狎鷗亭白夜分集劇情介紹(61-72)

狎鷗亭白夜第61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為了美剛夫人大鬧的事,生氣地跑去喝酒,最後發酒瘋似地回家,讓羅丹想去結婚就結吧!徐銀河很委屈地說,她非常討厭白夜,因為她不是羅丹的親生母親,一直攔著羅丹是為了羅丹好,是為了去逝的夫人著想這麼做的。

  白夜的報仇計畫更進一步,她幻想著拿請帖給徐銀河,告訴她自己是白順浩的女兒時,她慌張驚恐的樣子忍不住想笑出來,隨後便躲在被子裡痛哭了起來。會長把白夜所有的畫都買了下來,白夜心裡很開心,只可惜英俊沒辦法見到了。

  張和嚴為了白夜能在趙家過得好,特意請了智兒吃飯,智兒很開心和嚴單獨請她吃飯,精心打扮了一番才去赴約。和嚴跟智兒寒暄了一番,有意勸智兒站在白夜那一邊,支持羅丹的選擇,為此對智兒的要求特別細心。見了和嚴之後,智兒很開心地勸媽媽不要反對羅丹結婚,而徐銀河也不再指望羅丹,她要用參加婚禮為條件,成全智兒的婚事。

  白夜請善仲他們一起吃大餐,善仲對孝卿很照顧,白夜心裡看著心裡很高興,這正是她一直所希望的,她希望孝卿沒有英俊的日子裡,可以有善仲這麼好的人照顧她,白夜希望英俊哥哥知道後不要傷心。

  徐銀河告訴趙常勳,她要去美國散心,就一去不復返,眼看就要到了結婚的日子了,張家人都擔心她不參加。趙常勳想讓羅丹和白夜去勸徐銀河回來,白夜則提醒羅丹,像徐銀河說的替去世的羅丹媽媽考慮,她就不會不回來參加婚禮。

  羅丹很想念自己的生母,白夜勸羅丹不如把母親的位置空出來,感覺就像是親生媽媽坐在那裡一樣,不要去勉強徐銀河回來參加婚禮。

狎鷗亭白夜第62集劇情介紹

  白夜告訴羅丹,都說魂魄是存在的,如果徐銀河參加了婚禮,會讓羅丹的媽媽更難過,不如把媽媽的位置留下,這樣至少死去的媽媽會不那麼怨恨。白夜答應羅丹,要為他的親生媽媽做祭祀,還埋怨他們把媽媽的遺體火葬了,讓羅丹想起媽媽來就更加難過了。

  白夜讓善芝去電視臺做配置設計,她想早點讓善芝離開畫室,讓善仲和孝卿有更好的發展。善仲看著孝卿作畫的樣子,如此的聰慧清雅,忍不住就拍了下來。善芝說要進電視臺了,吳月蘭開心壞了,忙著問善芝想吃什麼,她好給善芝準備。

  趁著徐銀河不在韓國,白夜到家裡,和阿姨相處得很好,又幫著趙常勳搭配好衣服,讓他們可以習慣沒有徐銀河的日子。和嚴為了白夜結婚的事心裡很痛苦,白夜看著和嚴痛苦她的心裡更痛苦,只能告訴和嚴以後他會理解的。和嚴不明白白夜的意思,可是知道白夜哭了,他的心都要碎了。和嚴告訴白夜是因為要讓白夜幸福,才讓白夜離開的,只要白夜能幸福他就幸福,只要她想回來他隨時等著白夜。白夜很想打開門,跟和嚴在一起,可是她不能這麼做,只能強忍著不讓自己開門。

  趙常勳勸徐銀河回家,可是她不肯,趙常勳也沒有辦法。徐銀河等了很久,也沒有等到羅丹來美國,打電話問智兒才知道,他們根本沒有這個意思要去美國,而且沒有徐銀河在家裡,所有人都一樣沒事,一點也不想念她。

  羅丹仔細思考了白夜的話,跟爸爸坦誠不要徐銀河參加婚禮的事,他認為比起裝模作樣的來參加婚禮,還不如把位置留給媽媽。徐銀河打電話問趙常勳,羅丹什麼時候回來,趙常勳讓她不願意回來可以繼續在美國呆著。

              狎鷗亭白夜第63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以為羅丹會去美國求她回來,沒想到羅丹根本沒有這個意思,趙常勳還同意了徐銀河可以不要參加婚禮,徐銀河知道後馬上就收拾行李,準備回韓國。羅丹把爸爸的意思告訴了白夜,白夜跟羅丹建議連請柬也不要做了,為了不知道母親寫誰而煩惱。

