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分集劇情介紹(1-10集)

劇情介紹

  新朝年間,劉秀于長安太學求學之時,結識了鄧禹、劉玄、馮異等少年才俊及童年的陰麗華。數年後,新莽暴政,天下大亂。劉秀隨兄長劉縯揭竿而起,陰麗華亦喬裝化名陰戟,追隨左右。

  從舂陵起義到昆陽大戰,劉秀與一眾肝膽相照的同袍並肩作戰,浴血沙場。孰料劉玄稱帝后,忌憚劉家兄弟功高,誅殺劉縯。劉秀娶陰麗華為妻,韜光養晦,使劉玄放鬆警惕,放其持節北上,重振旗鼓。

  河北之路危機重重,幸有鄧禹、馮異、吳漢、耿弇等舊故新知先後來投,患難與共。河北真定王劉揚提出聯姻結盟,為顧全大局,劉秀忍痛與妻子分離。

  之後,劉秀聯手鄧禹、馮異,經數十載不懈努力,結束戰亂,平定河北等地,定都洛陽,建立東漢,終完成共同夙願。復興大漢朝(即東漢) ,使大漢帝國延續二百多年。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集劇情介紹

  亂世姻緣難相守 劉秀心系陰麗華

  西元八年,王莽篡權,定國號為“新”,史稱“新朝”,至此西漢滅亡。王莽達到了他的托古改制、楚漢自立的野心,一時間天下大亂,兵戈四起,民不聊生。

  家居南陽新野的陰家小姐陰麗華自小在家人的呵護下長大,已到了婚嫁的年齡。不過,她已經拒絕了無數個名門望族的求親,她的大哥陰識出於對她的疼愛,一直想方設法為她擋掉那些她不喜歡的提親。陰麗華生得美豔動人,性子豪爽,但她的心裡一直有著一個模糊的影子,讓她一直惦念著,無法抹去。

  麗華心中的人其實正是漢高祖之後劉秀,兩個人少年時期曾一起在太學求學,對彼此有了刻骨銘心的感情,最後卻因故分開,這一別就是五年。這五年來,劉秀一直在長安太學求學,心中從來沒有放下過麗華。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這是劉秀的理想生活。

  劉秀在這五年間親筆撰寫了許多封竹簡,都是寫給麗華的。這次,他打算回南陽看一看。在他啟程前,他的同窗好友嚴子陵給了他一塊大司徒王尋的權杖,這是當時王尋來太學巡查時,子陵順手牽羊的。劉秀此次回鄉路途遙遠,近年來天下又不太平,子陵擔心他遭遇不測,便將這權杖給他以備不時之需。

  於是,劉秀帶著他寫給麗華的書踏上了回鄉之路。途中,他遇見了一對遭遇山賊的母女。機智的劉秀及時現身,謊稱是大司徒王尋所派,專門來接待夫人和小姐。這批山賊其實是一幫逃兵,一聽是大司徒的人,立刻掉頭逃跑。劉秀帶著被他解救的母女倆上路,也把自己的書搬到了她們的馬車之中。可是,他們行到一半,卻又聽見了馬匹奔跑的鐵蹄聲,以及剛剛那群山賊的呐喊聲。

  劉秀知道是他的伎倆被識破了,他毅然決定自己留下來善後,讓母女倆離開,而他的那堆書也就這樣被帶走了。很快,山賊們來到了劉秀面前,首領馬漢本來很欣賞劉秀的膽識,一聽說他是南陽人,竟又動了殺機。還沒等馬漢對劉秀下手,一名壯漢策馬而來,將馬漢打下了馬。

  此人正是劉秀的大哥劉伯升,他名聲在外,馬漢自知難以與其匹敵,只求劉伯升放過他的弟兄。劉秀見馬漢天良未泯,做主放過了他們。

  平安回到南陽的家中後,劉秀聽到了許多關於麗華的流言,得知她一直在拒絕高官子弟的求親。第二日,劉秀來到陰家,希望能夠見麗華一面。麗華的大哥陰識對劉秀的態度卻十分疏遠,他告訴劉秀,麗華剛好出門去鄧禹家小住,讓他到鄧禹家中去找。

  鄧禹是麗華的青梅竹馬,也是劉秀的好兄弟,他年紀輕輕就成為了太學博士,卻選擇了回鄉安定,還立志娶麗華為妻。這樣的關係讓劉秀只能選擇了退讓,隱瞞自己心中對麗華的一往情深。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集劇情介紹

  鄧禹求親失敗出門遊歷 麗華陷綁架險象環生

  劉秀到鄧禹家中看望多年未見的他,鄧禹不知劉秀對陰麗華的心思,興高采烈地表示他即將與麗華成親。劉秀誤以為確有此事,只好隱藏了心中的失落萬分,對他表示了祝福。事實上,劉秀一直很想再見麗華一面,哪怕只是遠遠地看著她也好。

