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開月正圓分集劇情介紹共75集(第31-40集)

u=3938493667,1026213769&fm=11&gp=0  

31 - 情竇初開

沈星移剛回家,下人就告訴他以後可以參加所有生意的例會了。這是從前大哥沈月生在時的待遇,代表著父親對自己的認可!這個消息讓他開心不已,趕緊走入堂內,正好為大家講說沈氏應對吳氏布業的對策。旁聽的杜明禮聽完他的計畫,大加誇讚。

杜明禮離開後,沈四海告訴兒子,自家的三成利潤都要分給貝勒爺名下的隆升和。這是為了獲得必要的人脈資源,必須付出的代價。可對於父親的野心和志向,沈星移從來都不屑一顧,他骨子裡還是希望能夠踏實做生意。經歷了大哥的死和吳家東院的衰敗之後,他對於這種不擇手段的事情總想避而遠之。

胡詠梅為了以後的生計考慮,找到父親從前的客戶楊老闆,希望他可以還上欠款,繼續與自家藥材行做生意。沒想到楊老闆這次來是做洋布生意的,而且沒有多少收穫。他只好把欠下的帳緩一緩,說明年開春還。因為往日的交情,楊老闆又拿了一些洋布樣品給胡詠梅。跟隨在側的胡家掌櫃思量一番,就提議胡詠梅也來做洋布,一定能賺錢。胡詠梅知道周瑩正在做土布,決定大幹一番給仇人迎頭痛擊。

和周瑩談話之後,趙白石對於吳聘的死多了許多懷疑,就繼續找沈星移查問情況。因為上次沈家軍需訂單的舊怨,沈星移並不配合,而且處處譏諷。何況,他並不知道內情,就沒有說出什麼有價值的消息。

周瑩拿出自家做好的土布,二老爺和四老爺看了十分驚喜,認為這樣的品相一定能大賣。再算算利潤和第二年的計畫,周瑩覺得最後能掙一大筆銀子。這樣一來,她振興吳家東院的心願,就能很快實現了!銀子向來是人人所愛的,就連四老爺回家之後,都決定給太太做兩套新的絲綢衣服。

二老爺回家之後,更是興致滿滿的說要給女兒最豐厚的嫁妝,要讓兒子做個清官,最好聲望能超過同窗趙白石。吳漪這才知道,哥哥吳澤和趙大人是相識的。她借著要拜謝恩人的理由,讓吳澤幫忙引見。原來,就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時候,她已經把趙白石記在了心裡。

自從被趙白石救下之後,吳漪就一直忘不了那天的情形。她想著那個男人把衣服給自己披上的時候,是多麼的溫柔。就連他留下的粗布衣裳都有一股獨特的氣息,耐人尋味。平日裡文靜的漪小姐最羡慕吳聘哥哥和周瑩嫂子的愛情,如今終於知道了思念一個人是什麼滋味。

吳夫人來看周瑩,聽她說起了如今的收益和以後的生意計畫。看著兒媳篤定這次一定能大賺的樣子,她也開始相信東院就要翻身了。周瑩說起了當時偷拿的那兩千兩銀子,一點都不計較挨板子的事兒,還蹬蹬腿兒證明自己沒事。對於如今的她來說,最在意的只有自家的土布能不能順利賣出去。

胡家洋布行很快開業了,從前在江浙兩廣風靡的洋布很快被搶售一空。一個月之後,沈家和吳家的布業幾乎無人問津,都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大家都在防著吳家,沒想到胡家成為一匹黑馬。四老爺發現布沒有賣出去,十分生氣,可也沒有好辦法。

周瑩和沈星移不約而同,都來洋布行裡查訪情況。進兩個冤家一相見,免不了鬥嘴。沈星移調笑著說,吳家賣不出去布把錢虧完了,周瑩剛好回來沈家當丫鬟。混世女魔王自然不甘示弱,假裝無意狠狠踩了他一腳。兩人都裝作一臉輕鬆,實際上都在盤算著應對之策。

沈星移和父親商量,低價賣出手上的土布,然後轉做洋布。可這樣一來要虧下六萬兩銀子,這個數字讓沈四海頗為肉痛。他只好去找杜明禮商量,能不能禁止洋貨在市場上流通,這樣才能保住吳家的利益。

周瑩這邊,小江和小伍紛紛提議降價賣出土布,可她卻覺得這個辦法不行。正商量著,西院和中院的掌櫃因為貨款吵起來了,言語之間還對周瑩頗有輕蔑之意。王世均不忿,就動起手來。結果兩院掌櫃以多欺少,打得他不能還手。周瑩見狀,乾脆抄起棍子也加入了這場“戰鬥”。從前在江湖上的拳腳還沒荒廢,她趁機把緊張的情緒放鬆了一下。二老爺和四老爺都跑來勸架,可誰也沒有好主意讓土布不虧在手裡。周瑩雖然生氣,可腦袋裡想的還是怎麼能把土布賣出去。

杜明禮按照約定來找胡詠梅,希望她能高抬貴手。胡詠梅卻反問,如果隆升和賠錢和他有什麼關係。杜明禮如實相告,自己拿的只有固定的例銀而已。看胡詠梅沒有退卻的意思,杜明禮甚至抬出了貝勒爺的恩情,希望她能關門一陣子。可胡詠梅卻拿出了古月洋布莊兩成的股份,以此答謝杜明禮的幫忙。看著這契約,他半響無話,知道自己這一次是怎麼也說服不了這個女子了。甚至,他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查坤看杜明禮無功而返,又一次提醒他不要忘了身上的任務。杜明禮第一次生出了想反抗貝勒爺的心思,拿出一成股份給查坤。因為他們二人做的再好都不會有獎勵,而股份的銀子卻是實打實可以握在手心裡的。

杜明禮不是不知道,自己一直在利用胡詠梅,可她卻始終坦誠相待。從前的半個饅頭,如今的兩成股份,這些東西就像冬日裡的一把火,照亮了他內心的黑暗。

32 - 路遇三壽幫

 

