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犯罪心理分集劇情介紹(1-20)大結局-更新至第6集

【劇名】:犯罪心理(韓語:크리미널 마인드)
【播送】:韓國tvN
【類型】:tvN水木劇
【首播】:2017年7月26日
【時間】:每週三、四晚放一集
【導演】:楊允浩《IRIS》、李政孝《The Good Wife》
【主演】:李準基、孫賢周、文彩元、李善彬、高允、裕善、金永哲
【集數】:20集
【官網】:http://program.tving.com/tvn/tvncriminalminds

劇情介紹

講述行為分析師們剖析最棘手的案件,分析兇手的心理和作案特徵,並在他們再次施暴前預測出他們的下一步行動,協助當地警察捉拿兇手的故事。

人物介紹

金賢俊-李準基 飾演

NCI搜索要員,兼備優越的現場搜索能力及犯罪側寫技術。

河善雨-文彩元 飾演

NCI行動分析官,以冷靜的外表隱藏真實的自己。

姜基炯-孫賢周 飾演

NCI組長,擁有韓國最頂尖的犯罪側寫技術。

1 - 爆炸案件失手釀成慘劇殺人連環案疑點重重

 

首爾涵西洞的建築硝煙彌漫,這裡剛剛發生了一起爆炸。 NCI行動分析組隊員們趕往現場,來到了扣押趙太秀的地方,勒令趙太秀說出拆彈步驟,遠端指揮搜索要員崔尚賢,金賢俊等人拆除炸彈。

按照趙太秀的指示,搜索要員們來到了最後一個步驟——選擇pass,還是by pass,趙太秀戰戰兢兢地說出了前者,隊長姜基炯看著他略有晃動的面孔,否認了他的答案,向成員發送相反的資訊,卻被上級否決,選擇了pass。

火焰噴射而出,張牙舞爪地吞噬了尚賢,爆炸聲響徹天空。包括尚賢在內的四名隊員,全部犧牲。金賢俊被醫療人員救出,坐在混亂的角落,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幾年後,在一片繁榮的都市中,一位女孩與一位二手車車主在網上約定看車,交易完成後,車主出動送女孩回家,然而後來,車主並沒有按照女孩的指示,而是打暈了女孩,關在一處籠子中蒙蔽著雙眼,任憑女孩撕心裂肺地哭泣也無濟於事。

這一起樸仁慧案件,成為了連環殺人案的又一起慘劇。

河善雨來到一家講座,在後排默默看著講臺上已經退隱多年的隊長姜基炯,現如今是一位犯罪側寫師。講座結束後,善雨來到薑基炯面前,勸說隊長回歸NIC,而隊長卻始終對當年的爆炸案難以釋懷。晚上,妻子看出了姜基炯的擔憂,勸解丈夫回歸,自己和孩子在家裡等他。

此時身為普通員警的金賢俊正在調查關於樸仁慧失蹤的案件,NIC突然造訪,聯合警局進行偵查,金賢俊對於NIC當年誤導爆炸一事耿耿於懷,氣憤地跑了出去,河善雨無奈只好繼續安排偵查,犯人有嚴重的強迫症,殺害下一個犯人的時間為一個星期後,因此拯救樸仁慧的時間,只剩下兩天。

金賢俊來到樸仁慧最後出現的街道上查找監控,遇到了同樣來偵查的善雨,善雨早已對這個看似遊手好閒的員警有所興趣,便請求載他一程,車上,善雨通過觀察,說中了金賢俊特警出身的身份,卻反被金賢俊反諷一番。路上,善雨接到同事敏英的電話,通過調查,發現樸仁慧是在手機二手老爺車的過程中被人騙走的。

來到DIC,正在所有人分析案情時,回歸的薑基炯來到會議室,宣告樸仁慧已經死亡,金賢俊對薑基炯毫無根據的分析十分惱火,與薑基炯大吵起來。薑基炯看了看賢俊怒火的眼神,一眼就認出那個在爆炸案中生還的特警。金賢俊也清楚,這個男人正是害死自己好兄弟的罪魁禍首。

路人在垃圾桶找到了樸仁慧的屍體,果不其然,受害人真的遇害身亡,原來薑基炯在之前就查到還有一位隱形的死者沒有列位元,按照順序,樸仁慧真正死亡時間將在今天。然而這一次的殺害,已經十分嫺熟的兇手卻像第一次一樣十分猶豫,是發生什麼心裡變化還是並非此人行兇不得而知。

