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分集劇情介紹(11-20集)共42集

u=2900391288,531396773&fm=27&gp=0  

 11 - 曹操出題考校二子

面對曹丕的質疑和指責,甄宓百口莫辯。曹丕拂袖而去後,甄宓痛苦地伏在地上,哀言自己已經懷上了曹丕的孩子。

另一邊,楊修付給曹府一個侍女賞錢,並嘉獎他幹得漂亮。原來,這一切都是楊修出的餿主意,他買通曹丕府上的下人,暗中坑害嫁禍曹丕,從而達到剪除曹丕羽翼的目的。

許都,城門。劉禎等人被貶即將動身赴任,曹丕為他們送行。作為他們的主公,曹丕為沒能好好保護自己的幕僚而痛苦不已,劉禎等人勸慰曹丕,來日方長,不爭一時意氣。

曹丕徵求司馬懿的意見,懇請司馬懿將夫人的義妹郭照送到自己府上,成為自己可以相信依賴的人。司馬懿將事情原委告訴了夫人張春華後,張春華強烈反對,並表示自己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妹妹往火坑裡推。可是,郭照卻闖進屋裡,表示自己是萬般願意的。郭照深情告白的一切,都被屋外的司馬孚聽在耳中,對郭照傾慕有加的司馬孚一時間黯然神傷。張春華見自己拗不過郭照,情急之下將她反鎖在屋內,不讓她私自出門。

曹丕府上,司馬孚單槍匹馬找到曹丕,質問曹丕是否會給郭照一輩子的安定和幸福。在得到了曹丕真摯的答案後,司馬孚的心裡已然有了主意。

司馬孚回府後,帶給了郭照曹丕的情詩,並忍痛瞞著張春華私自放出了郭照,讓她與候在院外的曹丕相會。待張春華得到消息趕到時,木已成舟,再難追回。望著曹丕與郭照一騎兩人甜蜜地遠去,張春華憂心忡忡,司馬孚則百感交集。

曹丕府上,新聚的情侶郭照和曹丕濃情蜜意。對於自己對郭照的感情以及和司馬家的態度,曹丕坦誠相待毫無保留,這使得郭照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另外,對於新婦郭照,賢慧的甄宓並沒有嫉恨她,而是以姐妹之禮相待,處處對側室郭照照顧有加。

曹丕對郭照吐露真誠,郭照在得到曹丕的真心回應後,決意不再離去,要一直陪伴在曹丕左右。

丞相府,荀彧為貶臣劉楨求情,並直言不諱地表示曹操如果一意孤行要打壓曹丕的話,恐怕會落人口實,留下和荊州劉表一樣“廢長立幼”的流言。談及立儲,曹操取出了當日郭嘉所書的立儲建議,上面赫然是兩個大字——立賢。

翌日,校事府滿寵宣讀曹操詔令:著曹洪次日征討吳國,于城南出師,特詔曹丕一早出於東門攜丞相令旗犒師相送,如果辰時令旗不到,以延誤軍機之罪嚴懲不怠。事後,滿寵告知曹丕,他的弟弟曹植也攜一枚令旗從西門出發,曹操實際上是讓兄弟兩人展開一場時間上的角逐,從而分出賢庸。

一時間,這個難題赫然擺在了曹丕和曹植兄弟面前,顯然這是曹操出的一個困難的考題,考校的就是兩位公子隨機應變的才能和膽力。楊修斷定,翌日比有人會阻攔,為今之計是殺了阻攔的人,因為曹操要看到的是兒子身上帝王特有的殺伐果決。宅心仁厚的曹植堅決反對濫殺無辜,卻被楊修雄辭駁回。

對於曹操出的難題,令君荀彧分析這表面是考察二位公子,實際上卻是在考校楊修和司馬懿。高瞻遠矚的荀彧一下子就看到了問題的本質。

深夜,曹丕方面也在緊張地商量著對策。司馬懿冷靜地分析,曹操是當世雄才,眾人不僅要聽他所說,做他所想,還應該分析他的未曾說和未曾想。

翌日,天明。曹操突然下令,讓東西兩城禁閉,任何人不得進出。司馬懿面對焦急等待計策的曹丕等人,說自己只想出一個道理:不違臣禮,不背子道。這個道理的究極含義就是,不爭輸贏,只問對錯!而曹植那邊,楊修則與曹植兩人兩騎轟闖出城,並且殺了阻攔的西城守城將領。

最終,事情的結果如人所料:殺伐果決的曹植一方最終將令旗送到,而曹丕卻因為遵從曹操的命令,連城門也未能踏出。

 

12 - 曹丕慟泣示孝

 

曹丕情急之下想要硬闖城門,被司馬懿苦苦勸下,無奈只得從東門折返。消息傳到了令君荀彧耳中,其侄感慨司馬懿到底差了楊修一成,然而,荀彧卻不這麼認為。在荀彧看來,過剛易折,楊修太過鋒芒畢露,恐怕才是那個真正棋差一著的人。

丞相府,曹丕與司馬懿趕到,為未能及時送出令旗而請罪,曹操罰二人殿外枯等。而大殿內,曹操對於曹植的表現大聲叫好,並冊封曹植為平原侯,食邑一千戶。領恩受命的曹植與楊修步出大殿,楊修頗為得意地斜視司馬懿一眼,飛揚跋扈著離去。

在眾臣皆退去後,曹操這才宣詔曹丕和司馬懿覲見。大殿之上,曹操質問曹丕為何貽誤軍機,而曹丕受司馬懿所教,跪地直言就算自己不能將令旗送到,弟弟曹植也能送到——他甯忠孝而死,不忤逆而生。此語一出,曹操頗為動容。隨即,曹操冷下臉色,讓曹丕與司馬懿即刻前去大理寺領罪受罰。

大理寺牢獄中,五官中郎將曹丕和司馬懿陷於囹圄,然而,大理寺的鐘寺卿鐘繇(徐敏 飾)倒是對二人頗有善意。鐘寺卿等人走後,司馬懿悉心打掃了牢房,仍舊恭恭敬敬地以臣禮伺候曹丕。曹丕哀淒地感慨境遇不濟,並詢問司馬懿是否後悔輔佐自己,司馬懿真誠地表示,即便再來一次,自己也同樣會如此選擇。

