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劇情&分集剧情介绍(1-8集)(共32集)

u=233645069,4091316309&fm=11&gp=0

以笙簫默劇情介紹

大學時代的趙默笙,對C大法學系大才子何以琛一見傾心,開朗直率的她“死纏爛打”地倒追,與眾不同的方式吸引了以琛的目光,一段純純的校園愛情悄悄滋生。

  然而,以琛寄養家庭的妹妹以玫,鼓起勇氣向默笙宣戰。當默笙去找以琛證實,沒想到竟然得到以琛冷酷的回應。誤以為以琛和以玫在一起的默笙,落寞地服從父親的安排,前往美國深造。

  七年後,成為攝影師的默笙回來了,再次遇到那個無法忘卻的男人。這對分手七年的愛人,橫在他們中間的,有對以琛一直不死心的同學蕭筱,非親妹妹以玫,有默笙因生活所迫在美國已結婚的事實,有癡情前夫應暉的窮追不捨,更有多年前兩家父親的經濟恩怨,但這些並沒有讓這對分手的戀人繼續錯過,反而在各種誤會及現實考驗中更加瞭解了這些年來彼此愛的心緒。

  電視劇《何以笙簫默》依據同名小說改編,何以笙簫默劇情敘述了一段由年少時的傾慕牽出的終身的愛戀。小說《何以笙簫默》曾接連三年榮登青春文學銷量榜的TOP10,持續暢銷10年,108次售罄,52次加印。主人公何故琛曾多次被網友評為“最有魅力的小說男主”第一名。

       何以笙簫默第1集劇情介紹

  何以玫開車險些出車禍

  人來人往的機場大廳,趙默笙坐在大廳的椅子上休息,一個年輕女人來到趙默笙身邊坐下,一不小心碰掉了趙默笙手中的背包,趙默笙的背包裡面放著非常貴重的相機,年輕女子一臉愧疚提醒趙默笙趕緊檢查一下背包,趙默笙在年輕女子的提醒下打開背包拿出一台相機仔細檢查,相機完好無損沒有問題,趙默笙將相機放回到背包裡面沒有再為難年輕女子,年輕女子見識出趙默笙手中的相機非常昂貴,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猜出趙默笙是一名攝影師,一般攝影師都是男性居多,年輕女子一臉驚訝對趙默笙產生了敬意,趙默笙性格內向沒有跟年輕女子閒聊,年輕女子坐在趙默笙身邊濤濤不絕講述在美國生活的情景。

  何以琛來到一家公司跟客戶開會,開會的客戶是一名洋人,洋人向何以琛介紹助手許影,許影與何以琛曾是大學同學,兩人當場親密握手,洋人一臉驚訝方才意識到何以琛與許影認識。

  會議結束何以琛離開會議室遇到妹妹何以玫,許影不知道何以玫與何以琛是兄妹關係,還以為何以琛跟何以玫是戀人關係,何以琛見許影產生誤會,只得主動公佈跟何以玫是兄妹關係,許影見何以琛與何以玫不是情侶,臉上露出笑容非常開心,何以玫的面色看起來卻開始變得不太自然。

  趙默笙來到一所雜誌社面試,雜誌社的老總是一個中年女子,中年女子笑容滿面與趙默笙談話,趙默笙給中年女子的感覺文藝時尚,中年女子當場提醒趙默笙可以來雜誌社工作。

  何以玫在開車過程中提議跟何以琛晚上逛街看電影,何以琛沒有心情陪何以玫看電影,何以玫心中升起不悅加快車速開車險些撞到一個年輕男子,年輕男子的名字叫路遠風,路遠風一眼認出何以玫,何以玫在市內小有名氣主持過電視節目,路遠風驚喜交加向何以玫索要簽名,何以玫二話不說寫下簽名送給路遠風。

  路遠風得到何以玫的簽名回到雜誌社工作,趙默笙成為了路遠風的新同事,路遠風向上級講述之前險遇車禍受傷的經過。

  趙默笙晚上逛超市購物意外遇到何以琛,何以琛與何以玫正在超市裡面購物,趙默笙驚喜交加看著何以琛,何以琛卻像是沒有認出趙默笙一樣一聲不吭離去。

  趙默笙與同事路遠風為第一個客戶拍照,第一個客戶的名字叫少梅是趙默笙的同學,趙默笙拍完照總覺得沒有拍好,路遠風勸說趙默笙沒有必要過份認真工作,兩人說話的時候少梅一邊走出攝影室一邊提醒趙默笙一起到外面喝咖啡。