  麗華的表姐鄧嬋一直愛慕麗華的大哥陰識,奈何陰識已有妻子,鄧嬋不敢表明心意。麗華深知她心,鬼主意多的她總是想方設法撮合鄧嬋和陰識,還幫鄧嬋送玉佩表心意。可惜陰識自製力極高,明確地拒絕了玉佩。麗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她嚷嚷著要讓鄧嬋假裝落水,來試探陰識。鄧嬋覺得這樣不妥,麗華的婢女許胭脂也阻止麗華胡鬧,幾個姑娘拉扯了起來,一不小心一塊掉下了湖裡。陰識見狀,奮不顧身下水救人,第一個救的就是鄧嬋。

  陰識的心意一目了然,可是,他卻堅持他對鄧嬋只有兄妹情分。麗華對他也無可奈何,只好暫時作罷。

  鄧禹比麗華年長了幾歲,很快到了弱冠之年,鄧家人為他舉行了隆重的冠禮,這也意味著從此以後他就是大人了。麗華不明白長大代表什麼,只是覺得長大並不自由。而鄧禹一心想著長大之後可以娶麗華為妻,他在行冠禮的當天就向麗華求婚,麗華卻明確表示,雖然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但她明白自己不想要什麼,她不想嫁給鄧禹以後,碌碌無為地在鄧府過一輩子。

  麗華的拒絕點醒了鄧禹,他回想起了自己讀書的初衷,意識到自己不應該沉溺於兒女私情,而應該胸懷天下。於是,鄧禹立即背起行囊,遊歷天下。他的說走就走讓麗華十分羡慕,麗華多麼希望她也可以有這樣的自由,可以去闖蕩天下,認識那些她從未認識過的人事物,而不是受封建教條束縛,因女兒之身而困在這小小的新野。

  令麗華沒有想到的是,在她與表姐鄧嬋回家的途中,她們遭遇了三名綁匪。綁匪將她們的馬車駕往北邊南陽方向,從他們的對話中,麗華得知他們是想要賺取贖金,然後去投靠綠林軍。麗華身手不錯,鄧嬋則不然,為了順利脫身,麗華和鄧嬋巧妙配合,讓綁匪以為鄧嬋患有心疾,將她送回了新野,只留下麗華。

  當晚,綁匪們帶著麗華趕路到一個破舊的廟宇裡頭,他們用黑布擋住了麗華身上的繩索,以掩人耳目。恰巧一群官兵押著一幫官婢經過,也進來留宿。綁匪們謊稱麗華是他們的妹妹,要去南陽診治肺癆,這才躲過了官兵的盤查。半夜裡,一名官兵色心大起,要對其中一個年幼的官婢實施猥褻,另一名年紀稍長的姑娘出面阻止,卻反被官兵盯上。

  麗華的身上綁著繩索,動彈不得,而她身邊的三個綁匪竟也無動於衷,她氣得大罵他們是懦夫。廟宇裡都是那名官婢的哭喊聲,其中一名性情還算寬厚的綁匪終於看不下去,提刀斬殺了那個流氓官兵。綁匪們隨即和官兵開始了大戰,官婢趁機離開,麗華請求她幫忙解開繩索,兩個人攜手潛逃。逃到半路,女子已經體力不支,麗華堅持要帶她一起走,女子感激不盡,告訴麗華她名喚丁柔。

  這時,官兵們已經策馬追來,丁柔毅然推走了麗華,自己引開了官兵。最後,丁柔被逼到了斷崖邊,走投無路的她只好縱身一躍,沉入了深沉的河底。而麗華雖然順利逃走,但卻腳下一滑,掉下了斜坡。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3集劇情介紹

  心頭背影成真人 再見佳人送草鳶

  陰麗華與丁柔分頭逃跑,丁柔被逼落深深的湖底,為一名器宇軒昂的將軍所救。麗華卻沒有那麼幸運,她險些掉入山谷,綁匪馬武將她救起,麗華施展身手與其周旋,最後卻還是不敵他們三個人,再次落入綁匪之手。綁匪們將麗華綁起,押著她前往收贖金的地方。

  途中,他們看見前一晚還跟他們在同一座廟宇的那些官婢,已經盡數被殺害,屍體被丟棄在草叢裡。原來是因為丁柔逃走,又有幾個官兵為馬武等人所說,剩下的官兵們怕被問責,直接殺人滅口。麗華突然意識到,他們衝動地救下丁柔,並不是完全正確的做法。

  由於擔心麗華再度逃跑,綁匪們一直不讓麗華進食,一直過了三天,麗華已經有氣無力的了。馬武擔心會把麗華餓死,另外兩名綁匪卻考慮起拿到贖金之後要不要把麗華滅口。這時,劉秀的大哥劉伯升以及姐夫鄧晨帶著一幫人馬找到了他們的藏身之所。