曹丕府上,郭照得知愛人入獄後,心急如焚。依照姐夫司馬懿先前的交代,郭照趕往司馬府求救。在得知司馬懿被連坐投獄後,張春華擔心萬分。片刻之後,司馬防也得知了消息匆匆趕來,老邁的司馬防連連感慨,與覆車同軌者未嘗安,認為兒子選擇輔佐曹丕實在是一個錯誤。

眾人離去後,郭照與司馬孚獨自交談。郭照為司馬孚的光明磊落以及拿得起放得下所感動,誇讚他是一個真正的君子。

令君府上,崔鈞火急火燎地來尋荀彧,認為曹操偏私地將曹丕投入大牢,這是亂法亂綱,要求群臣聯名上書仗義執言。在荀彧的支持下,剛直正義的崔鈞帶領一眾大臣趕赴丞相府進諫。

牢獄裡,睡夢中的司馬懿喊出了夫人張春華的名字。而曹丕,則焦慮地計算著時日。以眼下的情勢,兩人如果被關押超過十日,就要枯等到曹操征討荊州歸來。當曹丕問及司馬懿的對策時,司馬懿說出了三個人名:卞夫人、甄夫人和郭夫人。

曹丕府上,甄宓與郭照招來當時鎮守東門的城門吏,拜託他與曹操說一句話,並答應會求卞夫人保證他的安全。

在卞夫人的引薦下,東門守吏覲見曹操,慷慨請死以代替曹丕。曹操深為其所動容,答應不殺曹丕,當即釋放了城門吏,親自為其解縛覆衣,並賜其母親生絹十匹。

大牢裡,鐘寺卿親自前來,奉曹操之命釋放曹丕,並喚其前去為大軍送行。曹丕詢問司馬懿,一會兒見到即將出征的父親後該怎麼做,司馬懿教他只需痛哭即刻。

許都,城門。魏軍出征在即,群臣夾道相送。才高八斗的曹植當即賦詩《白馬篇》為父親壯行,驚羨絕倫的文采當即震懾眾人。司馬懿隨即給了曹丕頂門一掌,使其淚流滿面撲至曹操身前,一番樸素至極的孝子之語,頓時感動了曹操。

 

13 - 曹操自立魏王

 

曹操被曹丕一番情真意切的言辭感動,令其替自己留守許都,政事上的不明之處,悉聽令君荀彧的教導。

曹丕平安歸來,全府上下歡欣雀躍。郭照激動地撲入曹丕懷中,而甄宓只能黯然地旁觀著。隨即,曹丕沐浴更衣,並詢問司馬懿,為何父親曹操會在出征前的最後一刻放了自己。司馬懿道,君王出征,世子守都,古有成例。同時,司馬懿賀喜曹丕又在世子之路上更近了一步,至於曹植封侯,也許只是曹操為了提升他的地位而做的保護之舉。

司馬懿回府,長拜于父親司馬防身前,直言自己不肖,令父兄受驚了。在父兄身前,司馬懿直言即使面對再大的挫折,自己輔佐曹丕成就功業的初衷也不會改變。愛子心切的司馬防對於兒子的遭遇心疼不已,他並沒有責怪司馬懿,只是頻頻叮囑他官場的兇險。父子二人動情之處,相依而泣。

魏軍,大營。對於丞相曹操最終釋放了曹丕,楊修直呼自己太過大意。曹操將司馬懿留在曹丕身邊,顯然是讓他給曹丕出謀劃策的。而現在,自己陪同大軍出征在外,許都之事鞭長莫及,為了對付司馬懿,楊修施用毒計,上奏曹操調司馬家大公子司馬朗如曹植府,擔任平原侯府掾屬,從而使得司馬懿投鼠忌器。

許都,曹丕狩獵歸來,正巧遇見老臣崔琰。崔琰警示曹丕切莫貪圖享樂,沉迷于騎馬遊獵,以至於重蹈袁紹的覆轍。在崔琰走後,曹丕一時間興趣寡然,頗為憤懣。

司馬懿得知此事後,直呼崔琰此人真君子,身為曹植的岳父,卻扔秉持正義直言勸諫曹丕。隨即,帶著郭照火速趕往曹丕府上,苦苦勸住了欲要再次外出遊獵的曹丕。曹丕被司馬懿勸動,當即果決地搜集了全府游獵玩樂的車具,一把火付之一炬。

司馬孚匆匆來尋司馬懿,奉父親之命回府議事。對於楊修的調任毒計,司馬懿強烈建議抗旨不遵。但是,司馬朗卻一時被蒙蔽了心智,誤會司馬懿是見不得自己好,遂與司馬懿爭執鬧翻,拂袖而去。

曹丕來到崔琰府前一早恭候,並就前幾日的事情向崔琰虛心認錯賠禮。骨正風清的崔琰一時間感動不已,對於曹丕的虛懷若谷甚是佩服。崔琰走後,曹真帶給了曹丕不好的消息——司馬朗被調入曹植府中為官。一時間,曹丕臉色難看不已。

司馬府中,張春華開解司馬懿,告訴他即使屆時曹丕曹植只有一人得勝,司馬家兩子也可以相互保全。於是,司馬懿主動向兄長認錯,兄弟二人握手言和。

曹丕府中,在曹真的煽風點火下,對於司馬家的事曹丕惴惴不安,在得知了司馬懿告假一日攜家出城郊遊後,更是心煩意亂。曹丕當即備馬出城,表示要親自做一個了斷。

許都,郊野。司馬家三兄弟齊聚,其樂融融。司馬朗告訴三弟司馬孚,自己已經為他挑好了一戶人家,是穎川陳氏家,陳群同宗妹妹,名門之女才貌雙全,正好與司馬家門當戶對。可是,依然忘不了郭照的司馬孚對此不甚感興趣,婉言拒絕了兄長的好意。一家人正談話間,曹丕怒氣衝衝地趕來,單獨約談司馬懿興師問罪。司馬懿真誠地袒露心跡,並直言自己定與中郎將曹丕走到最後。曹丕苦澀地表示,如此一來,司馬懿倒也可以和自己一同體會一番兄弟不能相容的感受了。

