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九州海上牧雲記分集劇情介紹(51-60集)共75集

u=3420477099,1522405433&fm=11&gp=0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1集劇情介紹

  牧雲笙被刺身受重傷蘇語凝為護寒江自戕

  赫蘭鐵朵沒有找到新的糧道,而他們所有的糧食只夠一個月所用,赫蘭鐵轅和朔風和葉有些喪氣,但是鐵朵同時帶回了一個好消息:她從宛州人的口中得知了穆如大軍僅剩下不到十天的糧草,赫蘭鐵轅聞言大喜過望,只要熬得過十天,他們就勝利在望了,他不由有些得意。

  速沁紫求赫蘭鐵轅出兵替自己的族人復仇,卻沒有得到他的同意,她十分失望,回到自己部族的帳中後,她想帶領族人自己去報仇,可是她的族人卻沒有人回應她,紫炎更加失望,一言不發地轉身就走,她下定決心,哪怕只有自己一個人,也要替死去的族人報仇。在她轉身的一刹那,她的部下終於不再沉默,紛紛割破手掌起誓追隨她,速沁紫炎鄭重地向她的族人下拜致謝。

  自從惜柳行刺失敗之後,未平齋裡的刺客就沒有斷過,護守的侍衛已經傷亡近半,虞心忌知道晚上將更加兇險,下令眾人打起精神。他的話音還未落,就見竹林中閃現出一個刺客的身影,眾侍衛連忙奮起抵抗,這時,四面八方又出現了許多黑衣蒙面人。牧雲笙聽到動靜,從未平齋裡走了出來,他平靜地面對刺客,讓他們沖自己來,不要傷害其他人,刺客哪裡肯聽,加緊了襲擊,虞心忌手忙腳亂地,一面禦敵一面還要護著牧雲笙,覺得十分吃力。

  一個刺客被砍翻在地,虞心忌想要補刀,牧雲笙見那刺客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心生不忍,便出言制止了虞心忌,虞心忌只好護著牧雲笙回房。就在牧雲笙轉身的一刹那,那個孩子口中突然吐出了一枚暗器,打進了牧雲笙的後心,牧雲笙吃驚地回過頭,刺客咬牙切齒地告訴他,他已經中了自己的屍麂針,被封住了精神力,他的秘術已經使不出來了,虞心忌不敢停留,連忙護著牧雲笙進了未平齋。

  刺客們越來越多,未平齋裡也埋伏了好幾撥人,虞心忌拼了命才將牧雲笙送進了房裡,而他自己早已經成了個血人,也分不清渾身上下是刺客的血還是自己的血。

  當年上書請求除掉銀容妃,就是孤松直帶的頭,幾乎所有的朝臣都參與了,如今又是他在大殿上當著牧雲勤父子的面說出了這其中的貓膩,導致了如今這幅不可掌控的局面,孤松直被滿朝文武恨得牙癢癢。薛或再一次在九州客棧召集眾臣議事,孤松直也被請了來,他知道自己去了沒有好果子吃,卻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前往。

  一進門,孤松直就被一個大臣吐了一臉唾沫,扇了一耳光,孤松直是一品大員,何時受過這般侮辱,當時就不幹了,像個潑婦一般,與那人撕打起來,兩人在地上滾來滾去,顏面盡失,其他家中有親人被連累的朝臣也紛紛上來沖著孤松直下手,孤松直落了下風,口中謾駡不止,房間內亂作一團。

  等到他們打得沒有力氣了,薛或才出言相勸,眾人也都平靜了下來,一個個哭喪著臉述說著自己打發了家小,遣散了僕婢,伸著腦袋等著挨刀的慘狀,孤松直自覺理虧也低下了腦袋。這時,薛或走到他身邊大義凜然地說,想要眾人活命,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弑君!孤松直也覺得這是唯一可以躲過此劫的辦法,便默認了,但他卻覺得這麼重要的事在鄴王的地盤上商議,實在不妥,薛或卻告訴他,此舉就是要拉牧雲欒下水。

  秦玉豐在外面聽到了裡面的商議,連忙去稟告牧雲欒,卻被牧雲德搶先知道了,他打著牧雲欒的名號來到了薛或他們議事的房間,聲稱要助他們一臂之力,並奉上了一把三刃劍:穆如寒江。薛或等人想了想也覺得有理,利用穆如寒江來弑君,既可殺牧雲,又可傷穆如,還可以毀約背盟,使天下大亂,到時時勢造英雄,眾人又可以渾水摸魚了,於是便接受了這個提議。

  哈斯聰正在軍營裡邊走邊研究一本兵器書的時候,沒注意腳下,一跤跌進了一個陷阱中。原來是帆拉凱色根據寒江提供的線索找到了他,將他帶回了鄔陽城。帆拉凱色將哈斯聰帶到了寒江面前,拿出密文球告訴他說,哈斯聰會幫著自己解他,到時候,自己就會比他先找到傳國玉璽了。寒江看到密文球,這才想起當日牧雲陸當日在清余嶺遭難時將那個密文球遺失在了地洞中的事,這才知道,原來是被帆拉凱色得了去。

  寒江身上有牧雲陸的囑託,自然不願被這些河洛搶先找到傳國玉璽,他此時焦急萬分,試著打開關住自己的鐵籠子,卻發現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這時,龍錦煥突然出現了,他用手中的天羅刀絲破壞了那個鐵籠,想要捉住寒江,讓他帶自己去找牧雲笙。寒江聽說龍錦煥也是要取牧雲笙性命的人,便與他鬥在了一處,兩人打了個難解難分。最後還是寒江仗著自己年輕體力好才略勝一籌,就在他將龍錦煥打倒在地無力反抗時,龍錦煥念起咒語,洞中一顆照明的螢石猛然飛來,打暈了寒江。原來,這龍錦煥也是個半人半魅,他同樣身懷秘術。

  帆拉凱色偷了寒江的寒徹劍,要給他做一杆伸縮矛杆,他記下了寒徹的尺寸,然後便想將它還給寒江,待見到龍錦煥想要將昏迷的寒江帶走,便提醒他曾答應過自己,要借姬公主之力助寒江稱帝,龍錦煥同樣提醒他,永遠不要相信人族,說話的同時,龍錦煥一刀刺進了帆拉凱色的腹部,帆拉凱色痛苦地倒在了地上。龍錦煥走後,躺在地上裝死的帆拉凱色摸了摸自己衣服裡面的軟甲,從地上站了起來,發誓從此刻起,速莫河洛要向人族宣戰。

  龍錦煥將寒江擄回了地下城姬公主的地方,而此刻,蘇語凝也被姬昀璁捉到了地下城。姬昀璁用寒江的性命相威脅,逼著蘇語凝去說服寒江帶他們去天啟刺殺牧雲笙。蘇語凝本不想做這個說客,可是為了寒江的安危,她還是開了口。

  寒江知道姬昀璁的目的,他絕不會做出賣朋友的事,因此便毫不在意地想要弄斷蘇語凝腳上的鐵鍊,帶她逃走,卻被蘇語凝阻止了。蘇語凝問他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寒江赧然地告訴她,自己只想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開開心心地度平凡的生活,逗她開心,與她終老。