周瑩起了大早正要出門,卻聽到周老四和張媽說起了從前吳聘爺爺做生意的經歷。那時,本地市場都被搶佔了,吳老太爺直接遠走他鄉去賣貨。這不經意聽到的話給了周瑩新的啟發,她也決定像老太爺一樣去闖一闖,搏一個轉機出來。

正在小江、小伍和王世均一籌莫展的時候,周瑩來了。她一臉嚴肅,說出了自己的主意——到迪化去賣布。四老爺聽說之後,覺得這個辦法有可能會送命,風險太大。而二老爺也說吳家在迪化的盛隆全並未打開局面,也許那裡並不是一個適合做生意的地方。周瑩則不以為然,就算要虧本,也要在關門之前做最大的努力。這樣,就算真的失敗了,她也能說自己問心無愧。

周老四勸女兒別去,沒想到周瑩反而要拉著他一起去。他才不想給吳家賣命,果斷拒絕。旁邊的春杏聽了,決定要跟著少奶奶一起去。

沈星移聽周老四說周瑩要去迪化做生意,心中大為震動。他再次被這個奇女子的妙招打動了,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而且這一路上的風沙雨雪肯定不會少,多一個人的陪伴也好過些。他趕緊和父親申請要去迪化賣布,處理眼下的危機。

沈四海聽說杜明禮無功而返,揚言要去砸了洋布莊。可杜明禮已然有了自己的計畫,不打算真的下手對付胡詠梅。正在沈四海為杜明禮不肯幫忙而發愁的時候,沈星移的話令他深感欣慰。終於等到了兒子可以獨自扛事兒的一天了,他立即同意了這個請求。

周瑩在出發前叮囑王世均,如果自己沒回來,就把老宅子賣一半出去,讓婆婆收租過日子。這一路兇險,必要的心理準備還是要有的。小江小伍都捨不得她,可也沒有辦法。

就這樣,周瑩帶著春杏、老宋和福來準備出發。一行人終於要啟程了,吳夫人對周瑩滿是不舍。二老爺和四老爺也都來送行,祝她一路順風。

嘴硬心軟的周老四始終放心不下,還是跟著來了。馬車一路走遠,卻聽到沈星移騎馬趕了上來。他言語之間,還是那副調笑諷刺的樣子。周瑩一聽才知道,這個冤家也是去迪化賣土布的。她知道做生意就是搶先機,不想在這件事上落後,趕緊讓老宋趕快點。可馬車速度畢竟慢,沒法超過有好馬傍身的沈星移。

周瑩一行人到了歇腳的客棧時,發現沈星移早就到了,還得意洋洋的拿出美酒誘惑周老四。周瑩氣不過,乾脆出門揚鞭趕走了沈星移的好馬。她興致正濃,站在桃花樹下,還拿鞭子打下了一陣落花雨。聞聲趕來的沈星移剛好看到樹下的周瑩,張狂又嬌憨,俏皮又美麗。他看著這佳人與落花,竟然癡癡的呆住了。等他反應過來,周瑩他們早已坐著馬車離開了。

天色漸漸暗下來,很快就要到三壽幫地盤,周瑩一行人找到一處歇息的客棧。周老四要了些吃的,又打聽了消息,以為暫時可以避過三壽幫的人。很快,沈星移也帶人趕來了客棧。他想到周瑩白天幹的好事,一臉壞笑著給她的馬喂了些巴豆。

夜半時分,三壽幫前來騷擾,鬧出很大的動靜。周老四事先編好的話沒管用,這些土匪找的就是三男兩女,直接要帶走周瑩他們。周老四和周瑩反應過來,踹翻前面的土匪,把門插上後帶著春杏他們從窗裡跳下,迅速坐馬車離開。

沒想到,因為沈星移幹的好事馬兒拉稀了,沒法繼續走。眼看土匪們就要追上來了,周瑩讓大家分頭跑。可是兩條腿跑不過四條腿的,他們還是被抓住了。沈星移帶著手下一直悄悄跟在後面,想找機會救人。沒想到土匪人多勢眾,連他也一起被抓住了。

只有周老四跑得偏了方向,沒有被抓到。周瑩雖然被抓,卻十分冷靜。她相信自己的爹爹一定會搬來救兵,多撐一些時間就能得救。土匪的老巢隱蔽,她還要想辦法留下求救的記號。略一思索之後,周瑩拿嘴叼起春杏的首飾,拋在了馬車外。沈星移還不懂其中用意,又想出言挑釁,卻被她三言兩語堵住了嘴。

周瑩仔細想想,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三壽幫盯上了。上次土匪錯抓了人,這次是實打實的沖著自己來的。雖然摸不著頭腦,周瑩卻還能隨機應變,叮囑春杏遇到機會要帶著沈星移先走,不用回來救她。沈星移向來都是講義氣和情意的,當即表示自己一定會回來。

土匪們一路帶著戰利品回到了三壽幫老巢,直接見了首領韓三春。春杏沒有暴露沈星移的身份,假裝自己是東院的寡婦,反而差點被一個叫牛哥的人輕薄。周瑩不能坐視不管,毫不猶豫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警告韓三春不要輕舉妄動。

 

33 - 千紅姑娘的報復

 

雖然周瑩說了自己就是三壽幫要找的人,但韓三春沒有輕易相信。他覺得春杏的衣著打扮更像吳家的夫人,警告她不許報官,否則下場就像當場被牛壽娃捅死的老宋一樣。春杏雖然慌亂,還是冷靜的答應了兩萬兩的贖金,假說周瑩和沈星移是丫鬟和掌櫃,讓他們回去報信。韓三春不疑有他,答應了放走這兩人。

就在周瑩和沈星移走出大堂時,剛好與被吵雜聲引過來的千紅擦肩而過。千紅如今嫁給了韓三春,是這三首幫名副其實的首領夫人。周瑩本以為能僥倖逃脫,可千紅只一眼就認出了沈星移。之前她被這個紈絝公子害的丟了面子,如今正好捅破他的身份出口惡氣。韓三春聽完千紅的話,大笑著把周瑩和沈星移關入土牢。

