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分集劇情介紹(11-20集)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1集劇情介紹

  劉家起義首戰告捷 反莽合力結盟漢軍

  年輕氣盛的陰興和鄧奉都想相助劉伯升的舂陵軍,為推翻新莽出一份力。陰識制止了他們的莽撞,他並非只想獨善其身,而是考慮到戰事變數太多,才決定待在暗處, 以免他日舂陵軍遇到什麼麻煩的時候,沒有人可以保他們,幫他們。

  此時,新野尉與長聚縣守已經在長聚集結新軍,打算剿滅劉伯升的舂陵軍。現在的舂陵軍還只有幾千人馬,缺兵少馬,如果貿貿然迎戰,恐怕只有送死的份。心如明鏡的劉秀認為應當聯合新市、平林等其他的反莽力量,才能為起義之事打開一條出路。

  劉伯升派人出使新市、平林軍營,王匡等人瞧不起舂陵軍的兵馬,又看中了劉伯升的霸王之勇,便決定靜觀其變,先看看舂陵軍的第一場仗。為了證明實力,劉伯升舉家前往長聚。由於劉秀的馬當時借給了麗華,又受傷被劉玄宰殺,無馬的劉秀唯有騎著自家耕牛的田跟上了隊伍。

  有人笑他給高祖後裔丟臉,陰麗華暗暗用手中的弩機教訓了對方一番。接著,麗華與劉秀一起騎牛上路。大丈夫能屈能伸,劉秀絲毫不覺得騎牛衝鋒陷陣有何不可,麗華心裡對他的敬佩又多了幾分,她暗暗發誓,一定要為劉秀搶回一匹戰馬,一批真正的戰馬。

  戰前,劉秀等人一起做了兵力部署,為了減少兵力傷亡,麗華提出由武藝高強的劉伯升打頭陣,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將對方打下馬,鼓舞士氣。同時,麗華還決定親自帶領五十名細作扮作流民混入長聚,來個裡應外合。劉秀認為此舉甚妙,可不希望麗華冒險,想代替麗華潛入長聚。在麗華的勸說下,劉秀只好同意她進城,但囑咐她萬事小心,一定要保證性命無憂。

  長聚一戰,舂陵軍大獲全勝,還本著“降者不殺”的原則招降了許多士兵,擴充了兵力。麗華在城中給劉秀搶來了一匹戰馬,興高采烈地送給了他。

  舂陵軍首戰告捷,新市平林軍自然不再只是觀望,立刻宴請劉伯升等人,同意結盟,統稱為漢軍。劉玄已經投奔了平林軍,三年前劫持過麗華的馬武也跟隨他蟄伏在此。馬武心直口快,心眼也實在,一看到劉秀,就迫不及待去與他相認。劉玄卻提醒馬武不要與劉秀太過親近,以免惹來新市平林的王匡陳牧等人的猜疑。新市平林與舂陵軍的起兵目的並不相同,一個是為了擴充地盤謀生路,一個是為了匡扶天下,推翻暴政,兩軍現在聯合,他日必有爭端。野心勃勃的劉玄決定左右逢源,伺機龍飛重天。

  聯盟之後,舂陵軍打頭陣,先後拿下了唐子鄉、湖陽,勢如破竹。湖陽的糧食裝備眾多,麗華以為足夠用上一陣子了。沒想到,新市平林的士兵仗著人多勢眾,強搶獨佔收穫的金銀財寶。劉稷帶著幾個弟兄與對方起了爭執,雙方劍拔弩張,差點就打了起來。

  劉秀及時出現,他痛斥舂陵軍士兵竟為了區區一點金銀財寶就與浴血沙場、並肩作戰的同胞們打了起來。他的慷慨陳詞讓舂陵軍士兵羞愧難當,紛紛放下了手中的財物,新市平林的人聽後,也都自動自發地把東西放下了。三言兩語就把事情解決了,足見劉秀之才,也體現了他的敦厚大方,這讓躲在暗處看熱鬧的劉玄不禁對劉秀另眼相待。

