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笙箫默劇情&分集剧情介绍(9-16集)(共32集)

u=233645069,4091316309&fm=11&gp=0

何以笙簫默第9集劇情介紹

  何以玫帶著趙默竹拜訪恩師

  簫筱領著路遠風來到一家工藝品商店,在購買工藝品的過程中簫筱嘲諷路遠風沒有女朋友,路遠風受到嘲諷來了火氣謊稱已有女朋友,簫筱猜到路遠風喜歡的人是何以玫,何以玫在簫筱眼中屬於嬌生慣養的公主,簫筱專門選了一件適合公主佩戴的工藝品給路遠風。

  文敏在雜誌社工作,三個男人來到雜誌社找文敏要錢,文敏因為前夫欠債被債主糾纏,債主只向文敏要錢不向文敏前夫要錢。

  趙默笙等人站在旁邊觀看文敏與債主談話,張主編走了過來提醒債主不能在公司鬧事,債主沒有把張主編的話放在心上,而是出手打傷了文敏以及其它員工。

  何以琛與同事吃飯,何以玫打電話向何以琛講述雜誌神發生的事情,何以琛得知雜誌社有員工受傷,決定找個時間去看望受傷的雜誌社員工,何以玫跟何以琛結束通話,何以琛改拔趙默笙的電話,電話無人接聽令何以琛焦急不安,在兩個朋友的注視下何以琛起身提前離開餐廳。

  顧行紅在債主向文敏要債的時候被打傷,趙默笙在病房裡面照顧顧行紅,鄭醫生一臉驚喜走進病房跟趙默笙談話。

  鄭醫生在不久之前相親對趙默笙產生好感,趙默笙對鄭醫生沒有一絲愛戀,鄭醫生臉上升起失望決定不再糾纏趙默笙,趙默笙松了口氣轉身看到站在拐角處的何以琛,何以琛不久之前在餐廳看到趙默笙相親,趙默笙實際是陪顧行紅相親,何以琛提醒趙默笙以後不要再陪別人去相親。

  趙默笙在何以琛的陪同下買了藥物送給顧行紅,顧行紅拿藥的時候目不轉睛盯著何以琛,何以琛長得英俊帥氣,顧行紅提醒趙默笙不要錯過何以琛。為了給趙默笙製造機會,顧行紅故意提醒何以琛應該請還沒有吃飯的趙默笙吃飯,何以琛沖著顧行紅點了點頭以示願意請趙默笙吃飯。趙默笙拿顧行紅沒有辦法,只得起身離去與何以琛並肩向醫院外面走去。

  何以玫目睹何以琛與趙默笙離去心情失落,路遠風一臉關懷坐在何以玫身邊,何以玫流下傷心的淚水靠在路遠風肩膀傷感。

  何以琛帶著趙默笙拜訪周老師,周老師非常看好何以琛與趙默笙,周老師妻子亦提醒何以琛與趙默笙抓緊時間結婚。

  何以玫在工作間錄製節目,節目錄製結束,工作人員走了過來一臉喜色與何以玫交談,何以玫表現可圈可點令導演非常滿意,工作人員認定新一期節目一定會大熱。何以玫因為有何以琛在現場陪伴心情非常好,節目錄製結束的時候眉開眼笑一掃不久之前的陰霾心情。

何以笙簫默第10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主動提出跟趙默笙複合

  何以琛陪何以玫錄完節目提議帶何以玫跟幾個朋友吃飯,何以玫婉言謝絕了何以琛的好意,何以琛只得離開電視臺跟幾個朋友見面。

  何以玫來到停車場發現一個白衣男子坐在汽車裡面,白衣男子把何以玫的汽車當成自己的汽車,大言不慚催促何以玫趕緊上車,何以玫勃然大怒要求白衣男人下車,白衣男人厚顏無恥就是不肯下車。