春杏因為東院拿不出銀子而著急,周瑩安慰她別氣餒。如今雖然被關起來,但還沒到最壞的時候。周瑩始終在想辦法逃脫,沈星移則跟沒事人一樣,繼續淡定的等家裡拿錢來贖人。韓三春囑咐牛壽娃別亂殺人,可他不知道這位二當家早已有了異心,在伺機投誠官兵。

綁匪的信很快送到了沈家和吳家,兩家人都被嚇得不敢報官。畢竟,三壽幫撕票就像家常便飯一樣。沈四海直接找到杜明禮求助,杜明禮一口答應。

千紅來到土牢裡,拽著沈星移的衣領就動手。原來她被沈家拒絕後,為了不被嘲笑很快就嫁給了韓三春,雖然被真心對待,日子卻不是自己想要的。沈星移只能忍著這一拳一拳,連聲道歉。周瑩雖然沒有說話,卻把關於韓三春的資訊都聽到了耳朵裡。

二老爺和四老爺湊了些錢,小廝、丫鬟和張媽也都拿出一些私房錢來給王世均,可離兩萬兩銀子還差的很遠。吳夫人覺得救周瑩要緊,就決心把老宅賣了。可這宅子一時沒有買家,情況卻越來越危險。

趙白石本以為三壽幫已經收斂起來,卻被上司叫去談話,這才得知周瑩被土匪綁了。他為了表明態度,自請用三天時間解決事情。吳家人正苦惱的時候,趙白石前來問詢,決定帶兵前去圍剿三壽幫。剛好周老四趕回來,說自己知道土匪的老巢在哪裡,趙白石認為救人的把握更大了些。

知府大人在杜明禮的暗示下不肯派兵,趙白石趕緊去找張先生。張先生考慮到貝勒爺的因素,沒有當機立斷,卻決定調趙白石離開陝西。趙白石萬分著急,全然沒了從前的冷靜和持重。這不是為了他的仕途,為的卻是一份說不清的牽掛。

王世均從趙白石那裡得知知府和縣衙不肯派兵,只好聚集家中的家丁小廝去救人。趙白石覺得這也是個辦法,就去找沈四海商量,卻被拒絕。

周瑩和沈星移商量要裝病跑出去,卻在她大喊肚子疼的時候,發現有人來救他們了。正是多日不見的二虎!他在家人都去世後,通過老鄉的引薦,落到了三壽幫這裡。二虎早就認出了周瑩,直到現在才找機會拿到了鑰匙。他和周瑩商量好路線,趁換班的時候離開。

牛壽娃謀劃著怎麼撕票,可礙于韓三春的面子不能動手。他喝酒喝的興致正濃,想起了春杏的美色,就回去土牢查看。很快,牛壽娃就發現周瑩他們跑了,立刻領著一大幫人追出來。眼見被包圍起來,周瑩知道這個時候不能硬拼,決定投降保存力量。

沈星移和周瑩一行都被帶回了堂下,韓三春怒不可遏。二虎說出自己往日受到周瑩的恩惠,向韓三春求情。牛壽娃趁機想殺了他,卻被韓三春攔住了。他作為大當家,不是不講情義的人。為了平息眾怒,韓三春同意把自己那份收入都分給弟兄們,以此來放過情有可原的二虎。

牛壽娃見色起意要帶走春杏,卻被周瑩拿刀架在脖子上。她雙手拿刀,不怒自威,讓韓三春管住他的兄弟,不能染指自己的丫頭。韓三春看周瑩大義凜然,就答應不再動春杏。逃跑未遂,二虎和周瑩他們一起被關起來。二虎說起了自己流落到三壽幫的經歷,還談到了韓三春為人不錯。周瑩把這些話一字不漏的聽到了耳朵裡,仔細盤算起計策來。

杜明禮和查坤商量把三壽幫的贖金扣為己有,兩個生活悲慘的人看著自己的銀子,開始享受這種感覺。

 

34 - 真情告白

 

距離交贖金的時間已經不遠了,韓三春還沒有見到錢。他來到土牢威脅周瑩和沈星移,說自己如果還看不到贖金就撕票。周瑩憑藉之前用心的打聽,已經對這個大當家有一定瞭解。她靈機一動,開始問韓三春,那贖金的銀票用完之後要怎麼辦,還給他算起了成本和收益。

韓三春的隱秘心事被戳中,覺得這番言論有幾分道理,卻還是沒有退讓。周瑩繼續說出了他從軍的過往,正刺中了韓三春最為悲痛的傷疤。當兵的兄弟們無人問津,而官老爺們卻活的好好的,想到這裡,韓三春就不願意再說下去。

他氣衝衝的出門,卻看到弟兄們正在賭博,那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太窩火。難道這麼賭下去就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麼?牛壽娃看他不悅,表面上勸他別想太多,心裡卻懷疑是不是走漏了什麼風聲。杜明禮那邊的書信來到,牛壽娃不得不把沈星移放掉。

正在周瑩四處想辦法無果的時候,沈星移卻氣定神閑,認真的說要幫她交贖金。周瑩本來因為拖累他而內疚,如今更是滿心感激。沈星移卻說起了馬突然拉稀,正是他的傑作。她瞬間氣結,立刻動腳踢了這個紈絝公子一下。

沈星移被牛壽娃的手下趕到埡口放走,終於能重見天日。他抬頭看到樹上的葉子紛紛落下,腦海裡卻全是周瑩的樣子:她在花樹下巧笑爛漫,她古靈精怪的講故事,她灑脫的大笑……這些畫面是多麼的鮮活真實,他瞬間就不想走了。牛壽娃笑道沈少爺居然是個情種,對一個寡婦這麼情深義重。沈星移這才明白,自己對周瑩是多麼深刻的愛!

