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色的戀人們-16-20集劇情介紹(50)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6集劇情

  白玫瑰私下送手機給晶晶

  李英久與高妍花吵架出門約見朴母,朴母跟李英久劃清界限只願意做普通朋友,李英久忽然伸手摟住朴母,樸母吃了一驚掙脫李英久的懷抱轉身就走,晚上回到有中,樸母怒氣難平無法理解李英久的行為。

  晶晶與白玫瑰關係越來越好,電視劇即將拍完,白玫瑰留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給晶晶,晶晶離開劇組拿朴車石的手機打電話給白玫瑰,朴車石發現晶晶跟白玫瑰通電話,心中來了火氣從晶晶手中奪回手機。

  晶晶到劇組演戲的時候將事情經過告訴給白玫瑰,白玫瑰計上心來送了一台手機給晶晶,晶晶將手機放到小包包裡面,白玫瑰與晶晶把手保守手機秘密,朴車石站在場外見晶晶與白玫瑰拉鉤像是在某種約定,心中升起懷疑在離開劇組準備回家的時候盤問晶晶,晶晶不肯把秘密告訴給朴車石,朴車石拿晶晶沒有辦法。

  朴強泰寫的劇本被投資商看中,負責人計畫幫助朴強泰拍電影,朴強泰以為自己事業已經走入正軌,喜出望外帶著白秀蓮回家,朴母見朴強泰想跟白秀蓮結婚,臉上升起不悅數落了朴強泰幾句,樸世拉也不希望朴強泰娶白秀蓮,白秀蓮是白玫瑰的姐姐,白玫瑰當年扔下朴車石出國,樸家的人不願意再跟白家有來往。

  朴車石帶晶晶回家在家門口遇到白秀蓮,白秀蓮一臉關懷看著晶晶,晶晶跟隨朴車石回到家中,朴車石得知朴強泰想跟白秀蓮成婚,只得提出搬出樸家帶著晶晶生活,朴強泰不贊成朴車石的計畫,朴車石事業平平沒有什麼起色,根本沒有能力撫養晶晶。

  朴強泰找負責人談劇本拍攝計畫,負責人一臉失望向朴強泰透露投資方已經撤資,朴強泰聽完負責人的話沒有放棄最後希望,接連到了幾個地方尋找其它投資商,幾個投資商顧著工作無心理會朴強泰,朴強泰心情失落意識到電影夢想再閃失敗。

  白秀蓮回到家中與父親談話,白父將朴強泰電影夢想失敗的真相說了出來,原來幕後的投資商都是受到白父要求才取消跟朴強泰合作,白秀蓮聽完父親的話勃然大怒,晚上心情失落與朴強泰在路邊攤吃宵夜。

  朴強泰心灰意冷決定放棄電影夢想,白秀蓮一臉愧疚沒有把真相說出來,朴強泰晚上回到家中在母親面前哭述,回想自己幾年以來事業受阻,朴強泰決定放棄電影夢好好找工掙錢養家。

  李英久為素英準備了一些錢和出國機票,高妍花暗中監視素英的去向,雖然素英已經出國,但高妍花依然認定是李英久安排素英出國,李英久見高妍花總是無理取鬧,心中升起怒氣提出跟高妍花離婚,高母聞訊趕來代替高妍花向李英久道歉,李英久板起臉孔拔腿就走,高妍花因為李英久想離婚心情失落,眼中流下傷心的眼淚陷入到苦惱中。

  樸世拉到新公司報導,高室長一眼認出了樸世拉,不久之前樸世拉在酒吧喝酒跳舞被色狼騷擾,高室長被樸世拉誤當色狼推倒在地上,樸世拉也認出了高室長,高室長意味深長與樸世拉打招呼,朴世拉強裝笑容與高室長握手,高室手故意暗中用力握緊樸世拉的手。

  朴車石與珠英在街邊擺攤,晶晶坐在車子裡面休息,珠英在擺攤過程中險些跌倒,朴車石趕緊上前扶住珠英,珠英一臉羞色面色難堪,晶晶年紀小不懂事,當場指出珠英臉紅害羞。朴車石回到車上正好趕上白玫瑰打電話給晶晶,晶晶的手機放在小包裡面,朴車石聽到一陣手機鈴聲從小包裡面傳出來,臉上升起懷疑盤問晶晶,晶晶沒有承認小包裡面有手機,朴車石強行打開晶晶的小包拿出一台手機,手機螢幕上顯示出白玫瑰的手機號碼,朴車石立即意識到手機是白玫瑰送給晶晶的聯繫工具。