建安十三年,曹操於赤壁大敗于孫劉聯軍,鎩羽而歸。這次失敗,讓曹操一戰定天下的希望破滅了,對外的戰爭艱巨而持久,曹操意識到,必須擺脫漢室的約束進一步集中權力,曹操逼迫天子冊封他為魏王,定魏國都為鄴城,帶著百官浩浩蕩蕩遷徙到了屬於自己的王國。此舉一來,明眼人皆知,曹家離稱帝,怕是不遠了。

曹丕原謀臣劉楨病逝于許都的苦役營,消息傳到了曹丕府上,曹丕自責不已,並咬牙切齒地狠言那些害死劉楨的人,自己一個都不會放過。

楊修府上,丁儀焦急地詢問平原侯曹植何時才能來新都鄴城,再這樣下去,恐怕曹丕就將徹底獲勝。楊修胸有成竹道,慈父慈母愛小兒,用不了幾日,卞夫人肯定會催著曹操詔回曹植的。

魏王府。賢慧的甄宓幫著卞夫人繡披風,當得知這是要送去給曹植的,甄宓頓住了。愛子心切的卞夫人讓兒媳甄宓去和曹丕說說,讓曹丕多與父王求情,使曹植能夠早日來鄴城。

 

14 - 曹植醉酒夜闖司馬門

 

鄴城,曹丕府上。甄宓找到司馬懿,向他說明了卞夫人召回曹植的意思,請求司馬懿勸說曹丕開口,請求魏王曹操將曹植接回鄴城。曹丕得知此事後,極其不情願並且對著司馬懿大發雷霆,司馬懿負氣離去。

鄴城郊外小河邊,司馬懿陪著兒子司馬師和司馬昭釣魚玩樂,司馬懿故意指魚為馬逗兒子司馬昭,聰穎伶俐的司馬昭毫不上當。天光大好,景色秀美,父子三人其樂融融。

翌日,魏王宮。上朝在即,司馬懿卻遲遲沒有出現,曹丕問及左右緣由才得知司馬懿告假,遂直感慨其脾氣真是越來越大。稍刻之後,曹丕駕臨,眾臣隨侍移駕新修的林園觀賞。曹操在赤紅朱漆的門楣上手書一個“活”字,並詢問眾臣此為何意。一時間,群臣愕然,面面相覷。就在這時,才思敏捷的楊修站出朗言此門當拆,曹操頓時欣賞不已。楊修趁機站出,進言曹操召回曹植,沒想到在他之後,曹丕竟也站出來懇求父王曹操召回四弟曹植。曹操聞此欣慰萬分,直言自己果然有得一雙好兒。

荀府,自此曹操封王后,荀彧一直抱病在家。其侄勸他上書向曹操解釋,以免引起曹操的猜忌。荀彧失望地表示,自己當初是因為看到亂世下的希望之光才追隨曹操,可是現今,天下卻依舊紛爭大亂,自己也與自己的初衷漸行漸遠,日趨背離。對於今日朝堂發生的事,荀彧也直感慨楊修果然才思過人非常人所能及。

司馬府,從父親司馬防的口中司馬懿得知了曹丕的作為,大為高興,直言自己沒有看錯人。司馬防語重心長地表示,這場奪嫡之戰,只有曹丕贏了才有可能保全司馬家。

司馬懿來到曹丕府,喜形於色毫不掩飾,與曹丕主僕二人冰釋前嫌相視言歡。

深夜,曹丕與曹真設宴,為抵達鄴城的曹植接風洗塵。曹植為曹丕的求情動容不已,鞠首垂謝。正當眾人要飲酒助興時,楊修站出來阻止曹植,勸他應該先去拜見曹操夫婦。可是,寬仁的曹植在看到母親與嫂子甄宓親自為自己縫製的繡袍後,再也挪不動步,執意要留下來飲酒。楊修別無他法,只得吩咐丁儀陪著曹植留宴,小心照看著他。

曹丕府上,甄宓與郭照裘衣立於雪中。對於曹丕曹植兄弟二人明爭暗鬥,甄宓擔憂不已。

宴會上,酒過三巡,曹植被灌得大醉。醉醺醺的曹植隨即深夜驅車前往魏王府,在半路錯行至司馬門前時,曹植車駕被城門守將崔申攔下,崔申直言沒有天子詔令,任何人不得私闖只有天子才能過路的司馬門。掾屬司馬朗睜開醉眼,嚇得酒醒八分,趕忙準備掉頭。可是,正值酒興的曹植卻是勃然大怒,執意驅車縱馬硬闖。

從司馬門馳道入宮的曹植,借著酒興在魏王宮裡肆無忌憚地橫衝直撞,驚得曹操也夜半乍醒。

翌日,清晨。狂怒萬分的曹操下令,將曹植捉拿,關押在宗正府等待依法論處。六神無主的卞皇后苦苦哭求曹操,請求丈夫饒了兒子曹植。曹操被夫人哭得心軟,轉言道也不能讓曹植就這樣白白讓人給坑害了。

楊修方面,丁儀焦慮不安。楊修決定將計就計,將曹植的黑鍋轉移給掾屬司馬朗背著。

曹丕府上,幕僚們舉杯相慶,祝賀曹丕棋勝一著。在司馬懿得知了昨夜發生的事後,頓時方寸大亂,火急火燎趕回司馬府找到司馬朗。司馬懿分析道,為今之計,能救下司馬朗的只有司馬門守將崔申的證詞。然而,不待司馬家眾人商量畢,魏王府的官兵就趕來捉拿司馬朗。

崔尚書處,丁儀帶著崔尚書咒駡曹操的書信,以此為把柄要脅崔申做偽證,把硬闖司馬門的過失全數嫁禍給司馬朗。

 

15 - 司馬懿奔走救兄

 