  緊急關頭中路遠風趕了過來幫助何以玫教訓白衣男子,白衣男子被路遠風摁在汽車車身上無法動彈,路遠風警告白衣男子不能再騷擾何以玫,何以玫勸說路遠風放過白衣男子,路遠風在何以玫的勸說下放掉白衣男子,白衣男子離去之前提醒路遠風以後小心,路遠風還想追打白衣男子,何以玫向路遠風表達謝意同時提出可以跟路遠風戀愛,路遠風吃了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何以玫,何以玫因為何以琛與趙默笙舊情複燃所以才想跟路遠風交往,路遠風雖然知道何以玫心有所屬,但還是同意跟何以玫交往。

  簫筱跟趙默笙坐在屋中閒聊,在閒聊過程中簫筱跟趙默笙提起路遠風,路遠風一直想追求何以玫,簫筱一臉不屑聲稱路遠風要是追到何以玫她就跳樓,談完了路遠風簫筱談起何以琛,何以琛多年以前跟趙默笙相戀無原無故分手,趙默笙談起往事陷入到苦惱中。

  何以琛與幾個同行一起吃飯,趙默笙在餐廳外面的街邊拍相片,何以琛離開餐廳來到趙默笙身後,趙默笙顧著拍相片沒有發現何以琛,何以琛耐著性子站在趙默笙身後不說話,趙默笙拍完相片轉過身子被何以琛嚇了一跳,何以琛想陪趙默笙一起陪相片,由於幾個同事還坐在餐廳裡面,何以琛讓趙默笙等他一會兒。

  幾個同事一臉驚訝看著何以琛與趙默笙交談,許影坐在當場面色複雜顯然不希望看到何以琛與趙默笙舊情複燃,在眾人的說笑聲中何以琛回到餐廳想提前離席,幾個同行要求何以琛帶趙默笙來餐廳一起吃飯,何以琛不便拒絕幾個同行的要求只得離開餐廳帶趙默笙返了回來。

  吃完飯何以琛與趙默笙來到江邊散步,兩人站在江邊談起往事,何以琛提起當年忽然跟趙默笙分手的原因,原來當年趙父要求何以琛不能跟趙默笙戀愛,當年何以琛跟趙默笙分手是出於無奈,時隔多年趙父已經去世,何以琛主動提出跟趙默笙複合。趙默笙沒有立即同意何以琛的複合提議,臉上升起為難想起當年出國在國外堅辛生活的經歷。當年跟何以琛分手出國,趙默笙歷經波折成為一個中國女人的保姆。

何以笙簫默第11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與應暉結婚

  趙默笙在廚房裡面洗碗,娟姐聽到屋外有聲音離開廚房忽然尖叫一聲,趙默笙聽到娟姐發出的尖叫聲沖到屋外一看,娟姐手中握著一把沾著血跡的匕首,娟姐的洋人丈夫則癱坐在地下捂著受傷的腰。

  不久之後,娟姐被警方逮捕被判入獄三年,趙默笙來到監獄看望娟姐,娟姐托咐趙默笙照顧兒子小嘉。

  趙默笙非常同情娟姐的遭遇,雖然自己的生活也是一團糟,但趙默笙還是願意為娟姐照顧小嘉,娟姐的洋人丈夫上門想帶走小嘉,趙默笙拼命抵抗不給娟姐丈夫帶走小嘉,娟姐丈夫知道趙默笙是娟姐的好朋友,趙默笙沒有撫養小嘉的權利,娟姐丈夫趁機要求趙默笙從此以後來每天給他十美元,否則就帶走小嘉。

  趙默笙為了照顧小嘉只得從錢包裡面拿出十美元,娟姐丈夫得到十美元轉身離去。趙默笙因為照顧小嘉沒有時間工作掙錢,日子一天一天過去趙默笙經濟出現困難只得寫信找應暉要錢,不久之前趙默笙曾經借過五百美元給應暉,為了拿到錢照顧小嘉,趙默笙只得厚起臉皮寫信向應暉討要五百美元。

  應暉收到信件與趙默笙見面,趙默笙當初借了五百美元幫助應暉渡過困難的人生,應暉懷著感激心理願意還五百美元給趙默笙。

  趙默笙為了領養小嘉決定與應暉辦理結婚證,兩人只有結為夫妻才有資格領養小嘉,應暉拿著結婚協議書與趙默笙見面,協議書沒有一條內容對趙默笙有利,趙默笙只是想通過結婚的手段領養小嘉,因此對協議書沒有任何異議,兩人簽了合約結為夫妻,小嘉正式被趙默笙領養。雖然小嘉的智力有些問題,但趙默笙還是如同照顧親生兒子一樣照顧小嘉。