  晶晶因為朴車石奪走手機嚎吻啕大哭,珠英來到汽車裡面一臉好奇看著大哭不止的晶晶,朴車石一肚子火氣拿著手機向劇組趕去,白玫瑰正坐在化妝間休息,朴車石將手機扔在化妝臺上責駡白玫瑰送手機給晶晶,白玫瑰見朴車石已經知道真相,索性承認是她送了手機給晶晶,朴車石怒氣衝天提醒白玫瑰不能再跟晶晶聯繫,白玫瑰來了火氣與朴車石爭吵,朴車石失去理智抬手煽了白玫瑰一個耳光。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7集劇情

  白父帶迷路的晶晶回家

  白玫瑰私下送了一台手機給晶晶,朴車石拿著手機還給白玫瑰,白玫瑰情緒激動與朴車石爭吵,朴車石失去理智煽了白玫瑰一個耳光,白玫瑰挨了一個耳光面色悲痛對朴車石非常失望,朴車石心知自己太衝動,雖然自己有錯在先,但朴車石離去之時還是警告白玫瑰不能再私下聯繫晶晶。

  白秀蓮向父親索要五億韓元,白父願意給五億韓元給白秀蓮,白秀蓮同意得到錢之後跟朴強泰分手,白父要求白秀蓮跟高室長結婚,白秀蓮為了得到錢幫助朴強泰拍電影只得同意父親的要求。

  樸世拉在工作過程中跟一個張姓主任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張主任借職務之便對樸世拉動手動腳,高室長及時出現喝斥張主任騷擾女員工的行為,張主任的行為已經嚴重觸及高室長的底限,高室長決定跟張主任結束合作關係。

  朴世拉驚魂未定與高室長來到停車場,高室長提起當初被樸世拉誤當色狼推倒在地上的事情,樸世拉心知當時誤會了高室長,高室長轉入汽車裡面提醒樸世拉上車,樸世拉見高室長開豪車事業有成,心中升起驚喜想吧結高室長。

  白秀蓮得到五億元韓幣找到替朴強泰管理電影專案的負責人,負責人見白秀蓮願意投資朴強泰的電影,半信半疑不太相信白秀蓮,白秀蓮拿出一張五億元的支票送給負責人,負責人接過支票方才相信白秀蓮是真的投資朴強泰的電影。

  朴強泰對白秀蓮暗中出資拍電影渾然不知,白秀蓮約見朴強泰提出分手,朴強泰一臉驚訝勸說白秀蓮不要分手,白秀蓮不顧朴強泰勸說轉身就走。

  朴強泰因為白秀蓮分手心情失落在路邊攤吃宵夜,晚上有人打來電話,朴強泰拆下手機電池繼續喝悶酒,喝完酒朴強泰回到家中見家人還沒有睡覺,索性嘻皮笑臉坐在地板上向家人透露已跟白秀蓮分手。

  白父到劇組探班,白玫瑰見父親忽然出現,心中一緊趕緊跑到場外通知朴車石不要露面,朴車石站在拐角處向外面一看正好看到白父與晶晶在一起玩耍,白玫瑰神色緊張提醒朴車石不要露面,兩人面對面站得很緊,白玫瑰眼中流露出一絲異常的感覺趕緊離開朴車石。

  朴強泰一大早還沒睡醒,電影負責人來朴家尋找朴強泰,朴強泰睡眼惺松從房間裡面走出來,負責人一臉喜色向朴強泰透露電影已經有人投資,朴強泰半信半疑看著負責人,負責人拿出一本存摺遞到朴強泰面前,朴強泰拿在眼前仔細一看,存摺上果然有五億韓元。

  面對突如其來的驚喜,朴強泰激動異常出門的到白秀蓮,白秀蓮剛跟高室長道別,朴強泰一臉激動向白秀蓮透露電影已經有人投資,白秀蓮不動聲色拒絕與朴強泰和好,同時向朴強泰透露準備跟高室長結婚的消息。