  白夜做美容時,碰到了美剛夫人,她嚇了一跳。美剛夫人已經不想再追究已既定的事實,她只想知道白夜成功的原因,想讓白夜跟她坦白一下,美索的失敗之處。白夜告訴美剛夫人,美索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辦法和父母保持精神獨立,而且美索從來沒有摔倒過,所以她不懂得如何站起來。

  和孝卿獨自一起工作的日子特別快過,善仲都畫得忘記時間了。吳月蘭準備了螃蟹,給去電視臺上班的善芝慶祝,善仲想到了孝卿,跟媽媽要了一隻,吃完飯就送過去給孝卿了。金孝卿吃著螃蟹,心裡特別感激善仲。

  白夜在籌備婚禮的事,張秋常有了想舉行回憶婚禮的想法,而文貞愛則覺得太難看,不想老了還做這樣的事丟臉。張秋常為了證明自己不老,把文貞愛背起來,沒想到一個不穩,把文貞愛給摔了,他直心疼。

  武嚴和嚴一直反對,白夜還是準備嫁給羅丹了,他們也沒有辦法阻止了。武嚴跟和嚴提議,請羅丹喝一次酒,把他灌醉看看他有沒有什麼惡習,不能讓白夜嫁給有惡習的男人。白夜終於跟和嚴表白,自己喜歡過哥哥,她希望和嚴能像親哥哥一樣一直在她的身邊。

狎鷗亭白夜第64集劇情介紹

  白夜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跟和嚴在一起,因為白光刺眼而出了車禍,她很擔心是事故的預知。跟文貞愛和奶奶提起後,她們都認為這是結婚的夢,祝福她可以安心結婚了。

  徐銀河回了國,在家裡準備好吃的,想給家裡人一個驚喜,而白夜則主動去找趙常勳,讓他請自己出去吃飯。羅丹找不到白夜,於是只好到張家家裡找她,他要把找來的50年的野山參給白夜吃。張秋常看到野山參,心裡特別想要,真想羅丹可以賣給他,張家人對於羅丹疼惜白夜很高興。

  羅丹在家裡和長輩們一起開心地聊白夜小時候的事,奶奶更是開心得手舞足蹈的。等白夜回來了,羅丹親自去洗野山參,讓白夜把它吃下去。武嚴看到羅丹那樣照顧白夜,才相信羅丹確實是非常喜歡白夜。羅丹無意間知道白夜小時候叫善彤,白夜馬上讓羅丹不要說出去。

  徐銀河回來後,知道家裡人對她的態度完全變了,她出不出席婚禮,已經完全不能影響到羅丹和白夜結婚,所以她決定假裝友好,主動跟羅丹要求,請白夜來家裡。徐銀河告訴羅丹,她的想法已經改變了,讓羅丹放心,她不會和白夜吵起來。

  金孝卿看到善仲的髮型還行,主動幫他照畫畫時的照片,心裡想著他不自覺地笑了起來。善芝跟善仲索要五百萬買新衣,想去電視臺上班時穿得像樣一點,善仲沒理她,讓她自己發了工資之後再買。

  徐銀河心裡對白夜恨得牙癢癢,讓阿姨做好了飯,把阿姨遣走,等著白夜上門找她算帳。  

狎鷗亭白夜第65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相信智兒成為大海集團的兒媳婦之後,會幫她報仇的,她要暫時忍耐白夜,不相信她會成功,相信總有一天會讓白夜哭著求她。白夜一進門,連一句簡單的問好也沒有,說話句句不好聽,承認自己就是沒有父母教養的人,故意要讓徐銀河受不了。

  徐銀河忍住了心中所有的怒火,跟白夜道歉跟她要好好相處,讓她理解自己的所作所為。徐銀河要求白夜結婚後,幫忙給智兒和嚴牽線,希望讓智兒成為大海集團的兒媳婦。白夜直接拒絕了徐銀河,表示堅決不會這麼做,更說出智兒是人造珍珠沒有資格。

  徐銀河非常生氣白夜說的話,說要在結婚後,找遍韓國也要找出比她更漂亮的女兒貼著羅丹。白夜罵徐銀河就是勾引男的專家,氣得徐銀河終於把水潑向了白夜,白夜仍掉了桌上的杯子,挑起了徐銀河的怒火,讓徐銀河盡情地打她。

  白夜告訴徐銀河,她不做請柬的原因,是因為新娘和新郎的母親是同一樣人,她就是白順浩的女兒白善彤。白夜把家裡的事全部告訴徐銀河,白順浩因為事故斷了一隻腳,只能在張家那裡做雜事,她因此在張家長大,而她以為自己的媽媽在事故中死去,沒想到卻好好的活在人世間,活得特別好,她忍受不了自己是這樣的人生的。