  三年過去娟姐出獄帶著小嘉向趙默笙表達謝意,趙默笙依然與應暉維持夫妻關係。

  應暉喝醉了酒回到家中,趙默笙扶著應暉回到床上,應暉爛醉如泥躺在床上想喝水,趙默笙轉身離開房間倒了一杯水給應暉,應暉躺在床上喝完水忽然伸手將趙默笙拉到床上,趙默笙猝不及防被應暉摁倒在床上,應暉想跟趙默笙發生性關係,趙默笙拼命掙扎從床上坐起來下床就跑。

  應暉躺在床上看了趙默笙逃走的方向繼續休息,趙默笙聳拉著腦袋靠在客廳的牆壁下陷入到苦惱中,應暉從房間裡面走了出來看著趙默笙,過了片刻才開口向趙默笙賠禮道歉。趙默笙低著頭不敢看應暉,而是盤問應暉是否在醉酒狀態把她當成前任妻子,趙默笙的問題令應暉無法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

何以笙簫默第12集劇情介紹

  趙默笙上級想採訪何以琛

  應暉酒後險些侵犯趙默笙,趙默笙經過一番思慮決定回國,應暉無奈之下只得同意趙默笙回國,趙默笙回國不久應暉決定回國尋找趙默笙。

  文敏辭職離開瑰寶雜誌社,憶靜成為雜誌社新總監,張主編開會與眾人商量如何策劃新的期刊,有人提議採訪何以琛提高雜誌社的知名度,雖然雜誌社主打女性周邊內容,但女人都是花癡喜歡看帥哥,何以琛年輕有為長得一表人才,所有人都認為只要為何以琛做一期採訪雜誌一定吸引大量女性讀者。

  憶靜與何以琛曾是校友有過一面之緣,對於採訪何以琛的任務憶靜信心滿滿在張主編面前立下軍令狀。

  路遠風也非常賞識何以琛,何以琛是知名律師光是勞務費都賺了幾千萬,顧行紅知道趙默笙跟何以琛有來往,同事們在談論何以琛的時候,顧行紅意味深長看著趙默笙。

  何以琛拎著公事包回到律師事務所,前臺工作人員正跟瑰寶雜誌社通電話,雜誌社想採訪何以琛,前臺工作人員拿著電話請示何以琛,何以琛面無表情命令工作人員掛掉電話,工作人員一臉驚訝看著何以琛上樓。

  何以琛上樓坐在桌前整理一些檔,一個同事上樓來到何以琛身邊轉身想悄悄離去,何以琛抬頭看著同事提出跟同事一起參加應酬。

  趙默笙坐在路邊回想跟何以琛某次晚上談話情景,當時何以琛主動提出跟趙默笙複合,趙默笙沒有立即表態,何以琛之所以想跟趙默笙複合就是不想再浪費時間經營新的感情,回想完與何以琛一起談話的情景,趙默笙悲從中來黯然落淚。

  何以琛聚會結束與同事老袁喝酒聊天,老袁已經知道何以琛心有所屬,何以琛癡情一片不跟別的女人交往,老袁勸說何以琛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

  何以琛在老袁的勸說下喝完紅酒轉身離去拿白酒,打算與老袁喝個痛快發洩內心煩惱。

  應暉準備回國尋找趙默笙,一個員工走了過來向應暉彙報公司面臨的一些必須儘快解決的問題,應暉聽完員工的話只得決定推退回國計畫先處理公事。

  憶靜帶著趙默笙跟麗姐見面,麗姐在兩年前曾經成功邀請何以琛做節目訪談,憶靜希望麗姐做當中間人說服何以琛接受憶靜採訪,麗姐一臉為難只願意試試不敢保證一定成功。

  何以琛與幾個同事坐在一起,幾個同事忽然發現何以琛神色不對勁,在眾人的注視下何以琛捂著肚子痛得說不出話來,其中一個男同事吃了一驚來到何以琛身邊查看何以琛的情況,何以琛面色越來越來痛苦像是患了重病,男同事趕緊提醒身邊的同事拔打急救電話。

