧雲陸和牧雲寒的名字,牧雲笙卻一針見血地指出了兩人性格中的致命缺點。

  其實在寒江心中還有一個英雄,那就是他的父親穆如槊,他上陣可統領千軍萬馬,回朝可總理朝綱,為了一個三百年前的諾言,差點殺死了自己的親生骨肉,可以當得起是一個英雄。但是寒江卻不喜歡他,看不上他的愚忠,明知牧雲笙的星命,卻還是一味地維護他。穆如槊在門外聽到兒子的話有一瞬間的感動,他差點推門而入,卻還是生生地忍住了,到後來聽寒江竟然說起了帝位之事,連忙走進去想要阻止他。牧雲笙卻不以為忤,反而鄭重地問寒江,假如真如預言所說,自己登上帝位時將令生靈塗炭,他會怎麼做,穆如槊出聲提醒寒江不要回答這個問題,卻被牧雲笙趕了出去。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2集劇情介紹

  牧雲欒暗中籌謀秘術陷害牧雲笙有情人相見各自矜持不肯道真情

  牧雲笙的問題讓寒江一時無法回答,雖然他表面上在和牧雲笙鬧彆扭,可是內心深處還是將他視作自己最好的朋友,若是真有那麼一天,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作何選擇。牧雲笙卻鄭重地囑咐寒江,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天,一定要親手用寒徹來了結自己,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負了天下百姓,如此便是真正地救了自己。

  這番話讓寒江敬佩不已,事後他對穆如寒山大贊牧雲笙才是真正的王者。穆如寒山想知道兩人到底都聊了些什麼,寒江卻守口如瓶,只說牧雲笙叮囑自己到某一天時去做一件事,穆如寒山直覺牧雲笙請求寒江做的那件事一定不是什麼好事。

  牧雲欒是個老奸巨猾之人,他善於揣測人心,知道每一個人內心深處最需要的是什麼。他想要利用南枯明儀,經過上次宮中相會後,便知道了南枯明儀如今最大的弱點就是牧雲合戈,於是他經過上下打點,買通了宮中和看守牧雲合戈的侍衛,給南枯明儀爭取了半個時辰探望牧雲合戈的時間。

  自從宮變之後,南枯明儀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兒子了,當他看到往日意氣風發的牧雲合戈像個木雕泥塑一樣跌坐在廊下望著天空發呆的時候,不禁心痛如絞,撲過去抱著兒子大哭起來。從天山跌落塵埃的慘敗讓雄心勃勃的牧雲合戈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他的記憶固執地停留在自己在大殿上像個王者一樣睥睨天下的時刻,在他心中,自己就是九州的王。

  看著已經成了廢人一個的南枯明儀更加痛苦憤恨,她請求牧雲欒再幫自己一次,讓牧雲勤放了合戈,牧雲欒假作為難地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她,允諾等中秋家宴之後便可以幫她達成心願。南枯明儀雖然知道牧雲欒一定不是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只為了當初心中的那份愛而單純地想幫自己,但是她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牧雲欒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他讓牧雲德備了一壇上好的紅袖香美酒,又讓墨禹辰在酒中施下了可以讓人瘋癲的秘術,想要在中秋家宴時,當著牧雲勤的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牧雲勤和牧雲笙也嘗嘗當年自己所喝下的苦酒。不過他所做的更為陰毒,中了這種秘術的人將會如瘋如狂,非死無解。

  墨禹辰自然知道這麼做的後果,為了自己辰月部殺神的大業,他自然不肯這麼做,牧雲德勸說他盡可放手去做,自己自有妙計可保牧雲笙性命無憂,墨禹辰這才依言而行。

  為了撇清自己的關係,牧雲欒吩咐牧雲德和墨禹辰到時候都不要出席家宴,只讓牧雲寒出面對付牧雲笙。可憐牧雲寒還被蒙在鼓裡,在牧雲欒的巧言蠱惑下,他還以為這麼做只會讓牧雲笙在父皇面前盡失信任,從而替天下百姓除害。縱然如此,他也還是不願傷害牧雲笙,那畢竟是他的親弟弟,於是他拒絕了虞心忌動手的提議,打算到那時由自己親自動手,免得旁人不知輕重。

  牧雲笙心系盼兮,自然也不願拆散寒江與蘇語凝,於是便想了主意,悄悄帶寒江進宮,讓他守候在蘇語凝的住處外面,自己則以兩人即將大婚的事來套蘇語凝的真心話。蘇語凝雖然向牧雲笙剖白了自己已有心上人,而不願嫁他的心跡,卻遲遲不肯說出自己心儀之人是誰。寒江不忍蘇語凝為難,亦不想蘇語凝當著牧雲笙的面說出來,便走進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蘇語凝以為他們兩個合謀來捉弄自己,不禁心中暗惱,牧雲笙連忙向她解釋,自己只是為了替寒江試探她的心意。寒江自然不肯讓一心為他著想的牧雲笙擔責,便謊稱是自己想見她,才求了牧雲笙帶自己進宮的。

  蘇語凝聞言暗喜,亦想要試探寒江此時的心意,便詢問他為何要見自己。寒江明知三人的命運都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今也不想再讓蘇語凝多加煩惱,便言不由衷地稱自己是為她和牧雲笙賀喜而來。見當日在地下城中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宣誓守護自己一生的寒江竟說出這樣的話,蘇語凝不禁心中失望萬分。牧雲笙聞言亦是十分無奈,但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自己也不好插手,只能暗自歎氣。

  如今身不由己的還有一人,那就是心比天高的南枯月漓。當初她差一點就成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帝后,可如今卻淪落成了青樓歌妓,每每想起便令她咬碎銀牙。

  這天,妓館裡來了一個手捧錦匣的嫖客,此人曾經是南枯棋的手下,曾因與之政見不合而遭打壓,他的父親因而發瘋,兒子則死在了牢中,那時,他就發誓一定要忍辱偷生地活著,看到南枯棋覆滅的那一刻。

  如今南枯一族落敗,曾經尊貴如公主般的南枯月漓淪落成了妓女,那人卻被擢升,他自然要來將這落毛的鳳凰踩上兩腳才能發洩自己心中的恨意。南枯月漓聽說他懷抱的錦匣裡裝著將要獻給未來皇后蘇語凝的明珠羽衣,頓時心中憤恨難忍,再加上那嫖客洋洋得意地不停用言語輕侮她,南枯月漓久藏於心中的不甘和憤怒終於爆發,狠狠地用手中的水果刀將那人的肚腹捅成了馬蜂窩。

  妓館的鴇兒無意間見到此景,嚇得魂飛魄散,連忙跑出去報官。南枯月漓心中的憤怒依然無法紓解,她提起酒壺,將其中的酒淋在了那錦匣上,又將燭臺扔在了上面,將那象徵著端朝皇后榮耀與高貴的明珠羽衣一把火燒掉了。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3集劇情介紹