  綁匪們將麗華留在屋內,出外與劉伯升等人大打出手。而自從知道麗華被綁之後就一直冒著風雨在外搜尋的劉秀,終於得以見到他朝思暮想的麗華。虛弱的麗華只來得及看見劉秀的翩翩白衣,就倒在了地上。劉秀心疼地將麗華背起,背回了他大哥家休息。

  三個綁匪被劉伯升綁了起來,劉伯升見他們身手不錯,有意招攬他們。但綁匪們十分硬氣,都拒絕為達官貴族做事。劉伯升想將他們交給陰家,心慈的劉秀出面阻止,卻發現綁匪馬武竟然是他當年在長安求學時和麗華救下的刺客。馬武仍然記得劉秀的救命之恩,他希望劉秀能放過他的兩個兄弟。不過,劉秀宅心仁厚,見他們也是為勢所逼,便做主放走了他們。

  得到休養的麗華很快就蘇醒了過來,她得知是劉家大哥救了她,便在劉家四處尋找劉家大哥。結果,她在莊稼地裡看見了帶著草帽,一身粗布衣的劉秀。還沒等劉秀有機會和麗華講話,陰識就已經親自來接麗華回家了。眼見馬車越走越遠,劉秀終於出聲喊出了麗華的名字。麗華立刻叫停馬車,而劉秀則將自己親手編織的草鳶送給了她。

  年少時的劉秀也送過草鳶給麗華,並許下了守護她的承諾。拿著草鳶,又得知剛剛那個人就是當年的劉秀,麗華心裡不禁洶湧澎湃。當年,麗華因故生了重病,是劉秀跨越山水,將她送回了家。那之後,麗華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情,但劉秀的背影卻一直深深地刻在她的心裡,揮之不去。

  自從有了被綁匪綁架一事,就出現了一些風言風語,在破壞鄧嬋的清譽。鄧家大哥有了讓鄧嬋成親的念頭,恰巧宛陽城公孫家來提親,鄧家大哥便與鄧嬋商量,已經因陰識的絕情而死心的鄧嬋最終點頭答應。她特地到陰家跟麗華辭別,麗華力勸她再嘗試最後一次,不要就這樣斷送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在麗華的勸說下,鄧嬋在郊外與陰識會面。然而,不管鄧嬋如何淚流滿面地表示她不在乎名分,哪怕是給陰識做妾,只要可以與他相守,就沒有關係,陰識都堅定地言明他對鄧嬋只有兄妹情分。事實上,陰識心裡也有鄧嬋,但是,做妾相當於當侍婢,陰識不能讓鄧家蒙上這樣的汙名。

  鄧嬋不明白陰識的顧全大局,她絕望地放棄了,選擇遠嫁宛陽城。她出嫁當天,麗華將自己的貼身婢女胭脂送給了她。也是在這天,麗華從大哥的眼神和行為中領悟到,長大後必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捨棄。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4集劇情介紹

  戰亂將臨人心動盪 卑微舞姬命途坎坷

  地黃三年,關東蝗災,天下大亂,無數饑民棄鄉覓食,湧入關內,因疾病損失過半的綠林軍——新市軍,轉戰入南陽郡,為已哀鴻遍野,民不聊生的南陽雪上加霜,引起更大的禍亂。

  劉家大哥劉伯升已經明裡暗裡招兵買馬好幾年,只等著最佳時機起事,興複漢室。富有謀略的劉秀卻選擇在家中種莊稼維持生計,在他的操持下,原本已經荒蕪的莊稼地變得欣欣向榮。

  陰家當家陰識趕赴長安,將主事權交由弟弟陰興,並再三囑咐,不可讓陰麗華擅自離家。麗華自小就喜歡鑽研機關術,因此,陰家的防衛不靠守衛,只靠她的重重機關。這天晚上,邯鄲尉遲俊帶著一幫為饑荒所迫的孩子偷偷潛入了陰家,一路上當然是被麗華的機關耍得團團轉。最後,麗華帶人在糧倉圍住了他們。

  這幫孩子的爹娘都是被餓死的,他們希望能在這裡找到糧食,外面還有一幫更小的孩子在等著他們。大大咧咧卻不失柔情的麗華沒有為難他們,而是讓一旁的陰興分給他們一些糧食和銀兩,放他們離開。除此之外,麗華將年輕力壯的尉遲俊留在了陰家當護衛。

  除了鑽研機關術,麗華還熟讀兵書,她不像尋常女子,為封建教條所束縛,反而敢想敢做,在排兵佈陣方面更是有過人才能。陰識離家的這段時間,她帶著陰興、以及追隨她左右的鄧家公子鄧奉修習兵法,為即將到來的戰亂做準備。陰識知道麗華對政事的關心,所以一直讓陰家影衛收集各路消息,讓麗華足不出戶,也能對天下局勢了然於心。