看到周瑩,沈星移一顆心都安定下來,繞在她身邊走來走去,傻笑著看她。周瑩被這莫名其妙的笑,弄得渾身不舒服。看到他癡癡的看著自己笑,總覺得這笑容背後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周老四找到了女兒沿路留下的記號,帶著趙白石一行人摸索著找到了三壽幫的老巢。趙白石自知實力不夠,決定安排人馬速戰速決。韓三春很快得知了官兵靠近的消息,迅速做好應對的準備。牛壽娃則以為是自己人來了,想辦法要殺掉周瑩,用坑害韓三春來謀得投誠的資本。

韓三春來到土牢,質問是哪一家報了官。周瑩不慌不忙,試圖拿吳家生意的兩成股份,交換韓三春的投誠。二虎也幫忙勸說大當家,同意周瑩的建議。可韓三春顧惜兄弟們的性命,沒有立刻答應,而是偷偷給了二虎牢門鑰匙。官兵很快殺進老巢,牛壽娃以為這次來的是自己人,便設計讓韓三春孤軍奮戰。

趙白石衝鋒在前殺的勇猛,可韓三春卻起了疑心,認為官兵其實沒有來了太多人,決定搏一把。牛壽娃趁亂命令手下把周瑩和沈星移一行帶出來,準備殺人撕票。第一次和死亡如此接近,沈星移卻無比坦然,他大喊著周瑩我愛你。是啊,能在臨死前能明白心中所愛,也是開心的事情。周瑩心中有些動容,卻讓沈星移清醒一點。如今能不能活命都是問題,情愛更是不足為道。

本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韓三春留下的人殺死了牛壽娃的人,換來了一次生機。二虎趕緊解開手上繩子,帶著周瑩和沈星移一行往外跑。千紅這才知道韓三春的境遇十分危險,想去找他。他們爬上了炮樓查看情況,底下廝殺成一團,硝煙彌漫。

周瑩拿手中的兩成股份,讓千紅答應勸韓三春投誠,發誓自己絕不會騙她。在二虎的幫忙勸說下,千紅答應了這個建議。正在趙白石和韓三春酣戰的時候,千紅和二虎的聲音響起來,告訴他現在的情況。三壽幫如今前面是官兵圍剿,後面有牛壽娃背叛,堪稱在水深火熱之中。眼見情況危急,韓三春答應投誠。

周瑩跑下炮樓和沈星移背靠背,一起廝殺。為了保護周瑩,沈星移的手被土匪砍傷。身後是自己喜歡的女人,這樣的戰鬥足以點燃所有的激情。面對周瑩的關心,和這一刻並肩作戰的幸福,沈星移覺得死也值得了。

官兵攻入山寨,牛壽娃發現來的人不是自己的人,立刻要走,卻被韓三春迎面殺死了。

 

35 - 患難見真情

 

韓三春投誠後,與趙白石一起剿滅了剩餘的土匪。硝煙彌漫之中,周瑩正在為沈星移包紮手上的傷口。劫後餘生,兩個人都放鬆許多。趙白石冷眼看著他們,心裡竟有些醋意冒了出來。周瑩看到他,就走過來誠摯道謝,並替韓三春求情。可趙白石只是冷冷的回應,與平日親民的形象判若兩人。

周老四和王世均、小伍都來到周瑩面前,一臉擔心的看著她。周瑩大方表示自己沒事,並且囑咐王世均,首先厚葬車夫老宋,然後把二虎帶回東院去,再擬好韓三春應得的股份契約,好好安置千紅姑娘。王世均都點頭應下之後,才明白過來周瑩還要去迪化。

春杏和周老四不放心,依舊跟著她繼續上路。那邊沈星移已然整裝待發,他沒有忘記兩人的賭局,決心在這次迪化之旅好好表現。杜明禮得知趙白石剿滅三壽幫的消息後,趕緊命令查坤扣押相關證據。

周瑩一行到了歇腳的客棧之後,發現沈星移早已等在大堂,約她一起吃飯。經過這次生死考驗,周瑩對這個紈絝公子的偏見消失許多,而且生出很多好感。她吩咐春杏拿條漂亮裙子來,準備好好收拾一下去謝謝這個同生共死的夥伴。

這時,福來走進客房,和周瑩說起了沈星移打傷吳聘的證據。那聲“快跑”,福來不僅在吳聘受傷的巷子裡聽過一次,如今又在土匪窩裡聽到一遍。這一模一樣的聲音,確定是沈家二少爺無疑。周瑩下樓冷臉說起此事,沈星移坦蕩的承認了,這是他在大哥死後尋求公平的方式。于情於理,他都不覺得自己有錯。

周瑩看他如此輕巧的承認了,不由得繼續懷疑是他第二次下手,毒死了吳聘。畢竟,重傷丈夫的兇手如此逍遙法外,誰也不會受得了。周老四見情況不對,趕緊勸和,沒想到沈星移氣衝衝的掀翻了桌子。好好的一頓飯,鬧得不歡而散。天下沒有哪個男人,能忍受得了心愛之人對自己的質疑與地勢,他沈星移也不例外啊。

趙白石立功後,繼續督察周瑩被綁的事情。他很好奇,牛壽娃為何對周瑩的行蹤如此清楚。師爺說這個牛壽娃有城中暗線,通過暗道傳遞消息。不光是官兵的消息,還有吳家東院的消息,都是暗地洩露了。趙白石還想追查那個想要招安牛壽娃的人,卻沒能找到實質性的證據。

胡詠梅來拜訪杜明禮,本意是要拿給他股份的分紅。一進門剛坐下就聽說杜明禮受傷了,她拿起紗布溫柔的為他包紮。而後,胡詠梅拿出了準備好的銀票遞給杜明禮。她心裡始終記得那最難過的日子裡,是這個人一直不求回報的幫助自己,也是這個人為她救出了父親。杜明禮心裡頗為震動,這個女人的美好與單純,令他靈魂都在顫慄。兩個人頗有默契的對望,卻被查坤的一聲咳嗽打斷。