  牧雲笙請辭太子之位遭威脅牧雲欒尋獲星典收買苓鶴清

  牧雲德藉口陪著蘭鈺兒去街上買鹽,離開九州客棧後囑咐她去給牧雲笙送信提醒他在中秋家宴時最好不要參加,即使去了也千萬不要喝酒,否則便會像鄴王當年一樣御前發瘋。這後果蘭鈺兒自然知道,因此她當場便答應了下來,冒死也要去送信,牧雲德暗諷她如今還在牽掛牧雲笙,蘭鈺兒卻不著痕跡地辯解說,自己之所以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是因為他要自己這麼做,牧雲德聞言不置可否。

  此時,妓館已是一片火海,眾人都在忙著救火,南枯月漓則離開了妓館,在街上信步而行,接到鴇兒報案的官差趕上來拿住了她,南枯月漓一邊掙扎,一邊歇斯底里地大叫不服。馬車裡的牧雲德掀開車簾看到她後,便下車將差役引到一旁,用金銖收買了他們,將南枯月漓救了下來。

  牧雲德讓蘭鈺兒下車給南枯月漓騰地方,蘭鈺兒在宮中見過南枯月漓,知道她的身份和罪狀,便勸說牧雲德不要將她帶回去,牧雲德卻沒有理會她,直接帶著南枯月漓回了九州客棧,將蘭鈺兒一人孤零零地留在了街上。

  蘭鈺兒擔心南枯月漓會給牧雲德帶來災難,便暗中將此事報告了牧雲欒,牧雲欒得知後驚怒不已,生怕被牧雲勤得知後猜忌自己,壞了自己的大計,他將牧雲德叫來申飭了一番,命他將南枯月漓解決掉,以免後患。牧雲德之所以要救南枯月漓,其實是看中了她可以模仿人筆跡的特長,想日後加以利用,卻又不敢明說,只能搜腸刮肚地找藉口替南枯月漓開脫,卻最終還是沒能拗得過牧雲欒,只得答應除掉南枯月漓。之後,他便手持長劍來到了南枯月漓房中......

  盼兮還在為指婚的事耿耿於懷,牧雲笙再三向她表明自己的心意,可盼兮卻始終記得荒神教過自己,人心瞬息萬變,同一個問題在不同時刻都會有不同的答案,她縱然曾經進入過牧雲笙的心中,可她卻還是覺得自己始終沒辦法明白他的心意。

  牧雲笙也為盼兮對自己的猜疑而心中不快,兩人起了口角,盼兮轉身欲走,牧雲笙失望地喃喃自語:明明是擔心,卻被當做是猜疑,明明是真情,卻被當做是假意,明明是自己發自真心的誓言,怎麼還會被懷疑。盼兮聞言心中有感,想起荒神對自己的命令,又轉頭回來,勸說牧雲笙好好對待蘇語凝。

  牧雲笙再次向盼兮表明,在自己心裡,遇見她本不是奇遇,反而像是久違的重逢,他們就如同一個人,在某個不知的時間裡不慎遺失了她,現既然又遇到了她,自己就不會放手,無論此生如何跌宕,未來如何運轉,自己一直都會在她身邊。這番話感動了盼兮,她徹底解開了心結。

  為了讓盼兮不再糾結自己與蘇語凝的星命,牧雲笙第二天便去覲見牧雲勤,請他收回成命,不要為自己和蘇語凝指婚,被拒絕後,牧雲笙又向他請辭太子之位,牧雲勤不准,並以蘇語凝和寒江的性命相要脅,逼迫牧雲笙就範,牧雲笙大怒離去。

  其實牧雲勤也不捨得為難自己最愛的這個兒子,只是他更知道,如果牧雲笙不稱帝,那他一定會被這宮中的虎狼吞噬,為了護他一世平安,只能賭上整個天下了,這是自從鹿鳴山那夜之後,牧雲勤苦思了數年才想到的主意。另一方面,牧雲笙心中的魅靈雖然已被封印,但難保日後他不會再出來為禍,只有給牧雲笙加上責任,讓他關心眾生的喜怒哀樂,為別人的快樂而快樂,他才能忘記得失,心中沒有那麼多抱怨,那個心魔或許就沒有機會再出現了。可惜,牧雲笙此時完全不能理解父皇的苦心。

  牧雲勤對銀容的癡念日甚一日,他竟然讓南枯明儀穿上銀容當年的喜歡穿的衣服,徹底打扮成銀容的樣子,與自己朝夕相對。縱然他心中明白無論再怎麼仿效,南枯明儀永遠都成不了銀容,但是為了報復南枯明儀對自己和銀容所做的一切,他還是克制自己心中深深的恨意,假作溫柔地每天與南枯明儀相對,以此來折磨向來心高氣傲的她。南枯明儀一次無意間從牧雲勤的話語中得知他並非真的瘋癲識人不清,而是故意為之,不禁心中恨意更甚。

  此刻,牧雲欒正在加緊為自己的大業做著周密的計畫,這個計畫中還有很重要的一環,就是苓鶴清。當年就是苓鶴清在先皇面前預言他的星命不適合總理江山,這才讓先皇用計罷黜了牧雲欒的太子之位。

  皇極經天派的聖師向來不食人間煙火,不問俗務,不關心人之好惡,只一心尋求天象,如今,牧雲欒需要苓鶴清為自己做事,自然要拿出可以令他心動的籌碼,這個東西就是星典。

  這天,牧雲欒帶著牧雲德以九州客棧三年的收入買來的星典去觀星閣見了苓鶴清,將那星典出示給他看,苓鶴清一見,心中興奮異常。星典乃是記載著古星象的至高成就的秘典,是所有占星師視為生命的典籍,如果得到它,就能掌握皇極經天術的奧妙,自從星軌停止運行後,苓鶴清無法再觀星象,為此他大病了一場,至今未曾痊癒。有了星典,他就可以再繼續觀讀星象,繼續皇極經天派一千二百年的榮耀。但是牧雲欒提出的條件卻是要借用他皇極經天派的秘術來做一件事,苓鶴清當場拒絕。

  皇極經天派自古便有三條戒律:一是永遠不能為自己推算命運,二是不能為別人改命,三是不能使用秘術,只要有人破了戒,那他們的推算就再也沒有人相信了,苓鶴清自然不肯答應。但牧雲欒接著又說出了一個藏在他心中許多年的名字——苓羽烽,讓苓鶴清不禁大驚。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4集劇情介紹