何以笙簫默第13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患病住院

  何以琛與幾個同事坐在屋子裡面,幾個同事忽然發現何以琛面色痛苦捂著肚子,一個男同事一臉關懷盤問何以琛的狀況,何以琛面色痛苦已經無力說話,男同事意識到了不妙趕緊催促別的同事打急救電話。

  路遠風陪何以玫在餐廳中吃飯,簫筱打電話給路遠風索要一些資料檔,路遠風想陪何以玫好好吃飯不願意立即回家傳文件給簫筱,簫筱只得同意路遠風晚點再傳檔過來。

  何以玫準備吃飯之時有人打電話過來,何以琛接聽電話得知哥哥何以琛生病住院,臉上升起焦急起身準備離去,路遠風見何以玫連飯也不想吃就要走,臉上升起驚訝盤問何以玫為何急著要走,何以玫向路遠風透露何以琛患病住院,路遠風想陪何以玫去醫院看望何以琛,何以玫婉言了路遠風的好意。

  何以琛的好友兼合作夥伴向恒約見趙默笙,趙默笙與何以琛的感情糾葛向恒有一定的瞭解,向恒在趙默笙面前談起何以琛,何以琛與向恒曾是大學同學,當年何以琛是公認的校草,許多男同學決定打賭賭最後能追到何以琛的女孩是誰,追求何以琛的女生非常多,所有男同學選擇自己看好的女生。

  談完當年與何以琛一起讀書的時光,向恒拿出一張紙條放在桌上,趙默笙一臉狐疑看著桌上的紙條,向恒提醒趙默笙順著紙條上提供地址去看望何以琛,何以琛胃出血正在住院,向恒只是向趙默笙提供何以琛住院地址,至於趙默笙是否願意去看望何以琛向恒不強求。

  趙默笙來到醫院遇到何以玫,何以玫帶著趙默笙到何以琛家中拿取衣物,兩人回到醫院來到病房外面,何以玫讓趙默笙走進病房送衣物給何以琛。

  何以琛患病躺在醫院病床一動不動,趙默笙來到病房裡面看著昏迷不醒的何以琛,何以琛不知道有人進入病房,依然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趙默笙來到床邊親吻何以琛,何以琛慢慢睜開眼睛看著趙默笙,趙默笙沒有料到何以琛會蘇醒過來,臉上升起驚訝站在當場手足無措,何以琛迅速伸手握緊趙默笙的手腕,趙默笙掙脫何以琛的手轉身飛也似地離去,何以琛從床上起來大聲呼喊趙默笙,趙默笙頭也不回離開病房來到過道上驚魂未定。

  何以琛提前出院回律師事務所工作,向恒盤問何以琛與趙默笙的感情進展,何以琛一臉愁苦決定跟趙默笙結束戀情。

  路遠風準備出門上班,上班之前路遠風向父母透露他已經有女朋友,路父路母一聽路遠風有女朋友,兩人一臉驚喜想讓路遠風帶女友回家做客。

何以笙簫默第14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與趙默笙結婚

  夜幕降臨,趙默笙趴在桌上回想親吻何以琛的情景,何以琛當時躺在床上驚醒過來,趙默笙一臉驚恐掙脫何以琛的手逃出病房。回想完腦海中的情景,趙默笙離開家門來到何以琛的家門外面,何以琛下班回到家門外面看到蹲在地上的趙默笙,趙默笙抬頭面色複雜看著何以琛。

  在何以琛的注視下趙默笙從地上站了起來,兩人相互對視誰也沒有說話,何以琛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一聲不吭開門準備進屋,趙默笙伸手拉住了何以琛的手腕,何以琛要求趙默笙放手,趙默笙硬起頭皮死死拉住何以琛的手。