何以笙簫默第2集劇情介紹

  簫筱叼難趙默笙

  少梅是趙默笙的大學同學,成名之後少梅改名為簫筱,簫筱與趙默笙業務合作故意提出停止合作,當年趙默笙狠心扔下何以琛出國,簫筱依然記得當年何以琛因為趙默笙出國茶飯不思如同丟了三魂六魄。為了教訓一下趙默笙,簫筱故意提出跟趙默笙的公司結束合作,路遠風見簫筱無原無故取消合作,臉上升起不悅與簫筱發生爭吵,簫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就是不願意再合作,路遠風拿出合約書提醒簫筱無故結束合作等同違約,簫筱趁著路遠風不注意奪過合約書撕得粉碎,路遠風驚怒交加看著簫筱,簫筱聲稱事後要控告路遠風的公司。

  路遠風與趙默笙回到雜誌社向張主編彙報與簫筱吵架的經過,張主編憤憤不平決定主動控告簫筱,簫筱為人蠻不講理已經得罪過很多公司,張主編心知就算她不主動控告簫筱,簫筱也會主動控告雜誌社。

  正如張主編猜測的一樣,簫筱在經紀人凱文的陪同下來到律師事務所找何以琛求助,何以琛是簫筱的法律顧問,簫筱要求何以琛控告張主編,何以琛見簫筱又跟客戶發生糾紛,臉上升起不悅盤問簫筱為何控告張主編,簫筱不願把原因說出來,何以琛一本正經提醒簫筱跟他合約結束之後就不會再續約,簫筱見何以琛不願意再做她的法律顧問,臉上升起不悅只得在凱文的陪同下離去。

  趙默笙來到何氏律師事務所想找何以琛,由於不知道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就是何以琛,趙默笙走進律師事務所向前臺工作人員提出找何律師談事情,何以琛出門辦事不在律師事務所,趙默笙只得在一家餐廳等待何以琛。

  何以琛開車來到餐廳外面不願意跟趙默笙見面,而是打電話讓手下人來餐廳從趙默笙手中拿走資料,趙默笙送出資料離開餐廳冒雨回家,何以琛從在汽車裡面目不轉睛盯著趙默笙從汽車外面經過。

  趙默笙離去不久,何以琛回到辦公室查看趙默笙轉送的資料,何以玫來到辦公室接何以琛一眼看到資料上寫著趙默笙的名字。

  文總監是趙默笙的上司,趙默笙因為跟簫筱鬧不和影響雜誌社推出新期刊,文總監因為工作無法順利開展訓了趙默笙一頓。趙默笙為了完成任務邀請一名知名洋人男模拍攝相片,張主編對趙默笙拍攝的相片非常滿意,叮囑趙默笙不要再擔心其它不相關的事情,把所有精神放在工作上便可。

  何以琛晚上來到超市購物,在購物過程中何以琛想起不久之前與趙默笙在超市相遇的經過,當時趙默笙一臉震驚看著何以琛,何以琛神色複雜盯著趙默笙一會兒揚長離去。(

何以笙簫默第3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歸還錢包給何以琛

  趙默笙晚上下班回到家中,家中的電燈發生故障無法再使用,趙默笙只得離家出門來到超市購買新燈泡,超市服務員上前盤問趙默笙想買什麼燈泡,趙默笙因為不知道家中的燈炮是什麼型號,只得憑記憶向服務員講述家中燈泡的模樣,服務員不知道趙默笙想買的是什麼樣的燈泡,趙默笙只得隨機選了一個燈泡準備回家。

  商場保安走了過來一眼認出了趙默笙,何以琛不久之前在商場購物掉落了一個錢包,錢包裡面有趙默笙的相片,保安拿出錢包遞給趙默笙,趙默笙從錢包裡面抽出一張相片正是她的。

  保安耐心的向趙默笙解釋事情經過,不久之前有顧客在超市掉落了錢包,保安因類無法聯繫到顧客,只得暫時保管錢包等待顧客回來領錢包。

  錢包裡面放著一張趙默笙幾個前拍下的相片,保安認出了來超市購物的趙默笙,趙默笙在保安的要求下帶走了錢包,從超市出來回到住處,趙默笙拿出錢包仔細查看找到了何以琛的名字。