  苓鶴清為保師門榮耀違心聽命牧雲笙欲脫太子之位將計就計

  苓羽鋒是皇極經天派六十七代聖師,他當年渡過了天拓海峽去了瀚州,自此便沒有人再見過他。巧合的是,他失蹤後,穆如天彤就不費吹灰之力打下了瀚州,可隨之主帥穆如天彤也莫名失蹤了,從此再也沒有回過中州。在他失蹤的前一天,他給自己的後輩留下了一句話:當你舉起屠刀時,自己也必將死於刀下,這句話一直被穆如家後人奉為家訓。

  這樁秘史當今世上知道的人並不多,但不知牧雲欒從何處挖掘了出來,他以查出當年苓羽烽與穆如天彤之間的秘密交易,以此為把柄將皇極經天派趕出中州為要脅,迫使苓鶴清答應了他提出的條件。

  牧雲欒要苓鶴清做的就是在三日後秦風殿的皇家酒宴上,以秘術除掉牧雲笙身邊的女魅,臨走時又惡狠狠地威脅了苓鶴清一番,苓鶴清為了保住皇極經天派一千多年的基業,不得不乖乖就範。

  牧雲欒走後,苓鶴清將自己的弟子帶到祖師的祭台前,讓他牢記皇極經天派的戒律,不要多問。他的弟子從自己老師的反應中知道,皇極經天派真的如牧雲欒所說,一直在使用秘術,他本以為皇極經天派是這世上最後一批不肯騙人的人,因此大感失望。

  苓鶴清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即使是騙人,他們也是為了信念在騙,是為了天下人在騙,不算是錯。他支開弟子,跪在在祖師的祭台前請求原諒,然後拔下發簪劃破了自己的手腕,背後立刻便出現了一團黑色的魅影。

  牧雲笙再三反對,牧雲勤還是下旨正式為他和蘇語凝指了婚,並命穆如槊和苓鶴清共同操辦大婚事宜,牧雲笙接旨後心情沉重地回到了未平齋,與盼兮相顧無言,各自發愁。

  牧雲勤聽從了苓鶴清所算出的上吉之日,將牧雲笙與蘇語凝的大訂之日與家宴選在了同一天,群臣議論紛紛,暗中決定再次苦諫牧雲勤,讓他收回成命,不要立牧雲笙為儲君。

  與此同時,穆如寒山也是憂心忡忡,他想起當年寒江讓自己送東西給蘇語凝的事,推測兩人有情,便吞吞吐吐地勸說穆如槊不要將太子大婚之事告訴寒江。穆如槊聞言大驚,這話要是傳出,寒江欲奪天下的罪名就更加坐實了,他決不能讓那樣的事發生,於是便讓穆如寒山嚴加看管寒江。

  蘇語凝堅決不肯試穿大婚禮服,南枯明儀知道她不會甘心就範,特意跑來看蘇語凝的笑話,並拿看似開解的話來故意刺激蘇語凝,沒想到反被蘇語凝柔中帶剛的一番言語氣得七竅生煙。

  蘭鈺兒奉了牧雲德的命到未平齋傳話,虞心忌恨她離牧雲笙而去,不肯放她進門,蘭鈺兒再三哀求無果,便話裡有話地提醒他不要只顧著說別人,日後不要忘記了自己所說的話。虞心忌想起自己和牧雲寒私下密謀以毒酒暗害牧雲笙的事,心中亦覺得愧悔,但他卻固執地認為自己是為了天下蒼生,與蘭鈺兒為了一己私利拋棄舊主的行為不可同日而語。

  正當蘭鈺兒無奈準備離去時,牧雲笙走了出來,可他卻不容蘭鈺兒將話說完便催著她回去,蘭鈺兒只好以盼兮的安危來吸引他的注意,牧雲笙果然上了心。仔細聽過了蘭鈺兒的講述後,牧雲笙心中一動有了主意,他暗自決定將計就計,以此來逃過做太子的命運,因為放眼九州的歷史,沒有哪一個瘋子還能坐上帝位的。

  想到這個主意後,牧雲笙匆匆坐車來到了穆如府,叮囑穆如槊在家宴那天千萬看好寒江,不要讓他出門,穆如槊一口答應。牧雲笙又笑容滿面地告訴寒江,自此後他們就可以好好做朋友了,寒江聞言也很高興,便提議讓他帶著盼兮讓自己認識一下,牧雲笙聞言卻滿臉陰鬱。

  為了不讓盼兮因自己而受傷,牧雲笙故意對她隱瞞自己的心意,說了很多傷人的話趕走了盼兮。看著她黯然離去,牧雲笙只能默默地在心裡說,假如家宴後自己能活著回來,再去找她。

  當日那兩個收了錢縱放南枯月漓的差役因為分贓不均打了起來,將這事捅了出去,空教司將此事上報,穆如寒山要去追查此事,便與父親說要寒川替自己守著寒江,父子兩人在房裡說話時,被寒江在外面聽到了,他得知了蘇語凝即將與牧雲笙訂婚,想起往日與蘇語凝的種種,心中難定,便趁穆如寒川不備,搶了他身上的權杖和他的戰馬奔霄,向著皇宮疾馳而去。

  寒川擔心沒辦法向父親交代,當即命人圍追,卻被穆如夫人以穆如族人當街追擊家人會令百姓不安為由阻止了。穆如寒川埋怨母親偏心,穆如夫人卻回答他,假如他也有寒江從小的遭遇,自己也偏心於他,寒川聞言無語。

  此時的皇宮中,蘇語凝遲遲不肯更換禮服,她相信寒江一定會有辦法來解救自己。秦明奉南枯明儀的懿旨,再三催促,蘇語凝便命他點了一支香,承諾香燃盡之時自己便不再等了。

  這邊蘇語凝一心覺得時間流逝得太快,那邊牧雲欒卻迫不及待地想要等著看兩個兒子在自己面前骨肉相殘時牧雲勤的表情了。

海上牧雲記第35集劇情介紹

  牧雲笙請辭太子之位遭威脅牧雲欒尋獲星典收買苓鶴清

  牧雲欒問起牧雲德如何處置了南枯月漓,牧雲德卻告訴他,自己喜歡南枯月漓,沒有捨得殺掉她。牧雲欒大怒,他知道牧雲勤將自己調到天啟,就是為了就近監視,日後好尋個錯處懲治自己,他斥責牧雲德這是將刀把遞到了牧雲勤手上,幫著他害自己,牧雲德卻拿牧雲欒暗中打點,幫南枯明儀探視牧雲合戈的事要脅牧雲欒,使他不得不對此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牧雲欒因此對這個心機深沉的兒子更加猜忌。