  高妍花想跟李英久和好,晚上李英久坐在書房休息,高妍花端了一盤果點到書房向李英久賠禮道歉,李英久面無表情不想說話,高妍花希望能跟李英久同房。

  李英久不願意同房坐在書房睡覺,高妍花來到書房見李英久依然不肯同房,心中升起悲憤回房砸碎一個酒杯,李英久與高母以及高室長聞聲走進房間,高母與高室長在李英久的勸說下回房休息,李英久收拾完地上的碎片上床與高妍花一起睡覺。

  朴車石在擺攤過程中臨時離去,晶晶下車四處尋找朴車石,珠英顧著做生意招呼顧客沒有發現晶晶離去,晶晶越走越遠在街上迷路,白父開著汽車從街邊經過發現站在路邊的晶晶,得知晶晶迷路與父親失去聯繫,白父趕緊開車將晶晶暫時送到白家。

  白玫瑰在劇組接到父親電話得知晶晶在白家,心中升起不安趕緊離開劇組向家中方向趕去,白母見白父將晶晶帶回家,吃了一驚險些癱坐在地上。

  白父不知道晶晶的真實身份,晶晶與白父坐在沙發上玩遊戲,兩人相處得非常悅快,白母坐在一邊提心吊膽不知如何是好,一陣門鈴聲忽然響起,白母來到門前往監視器一看,朴車石赫然出現在白家門外。

  白父聽到有人在門外摁門鈴,白母沒有立即開門放門外的人進屋,白父一臉狐疑向門邊走過來想從監視器觀看來訪者是誰,白母見白父走了過來,臉上露出恐慌不知如何是好。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8集劇情

  白秀蓮即將與高室長結婚

  李英久不願意同房坐在書房睡覺,高妍花來到書房見李英久依然不肯同房,心中升起悲憤回房砸碎一個酒杯,李英久與高母以及高室長聞聲走進房間,高母與高室長在李英久的勸說下回房休息,李英久收拾完地上的碎片上床與高妍花一起睡覺。

  朴車石在擺攤過程中臨時離去,晶晶下車四處尋找朴車石,珠英顧著做生意招呼顧客沒有發現晶晶離去,晶晶越走越遠在街上迷路,白父開著汽車從街邊經過發現站在路邊的晶晶,得知晶晶迷路與父親失去聯繫,白父趕緊開車將晶晶暫時送到白家。

  白玫瑰在劇組接到父親電話得知晶晶在白家,心中升起不安趕緊離開劇組向家中方向趕去,白母見白父將晶晶帶回家,吃了一驚險些癱坐在地上。

  白父不知道晶晶的真實身份,晶晶與白父坐在沙發上玩遊戲,兩人相處得非常悅快,白母坐在一邊提心吊膽不知如何是好,一陣門鈴聲忽然響起,白母來到門前往監視器一看,朴車石赫然出現在白家門外。

  白父聽到有人在門外摁門鈴,白母沒有立即開門放門外的人進屋,白父一臉狐疑向門邊走過來想從監視器觀看來訪者是誰,白母見白父走了過來,臉上露出恐慌不知如何是好。

  晶晶在街上迷路被白父帶回家中,朴車石來到白家找晶晶,白母從監視器中看到朴車石,白父一臉狐疑不明白白母為何不立即開門放摁門鈴的人進屋。白母擔心白父知道門外的人是朴車石,情急之下謊稱是晶晶的經濟人,白父信以為真讓白母送晶晶出門,朴車石等在門外終於見到了晶晶,白玫瑰開車趕了回來,數落朴車石私自來白家接晶晶。

  高室長與白秀蓮約會,白秀蓮心中依然愛著朴強泰,晚上高室長開車送白秀蓮回家,白秀蓮不願意立即回家而是在街上散步,高室長發現白秀蓮遺落個人物品在車上,趕緊開車回到白家外面將物品送給白父,白父見高室長獨自一人開車來白家,心中升起懷疑打電話給白秀蓮,白秀蓮接到電話謊稱在跟高室長約會,白父忍住心中怒氣佯裝不知,直到白秀蓮開車回家,白父才板起臉孔提醒白秀蓮不能陽奉陰違表面跟高室長戀愛,暗中跟朴強泰糾纏不清。