丁儀軟硬兼施,使得尚書崔琰不得不答應與平原侯曹植站在同一戰線。丁儀前腳走後,司馬懿後腳便趕來求見崔琰。可是,已然被收買的崔琰顧左右而言他,司馬懿只得黯然離去。

大牢裡,楊修強諫著曹植為了君位前途顛倒黑白,從而同意將禍嫁接給無辜的司馬朗。

曹丕府上,卞皇后與甄宓苦勸曹丕,讓他去曹操面前替曹植求情。可是,曹丕憤怒地表示,如若夜闖司馬門的人換成他,曹植定然不會替自己求情。於是,曹丕憤然警告甄宓,不許在自己面前再提曹子建。

翌日,魏王府。崔申等人與曹植串通一氣,將禍全數栽樁給了替罪羊司馬朗。司馬朗直呼著冤枉,被校事府的人拖下了大理寺監獄,極刑逼供。大牢裡,司馬朗受盡鞭笞折磨與痛打,叫苦不迭。

司馬府上,司馬家父子焦慮不已。司馬懿分析,為今之計只有讓平原侯曹植悔罪,才能使司馬朗被從輕發落。司馬懿遂趕去曹丕府上,懇求曹丕為曹植求情,給曹操一個臺階下。暴怒的曹丕嫉心大起,疑心司馬懿是為了私心來求自己,憤懣之餘對其不予理睬。

大理寺牢獄中,司馬孚帶著食盒前來探望大哥,而此時此刻,司馬朗已然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血肉模糊。

對於大哥司馬朗的情況,司馬懿失落至極。朝堂上的爾虞我詐,明爭暗鬥,以及袞袞諸公的見風使舵,自私自利,都使得司馬懿心寒萬分。隨即,在夫人張春華無意間的話語中,司馬懿想到了尋求遊俠汲布的幫助。

酒樓中,司馬懿找到汲布,懇求汲布將校事府的搜集的,丁儀私訪崔尚書府的畫像偷出,以公之於眾,從而逼迫曹操不得不秉公辦理此案。仗義的汲布一口答應。

深夜,魏王府。曹操在觀看了校事府畫像後,叮囑滿寵不許洩露,不許公佈,等候命令。卞夫人詢問曹操,兒子曹植的事情可有救。曹操表示,自己本想利用司馬朗一事逼迫曹丕帶領眾臣為曹植求情,如此一來自己也不會重懲司馬朗。可是,事到如今曹丕依舊毫無動靜,在曹操看來,曹丕這是想要同室操戈,戕害手足。原本,保下曹植就是一場群臣與曹操的博弈,現在曹丕已然靠不住,曹操認為只有等待令君荀彧的奏疏上呈上來這一個辦法了。

戒備森嚴的校事府,汲布孤身一人潛入庫房,盜取出了丁儀私訪尚書崔琰的畫像。

得知司馬懿打算利用畫像扭轉局面,司馬防告誡兒子道,此舉固然可以使得楊修和丁儀一敗塗地,可是也會使得平原侯曹植的前程毀於一旦。這樣一來,若是曹操怪罪下來,司馬朗同樣難逃一劫,而且還會使司馬懿也成為曹操的眼中釘肉中刺。為今之計,司馬防也認為只有依靠令君荀彧,才有可能逆轉案情。

司馬懿造訪荀彧,呈上校事府的畫,懇求荀彧替自己的兄長司馬朗申冤。一開始,荀彧不願趟這渾水,司馬懿自然也深知這個中兇險以及阻力重重,遂打算抱著必死的決心前去魏王府獨自上諫。荀彧制止了他,告訴他這樣的行為只是逞匹夫之勇,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當下能救司馬朗的,只有形勢與人心。荀彧讓司馬懿給自己一夜時間,去思考一個能夠保證忠義兩全的辦法。

深夜,令君荀彧秉表求見曹操。荀彧以“一公心一私心”諫言曹操,請他秉公處理司馬門一案。對於二十年前的明公曹操和今日的魏王,荀彧感慨萬千,沉言平亂鋤奸,自己可與曹操同行;封王拜相,恕再難與曹操攜手同行。曹操自然不會因為荀彧的一席話而放棄追逐了一生的雄途霸業,於是相守二十餘載的患難君臣就此決絕。望著落寞退去的荀彧,曹操頹然伏于滿案書簡上,痛言“天下皆錯看我曹孟德!”

 

16 - 曹丕獲罪入獄

 

深夜,司馬府。焦急地思索救兄良策的司馬懿徘徊無定,心亂如麻難以入眠。張春華寬慰司馬懿,讓他相信令君荀彧,暫且穩住方寸。

令君府,曹操派遣使者給荀彧送來一個三層食盒。荀彧戰戰兢兢地逐層打開,發現俱是空空如也。他不禁愴然長歎道,出仕三十年,如今竟是再無漢祿可食。荀彧喃喃自語道,自己已然明白,魏王何必多此一舉。語罷,他令下人取來自己的官服,並關好大門不許旁人打攪。面對著一襲華美的玄繡官袍,荀彧淒然地取出一小瓶藥液,神色決絕。

這邊,司馬懿正焦灼地等待結果,不時撫弄袖肘上的烏龜。忽然間,案上的燭火熄滅,不久之後,侯吉來報,荀令君家中來人造訪。荀家來使一身孝衣素袍,帶來了令君荀彧的死訊,以及他帶給司馬懿那句“有負所托”的憾言。司馬懿哀慟地表示,自己即刻去荀彧府上奔喪。

荀彧的死訊傳到了曹丕府上,曹丕惘然感悵地歎息道,荀彧的死去,意味著朝堂之上,最庇護自己的勢力已然土崩瓦解。

荀府,靈堂。百官服喪,曹操半是真心,半是假意地痛哭不已,扶著荀彧的靈柩涕如雨下,聽似字字泣血。靈堂外,衛兵戒備森嚴,趕來奔喪的司馬懿被阻攔在外,只得長跪於街道之上,以表自己的敬意。隨即,楊修朗聲念出曹操的親筆悼文,追諡荀彧為敬侯,配享太廟,其長子荀琿嗣爵,賜虎賁中郎將。悼文念罷,曹操癱軟在地,引得群臣驚呼。