  何以琛掙脫趙默笙的手走進屋中,趙默笙站在門外不敢進屋,直到何以琛主動邀請趙默笙進屋,趙默笙才惴惴不安走進屋中。

  何以琛已經知道趙默笙在美國結過婚的事情,趙默笙向何以琛透露已跟前夫離婚,何以琛悲憤交加聲稱不會跟離過婚的女人戀愛,趙默笙見何以琛狠心無情,只得從沙發上站起來準備離去。

  何以琛提出送趙默笙回家,趙默笙心情失落不想讓何以琛送,何以琛藉口擔心趙默笙回家遇到意外事故連累他,所以他必須要送趙默笙回家。

  趙默笙心神安在何以琛的護送下回家,何以琛將車開到趙趙默笙家門外面,離去之時表示願意再考慮一下是否跟趙默笙戀愛。

  趙默笙回到家中坐在沙發上回想與何以琛之前談話的情景,何以琛已經知道趙默笙結過婚,趙默笙面色焦急向何以琛透露她已經離婚,何以琛一臉悲憤聲稱不會跟離過婚的女人戀愛。

  次日天明,何以琛開車接趙默笙出門,兩人來到民政局準備結婚,工作人員見何以玫與趙默笙面色陰沉不太高興,還以為兩人打算來民政局離婚,何以琛糾正了工作人員的誤會,工作人員讓何以琛與趙默笙到攝影室拍照以便辦理結婚證。

  兩人照完結婚照來到大廳等侯別的情侶辦理結婚證,許多情侶坐在大廳有說有笑,何以琛雖然已經實現夢想與趙默笙結婚,但臉上找不到一絲開心。

  辦完結婚證從民政局出來,何以琛準備出差,趙默笙回到住處收拾物品搬入何以琛家中,何以琛的鄰居周小姐上門找何以琛,趙默笙打開房門向周小姐自報身份,周小姐得知趙默竹是何以琛的妻子,臉上露出一絲失落送了一包餃子給趙默笙。

  趙默笙拿著餃子回到客廳打了一個電話給何以琛,何以琛聽出趙默笙有心事,當場保證與周小姐關係清白,趙默笙改而與何以琛談論佈置新家改造倉庫,何以琛同意了趙默笙的決定。

何以笙簫默第15集劇情介紹

  應暉回國

  入夜,何以琛與幾個朋友一起吃飯,吃完飯何以琛向住處走去,趙默笙正在家中等待何以琛回家,一個快遞人員上門送了一些貨物給趙默笙,趙默笙簽字收下貨物開始佈置房中環境,佈置完房間環境趙默笙坐在床上發短信給何以琛,何以琛依然出差在外,趙默笙在短信中將拿著何以琛銀行卡刷卡買了一些傢俱的經過說了一遍。

  深夜十一點,何以琛回到家中,客廳已在趙默笙的佈置下煥然一新,何以琛略帶驚訝注視整個客廳,隨後來到臥室看著處於熟睡狀態中的趙默笙。

  趙默笙側著身子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何以琛沒有打擾趙默笙,而是悄悄拉起一床被蓋蓋在趙默笙身上。

  做好該做的事情,何以琛沒有上床與趙默笙一起睡覺,而是回到客廳坐在椅子上繼續注視佈置一新的客廳。

  次日天明,趙默笙一覺睡醒從床上坐起來,何以琛沒有在床上,趙默笙以為何以琛沒有回家,心中松了口氣穿上衣服來到客廳準備出門上班,讓趙默笙意料不到的是,何以琛正在客廳收整資料準備上班,趙默笙一臉驚訝盤問何以琛何時回到家中。

  何以琛收拾好文件準備送趙默笙出門上班,趙默竹神色焦急跟在何以琛身邊,提醒何以琛不要送她去上班,她的公司跟何以琛的公司方向一南一北正好相反,何以琛如果要送趙默笙等於要花一倍的時間才能回公司上班。