薑基炯召開會議宣告側寫結果,犯人年齡在20至30歲,身材普通,能言善辯,特立獨行,有嚴重的偏執障礙,有過前科。

犯人朴宰民正如薑基炯所言,正在網上以兜售運動鞋為由,約到了下一個目標——尚賢的親妹妹娜英,送給經常來幫忙照顧家人的哥哥好友賢俊。

上車後,娜英漸漸感到奇怪,擔心出事的她偷偷打開手機撥打賢俊的電話,正當賢俊打回去時,犯人搶過娜英的手機,發出一聲呼喊後,手機便拋出窗外。賢俊意識到娜英有危險,焦急地開車返回尋找娜英。

賢俊來到手機信號斷開的地點,根據描述找到了車輛,並並根據路人的行車記錄儀找到了車牌號,將其一舉抓獲。側寫人員勘察嫌疑人家中時發現了有關薑基炯寫的書和當年誤導搜索員拆彈的報導,發現此人對基炯十分關心。

根據兇手棄屍垃圾桶來看,宰民應該並不會隨意丟在這種地方,而是帶有偏執的另行謀劃,因此一定有共犯保護宰民。賢俊查找宰民的車輛時,發現了一個揉碎的名片,上面寫著叫馬玄太的人,與此同時,善雨也在少年院查到了關於宰民的同窗馬玄太的事情。晚上,善雨到馬玄太工作的地方查證,卻發現馬玄太已經遇害。善雨出門追趕,卻被一輛車撞翻在地,車中的人舉起槍,朝向了善雨。

 

2 - 變態殺人犯終落網敏英列車遭危險

 

正當黑影中的人將要對著善雨開槍時,賢俊伴著警鈴呼嘯而來,黑影迅速上車逃跑,賢俊來到善雨身邊,善雨忍著痛,坐上賢俊的車,讓賢俊跟上車追捕犯人。

審訊室中,基炯從宰民的嘴中套出有關馬玄太的背景,此人是宰民一個看守舍的舍長,少年院長時間不見天日,很多人因為受不了漫長的日子選擇自殺,而舍長的職責正是阻止他們自殺,但當宰民的監獄中有人自殺時,舍長卻命令宰民亂棍打死。

賢俊一路窮追不捨,卻不禁黑衣人的橫衝直撞,再阻擋車子撞到行人後放棄了追蹤。善雨的傷口愈發嚴重,賢俊幫善雨包拔出刀後細心包紮好傷口,返回了馬玄太死亡的現場。

馬玄太含刀而亡,警方在他的身邊發現了機票和機場導航書,並在手機中找到了與119的通話記錄,馬玄太想要落跑但遭到滅口。

敏英和李寒在宰民家中尋找線索,發現電腦設有虛假密碼,只要輸錯5次就會自動銷毀電腦中的檔,敏英二人四次均失敗,直到最後一次,李寒看到宰民養的貓,分析宰民這樣的缺愛之人定會將愛心補給自己養的寵物上,於是在貓的身上查找,果然項圈上印有拉丁語“filius”,意為兒子,李寒將filius輸入電腦,終於成功。電腦中的檔正是關押娜英的地地方,娜英正在牢中掙扎不得。

基炯再一次審問起宰民,直截了當的戳穿了宰民的謊言:那天宰民告訴自己有關舍友自殺的故事是假的,真正自殺的人,其實是自己,而在旁目睹一切的,除了馬玄太,還有一位地位居於馬玄太之下的老二。

當時兩人將宰民拖進鍋爐房,將宰民百般折磨。正當宰民絕望之極時,一個黑影來到鍋爐房,上帝一般降臨在宰民身邊,要為自己報仇,黑影一刀戳向了老二的大動脈,血光四濺。宰民驚恐又過癮地欣賞著,從此,他便成了宰民的保護傘。

基炯質問那個殺害老二的兇手是誰,宰民絕口不提。經過基炯的分析,此人必定是那幾年負責教育少年犯的教導官,於是命令善雨和賢俊排查所有2011年左右的教導官,卻無一有嫌疑,正當二人準備離開,一個西裝革履的長髮男走進了少年院,他是緩刑教導官,不需要常駐院中,負責情況嚴重的犯人。賢俊察覺到,這類教導官具有極大的作案可能,善雨仔細回憶,猛然想起當初調查宰民時的那位教導官的辦公桌上,所有東西順序擺放絲毫不亂,善雨立刻鎖定,是名為安尚哲的教導官。