  此刻,陰識在長安成了納言將軍嚴尤的座上賓,一起與皇上的侄兒——大司徒王尋品酒賞舞。期間,一名絕色舞姬引起了王尋的注意。這名舞姬正是當日落水的丁柔,她為嚴尤將軍麾下的校尉馮異所救,兩個人在朝夕相處間漸生情愫,已經互許終身。

  馮異本打算借這次宴會的機會,跟剛剛凱旋的嚴尤請求去除丁柔的官婢籍,讓他們兩個能夠順利成親。沒想到,王尋看上了丁柔,並開口跟嚴尤討要。嚴尤自然不肯得罪王尋,當即應允。馮異不顧父親的阻攔,出面請求嚴尤和王尋成全他和丁柔。可惜,已經習慣橫行霸道的王尋強行帶走了丁柔。馮異和他的父親也被貶到了老家潁川任職。

  王尋心胸狹窄,睚眥必報,馮父不願為了一名女子牽連整個馮家,所以以死相逼,阻止馮異去搭救丁柔。而到了王尋府中的丁柔,終日愁眉不展,不願為王尋跳舞。直到有一天,她在江邊聽到了《夷光曲》。這首柔腸百結的曲子,馮異曾為丁柔吹奏過無數次。曲子講的是西施和範蠡歷經險阻最終相愛相守的故事,丁柔明白,馮異這是在告訴她,哪怕是為了他日有一天能重逢,現在也要好好地活下去。想到這裡,丁柔一改倦態,起身翩翩起舞,她的心裡,滿滿的都是馮異,當日那個從她將湖底救起的器宇軒昂的男人。

  在宴會過程中目睹了全過程的陰識,猜測丁柔可能就是在麗華被綁時不顧性命幫助她逃跑的女子,他暗中囑咐手下的人留意一下丁柔的狀況,必要時出手相助。

  如今的長安魚龍混雜,污穢不堪,陰識本想啟程回新野,可他的隨從提醒他,蔡陽的劉伯升已經按捺不住,起事只是旦夕之間,作為姻親,鄧家肯定不會坐視不理,而以鄧家與陰家的關係,陰識將會進退兩難,所以,最好是暫時待在長安,靜觀其變。於是,陰識囑咐人傳信給陰興,讓他不可參與劉鄧兩家的起事。

  距離鄧嬋嫁往宛陽城已經有三年之久,陰母本以為以鄧嬋的性格,再加上她已經懷孕,在夫家一定會得到尊重。可是,近日傳來的消息卻是,鄧嬋的夫家不久前連納了兩個妾。陰母不禁百感交集,她特地看望麗華,並表示不會逼其出嫁,以免釀成大錯。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5集劇情介紹

  越牆尋劉秀 往事難記起

  因劉伯升家中突發變故,他們一家人即刻前往新野鄧晨家中避難。劉秀自然也在其中,一直困在家中的陰麗華從鄧奉口中得知了此事,她意圖去鄧家找他。可是,陰識早就囑咐過陰興,不可讓麗華與劉秀有來往。所以,不管麗華如何求情,還拿出姐姐的威嚴,陰興都不肯放她離開。

  當年,麗華的親身父母在長安不幸遇害,麗華的父親在出事的前一晚將麗華交托給劉秀,請求他如若第二日沒能在規定時間內見到他們平安歸來,就將麗華送完新野陰家。後來,劉秀一路背著麗華,跋山涉水回到了陰家,將已經昏迷不醒的她交給了陰識。

  麗華因父母親的遇害而受了刺激,一度昏迷不醒。她的舅舅蔡少公替她診斷後表示她就算清醒了也極有可能忘記那些悲痛往事。年少的陰識已經有了當家人的風範,他將一筆錢財給了劉秀,意在斷絕過往。劉秀也不想讓麗華痛苦,他答應陰識,絕對不會告訴麗華那些真相,只當已經忘卻。那之後,劉秀再也沒有與麗華見面,這個承諾,他一守就是五年。

  而麗華雖然沒能記起小時候的事情,但總有些斷斷續續的片段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她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她想方設法從家中跑了出來,來到鄧家越牆而入。結果,正在院落中喝茶的劉伯升誤以為她是什麼宵小之輩,當即與她大打出手。這幾年,麗華的身手大有長進,連劉伯升也與她不分上下。兩個人打得難捨難分,直到鄧晨與與其妻劉元出現,認出了麗華。

  為了方便,麗華作男子打扮,所以,她向劉伯升隱瞞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謊稱自己名叫陰戟,是陰家的遠方小弟。劉伯升十分欣賞麗華的身手,對她讚不絕口,還表示以後再找機會切磋。

  這幾日,劉秀去了宛陽城進貨,所以麗華這一趟算是白來了。不過,劉元給了她一封鄧嬋的家書,並告訴她,劉秀一直在等她,苦於無法表達情意。麗華心中隱隱約約知道自己與劉秀並不只是點頭之交,但她始終想不起來他們之間究竟有何淵源。