  雖然趙默笙說的話非常有道理,但何以琛還是堅持送趙默笙到公司上班,送完趙默笙到公司何以琛趕緊趕到公司上班。

  不久之後,趙默笙打了一個電話給何以琛,何以琛接通電話盤問趙默笙有什麼事情,趙默笙遺落了房門鑰匙向何以琛求助,何以琛離開公司來到街上找到了趙默笙。

  趙默笙因為沒有鑰匙無法進屋,何以琛拿出身上的鑰匙遞到趙默笙手中,趙默笙接過鑰匙見何以琛要走,臉上升起焦急盤問何以琛要去何處,何以琛還要返回公司處理一些事務,趙默笙跟著何以琛來到律師事務所。

  應暉從美國回到中國準備找趙默笙,趙默笙已經搬家不在原來的地方居住,應暉渾然不知拿著一把鮮花來到趙默笙居住的樓層中,一個大媽向應暉透露趙默笙已經搬家嫁人,應暉吃了一驚離開大樓扔掉鮮花。

  簫筱在珠寶店裡面購買首飾,路遠風來到珠寶店也想買一件首飾,坐在櫃檯前面選首飾的簫筱引起了路遠風的注意,雖然簫筱戴著一幅墨鏡,但路遠風還是一眼認出了簫筱。簫筱見是路遠風到來,臉上升起不悅摘下墨鏡擠兌路遠風。

何以笙簫默第16集劇情介紹

  何以琛請養父母吃飯

  簫筱在珠寶店購買首飾,路遠風來到珠寶店也想買首飾給何以玫,簫筱與路遠風同時看上了一條項鍊,路遠風提醒服務員不要賣給簫筱,簫筱爭不過路遠風只得起身離去,離去之前簫筱提醒路遠風以後有困難不要找她幫忙。

  從首飾店出來簫筱來到趙默笙家中,本來簫筱想買一條項鍊給趙默笙當成新婚賀禮,結果路遠風搶先買下了簫筱看上的項蓮。

  路遠風買了項鍊送給何以玫,何以玫不願意收下項蓮,路遠風計上心來謊稱項鍊的價格非常便宜,何以玫相信了路遠風的話收下了項鍊。

  晚上,趙默笙在家中做飯,做飯之前趙默笙想借用何以琛的筆記型電腦記錄一些菜譜,何以琛二話不說同意借筆記型電腦給趙默笙使用,趙默笙拿著筆記本放到廚房裡面上網現學現做。

  何以琛坐在客廳休息忽然聽到廚房傳出趙默笙的尖叫聲,趙默笙不慎將一些食料弄到筆記型電腦上,何以琛來到廚房裡面將筆記本拿回到客廳中,筆記本已經出現故障無法開機,何以琛沒有責怪趙默笙,而是讓趙默笙為他翻譯一些英文。

  何父何母在何以琛的帶領下到餐廳吃飯,何以琛將何以玫的父母當成親生父母,當場提出送一套房子給何以玫日後結婚,何以玫聽著何以琛的話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什麼味道都有,何以琛起身離去接聽趙默笙的電話,何母趁機數落何以琛沒有追求到何以琛,何母多年以來非常欣賞何以琛,何以琛與何以玫雖然兄妹相稱但兩人沒有血緣關係,何母一臉失望數落何以玫錯失優秀的何以琛,何父見何母支持何以玫與何以琛戀愛,臉上升起焦急提醒何母要記得何以琛與何以玫是兄妹,何母不以為然反駁何父的話,何以琛並非何以玫的親生哥哥,兩人連血緣關係都沒有自然可以戀愛結婚。

  何以琛吃完飯回到家中,趙默笙一臉失望認為何以琛跟家人吃飯故意不帶她去,何以琛雖然已經娶了趙默笙,但卻行事低調從不帶趙默笙跟親友聚餐,趙默笙認為何以琛不想讓外界知道他已經結婚。

  何以琛準備跟同事們聚餐,在同事們的要求下,何以琛決定將自家定為聚餐地點。趙默笙結婚多日總是數落何以琛不想帶她出門聚餐,何以琛的行為就像是不想讓外界知道他結婚一樣,為了打消趙默笙心中懷疑,何以琛所以才決定帶同事們到家中聚餐。

  趙默笙與顧行紅理了新髮型回到家中,何以琛打電話回家想提醒趙默笙在家中吃飯,趙默笙已經決定出門吃飯。

    全站熱搜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