  第二天,趙默笙帶著錢包來到何氏律師事務所尋找何以琛,前臺服務員熱情接待趙默笙,趙默笙從包中拿出何以琛遺落的錢包轉交給前臺服務員。

  趙默笙坐在辦公桌前工作,同事顧行紅走了過來跟趙默笙閒聊,在閒聊過程中顧行紅提起有人來公司找趙默笙,找趙默笙的男人年輕英俊氣質非凡,顧行紅一臉羡慕看著趙默笙,認定趙默笙與男人有不同尋常的關係,趙默笙拿顧行紅沒有辦法,收拾完資料離開辦公室跟男人見面。

  男人背對趙默笙站在窗前,趙默笙一動不動看著男人的背影,男人轉過身子露出真容,趙默笙一眼認出站在窗前的人是何以琛。

  何以琛稱呼趙默笙為趙小姐,趙默笙稱呼何以琛為何先生,兩人多年不見顯然生疏很多,趙默笙見何以琛的原因是為了歸還物品,何以琛試探性的提醒趙默笙是否還有其它事情找他。趙默笙被何以琛的話問得不知如何回答,沉默片刻否認還有其它事情才找何以琛。

  多年以前,何以琛與趙默笙同是大學學生,兩人一次偶然機會在學校外面的草地相遇,喜歡攝影的趙默笙被英俊陽光的何以琛吸引,何以琛坐在草地上認真讀書,趙默笙拿出相機為何以琛拍了幾張相片。

  不久之後,趙默笙洗出相片找到了何以琛,何以琛來到餐廳吃飯,趙默笙跟著何以琛來到餐廳吃飯找各種話題聊天,何以琛對待趙默笙不冷不熱,吃完飯之後一聲不吭起身離去。趙默笙見何以琛冷漠無情離去,臉上升起失落陷入到苦惱中。

何以笙簫默第4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主動追求何以琛

  趙默笙戀上了何以琛,為了跟何以琛有更多見面的機會,趙默笙來到何以琛所在的班級門口記錄上課時間表,何以琛來到班級門口看到了趙默笙,趙默笙主動提出跟何以琛交往,何以琛拒絕了趙默笙示愛,聲稱自己在讀書的時候不想談戀愛,雖然何以琛已經表明立場,但趙默笙不依不撓願意等何以琛大學畢業再戀愛。

  何以琛拿著趙默笙贈送的相片回到宿舍,相片的背面寫著趙默笙的姓名,一個室友來到何以琛身邊一臉驚訝看著相片,何以琛平時專注學業很少拍相片。

  趙默笙回到宿舍與幾個舍友聊天,幾個舍友已經知道趙默笙追求何以琛,何以琛是大學校園的校草,許多女生都想追求何以琛,舍友們認為趙默笙不可能成功追到何以琛。

  何以琛所在的班級招辯論學員,趙默笙趁機報名加入辯論社。何以琛的同伴將趙默笙喚到辦公室談話,趙默笙裝瘋賣傻令何以琛的同伴啞口無言。

  何以琛與一個同伴來到大學食堂,趙默笙為何以琛所在的班級訂購了幾十盒盒飯,何以琛的同學猜到趙默笙是想向討好眾人以便可以順利追求何以琛。

  法學系的辯論賽即將開始,趙默笙來到教室裡面為法學系的學員們擺放姓名牌子,何以琛抽空來以教室裡面準備觀看同學們參加辯論比賽,趙默笙一臉癡迷向何以琛打招呼。

  傾盆大雨的夜,何以琛陪著趙默笙送走了一個朋友,由於晚上下著大雨,趙默笙將雨傘送給朋友,何以琛與趙默笙回到屋中開始發愁,大雨一直下個不停趙默笙沒有雨傘無法返回學校,何以琛一臉無奈數落趙默笙把雨傘送給朋友,趙默笙一臉天真看著何以琛,願意晚上淋雨返回學校,讀書的年輕人身體健康得很,趙默笙認為自己淋點雨不會生病。何以琛拿趙默笙沒有辦法,只得提醒趙默笙打電話找同學,趙默笙拿出手機拔打電話給兩個同學,兩個同學因為不識路無法趕來接走趙默笙。