  解決了財物爭端後,劉秀拜託麗華與她一起前去外祖父家。湖陽是劉秀的母親樊氏的故鄉,她特地囑咐劉秀,來了湖陽,一定要去外祖父家中親自道歉。可是,劉秀和麗華到了樊家之後,竟發現新市軍的張卯無視漢軍軍規,在樊家家中搶劫財物,甚至還想玷污樊家的小姑娘。劉秀出面制止,張卯盛氣淩人,差點對劉秀動手,一旁的麗華立刻割傷了他的手。張卯懷恨離去,事後,還告到了王匡那裡。劉秀和麗華據理力爭,要王匡軍法處置張卯,以免失去人心。可惜,此事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2集劇情介紹

  顧全大局陰識成全麗華 轉戰棘陽中堅壁清野計

  張卯強搶樊家一事,在王匡的有心庇護下不了了之,陰麗華很不甘心,擔心長此以往,漢軍會失了民心。劉秀寬慰她,欲速則不達,操之過急反而有可能適得其反。

  被麗華傷了手的張卯雖然生得人高馬大,但卻是心胸狹隘,他竟想殘害陰家人報復麗華,還建議王匡先攻打新野,拿下新野內的富庶人家,包括家大業大的陰家。軍師也覺得此舉並非不可取,王匡思忖之後決定轉戰新野。軍令一下,劉伯升和劉秀都無法更改。麗華聞訊氣急敗壞地質問劉伯升,但她也知道此時的漢軍已經不是劉伯升一個人說了算的。劉伯升答應會力保陰家,讓麗華稍安勿躁。麗華相信大哥陰識一定能護住陰家,她只是實在看不過王匡等人對陰家的覬覦。

  漢軍兵臨新野時,新野守親自打開城門迎接了他們。原來,是陰識暗中疏通,奉勸新野守為了城中百姓的安危而投降。陰識的過人謀略保全了陰家,也保全了新野。不過,麗華卻被奉陰識之命的陰興和鄧奉押回了家。劉秀深知戰場刀劍無眼,而且如今情勢不明,他希望麗華陷入險境,所以,他沒有去向陰家要人。

  在新野撈不到好處的王匡等人,決定轉攻棘陽。劉秀沒有向麗華道別,不日便隨著漢軍前往棘陽了。他告訴自己,總有一天他會回來,風風光光地娶麗華為妻。

  被困在陰家的麗華得知漢軍已經浩浩蕩蕩地離開,不禁暗自跺足。自從她被帶回來,陰識連一面也不願意見她。麗華本想暗中逃離家中,可她雖然制服了武功高強的女影衛琥珀,但卻很快又被尉遲俊帶著更多的影衛包圍。而且,尉遲俊告訴麗華,就算她過了這一關,還有兩百多個影衛等著她。

  無奈之下,麗華把環首刀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逼迫尉遲俊帶她去見陰識。麗華知道,陰識一直恪守家規,不讓陰家捲入戰火,想在亂世之中保陰家一方周全。可是,麗華卻也明白,這樣的庇護不是永遠都能有用的,如今兵荒馬亂,陰家如何能夠獨善其身。

  麗華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陰識,並表示她已經知道了父母的死因。那種眼睜睜看著親人離世卻無可奈何的感覺,讓人痛不欲生。鄧嬋也是在麗華的懷中香消玉殞的,那日他們到了小長安聚,離新野已經不遠。得知鄧嬋離世的日子和地點,陰識顯得大受打擊。原來,當時他的馬車正好經過,看見了追趕麗華她們的馬車的官兵,陰識為了避免與官兵照面,繞道而行,也因此錯過了見鄧嬋最後一面的機會。

  陰識一個人想了很久,想著鄧嬋為他的付出,想著鄧嬋的死不瞑目。第二日,他和母親一起送走了麗華,他決定尊重麗華的選擇。

  另一邊,漢軍到了棘陽,卻發現棘陽的守城將軍岑彭竟不戰而逃,城內的庫房早已空空如也。劉秀從城門處的車輪印和腳印判斷出棘陽軍在撤離時是有條不紊的,他認為身為武將的岑彭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堅壁清野之計。但劉伯升等人都覺得是劉秀太過高估岑彭,並沒有放在心上。