  樸母出門騎自行車發現原來的自行車已經損壞,李英久把自己騎坐的自行車借給朴母,樸母為了答謝李英久主動掏錢請客吃飯。

  白家的人到高家做客,白秀蓮至始至終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白母在吃飯過程中上廁所,廁所裡面的馬桶已經堵塞,白母焦急不安打電話向白父求助,白父正在客廳跟高家的人吃飯,得知白母在高家廁所無法入廁,白父趕緊掛掉電話來到廁所裡面説明白母修理馬桶,馬桶散發出一股惡臭氣息,白父一邊拿棍子往馬桶裡面捅一邊捂住鼻子,白母見白父無法立即捅通馬桶,只得先離開廁所到客廳繼續吃飯。

  白父無法修好馬桶,只得離開廁所回到客廳帶著白母急急離去,夫妻二人回到家中吵了一架,白父嫌棄白母到高家做客出洋相弄壞馬桶。

  高妍花想跟李英久和好,李英久對高妍花不冷不熱,晚上高妍花穿著一套睡衣想跟李英久親熱,李英久沒有興趣跟高妍花親熱,高妍花見李英久寧願到書房睡覺也不願意親熱,心中升起失望陷入到苦惱中。

  朴強泰正式做好拍電影準備,負責人見朴強泰已經跟白秀蓮分手,心中升起狐疑無法想明白白秀蓮為何分手還給朴強泰五億元資金。

  朴強泰渾然不知在戶外取景尋找拍攝電影的最佳場地,負責人欲言又止想將白秀蓮暗中支助朴強泰拍電影的秘密,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負責人沒有立即把秘密告訴給朴強泰,朴強泰渾然不知繼續在戶外取景。

  白秀蓮即將跟高室長結婚,朴強泰依然不知道是白秀蓮投入五億韓元給他拍電影,負責人將朴強泰叫到辦公室,臉上露出為難的神色像是有話想說,朴強泰察覺到負責人神色不對勁,臉上升起狐疑追問負責人到底隱瞞了什麼事情,負責人把心一橫向朴強泰透露白秀蓮投資拍電影的事情,朴強泰聽完負責人的話方知白秀蓮為何忽然分手,白秀蓮為了從父親手中得到五億元不惜出賣自己與高室長結婚,朴強泰開始的時候無法理解白秀蓮的行為,直到負責人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朴強泰才意識到誤解了白秀蓮。

  白秀蓮已經穿上白色婚紗準備跟高室長結婚,朴強泰離開電影公司撒腿向婚禮現場趕去。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19集劇情

  白秀蓮逃婚

  白秀蓮與高才東舉行婚禮,朴強泰撒腿向婚禮現場趕去,白秀蓮在婚禮過程中扔下高才東逃走,白父白母見白秀蓮不願意跟高才東結婚,兩人氣得差點暈死過去。

  白秀蓮抓著裙角沖出婚禮現場鑽入一輛計程車離去,朴強泰來到婚禮現場沒有找到白秀蓮,一個女人向朴強泰講述不久之前白秀蓮悔婚經過,朴強泰聽完女人的話來到街上找到了白秀蓮。

  白秀蓮穿著白色婚紗裝蹲在地上,朴強泰走上前脫下外衣披在白秀蓮身上,白秀蓮撲進朴強泰懷中痛哭,朴強泰已經知道白秀蓮從家裡要了五億元投資給他拍電影的事情,兩人回到樸家休息,朴強泰聽到家人因來趕緊將白秀蓮拉到房間裡面。

  朴世拉與樸母回到家中談起白秀蓮悔婚的事情,朴強泰從房間走出來扮出一副不知情的模樣,樸世拉已對高才東產生好感,白秀蓮扔下高才東絕情離去,樸世拉為高才東憤憤不平。

  白父在家人的護送下回到家中上床休息,白奶奶拿著水杯勸說白父喝水,白父因為白秀蓮悔婚氣怒攻心身體不適,高母怒氣衝天拎著白家贈送的彩禮上門興師問罪,白母從監視器中看到了馬母,心中一緊回到房間向白奶奶報信,白奶奶焦急不安喚上白父一起迎接高母。