杜明禮送走胡詠梅後,心裡仿佛吃了蜜糖一樣甜。往日很少有笑臉的一個人,如今臉上堆著笑容,難得的輕鬆自在。杜明禮看著查坤,把銀票分過去,喃喃說著想要追求一些與如今生活不同的東西。查坤一臉嚴肅,仿佛在提醒他現實的殘酷。杜明禮拋出一句,如果胡詠梅知道自己一直在利用她,還會不會像如今一樣。這是在問查坤,也是在問自己。胡小姐出身不凡,自然不是傻子,一定不會了吧。他吩咐查坤把書信都燒掉,可稍一思索,卻又攔下了一封。

趙白石找到同窗吳澤一起喝酒,談論著考舉的事情。這時,吳漪娉婷而出,走到趙白石面前道謝一番,又帶來了自己做的菜。這一番情景,她在私下設想了無數次,終於實現了。從未對男人主動示好過的漪小姐,又是害羞又是激動的跑回房間。

可此時的趙白石憂思百結,已然明白自己對周瑩情愫暗生,不能忘懷。他借著酒勁兒隱晦的吐露心意,如此矛盾如此掙扎。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心門居然會被周瑩這樣的女子打開,還耍賴似的呆著不走了。

喝醉了的趙白石跌跌撞撞走回縣衙,卻於朦朧夜晚中恍惚看到了擊鼓鳴冤的周瑩。還是那個倔強的身影,還是那份颯爽的姿態,趙白石對她的一字一句都記得清清楚楚。該怎麼割捨忘懷呢?他拿起案上的書卷,拼命讀著書上的警句,試圖沖散腦海裡的妄念。

迪化城就在眼前了,街市繁華叫賣的聲音不絕於耳,周瑩一臉興奮的下車。西院盛隆全的老闆徐仁傑早已準備好,盛情接待了周瑩。正在兩人說話之際,一個挑釁的聲音跳了出來。

來人正是圖爾丹,本地最大的生意人。他自稱被盛隆全的吳老闆所欺騙,出言要好好懲治徐仁傑。周瑩大膽上前,與圖爾丹正面相對。

 

36 - 吳遇出現

 

周瑩覺得盛隆全賣假藥個誤會,就趕緊以吳家大當家的身份和圖爾丹解釋。沒想到,圖爾丹拿著假藥材的包裝質問她。她氣定神閑的讓小廝拿來真藥的包裝,親自為圖爾丹展示真貨包裝的暗記。這個暗記只有吳家的人才知道,假貨再怎麼逼真也不可能把暗記都盜用。

沒想到假包裝的暗記都和真貨的一模一樣,一時摸不著頭腦的周瑩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珠花已經被圖爾丹打落在地。斷定吳家人在作假的圖爾丹十分氣惱,當下索要十倍的賠償金,並且只給周瑩三天時間去準備。

圖爾丹走後,周瑩一直在思考到底是誰作假。可二老爺和徐仁傑都不可能有作假的嫌疑,其餘的吳家人也都不粘手藥材生意。周瑩知道自己是來賣土布的,如果不能在此地立足,那麼一切生意都免談。所以,接下來必須把盛隆全出現假貨的事情調查清楚。

周老四和周瑩上街閒逛,發現任喜堂的店裡也在分銷盛隆全的藥,可是這不能證明自家的清白。她決定假扮波斯女富商,來引那個騙人的吳老闆出來。

穿著波斯服裝的周瑩出場了,可總感覺有人在後面跟著。或許是圖爾丹的人吧,她沒有放在心上。如今,好好表演是最重要的。周瑩假裝無意來到了周老四的翡翠攤位,出手豪爽用定價十倍的價錢“買”下了那顆翡翠。而後,又假裝發現綠色不合自己的運勢,將翡翠輕巧的送給了福來假扮的乞丐。這一來一回,出手闊綽的波斯女富商成為了迪化城裡最熱的話題人物,許多商人都等著進紅運館的門和她做生意。

可一天下來,都沒有看到那個吳老闆前來。正在周老四猶豫要不要現在出城的時候,吳老闆出現了。他帶著樣品前來,卻被周瑩三兩句話拒絕。周瑩知道,自己必須速戰速決找到對方的窩點,就提出要查看庫房。吳老闆思考了一下,答應第二天帶她去。

吳老闆走後,周老四和福來前後跟著他,卻被迪化城的建築繞暈,跟丟了。

第二天一早,圖爾丹就來紅運館拜訪了。他得知了波斯富商的消息,特意來問候。周瑩本以為能蒙混過關,沒想到圖爾丹三言兩語就找到了破綻,拆穿了她。可距離約定時間越來越近,吳老闆馬上就要來了。

圖爾丹為了不讓周瑩騙更多的人,就要抓走她。周瑩無奈之下,只好假裝拿披風把他打暈過去,然後關進箱子裡。圖爾丹的手下許久沒有見老闆出來,就進門尋找他。他們聽到一個大箱子裡傳來異響,這才救出老闆。被襲擊和關押的圖爾丹怒不可遏,隨後包圍了盛隆全,抓住了掌櫃和夥計們,要把他們都扔進沙漠裡。

而此時吳老闆帶著周瑩和周老四,已經順利到達郊外的庫房。看到貨物之後,周瑩決定把這些都買下。就在她要返回迪化城的時候,看到有馬車拉著貨物朝著吳老闆的庫房去了。周瑩果斷下車,小心翼翼的摸近了那輛馬車,發現都是假藥材。可是,吳遇出現,正好撞到了鬼鬼祟祟的周瑩和周老四。