  事實上,岑彭已經帶人躲到了宛陽城。如劉秀所料,空城只是他的第一步,他的下一步計畫,就是等漢軍因城中缺乏補給而出城尋找下一座城池時,在小長聚將他們一舉殲滅。

  劉伯升的舂陵軍途徑小長安聚時,果然遭到了岑彭的兵馬的伏擊。岑彭先是用火攻,亂了舂陵軍的軍心,隨後又要士兵們活捉劉伯升。混戰之中,手無縛雞之力的劉伯姬險些落入敵軍之手,她的二哥劉仲為護她周全,不慎死在了敵軍手上,悲痛的劉秀只能趕緊帶著劉伯姬策馬離開。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3集劇情介紹

  起義之路步步為營 劉玄避鋒芒成天子

  從新野出發的陰麗華很快趕到了小長安聚,並遇到了劉家的女眷。劉氏將她的孩子劉興託付給了麗華,自己卻喪命了。而保護劉伯姬離開的劉秀,則遇到了二姐劉元。劉元和鄧晨的兩個孩子均死于官兵之手,她也為了救劉秀而死。劉家的眾多子弟死在了小長安聚,就連劉秀之母樊氏,也氣急攻心而亡。

  原本意氣風發的劉伯升變得狼狽不堪,他之所以起義,是為了匡扶天下,但現在,他的粗心大意致使那麼多弟兄身首異處,他知道自己難辭其咎。也許這就是戰爭的殘酷之處,這是他們必須要承受的痛苦,只是,就連劉秀也沒有想過,這種痛楚竟然是這般痛徹心扉。他親手為親人們立了墓碑,最後忍不住哭倒在了麗華的懷中,此時此刻,男兒有淚不輕彈,已經不再是什麼名言警句了。

  前隊大夫甄阜已經率領十萬大軍駐紮在泌水河畔,甚至放話以千兩黃金來換取劉伯升。狹隘的張卯勸說王匡把劉伯升交出去,卻被軍師厲聲呵斥。義軍在同一條船山個,如果把劉伯升交出去,新市平林也絕對逃不過被圍剿的命運。而且,如果此時撤退不戰,更加會失了軍心。

  得知此消息的劉伯升毫無退卻之意,劉秀和麗華也誓死追隨他左右,哪怕前路茫茫。這時,鄧奉在陰識的交代下帶領人馬來相助麗華,鄧晨也帶著手下門客來投奔劉伯升。他們將家中的家眷託付給了劉家大姐,由她帶去淯陽。劉伯姬偷偷躲過,留在了軍營,還想要殺光莽賊為親人報仇。

  劉伯升等人已經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戰前,他們點了無數的白蠟燭,高呼為那些死去的親人報仇,誓死不悔。隨後,麗華和劉秀帶人從側面偷襲甄阜的十萬大軍,燒光了他們藍鄉的糧草,隨後很快將甄阜擊殺在泌水。此戰告捷,劉伯升的名號已經打遍天下。王莽對劉伯升恨之入骨,懸賞五萬黃金,要他的項上人頭。

  不久之後,下江軍營裡傳來消息,稱王匡等人想要擁護一名天子,以便有更好的名號對抗王莽。大家都以為劉伯升會是眾望所歸,只有劉秀覺得事情並非如此簡單,他認為王匡等人絕不會甘於屈尊嫉惡如仇又軍紀嚴明的劉伯升手下。

  如劉秀所想,王匡和朱鮪等人找他們商議立天子一事,強硬地要擁立劉玄為陛下。劉玄天縱英才,野心勃勃,但他從未在軍營中顯現出來。劉玄心知肚明,王莽等人正是看中了他的無權無勢,才想要他當這傀儡皇帝。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4集劇情介紹