  高母將彩禮扔在地上怒氣衝天責駡白家的人是騙子,白父與白母以及白奶奶畢恭畢敬站在當場,三人自知理虧沒有跟馬母吵架。

  白秀蓮躺在朴強泰鋪好的地鋪休息,白父在白母的陪同下上門找朴強泰算帳,朴強泰來到客廳昂首挺胸面對白父責駡,白父認定是朴強泰與白秀蓮合夥騙走了他的五億元,樸母站在一邊護子心切聲稱打電話報警,白母生怕事情鬧事趕緊拉走白父,白父跟著白母回到車上回家,白母開車回有見白父一個哭個不停,只得將汽車開到路邊停下開導白父。

  朴母與樸世拉坐在房間裡面談起白秀蓮從父親手中要了五億元支援朴強泰拍電影的事情,白秀蓮的舉動已經感動朴母,樸母決定允許白秀蓮與朴強泰戀愛,樸世拉憤憤不平反對母親的決定。

  高才東心情失落到酒吧喝酒,酒吧服務員跟朴世拉是朋友關係,朴世拉接到朋友電話來到酒吧陪高才東喝酒,高才東已經有了幾分醉意,樸世拉陪高才東喝酒說了一些真心話,不久之前她對著月亮祈禱希望高才東結婚失敗,結果上天真的實現了樸世拉的希望,樸世拉雖然實現了願望卻開始同情高才東。

  高才東喝醉了酒不顧一切親吻樸世拉,樸世拉晚上與高才東開房,兩人發生性關係在賓館睡覺,第二天樸世拉睜開眼睛看著躺在旁邊的高才東,心中升起慌亂下床穿上衣服離開賓館。高才東蘇醒過來拾到樸世拉遺落的耳環,樸世拉以前上班的時候佩戴耳環向高才東彙報一些工作,高才東記起耳環的主人就是朴世拉。

  朴強泰將五億元的支票還給白秀蓮,白秀蓮拿著支票回到家門外面送給母親,白母拿著五億元的支票回房放在白父身上,白父躺在床上拿起五億元的支票看了一眼,心中已是悲痛到了極點。

  樸世拉上班發現辦公桌上放著遺落的耳環,高才東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準備離開公司外出辦事,樸世拉追出辦公室跟高才東談起喝醉酒的事情,高才東扮出一副糊塗的模樣謊稱不記得醉酒之後做的其它事情。

  朴母決定收留白秀蓮,朴車石只得做出搬走的準備,朴強泰見朴車石意氣用事,心中來了火氣與朴車石爭吵。朴車石回到劇組觀看白玫瑰與晶晶拍戲,兩人的對手戲即將結束,白玫瑰依依不捨跟晶晶對戲,晶晶希望白玫瑰能做她的母親,白玫瑰看著晶晶天真的臉龐忍不住流下了眼淚,站在旁邊觀看的劇組工作人員見白玫瑰表演逼真,所有人情不自禁鼓掌肯定白玫瑰的表演功力。

  中場休息晶晶獨自一人在一塊木板下面玩耍,木板忽然向晶晶倒下來,晶晶站在木板下面渾然不知,站在不遠處的白玫瑰見晶晶即將被木板壓倒,二話不說沖上前護住晶晶趴在地上,兩人剛剛趴在地上,木板倒下壓在兩人身上,站在旁邊的朴車石目睹白玫瑰奮不顧身保護晶晶,臉上升起焦急擔心晶晶的安危。

玫瑰色的戀人們第20集劇情

  白玫瑰私自帶晶晶旅遊

  晶晶站在木板下面玩耍,木板忽然向地面倒塌,站在旁邊的白玫瑰奮不顧身沖上前護住晶晶,兩人趴在地上的時候木板倒了下來,朴車石與在場工作人員七手八腳搬開木板救出白玫瑰與晶晶。

  晶晶平安無事沒有受傷,白玫瑰的頭部和手部受了傷血流不止,劇組工作人員送晶晶與白玫瑰到醫院治療,朴車石抱著平安無事的晶晶準備回有,兩個劇組工作人員向朴車石賠禮道歉,朴車石向兩個劇組工作人員打探白玫瑰的情況,白玫瑰受傷較重還在治療。