  麗華將家書帶回了家中給母親看,陰母看過之後,告訴麗華,鄧嬋希望麗華能去宛陽城陪她小住幾日。陰母雖不是麗華的生母,但一直將她視如己出,所以,陰母不想讓麗華出門,畢竟現在正處戰亂時期。麗華對鄧嬋既擔心又掛念,她好說歹說,終於讓同樣擔憂鄧嬋的陰母鬆口,允她前往宛陽城。

  令麗華沒有想到的是,鄧嬋在夫家的生活遠比她想像的要難過。麗華剛剛到達公孫家,就看見一名侍妾當眾刁難鄧嬋,胭脂維護鄧嬋,還被該名侍妾甩了一巴掌。氣憤難當的麗華出手教訓侍妾,要她恭恭敬敬地對待鄧嬋這位公孫家的主母。雖然給鄧嬋出了口氣,但麗華臉上仍然滿滿的都是對鄧嬋的心疼。她不解鄧嬋為什麼不將自己的處境告知鄧家,鄧嬋卻善解人意地表示不希望給家裡增添負擔。麗華對鄧嬋無可奈何,只能用這幾日的陪伴來寬慰她。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6集劇情介紹

  密謀起事險阻重重 胸懷天下共謀大事

  姐妹相聚,難免聊到各自的近況,鄧嬋問起陰麗華心裡的影子,麗華告訴她,劉秀就是那個影子。鄧嬋恍然大悟,說起劉秀曾去麗華家中提親。同時,鄧嬋又又告訴麗華,鄧家到宛陽城一向是住在城東驛站,劉秀應該也是一樣。麗華擔心劉秀早已忘了自己,鄧嬋卻表示,麗華記不清小時候的事情,心中尚且一直有個影子,而劉秀並未失憶,至今尚未娶妻,相信他心中的影子肯定要比麗華更加刻骨銘心。

  第二日,麗華來到城東驛站,聽驛站小二說劉秀已經被李家公子李軼請走。在出驛站時,麗華碰上了鄧晨。鄧晨此番前來宛陽城,是為了劉伯升在四處打點。此前,劉伯升為病重的母親尋找名醫,卻一時來了脾氣,將李通的親戚一劍刺死。也是因為這件事,劉家才舉家到新野避難。

  麗華問起李通和李軼的關係,這才知道他們是堂兄弟。鄧晨擔心他們二人對劉秀不利,趕忙和麗華一起趕到了李家,沒想到卻吃了閉門羹。為了避免多生事端,麗華決定由她偷偷潛進去查探,讓鄧晨在門外等她。

  進了李家之後,麗華順利摸到了劉秀和李家兄弟所在的房間。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李家兄弟找了劉秀來,並不是為了尋仇,而是想與劉家合作起事。李家的先祖精通卜算,曾有過一句讖語,稱劉家為主,李家為輔,而劉秀的老師蔡少公也說過,劉秀當為天子。

  面對李家兄弟的誓死追隨,劉秀卻並不動心,他表示要回家與大哥劉伯升商量。衝動的李軼當場表示要他現在就給出答覆,門外的麗華擔心劉秀有難,索性破門而入。兩個人一起翻牆離開了李家,劉秀語帶擔憂地責怪麗華太過莽撞,麗華也承認自己的衝動。隨後,麗華迫不及待地問起小時候的事情,想知道當年她的爹娘究竟遭遇了什麼。劉秀答應過陰識絕不提起往事,所以,他只能顧左右而言他,避而不談。麗華不理解他的隱瞞,二人的談話不歡而散。

  回到家中的劉秀將李家兄弟一事告訴了劉伯升和鄧晨,劉伯升急不可耐地想要與李家合作。鄧晨自然不能袖手旁觀,劉秀也只能答應隨同。然而,第二日,劉秀便得知麗華化名陰戟,想與他們一同起事。

  劉秀不願讓麗華捲入這紛亂之中,更不想連累陰家上下。麗華以為劉秀膽小怕事,叱問他為何不再像當年一樣胸懷天下。劉秀用當年翟義起義失敗的下場告訴麗華,如果沒有回天之力,就不要輕易起事,連累無辜性命。麗華明白了劉秀心中之憂患,她堅定地表示她絕不願再看著民不聊生而袖手旁觀,希望麗華能把她當成陰戟,讓她與他們共謀大事。麗華的堅決讓劉秀想起年少時的她也曾立下誓言,要匡扶正義。最終,劉秀應允了麗華的請求。

  劉伯升一行人來到李家與李家兄弟正式結為盟友,席間,李家兄弟有意將小妹珺兒許配給尚未娶親的劉秀,以此拉攏兩家關係。劉秀心中只有麗華,當然是立刻推辭。李家兄弟的面子上有些掛不住,但也不好發作。不過,相比李軼,李通較為穩重,也沒有因此對劉秀心存芥蒂。宴會之後,眾人在一起商量起事事宜,劉秀提出應當謹慎行事,力求一擊即中,建議將時間定在三個月之後的立秋。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7集劇情介紹