  劉玄稱帝分散舂陵軍 進兵宛城戰事無進展

  西元二十三年,地黃三年,蟄伏于新市平林軍中的劉玄于淯水河邊稱帝,史為更始帝。王匡被封為定國上公,王鳳為成國上公,軍師朱鮪為大司馬,聲名赫赫的劉伯升卻只是一個大司徒,才華橫溢的劉秀僅僅得了太常偏將軍這一個虛職,陰麗華則在劉伯升賬下任一名護軍。

  劉玄在上任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麗華調到了他的身邊。劉伯升已經看出了劉玄一直在隱藏的狼子野心,他擔心麗華會有危險,可如今劉玄已經貴為天子,本來他就忌憚劉伯升的實力,如果劉伯升再違抗他的命令,恐怕就會授人以口舌。出於這番考慮,劉秀力勸劉伯升忍辱負重。麗華也主動要求前往劉玄身邊,以便等王匡等人有什麼動靜的時候可以相助劉伯升。

  不久之後,劉伯升被派前往圍攻宛城,但劉秀和鄧晨等人卻被分往王匡和王鳳的麾下。麗華知道劉玄這是要分散舂陵軍的兵力,她立刻吩咐鄧奉到王匡營中暗中保護生性隱忍的劉秀,避免他被王匡等人刁難。由於宛城的岑彭死守,劉伯升強攻不得,便改變戰略,派王鳳、劉秀、鄧晨帶隊北下佔領與宛城為鄰的潁川郡,朱鮪則帶隊南上攻擊宛城後方。

  潁川的劉秀帶兵攻下潁川好幾個縣城,卻在父城的馮異處遇到了麻煩。馮異不僅驍勇善戰,還熟讀兵書,滿腹經綸,漢軍屢遭打擊。劉秀從軍中王霸的口中得知馮異曾經說過他值得投靠,原來王霸與馮異從小一起長大,王霸在投軍前曾問過馮異的意見,馮異對劉秀的評價頗高。

  劉秀很有興趣一睹馮異真容,便設計生擒了他。不過,兩個人一碰面,劉秀就想起了馮異是誰。當年馬武刺殺王莽被劉秀和麗華救下,藏在了太學,馮異跟隨大司徒王尋在太學尋人,但卻沒有認真搜索,還跑到太學學堂發表言論。劉秀看得出馮異並不想與王尋為伍,才有意放過了馬武。所以,他心裡對馮異是感激也是欣賞的。惜英雄的劉秀將馮異奉為座上賓,希望能收他為漢軍效力。

  此時,劉玄的侍妾韓姬已經帶著年幼的兒子劉求來到了軍營中。劉玄讓麗華負責照看她,嫉妒心強的韓姬認為劉玄對麗華的關心已經超乎了平常的兄妹之情,暗地裡對麗華起了戒備之心。麗華也明顯察覺到來自韓姬的敵意,她有意與劉玄保持距離,可劉玄卻在韓姬面前表示喜歡麗華的直率和不做作。

  劉秀善待馮異一事傳到了王鳳的耳中,本就是粗魯武夫的他當然不能理解劉秀的惜才之心,當即質問劉秀。劉秀以“一將難求”為由回復了他,王鳳隨即居高臨下地責問劉秀為何將最近打下的三個縣城的糧食都送往了宛城而不知會他一聲。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5集劇情介紹

  百萬雄師昆陽難守 十三輕騎突圍求援

  面對王鳳的質問,劉秀顯得鎮定自若,三言兩語就讓王鳳無話可說。

  與此同時,深夜的漢軍軍營中,陰麗華收到了來自大哥陰識的密信。陰識在信中告訴麗華,王莽傾全國之力,聚集了四十二萬大軍,號稱百萬雄師,由大司空王邑和大司徒王尋帶領,誓要剿滅漢軍。如今漢軍主力都在宛城,而劉伯升尚未攻破宛城,王鳳和劉秀所在的昆陽又只有數千人馬,如果此時新莽大軍來犯,昆陽必破,宛城不保,漢軍也將全軍覆沒。