  寒江騎著奔霄到了皇宮後,直奔蘇語凝的住處,可是等他趕到的時候,卻早已是人去屋空了,案上放著他寒江當日送她的寒徹劍劍穗,寒江見狀,心中大慟,連忙奔出去追趕蘇語凝。

  蘇語凝此刻正心灰意冷地隨著吳如意一步步走向秦風殿,當她見到繞路攔在自己前面的寒江時,頓時大喜,不顧吳如意的阻攔,執意上前去見寒江。

  寒江本來是想要來帶蘇語凝走的,可是當他看到身穿大紅禮服的蘇語凝後,心中卻忽然猶豫了。他想起了穆如寒山所說,他若是真的帶著蘇語凝走了,那麼整個穆如家和蘇家都要大禍臨頭了,以前他是不在乎這些的,可是如今他卻有些怕了,也許是對家族的漸漸認同讓他多了一份羈絆,他終於體會到穆如槊所說取捨難做的含義。

  寒江在這刹那間似乎長大了,懂得了什麼是責任,什麼是不得已,他強忍著心痛祝福了蘇語凝,便退到了一邊,蘇語凝的一顆心徹底墜入了絕望的深淵。

  除了牧雲合戈外,諸位皇子都被召進宮來參加這場家宴,牧雲陸在秦風殿門口見到蘇語凝後,心中十分難過,兩人彼此見禮相顧無言。直到蘇語凝被引去側殿等候時,牧雲陸才道出了心中深藏的話,詢問蘇語凝可是心甘情願,蘇語凝沉默了半晌,給出了他肯定的答案。牧雲陸聞言痛苦萬分,想起自己對蘇語凝的一見傾心,及地下城中她為救自己主動獻吻的過去種種,他不禁留下了熱淚。

  牧雲欒看到牧雲陸對著蘇語凝遠去的背影怔忪發呆的模樣,便假裝同情他心中之苦出言開解,上前不動聲色地在他痛如刀割的心上又撒了一把鹽,牧雲陸更加止不住地痛苦悲傷,淚流不止。

  秦風殿中,一應人等俱已到齊,只有主角牧雲笙遲遲未到,牧雲勤知道他對著門婚事不滿意,以為他不會再來了,便吩咐開宴。牧雲欒看著牧雲笙的座位上那壺早就被秦明調過包的酒,心中焦急。

  此時的牧雲笙正在未平齋裡面對翠竹站了好一會兒,不說也不動。

  虞心忌見牧雲笙遲遲沒有出發的意思,不禁憂心不已,他早已和牧雲寒做好了周密的計畫,只等牧雲笙飲下毒酒,就能將他從太子之位上一舉拿下,因此便急不可耐地幾次三番上前催促。牧雲笙看出了虞心忌的慌張,他也知道虞心忌心中向來看不起自己,他想要保的是自己的大哥牧雲寒,因此心中似乎隱隱明白了什麼。

  大殿上,牧雲勤將第一杯酒敬給了牧雲欒,話裡有話地警告了牧雲欒一番,讓他知道自己早就已經對他的所作所為有所耳聞,意有所指地暗暗提醒他不要再打皇位的主意,並以牧雲欒來警戒自己的眾皇子,暗暗教訓他們不要向他一樣覬覦牧雲笙的位子。牧雲欒自然知道牧雲勤的意思,當即跪地叩頭,表明自己的忠心,請求治自己的罪。兄弟倆暗藏機鋒,眾皇子亦是各懷心思,一場家宴眾人吃得均是索然無味。

  牧雲勤一開場給眾人立了威,這才又鄭重說起牧雲笙,命眾人盡心輔佐與他,殿上一片應諾之聲。牧雲欒見牧雲笙遲遲不見露面,心中暗自焦急,就在他以為自己的計畫就要落空時,牧雲笙姍姍而至。

  牧雲勤見到牧雲笙十分高興,當即便笑著說要罰他酒,牧雲笙故意拒絕,稱自己今日不飲酒,想看看眾人的反應,結果在場的人有出言諷刺的,有暗自焦急的,牧雲笙從眾人的反應中大致也猜到了是誰要對自己下手。

  牧雲寒依照之前與牧雲欒商量好的計策,以獻禮為由,讓人給牧雲笙呈上了一柄劍。牧雲勤見之大怒,斥責牧雲寒明知牧雲笙持劍將發生禍端,身邊不能有鐵器,這是故意要陷害他。牧雲寒連忙辯解,稱這柄劍是奇木所造,只是為了將來牧雲笙接見各地藩王和其他各族首領時,不因身無配劍被輕視而已。眾人聞言交頭接耳,嗤笑牧雲笙堂堂太子卻要用木劍來充樣子,牧雲勤氣得將那些說風涼話的皇子們趕了下去。

  牧雲笙卻很感興趣地將劍拿過來把玩了一番,稱牧雲寒體恤自己,擔心自己傷人,為了他的心意,自己也要喝下面前的這杯酒,牧雲欒聞言大喜。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6集劇情介紹

  牧雲笙飲下毒酒殿前瘋魔盼兮女為護太子大開殺戒

  寒江從宮裡離開後,遇到了穆如槊,穆如槊聽說寒江入宮時承認自己穆如氏的身份,心中十分寬慰。他知道寒江此刻心中備受煎熬,便教導他,保護一個女人,有很多方式,比如說,明知無果,便不靠近,或者視她為牧雲族人,行穆如氏守護之責。寒江此刻已經完全理解了父親這話裡的無奈和苦心,他含淚跪地叩頭,向穆如槊承認了自己穆如的姓氏和蘇語凝牧雲氏未來皇后的身份,穆如槊見兒子終於開了竅,不禁老懷大慰。

  此時的牧雲笙端起了那杯被下了秘術的酒,向牧雲寒微微示意,便送到了嘴邊,眼看他就要喝下毒酒,牧雲寒突然心生不忍,他以自己當不起太子敬酒為由,將那杯酒要過來倒掉了,牧雲欒見狀,心下暗自歎氣。

  正主已到,牧雲勤便命苓鶴清拿出了太子納妃的訂儀,那是一枚以罕見的古玉所制的如意,苓鶴清向牧雲笙道明瞭此如意的來歷,請他親手贈與蘇語凝。

  牧雲勤宣蘇語凝上殿,蘇語凝一身大紅正裝,頭戴瓔珞珠翠,環佩叮噹,嫋嫋婷婷地走了進來,經過沃盥之禮、倒氈之儀等,她端莊大方地來到了牧雲勤面前,與牧雲笙一同叩頭行禮。

  牧雲陸在一旁看著,心中難過,止不住又流下淚來。他上前制止了兩人行禮,以要給牧雲笙敬酒為由,讓他給自己一個一生會對蘇語凝好的承諾。可牧雲笙卻沒辦法給他這個承諾,在他心裡,情分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不會裝假給人看。牧雲陸卻堅持要牧雲笙要麼放手,要麼給自己一個承諾讓自己安心,這兩樣牧雲笙一是不能給,二是不願給,牧雲寒便又請他飲酒,牧雲笙不理,蘇語凝見狀便接過酒杯,替牧雲笙飲了下去。牧雲陸更加心痛難忍,他向牧雲笙施了一禮便轉身回座位了。