  亂世兒女情長應斷 男身麗華受賞識

  劉伯升和劉秀與李家李軼一起回到蔡陽準備起事事宜,陰麗華當然也追隨前往。回到蔡陽的劉伯升受到手下弟兄們的熱烈歡迎,劉伯升將李軼和麗華介紹給眾人認識。麗華在劉家住了下來,劉秀將她安置在自己的書房裡。麗華生來率性,但畢竟自小是在家中被寵著長大,所以,她連自己紮個髮髻都不會。劉秀手把手地教她紮男子的髮髻,這是兩個人太學分別後第一次有這麼近距離的接觸,難免都心猿意馬。

  恰巧劉家弟兄劉稷大大咧咧地闖了進來,破壞了兩個人的氣氛,還笑稱他們是在搞斷袖。麗華氣呼呼地把他和劉秀一起趕了出去,心裡對劉秀的異樣情愫又多了一分。

  麗華留在劉家,目的在於參與起事,為匡扶天下盡一份綿薄之力。不過,也因為這個契機,她明白了劉秀是隱忍而並非懦弱。劉秀絲毫不掩飾對麗華的感情,他的表達方式內斂又沉穩,總讓麗華無所適從。

  劉家的門客護衛眾多,個個勇猛過人,但終日只顧著操練武藝,看起來就如同一群莽夫。麗華熟讀兵書,自然知道排兵佈陣在行軍打仗中的重要性。她提醒帶頭練武的劉稷應當學習一下兵法,沒想到她的話讓劉稷誤會她在輕視弟兄們,當即提出要與她比試。

  麗華不願徒增事端,拒絕與劉稷動手。衝動的劉稷出手襲擊她,她只好予以回擊。結果,麗華在幾招之內把劉稷打了個落花流水。圍觀的弟兄有一個突然在麗華身手襲擊她,還耍陰招使用了細沙。劉稷氣急敗壞地訓斥那名弟兄不夠光明磊落,麗華心胸寬闊,反而誇讚這名弟兄護同袍的行為。劉稷十分佩服麗華的身手和胸襟,當即與她約定日後互相學習,生死與共。

  短短的幾日,麗華已經收服了劉家軍弟兄的心。另外,她還利用墨家機關術遺卷設計出了精妙的弩機,劉伯升對她讚不絕口。同時,在劉秀的推薦下,麗華得到了帶頭練兵的機會。得到賞識的麗華十分高興,也希望能像男兒一樣有所作為。她告訴劉秀,她不願意為兒女私情所束縛。劉秀理解麗華的抱負,鄭重地表示以後不再唐突地提起對她的感情。

  三年前,麗華被劉秀背回劉家,是劉家小妹劉伯姬照顧了她,並把衣裙借給了她,所以劉伯姬記得麗華的長相。她在見到男子打扮的麗華時,就對她的身份產生了懷疑。麗華只好一直躲避她的打量,以本是同宗為藉口敷衍了過去。

  另一方面,劉伯升極其欣賞麗華這個化名陰戟的小兄弟,他不僅讓人給麗華製作了合身的盔甲,還把自己珍愛的環首刀——長歌,送給了麗華。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8集劇情介紹

  驕縱小姐發動總攻 男裝麗華步步為營

  劉伯升特地送了一副盔甲和一把環首刀給陰麗華,以表對他的兄弟之情。麗華盛情難卻,收下了這兩份禮物。她回到自己的房裡試穿盔甲,沒想到卻被本來就懷疑她身份的劉伯姬看見了。劉伯姬意識到所謂的陰戟其實就是陰姬陰麗華,她私下去找了劉秀求證。不管是出於對麗華的情感,還是出於對她才華的欣賞,劉秀都沒有理由不維護麗華。

  劉秀的態度讓劉伯姬大為不滿,她從小便愛慕被譽為神童的鄧禹,可鄧禹偏偏鍾情于麗華,還在被麗華拒絕後離家遠遊。再加上素來最內斂的劉秀也對麗華情有獨鍾,劉伯姬一直就對麗華有意見。這次發現麗華竟然女扮男裝混在軍營之中,她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放過她。於是,劉伯姬找到麗華,要求她在三日之內離開劉家,並要脅要告發她。

  麗華問心無愧,並不覺得自己身懷男兒志有何不可,所以一口回絕了劉伯姬。劉伯姬不肯就此甘休,在第二日又故意拿著酒罈給眾兄弟倒酒,試圖拆穿麗華的身份。麗華聰明伶俐,暗中出手讓劉伯姬自己摔倒,酒也全部灑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出了大醜的劉伯姬羞憤難當,當下甩頭離開。