晚上,安尚哲正坐在辦公室,遊說一位具有殺人欲望的學生嘗試殺人,,突然,他瞥到樓下賢俊的車正秘密監視著他。此時二人等待許久,突然發現有人上了安尚哲的車準備離開,二人立刻追了上去,賢俊攔住車子,卻發現開車的並非安尚哲,而是那個洗腦的學生,安尚哲正開著別的車奔走在另一條路上,舉槍歡呼著。

李寒與IT能手NANA查看監控,發現牢獄上方的燈緩慢而有序的晃動著,監牢不在陸地上,而在船上,但只剩下不到一個小時,查詢漢江口的所有船隻如同大海撈針,姜基炯利用各種手段,攻破了宰民的心理防線,得到了娜英囚禁的船隻。

此時娜英不斷自救終於打開牢籠,但又被趕來的安尚哲擄走。基炯率隊員趕來,帶上賢俊一起在林中搜尋,根據指示來到了一所修煉院,此時安尚哲也正帶著娜英來到了修煉院中,正準備絞死娜英,二人及時趕到,刺激安尚哲惱羞成怒,將槍開向基炯,賢俊瞬間制服安尚哲,保住了娜英的性命。

事後,基炯推薦賢俊到NCI工作,善雨趕來勸說時遭到拒絕,善雨告訴賢俊,爆炸案一事有誤會,讓賢俊再三考慮。賢俊也猶豫不決,來到尚賢的墓前,發現自己以前的領導也在那裡,領導向賢俊坦白,那天是自己阻攔基炯做出了後悔終生的決定。

晚上,基炯翻出照片,一個笑容甜甜的女孩,在十幾年前的渡江邊被人殺害,看完照片,基炯拿出推薦書,決定去NCI報到。而這份案件,也是善雨揮之不去的陰影。

敏英結束工作後乘列車返回,途中遇到逃犯上車,逮捕七名人質,敏英十分危險。

 

3 - 賢俊列車案件初露鋒芒開膛手時隔多年重新殺戮

 

幾分鐘前,列車像往常一樣平穩地運行著,敏英NCI標誌的文檔不小心掉落,一位身穿藍衣的胖男人目睹後緊張不安,身後,一位瘦削的男人正鼓勵著這位名為曹碩歡的男人準備做些什麼。列車長和便衣員警來到車廂,告訴敏英有逃犯阻攔列車,使得另一位逃犯混進車中,就在這時,曹碩歡一把搶過手槍,打死了便衣和列車員,將槍頂上了敏英的腦袋。     賢俊來到NCI上班,被基炯召集到會議室分析本次列車案件,賢俊通過監控發現碩歡模樣奇怪,拉近後,李寒判斷碩歡具有自發運動障礙,無法控制自己,隨時會有危險。

NANA遠端搜尋了列車所有人的身份,曹碩歡原本是出眾的工學博士,後來指責國家搶走自己專利後便精神失常,車中還有一位戴著帽子的男人身份不明,經過分析,正是混跡車中的殺人逃犯。

員警和NCI成員趕到現場,曹碩歡要求與最高層人物談判,基炯如他所願,坐上高級車姍姍來遲,在車內監控查探情況,基炯按兵不動,碩歡終於按捺不住,向NCI打電話,逼迫基炯取出他想要的某個東西,基炯答應下來,並套路碩歡爭取一個小時的時間。

寒注意到碩歡的胳膊有縱深的傷痕,是幻想自己胳膊裡有追蹤晶片導致的,碩歡所說的東西是指他幻想的微晶片,只有拿掉所謂晶片才能是他恢復理智。賢俊套出硬幣,決定來到車廂,利用魔術蒙混過關。

賢俊假扮專家進入車廂,假意取出了碩歡的晶片,正當碩歡卸下心防交出槍時,逃犯突然大笑,戳穿了賢俊的把戲和身份,碩歡惱羞成怒將槍指向賢俊,千鈞一髮之際,賢俊突然將矛頭指向逃犯,謊稱逃犯覬覦碩歡的專利,暗藏晶片在胳膊中,正當碩歡槍口轉換時,賢俊一腳踢飛碩歡,並將逃犯制服在地。