  何以琛見趙默笙未能找到同學送雨傘過來,臉上升起無奈決定跟趙默笙一起回學校。趙默笙本來打算晚上陪下班的少梅一起回學校,因為何以琛的原因趙默笙沒有再等少梅,何以琛陪著趙默笙回到學校,趙默笙心中升起愧疚在何以琛面前提起沒有等少梅回學校的事情。

  何以琛參加辯論大賽,趙默笙粗心大意忘帶重要的資料,何以琛沒有責任趙默笙,而是鎮靜自若上場參加辯論比賽。對手向何以琛拋出一系列問題,何以琛胸有成竹輕鬆與對手辯論。

何以笙簫默第5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與趙默笙戀愛

  何以琛參加辯論大賽,趙默笙粗心大意忘帶重要的資料,何以琛沒有責任趙默笙,而是鎮靜自若上場參加辯論比賽。對手向何以琛拋出一系列問題,何以琛胸有成竹輕鬆與對手辯論。

  何以琛站在臺上參加辯論比賽的時候趙默笙站在台下舉著相機拍攝何以琛,何以琛面色不太對勁像是有心事,說話的時候時快是慢不在狀態中,坐在旁邊的幾個同伴一臉狐疑看著何以琛,何以琛恢復正常狀態出色的發揮辯論才能,坐在台下的觀眾們起身鼓掌以示肯定何以琛的才幹。

  辯論比賽結束,何以琛與辯論對手告別,辯論對手鼓起勇氣向何以琛表白,何以琛拒絕了對手求愛,對手一臉無奈轉身離去,趙默笙走了過來送了一盒胃藥給何以琛,何以琛之前在臺上之所以神色不對勁就是胃病復發,趙默笙細心瞭解何以琛的身體情況,何以琛一臉驚喜接過胃藥。

  不久之後,學校傳聞何以琛跟趙默笙已經是男女朋友關係,趙默笙擔心何以琛聽到學校傳聞生氣,抽空找到何以琛談起學校鬧傳聞的事情,何以琛見趙默笙提起傳聞的事情,主動透露是自己對外散佈的傳聞,何以琛之所以散佈跟趙默笙戀愛的傳聞就是不希望別的男生再追求趙默笙。

  趙默笙沒有料到何以琛會接受她,心中升起歡喜正式與何以琛出雙手入,何以琛帶著趙默笙到班級裡面上課,許影充滿敵意看著趙默笙,提醒趙默笙走錯了班級,何以琛面色平靜向許影公佈跟趙默笙是男女朋友關係,他帶女朋友到班級上課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許影見何以琛公開宣佈跟趙默笙是戀人關係,臉上升起不悅在下課的時候故意找趙默笙的碴。

  何以琛在生日晚上親吻了趙默笙,趙默笙與何以琛陷入到熱戀中,何以琛的妹妹何以玫見趙默笙成了何以琛的女朋友,思前想後向趙默笙公佈跟何以琛的關係,外界都以為何以琛是何以玫的哥哥,其實兩人並無血緣關係,多年以前何以琛家人去世扔下了年幼的何以琛,何以玫父母收養了何以琛,從此以後何以玫與何以琛兄妹相稱從小一起成長一起讀書。

  趙默笙認為何以玫是在開玩笑,如何以玫說的話是真的何以琛早就應該告訴給趙默笙知道,實際情況是趙默笙從來沒有聽過何以琛提起家世背景,何以玫忽然一股腦兒將何以琛的家世背景說出來,其實就是想光明正大與何以琛戀愛。

  趙默笙不太相信何以玫的話,為了調查何以玫跟何以琛是否是親生兄妹,趙默笙打了一個電話給何以琛的同伴,何以琛的同伴接聽了電話,趙默笙在電話中提出找何以琛。

何以笙簫默第6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主動跟趙默笙分手

  趙默笙站在男生宿舍等待何以琛回宿舍,何以琛面色陰沉回到宿舍門口,趙默笙發現何以琛神色不太對勁,何以琛忽然提出跟趙默笙斷絕來往,趙默笙無比震驚摸不透何以琛的心思,何以琛一聲不吭轉身向宿舍走去。

  趙默笙回想完大學時代刻骨銘心的戀情百感交集,何以琛亦在回想跟趙默笙大學時代一起戀愛的經過,兩人當年的愛情無疾而終,何以琛多年以來一直沒有結交女朋友。

  趙默笙曾在不久之前拾到何以琛的錢包,何以琛開車出門約請趙默笙吃飯,趙默笙在吃飯過程中跟何以玫通電話,何以玫在電話中客氣友好與趙默笙通電話,通話結束之後何以玫掛掉電話一臉憂慮。