司馬懿怒氣衝衝地找到尚書崔琰,興師問罪地將校事府竹板畫摔在崔琰面前。司馬懿痛斥崔琰,表示自己一直以為他是一個謙謙君子,士林楷模,可沒想到他會為一己之私顛倒是非,坑害無辜。崔琰無奈地表示,荀令君的死標誌著一個時代結束了,自己別無選擇,司馬懿同樣也別無選擇。

深夜,曹操召來包括楊修在內的三位大臣,令他們清點審閱令君荀彧多留的所有文書,如有任何疑點,俱立刻上報給自己。

司馬府,司馬防叮囑司馬懿即刻收拾東西,帶著春華和孩子回到溫縣老家避難。因為,司馬懿當前的情形比大哥司馬朗兇險十倍,曹植眼下得寵,屆時司馬朗定然不會被過多為難,可曹丕若倒臺,司馬懿定然萬劫不復。在父親的強烈要求下,司馬懿只得答應翌日一早就啟程避難。

清晨,空蕩蕩的朝堂。曹操陷入了痛苦的幻境,死去的荀彧、曹沖在光暈裡相繼出現又幻滅,令曹操可望而不可即。書房裡,三位大臣熬夜審閱文書一直到早晨,楊修突然發現了一卷駭然的文書書簡,當即跳起,跌跌撞撞地上奏曹操。

朝堂之上,曹操將一卷竹簡狠狠地摔在曹丕臉上,痛斥曹丕無君無父。原來,在這封竹簡裡,是曹丕寫給令君荀彧的一封信,信裡痛駡曹操廢長立幼,並將之比做篡權奪位的王莽。曹丕連連喊冤,矢口否認,並對著皇天后土立誓。暴怒的曹操絲毫聽不進曹丕辯解,當眾將其褫奪衣冠,打入大理寺大牢。

曹丕被押下後,鐘寺卿鐘繇勸說曹操謹慎行事,不要引起風波。可是,楊修隨即逮住他的話柄,將其一番明嘲暗諷。曹操表示,這件案子不交給鐘繇審理,而是接受了楊修的建議,交給西曹掾丁儀去審理。

司馬府,張春華勸說司馬懿回溫縣老家避難,可是司馬懿不願。就在這時,郭照火急火燎地就曹丕被捉一事來找司馬懿幫忙,請司馬懿不計前嫌救出司馬懿,司馬懿允諾。郭照等人走後,司馬防焦慮地催促司馬懿趕緊逃難,並說出了此案由丁儀親自審理。司馬懿聞言大驚,直言如果真的讓丁儀繼續審下去,一切就真的萬劫不復了。

大牢裡,丁儀咄咄逼人地審訊曹丕,言語之中句句帶刺。曹丕一口咬定自己問心無愧,丁儀於是悍然對曹丕用刑。

鐘府,鐘繇以曹娥碑考校兒子鐘會,鐘會費時一個時辰解出。鐘繇直感慨楊修才思敏捷聰慧過人,但是鐘會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楊修不會審時度勢而鋒芒過甚,凡事過而易折。反之,對於司馬懿,鐘會倒是推崇不已,頗為神交。就在父子二人相談甚歡之時,司馬懿來訪。

大牢裡,曹丕被杖責之後,虛弱不堪。曹丕對著丁儀明嘲暗諷,氣得丁儀將他再施鞭刑。

司馬懿跪求鐘繇幫助施以援手,鐘繇頗為為難地推辭了,

 

17 - 鐘繇著手審案

 

被施加極刑的曹丕熬不住折磨,暈厥了過去。丁儀隨即心狠手辣地下令,以冷水潑醒曹丕。醒來的曹丕依舊不屈不撓,氣得丁儀下令再打。

司馬府,無可奈何的司馬懿轉而懇求父親司馬防,務必說服鐘繇,答應救出曹丕。在司馬懿詳盡的利弊分析下,司馬防答應盡力一試。

曹丕府上,曹丕的長子曹睿病倒,曹操與卞夫人焦心地守護在旁。昏迷中直呼喚父親曹丕,使得曹操心神略微動搖。緊接著,郭照“砰”然下跪,懇求入獄服侍夫君曹丕。就在這時,司馬懿趕來求見曹操。

院裡,司馬懿跪在青石板上,懇求曹操放自己入大理寺監牢探望曹丕。司馬懿大膽地冒死進言道,自己的性命不足為重,可是五官中郎將曹丕的性命和魏國太子的位置,曹操無比需要三思。聽完司馬懿一席話,曹操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司馬懿與郭照來到大牢,見到了遍體鱗傷的曹丕。司馬懿叮囑曹丕千萬要忍一忍,自己一定會幫他洗脫冤屈。面對曹丕的灰心喪氣,司馬懿以當初在穎川“鐵鎖橫江”之語,喚回曹丕的信心。

司馬懿將曹丕的一身血衣上呈給卞夫人,並狀告西曹掾屬丁儀因與曹丕素有嫌隙,借此番公報私仇,使得曹丕倍受折磨近有性命之憂。愛子心切的卞夫人頓時亂了方寸,詢問司馬懿到底如何救出曹丕。司馬懿懇求卞夫人勸曹操,換一位秉公執法的人來審訊曹丕,此人就是大理寺卿鐘繇。

鐘府,司馬防拜訪鐘繇。鐘繇分析道,曹丕這封信如若是造假,這次恐怕還真賴不上楊修,而極有可能是朝堂上別的重臣。司馬防隨即苦勸鐘繇,同意去主審曹丕一案。剛正的鐘繇最終慨然答應,如若自己能夠審理此案,定然秉公執法。

大理寺牢獄裡,經此大難看透了人心冷暖世態炎涼的曹丕,吩咐郭照替自己記錄下這幾年自己所有的詩文,以免自己冤死以後失傳。片刻之後,獄卒又來傳喚曹丕過堂,郭照心疼地啜泣不已,曹丕頻頻寬慰郭照。