晚上,賢俊在辦公室收拾東西,善雨經過時,無意間看到了賢俊與一位少女年少時的合影,善雨震驚不已,這個少女正是自己一直耿耿於懷的渡江邊少女殺人案的被害者。而賢俊和她,是初戀的關係,賢俊一把奪過照片,善雨欲言又止,離開了辦公室。

第二天,所有人員來到基炯的家中聚餐,晚上,大家聚在一起進行提問遊戲,善雨借機詢問渡江殺人案的問題,賢俊愣住了,隨後答了出來。善雨點點頭,將酒一飲而盡,渡江案件是兩人的共同的傷,可以明瞭。

基炯接到電話,來到了總長的家中,總長是基炯以前偵查組的隊長,如今病入膏肓。看到基炯,總長將連環殺人犯開膛手的案件背後的事實坦白。當年,基炯在那時已經鎖定犯人正準備一舉抓獲時,總長卻收到開膛手的威脅,繼續追查全家性命不保。總長只好將基炯趕出偵查組。如今總長命不久矣,殺戮重新開始。

早上,員警趕到現場,一對男女被殘忍殺害,基炯趕來,看到屍體身上多了一副上一位死者的眼鏡,立刻認出了開膛手的習慣,立刻展開調查。

開膛手一貫讓男子目睹女子被殺後,再將二人一併殺害。而女子身上的眼鏡,正是當年被殺害後倖存的金永哲。NANA查到基炯一直關心的孫賢周記者每週三定期用公共電話與一個號碼通話,並耗費大量時間寫書還原開膛手的犯案過程,孫記者極有可能知道金尚哲的下落。

基炯通過孫記者找到了如今精神恍惚的金尚哲,說服他提供線索,在一番激勵後,金尚哲寫下聯繫的地址交給基炯。

一個正在野餐的一家四口被開膛手抓獲,殺戮前,開膛手向基炯發出了死亡預警,基炯不為所動,殺完後,開膛手發現了躲在樹後瑟瑟發抖的兄妹,開膛手沖著孩子肆虐地笑著。

NCI趕到現場勘察情況,發現有孩子生還後,賢俊與善雨來到醫院,看到拒絕與外界交流的兄妹倆,賢俊找到哥哥,訴說自己小時候目睹身為員警的父親被殺的事情,哥哥感同身受,終於敞開心扉。

臨走前,哥哥將兇手留下的照片交給賢俊,是基炯妻兒的照片,善雨立刻聯繫基炯確認母子安全。然而在商場,妻子瘋狂地尋找著兒子韓星,韓星澤被開膛手領到一處角落,撥打了基炯的電話。

 

4 - 開膛手身份終暴露基炯妻子慘遭殺害

 

聽到韓星天真的聲音,基炯極力壓制自己的心跳,如往常一樣和兒子通話,開膛手輕蔑一笑,挑釁地掛斷了。

善雨和賢俊趕往商場,查到了韓星的行蹤。賢俊將韓星交給慧鳶,回到警局等待基炯。基炯決定將母子進行轉移,保護二人的安全。

NANA根據犯人的大致長相和職業水準,鎖定三名疑似開膛手的人:因強姦及殺人未遂罪名判處七年並提前出獄的電腦老師高盛才和行蹤不明的徐振環。

善雨和賢俊找到高盛才就職的學院,但經查證,高盛才在案發時間時間,正與未成年人發生性關係,並沒有殺人。

兩人來到徐振環最後工作的事務所調查,得知徐振環正在運營照相館。此時父母遇害的兄妹打來電話,妹妹世穎回憶起當天的一些事情,世穎告訴賢俊,他依稀記得開膛手的身上有一股薄荷糖的味道。

夜間,暴雨傾盆的公路上,一對男女再一次喪命。

賢俊和善雨接到案發地址,發現正在徐振環開照相館附近,兩人立即認定是徐振環所為,基炯帶領員警來到徐振環的照相館,善雨在一個房間中找到一張祖孫倆的合影,並貼了許多金尚哲的照片,幾人意識到,金尚哲或許有危險。