  路遠風與一個男同事坐在監控器前工作,在工作過程中男同事教導路遠風如何追求異性。

  何以玫坐在監視器前錄製節目,由於有心事何以玫不在狀態中頻繁出錯,工作人員見何以玫接二連三出錯只得暫停錄製節目。

  何以玫失魂落魄離開錄製現場,路遠風目送何以玫離去,臉上露出癡迷的笑容。

  趙默笙吃完飯在何以琛的護送下回到家中,何以琛開車在回家路上打電話給趙默笙,約趙默笙第二天早上到律師事務所談工作上的事情。

  簫筱是趙默笙公司的客戶,趙默笙當年拋棄何以琛出國,簫筱懷恨在心借合作的機會叼難趙默笙,趙默笙與簫筱發生合約糾紛,何以琛代表簫筱找趙默笙溝通,趙默笙在何以琛的盤問下如實透露一些事情,何以琛問完話提醒趙默笙私下找簫筱溝通。簫筱與趙默笙是大學同學,何以琛覺得趙默笙如何向簫筱求情,簫筱應該看在大學一起讀書的份上不再追究趙默笙的責任。

  趙默笙與何以琛會談結束準備向公司工作室趕去,路遠風正在工作室佈置現場,簫筱不聲不響來到路遠風身後,路遠風顧著佈置物品沒有聽到身後有人,簫筱在路遠風身後站定故意抬腿用力踩踏地板發出聲音,路遠風聽到聲音轉過身子看著簫筱,簫筱態度高傲盯著路遠風,路遠風知道簫筱來工作室是拿走之前留下的物品,趁著簫筱離去之前,路遠風提醒簫筱以後不要反悔再找他拍相片。

  何以玫與何以琛一起吃飯,何以琛吃完飯掏錢結帳,何以玫拿起何以琛的錢包發現裡面夾著一張趙默笙大學時代的相片。何以琛結完賬回到餐桌前,何以玫趕緊合閉錢包還給何以琛。

  路遠風與趙默笙談起何以玫,何以玫多年以來一直單身沒有結交男朋友,趙默笙一臉驚訝意識到何以玫在暗戀何以琛。

何以笙簫默第7集劇情介紹

  網上出現簫筱的不雅照

  趙默笙在網上看到幾張簫筱與陌生男人的合影相片,簫筱無原無故跟陌生男人一起合影,趙默笙震驚之餘經過仔細查看發現相片系電腦軟體合成,簫筱的手機已經關機,趙默笙只得打電話給何以琛,何以琛接到電話還不知道簫筱被人陷害,趙默笙將上網過程告訴給何以琛。

  晚上下班趙默笙叮囑路遠風繼續在網上分析相片源頭,路遠風雖然跟簫筱向來不和,但還是同意跟趙默笙一起幫助簫筱,趙默笙謝過何以琛拿著列印好的原圖來到律師事務所找何以琛,簫筱就在律師事務所裡面,因為相片的事情簫筱陷入到苦惱中,簫筱的經濟人從趙默笙手中接過原圖相片計畫裝狀告幾家已經轉載相片的雜誌神。

  趙默笙一臉關懷安慰面色悲痛的簫筱,簫筱含著眼淚提醒趙默笙不應該幫助她,不久之前簫筱還跟趙默笙產生矛盾,簫筱情緒激動提起一些往事責備趙默笙,趙默笙一臉愧疚向簫筱賠不是,簫筱離開房間坐在樓梯角獨自傷感,趙默笙送了一杯水給簫筱,簫筱接過水杯為之前無禮對待趙默笙賠禮道歉。

  趙默笙安慰簫筱不要再為相片的事情苦惱,簫筱認為網上大部份看過相片的人都不相信相片是軟體合成的。

  簫筱召開記者發佈會將網路相片的事情說了一遍,有人合成了簫筱的相片損害簫筱的名聲,簫筱的經紀人決定幫助簫筱討回公道。

  相片的事情得到平息,簫筱為了報導趙默笙取消控告張主編經營的雜誌社,張主編喜出望外向員工們報喜。

  簫筱邀請趙默笙與路遠風吃飯,何以琛已經提前坐在包間裡面,趙默笙來到餐廳裡面一臉驚訝沒有料到何以琛也坐在包間裡面,何以琛面色平靜跟趙默笙打招呼,趙默笙讓路遠風先入座,路遠風讓趙默笙先入座,兩人相互推辭過了一會兒才相繼入座。