  一計不成,劉伯姬又生一計。她故意在大嫂劉氏面前搬弄麗華的是非,稱她身份神秘,極有可能是敵人的間諜。劉氏擔心夫君的安危,暗暗對麗華上了心。深夜時分,劉氏和劉伯姬目睹麗華偷偷離開房間,劉氏跟了上去,而劉伯姬則悄悄地跟在劉氏身後。

  其實,是劉秀帶著麗華去河邊清洗身子,畢竟,她一個女兒家在軍營中還是有諸多不便的。幸好劉秀在河邊為麗華望風,才及時叫住了已經慢慢接近的劉氏,他順利打消了劉氏的疑心,並親自護送她回了劉府。暗處的劉伯姬也趁機偷走了麗華放在岩石上的衣服,等麗華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

  無奈之下,劉秀將自己的外衣給了麗華,便帶著她回去。結果,他們剛進門,就看見劉伯升嚷嚷著要帶弟兄們去河邊抓奸細。旁邊站著的是劉伯姬,她謊稱在河邊看見行跡鬼祟之人,為的就是要讓大家親眼看到麗華。不過,由於有劉秀的幫助,麗華再次躲過了一劫。

  劉秀對驕縱任性的劉伯姬十分失望,怒斥其無理取鬧。可劉秀對麗華的維護讓劉伯姬更加討厭麗華,她跑到麗華的房間,又以言語侮辱麗華。麗華可不是會乖乖挨打的柔弱女子,她當場潑了劉伯姬一臉的水,警告她莫再詆毀陰家。劉伯姬不知收斂,想拿起桌上的環首刀對付麗華,反被麗華壓制在桌上不得動彈。劉伯升十分賞識麗華的才能,麗華當然也不會傷害他的家人,但她嚴肅地告誡劉伯姬,別讓她自己的心胸狹窄成了劉家的笑柄。

  劉伯升即將合李家、鄧家之力起事,可惜卻得不到劉家宗親的支持。在劉秀的建議下,劉伯升借母親的大壽之名,宴請劉家的親朋好友來家中,並打算在宴會上對大家陳明利害,希望能夠得到眾人的支持。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9集劇情介紹

  起事計畫遭暴露 一夜之間面目非

  劉伯升本想在宴席之上勸服劉家宗親支持他起事,沒想到反被眾人怒斥他連累劉家人。劉伯姬提出舞劍助興,適時地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可是,舞到一半,劉伯姬一個重心不穩,眼看就要摔倒。恰好從她旁邊走過的陰麗華及時出手扶住她,沒想到劉伯姬竟然趁機把她的髮髻拆下。麗華畢竟是女子,一頭秀發散下,任誰一看都是個絕美的姑娘。

  劉伯姬又在一旁煽風點火,稱呼麗華為陰家姐姐,甚至謊稱麗華是愛慕劉伯升才女扮男裝留在這裡。見狀,劉秀毅然決然地握住了麗華的手,帶著她跪在了母親的面前。在所有親族的見證下,劉秀坦然承認他在長安時就已經立下誓言,“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聽聞此言,麗華不禁潸然淚下。

  劉伯升並不介意麗華女扮男裝一事,反而更開心她能和劉秀終成眷屬。事情算是得到了解決,麗華也不必再步步為營躲藏她的身份。

  此刻,他們還不知道,劉鄧李三家密謀起事的事情已經暴露,李父被王莽下令誅殺。不僅如此,王莽還派了甄阜率領新兵到宛城剿滅逆賊。劉秀的太學同窗嚴子陵在得知此事後趕了三天三夜的路到劉家通知劉秀,一時間,起事計畫就要全盤崩壞。

  事態緊急,需要有人立刻前往宛城通知李通潛逃,李軼貪生怕死,不願到宛城送死。劉秀把這個任務攬了下來,擔心宛城鄧嬋安危的麗華執意一道前去。二人結伴到了宛城,沒想到卻目睹李通全家被火焚的一幕,新兵已經到達了宛城,並且四處搜尋叛賊家眷。

  隨後,麗華和劉秀到公孫家欲尋鄧嬋,得知鄧嬋在前一日就已經被公孫休掉,更被逐出了公孫家。麗華氣得在公孫和他的侍妾的額頭上各劃出了一道口子,劉秀為免節外生枝,趕緊帶走了麗華。可他們剛出門口,就遇到了搜查的新兵隊伍。緊隨而至的公孫大喊大叫,向官兵告發了麗華和劉秀。幸好劉秀機警,帶麗華藏到了小巷之中,才躲過一劫。

  在小巷之中,他們又遇見了背著包裹的許胭脂。麗華喜出望外,趕緊讓胭脂帶著她去找身懷六甲,行動不便的鄧嬋。胭脂帶著麗華二人到了一處破落的村屋,鄧嬋就在裡面。姐妹相見,恍若隔世,麗華和鄧嬋忍不住相擁而泣。鄧嬋已經快要臨盆,可是在宛城,已經沒有大夫敢為她接生了。