警方在金尚哲家周圍連續幾天進行監視,終於,一個頭戴帽子的可疑人物走進監控,警方立即實施逮捕,此人正是徐振環。

監視期間金尚哲將善雨叫到家中,看到電視上NCI發佈的抓獲開膛手徐振環的報導,卻並不認同他就是罪犯,善雨疑惑不解,金尚哲並沒有解釋,而是突然講述小時候的故事,父親卻對自己非打即罵,母親卻無力保護,九歲時父母因大火去世,自己並沒有難過,反而產生了報仇的幸福感,金尚哲越說越激動,吞下薄荷糖鎮定下來。

審訊開始,還未等基炯審問,徐振環便承認了所有罪行,將所有殺人的過程全部說明,卻說錯了殺人後第一次報警的時間,基炯敲定,徐振環並非開膛手。 

看到徐振環緊張的神情,李寒突然找出在徐振環照相館裡看到的祖孫倆的照片,看到照片,徐振環立刻承認自己是被開膛手威脅,才被迫頂替罪名。正當這時,NANA的電腦被徐振環照相館中帶來的電腦攻擊,陷入癱瘓。

基炯突然回想起,金尚哲描述自己被殺的過程中,提到死去妻子的手緊緊握著,許久才能打開,當時已被開膛手刺殺了幾十刀的他,怎麼還會關注妻子的手,賢俊突然想起世穎曾說過,開膛手身上帶有薄荷的味道,善雨也記起那天金尚哲對自己說過的話,線索拼湊起來,眾人才明白,開膛手正是金尚哲本人。

病毒不斷攻擊電腦,突然螢幕上出現了一張男人照片,基炯回憶起,正是當日護送妻兒轉移的員警,基炯深感不妙,

立即出發來到母子所在的位置,保護慧鳶的員警渾身是血躺在地上,基炯立即送他就醫,救護車上,員警虛弱地告訴基炯,金尚哲襲擊自己後用手機告訴慧鳶基炯遇害的假消息,讓慧鳶來找自己。

NANA查到了金尚哲手機定位,失去理智的基炯立即出發前往,並主動撥通了金尚哲的手機,親耳聽著金尚哲如何騙取慧鳶乖乖來到約定的地點,打開玄關門等待他的到來。賢俊等人也監聽到兩人的通話,想起金尚哲的悲慘童年以及母親不能保護自己的軟弱,慧鳶母子一定被約在金尚哲從未體會過的充滿幸福的地方——家中。

慧鳶打來電話,得知上當後,意識到家中這個和藹的員警,正是開膛手金永哲,基炯強忍住眼淚,讓韓星接下電話,告訴韓星,爸爸的案子需要韓星説明,韓星聽懂後回頭緊緊抱住媽媽,便離開了屋子,目送韓星離開後,慧鳶知道自己難逃一死,含淚與基炯告別,一聲槍響,便再沒有了聲音。

基炯回到家中,看到妻子的屍體,立即朝著窗簾開槍,金尚哲跑出來,與基炯廝打在一起,最終被制服,基炯來到書房的暗格內,韓星躲在裡面,與兒子時常玩的查案遊戲,卻在最後關頭救了兒子的命。來到妻子冰冷的屍體旁,基炯壓抑的眼淚,噴湧而出。

葬禮之後生活恢復了平靜,只是在沒有了心愛之人目送離家的身影。

不久後,新聞報導金永哲在自殺送醫途中逃跑。

5 - 亡命軍人上演生化危機 NCI聯手阻止災難

 

金尚哲越獄後,賢俊一直尋找金尚哲的下落。NANA查到金尚哲現如今外傷尚未痊癒,極有可能在藥店購買大量那他䂳和青黴素等消炎藥,找到目標後,賢俊立即出發逮捕,卻發現並不是金尚哲,原本抱有一絲希望的他再一次心灰意冷。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一個身穿黑衣,口罩蒙面的男子來到許多人聚集野餐的公園,確定風向後,拿出一管粉末,順風飄灑下去,傍晚,人們散去後,都感到呼吸困難,渾身痛癢,不一會,便口吐鮮血不省人事,大大小小的醫院掛滿急診,不斷有人昏迷甚至喪生。

敏英正在家中和侄女夏恩一起準備著春遊用的紫菜包飯,接到疾控中心的電話,敏英還未包完,便急匆匆趕回NCI,疾控中心將公園感染一事上報NCI,經過檢查,發現所有感染者均染上名為炭疽菌的病菌,此菌感染力極大,一旦進入呼吸道和肺部便迅速生長發生病變,嚴重時甚至導致死亡。