  路遠風不久之前幫了簫筱一個忙,簫筱所以才邀請路遠風與趙默笙吃飯,路遠風不知道何以琛跟趙默笙是大學同學,直到何以琛向路遠風公佈跟趙默笙的關係,路遠風才吃了一驚說不出話來。

  簫筱風塵僕朴來到包間坐下,路遠風一臉敵意看著簫筱,簫筱計上心來形容路遠風每次見到她就變成鬥雞,路遠風哭笑不得不知如何反駁簫筱,何以琛提醒眾人點菜,路遠風動作奇快搶在簫筱之前拿到菜單,簫筱拿路遠風沒有辦法只得讓路遠風先點菜。

  服務員端上各式菜肴,簫筱在吃飯過程中意外受傷,何以琛等人趕緊將簫筱送到醫院治傷,簫筱僅是受了輕傷沒有什麼大問題。

何以笙簫默第8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與趙默笙重遊校園

  何以玫坐在化妝間化妝,一個女助理走過來誇讚何以玫皮膚好,何以玫在女助理的誇讚下想起大學時代目睹何以琛親吻趙默笙的經過,當時兩人站在學校過道外面激情親吻,何以玫站在不遠處偷看兩人接吻。

  趙默笙的同事顧行紅準備去相親,由於相關物件帶了一個同伴,顧行紅要求趙默笙陪著她一起相親,趙默笙不太願意陪顧行紅相親,顧行紅提醒趙默笙陪她相親相當於為朋友兩肋擦刀。

  趙默笙無可奈何接受了顧行紅的要求,顧行紅拿出一副眼鏡送給趙默笙,趙默笙戴上眼鏡弄不明白顧行紅的用意,顧行紅提醒趙默笙戴上眼鏡才能醜化自己映襯她的美麗。

  文總監與何以琛在餐廳見面,顧行紅在同一家餐廳遇到了文總監,文總監曾經搶走顧行紅的第一個男朋友,顧行紅一直把文總監當成不共佩天的仇人,兩人狹路相逢分外眼紅,何以琛見趙默笙陪著顧行紅一起相親,趕緊找了一個藉口辭別文總監離去,文總監見何以琛無原無故離去,臉上露出怒火瞪了顧行紅和趙默笙一眼轉身就走。

  趙默笙陪顧行紅回到座位坐下,兩個相親的男人來到餐廳與顧行紅和趙默笙見面,雙方相見無話可談,其中一個男人好不容易才想出幾句話跟顧行紅和趙默笙聊天。

  晚上相親的鄭醫生送趙默笙回家,趙默笙來到家外樓下提醒鄭醫生止步,鄭醫生一步三回頭向趙默笙告別,趙默生站在原地沒有立即上樓,鄭醫生向前走出沒多遠轉過身子向趙默笙告別,趙默笙獨自一人來到樓梯口準備上樓,何以琛忽然從旁邊竄了出來摟住趙默笙就親,趙默笙猝不及防被何以琛逼到牆壁下麵,何以琛瘋狂親吻趙默笙如同發狂的野獸。

  趙默笙扭過臉龐不給何以琛再親吻,何以琛面色黯然認為自己輸給了趙默笙,趙默笙沉默片刻開口跟何以琛說話,何以琛依然自言自語像是沒有聽到趙默笙說話,趙默笙以為何以琛喝醉了酒,何以琛離開趙默笙拾起西服轉身走出樓房。

  不久之後,何以琛邀請趙默笙一起外出散步,兩人搭乘公車來到曾經讀書的大學校園,往事漸漸浮現在兩人心中,當年兩人相識相愛非常幸福,趙默笙時常跟著何以琛一起上課,許多同學嘲笑何以琛每次上課都帶女朋友。

  回想完往事,何以琛送趙默笙回家,不久之前何以琛曾經強行親吻趙默笙,何以琛為之前強吻的行為向趙默笙賠禮道歉。趙默笙寬宏大量原諒了何以琛,何以琛趁機再次親吻趙默笙。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