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的戀人們-11-15集劇情介紹(50)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2集劇情

  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

  晶晶參加一部電視劇,樸世娜帶著晶晶來到片場跟導演溝通,導演讓朴世娜扮成晶晶的姐姐,晶晶在導演的指點下撲進樸世娜的懷抱中,導演對晶晶的表現非常滿意,晶晶來到拍攝現場正式與主演白玫瑰對戲。

  白玫瑰不知道站在面前的小女孩就是她的親生女兒,晶晶也不知道白玫瑰的真實身份,導演坐在場外指揮拍攝,晶晶撒開雙腿向白玫瑰奔去,白玫瑰彎腰一把抱住晶晶,兩人的表演非常自然。站在場外的樸世娜因為距離原因沒有看清白玫瑰,直到從監視器中看清了摟住晶晶的女人是白玫瑰,樸世娜才大吃一驚意識到了不妙。白玫瑰狠心拋棄朴車石和晶晶出國,樸家的人都把白玫瑰當成了敵人。

  白玫瑰與晶晶在片場順利拍完戲,朴世娜藏在旁邊擔心被白玫瑰看到,晶晶拍完戲來到場外找到樸世娜,樸世娜帶著晶晶飛也似離開片場,站在場內的白玫瑰向樸世娜看了過去,由於樸世娜背對白玫瑰,白玫瑰沒有認出樸世娜。

  樸世娜帶著晶晶離開片場回到家門外面,朴車石正準備開車出門賣鞋子,晶晶歡送朴車石出門擺攤,朴車石開著汽車來到街找了一個地方擺攤,兩個女學生走過來買鞋子,朴車石拿出一面鏡子給買鞋的女學生觀看腳上的鞋子,女學生對鞋子非常滿意掏錢買下,朴車石從女學生手中接過鞋子一臉驚喜非常開心。

  徐珠瑩是朴車石的大學同學,朴車石在街上擺攤遇到了徐珠瑩,徐玉瑩與朴車石坐在街邊閒聊,兩人聊完天朴車石繼續擺攤,不多時一名中年男人來到地攤前提出買鞋子,朴車石以為中年男人只想買一雙鞋子,中年男人開口想買十雙鞋子,朴車石驚喜交加為中年男人裝好了十雙鞋子,中年男人拎著十雙鞋子來到不遠處的一輛轎車旁邊停下,徐珠瑩叮囑中年男人不要給朴車石知道。

  樸世娜不想再讓晶晶與白玫瑰拍戲,劇組負責人提醒朴世娜已經簽了約,如果樸世娜單方面解約中止合作就得賠錢,賠錢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樸世娜思前想後只得繼續讓晶晶與白玫瑰拍戲。

  白母到劇組探班,樸世娜在劇組遇到了白母,白母遇到樸世娜的時候晶晶也在,晶晶就是白母女兒白玫瑰的女兒,白母一臉驚訝看著已經長成小女生的外甥女晶晶,樸世娜如臨大敵將晶晶拉到身邊,白母得知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心中升起不悅認為樸世娜故意安排晶晶與白玫瑰在一起拍戲,樸世娜簽約的時候根本不知道白玫瑰也參演了電視劇,等到她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白玫瑰與晶晶在片場拍戲,白母與樸世娜站在旁邊爭吵,一名負責人走了過來訓斥兩人影響導演拍戲,白母只得與樸世娜來到一處安靜地帶談話,經過一至商議,兩人決定向家人隱瞞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的真相。

  朴母在李英久的陪同下出門學騎自行車,李英久扶著自行車讓朴母慢慢向前騎行,樸母因為沒有把握好重心跌倒在地上,李英久趕緊上前繼續扶樸母騎自行車,樸母再次從車上掉下來摔在李英久身上,李英久沒有推開朴母,樸母一個激靈趕緊從地上站起來繼續學車。

  朴車石擺了一天地攤回到家中,樸世娜已經帶著晶晶拍戲歸來,朴車石心情頗佳向家人講述擺攤一天賣掉十五雙鞋的經過,對於日後的生意情況,朴車石滿懷信心聲稱要開一家賣鞋公司。