善宇和賢俊來到醫院,對其中一位感染者進行調查,根據她的回憶,不遠處的小坡上有一位男子,渾身黑衣,與當天春暖花開的氣氛十分不搭。

基炯召集所有高層發佈側寫,根據調查判斷,犯人應該是因為私人原因選擇在公園散佈細菌,而且十足空想,不願與人親近,擁有自己的實驗室,並極有可能發佈過有關細菌戰的文章。

善宇和賢俊來到公園,發現人群中有一位和被害人描述十分相像的男子,炭疽菌尚未曝光便遮臉帶帽十分可疑,看到兩人靠近,黑人男子瞬間逃跑,賢俊奮起直追卻被打傷在地。賢俊判斷,此人受過專業訓練。

NCI的會議室中,一位名為趙石勳的上尉將與側寫相似的一些線索向基炯說明,趙上尉找到當時因木星計畫召開的國會聽證會的視頻,臺上的張博士正向大家講解炭疽菌在戰爭中的殺傷力,,主張佔用公園建立生化基地。如今他正在一家名為fine的製藥公司工作,基炯兵分兩路,在張博士的公司和家中進行調查。

李寒與賢俊來到張博士的家,發現大門虛掩,兩人來到房內觀察,李寒發現書架有一本與生化毫無關聯的《女人傳》,推開這本書,一個密道豁然開朗,李寒徑直走進去,裡面是一間秘密實驗室,張博士慘死在實驗室中。突然,黑衣男子沖出來,將李寒捅倒在地,警報響起,男子打翻一瓶炭疽菌後離開了實驗室。

救護車與警車趕到張博士的家準備對李寒實行救助,李寒卻執意在裡面尋找線索,他忍住傷痛,深入實驗室,發現便利貼上記錄著拿人做實驗的時間,賢俊立刻命令NANA查找近期因肺部感染死亡的人,發現在一家醫院發現有三名在EG安保工作的人員突發肺病猝死,社長崔浩成,曾做過軍人,並與張博士一起共事四年,李寒立即確認了黑衣人正是崔浩成。

NANA破解了崔浩成房內的監控,發現一處監控設置在東安區附近,敏英突然想起,天安區附近,是侄女夏恩即將參觀的獨立紀念館。

NCI調動所有警力在周圍潛伏,賢俊與善雨來到廳內尋找犯人下手的地點,賢俊想起之前在公園犯人依靠風力才得以散播病菌,善雨立即鎖定換風口。賢俊趕去阻止了崔浩成的行為,崔浩成借機逃跑,指示幫手將車開進大廳,基炯此時也意識到犯人開始著手其他計畫,命令NANA查找廳外停靠的車輛,發現一輛貼有EG的車,基炯立即鎖定此車,命令外部警力全力追捕。警方圍捕車輛抓住了共犯李碩寒,善雨在後備箱發現了炭疽菌裝置。

崔浩成被賢俊抓到,卻在被擊斃前摁下遙控,NANA阻斷了電波裝置,但只能維持延緩裝置爆炸,善雨不顧勸阻將車開出紀念館,卻開進交通阻塞的道路,時間所剩無幾,善雨打開後備箱,將裝置發給賢俊,決定直接拆除裝置。

似曾相識的一幕再一次發生在所有人面前,最後的十秒內,善雨剪斷了所有裝置,抱起病菌全力疾跑,成功阻止了病菌的傳播。

一切恢復了平靜,敏英帶著夏恩與同事們野餐,基炯告訴敏英,是善雨及時告訴老師帶領小朋友撤離,才保證了夏恩的安全,賢俊也知道此事,他此刻明白,善雨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冷血。

 

6 - 善良女孩頻繁被害,幕後真凶另有其人

 

寂靜的自習室內,待考生恩靜結束學習走出門口,一本筆記躺在面前,恩靜撿起筆記,追上前面一位身穿黑衣的男人,正要把筆記交還,突然黑衣男電暈了恩靜,悄悄帶走。傍晚,家人便收到了恩靜被黑衣男綁架施虐的視頻。