  沒有了旁人打擾,太子大訂之禮繼續進行。苓鶴清手捧玉如意呈給了牧雲氏,牧雲氏走到蘇語凝面前,卻將那如意摔在了地上,稱那如意自己不喜歡,它配不上蘇語凝的高貴身份,等到尋到了合自己心意的聘儀之後再行禮,牧雲勤無奈,只得由了他。

  落座之後,蘇語凝悄聲向牧雲笙道謝,牧雲笙卻說自己只是為了一位朋友,想起寒江,牧雲笙毫不猶豫地舉杯將面前的酒喝了下去,牧雲欒見狀終於放下了心,牧雲寒則暗自歎息,除此之外,他的心中竟然還有一絲竊喜,心情複雜到連他自己都無法厘清。

  很快,在秘術的作用下,牧雲笙漸漸迷失了本性,他抓起牧雲寒剛剛贈自己的木劍,當庭舞了起來,邊舞邊念著牧雲陸當年寫的一首詞。那首詞暗指的正是有關銀容的那段皇家秘辛,牧雲勤聽不下去了,氣得掀翻了桌子,大聲斥責牧雲笙。牧雲笙反而將當日的事一一說了出來,直言說出牧雲欒、牧雲勤和南枯明儀的所作所為,控訴帝王家親者為仇、愛人相殺的無情。

  那段歷史是牧雲勤心中永遠的痛,如今被牧雲笙當眾揭去傷疤,牧雲勤更加生氣,下旨讓侍衛將牧雲笙趕出去,侍衛一擁而上,牧雲寒趕緊阻止,可是卻沒有人聽他,牧雲欒在一旁不停地叫囂牧雲笙有妖術,蘇語凝則大聲提醒大家,牧雲笙拿的是木劍,不會傷到別人,她吩咐虞心忌保護太子,虞心忌卻持劍站在牧雲勤面前,一動不動冷眼旁觀。

  秦風殿上亂作一團,牧雲陸擔心蘇語凝受到波及,想將她拉走,蘇語凝卻掙脫了他,執意要與牧雲笙共進退。這時,牧雲笙手持木劍沖向了牧雲勤,虞心忌等的就是這一刻,他毫不猶豫地持劍向牧雲笙刺來。就在寶劍落到牧雲笙頭頂上時,他腰間的幻珠突然亮了起來,盼兮瞬間現身出來,只不過除了牧雲笙外,其他人都看不到她。

  盼兮用秘術使時間靜止,抱著牧雲笙在他耳邊嗔怪他是個傻瓜,說完便一掌將虞心忌打到了屏風後面,現場更加混亂,皇子們紛紛躲避,蘇語凝也被牧雲陸強行拖走了。

  在盼兮的暗中回護下,侍衛們一個個倒在了牧雲笙面前,苓鶴清見時機已到,便將自己當日在祖師祭壇前刻在手臂上的秘術符號露了出來,他用手拂過鮮血那泛著血色的圖案,手上立刻便沾上了鮮血,他暗暗念動咒語,向著牧雲笙一揚手,一股黑霧直襲而去,盼兮的身影忽然顯現了出來,看著她酷似銀容的面容,眾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情勢愈發危險,牧雲勤和眾人紛紛退去,苓鶴清便無所顧忌,他上前用沾了血的手指一點盼兮的印堂,盼兮被那秘術所制,頓時失去了攻擊力,她發出了一聲震徹天地的怒吼,在場的人除了牧雲笙外,全都被震得跌倒在地,大殿內的物什如同遭了颶風襲擊,無一倖免,碎裂了一地。

  盼兮發出一聲長嘯後倒在了地上,牧雲笙連忙扶起她倉皇逃出了秦風殿。就在他走後,從苓鶴清的身上突然湧出一團黑霧,追隨牧雲笙而去。在未平齋前,那團黑霧追上了牧雲笙,在他毫無抵抗下將盼兮擄走了......

  牧雲欒的這一步棋如願以償,他很快就安排好了接下來更精彩的戲碼,他讓人冒充魅靈在九州各個郡縣兇殘地屠村滅戶,以造成太子身邊的女魅非尋常之輩,天下的魅靈被太子感召群起而攻之的假像。他將自己的計畫告訴了南枯明儀,南枯明儀聞言十分興奮,迫不及待地要等著牧雲勤被逼無奈向牧雲笙下殺手了。

  所謂魅族的兇殘作為很快就傳到了天啟城,眾大臣異口同聲請求牧雲勤嚴懲盼兮,並逼他下旨判所有魅族生而有罪,人人得以誅之。見牧雲勤不為所動,孤松直便又讓苓鶴清將被鎮鎖在觀星閣的盼兮的情況當眾說了出來。苓鶴清稱盼兮的秘術狠毒剛猛,不會加以克制,太子讓她做什麼她就會做什麼,毫無善惡之念。牧雲勤聞言,為牧雲笙身邊有這樣一個人保護他而感到得十分欣慰,重臣卻以天下難安為由,一致請求罷黜太子,誅殺盼兮。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7集劇情介紹

  盼兮被寒冰刺所傷遊絲消散牧雲笙為愛發狂毀掉觀星閣

  牧雲勤下旨誅殺盼兮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牧雲德耳中,他匆忙將此事告訴了墨禹辰,墨禹辰知道這是牧雲欒在背後興風作浪的結果,他怎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籌畫的大事被毀於一旦,於是便匆匆趕去了觀星閣。

  牧雲勤雖然想要在牧雲笙身邊留下一個真心愛他保護他的女子,可是與整個天下比起來,與自己在大端臣民心中的口碑聲譽比起來,他還是做出了像當初忍痛誅殺銀容一樣的選擇,最終在大臣們苦苦相逼下,牧雲勤艱難地執筆,親手書寫了誅殺魅族的諭旨。

  之後,牧雲勤帶著孤松直等人親自趕到了未平齋看望牧雲笙,牧雲笙一直處於昏睡之中,牧雲勤上前輕手輕腳地為他蓋被。此時,被關鎖在觀星閣的盼兮再次察覺到了黑影的危險,急切地呼喚牧雲笙,牧雲笙這才悠悠醒來。

  看到牧雲勤,牧雲笙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自己在大殿上手持木劍發狂的那一幕,連忙起身下榻,跪地請罪,牧雲勤卻輕飄飄地一句話赦了他的罪。牧雲笙本想借此機會讓牧雲勤惱恨自己,罷黜自己的太子之位,見父皇竟然毫不為怪,不禁大驚,再三請罪,卻被牧雲勤揮手打斷了。