  蘇語凝心中既甜蜜又痛苦,她知道外面都是天羅,兩人根本逃不脫,帶上自己還會連累寒江,而寒江又是絕不會做對不起朋友的事,因此她早就做出了一個決定。

  她深情地注視寒江,對他說,就算整個世界都是灰色的,只要他出現,就是陽光。說著,她主動吻了寒江,正當寒江沉浸在這個甜蜜的吻裡時,蘇語凝突然推開了他,將偷偷從他背後抽出的寒徹狠狠刺進了自己的前胸,寒江大驚失色。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2集劇情介紹

  為救蘇語凝寒江甘心受制準備奪位牧雲欒潛回宛州

  蘇語凝很快就昏死了過去,寒江揚聲叫來了姬昀璁,請求她救活蘇語凝,並承諾可以答應她的任何要求,姬昀璁便拿出一個小藥丸讓寒江吃下去,寒江毫不猶豫地便接過去塞進了口中,沒過一會兒,他便暈倒在了地上。姬昀璁很不理解他們兩人為了彼此竟然可以放棄自己生命的做法,她感慨了一番,命龍錦煥帶上寒江和蘇語凝動身去了天啟城。

  木原將牧雲德想要借寒江之手刺殺牧雲笙之事稟告給了牧雲欒,牧雲欒一眼便看出了牧雲德的意圖:如此兩姓盟約必毀,親王爭帝位,朝臣爭兵權,屆時必將朝堂大亂,這真是一步好棋,牧雲欒都不得不佩服自己這個兒子的心機深沉。他知道薛或那邊一動手,天下無主,靖王和慶王必回發兵奪權,便吩咐木原去為自己上下打點回宛州的通關文書,自己也好回去準備。

  牧雲德早就料到了這一步,替牧雲欒弄到了通關文書,他將之交給了牧雲欒。牧雲欒的三個兒子之中,他最看中也最討厭的就是牧雲德,牧雲德自小就聰明好學,有心計,只可惜他是穆如屛的兒子,因此一直對他若即若離,不冷不熱,只有利用之心。

  牧雲德少年時便立志要做王,牧雲欒卻不顧牧雲德的反對,將他扔在了珪璃穀給九州商會的會長做乾兒子,為的就是讓他能夠掌握住天下的經濟命脈,為自己將來奪天下鋪路。牧雲德也沒有讓他失望,幾年的歷練之後,更加權謀無雙,只是他的野心太大,牧雲欒生怕自己無法駕馭,於是再次話裡有話地試探了牧雲德一番,以擔心他的安危為由,讓他隨自己回宛州。牧雲德的宏圖即將大展,自然不肯放棄,他當面拒絕了牧雲欒,並稱自己想要的天下與他所想要的天下並不一樣。

  牧雲德又改變了主意,讓龍錦煥將寒江直接交給自己,龍錦煥打算照做,姬昀璁卻不肯,她覺得自己複國不需要借助他人。龍錦煥覺得姬昀璁這麼說根本是在做夢,他們天羅前輩三百年前與大晟皇帝曾經立過約,必須要幫著大晟複國,龍錦煥為了早日完成這個契約,不再受制於人,便威脅姬昀璁,若不配合自己,她就沒命可活了,她的複國大業也將永遠沉睡。姬昀璁活著的全部意義就是復仇,眼下她唯一可以仰仗的就是天羅,因此不得不同意一切全憑龍錦煥安排。

  穆如寒山被穆如槊奪去了兵權,成了閒人一個,在將官同儕面前失了顏面,他知道該怎麼去掙回來,可是令父親失望,卻讓他覺得自己成了個可有可無之人,就連牧雲寒好心的安慰開解,他都覺得是在嘲弄羞辱自己。

  穆如槊得到了朝堂上的風雲變幻後,十分憂心牧雲勤的安危,他知道在這危急存亡的關頭,皇帝若是與眾臣撕破臉面,那麼露出來的就是牙齒,牧雲勤必將處境堪憂。他讓穆如寒山代筆,替自己給牧雲勤寫了一封信,提醒了他一番,並提議速與索達猛部和談,若其餘三部不加入叛軍,大戰將會很快結束,那時令唯利是圖毫無雄心的索達猛做瀚州首領,必能去掉瀚州人的驍勇之氣,確保端朝北部安寧,使瀚州百姓免遭生靈塗炭。穆如寒山從父親的話裡聽出他還在介意自己屠戮婦孺的事,當下表示,自己的罪責自己來承擔,絕不連累穆如姓氏。

  其實牧雲勤也不是個傻子,他怎能不知道狗急跳牆的道理?他早就暗中做了準備,命宮中侍衛加緊操練,嚴密防守。端朝三百年腐亂,積弊已深,牧雲勤下決心要與牧雲笙一起重整朝綱,為端朝建立新的秩序,牧雲笙也十分贊成父親的做法,父子二人從來沒有過的心意相通。牧雲勤接到穆如槊的信後,也覺得有必要馬上與索達猛和談,牧雲笙自告奮勇前往,卻被牧雲勤否定了,他擔心牧雲笙的安危,不肯讓他涉險。

  牧雲欒溜回了宛州,薛或和孤松直知道他是想趁亂來摘果子,他們卻已顧不得那麼多了,牧雲勤天天叫大臣進宮去“聽故事”,而那些人回去後不是瘋了就是自殺,薛或和孤松直也是每天都提心吊膽,如同頭上懸了一把刀,不知哪天就會要了自己的性命,兩人實在受不了這種煎熬,打算儘快動手弑君,他們正在商量時,牧雲笙奉了牧雲勤的命令前來傳召兩人……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3集劇情介紹

  牧雲合戈被開釋南枯明儀遭驅逐

  薛或與孤松直戰戰兢兢地跟著牧雲笙去覲見牧雲勤,二人以為自己也要被“聽故事”了,一上來便裝瘋賣傻地胡言亂語了一番,等到明白牧雲勤是要詢問他們派誰去瀚州和談的意見時,這才松了一口氣。

  孤松直此時早就沒有了以前假裝耿直的那份凜然正氣,再不敢拿牧雲笙作伐子,只是一味唯唯諾諾,薛或則察言觀色地順著牧雲勤的話頭,先後提出了牧雲陸和牧雲寒兩個候選人。在被牧雲勤否決後,他又順勢提出,讓被圈禁的牧雲合戈前往瀚州,若是成功了算是大功一件,若是失敗了,反正他也是重罪之人,死不足惜。牧雲勤聽後與牧雲笙對望了一眼,沉吟片刻便同意了。

  吳如意奉命去向牧雲合戈傳旨,他原是皇后身邊的人,自一進宮就跟著南枯明儀,對她忠心耿耿,得到這個消息便第一時間去了皇后宮中,想讓她高興一下。南枯明儀得知兒子要被開釋了,頓時大喜過望,可是轉念就覺得不對勁,她知道牧雲勤不會無緣無故釋放合戈,便詢問吳如意,皇上為何要下這道旨意,吳如意不敢隱瞞,只得吞吞吐吐地說了實話。

  南枯明儀聽說牧雲勤要讓牧雲合戈渡海到瀚州和談,頓時驚得跌倒在地,她知道此一去凶多吉少,不禁為兒子憂急萬分。如今牧雲合戈雖說被圈禁,但她知道兒子還在,自己也還有希望,若是去了瀚州,可就是永無希望了,她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於是逼著吳如意將那道聖旨撕爛吞了下去。吳如意明知如此一來自己將必死無疑,但他別無選擇,若是不聽皇后的命令,自己幫著她做過那麼多壞事,照樣不會有好下場,因此便心一橫,當即依言照做了。

  南枯明儀讓奶娘阿善替自己梳了銀容的隨雲髻,起身去見牧雲勤。此刻牧雲勤正在對著剛剛畫好的銀容畫像懊悔痛哭,南枯明儀在殿外求見,牧雲勤開了門,卻不准南枯明儀進門。

  南枯明儀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銀容,想要跟牧雲勤說說心裡話,牧雲勤知道南枯明儀一定是為了牧雲合戈而來,他一反常態地當面揭穿了南枯明儀並非銀容,並說出了永寧十五年她縱火焚燒永銀宮的事。南枯明儀問牧雲勤是不是深深地恨著自己,牧雲勤卻嘲弄地一笑稱,她對於自己,不過是路人,根本不配得到自己的恨,說完便轉身回了殿中。南枯明儀大驚,連忙追進殿去,跪求牧雲勤放過合戈,牧雲勤卻一言不發地將她攙起來推出了殿外......