  徐銀河知道白夜是自己的女兒,非常震驚,哭著請求白夜把英俊找來,白夜才說那一天見面後,英俊遇到了交通事故去世了。徐銀河想狡辯自己答應要跟英俊再見的,沒想到白夜一句不漏地把英俊和徐銀河的對話說出來。

  白夜非常痛心地說出英俊出事故的情況,指責徐銀河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事,因為她一個人毀掉了幾個人的人生。

狎鷗亭白夜第66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和白夜痛哭了一陣之後,徐銀河才跟白夜說起以前的事,她因為太害怕貧窮了,沒想到會做出如此無法挽回的錯事。徐銀河願意把她偷偷攢下的錢給白夜,也答應要照顧白夜以後的生活,讓白夜不要跟羅丹結婚。

  白夜堅持要跟羅丹結婚,徐銀河會否照顧她的人生,她並不在乎,對於拋棄了她沒有撫養過她的媽媽,她並不承認那是自己的母親,所以不認為和羅丹結婚有違倫理。白夜告訴徐銀河,智兒在她面前如何地稱讚徐銀河各方面是模範,她要侍奉智兒口中的模範媽媽,想知道究竟徐銀河有多好。

  白夜指責徐銀河,跟智兒炫耀母女情深時,有沒有想過自己所生的親生兒女過怎樣的生活,指責她拋棄子女同樣是有悖倫常的。徐銀河控訴,她的母親也是未婚媽媽,她受盡了貧窮的痛苦,雖然白順浩對她很好,可是她不能忍受貧窮,厭煩了貧窮的日子,不想守著貧窮長相醜陋又瘸腿的老公,自己一個人養活一家四口,所以她拋棄了他們,但是她一點也不後悔自己這麼做,她也是通過自己的爭取,才得到現在這樣好的生活,她覺得她的兒女沒有父母也一樣可以自己努力生活得很好,不應該把這一切的錯都怪在她一個人的身上。徐銀河的辯白並沒有讓白夜打消結婚的念頭,反而更加堅定了。

  吳月蘭去看了算命先生,給善仲算了姻緣,知道他今年內可以遇到緣分結婚,心裡特別高興。善仲不相信算命先生說的話,家裡又一直有人送紫色玫瑰給善仲,吳月蘭認為善仲的緣分肯定來了,某一天一個知性的美女就這樣降臨在善促面前。

  白夜去接羅丹下班,羅丹見到白夜特別的開心。

狎鷗亭白夜第67集劇情介紹

  白夜告訴羅丹,她要告訴他這段時間沒有說的事。羅丹做好了準備,可以接受白夜說的任何事,讓她直接說。白夜說出自己哥哥去世的事,她有一個需要撫養的侄子,羅丹聽完後,更加心疼白夜,他會連哥哥那一份責任也擔起來。

  羅丹向白夜保證,他會做得更好,如果孝卿改嫁,他們一起撫養俊書,而且他也非常喜歡孩子,還要建一所屬于他們的房子,白夜喜歡的房子。白夜很感動羅丹為她做的,在心裡暗暗發誓會盡全力做得更好。

  善芝心裡為媽媽的不在意不舒服,連夜收拾了行李,跑到畫室裡去住。吃早飯的時候,善仲才發現善芝不在房裡,但並不知道善芝一夜不在家, 以為她一早去的畫室,善芝心裡更加不高興。

  徐銀河向白夜認錯,她只希望白夜不要將這個錯繼續延續下去,讓白夜停止跟羅丹結婚的念頭,她相信秘密總有一天會揭曉,到時羅丹要怎麼接受。白夜堅持要跟羅丹結婚,除非徐銀河可以讓英俊活過來,她才會放手。

  徐銀河讓白夜找她一個人復仇她認了,讓白夜不要牽連羅丹,一個是她的女兒,一個是她的兒子,怎麼可能成為夫妻,將來又如何面對他們的子女?白夜不肯聽徐銀河的話,她保證會跟羅丹一生一世,哪怕羅丹癡呆不能動了,她也會一直照顧著他。

  徐銀河認為白夜離開羅丹,也可以找到更好的人,隨便勾引張家任何一個兒子,也遠比和羅丹在一起好。白夜指責徐銀河,難道要向她一樣以怨報德嗎,她也不相信拋棄她的媽媽不會再拋棄她,而且徐銀河所得到的一切,都是通過勾引男人得到的。

狎鷗亭白夜第68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勸白夜放手,可是白夜怎麼也不肯放手,而白夜也一點不擔心讓羅丹知道她和徐銀河的關係,反而徐銀河要擔心趙常勳知道真相後的反應。