待到了大理寺審堂,曹丕驚訝地發現主審之人居然換成了鐘繇。鐘繇對曹丕以禮相待,並在隨即的審訊中仔細理清思路,冷靜地引導曹丕分析回憶案情巨細。鐘繇隨即問了一個極具傾向性的問題:對於漢高祖當年所言“非劉氏稱王天下共擊之”和魏王稱王的看法。曹丕妙語連珠,雄辯地將道理分析得無可辯駁,極大地佐證了魏王之位的合法性以及必要性,痛斥污蔑之人其心可誅。鐘繇當即表示自己一定會為他向魏王帶到這一席話,隨即放曹丕回牢。

曹丕走後,曹操從暗處走出。鐘繇向曹操推測曹丕被冤枉的可能,並要求比對所有朝臣筆跡。曹操允諾,讓鐘繇秉公執法儘管去查。

翌日,大理寺門外。五官中郎將府屬官在司馬懿的帶領下,悉心守候等待在大理寺門外等待結果。鐘繇詢問司馬懿用意,司馬懿表示自己等人可以保證鐘繇不被其他勢力所脅迫,能最快將真相公之于眾。隨後,荀彧之侄也策馬趕來,代表穎川荀氏等候結果,為審訊施加壓力。

鐘府,滿朝文武大臣的奏摺堆了一地。鐘繇帶著兒子鐘會逐一審閱奏摺,分析真相。鐘繇認為,曹丕的書法善用飛白,而這封污蔑偽造的書信徒有其表,可疑至極。

深夜,司馬府。司馬家兄弟司馬懿和司馬孚深談案情進展,司馬孚擔憂司馬懿等人如此用輿論逼迫魏王,恐會招致記恨。司馬懿表示,事到如今救出曹丕要緊,顧不得這麼多了。隨即,司馬孚說明了自己想要入仕的意願,得知司馬懿會舉薦他入中郎將府為官,司馬孚雀躍不已。他的真正心思——陪伴郭照,已然被司馬懿洞悉了。司馬懿勸說司馬孚放下郭照,多多考慮自己的前程。

大理寺牢獄裡,曹操親自探望曹植。曹植直言自己真的知道錯了,並向曹操承認了醉酒闖司馬門的人是自己。曹操為此欣慰不已,但是依舊不答應釋放司馬朗。曹操追問荀彧書房那份竹簡,到底與曹植一派有沒有關係,曹植急忙辯解開脫。對於曹丕一案,寬仁的曹植苦求父親就此罷手,不要再行細糾。看見曹植下跪懇求,曹操憤怒不已,責備曹植不懂得自己的一片苦心。曹操情深意切地向曹植敘說心中所想,甚至立儲的真正意向。得知自己真的無路可退,曹植悵然而泣。

翌日,大理寺中。鐘繇找到了偽造書信最大的嫌疑人,當即失魂落魄,惶然地對兒子鐘會道,鐘家的將來,必是鐘會的未來,這次,鐘會恐怕需要自己選擇未來的路了。

 

18 - 曹丕無罪開釋

 

鐘繇找到了那份可疑的朝臣奏摺,嚇得臉色煞白。他惶惶然地對兒子鐘會道,鐘家的將來要由他自己選了。當鐘會接過竹簡,看到了上面赫然的“崔琰”二字後,也頓時嚇得跌坐在地。

魏王府。密探來報,大理寺鐘繇查出了貓膩,將崔琰傳喚入大理寺。曹操大驚失色,隨即當機立斷下令火速截住崔琰,並要封鎖住大理寺,令鐘繇不許對外說出一個字。

這邊,正在吃早餐的司馬懿知曉鐘繇查出了案情端倪,並將崔琰傳喚入大理寺,立刻火急火燎地帶領中郎將府群臣往大理寺趕去,靜靜守候在大理寺門外。不多時,鐘繇手捧著崔琰的供詞出來,在司馬懿的示意下,中郎將府喙屬當即朗聲向群臣宣讀出了供詞內容:崔琰的確是受平原侯與楊修指使,偽造書信放于荀彧書房,嫁禍曹丕。一時間,白紙黑字,鐵證如山。待曹操使節匆匆趕到,要封鎖大理寺之時,卻已然是來不及了。

荀彧之侄荀公達當即趕至魏王府,捨命逼求魏王曹操公正重審曹丕一案。曹操見事情敗露,也知曉了愚忠漢室的崔琰這是故意要被鐘繇查出真相,頓時氣得風涎之疾再犯,頭痛欲裂。

楊修府上,楊修與丁儀得知了情況,一時間也陷入了極端的被動。他們這才知曉,曹丕派系這是在以犧牲一個令君和一個尚書為代價,以圖徹底扳倒曹植派系。

大理寺,庭審堂,群臣會審。崔琰對於鐘繇的審訊無比配合,對自己犯下的罪過供認不諱。在招供過程中,崔琰的供詞均極具指向性,句句皆不利於曹植,甚至將曹植置於不忠不義的位置。崔琰抱著死志認罪求罰,並悲戚地將匡扶漢室之責託付於在場群臣,隨即簽字畫押,步入牢房。荀公達垂謝鐘繇,而鐘繇則愴然地表示,真正該謝的,是寧肯犧牲自己的荀彧與崔琰。

魏王府,堂前。曹植與楊修長跪於曹操面前,懇求曹操將此案一查到底,還平原侯曹植一個公道。可是,明白的曹操深知事到如今,他已經無計可施,令君荀彧他們到底是贏了。當著曹操之面,楊修義無反顧地表示自己甘願代主受罰,但卻要讓平原侯府屬臣司馬朗也付出代價。

大理寺牢獄,司馬懿恭迎曹丕出獄,並打算留獄探望尚書崔琰。曹丕答應會在魏王面前替司馬朗美言,但司馬懿卻阻止了他,認為魏王此時雷霆震怒,萬不可觸動虎須。

司馬懿提著食盒,來到牢房看望尚書崔琰,與他對坐飲酒。司馬懿感慨地表示,自己萬萬沒有想到,為了立曹丕,荀令君與崔尚書想到的居然是同一個辦法。其實,荀令君與崔尚書真正想要見到的,是天下太平,河清海晏,他們甘願化燭自焚,為後世來者照得一點亮光。面對煌煌如炬的賢哲,司馬懿欽佩萬分,並暗暗矢志續其心願。