NCI通過資料,兇手進行了側寫,此人是控制欲極強性格的人,通過施虐產生快感借此發洩,更為可恨的是,兇手在2015年發生的三起殺人案中,喜歡將兒女的屍體丟給父母見證讓其絕望,如今罪犯已不再滿足於見到兒女死亡那麼簡單,而是要讓父母們親眼見證兒女生不如死的模樣。

不久後,恩靜的屍體在一處隱秘的山林中被發現,之前的屍體往往放置在父母第一時間看到的地方,如今卻選擇一處不易察覺的林中。賢俊爬上山坡尋找線索,發現一個被花圈包圍的土坡和恩靜攜帶的項鍊,裡面是恩靜與母親的合影,地點正是這一片山林。基炯知道了兇手的意圖,將拋屍地點定在死者與父母具有紀念意義的地方,更容易引發痛苦。

母親來到NCI認領屍體,看到女兒渾身是傷死不瞑目,母親失聲痛哭,冷靜下來後,母親告訴賢俊和善雨,那個小土坡是埋葬恩靜最愛小狗的墳墓,每當恩靜放鬆時,都會和母親來到這裡。善雨將情況向基炯報告,基炯進一步判斷,兇手並非讓全家人見證死亡,而只是單純想讓母親痛苦。

李寒在視頻中發現兇手施暴期間總是不停向四周觀看,似乎格外在意別人的眼光,將恩靜摔打在鏡頭前時,鏡頭猛烈地晃動。基炯判定,兇手不止一個,而是兩人聯合作案,恩靜在被黑衣男毆打的同時,另一個兇手正在拍攝。而引誘女孩們上鉤的契機,正是他們的善良。

晚上,孝順的女兒有珍幫母親看完店,走在回家的路上,不遠處,一個拄拐的黑衣人灑落了包裹倒在路邊,有珍看到後急忙上前攙起男子,熱心的幫忙抱起東西,然而走在身後的黑衣人突然扔掉拐杖,迅速上前電暈了有珍,一輛車開過來,黑衣人將有珍扔進車中揚長而去。

NANA成功將兇手手腕的紋身分解出來,看到圖案,李寒想起早先一位元藝人因淫亂視頻曝光後自殺的事件的檔中也有這個圖案。李寒找到檔,與敏英一起一一比對。

有珍的母親收到了視頻,立即上交給NCI,在NANA觀察視頻時,李寒發現淫亂視頻中的桌子與綁架視頻的桌椅一樣,是同一處空間,SM者身上的紋身也與兇手相同,是sculture的意思,是一家非法經營的色情網站。NANA通過網友的説明找到了製作淫亂視頻的人,名為薑宰德,運營這家網站,曾因淫亂等多個罪向入獄多次

NCI兵分兩路,來到薑宰德註冊的公司和家,成功在公司中的小屋內抓到正在施暴男子,然而男子並非兇手,只是一個拍攝SM視頻的愛好者。而在家那邊,薑宰德在逃逸的途中跳下天臺身亡。基炯回到宰德的家中,發現了宰德與幾個男人的合影,善雨收到照片,向抓到的男子詢問是否有認識的人,男人指向其中一個,名為伊正碩,擁有一樣的紋身,是與宰德一同長大的朋友。

賢俊和基炯找到正碩的家,開門的卻是正碩的妻子宋友京,家中物品整齊擺放,妻子急忙掩蓋被打的傷痕,基炯捕捉到一切,更加肯定了正碩的嫌疑,賢俊在家門外監視,被友京發現,趁賢俊不注意,從窗外逃出。卻又一身傷痕,來到了NCI。

有珍無奈地承認了正碩的罪行,坦白自己在家中被虐的生活,但又只能依靠正碩。有珍將正碩藏身的地址告訴基炯,基炯立即嗎命令賢俊逮捕了正在賭博的正碩。

正碩強裝鎮定,絕口否認自己殺人的事實,NANA找到友京,鼓勵友京勇敢站出來保護自己。友京鼓起勇氣,來到審訊室,戰戰兢兢地引導丈夫承認罪行,而丈夫卻發誓抵死不說,命令員警將友京帶走,友京哭著走出審訊室。基炯望著弱小的友京,突然感到有些異樣,回看友京與正碩審訊時的對話,友京看到死者照片,表現十分冷靜,並看似有意無意地引導著正碩承認罪行。基炯突然意識到,綁架這些女孩的真凶並非正碩,而是這個看似溫婉弱小的友京。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