周瑩這才發現,幕後主使居然是在三老爺壽辰過後就消失了的吳遇!怪不得吳家獨門的印記都能被模仿,果然是這個吳家人做的好事。

吳遇在爹娘死後就流落街頭,不得已才賣假藥。時間雖然在流逝,但他始終懷恨在心,決定報復這個害他家破人亡的女人。他命人把周老四父女綁起來,拿出匕首緩緩擦拭著。

周瑩知道真相後,本不想與吳遇計較,還想勸他回吳家。而吳遇已然喪失理智,先是捅傷了周老四,又準備對周瑩下手。雖然闖蕩江湖多年,可周瑩卻切實害怕起來。如今真是陷入絕境,不可能有人來幫忙了。

 

37 - 沈星移再次表白

 

就在周瑩以為這次死定了的時候,沈星移出現,救下了她和周老四。原來,一直跟著她的那個人就是沈星移。當時,沈星移剛進城就看到了打扮成波斯人模樣的周瑩。他心下好奇就一路跟著,機緣巧合才又救了周瑩一次。

雖然吳遇趁亂逃跑了,但這庫房裡有足夠的證據證明盛隆全的清白。周瑩向沈星移道謝後,趕緊找到了帳本返回盛隆全。這時已到黃昏,圖爾丹要把盛隆全的人都扔到沙漠裡去。周瑩適時出現,把抓到的吳老闆和帳本奉上,澄清了真相。

圖爾丹看這女子雷厲風行,如此精准的處理事情,不由的心生佩服。可他是本地最大的商人,從未被打過、關過,這個賬不能不算。圖爾丹叫來四位大力士,讓周瑩上場,隨便敲暈場上的任何一個人就放過她。

沈星移擔心周瑩應付不了,就想要替她上。畢竟跑江湖賣藝和真正的練家子,有雲泥之別。如果周瑩上場,她的花拳繡腿很有可能受傷。可周瑩卻已然有了主意,說自己沒問題,掄起棍子就上場了。就在大家都為她擔心的時候,她用力打自己一棍子暈倒在了春杏懷裡。原來,這就是所說的打暈場上的任何一個人。

圖爾丹第一次看到這樣有意思的女人,不怒反笑。這麼處理既化解了矛盾,又償還了那一棍,還讓人挑不出錯來。真是個妙人!

周瑩決定把吳老闆售出的假藥用真藥替換回來,為盛隆全的招牌善後。她決定借著這次風波,好好打開盛隆全的名聲。圖爾丹聽說後,更是十分佩服。畢竟聰明又厚道的人,太少了。

圖爾丹得知周瑩這次來是要賣土布的,就決定把她手上的所有土布都收下。周瑩此行的最大問題終於解決了,她趕緊舉起酒杯敬了圖爾丹。沒想到,圖爾丹又決定把自己中土採購的貨物,都交給周瑩代理。這是多麼意外的收穫!

周瑩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激動,連連敬了幾杯酒。此時的圖爾丹興致正濃,就跟著音樂當場跳起舞來。周瑩也跟著轉圈圈,全場一片歡樂。

第二天一大早,盛隆全就被滿滿的客戶圍滿了。這都在周瑩的預料之內,畢竟人們都會被毫無保留的誠信打動。周瑩親自拜訪沈星移,兩人到城牆上散步。想到上次吵翻後,這次沈星移又救了自己,周瑩無不感慨。

沈星移再次鄭重說起自己沒有下毒殺吳聘的事情,周瑩也願意相信。她道謝之後,滿心誠摯的說起了吳聘的為人,以及自己對吳家東院的瞭解,認為沈月生絕不可能是死於這兩者任何一者之手。沈星移本有疑惑,看她如此堅定,也就相信了。兩人都決定,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查出真相。

沈星移提起自己在三壽幫時說的話,再次向周瑩表白,希望兩人能在一起。周瑩一臉笑容,承認了沈星移如今的變化,嘴上卻說我們已經是朋友了,永遠都是朋友。這個答覆顯然不能讓沈星移滿意,他大喊著總有一天我們不只是朋友。可周瑩卻風輕雲淡的留下一句,你想多了。

就在周瑩要離開迪化的時候,圖爾丹前來送行。他抓到了逃走的吳遇,連同駱駝一起送給了周瑩。這短短幾日的相處下來,圖爾丹對這個有勇有謀還漂亮的奇女子十分不舍。周瑩就邀請他來涇陽做客,兩人約定了後年六月的日期。

走到戈壁灘的時候,周瑩命人把吳遇從駱駝上放下來,親自拿著一把刀走向他。就在大家以為她要殺了吳遇的時候,周瑩卻放了他。這個決定對周瑩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選擇,因為無論誰殺了誰都不可能恢復已經失去的東西。況且,三夫人的所作所為與她的兒子無關。可吳遇怎麼都不肯接受周瑩的示好,也不願回吳家,他失魂落魄的跑遠了。

吳漪為大哥吳澤做了一桌子好菜,為他接下來的考試鼓勁。其實,漪小姐只是想打聽趙白石的消息。吳澤聽到妹妹問起趙白石的婚配,瞬間反應過來小妹是喜歡了這個趙大人,決心為她爭取。

趙白石因為剿匪有功,破格升遷為布政使。他找到張大人,說起了消失的書信。張大人猜測書信與貝勒爺有關,囑咐他要進退有度。

杜明禮和查坤的銀子越來越多,說起以後的打算。杜明禮想過一種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生活,像一個真正的人一樣活著。他決定去看看胡詠梅,查坤提醒他心中有數就好。

洋布莊的生意一直都很好,胡詠梅忙裡忙外。她看到杜明禮來了,竟有些羞澀。杜明禮起身告辭,兩人曖昧相望。

38 - 滿載而歸

 

周瑩順利回到涇陽,吳府上下的人都十分開心。看到韓三春和千紅留在了吳府,周瑩熱情的問候他們,這對夫妻也表達了誠摯的謝意。王世均高興得默默垂淚,他背過身去默默擦乾。如今的生意帳簿經過王世均的管理,已經是有條不紊。趙白石聽說周瑩回來了,特意路過吳府,猶豫了許久卻沒進去。