鄴城,朝堂。洗脫罪名的曹丕重新上朝,鐘寺卿鐘繇當堂宣讀審訊結果。曹操隨即表態,崔琰陷害王子,以謀逆罪論處。平原侯的屬臣皆有教唆同謀的嫌疑,連同楊修丁儀一同打入大牢。隨即,曹操用意頗深地詢問曹丕是否滿意,曹丕則依照司馬懿的囑咐萬分恭謹地跪謝父恩。曹操慍怒萬分,卻又一時間無處發洩,只得宣佈退朝。

深夜,魏王府。曹操質詢曹丕,是否知曉崔琰和荀彧用性命來保全他,曹丕沒有否認。曹操承認曹丕很有君王之氣,將下臣駕馭地很好。曹丕隨即斗膽詢問曹操將要如何處置曹植一黨,曹操反問曹丕他想如何處置自己的兄弟。曹丕難掩內心的悲戚,追問曹操假若是自己加害曹植,那麼父親會如何處置自己,曹操聽後勃然大怒,拔劍架在曹丕的脖子上,痛斥其兄弟相煎。曹丕繼續道,在自己進大牢的那一刻,就已經將性命交給了曹操,因為他相信自己的父親會秉公辦理。曹操聞言,羞怒交加,提劍挑爛了曹丕的衣裳,露出了那一身縱橫交錯的累累傷疤。

 

19 - 司馬朗身染瘟疫

 

望著兒子一身累累的傷痕,曹操怒極而笑,笑言他是真的長大了,居然敢和自己談條件了。一時間,父子二人竟恍若陌生人,形同陌路。

曹操來到大理寺牢獄,獄卒奏報曹操道,司馬懿在牢中喝得酩酊大醉。曹操下令將司馬懿帶上來,之間司馬懿跌跌撞撞間胡言亂語道“侯非侯,王非王”,嚇得鐘繇就要喚人潑醒司馬懿。就在這時,曹操制止了鐘繇,並吩咐獄卒給自己也取些酒來,對著爛醉如泥的司馬懿自斟自酌起來。

深夜,曹丕回府。甄宓端藥跪呈於地,並懇求曹丕不要再遷怒于曹植。曹丕漠然道此事定會查得水落石出,與兩人均無甚干係。

牢獄中,酩酊大醉的司馬懿緩緩醒轉,眼見著曹操端坐於眼前,頓時嚇得匍匐于地連連磕頭。曹操質問司馬懿,要喝酒為何不去曹丕的慶功宴。已然酒醒八分的司馬懿語無倫次地辯解開脫。曹操再次給司馬懿酌酒,質問荀彧和崔琰的計畫他可曾參與,司馬懿供認不諱。隨即,曹操問司馬懿,在他心中荀彧和崔琰是奸佞還是忠臣。司馬懿猶豫片刻後,道兩人是大忠臣。面對曹操的句句緊逼,司馬懿巧妙地以一個父親的身份講述孺子之情,並以天下大勢相分析,以喚起曹操的共鳴。曹操詢問司馬懿是否能夠幫助子桓成為一代明主,司馬懿機警地回答曹丕甚類曹操,即便不需要自己也一樣能夠做到。司馬懿謹慎而巧妙的一系列回答,使得曹操直感慨於他的能說會道。最後,曹操留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說將來的曹丕會比自己更加嚴苛,讓司馬懿自求多福。

深夜,司馬府。司馬防對於長子司馬朗的安危萬分擔憂,直言曹操關押平原侯府屬臣的做法是給司馬懿看的,這是在用司馬朗的命逼迫司馬懿去向中郎將求情。而現今,這是唯一的路了,司馬懿毅然決然道,就算把膝蓋跪碎也要求得這份情。

曹丕府上,司馬懿對著曹丕緩緩跪下。曹丕表示自己知道他要說什麼,但他不願去救曹植,讓司馬懿回去。司馬懿苦苦哀求,事關兄長性命,望曹丕體恤,如若不行自己就要以自身替換出兄長。曹丕痛苦地說,自己此時此刻離太子之位只有一步之遙,萬難割捨。司馬懿涕如雨下,掏心掏肺地哭求著,甚至決意徹夜長跪於殿外。郭照亦來勸說曹丕,並說出了“國士待之,國士報之”之語,氣得曹丕拂袖而去。這時,屋外下起了鵝毛大雪,司馬懿長跪與寒夜飛雪中;而寢殿內,曹丕同樣徹夜難眠。

翌日,白雪皚皚,大地上一片素色。司馬懿徹夜長跪於殿前,這時,司馬孚也趕到,與兄長司馬懿一併跪在殿外,並大聲懇請入府為官,保證司馬家願意押上滿門性命輔佐中郎將曹丕,只求曹丕答應救出司馬朗。終於,曹丕動容。他哽咽道自己思索了一夜,即便就此得到了太子位,可是卻忤逆了父親,更從此失去了司馬懿,那樣的自己又能在冰山之位上坐多久?語罷,曹丕扶起了司馬兄弟二人,答應去向父親曹操求情。司馬懿感激涕零,發誓會以兄弟二人的性命來成就曹丕的大業。

魏王府,曹丕參拜父親曹操。曹丕恭恭敬敬地起身,字字肅然地替弟弟曹植辯解開罪,向曹操請求從輕發落曹植與楊修。此言一出,曹操與卞夫人俱是欣喜不已。就在曹丕將欲離去時,曹操突然叮囑曹丕將屋裡炭火燒得暖和些,因為暖而痛不發。這麼多年來,這恐怕是曹操第一次如此直截了當地對曹丕表達屬於一個父親的關切。