  牧雲勤並沒有要了吳如意的命,他讓人打了吳如意一頓板子,命他接著去向合戈傳旨。南枯明儀本來已經心灰意冷,打算絕食而死,在阿善的再三勸說下,她這才進了食,打起精神想辦法阻止合戈去瀚州。

  牧雲合戈接到旨意後,也是悲喜交加,被圈禁這麼多年,本以為自己此生已經完了,想不到還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可這放生的一天卻又是去送死的一天,想起當日自己差一點就君臨天下的那段往事,牧雲合戈心中百感交集。

  南枯月漓得知牧雲合戈被開釋的消息,欣喜不已,又開始做她的皇后大夢,她在房中高興地自彈自唱時,牧雲德聽到歌聲走了進來,他想要親吻南枯月漓,卻被她用小匕首攔阻了。牧雲德心中十分不快,告訴南枯月漓說,不要以為合戈被開釋就有了希望,其實這一切只不過是自己下的一盤棋,南枯月漓聞言不禁沉思起來。

  秦玉豐奉了牧雲德的命令,到九州客棧的地牢裡去探望寒江,寒江向他打聽蘇語凝的情況,得知她每日被九州客棧的人悉心照料,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行走了,他高興萬分,臉上的喜悅之情藏也藏不住。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4集劇情介紹

  南枯月漓拒絕牧雲德遭羞辱穆如寒江祭拜母親被兄暴打

  牧雲德暗恨南枯月漓得知牧雲合戈被開釋,立刻便將自己一腳踢開,為了給南枯月漓一個教訓,他將其拽到了牧雲欒和薛或面前,讓她彈唱助興。此時牧雲欒正在和薛或商議弑君的細節,薛或提出以後想做第二個穆如氏,待牧雲欒做了皇帝後,由自己薛家世代執掌兵權,牧雲欒笑了笑並未馬上答應。這時,牧雲德帶著南枯月漓走了進來,他讓南枯月漓唱曲給他們聽,南枯月漓不想唱,可是人在屋簷下,又不能不低頭,只得忍辱含垢彈唱了起來。

  寒江又向秦玉豐打聽穆如夫人的近況,得知她為了阻止穆如槊追殺自己,已經自盡而死,穆如槊難掩心中自責,不忍每日晨拜家廟看到夫人的靈位,就在府中為她另設了祠堂。寒江想起母親之前對自己的種種護持,心中難過,便求秦玉豐放自己出去祭拜母親,秦玉豐開始不同意,後來在寒江的再三懇求下,秦玉豐心有不忍,便偷偷將他放了出去,囑咐他辦完事馬上回來,寒江向他深深施禮致謝。

  寒江回到穆如府中後,被護衛攔阻不准他前往拜祭穆如夫人,寒江毫不客氣地便與他們動上了手,護衛們用上了穆如陣法對付寒江,寒江想起當初自己的師父穆如元曾教過自己的變陣之法,很輕鬆地便破掉了陣法。回京述職的穆如寒川聽說寒江竟然會穆如破陣法,頓時又驚又怒,他本來就恨寒江害死了母親,而自己曾經央求穆如槊多年,都不曾被允許學習這陣法,寒江竟然能夠破陣,一定是當初穆如元受穆如槊之命交給寒江的,這讓穆如寒川更加嫉恨非常,他當即又調遣了府中最精銳的將士,打算將寒江亂刃分屍。

  兄弟二人見面,穆如寒川毫不留情便對親弟弟下了殺招,兩個人你來我往地鬥在了一處。最後還是寒江略勝一籌,制住了穆如寒川,他告訴寒川,自己欠了母親一聲“娘”,等自己還上了,任憑他處罰,穆如寒川便揮手對穆如將士示意,讓寒江走了過去。

  寒江哭著一步一拜走近了母親的靈位,穆如寒川一邊大罵一邊用木棍狠狠地責打寒江,寒江被打得重傷吐血,穆如寒川依然不肯甘休,最後狠狠一棍打在寒江頭上,將他打暈了過去。就在寒川想要對寒江下殺手時,天上突然出現了許多蝙蝠,烏壓壓沖著那些穆如將士攻擊了過來,在將士們紛紛倒在地上後,龍錦煥不慌不忙地走過來帶走了寒江,穆如寒川看著這一幕,卻一動不敢動。

  原來,龍錦煥去地牢看望寒江,得知他被秦玉豐放回了家,這才追了過來。牧雲德得知秦玉豐背著自己偷偷放走寒江後,將他狠狠斥責了一番。秦玉豐知道自己主子的狠毒,他擔心自己命不長久,便將自己從出徒開始領的所有薪金都拿去送給了仰慕已久的南枯月漓,為自己曾經對她言辭間的輕慢鄭重地道了歉。

  南枯月漓從他的言語間聽出他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於是便出言詢問,秦玉豐不肯相告,南枯月漓便一把掀翻了匣子,將秦玉豐的金銖撒了一地,她高傲地說,牧雲合戈開釋了,他很快就會接自己回去,自己將來是要母儀天下的,這點金銖自己根本看不到眼中,秦玉豐聞言只得忍辱撿起金銖離開了。

  牧雲合戈被開釋後,梳洗了一番,免冠跣足一身舊衣進宮謝恩,經過幾年的圈禁生活,他早已學會了隱忍鋒芒。望著巍峨的大殿,牧雲合戈想起當年自己站在秦風殿上俾睨天下的那一幕,心中百感交集,

  南枯明儀知道自己的兒子要進宮,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在宮中來回踱步坐立難安。她派了吳如意為合戈帶去了轎儀,牧雲合戈卻擔心這樣招搖會遭人詬病,因此堅決地拒絕了。

  牧雲合戈進宮女並無傳召,因此侍衛不肯放他進去,牧雲合戈誠懇謙恭地說,自己只要在寢宮外給父皇磕幾個頭就好,侍衛不便再攔只好答應。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5集劇情介紹

  為達目的南枯月漓獻身牧雲欒穆如寒山箭傷嚴霜計尋赫蘭營

  牧雲合戈一直在牧雲勤的寢宮前磕了一天的頭,表明自己只要能得到父親的一句誇讚,就算死在瀚州也心甘情願,牧雲勤這才打開了寢宮的門。這時,等兒子等得急切的南枯明儀聞訊趕了過來,她見當日意氣風發的兒子如今竟然卑微至此,心中十分氣憤,當著牧雲勤的面狠狠打了牧雲合戈一耳光,牧雲勤見狀,一言不發地轉身回去了。