  羅丹給白夜吃山參,讓張家所有的人都覺得白夜很幸福,和嚴也終於放心讓白夜和羅丹在一起。文貞愛跟婆婆埋怨,生兒子沒有用,她覺得兒子也會像羅丹一樣,被兒媳婦迷住,完全不會想到父母為他們的付出。

  白夜告訴孝卿,羅丹想要當面跟孝卿問好,所以孝卿打扮了一下,準備和白夜他們見面。善仲到畫室想接善芝回家,見到孝卿的樣子,被她迷住了,忍不住非要送孝卿去見白夜,還要求孝卿當他的模特。

  孝卿見到羅丹對白夜很好,她心裡也放心把白夜交給羅丹,所以把白夜和英俊的事情告訴羅丹。羅丹知道白夜和哥哥之間有那麼特別的關係,對孝卿這個嫂子也當成特別親的親人,要求等建好房子後,讓孝卿和俊書跟他們一起住。

  徐銀河到張家,想跟文貞愛探討兩個孩子結婚旅行的事,順便想見一見自己的孫子俊書。徐銀河表示,為了報答張家人對白夜的照顧,希望文貞愛和她的婆婆一起去濟州島旅行,給白夜和羅丹一個意外的驚喜。

  徐銀河想抱一下她的孫子,好不容易跟文貞愛提出了要求,沒想到白夜回家了。白夜聽到俊書的哭聲,故意把俊書抱出客廳,然後抱到樓上,就是要讓徐銀河看著孫子抱不到。白夜警告徐銀河,不要再想著見俊書,她不會允許的。

  徐銀河提醒白夜,讓她放手,否則以後一定會後悔的,而白夜很堅定的告訴徐銀河,她是一定不會後悔的。

狎鷗亭白夜第69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的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讓張家的人都感覺意外,他們也相信徐銀河在白夜過門之後,會好好地對待白夜,總算對白夜和羅丹的婚姻放心了下來。

  和嚴始終放不下白夜,喝了一晚上的酒,還買了一束花送給白夜。文貞愛見到和嚴回來的樣子,對和嚴產生了疑慮,她認為和嚴對白夜的感情不像兄妹之情。等和嚴酒醒之後,文貞愛提醒和嚴,不能隨便送花給女孩子,對於女人來說意義不同。

  雖然徐銀河讓文貞愛她們保密要一起去旅行的事,但她們還是決定告訴白夜,怕白夜他們不喜歡。白夜讓文貞愛她們不要去旅行,怕羅丹不喜歡,答應以後單獨陪他們去旅行。

  善芝始終對媽媽重男輕女的事生氣,於是找了武嚴出來請她喝酒,武嚴同樣對家裡的差別對待怨言甚多,於是兩個同病相憐的人,一起狂歡喝酒發洩。瘋狂了一晚之後,武嚴才發現善芝特別的可愛,對她有了改觀。

  羅丹在房裡發現了徐銀河放的符,特別生氣地質問徐銀河那是什麼符。徐銀河表示,算命地說今年不太好才放的,羅丹沒有再責怪,讓徐銀河放符之前,必須先跟他說一場才行,徐銀河也只能很柔和地答應著。

  羅丹和白夜一起去挑了結婚戒指,羅丹很開心地承諾,十周年的時候,會再向白夜求一次婚,問白夜還有沒有別的願望。白夜希望羅丹對伯母和奶奶多關照一些,還要跟他一起去祭拜羅丹死去的媽媽,羅丹聽著心裡特別感動。

狎鷗亭白夜第70集劇情介紹

  徐銀河去看望金孝卿,提議讓她可以到畫廊上班,也要求孝卿給她看俊書的照片。金孝卿想起白夜的叮囑,找了個理由推脫掉了,徐銀河也明白是因為白夜的關係,也不好勉強她,只能離開。

  美剛夫人在游泳館裡遇見了和嚴,對他的身材樣貌特別的滿意,知道他是大海集團的大兒子,心裡就更加滿意,馬上讓朋友幫忙牽線。比起羅丹,和嚴好上不知多少倍,美剛夫人在心裡得意著。

  徐銀河因為白夜做的事,心裡非常不痛快,在畫廊裡喝起了酒。徐銀河質問白夜,是要她消失才滿意嗎,為什麼要阻止她看俊書。徐銀河要把畫廊給白夜,也會幫她準備好房子,給她生活費,只希望白夜不要嫁給羅丹。