  麗華立刻直闖劉玄帳中,希望他派兵支援宛城。劉玄正與韓姬耳鬢廝磨,好好的氣氛被麗華給破壞了,本來就對麗華有意見的韓姬經此一番,對麗華更加是心懷怨恨。可麗華冒死進諫,卻沒能換來劉玄的一聲令下。他僅僅只是讓人通知劉伯升盡快攻下宛城,回援昆陽。麗華大失所望,決定孤身一人前往昆陽給劉秀報信。劉玄擔心她的安危,策馬直追。

  當年麗華的母親衛悅,明知上林行刺王莽是死路一條,卻還是與劉玄前往。這是同袍和師徒之情,就如同麗華現在明知昆陽之險境仍然義無反顧。劉玄無法說服麗華,他只能將衛悅生前留給自己的那把膽照劍給了麗華,囑咐她活著回來。

  很快,麗華將消息帶到了昆陽城內。作為成國公的王鳳對於應該棄城還是死守猶豫不決,劉秀力陳利弊,表示應該守住昆陽,以免退到宛城之後令漢軍腹背受敵。可貪生怕死的張卯等人卻主張棄城撤退,保住性命。一番激烈的唇槍舌戰,沒有結果出來,倒是迎來了兵臨城下的新莽大軍。

  這下子,昆陽漢軍是不想守城也得守了。劉秀大膽提出應當由大部分人堅守城池,等著宛城那邊的回援,再由一小部分騎兵於夜深突出重圍,去往附近的郾城和定陵搬救兵。這邊兩邊來援,必能解昆陽之圍。當王鳳問起由誰去突圍時,一時之間竟然鴉雀無聲。

  劉秀主動提出由他前往,但不強迫其他兄弟陪他送死。麗華第一個表示追隨,馬武、王霸、鄧奉、鄧晨等人也紛紛起身,就連李軼,也義無反顧地加入。在他們出發前,馮異也提出同行。雖然馮異是新軍之將,但劉秀卻相信他的誠意。於是,劉秀一行十三騎,於當晚深夜出城,利用新莽剛剛駐營的空隙,披荊斬棘,最終殺出了重圍。劉秀派任光等人前往郾城找守將謝躬求援,他自己則帶著麗華、鄧奉、馬武等人前往定陵。

  王尋已經知道了劉秀突圍一事,剛愎自用的他絲毫不把這隊騎兵放在眼裡。大將軍嚴尤力勸王尋和王邑率先支援宛城的岑彭,只要拿下宛城的漢軍主力,昆陽自然是不攻自破。王尋卻認為以這四十二萬大軍的兵力,絕不可能輸給只有區區數千人的昆陽漢軍,他執意先拿昆陽,再援宛城。

  來到定陵的劉秀等人卻發現守城將軍王安竟是一個貪生怕死的鼠輩,衝動的鄧奉把劍架到了他的脖子上,想逼他就範。王安盛氣淩人,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鄧奉見麗華和劉秀都沒有意思阻止他,立刻明白了他們的意思,當即一劍要了王安的命。隨後,劉秀接管了定陵,幸好王安在城中威望並不高,其他的將領都願意支援昆陽,將士們也沒有異議。

  郾城那邊還沒有消息,劉秀擔心生性優柔寡斷的王鳳會守不住昆陽,決定先帶定陵的五千人馬回援昆陽,以振昆陽士氣。臨行前,他希望麗華能前往新野請求強兵援助。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6集劇情介紹

  離間成功西營無主 馮異臥底險象環生

  劉秀決意帶著定陵的五千兵馬回到昆陽,臨行前,他囑咐陰麗華回到新野搬救兵。麗華認為他是想要支開自己,一開始並不答應。劉秀極力勸說,表示只有她這個陰家人才能說得動陰識。麗華這才同意,立刻動身上路。不過,在半途中,她就遇到了弟弟陰興帶領的陰家門客。