  樸世拉躺在床上想打電話給高才東,高才東跟樸世拉發生一夜情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樸世拉想主動打電話找高才東,一想到高才東剛剛被白秀蓮拋棄,樸世拉只得暫時打消打電話給高才東的念頭。

  白玫瑰治好傷回到住處,白父得知白玫瑰奮不顧身搭救晶晶,臉上升無奈數落了白玫瑰一頓,白奶奶只覺晶晶跟白家的人有緣,不久之前晶晶在街上迷路被白父帶回家,不久之後白玫瑰因為保護晶晶受傷,凡此種種無不說明晶晶與白家有不解之緣。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坐在一邊的白母心知晶晶與白玫瑰是親生母女關係,所以白玫瑰才極度關心晶晶。

  白秀蓮在樸家暫住,白母打電話向樸世拉尋找白秀蓮,樸世拉拿起電話來到朴強泰的房間遞手機給白秀蓮,白秀蓮接過手機與母親通電話。

  白玫瑰即將與李允在的公司合作業務,白父一直都希望白玫瑰能跟李允在來往,得知白玫瑰已經跟李允在有業務來往,白父精神大好來到客廳胃口大開進食,吃完飯白父在白奶奶的陪同下開車來到高家門外。

  高才東不久之前與白秀蓮結婚,結果白秀蓮臨時離去沒有跟高才東結婚,白父自知白家對不住高家,所以才開車出門讓白奶奶先上門向高母賠禮道歉。

  高母怒氣難平趕走了白奶奶,白奶奶氣怒攻心癱坐在高家門口,白父從汽車中走出來上前扶住白奶奶,高家鐵門緊閉沒有再開門,白父摁了幾下門鈴無果只得拔打高母的手機號碼,高母已經關機不想跟白父通電話,白父無奈之下只得扶著白奶奶叫停一輛計程車,計程車司機搭載白奶奶先回白家,白父鑽入自己的汽車中緊隨其後。

  朴車石利用攢下的賣鞋錢租了一家工作室準備擴大業務,珠英來到工作室方才知道朴車石的計畫,工作室裡面擺著一個大紙箱,大紙箱不停晃動好像裡面有什麼東西,在珠英驚訝的目光中享基從大紙箱裡面走了出來,享基與珠英和朴車石是好朋友,三人決定一起努力經營鞋店。

  高才東與姐夫李英久發生矛盾,李英久狠狠訓了高才東一頓,高才東回到家中向母親述苦,高母找李英久談話,李英久對高母神色冷漠,高妍花想跟李英久和好,李英久卻提議高妍花應該跟他離婚。高妍花見李英久依然想離婚,心中升起悲痛來到房間裡面看望母親。

  白玫瑰私自帶晶晶到島上遊玩,朴車石不見女兒晶晶回家,心中升起不妙來到白家門外找到白母,白母回家一看白玫瑰果然不在家,朴車石心急如焚坐船向小島趕去。

  小島已是冰封千里一片雪白,白玫瑰帶著晶晶在島上四處遊玩,兩人玩得非常開心。朴車石來到島上四處尋找晶晶,一些行人沒有見過朴車石描述的晶晶,朴車石沒有氣餒而是繼續在島上尋找晶晶。

  白玫瑰買了兩盒食物與晶晶坐在石板上享用美食,兩人吃完食物到島上的旅舍暫住。朴車石一路尋找遇到一對母女,年輕的母親看完朴車石手機上的晶晶的相片,立即記起不久之前看到白玫瑰帶著晶晶入住旅舍。

  夜幕降臨,白玫瑰坐在房間裡面看著躺在地鋪上睡得正香的晶晶,朴車石推門走了進來氣急敗壞數落白玫瑰,白玫瑰提醒朴車石不要高聲說話以免吵醒熟睡中的晶晶,朴車石怒氣衝天抱起晶晶就想離去,白玫瑰情急之下拉住朴車石的腿苦苦哀求,朴車石不顧白玫瑰哀求抱著晶晶離開旅舍。

  碼頭的輪船在朴車石趕來的時候剛剛開走,朴車石抱著晶晶一臉無奈注視輪船開走,白玫瑰緊隨其後來到碼頭上,朴車石抱著晶晶看著輪般開走,臉上升起無奈意識到必須留在島上過夜。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