  鄧嬋一心想回到家鄉新野,麗華考慮到宛城的危險,只好答應了她。劉秀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辦,便為她們三人尋了一輛馬車,並給了麗華一些銀兩,囑咐她路上小心。麗華駕著馬車,胭脂則在馬車內照顧鄧嬋,雖然她們在通過城門時,用銀兩疏通了官兵,但出城門沒多久,就被官兵發現她們是反賊同黨。

  半路上,麗華因為擔心鄧嬋,頻頻回頭,結果撞上了樹幹,車內的鄧嬋受到了撞擊。麗華決定為鄧嬋接生,吩咐胭脂出去尋找一些可用的東西或者是附近人家。就在這個時候,一隊官兵追了上來,麗華遲遲喚不回離開的胭脂,只好把心一橫,駕著馬車離開。

  馬車絕塵而去,後面的胭脂哭喊著讓麗華停下來,但迎接她的卻是幾個官兵的肆意淩辱。離開的麗華和鄧嬋也並不好過,奄奄一息的鄧嬋求麗華把她帶到馬車外面,讓她看一看家鄉。最後,鄧嬋呢喃著對表哥陰識的情意,在麗華的懷中閉上了眼睛。麗華心如刀割,再次失去親人的痛楚讓她的記憶通通回來了。當年,她的母親衛悅衛夫人刺殺王莽,她的父親陰陸將她交給劉秀,便前往營救。但第二日,在陰陸與劉秀約定好的地點,麗華親眼看著父親抱著已經殞命的娘親,策馬跳下了懸崖。

  麗華沉浸在悲痛之中,官兵們也已經追了上來,欲將麗華殺之而後快。麗華悲憤地反擊,可官兵竟卑鄙地以毀屍相要脅,不忍表姐死無全屍的麗華唯有放下了武器。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0集劇情介紹

  揭竿起義箭在弦上 興複漢室勢在必行

  為了保全表姐鄧嬋的屍首,陰麗華唯有放下武器,險些喪命于官兵手下。幸好打算去投奔平林軍的劉玄經過,認出她是衛悅之女,馬上出手救下了她。劉玄是衛悅的徒弟,也是劉氏之後。當年,就是他不顧衛悅的阻止,執意刺殺王莽,衛悅拼死救他性命,最後死在陰陸的懷中。陰陸為了不讓麗華陷入險境,只好抱著衛悅,策馬跳下了懸崖。

  麗華和劉玄一起將鄧嬋掩埋,為了避免被人發現,麗華無法給鄧嬋立碑,她只能在心裡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會來接鄧嬋回家。劉玄邀麗華與他一起投奔王匡陳牧的平林軍,麗華沒有告訴他自己已經投在了劉伯升麾下,只是委婉地拒絕了他。劉玄將受傷的馬匹宰殺後,烤熟給麗華補充體力,然後便告別了她。

  虛弱的麗華沒走兩步,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劉秀的二哥攜帶家眷到舂陵投奔劉伯升,恰好遇見了昏厥的麗華,便將她一起帶回了舂陵。劉伯升的母親樊氏對她悉心照料,劉伯升對她也是推心置腹,完全不在意她的姑娘身份,只把她當成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麗華深受感動,立下誓言要做焚滅新莽的一點星火,助劉伯升興複漢室。

  同為劉家子女,劉伯姬卻沒有這樣的胸襟和氣魄。她無理取鬧,指責麗華借走了劉秀唯一的一匹馬,讓他只能從宛城徒步回舂陵。現在外面兵荒馬亂,處處有新兵在搜索反賊,劉秀的處境極為危險。麗華也很擔心劉秀的安危,可劉伯姬覺得她很虛偽,又一次用語言羞辱她。劉伯升氣急敗壞地給了劉伯姬一個耳光,語重心長地要她做一名心胸寬闊的女子。劉伯姬完全聽不進去,只覺得身邊的人都被麗華給收買了。

  幾日後,麗華終於等來了平安無事的劉秀。她情不自禁地撲入他的懷中,失去親人的痛楚,還有恢復的記憶,讓麗華明白了陰識和劉秀一直隱瞞她當年真相的原因,也懂得了他們的苦心。

  劉伯升特地召集了舂陵的各路宗親,本想再次說服眾人支持起義,沒想到各宗親長老都認為他是在自尋死路。這時,一顆火球從天空劃過,落在了不遠處。劉秀隨後出現,以“星孛於天”的言論證明起兵乃天意,立誓擁護劉伯升興複漢室。人群中的麗華配合劉秀,高呼興複漢室,舂陵軍的弟兄們也跟著跪下,一時間呼聲四起。宗親們見一向老實的劉秀都決定要造反,當即決定支持劉伯升。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