  牧雲合戈流著淚對南枯明儀說,自己是牧雲的後代,身上同樣流著南枯世家的血,自己永遠不會認輸,也忘不了榮耀,就算是盡力之後還是會死,自己也會選擇榮耀地去死,而不會屈辱地活著。南枯明儀恨鐵不成鋼地大罵了牧雲合戈一番,但兒子已經下定了決心,她也無可奈何。

  寒江傷重,至今未醒,不能再被利用來弑君,薛或心中有些著急,加之他得知牧雲德利用九州客棧作掩護,收買各路消息,想要控制大端的鹽糧買賣,他擔心自己計畫成功後反而讓牧雲欒父子不勞而獲地摘了果子,便以知道了牧雲德的把柄為由來威脅牧雲欒。

  牧雲欒依舊是穩如泰山,不慌不忙,他知道還有一個人恨牧雲勤入骨,那就是皇后,於是他找到了南枯明儀,先是用甜言蜜語來誘哄了她一番,接著又挑撥她與牧雲勤的關係,拿出一袋有毒香料,讓南枯明儀給牧雲勤用上,神不知鬼不覺地除去他。但是牧雲欒卻低估了南枯明儀的心智,她並沒有被牧雲欒蠱惑,接過他的毒香反過來威脅他,若是他不能保牧雲合戈平安,便將此香交給牧雲勤,揭穿他的陰謀。

  牧雲欒偷雞不成蝕把米,被南枯明儀拿住了把柄,心中十分鬱悶,回到九州客棧後,獨自借酒排遣。他正在自斟自飲的時候,南枯月漓走了進來,她毫不隱瞞自己的野心,開門見山地請求牧雲欒幫自己成為大端朝下一任皇后,牧雲欒聞言不禁自嘲地笑了起來,剛剛被皇后要脅阻止牧雲合戈前往瀚州,現在又被她的侄女當面提出了這樣的要求,怎不令他又好氣又好笑。

  南枯月漓自幼便傾慕南枯明儀的風采,行為舉止處處仿效,再加上她與這位姑姑長得有幾分相似,讓剛剛在南枯明儀面前吃了癟的牧雲欒心中陡然升起了邪火,他暗示南枯月漓,想讓自己幫忙,必須要付出她最寶貴的東西,但是能不能幫她達成願望,他並未做出承諾。南枯月漓的心完全被權力欲望蒙蔽了,毫不猶豫地便交付了自己。這時,牧雲德有事來求見牧雲欒,前一刻還聽到房裡的說話聲,轉眼便見到裡面臥房的燈光熄滅,他心中似乎明白了什麼。

  牧雲嚴霜為穆如大軍的困境憂心不已,她想要獨自回越州說服自己的父王,提供糧草來支援大軍,但又怕牧雲寒不放自己走,便留下一封書信,打算悄悄離開。這時,依舊心心念念想要用牧雲嚴霜來尋找赫蘭大營的穆如寒山假稱有事調開了嚴霜,他之前瞞著穆如槊,尋到了一支被施了秘術的覓蹤箭,想要用其射傷嚴霜,讓她帶著大軍找到赫蘭主營,卻被嚴霜拒絕了。

  穆如寒山見她不肯配合,便一箭射傷了她,然後將其吊在了瀚州草原的一片樹林裡。在林中采藥草的朔風蘇赫無意間發現了這一幕,連忙回營稟報了朔風和葉。和葉聞知後,二話不說,當即策馬要趕去營救,卻被赫蘭鐵朵攔住了,赫蘭鐵朵再次向他表白,稱自己自從第一眼看到他,就已經喜歡上了他,發誓一定要做一個配得上他的女人,有朝一日站在他的身邊。

  朔風和葉當面拒絕了鐵赫蘭朵的愛意,稱自己只將她當做妹妹,從來沒有喜歡過她,也永遠不會喜歡上她,說完便甩開赫蘭鐵朵的手,揚鞭催馬而去,赫蘭鐵朵隨後也騎馬追了上去。

  速沁紫炎一直在暗中秘密謀劃著帶走族人,與赫蘭部落脫盟,她的幾個忠心的屬下替她聯繫好了所有的族人,回來向她覆命。速沁紫炎提醒眾人,只憑速沁部的力量去對抗穆如大軍,最後的結果只怕會全軍覆沒,眾人拉下自己臉上蒙著的布巾,露出了用鮮血畫的死人紋面,堅定地表示,他們早就抱定了必死的決心。速沁紫炎見狀也拿出匕首劃破了手指,在臉上畫上了紋面。

  速沁部所製造的九發連弩都在兵器庫中,必須要鐵沁的印信才能取出,速沁紫炎知道這件事只能自己來做,便將其攬了下來。她回到赫蘭鐵轅的帳篷後,見赫蘭鐵轅用碎牛皮為未出世的孩子做了一隻小皮球,心中的不忍和酸澀頓時湧了上來。雖說赫蘭鐵轅也曾小規模地屠戮過速沁部,但速沁紫炎卻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他,想到以後就要與赫蘭鐵轅分道揚鑣,她強忍著心中的難過,絮絮叨叨地叮囑著赫蘭鐵轅生活上的一些應該注意的細節問題。赫蘭鐵轅察覺出了她情緒上的異樣,詢問她出了什麼事,速沁紫炎卻一個字的口風都沒有露。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6集劇情介紹

  蘭鈺兒被委任九州客棧掌櫃碩風和葉拼死救下牧雲嚴霜

  速沁紫炎無意中看到了赫蘭鐵轅寫在羊皮上的兩個字,得知他是在為他們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字,心中更加痛楚酸澀,她抱著赫蘭鐵轅大哭了一場,詢問他何時與穆如大軍決戰,赫蘭鐵轅並沒有給她確切的日期,只說近在眼前。速沁紫炎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便趁夜暗中偷取了赫蘭鐵轅的印信。

  牧雲德是個表面溫順無害,其實內心狠毒的人,他先後經歷了秦玉豐和南枯月漓的背叛,心中憤恨不已,便帶著秦玉豐和蘭鈺兒去看打奴決鬥。秦玉豐戰戰兢兢地在一旁陪著小心,卻還是被牧雲德揪住了小辮子,他再次提起秦玉豐私放寒江的事,稱要處罰他,讓他交出九州客棧的印信,交給蘭鈺兒。蘭鈺兒聞言連忙推辭,卻被牧雲德斥責她也想要背叛自己,蘭鈺兒不敢再言。

  這時,場下的兩個打奴已經分出了勝負,牧雲德心中突然又生了一個狠毒的主意,他讓秦玉豐下場去和那個打奴對戰,如果撐得過一柱香的時間,就還讓他掌管九州客棧。秦玉豐知道以自己養尊處優的身板,絕對打不過那些殺紅了眼的打奴,但九州客棧是他一生的心血,為了它也要拼死一搏,因此他不顧手下人的勸阻,橫起一條心下了場。

  不出幾招,秦玉豐就被打倒在地,全身都是傷,蘭鈺兒不忍再看,想要替秦玉豐求情,卻又不敢開口,牧雲德覺得無趣,面無表情地轉身離開了。手下人想要提醒秦玉豐罷手,可秦玉豐卻非要硬挺過一炷香的時間,結果沒等到時間過半,就被那個打奴硬生生掰斷了一條腿,疼暈了過去。