  強泰在餐廳工作,白秀蓮帶著幾個學生到餐廳吃飯,強泰的面色不太自然不想理睬白秀蓮,白秀蓮送走幾個學生跟強泰在餐廳門口談話,強泰本來不打算再跟白秀蓮戀愛,在白秀蓮的哀求下強泰送白秀蓮回家。

  樸世娜晚上做了一個噩夢,夢中夢到家人已經知道晶晶與白玫瑰在一起拍戲,夢醒過後樸世娜滿頭大汗從床上坐起來,晶晶躺在旁邊睡得正香。

  第二天,樸世娜帶著晶晶到片場拍戲,白玫瑰與晶晶拍完戲依然沒有離去,白母趕緊上前拉走了白玫瑰,白玫瑰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看著晶晶,晶晶也對白玫瑰產生好感,拍戲過程中親熱地稱呼白玫瑰為姐姐,朴世娜來到片場照顧晶晶,晶晶向樸世娜講述與白玫瑰相處的經過,朴世娜得知晶晶稱呼白玫瑰為姐姐,心中哭笑不得百感交織。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3集劇情

  白玫瑰得知晶晶的真實身份

  樸世娜晚上做了一個噩夢,夢中夢到家人已經知道晶晶與白玫瑰在一起拍戲,夢醒過後樸世娜滿頭大汗從床上坐起來,晶晶躺在旁邊睡得正香。

  樸世娜帶著晶晶到片場拍戲,白玫瑰與晶晶拍完戲依然沒有離去,白母趕緊上前拉走了白玫瑰,白玫瑰一步三回頭依依不捨看著晶晶,晶晶也對白玫瑰產生好感,拍戲過程中親熱地稱呼白玫瑰為姐姐,朴世娜來到片場照顧晶晶,晶晶向樸世娜講述與白玫瑰相處的經過,朴世娜得知晶晶稱呼白玫瑰為姐姐,心中哭笑不得百感交織。

  白玫瑰對晶晶的身份產生懷疑,坐在一邊的白母心知肚明催促白玫瑰趕緊回家吃飯,白玫瑰細細揣摩晶晶的姓氏,忽然記起晶晶與朴車石一樣也姓朴,白母擔心白玫瑰知道晶晶的真實身份,只得勸說白玫瑰不要胡思亂想。

  白玫瑰在無意間扭頭看到朴車石來片場外面接晶晶,晶晶親熱的稱呼朴車石為父親,白玫瑰如遭雷擊半天回不過神來,朴車石抱著晶晶與朴世娜向一家餐廳走去,白玫瑰不顧母親勸阻緊追其後。

  朴車石帶著晶晶到餐廳吃飯,白玫瑰來到餐廳外面看著晶晶,朴車石抬頭看到站在餐廳外面的白玫瑰,臉上升起憤怒說不出話來,坐在朴車石對面的樸世娜見朴車石神色異常,心中升起狐疑扭頭往身後看去,不看還好,一看之下樸世娜心中一個咯噔意識到白玫瑰已經知道晶晶的真實身份。

  白玫瑰曾經向朴車石保證不會跟晶晶有來往,朴車石怒氣衝天離開餐廳將白玫瑰拉到街邊休息室,氣急敗壞提醒白玫瑰以後不要再找晶晶,白玫瑰因為知道真相陷入到苦惱中,朴車石的痛駡令白玫瑰愈發心碎。

  白玫瑰因為知道晶晶的身份心情重重來到街上,李在允開著汽車從旁邊駛過,白玫瑰忽然眼睛一閉昏倒在地上,李在允見有行人昏倒在地上趕緊下車查看情況,白玫瑰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李在允趕緊抱著白玫瑰回到汽車中向醫院去,白父得知李在允搭救白玫瑰,心中升起感激親自上門拜謝李在允。

  徐珠瑩買了一盒外賣送給朴車石,朴車石吃完外賣繼續擺攤,幾個城管從遠處走了過來,朴車石趕緊跟徐珠瑩回到車上開車逃走,徐珠瑩還是第一次體驗被城管追趕的滋味,朴車石駕車來到一座橋底停下,徐珠瑩勸說朴車石開一家鞋店賣鞋,免得以後在街上擺攤總是提心吊膽。