得知周瑩搞定了西域財閥圖爾丹的生意,吳家二老爺、四老爺和吳夫人都誇讚她經商有道,是做大事的人。這算下來,是極大數量的銀子收益,吳家東院再也不用發愁生計了。正在大家樂呵的時候,周老四端上了烤全羊讓大家品嘗,這是他在迪化新學的手藝。周瑩率性的撕下羊腿,親自示範大家正確吃法。

圖爾丹和沈星移比賽喝酒,結果醉的一塌糊塗。兩個人通過這種方式決定了生意的主動權,沈星移成功達到目的。他走出院外醒酒,看到這一叢氣味清新的花樹,默默思念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子。

天色已晚,周瑩獨自打著燈籠返回別院,一路略帶迷糊的走著。迷蒙中,她仿佛看到了吳聘:他那天和自己跪在一起的樣子,他拿著剪紙為自己拼湊好月亮的樣子,他溫柔的俯下身來吻自己的樣子……回憶是那麼真實,卻又是那麼的殘忍。如今東院的生意是不愁了,可這屋子裡卻獨留她一人。

雖然土布賣出去了,可洋布仍然是生意上的一大勁敵。周瑩特意來到教堂,向約瑟夫神父打聽洋布作坊。跨入熟悉的門檻,看到那張世界地圖,她不由的想起了和吳聘的曾經。約瑟夫向周瑩解釋了織布機器,答應幫她打聽購買管道。

趙白石看到上海織布局的發展不錯,就向上司提出在陝西開設機器織布局,卻遭到直言拒絕。吳澤得知好友的煩惱後,就拿自己考舉為例鼓勵他不要輕易放棄。想起妹妹的心事,吳澤旁側敲擊的打聽,卻被趙白石婉言回絕。

吳氏布業的業績不錯,卻面臨轉行。周瑩告訴二老爺和四老爺,她不想受洋人約束,想開辦洋布作坊自產自銷。沈星移挑人多的時候,吹吹打打回了涇陽,一路春風得意。雖然沈星移帶回了大筆生意,可沈四海對他依然嚴格,讓他去交帳後去參加趙白石召開的募股會議。

大多數人都認為募股建立織布局這個方法不可行,但沈星移卻看出其中商機,決定認下一千股。沈四海得知後,誇讚他終於做對了一件事。

胡詠梅暫時沒有表態,和杜明禮商量後,決定認下全部股份。杜明禮看著算盤上的數字,仿佛看到了一大筆寶藏。

這次募股大會,周瑩沒有接到通知。她正在家裡思考採辦織布機器的事,沈星移前來通知了趙白石募股的消息。周瑩當機立斷去西安,卻得知胡詠梅已經把剩下的一千股都認下了。  

這一步之差,錯過了極好的商機,周瑩還想請趙白石弄點股份出來。可耿直的趙白石沒有答應,畢竟這不是他能做主的事情。對於自己沒有及時得到通知,周瑩有些氣惱,轉身出門。趙白石不想她這麼快就走了,卻不敢直面這個女子,只能眼看著她的背影越來越遠。

 

39

 

周瑩從西安無功而返,蹲在門口和王世均他們商議接下來的事情。她知道,胡詠梅是絕不可能出手股份的,只能從沈星移這裡想辦法。

沈星移收到周老四的邀約,來的人卻是周瑩。他終於等到了這個女人占下風的時候,就拿織布局的股份做條件,提出讓她跟了自己。可周瑩這個混世女魔王怎麼能答應呢,她一口回絕。沈星移又提出親一下一百股,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周瑩有心捉弄他,先假裝同意,待沈星移坐下閉眼後漸漸靠過來。她拿筷子叉起一個豬頭,送到了沈星移的嘴邊。

沈星移正閉著雙眼,心神蕩漾。沒想到,他的嘴唇碰到的卻是一個豬頭。反應過來之後,沈星移又羞又氣,一番純情竟然被捉弄了。周瑩則哈哈大笑,走下酒樓準備另想辦法。

文先生帶著貝勒爺的命令來找杜明禮,讓他阻止開建陝西機器織布局。這個消息無異於把下半輩子的錢財都毀之一炬,可貝勒爺的勢力又讓杜明禮無法不忌憚。他連夜拜訪胡詠梅,想勸她把股份退回去。沒想到胡詠梅立刻拒絕,反而邀請杜明禮投入自己麾下。

杜明禮聽胡詠梅說起了織布局的利潤,她言語中也有想和自己在一起的意思。這些正常人的生活,對他是莫大的誘惑。身處無邊黑暗中,看到一絲光亮,人的本性都會想緊緊抓住。杜明禮被胡詠梅的建議打動了,查坤卻提醒他,身為貝勒爺的奴才是沒有選擇的事情。

對於正常生活的嚮往一旦開始,就無法停止了。杜明禮覺得只要和胡詠梅在一起,就沒有什麼好怕的。可查坤一句杜公公就把他打回原形,這不堪的真相不停抓撓著他血淋林的心。

就在沈星移要去交銀子的時候,杜明禮上門拜訪,建議沈家不要趟這趟渾水。沈四海有些捨不得布匹生意背後的十幾萬兩銀子,杜明禮卻拿吳蔚文的死來警告他。如此情狀,沈四海只得放棄。沈星移不甘心就這麼放棄,提議沈家與貝勒爺一拍兩散,卻被父親回絕。

杜明禮再次拜訪古月洋布莊,告訴胡詠梅自己暫時還離不開貝勒爺,勸她千萬不能入股機器織布局。胡詠梅聽完又是傷心又是惱怒,讓掌櫃送客。杜明禮無奈,只好離開。

就算沈四海要退股,可沈星移不想讓肥水流到外人田,就打算把這一千股都讓給周瑩。周瑩心裡不是沒有感動,尤其這次沈星移什麼條件都沒提。

查坤奉杜明禮的命令,四處宣揚各大製造局的負面消息。可胡詠梅不肯退股,這件事就還不算完成。杜明禮掙扎著不想對胡詠梅下手,那是他心裡僅存的美好。

查坤無奈之下,只好拿著三壽幫的書信去威脅胡詠梅。畢竟,此前告知三壽幫周瑩消息的密信,就是她親手寫的。胡詠梅瞬間想到了那天杜明禮“碰巧”燙傷手的事,這原來就是一場設計好的圈套!她不肯相信這是杜明禮的本意,卻被查坤的話狠狠打了一個耳光。