  傷勢已經好得差不多的蘇語凝想要趁姬昀璁清晨熟睡之際偷偷溜走,卻被姬昀璁發現了,她不但沒有阻攔,反而提醒蘇語凝帶上傷藥,蘇語凝心中十分感激,向她鄭重下拜道謝,之後便轉身離開了。她剛出了房門,正好遇見牧雲德,牧雲德跟蘇語凝打招呼,蘇語凝本不想理他,但後來聽他說起寒江受傷了,便隨著他進了房,打聽寒江的情況。

  牧雲德將寒江受傷的經過詳細跟蘇語凝說了一遍,並將他們兩人在一起對寒江和穆如闔族的危害說給蘇語凝聽,蘇語凝聞言淚流滿面,她明白是自己連累了寒江,不禁懊悔萬分,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她讓牧雲德帶自己去看望寒江,牧雲德便將她帶到了地牢裡,看到被打得渾身鮮血淋漓的寒江還被粗重的鐵鍊縛著,蘇語凝心疼不已,抱著昏迷不醒的寒江淚流不止。

  蘇語凝就在地牢裡陪著寒江住了下來,她對著寒江娓娓講述著自己在一水村裡遇到各種艱難困境的時候,只要想到自己是在等他,就學著他的樣子無所謂地笑一笑,便什麼都不在乎了,所有的困境也都能坦然面對。蘇語凝親口向寒江表明了自己對他的愛意,靠著他的肩膀與他依偎在一起,可是寒江卻依然毫無反應。

  牧雲德帶著一束剛剛命人採摘的鮮花敲響了姬昀璁的房門,姬昀璁卻對他十分冷淡,根本沒有接他手上的花,牧雲德便不再做戲,一把將花拋在了地上。他將蘇語凝留在寒江身邊的消息告訴了姬昀璁,姬昀璁得知蘇語凝平安無虞,也便放下了心。她直接開口詢問牧雲德要利用自己做什麼,牧雲德卻告訴她,相較之下,他對龍錦煥更感興趣,姬昀璁又追問他想讓龍錦煥去殺誰,牧雲德聞言譏諷她竟然不知道這位龍先生的妙處,姬昀璁聞言不禁深思。

  碩風和葉騎著馬趕到了牧雲嚴霜被困的地方,見嚴霜被吊在樹上毫無意識,他的心仿佛被刀紮一樣的抽痛,當即與看守的穆如士兵激戰起來。可是就算碩風和葉再勇猛,也架不住對手人多,在一番拼死搏殺之後,和葉身受重傷,眼看力不能支。這時,赫蘭鐵朵騎馬趕到,她彎弓搭箭射殺了剩餘的幾個穆如兵士,救下了和葉。碩風和葉強撐著氣力,砍斷了吊著牧雲嚴霜的繩子,將她放在馬背上帶走了。赫蘭鐵朵見狀心中嫉恨難平,提醒和葉,穆如大軍正在尋找赫蘭主營,和葉卻沒有理會她。穆如寒山在遠處偷偷觀察著這一切,見碩風和葉果然如自己所願帶走了嚴霜,他不禁勾唇暗笑,覺得大軍雪恥之日已經在望了。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7集劇情介紹

  南枯月漓用計激起語凝認罪之心速沁紫炎率部脫盟險被鐵轅索命

  牧雲德暗恨南枯月漓拒絕自己,卻甘心委身給自己的父親,他找到南枯月漓嘲諷了她一番,並故意指責她的儀態不如蘇語凝,沒有她適合做皇后,又故意向她透露蘇語凝如今就在九州客棧。南枯月漓聞言大驚,連忙追問蘇語凝住在哪裡,牧雲德見她驚懼慌亂,心下大為高興,故意吊著胃口不告訴她。

  南枯月漓不是個普通的女子,她想要做的事不擇目的也要達成願望,想在小小的九州客棧找一個人,根本就不在話下。她用自己委身牧雲欒所得到的一枚價值連城的寶戒收買了客棧中的一個雜役秦升,輕易而舉地便從他口中得到了蘇語凝的下落。她當即找到了地牢,假裝好心地勸說了蘇語凝一番,讓她為了寒江的將來考慮,去求牧雲勤赦免寒江拐帶自己出宮之罪。蘇語凝明知南枯月漓這麼說是為了嫉妒,為了讓牧雲勤治自己之罪,使自己再也不能和她爭那個皇后的位子,但這番話確實戳痛了她的心,她毫不猶豫地便決定,去向牧雲勤承認是自己偷跑出宮的,與寒江無關。南枯月漓見自己目的達到,心滿意足地轉身離去,蘇語凝真誠地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因為她親人盡失,相較之下更需要照顧。南枯月漓聞言竟有一瞬間愧疚,但轉念就被野心和欲望所代替。

  這個決定並非蘇語凝一時腦子發熱做出的,其實在牧雲德與她說過穆如夫人之死後,就已經決定了要以自己一死來保全寒江,因此她才要來陪伴寒江,向他說出自己愛他的心思。此時寒江已經醒來,他追問蘇語凝肯不肯讓自己此後來照顧她一生,蘇語凝不想撒謊,也不想讓寒江失望,便岔開了話題,沒有答覆他。

  朔風和葉帶著牧雲嚴霜逃到了安全地帶,便將她放下馬來,想要喂她一些水喝,可是赫蘭鐵朵的水袋已經空了,他便將牧雲嚴霜交給赫蘭鐵朵守護,自己帶著水袋去溪邊打水。

  朔風和葉走後,被朔風和葉靠在樹上的牧雲嚴霜倒了下來,赫蘭鐵朵將她扶起後,嚴霜醒了過來,她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讓赫蘭鐵朵殺了自己。赫蘭鐵朵大吃一驚,雖然她很想這麼做,但是自從上次金珠海死後,和葉就曾發誓,誰再傷害自己的女人,自己絕不會放過他,因此她不敢輕舉妄動。

  牧雲嚴霜見赫蘭鐵朵呆在原地一動不動,便拔出了自己身邊的短劍想要自刎,卻被赫蘭鐵朵硬生生給按了回去。赫蘭鐵朵拔出自己的匕首威脅嚴霜不許妄動,嚴霜卻就勢抓住她的手,想要將匕首插進自己的胸膛,赫蘭鐵朵奮力與她爭奪,竟然沒能成功,眼睜睜看著牧雲嚴霜自戕在自己面前。牧雲嚴霜拼進最後一絲氣力請求赫蘭鐵朵囑咐朔風和葉,不要帶自己回主營,剩下的話只說了一半,便昏了過去。

  打水回來的朔風和葉看到這一幕,又驚又痛,赫蘭鐵朵趕緊把牧雲嚴霜的話告訴了和葉。和葉此時心痛難當,根本無法正常地思考,當初金珠海死的時候,他就曾發誓,這一輩子再也不讓人死在自己懷裡,但是悲劇還是發生了。憤怒之下,和葉取出狼人交給自己的那個法鈴,不顧一切地揮舞起來,很快便招來了馳狼。他求馳狼以最快的速度帶他們回營,馳狼首領提醒他,自己供他驅使的機會只有三次,見和葉堅定地點頭,也便不再多說,抱起牧雲嚴霜向著赫蘭主營而去。