  原來,早在麗華困在新野家中那時,新野的兵就已經歸入了漢軍旗下,劉伯升還帶走了新野的五千兵馬。這次是陰識擔心麗華會有危險,才讓陰興帶著門客來助她一臂之力。麗華這才知道,是劉秀故意支開了她。麗華立刻與陰興的人馬日夜兼程,想趕回昆陽。雖然認為劉秀不信任自己,但麗華還是不可避免地替他擔心,他們曾對彼此承諾,同生共死。

  此時的昆陽城內,只有王常還在帶人死守,王鳳在張卯的唆使下,已經動了投降的念頭。最後,他還是讓張卯去新莽軍營中向王尋表達投降之意。王尋讓人把張卯痛打一頓,拒絕招降,揚言踏平昆陽,殺光逆賊。嚴尤勸說王尋不要再添死傷,沒想到反被王尋派去支援宛城岑彭,他只能帶著手下的三千人馬趕往宛城。

  昆陽城外,劉秀正在想辦法從新莽大軍的缺口突破重圍,恰巧鄧奉抓到了一隊巡邏的新莽士兵,帶頭的陳副將自稱是王尋的親信。由此,劉秀和馮異決定來一出離間計,離間王尋和王邑。王尋此人剛愎自用,而且一向好大喜功,和大司空王邑的關係素來緊張。只要能在他們之間點一把火,相信一定能讓新莽的四十二萬大軍立即潰散。

  當晚,馮異趁夜救出了陳副將等人,並故意指引他們經過劉秀的營帳,讓他們聽到了劉秀和鄧晨的對話,誤以為劉秀和王邑裡應外合,於第二日卯時突襲東營,並趁亂射殺王尋。馮異跟著陳副將回到新莽軍營內向王尋報告消息,博得了王尋的信任。

  按照計畫,鄧奉帶著一千人馬在王邑的西營外叫囂,意在拖延西營兵力。劉秀帶著一隊人馬從中間缺口沖營,馬武、王霸和李軼則帶著另外一千人馬突襲東營,最好能趁亂殺了王尋。雖然劉秀僅有四千人馬,但由於有鄧奉分散了西營兵力,東營的士兵陣腳大亂,被他們打得人仰馬翻。王尋也因為這次的事件,以為王邑真的處心積慮要害自己,立刻將其關押起來。

  除了李軼之外,其他人都平安無事地回到了昆陽。沖營期間,劉秀故意留下了一封密信,讓王尋以為宛城已被攻破。可是,被俘虜的李軼架不住嚴刑拷打,告訴王尋這消息乃是劉秀詐稱。不僅如此,李軼還打算告訴王尋劉秀等人的下一次沖營時間。在場的馮異擔心計畫敗露,連忙煞有其事地告訴王尋,李軼並不得劉秀的信任,他這是為了避免刑罰,在信口雌黃。

  接著,馮異大膽猜測劉秀會襲擊東營,可李軼卻立刻反駁了他,稱劉秀根本不會襲擊東營,而是會從水路進攻西營。兩個不同的答案,說明有一個人在說謊,王尋吩咐士兵在東營和西營外都設防,看看到底是誰說得對。說錯了的那個人,面臨的就是殺頭之禍。而馮異,還極有可能失去他最愛的丁柔。

  此時此刻,昆陽的劉秀和鄧晨已經做好了襲擊西營的準備,離間成功,王邑被關,西營無主,正是他們的機會。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7集劇情介紹

  劉縯、劉秀兄弟分別打了大勝仗戰功顯赫

  陰麗華算准了劉秀專愛攻其不備打不可能的仗,他白天剛剛沖營歸來,當晚就是敵軍最放鬆警惕的時候,她有八成的把握劉秀今晚會再次襲營,她讓手下做好準備全力配合漢軍襲營。安排妥當後,她讓手下原地休息養精蓄銳,她則決定持著王尋的腰牌潛入東營殺王尋。

  陰麗華帶著尉遲峻潛入東營後先救下了在河邊險被中將侮辱的丁柔,兩姐妹重逢自是悲喜交加。陰麗華讓丁柔幫她想辦法接近王尋,丁柔讓她學跳舞,可惜陰麗華練武可以跳舞卻是四肢僵硬毫無美感可言,陰麗華讓丁柔另想辦法,丁柔告訴陰麗華今晚王尋宴請部下,唯有扮成她的舞伴才會有機會行刺。