曹丕走後,對著明暗無定的燭火,曹操陷入了良久的沉思。

大理寺牢獄,司馬朗被釋放,司馬家兄弟三人緊緊相擁,相互倚靠著走出了大牢。另一邊,鐘繇帶來了魏王曹操的毒酒,崔琰決然飲下,從容赴死。

楊府,楊修也被開釋歸來。下人恭賀楊修平安歸來,勝券在握。楊修默默摒退了下人,繼而慍怒地掀翻了桌案。

司馬府,司馬懿對於司馬孚從仕的決心擔憂不已,然而司馬孚卻很有主見,誓要與兩個哥哥共進共退。就在幾人歡笑相談間,司馬朗暈厥了過去,不省人事。醫官來看後,斷定是染上了瘟疫,已然不治。就在眾人人心惶惶時,司馬懿當機立斷,命侯吉買艾草煙熏全府,並下令將府中人與自己和司馬朗隔離開來。

 

20 - 關羽水淹七軍

 

鄴城,嚴冬。司馬府上,戴著猙獰面具的巫師施法驅邪,一府老小戰戰兢兢地等候在側。司馬懿以素巾裹面,獨自照料兄長司馬朗。司馬朗迴光返照醒來,說自己餓了,當司馬懿欣喜若狂地跑出門外招呼侯吉做飯時,忽覺察出不對勁,待到他回過神趕回屋內,司馬朗已然罹世。一時間,闔府哀慟,悲泣欲絕。

建安二十四年,關於引兵出荊州,圍困樊城。八月,關羽引水灌城內,是為震驚天下的水淹七軍。曹操部下于禁,全軍覆沒。

深夜鄴城,魏王府。群臣連夜奏稟曹操惡訊,直道於禁投降,關羽兵指許都。曹操下令鳴鐘擊鼓,召集全部將領進宮議事。司馬府這邊,聞見鐘響的司馬懿預言,魏國恐怕將出大事。

翌日,曹丕府邸。消息傳來,曹操預備親征,留曹丕看守鄴城,自己帶著曹植出征。眾官認為這是魏王曹操偏袒曹植的表現,可是司馬懿卻不這麼認為。在司馬懿看來,自古天子出征太子監國,這對於曹丕來說是值得恭喜的天大的好事。然而,另眾人意外的是,魏王曹操命令司馬懿隨征,並改其官職為行軍司馬,轉入魏王府中,不再擔任曹丕屬官。曹丕賜劍于司馬懿,請他保重。

司馬府上,司馬防對於兒子的境況擔憂不已。他認為曹操這是想把司馬懿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裡,一旦出錯便萬劫不復。在得知了楊修也隨行之後,司馬防更是憂心忡忡,他叮囑司馬懿不要與楊修爭鬥,一切俱等平安回了鄴城以後再說。而另一邊,張春華身披戎裝,英姿颯爽,預備跟隨夫君出征,保護夫君安全。司馬懿拗不過她,只得答應,家裡的事宜,便交由司馬孚料理。

鄴城外,大營,全軍開拔在即。曹操與群將分析再攻樊城的利弊得失,對於奪樊城還是守許都,群將議論紛紛莫衷一是。群將走後,曹操留下楊修問話,楊修獻策分析,遷天子于鄴城以破解關羽圍兵,至於魏國的王都則遷至東都洛陽。

大帳裡,張春華給司馬懿燉了雞湯。司馬懿細細剖析戰場局勢,認為解決之法有三條,前兩條已然囊括了曹操與楊修之法,至於第三種完美方案,連司馬懿也暫且想不出。

楊修這邊,與丁儀密議遷都洛陽的目的,主要是為了化解曹丕勢力,為曹植登封太子鋪路。而對於曹操是否答應遷都,楊修信心十足。就在這時,兵甲來傳當夜口令“雞肋”。楊修直呼此事成了,所謂“雞肋”,食之無肉棄之有味。楊修遂斷言曹操已無進軍之心,必定撤軍回遷天子。

司馬懿也推斷出了魏王曹操的退意,也猜出了楊修的毒計,不禁嘅然長歎。司馬懿不欲和楊修相爭,只打算想出那完美的第三條方案。

翌日,司馬懿找到楊修,勸說楊修不要以魏國的安危為代價遷都,從而陷魏國於大亂。然而,私心極甚的楊修不為所動,反而要與司馬懿在這軍營之中各憑才智,竭盡全力一較高下。

曹操軍帳,曹真火急火燎跑來,追問曹操遷都一事。當曹操知曉了軍營裡已然傳開了撤軍消息,紛紛收拾淄重人心散亂後,頓時勃然大怒,臉色陰翳地喃喃道,楊修這是明目張膽在拿自己的意圖進行賭博。

這邊,司馬懿回到營帳,推測恃才放曠的楊修恐不久矣。猛虎之心的魏王曹操,必然難以忍受楊修這樣變相地當眾給自己難看。只是,於形勢不利的是,魏王即使放棄了楊修,也還是會遷都。萬般無奈之下,司馬懿只好出頭,向魏王曹操獻退關羽之策。

曹植大營,曹植勸說楊修不要太過執拗,有些東西本來就是求不得的。十年來,他將自己、楊修、二哥和二嫂的青春都消耗一空,對此他追悔莫及。可是,楊修依舊執迷不悟,堅持繼續輔佐曹植爭奪下去。就在兩人相談甚歡時,楊修被魏王派來的人捉走。臨行前,楊修猜測到了可能面臨的下場,頓時流著淚,將遠在許都的父親和家眷託付給曹植照料。

曹操軍帳,大戰在即,人心惶惶,曹操將之盡數歸罪於楊修的恣意散佈謠言,遂下令斬殺楊修。楊修被押送候斬的路上,與司馬懿相遇,兩人四目相對,感慨萬千。

司馬懿覲見曹操,獻退關羽之計:曹操可邀東吳孫權抄關羽之後路,許之以荊州和江南沃土,再以東吳之兵和魏國軍士夾擊關羽,如此一來樊城之圍自解。曹操不信孫劉聯盟會輕易被化解,認為司馬懿這是在妖言欺君,司馬懿隨即鞭辟入裡地分析當今局勢變迭,並斗膽叮囑曹操千萬不要忘了赤壁的前車之鑒。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