  朴車石其實也想開鞋店,奈何身上沒有錢只能擺地攤,徐珠瑩提出與朴車石一起合夥擺地攤,朴車石同意了徐玉瑩的提議。

  入夜,朴母與李英久騎自行車逛街,李英久遙遙領先拿著一把手電四處照射,樸母緊緊跟在身後,兩人騎著自行車來到一處橋洞避雨,冬天的雨夜異常冰冷,李英久脫下外衣披在樸母身上,樸母沒有拒絕李英久的好意,兩人站在橋洞底下有說有笑。

  白玫瑰因為知道晶晶的真實身份陷入到苦惱中,晶晶渾然不知繼續按照導演的要求與白玫瑰拍戲,導演要求白玫瑰吃晶晶手中的餅乾,白玫瑰每次跟晶晶對視就忍不住流下眼淚,導演沒有要求白玫瑰在吃餅乾的時候流淚,白玫瑰異常的舉動令導演一頭霧水。

  朴車石在擺攤過程中拿貨給一個鞋店的老闆,在送鞋過程中朴車石看到店內的電視機播放一部電視劇預告,預告片裡面出現白玫瑰與晶晶,朴車石吃了一驚意識到晶晶一直在與白玫瑰拍戲。

  帶晶晶拍戲的人正是朴車石的姐姐朴世娜,朴車石打電話尋找樸世娜,樸世娜謊稱晶晶還在幼稚兒上學,朴車石聽完樸世娜的話非常生氣,在電話中責備樸世娜沒有說真話,樸世娜聽出朴車石的話不對勁,心神不安找白母談話,朴車石已經知道晶晶與白玫瑰拍戲,樸世娜擔心朴車石來片場破壞導演拍戲。

  晶晶還有兩場戲就結束與白玫瑰的合作,白母眼巴巴等著晶晶拍戲結束,樸世娜也抱著狡幸的心理以為拍完戲就可以帶晶晶結束跟導演合作,結果朴車石意外知道晶晶在跟白玫瑰拍戲。

  白玫瑰在片場繼續與晶晶拍戲,朴車石忽然來到片場怒氣衝天看著白玫瑰,白玫瑰沒有料到朴車石會出現,心中升起恐慌不知如何是好,朴車石怒視白玫瑰沒有說話,而是抱起晶晶轉身就向片場外面走去。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4集劇情

  朴車石同意晶晶繼續拍戲

  朴車石已經知道晶晶與白玫瑰拍戲,樸世娜擔心朴車石來片場破壞導演拍戲。如果朴車石真的來現場破壞導演拍戲,樸世娜很有可能被導演控訴。

  晶晶還有兩場戲就結束與白玫瑰的合作,白母眼巴巴等著晶晶拍戲結束,樸世娜也抱著狡幸的心理以為拍完戲就可以帶晶晶結束跟導演合作,結果朴車石意外知道晶晶在跟白玫瑰拍戲。

  白玫瑰在片場繼續與晶晶拍戲,朴車石忽然來到片場怒氣衝天看著白玫瑰,白玫瑰沒有料到朴車石會出現,心中升起恐慌不知如何是好,朴車石怒視白玫瑰沒有說話,而是抱起晶晶轉身就向片場外面走去。

  現場拍攝人員見朴車石忽然抱走晶晶,人人一臉驚訝不知道朴車石是晶晶的父親,朴世娜在工作人員的催促下向朴車石追了過去,朴車石抱著晶晶大步流星離開拍攝現場,樸世娜心知自己有錯在先,因此不敢上前將朴車石勸回來。

  強泰坐在客廳看電視發現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樸母站在旁邊拖地板,強泰提醒樸母往電視機螢幕看,朴母顧著掃地沒有功夫看電視。朴車石抱著晶晶回到家,樸世娜跟了回來跪在地上向朴車石認錯,朴母得知樸世娜私下讓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心中升起憤怒厲聲責駡樸世娜。