趙白石正在煩惱之際,周瑩拿著一萬兩銀子前來要認下一百股。可如今陝西機器織布局所需要的二十萬兩銀子湊不齊,根本無法順利籌建。

40 - 權力被奪

 

趙白石和周瑩說起沈家和吳家退股的事情,如今機器織布局的股份沒有認完,不能順利籌建了。如此重要的商機,對於每一個商人尤其是周瑩來說,就是致命的誘惑。她決定自己拿出二十萬兩白銀,把股份全部認下。正在趙白石滿心憤慨的時候,周瑩的話猶如春日驚雷拋入他的耳中。這份利國利民的壯舉有她一起陪著,趙白石瞬間安心了。

聽到周瑩入股的決定後,二老爺和四老爺直言擔待不了這樣的風險。對二老爺來說,這麼多銀子等於拿吳家的全部家當去賭。而且效仿洋人,在四老爺眼裡就是恥辱。但周瑩始終堅持,這個機器織布局將會是吳家最大的產業,想要把賬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投資。在她眼裡,見到商機就要果斷抓住,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二老爺本想折中商量,可周瑩心意已決,甚至拿趙白石出來撐腰。如此情境,二老爺決定拿走周瑩大當家的權利。畢竟吳家的產業已經足夠盛大,如今需要的是性子沉穩的人來當家作主。

周瑩思前想後,覺得讓內行人給兩位叔叔講講機器織布的事情,能對眼下的狀態好一些。沒想到,四老爺不肯向洋人低頭,看到約瑟夫神父之後當即翻臉。二老爺也認為,周瑩這種行徑太過莽撞了,決定要把式易堂大印收回。

還想再出言相勸的周瑩這才反應過來,兩位叔叔要把自己的權力奪走。她沒有驚慌失措,反而覺得如果不被信任,那就乾脆讓兩位叔叔也嘗嘗挑擔子的滋味。混跡江湖已久,周瑩知道與其站在原地辯解,不如索性撒手一放。她爽快的拿出大印,一言不發扭頭就走。而後,趙白石得知周瑩失去了吳家大當家的身份,感歎自己連累了她。但他不死心,還想繼續想辦法籌建機器織布局。

 

張媽發現家裡少了很多東西,懷疑到了韓三春頭上。吳夫人也以此為由,和兒媳商量想把韓三春和千紅攆出去。周瑩知道婆婆是擔心曾經的土匪會再冒出歹意,就耐心的拿王世均舉例說服她。但吳夫人還是介意千紅的出身和做派,周瑩只好答應自己來想法子解決。

其實,一聽到東院丟東西,周瑩就知道是自己這個調皮的爹爹給偷拿了。果然,父女倆一聊天才知道,周老四始終沒有斷絕離開吳家的念頭,想在走之前儲蓄一些以備不時之需。周瑩讓他不許再偷了,周老四只好答應。

機器織布局暫緩籌建的消息放出來,貝勒爺那邊可以交差,杜明禮暫時松了一口氣。可他為此付出的慘痛代價,卻是胡詠梅收回了股份,要與他絕交。佳人與財富一夕之間全部失去,這讓杜明禮十分痛心。想到死後沒錢要埋到中官墳裡去,查坤就揪心不已。他果斷慫恿杜明禮把帳本修改一下,偷偷扣下要上交貝勒爺的部分銀子。

沈四海慶倖自己及時退出了機器織布局的渾水,可沈星移卻滿心遺憾,甚至預感自己家生意也會被染指。如今雖然可以明哲保身,但難免沈家不會深陷貝勒爺的鼓掌之中。對方是貴族世家,怎麼會將普通富商放在眼裡?

收回吳家權利後,二老爺帶著手下的張管家找小江和王世均交接帳目。如今大部分生意都與圖爾丹有關,涉及的門類和事項繁雜。小江和王世均足足攢了一厚摞的細目帳本,還有許多要處理的事情。張管家本來信誓旦旦自己不需要拿筆記,但聽到一半就轉不動腦子了。二老爺這才意識到,周瑩看似雲淡風輕,背後卻要料理這麼多事情。

千紅不想再呆在東院了,就讓韓三春來向周瑩告別。周瑩覺得這兩人離開太可惜,東院以後一定需要能帶兵護院的人才,就決定親自解決這件事。這天,花園裡的花而開的正好,周瑩就把吳家所有女眷包括千紅都叫來一起賞花。千紅生性活潑,摘下一枝花和下人們聊起來。這副情形落在夫人們眼裡,自然就是大逆不道、言行不檢點了。

吳漪落座後,發現自己的珠花不見了,就起身去找。她回來時卻看到,千紅坐了自己的凳子。從小嬌生慣養的漪小姐本就看不慣千紅的浪蕩行為,就想讓丫鬟擦擦凳子再坐。可千紅一眼就看出來其中不屑的味道,當即使出潑辣勁兒,乾脆在那凳子上唾了一口。看到吳漪氣鼓鼓的樣子,千紅故意朝著她呵氣,戲弄這個嬌小姐的清白都被自己破壞了。

周瑩看情況不對,先是安撫了漪妹妹,又到千紅旁邊坐下。她看似無意問起千紅的歲數,後又藉口大家一樣都是苦命的孩子,認這位從良的夫人當了姐姐。這個舉動意味深長,對千紅來說更是如雪中送炭。畢竟,難得有一個女子能真正尊重自己。

這一個月裡,周瑩總是閒不住,自嘲自己是賤命需要累著苦著。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重新大權在握時,機器織布局的股份已然花落別家。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