  白夜不肯放手,堅持要跟羅丹結婚向徐銀河報復,徐銀河不能理解,質問她究竟想怎麼樣。白夜告訴徐銀河,她如果可以離婚,以白夜的母親身份出現,她就放棄結婚,不然的話她非要這麼做。徐銀河不肯離婚,她不能沒有錢,沒有錢她活不下去。白夜向徐銀河明確表示,就算是毀了她自己也不會放過徐銀河。

  善仲想見孝卿,精心打扮了之後,借著去接善芝回家為由順便看一看孝卿,沒想到善芝卻生氣地說自己離家出走不想回家。在善仲的追問下,善芝才說出因為看面相的事,她覺得心裡不舒服,決定以後住在畫室裡不回家了。

  吳月蘭知道善芝為了看相的事生氣,非常不能理解,也到畫室去問清楚。善芝把吳月蘭重男輕女的罪狀一條條數落出來,讓吳月蘭無言以對。

狎鷗亭白夜第71集劇情介紹

  善芝說了很多傷心的話,吳月蘭聽著心裡也特別的不舒服,而善芝也堅持不回家,她只能生氣地離開畫室。吳月蘭被善芝的話氣著了,回家把善芝未拿走的行李也全部打包送到畫室去,讓善芝更加認為媽媽巴不得女兒不回家。

  白夜和羅丹兩家的相見禮上,徐銀河心裡特別不是滋味,一張臉沒有表情地掛在臉上,白夜看到她難堪的樣子心裡很高興,她還故意切一塊牛排,裝作很有孝心地交給徐銀河品嘗。白夜一直故意的刺激徐銀河,還給和嚴提議,讓徐銀河出演電視劇,諷刺她很會演戲。白夜對徐銀河的友好奉承,在外人看來,她是一個特別有孝心的好女孩,只有徐銀河心裡明白那是白夜在報復她。

  羅丹在相見禮上的表現,讓張家的長輩都非常的滿意,唯有和嚴看在眼裡不是滋味,連他想切一塊羊排給白夜吃也被羅丹阻攔,心裡就更不好受了。在羅丹面前,和嚴沒有了照顧白夜的資格和機會,和嚴心裡更加的難受不自在。

  孝卿看到善芝和媽媽爭吵,她不知道該怎麼調解她們之間的矛盾,所以找白夜商量商量。孝卿把徐銀河來看她,並要求她去畫廊的事告訴白夜,白夜讓孝卿一定不要去畫廊,也不要相信人一時的偽善,因為她在徐銀河面前受了很多委屈。

  智兒看不慣白夜在長輩面前討好賣乖的樣子,她沒辦法強迫自己喊白夜嫂子,也沒有信心能和白夜相處好,所以向徐銀河表達了她討厭白夜的事實。徐銀河想了想決定還是讓羅丹和白夜搬出去住,可是趙常勳不同意,認為家人之間就應該住在一起培養感情,而且他認為白夜已經在很努力這麼做了,所以讓徐銀河也應該這麼做。

狎鷗亭白夜第72集劇情介紹

  白夜答應讓羅丹見俊書,羅丹見到俊書後對他特別的喜歡,白夜見到了很欣慰,於是兩人開開心心地去滑雪了,完成了白夜的願望。

  白夜的婚期越來越臨近,和嚴的心裡更加清楚的意識到已經喜歡上白夜了,他想鼓起勇氣跟白夜說清楚,而白夜卻在跟羅丹約會。沒有辦法,和嚴到了畫室,找孝卿傾述一下心中的痛苦。

  金孝卿知道和嚴喜歡白夜,很是震驚,她反對和嚴說出自己的心意,因為這樣會造成很大的困局。金孝卿認為,白夜現在和羅丹已經安定下來,她不想和嚴的表白讓白夜疑惑,不想白夜為此更加痛苦,而且白夜現在已經不能回心轉意了,何況白夜是在張家以女兒的身份長大,她跟和嚴在一起是不能被接受的。

  和嚴外宿沒有回家,還把手機關機了,讓家裡人著實擔心了一回,這並不像他的作風,幸好武嚴說已經發資訊通知他了,大家才放心。朴會長已經將要介紹美索給和嚴的事告訴張秋常,家裡人都覺得應該給和嚴介紹女朋友了。

  白夜給趙常勳選了一條領帶,然後告知他,要替羅丹去世的母親祭祀,孩子們有孝心,趙常勳也不好反對。羅丹做了一個夢,見到了自己的媽媽,感覺媽媽就在身邊守護自己一樣,開心地看著自己微笑。

  和嚴想了很久,也不再堅持說出自己的心意,文貞愛提出朴會長要安排相親的人見面,和嚴便一口答應了,讓文貞愛都有點不敢相信。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