  樸世娜一臉愧疚向母親講述晶晶與白玫瑰拍戲的原因,當初樸世娜幫助晶晶簽約的時候不知道白玫瑰也參與演出,因為擔心違約賠錢,樸世娜只得硬起頭皮讓晶晶與白玫瑰一起拍戲,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是真的,樸世娜拿出簽約協議書遞到朴車石面前,朴車石接到眼前看了一眼扔在地上怒氣衝衝離去。

  晶晶忽然被朴車石抱走,劇組工作人員來朴家找朴母和朴車石談話,朴車石不願意再讓晶晶與白玫瑰拍戲,工作人員只得哀求朴母做朴車石的思想工作。

  樸世娜晚上到酒吧喝酒,一個男人在跳舞過程中摸了樸世娜的屁股,樸世娜勃然大怒將男人推倒在地上,倒地的男人是高室長,高室長根本沒有摸樸世娜的屁股。

  白父與高室長見面,高室長三年之前曾跟白秀蓮戀愛,白父希望高室長跟白秀蓮結婚,高室長一臉無奈將三年前白秀蓮有心上人不願意跟他來往的事情說了一遍,白父得知真相回到家中向白秀蓮盤問男方的身份,白秀蓮的心上人就是朴強泰,朴強泰因為事業無成不肯跟白秀蓮戀愛,白秀蓮心知不能讓父親知道朴強泰的身份,否則父親很有可能找朴強泰算帳。

  白父想見朴強泰,白秀蓮拒絕父親見朴強泰的要求,白父一臉狐疑逼問白秀蓮為何不想安排心上人來白家做客,白秀蓮聲稱擔心父親傷害心上人。

  高室長回公司上班遇到樸世娜,樸世娜不久之前在酒吧誤將高室長當成色狼推倒在地上,高室長記得樸世娜的長相,樸世娜忽然出現在公司裡面,高室長心中升起狐疑悄悄跟隨樸世娜,樸世娜沒有發現高室長快步向前行走,片刻功夫便消失在公司過道上。

  劇組工作人員終於說服朴車石,朴車石同意繼續讓晶晶與白玫瑰演戲,雖然已經同意晶晶繼續演戲,朴車石要求劇組人員刪減晶晶的戲份盡最大力量縮短拍攝週期。

  晶晶在朴車石的陪同下向片場走去,與朴車石合夥擺攤的徐珠英得知晶晶的身份吃了一驚,本來徐珠英以為朴車石單身未婚沒有孩子,結果朴車石原來已經離異有一個女兒。

  朴車石晚上與徐珠英一起吃飯,徐珠英雖然已經知道朴車石育有一女,但還是熱情洋溢誇讚朴車石生了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兒。

  李英久出門與樸母約會,高母派出一個司機監視李英久,李英久渾然不知騎著自行車來海邊等侯朴母,司機開車停在不遠處打電話向高母彙報情況。

  朴母與李英久一起逛街購物,兩人來到市場裡面邊走邊看,市場裡面擺放許多商品,朴母與李英久走走停停來到一處燒烤攤吃烤肉,兩人站在攤前吃著烤肉有說有笑,旁邊忽然傳來一片喧嘩聲。李英久與樸母好奇地向旁邊看去,許多市民圍在一起像是在看什麼熱鬧。

  李英久帶著朴母來到人群外面站定,一個年輕男子正在人群裡面主持活動,活動現場擺放著一些家電產品,年輕男子鼓勵市民們參加活動。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5集劇情

  朴強泰到白家做客

  樸母喝醉了酒被李英久扶著行走,在行走過程中樸母險些跌倒,李英久眼疾手快扶住朴母,樸母情不自禁與李英久接了吻,兩人面色難堪趕緊鬆開摟住彼此的手。

  白父想見白秀蓮的男友朴強泰,朴強泰經過深思熟慮決定到白家做客,白秀蓮心事重重來到白玫瑰的房間,白玫瑰已經知道姐姐白秀蓮的男友要來白家做客,白秀蓮心神不安向白玫瑰透露她的男友就是朴強泰,朴強泰是朴車石的哥哥,白玫瑰曾跟朴車石戀愛,得知姐姐的男友是朴強泰,白玫瑰吃了一驚。