  朔風和葉他們一進大營,丹堯阿姆就知道自己施下的目障秘術被破了,她讓碩風蘇赫去看看是誰來了,蘇赫還沒出門,和葉就抱著嚴霜闖了進來,他急切地請求丹堯阿姆救救嚴霜,丹堯阿姆雖然驚訝他將敵營的人帶進了大營,但人命關天,她還是盡力對嚴霜施救。

  這時,速沁紫炎憑著偷來的印信取出了自己部落的武器,帶著所有的族人,大搖大擺地準備離開。赫蘭人一見,連忙奔走相傳,消息很快就傳到了赫蘭鐵轅耳中,他心中十分痛苦,急忙出去阻攔。

  就在速沁部即將出營的時候,朔風部族人攔住了速沁紫炎的馬頭,速沁紫炎毫不留情地舉鞭責打他,命他讓路。正在雙方爭執不休時,赫蘭鐵轅趕到了,他聞言勸說紫炎留下,紫炎卻情緒失控地將自己不但要壓下心中對殺害親人的朔風人的恨意,還要親熱地稱他們為兄弟的痛苦一一道出,質問在場的人哪個不曾深夜暗暗祈求自己被殺的親人原諒。

  速沁紫炎的這番話引起了一些人的共鳴,一個和速沁部有殺親之仇的人沖出來要找速沁紫炎報仇,許多人也紅了眼睛,摩拳擦掌想要動手,現場眼看就要失控。赫蘭鐵轅見狀,一把揪過那人,舉刀刺死了他。他大聲警告在場的人,誰心中忘不了仇恨,就必須死,說完他流著淚制住了速沁紫炎,用手蒙住她的眼睛,心痛地告訴她,自己會儘量減少她的痛苦,言畢揮刀就要對紫炎下手。這時,朔風和葉聽到消息趕來制止了他。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8集劇情介紹

  速沁部落脫盟未遂紫炎受罰南枯月漓為達目的親手毀容

  朔風和葉舉著鐵王劍來到現場,忠告赫蘭鐵轅,真正的鐵沁不殺女人,赫蘭鐵轅只好放下了手中的刀。他動情地當眾將朔風和葉從火山口拔出鐵王劍獻於自己的往事說了一遍,堅定地向眾人保證,雖然他們可能從心裡不是很相信自己是真正的鐵沁,但自己一定會帶著他們渡過天拓海峽,攻下天啟,讓他們佔有最富庶的土地,擁有永遠都吃不完的鹽。

  見眾人有些動容,赫蘭鐵轅又手捧鐵王劍,單膝跪地請求速沁部族人留下,其它各部族的人也都跪下來請求,速沁人見狀一個個扔掉了兵器,也跪了下來。赫蘭鐵轅知道這場風波算是平息了,他起身回了大帳,臨走卻留下了話,要懲罰擅自帶人脫盟的速沁紫炎。之後,速沁紫炎被人用浸濕的牛皮繩勒住脖頸和肚子,緊緊敷在了柱子上。這是瀚州人懲罰重犯的一種很殘忍的手段,那浸了水的牛皮繩在烈日的暴曬下會一點點變幹收緊,受刑的人就這樣被一點點勒住喉嚨不能呼吸,漸漸就會窒息而死。

  時間一點點流逝,速沁紫炎身上的繩子越來越幹,同時勒得也越來越緊,她覺得自己腹中的胎兒似乎越來越不安,她擔心孩子先于自己死去,乞求路過的馳狼部中和術女孩把自己肚子上的牛皮繩解開,不要勒到自己的孩子,可是女孩卻不敢擅作主張,但她又實在於心不忍,於是便舀了一瓢涼水,澆在了那兩道繩子上。漫天冰雪裡,被這冰冷刺骨的涼水一澆,速沁紫炎幾乎凍得窒息,但是牛皮繩沾水後略松了一些,她的小腹覺得輕鬆了不少,不禁心中充滿了感激。

  朔風和葉苦求朔風和葉放了速沁紫炎,卻被赫蘭鐵轅斥責了一番,指責他亦有叛心,並說起了牧雲嚴霜,責怪和葉將敵人帶進了大營,和葉連忙解釋,嚴霜差點被穆如大軍打死。這時,無意間發現了嚴霜身中秘術的碩風蘇赫慌慌張張跑來告訴朔風和葉,牧雲嚴霜是奸細,和葉大驚,連忙趕去查看。

  到了丹堯阿姆的帳篷,見牧雲嚴霜已經醒來,朔風和葉上前逼問她為什麼被穆如大軍所傷,赫蘭鐵朵又為什麼捅她,赫蘭鐵轅則追問她中的是什麼秘術。嚴霜見自己拼了性命也不肯出賣和葉,而他竟然如此不信任自己,不禁大為寒心,稱只要其他人都出去,自己就告訴他實話,赫蘭鐵轅聞言便帶人出了帳篷。

  寒山憑著秘術的回饋,在地圖上找到了赫蘭主營的確切方位,他興沖沖地帶著地圖來稟報穆如槊,穆如槊得知寒山犧牲了牧雲嚴霜,用下作的手段得到了這一消息,氣得狠狠打了他一巴掌,斥責他不配姓穆如。寒山卻堅信自己做的沒有錯,若非如此,已近斷糧的大軍就要活活餓死在瀚州草原上。

  寒江沒有得到蘇語凝的答覆,始終不甘心,再次追問她,此後是否願意讓自己照顧她。蘇語凝為了讓寒江死心,違心地說,自己不願意,因為這一生所過的最苦的日子就是在一水村的那段時間,她原以為和心愛的人浪跡天涯是最幸福的事,可是現在她後悔了,不想再過那種苦日子。

  蘇語凝狠心地對寒江說了許多絕情的話,轉身想要離開地牢,寒江不知這是蘇語凝為了保護他而故意說的,他堅定地說,無論她走到哪裡,只要讓自己知道她有危險,就算天涯海角也要趕去保護她。蘇語凝忍住心中的劇痛,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九州客棧,來到皇宮求見牧雲勤,聲稱自己是自願逃走,現回來領罪。

  牧雲勤將信將疑,問她既然逃走,為什麼還要回來,蘇語凝稱,自己不想讓寒江背上黑鍋,從而傷害了牧雲和穆如氏之間的情誼,危急大端朝的安寧,並請求牧雲勤私下懲處自己,不要宣揚,因為此事一來有辱皇家威儀,二來,毫無情由地赦免寒江,方顯皇帝寬仁。牧雲勤聽了蘇語凝的這番話,略一沉吟便同意了。

  蘇語凝被帶進了暗無天日的地牢,同樣被關在這裡的苓鶴清見到了她,突然狂性大發,又哭又笑,大叫大嚷著說,是她將新皇帶進了天啟皇城,大端朝要亡了,眾人只當他胡言亂語,誰都沒有理會他。

  牧雲勤聽從了蘇語凝的勸告,赦免了寒江,並讓吳如意到穆如府中傳旨,讓寒川早日尋回寒江,帶他到宮中任職,守衛皇宮。此舉表明牧雲勤代替穆如槊正式認下了寒江,可寒川卻面沉似水,毫無喜氣,傳旨的吳如意覺得尷尬萬分。