  牧雲勤與牧雲笙像是尋常父子一般坐下來談心,他將自己為了能保護銀容,與她長久相伴,只能死死地抓住整個江山來給自己增加力量,可到最後卻也為了江山,為了天下蒼生,為了能在天下人心中做一個好皇帝而被迫放棄一切的苦衷一一向牧雲笙道來。他告誡牧雲笙,想要做一個好皇帝,便要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無家、無友、無自己,並提醒他說,人活一世,總會有失去自己心愛人的一天。牧雲笙聞言不以為意,他笑稱自己不會失去盼兮,她會一直陪在自己身邊,說著便起身將牧雲珠握在手中呼喚盼兮。

  卻不知,此時苓鶴清已經帶著牧雲勤剛剛簽發的聖旨回到了觀星閣。數日來與盼兮交談,讓苓鶴清對盼兮的智識十分欽佩,但情勢所迫,為了讓皇極經天派不會失去皇家的信任,他也只能選擇犧牲盼兮了。盼兮卻不甚在意,她以為尋常人殺不了自己,哪知苓鶴清竟然拿出了一柄寒冰刺。

  寒冰刺乃是以殤州雪原下,萬里凍土中的紫金所制,專收魅靈。魅靈皆由精神遊絲所化,一中寒冰刺,遊絲便會因極寒收縮,再也不能凝聚,就此散去,從此消失,盼兮見狀大驚。

  苓鶴清將盼兮被派遣來是為了將牧雲笙變成一件武器,屠戮九州蒼生的秘密說了出來,並威脅盼兮,假如她起意逃走,自己便會將這個秘密告訴牧雲笙。

  盼兮聞言頓時跌坐在地上,她對牧雲笙用情至深,被逼挑動他與寒江的爭鬥是迫不得已,但是她決不能讓牧雲笙知道這些,就算是死也要守住這個秘密。她苦求苓鶴清放過自己,言明自己只想陪在牧雲笙身邊,與他永不分離,至於利用他之事並非自己本意。可苓鶴清怎麼會被她的三言兩語打動,他手持寒冰刺就要刺入盼兮心口,盼兮求他讓自己最後再與牧雲笙見上一面,苓鶴清心中一軟,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刺了下去,此時的盼兮早已分出一縷精神遊絲,回到了未平齋。

  就在牧雲笙手持幻珠呼喚盼兮,牧雲勤起身要離開時,盼兮的一縷憂絲凝固了時間,出現在了牧雲笙面前。牧雲笙見到盼兮十分高興,歡喜萬分地與她說著情話,就在他的手觸到盼兮的臉頰時,忽然察覺到了異樣,知道有人傷了她,盼兮卻緊緊抱住牧雲笙,貪戀著最後的溫暖。

  片刻後,盼兮渾身無力地倒在了牧雲笙懷裡,繼而疏忽不見,這正是她在寒冰刺的作用下,遊絲最後消散的時刻,苓鶴清看著那飛舞在空中的點點遊絲,心中也有一絲不忍。這時,墨禹辰趕到了,他用逆鱗收起了盼兮的一縷精神遊絲,悄悄離開了。

  盼兮死後,時間恢復了正常,牧雲笙猛然驚醒,他知道盼兮出事了,便匆匆趕去了觀星閣。當他來到觀星閣後,一切都已經恢復如初,聽苓鶴清說盼兮剛剛已經在寒冰刺下殞命,牧雲笙頓時崩潰爆發。一直以來,他在乎所有人的命運,但如今卻連自己所愛的人都保護不了,他憤怒地朝天大吼,怒駡該死的天意。就在這一刻,停了許久的星軌竟然重新運轉起來,苓鶴清難以置信,大呼不可能。

  牧雲笙憤怒填胸,不顧苓鶴清的阻攔,上前將星軌上的星辰全部點亮,並把它們推到了相反的方向,他想要算出自己的命運,想要挽回盼兮,苓鶴清極力阻攔,卻沒辦法阻止瘋魔一般的牧雲笙。星辰運行的方向被人為改變,星軌被完全破壞,觀星閣中滋滋啦啦的坍塌撕裂聲不絕於耳,頃刻間就燃起了大火。

  星辰運行方向紊亂,從此後人類的命運以及大端王朝的命運將沒有人能夠算出,苓鶴清哭倒在了地上。牧雲笙卻不在意這些,他唯一在意的盼兮已經不在了,他決定今後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活,不再管什麼天意,不再管任何人,只為自己而活。

  正在府中拉著寒江下棋的穆如寒山勸說他去看看母親,寒江表面不屑一顧,斥責大哥多管閒事,可還是乖乖去了穆如夫人的院子。穆如夫人看到兒子主動來找自己,十分高興。這時,一個婢女慌慌張張地跑來稟報穆如夫人,稱太子焚了觀星閣,宮中大亂,穆如槊去了皇宮守衛,囑咐夫人好好管理府中事務。

  寒江轉頭就跑,不顧穆如夫人焦急地呼喚,策馬奔去了觀星閣。此時的牧雲笙已經被鎖拿,他將盼兮被殺的事告訴了寒江,寒江聞言也是氣憤不已,想要為他討回公道,牧雲笙卻阻止了他,並以自己牧雲皇族的身份下令讓他帶著蘇語凝離開天啟。

  寒江知道牧雲笙是擔心自己和蘇語凝受到傷害,他也無法拒絕自己身為穆如族人的使命,便答應送蘇語凝回家後,便回來救他出離這個牢籠。牧雲笙卻堅定地說,自己不會再逃避,從今後自己的生命中將只有戰,與天戰,與人戰,與充滿不公的命運戰。

  寒江強忍眼淚惡狠狠地威脅那些兵士,讓他們善待牧雲笙,不得傷害他一絲一毫,然後便轉身直奔蘇語凝的住處。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8集劇情介紹

  寒江奉牧雲笙之命帶走語凝誇父地宮重現當年慘烈往事

  蘇語凝聽說寒江是來帶自己走的,頓時大喜過望,接著又聽說他奉了牧雲氏的命令來接自己的,立刻又垮下臉來,她繼續在房間裡東翻西找當日被內侍抓住換禮服時弄掉的劍穗手鏈,堅定地表示,如果找不到手鏈自己就不走。其實那個用劍穗做成的手鏈被寒江拿走了,可他不想讓蘇語凝留著它徒增傷心,也不說破,當下便強擄了蘇語凝,策馬離開了天啟。

  瀚州雪原上,朔風和葉和碩風蘇赫經過長途跋涉後,終於找到了誇父祭壇的所在。可是過去這麼長時間了,牧雲嚴霜一直沒有追來,碩風蘇赫斷定她心裡沒有和葉,和葉不想糾結此事,便轉移話題問他有沒有想起八部的秘密,可是蘇赫卻搖了搖頭。

  兩人在山上轉了個遍,可是都沒有找到碩風蘇赫在神識中看到的那座祭壇,那是一個沒有光的地方。失望之下,蘇赫便跪在地上,虔誠地向天禱告,片刻後,他向著懸崖邁出了腳,朔風和葉嚇得趕緊拉住他,可是卻驚奇地發現,蘇赫邁到懸崖下的那只腳卻穩穩地站著,如同在平地上一樣。蘇赫回頭笑了一下,便一步步試探著走了過去,原來,這是一座透明的冰橋。

  到了對面崖壁間,兩人發現了一座地宮,便欣喜地走了進去,兩人在那裡看到了一座雄偉的祭壇,蘇赫發現這裡就是自己在神識中看到的地方,他向和葉討來雪狼王的心,將之捧在手心中,看著它驀然間紅光大盛,自動飛上了被封印在那裡的鐵王劍的劍柄上,蘇赫用盡平生身的力氣大喊了一聲:歸來——隨著這一聲呐喊,地宮中赫然重現了三百年前八部分崩離析時的情形......