  朴強泰出發之前來到朴車石的房間,朴車石得知大哥朴強泰結交女朋友,臉上升起驚喜為朴強泰感到高興,朴強泰一臉擔憂沒有向朴車石透露女友的身份姓名。

  李在允派出一個手下送花給白玫瑰,白奶奶見李在允的手下生得精神飽滿,還以為送花的人就是白秀蓮的男朋友,白父聞訊來到客廳收下鮮花,李在允的手下畢恭畢敬辭別白父。

  朴強泰買了禮物來到白家做客,白家的人一字排開站在客廳迎接朴強泰,朴強泰進屋之後向白家的人行禮,白母認出朴強泰是朴車石的哥哥,白父得知朴車石的身份怒氣攻心倒在地上,白奶奶含了一口水吐在白父臉上,白父蘇醒過來怒視朴強泰片刻再次昏死過去。

  朴強泰蹲下身子查看白父的情況,白奶奶沒好氣地推開朴強泰,白秀蓮送朴強泰離開白家,朴強泰一臉無奈與白秀蓮擁抱離別。

  白玫瑰在片場與晶晶演戲,晶晶誤食核桃身體出現過敏現象,白玫瑰也出現跟晶晶一樣的過敏現象,晶晶臉上出現許多紅斑情況不妙,朴車石趕緊送晶晶向醫院方向趕去,白玫瑰因為同樣過敏與朴車石一起搭乘急救車向醫院趕去。

  路上白玫瑰一臉關懷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晶晶,朴車石臉上升起不悅要求白玫瑰不要再盯著晶晶看,白玫瑰只得扭轉臉不再注視晶晶。

  晶晶與白玫瑰來到一個病房接受治療,白玫瑰悄悄下床來到晶晶身邊,朴車石掀開隔布發現白玫瑰與晶晶獨處,勃然大怒不讓白玫瑰再靠近晶晶半寸。

  白母來朴家找朴強泰算帳,朴強泰被白母揪住頭髮無法脫身,樸母勸住白母弄清了事情經過,白母坐在客廳數落樸母沒有管教兩個兒子。

  李英久與素英在樓下談話,高母派出一個司機暗監視李英久,李英久渾然不知與素英有說有笑,素英是李家司機的女兒,李家司機已經去世,李英久五年以來一直出錢支助素英。素英為了表達心中感激與李英久擁抱,兩人擁抱的情景被高母派出的司機拍下。

  高母得到相片惱怒不已,高妍花推門進屋嚇了高母一跳,高母手忙腳亂想藏好相片,由於心中慌亂反而弄掉許多相片。高妍花看著掉在地上的相片拾起一張一看,原來是李英久與素英擁抱的情景,高母見高妍花已經知道真相,臉上升起憤懣在高妍花面前提起李英久出軌的事情。

  素英被高母喚到高家,高妍花坐在旁邊一聲不吭,高母拿起一杯水倒在素英身上,素英被潑了個滿頭滿臉狼狽不堪,高母怒氣沖到痛駡素英是狐狸精勾引李英久。

  李英久與素英關係不是情人關係,素英一臉委屈向高母解釋,高母不相信素英的話,堅持認定素英是小三勾引李英久。

  李英久接到家中電話趕回家中,高母數落李英久搞婚外戀,李英久得知高母教訓了素英,臉上升起不悅與高母吵了起來,高妍花見李英久出軌搞婚外戀還理直氣壯,心中升起憤怒砸爛一些物品,李英久來了火氣不想再跟高妍花吵架,當天晚上李英久來到酒吧喝酒消愁。

  幾杯酒下肚李英久打電話給朴母,樸母不太願意出門跟李英久見面,李英久提醒樸母是他的酒友必須出門陪他喝酒。樸母無奈之下只得出門與李英久站在酒吧外面談話,一直以來樸母僅將李英久當成普通朋友,不久之前樸母醉酒親吻李英久,朴母擔心李英久產生誤會, 李英久不以為然主動解釋當時是他主動親吻朴母,樸母聽完李英久的話吃了一驚,李英久忽然伸手摟住樸母不放。雖然朴母把李英久當成普通朋友,但李英久卻沒有把朴母當成普通朋友。由於不久之前剛跟家人吵架,李英久想找一個人述說心中苦惱,樸母便是最合適的傾述物件。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