  南枯月漓再次與牧雲欒顛鸞倒鳳後,向他提起自己與牧雲合戈的婚事,牧雲欒勸她不如跟了自己,亦可一生無憂,但南枯月漓又豈是只為了一生無憂?她的心志是做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這是她畢生的信念,她也是為此才忍辱偷生。牧雲欒不敢保證現在的牧雲合戈還會娶一個做過官妓的女子,但南枯月漓自認為有辦法說服他,只要求牧雲欒帶自己去見合戈,牧雲欒便答應了她。

  南枯月漓回房後,回想著自己自從被貶為官妓後所受到的種種羞辱,更加堅定了要做人上人的念頭。這時,秦玉豐跛著一條腿,給她來了酒,南枯月漓將酒接下了,卻趕走了秦玉豐。秦玉豐不捨得離開,便藏身在拐角處,默默地看著南枯月漓房間的燈光,心中癡癡地想著她的花容月貌。

  南枯月漓狠狠地灌了自己幾杯酒,然後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的臉頰上劃了一刀,又用香灰按在了傷口上,疼痛讓她忍不住驚呼出聲。之後,南枯月漓跌跌撞撞地打開門,喊了秦玉豐,讓他幫自己去找能讓傷口迅速結痂的藥,秦玉豐不知她為何要這樣糟蹋自己,連忙一溜煙地跑去找傷藥。南枯月漓疼在臉上卻笑在心裡,秦玉豐哪裡知道,這道傷疤正是她翻盤的砝碼。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59集劇情介紹

  牧雲嚴霜被認作奸細險些喪命牧雲合戈臨行瀚州欲大宴群臣

  牧雲嚴霜想讓朔風和葉帶自己去看最美的瀚州日出,和葉卻告訴她,她不會再看到日出。牧雲嚴霜忍著心痛告訴了他,穆如大軍就要來到的消息,朔風和葉頓時失控,明白嚴霜是帶著覓蹤的秘術而來,他狂叫著扼住了嚴霜的喉嚨,嚴霜卻笑著說,自己早就立誓,此生最後一眼一定要看到他。帳外的赫蘭鐵轅聽到了嚴霜的話,趕忙沖進來攔住了和葉,聲稱他留著嚴霜的命還有用。

  穆如槊終於還是被寒山說服了,他將嚴霜帶著覓蹤箭找到了赫蘭大營的事告知了牧雲寒,與他商議出兵事宜。牧雲寒心儀嚴霜,聞言自是心中大慟,可他又不能直言,只是質問穆如槊,假如早有反心的越王得知自己的女兒被做了誘餌,藉口起兵該如何是好。穆如槊此時只能寄希望於消息不要傳得那麼快,他將辟天劍交給牧雲寒,讓他代為掌管大軍,自己則決定率一千輕騎直搗赫蘭主營,並留言說,假如此次兵敗,就讓他收回這柄代表著天下兵權的辟天劍。牧雲寒聞言大驚,想說服穆如槊收回成命,但穆如槊忠心赤膽,自覺兵敗後將無顏再見牧雲氏,執意要這麼做,牧雲寒只得向他鄭重下拜後收下了辟天劍。

  此時的瀚州五部已經做好了準備,赫蘭鐵轅決定用嚴霜做餌,反誘穆如大軍,將其帶進自己佈置好的圈套裡,一舉全殲。

  天啟皇城內,牧雲合戈即將啟程前往瀚州前來宮中辭行,牧雲勤卻避而不見,牧雲合戈以為自己的父皇還再生自己的氣,卻不知牧雲勤是怕自己見了他就捨不得讓他去瀚州。牧雲勤早就做好了打算,假如牧雲合戈此行成功,那將皆大歡喜,穆如槊也會減少很多壓力,假如他不能活著回來,自己就會讓史官抹去他之前的叛逆之罪,讓後人只知道他是一個不辱沒牧雲皇族血脈的皇子。

  牧雲笙雖然已經使不出秘術,無法洞徹人的心思,但他還是看穿了父親的不忍,勸說他將這番心思告訴牧雲合戈,牧雲勤卻是不肯。牧雲笙試著問牧雲勤,假如穆如大軍遲遲不能平叛歸來,又當如何,牧雲勤也是憂心忡忡,無計可施。牧雲笙有些後悔自己那日在朝堂上刺探人心,使皇帝與眾臣交惡,深陷如此陷阱。牧雲勤卻不甚在意,他囑咐牧雲笙以後多與寒江走動,因為牧雲氏歷來的規矩便是,每位皇子自幼都要結交一位穆如子弟,磨合培養他們的默契,這樣將來才能共同監國,哪位皇子做了皇帝,那位與他相交的穆如子弟就是下一任的大將軍。

  牧雲笙覺得寒江從來不嬌氣,做事也不會不想著自己,殺伐果斷,比較適合做下一任的大將軍,但是自己不想連累他,因為牧雲笙覺得立自己為儲君只是牧雲勤試探朝臣忠誠與否的權宜之計,真正的儲君他一定另有人選。牧雲勤卻告訴他,自己是真的想讓他做下一任的帝王,至於那些預言,自從苓鶴清受人指使,在觀星閣前殺了盼兮之後,自己就不再相信他了,他所說的預言更加不足憑信,更何況,新的觀天師也說,只有牧雲笙做了皇帝,端朝才會更強大。牧雲笙聞言十分意外,想要知道這個新的觀天師是誰,牧雲勤卻賣了關子沒有告訴他。

  牧雲合戈在殿外跪了多時,終於看到牧雲勤走了出來。牧雲笙辭別父皇離去,經過牧雲合戈身邊時,向他行禮打招呼,牧雲合戈則鄭重地大禮參拜,牧雲笙覺得十分尷尬,便徑直離開了。

  牧雲勤也轉身回了寢宮,牧雲合戈連忙奏秉,稱自己被父皇教誨,如今只有忠心一片,想在臨走前宴請群臣,現身說法教導他們忠心侍君,否則便如自己一般下場。牧雲勤聞言深深看了合戈幾眼,准了他的請求,並提醒他,朝中那些精明如狐的人未必肯赴他的宴席。

  南枯月漓自毀容顏後,秦玉豐萬分心疼,為她找來了上好的刀傷藥,每日殷勤伺候,南枯月漓卻對他依舊冷談輕賤,秦玉豐卻甘之如飴。南枯月漓看著銅鏡中自己臉上那道醜陋的疤,忍不住痛哭失聲,自己這般模樣,縱然還能夠如願坐上皇后的位子,又怎麼能鬥得過那些年輕漂亮的女人,到時難免還要步自己姑姑一生癡情守候卻終不得所愛的後塵。

  南枯月漓的眼淚仿佛火熱的油,一滴滴落在秦玉豐的心上,他掏出手帕顫抖著手為她擦去了眼淚,並寬慰她說,這世上從來不缺年輕漂亮的臉蛋,缺的是永不服輸的心,南枯月漓被他這句話打動了,終於止住了悲傷。

  這時,已經成為九州客棧掌櫃的蘭鈺兒推門進來報告說,牧雲合戈就要來了,南枯月漓便打發走了秦玉豐,向蘭鈺兒打聽合戈什麼時候來,蘭鈺兒將牧雲德算准了牧雲合戈宴請群臣一定不會有人來,所以特地求了這個差事,想要看合戈的笑話一事如實相告。南枯月漓聞言便以當日自己對她的救命之恩相要脅,逼著蘭鈺兒替自己去給薛或送了一封信,並事先言明,信的內容若是透露出去,兩人都會沒命。蘭鈺兒略一猶豫便答應了下來,因為這是她當初答應南枯月漓的,如今就算赴湯蹈火也要做到。