  那時,瀚州人剛剛與誇父一戰,元氣大傷,而原本只是瀚州小小旁支的牧雲和穆如氏則盜取了黑森林中屬於瀚州八部的優良馬種,組成鐵騎,橫掃了中州,滅掉了大晟王朝。鐵沁王料定穆如鐵騎一定不會放過八部,正在與八部商議對敵,各部首領紛紛表示不惜一死也要追隨鐵沁王,與穆如鐵騎血戰到底,捍衛八部的榮耀。

  就在大家群情激奮的時刻,地宮中出現了一個中州人的身影。此人正是皇極經天派第六十七代傳人苓羽烽。他利用自己能夠洞徹謊言,測斷未來的能力,說出了八部各自不為人知的隱秘,並告訴眾人,他們眼前這個鐵沁王是個冒牌貨。

  當年誇父修建了這座地宮,為的就是封印鐵王劍,能夠從火山口拔出鐵王劍的就是鐵沁,就是眾人要追隨的王,苓羽烽卻說沒有人親眼見過鐵沁王拔劍,他的身份很值得商榷。眾人自然不能任由自己的王被輕侮,鐵沁王卻要當面拔劍證明給苓羽烽看,苓羽烽又說自己要檢驗那鐵王劍,眾人大怒,將他狠狠地暴打了一頓,苓羽烽強忍著劇痛,還是一步步爬到了鐵王劍前,鐵沁王贊他是個真正的勇士,便同意讓他檢驗鐵王劍。

  苓羽烽在握住鐵王劍時,在上面施了秘術,並用言語激起八部的爭奪之心,更以自己的血詛咒八部因鐵王劍而反目,終成一片散沙。言畢,他便化作一陣黑霧,消失無蹤了。鐵沁王跟本沒有將苓羽烽的這點伎倆放在眼中,他不屑地一步步走向鐵王劍,可就在他剛要拔劍時,卻被自己最好的兄弟赫蘭王從背後刺傷了。

  赫蘭王被苓羽烽剛才的話和那詛咒激起了佔有之心,他也想要做瀚州之主,其他各部首領也不例外,眾人當場反目,在地宮中大打出手,毫不留情地相互廝殺,到處都是一片血雨腥風。

  此時的瀚州大營裡,孤松拓正端著一碗雞湯在牧雲嚴霜的帳外獻殷勤,卻被守衛告知,牧雲嚴霜進來每晚離營,次日淩晨即回,今日過了回營時間,卻依舊不見她的人影。孤松拓聞言大驚,連忙起身去尋她。

  而牧雲嚴霜則被“真愛永隨”的咒語指引,追隨著銀羽箭的方向,正策馬疾馳。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39集劇情介紹

  朔風和葉拔起鐵王劍背負瀚州八部未來招致猜忌穆如槊一心殺子夫人以命阻止

  八部首領全部死于相互廝殺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瀚州草原,鐵沁王雖然還活著,但也阻止不了部落間仇恨的蔓延。由於彼此不再一心,八部在面對穆如天彤大軍時,一觸即潰,鐵沁王也死於牧雲氏的銀羽箭下,自此後,瀚州八部就被牧雲和穆如所轄制,不能擁有戰馬和鐵器,每年還要向端朝進貢牛羊。這一代人過去後,新生的族人就忘記了牧雲和穆如也曾經是自己的同族,也忘記了八部從前的情義。

  擁有鐵王劍的人,就要背負起整個瀚州的命運,這是沉重的責任,迎接他的將是充滿鐵和血的未來任,一生都要處於戰鬥之中,與牧雲王朝的戰鬥,與自己的戰鬥,從此後再無安寧。碩風蘇赫鄭重地詢問朔風和葉是否做好了準備,朔風和堅定地答覆他,自己就是為此而生。

  蘇赫聞言欣慰地笑了,他跪在祭壇中央的神秘圖騰上,向和葉要來誇父斧,念動了咒語。在颶風般的氣流中,蘇赫手持誇父斧艱難地走向鐵王劍,以自己的血肉之軀為祭,劈開了鐵王劍的封印。

  朔風和葉在碩風蘇赫的示意下,走過去從火山口拔起了鐵王劍,他手持王劍發誓,時代的血仇註定要在自己手中終結,此後這一生自己都將為此而戰,直到站到天啟城頭的那一天,蘇赫聞言興奮地大笑。

  和葉將蘇赫扶出了地宮,他打算將蘇赫送回丹堯部,可蘇赫卻知道,自己已經撐不了那麼久,他懇求和葉就將自己留在這個充滿了先祖榮耀的地方,說完便帶著滿足了無遺憾地閉上眼睛昏迷了過去,朔風和葉不肯放棄蘇赫,心情沉重地背起他一步步向著丹堯部落走去。

  鐵王劍被拔起,盤韃天神的詛咒變成了祝福,瀚州草原天降異象,萬物頃刻間恢復了生機,八部的族人全都興奮不已,期待著鐵沁王的救贖,連赫蘭鐵轅的心中都充滿了熱血激情,想要為瀚州的未來而戰。

  鐵王劍被拔起,苓羽烽當年留下的法器星雲球也被毀,苓鶴清立刻想起祖師留下的預言,便明白苓羽烽用自己的生命為端朝換來的三百年安寧即將終結,大戰將起,接下來的將是不可避免地生靈塗炭,因此苓鶴清不顧一切地換上朝服去覲見牧雲勤,懇請他發重兵守備瀚州,以鎮壓心生反意的草原八部。星軌已毀,牧雲勤質疑苓鶴清如何還能夠算出未來,苓鶴清無奈,只得將三百年前的往事說了出來,直言星雲球被毀之日,便是端朝末世開啟之時。

  牧雲勤聞言震怒不已,他一來是恨皇極經天派辜負了自己的信任,隱瞞了這麼多秘史,二來是對穆如家產生了更大的猜忌,當年苓羽烽效忠的是穆如天彤,而不是他牧雲氏,若不是穆如天彤無故失蹤,說不定如今坐在王位上的就是穆如氏,再加上寒江之前私下尋找傳國玉璽,並劫走蘇語凝的事,他對穆如氏更是再無一點信任。