  之後,南枯月漓又找到牧雲欒,讓他帶自己去見合戈,並當面告訴他,自己這麼多年就沒有在妓館待過,一直是他在照顧自己。牧雲欒覺得牧雲合戈不會相信,南枯月漓便解下自己蒙面的絲巾,讓他看了自己臉上的傷,稱自己瞭解合戈,他一定會相信自己。

  牧雲欒見南枯月漓竟然對自己下如此狠手,不禁對她升起了一股敬佩之情,他在詢問南枯月漓,如果自己可以給她想要的一切,她願不願意跟著自己。南枯月漓以為牧雲欒對自己只是玩玩而已,沒想到他會如此愛重自己,便不解地追問,為什麼要對自己這麼好。牧雲欒直言稱,她很像一個人,南枯月漓聞言似乎明白了幾分。

九州海上牧雲記第60集劇情介紹

  南枯月漓再見牧雲合戈巧言欺哄赫蘭鐵轅設下陷阱對付穆如大軍

  南枯月漓從牧雲欒的話裡猜出他所說的那個無法忘懷的人就是自己的姑母南枯明儀,她冷笑一聲,心中十分不屑。當初是南枯明儀教導她,在皇宮中不要求真心真情,唯一靠得住的是權力,這番話被她牢牢記在了心裡,這才不擇手段地要坐上皇后之位,而南枯明儀卻一味想要得到牧雲勤的真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因此在聽到牧雲欒說,如果能勸動牧雲合戈放棄去瀚州,皇后將會十分感謝她時,南枯月漓不屑一顧,在她看來,南枯明儀已經輸了,她對自己已經毫無助益。牧雲欒聽了南枯月漓的一番話後,對她竟升起一絲讚賞之情,很痛快地答應帶她去見牧雲合戈,按照她的意思哄騙合戈。

  宴會的時間已經到了,可是牧雲合戈邀請的朝臣一個也沒有到,牧雲合戈其實早就有了心理準備,只是他還想要試一試,結果現實讓他的心冷到了極點。沒有人來為自己送行,牧雲合戈便自己送自己,他大聲宣佈開席,蘭鈺兒勸他再等一等。

  這時,牧雲欒與南枯月漓走了進來,牧雲合戈見到牧雲欒,打斷了他想為南枯月漓洗白的話頭,搶著問他是不是來赴自己的宴席。牧雲欒稱自己也是罪臣,不赴宴比赴宴為他更好。牧雲合戈聞言大為失望,當即便出言趕他走,牧雲欒覺得十分尷尬,只得悻悻地離開了。

  南枯月漓看出牧雲合戈是嫌棄自己入了賤籍,對合戈的無視和輕蔑她絲毫不以為意,優雅地走到他面前走了下來,將面上的絲巾取下,將自己臉頰上的傷展露給他看。牧雲合戈一見果然震驚,追問是誰傷了她,南枯月漓假稱自己為了守住清白,這才親手毀了容。她向合戈表明自己一心一意念著他的深情,合戈不出所料地被她感動了,但他並沒有過多的表示。

  南枯月漓也不心急,她瞭解合戈,知道他一定會接受自己,因此當下便起身告辭了,臨走時她告訴牧雲合戈,一定會有人赴他的宴席。言畢,南枯月漓轉身離開,她剛出門,薛或等人便結伴而來,牧雲合戈十分意外。

  牧雲欒知道這一定是南枯月漓在中間搞的鬼,問她又不說,他不禁心中平添了一份憂心,假如牧雲合戈和薛或聯合在了一起,他便又增添了一個強勁的敵人,牧雲德卻在一瞬間便想到了一個主意:將牧雲合戈永遠地留在瀚州,這樣他們便可高枕無憂了,他當即便找到了索達部常與自己做交易的使者,如此這般吩咐了他一番,使者猶豫了一下,點頭答應了。只要牧雲合戈在瀚州出點什麼事,穆如槊也脫不了干係,這可說是一箭雙雕之計,因此牧雲欒對牧雲德的主意十分滿意。

  安排好一切後,牧雲欒便打算回宛州去了,牧雲德提醒他,只要放出寒江,很快就會有穆如的家將將他送進宮去,只要寒江進宮做了侍衛,自己就一定有辦法讓他弑君,時間不會太久,因此他在路上要走得快一些,回去早做準備。想想大端朝就要變天了,深沉內斂如牧雲欒,也不禁有些小小的激動,他囑咐牧雲德留心保重自己,牧雲德跪地鄭重拜別,稱自己一定留好這條命來輔佐他。

  嚴霜成了奸細,赫蘭鐵朵以為自己有了機會,可是朔風和葉對她依然若即若離,十分冷淡。夜裡,赫蘭鐵朵做了一夢,夢到自己對朔風和葉主動獻吻,再三表白,朔風和葉卻無動於衷,只是用冷漠仇視的目光注視著自己,堅定地說,他永遠不會喜歡自己,盛怒絕望之下,自己舉刀從背後殺了朔風和葉。

  赫蘭鐵朵從噩夢中驚醒後,覺得十分絕望,便騎著馬在草原上漫無目的地閒逛。來到一株許願樹下,她虔誠地叩拜許願,無意間看到了一叢開得絢爛的野花,心中對生命和神明的敬畏讓赫蘭鐵朵再次鄭重下拜,一瞬間,想起朔風和葉曾說過,這一仗打完後,他要渡過天拓海峽,去打天啟,她突然升起要去天啟的心,決定下來後,赫蘭鐵朵便牽著馬準備去找過海的船。這時,在草原上的奴隸獵人龍格鯤盯上了赫蘭鐵朵,他本來要捉赫蘭鐵朵去做奴隸,待見到她的容貌後又改變了主意,想要將她追到手中,因此便沒話找話跟赫蘭鐵朵搭訕,稱自己能找到船,赫蘭鐵朵卻不願理會他,轉身就走,龍格鯤一直在後面不遠不近地跟隨著她。

  赫蘭鐵轅此時已經為穆如槊布下了天羅地網,他押上了幾乎所有的糧草和族中最精銳的戰士給穆如大軍挖好了陷阱,並讓丹堯阿姆在速沁部所造的九發連弩上施了射出必中的秘術,讓薩坦碩風蘇赫祝福了懷著必死之心的戰士,一切就緒,只等著穆如槊送上門來。

  朔風和葉對赫蘭鐵轅這種背水一戰的打法有些擔憂,赫蘭鐵轅卻信誓旦旦地說,此戰必勝,自己一定會帶著他們佔領東陸人最肥沃的土地,即使被天神接去,自己也要逃回來,繼續帶著他們戰鬥,直到願望達成。這番慷慨激昂的言語和赫蘭鐵轅的鏗鏘決心令朔風和葉和在場的部眾大為折服。

  穆如槊帶著一千輕騎經過長途奔襲,已經接近了赫蘭大營,他擔心赫蘭鐵轅設下陷阱甕中捉鼈,因此打算休整一下,養精蓄銳一擊得中。穆如寒山一心要早日破了瀚州人,了結戰事,因此便學著寒江習慣行動指揮腦子的做法,不顧危險帶人去打前站,為大軍探路。

  穆如寒山走後,穆如槊心中牽掛卻又不能表露,只能對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輕聲說,假如寒山回不來,就要治他擅自行動的罪。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