  牧雲勤盛怒之下命人將苓鶴清關押起來,苓鶴清急忙解釋,星軌雖然被毀,但自己還可以觀天,牧雲勤卻早已對他起了疑心,擔心他不為自己所用,便將他押在了一處暗無天日的地牢中,苓鶴清懊悔哀歎不已。

  穆如槊回府後將寒川責駡了一番,怒氣衝衝地帶著劍便要去追殺寒江,寒山再三懇求他放寒江一命,卻被穆如槊一腳踢在了一邊。他策馬出府的時候,遇到夫人牧雲嫣一身縞素跪在府門前,苦求他放過寒江,由自己去把他帶回來交給牧雲勤,聽候他的發落,穆如槊卻堅持要用寒江的人頭來做解釋。

  牧雲嫣說服不了丈夫,不禁心灰意冷,她不明白穆如槊鐵了心殘害自己的骨肉,到底是為了牧雲的江山還是為了穆如的榮耀,在以命相迫依然無法令穆如槊改變主意的情況下,她毅然揮劍自刎。

  此時的寒江帶著蘇語凝逃到了一處樹林中,蘇語凝為能與寒江再次獨處而欣喜,寒江卻對她態度冷淡,甚至言語中對她極不耐煩,蘇語凝為此黯然神傷。但當她無意中看到寒江在火堆前拿著自己的劍穗手鏈發呆時,便明白寒江心中是有自己的,只是口是心非罷了。

  第二天一早,兩人繼續趕路,蘇語凝問寒江思念是什麼感覺,他是否有思念的人,寒江答說,自己思念的人便是母親,蘇語凝知道自己問不出他的真心話,便不再追問。

  牧雲嫣的死讓穆如槊肝腸寸斷,痛苦萬狀。牧雲勤得知小妹的死訊後也很是傷心,牧雲嫣是他最喜愛的妹妹,他將妹妹嫁給穆如槊就是為了保她一世安寧,卻不想她還是遭此橫禍,這讓牧雲勤有些看不透穆如槊,分不清他到底是忠是奸。

  觀星閣被焚後,再也無法預測大端的未來,牧雲勤震怒,將牧雲笙圈禁在了未平齋,牧雲笙卻毫不為意。不能再出門,沒有什麼再讓他掛心的事,牧雲笙便潛心研究起了盼兮留給自己的魅靈之書。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40集劇情介紹

  牧雲嚴霜癡心追隨朔風和葉為安天下牧雲寒獲封輔政王

  牧雲欒對自己導演推動的這場朝堂紛亂大戲十分得意,一切都按照他的掌控在發展,但是唯有牧雲德和墨禹辰讓他覺得有些不放心,於是便借著閒聊之機敲打牧雲德。牧雲德自然明白父親的意思,他將自己的野心深深藏起,曲意討好牧雲欒,低聲下氣地向他表明自己的忠心。但是奸詐如牧雲欒,怎麼會被他三言兩語迷惑,他依然對這個兒子嚴加提防,父子二人越發的貌合神離。

  牧雲嚴霜數日不見蹤影,孤松拓憂心不已,便寫了一封書信,將此間的情況寫明,命一個兵士快馬送去給牧雲寒,並叮囑他不可為外人所知。

  此時的牧雲嚴霜經過五天五夜不眠不休的跋涉,終於找到了朔風和葉,朔風和葉卻神情漠然地趕她走,牧雲嚴霜如今滿心滿眼都是朔風和葉,她自然不肯走,不管和葉如何對待她,她都默默地跟在朔風和葉身後,不離不棄。

  晚上休息時,牧雲嚴霜將自己的母親在自己從軍前所贈的彤雲藥丸給了和葉一顆,讓他喂蘇赫服下,稱這藥丸不管多重的傷都能治。和葉接過藥丸給蘇赫塞到了嘴裡,他表面上對牧雲嚴霜依舊不假辭色,但暗中卻還是將自己的皮襖披在了牧雲嚴霜身上,為她抵抗嚴寒,自己則在寒風中凍得瑟瑟發抖。

  有了這顆彤雲藥丸保命,蘇赫終於蘇醒了過來。第二天,牧雲嚴霜將自己的坐騎追風越影讓給了蘇赫騎,打算跟著他們一起去丹堯部落找丹堯阿姆,但朔風和葉卻覺得被秘術控制下的牧雲嚴霜不是真正的愛自己,所以不想讓她跟著,並將她中了真愛永隨咒語的事告訴了她。

  牧雲嚴霜聞言,便趁和葉不在時,請蘇赫為自己解開那咒語,蘇赫歎口氣依言為她解開了。本以為牧雲嚴霜會離開,想不到她還是一心一意地追隨著朔風和葉,朔風和葉並不知道她身上的咒語已解,蘇赫也不說破,他只想讓這兩個相愛的人安靜地享受大戰前難得的寧靜,三人就這樣各懷心思地向著丹堯部落而去。

  為了安朝臣們的心,牧雲勤在大殿上當眾下旨,封颯武皇子牧雲寒為輔政王子,讓他隨自己臨朝處理政事,朝臣們俱都松了一口氣,牧雲寒也是暗暗歡喜。

  牧雲寒成為輔政王子,令墨禹辰和牧雲德的大業受到了影響,墨禹辰對牧雲欒十分不滿,但牧雲德卻不這麼認為。他不相信盼兮真的如普通的魅靈一樣散去無蹤,便再三向墨禹辰打聽。

  墨禹辰知道牧雲德對盼兮也存了一份心思,便提醒他不要被男女之情牽絆,牧雲德卻深藏不露地對墨禹辰說,自己只是想利用盼兮的死來激發牧雲笙的奪位之心,墨禹辰聞言不禁暗贊牧雲德的心思深沉,如此一來,或許他們的大業會提前完成也未可知。他心中高興,便將盼兮的真實身份告訴了牧雲德,稱自己也是抱著一絲期盼,這才收起了盼兮的一段遊絲,她是荒神地奴僕,將來說不定真有重生之日,那時,憑著這段遊絲一定了可以找到她,牧雲德聞言心下暗自歡喜。

  牧雲德的心思絕非在這些小聰明上,他早已暗中買通了朝中各個品階的大臣,讓他們統一口徑,找個合適的時機,在牧雲勤面前進言,讓墨禹辰進宮做觀天祭司,利用牧雲勤篤信星象的弱點來暗中左右他。不但如此,暗藏野心的牧雲德甚至暗暗發誓,等將來自己坐上了那個位子,絕不會讓人看出自己的心思和弱點,墨禹辰聞言更加對他刮目相看。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