  從水路潛到西營的劉秀覺得此處靜謐得有些詭異,於是決定原路返回改從側營襲擊。此時王尋正接受馮異的建議在軍中大宴兵士,陰麗華扮成舞女混入營帳中,在丁柔的配合之下順利地將王尋刺死替爹娘報了仇。王尋既死,新軍兵士立即將被王尋綁起來的大司空嚴尤放出來請他主持大局,在激戰中陰麗華為救被綁的李軼後背中箭,又在和劉秀並肩戰猛獸時被象鼻甩暈過去,所幸經過漢軍的浴血奮戰終於取得了戰役的勝利。

  劉秀在替陰麗華療傷時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拔她身上的箭,陰麗華疼痛難忍,劉秀看著是心如刀絞,終於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吻上了麗華,在麗華感情投入之時劉秀快速拔出箭簇,兩人的感情再一次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

  劉秀念李軼當日因勸他和大哥起事而差點滿門被屠,且昆陽突圍他也算跟著自己出生入死,實在是不忍將他處置,只當他是一時糊塗,馮異叮囑劉秀不可再信李軼。馮異又提醒劉秀此次他們兄弟一個攻克了宛城,一個擊敗了新莽的主力軍,可謂是功高蓋主,此次回到宛城一定要多加小心,同時表示他這就回父城進行打點,定會說服父城守軍恭迎漢軍,之前承諾的五城投降必定兌現。

  馮異帶著丁柔回到父城即發現父親趁他不在已經替他娶妻進門,馮異激憤之下就要休妻,眼看父子倆要發生爭執,丁柔主動提出願意留在馮家為奴以求息事寧人。

  劉秀率部下來到宛城與大哥劉縯會合,眾部屬在城門口大呼“三哥萬歲,大哥萬歲”,劉玄親自出迎劉秀兄弟卻在城樓上看到了漢軍大呼萬歲的場景,城府頗深的劉玄不動聲色下城迎接劉縯兄弟入城。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8集劇情介紹

  傀儡皇帝萌生殺意 鴻門宴欲斬草除根

  昆陽一戰,陰興率陰家門客參與作戰,陰家立場不言自明。劉玄親自下詔,封陰識為漢軍校尉。陰識深知劉玄是有意招攬陰家,他當然不能拒絕。所以,除了陰母之外,其他人都搬來了陰家在宛城的宅子。

  小長安聚一戰,劉家死傷無數,皆因岑彭的堅壁清野之計。如今劉伯升攻破宛城,不計前嫌招降了岑彭,並對他禮遇有加。生性衝動的劉稷有意殺岑彭報仇,劉秀斟酌再三,竟決定由他自行前往。當夜,劉秀直闖岑彭房間,想以他的人頭祭奠死去的親人。岑彭早料到會有今日,所以顯得鎮定自若。最後,劉秀還是沒能忍下心殺害岑彭,只因為岑彭那一句,“止戈當為武”。他削髮為首,只削下了岑彭的一撮髮絲。

  如今,劉伯升已經功高蓋主,王匡等人沒有了立足之地。他們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劉玄的身上,朱鮪整日在劉玄面前煽風點火,勸說他切莫養虎為患。劉伯升兄弟二人固然值得忌憚,王匡和朱鮪等人的狼子野心卻也是司馬昭之心。劉玄不想就這麼被王匡等人控制,可經不住朱鮪的勸說,他還是同意在慶功宴上斬殺劉伯升。

  宴會上,歌舞昇平,但氣氛卻顯得異常凝重。劉秀和麗華都察覺到了平靜的表面之下的暗流湧動,偏偏耿直的劉伯升還把自己的佩劍給帶到了宴會上,這可是有弑君嫌疑的。

  劉玄借看了劉伯升的佩劍,誇讚此乃一把好劍,臉上的表情卻顯得陰狠決絕。這時,一名士兵在朱鮪的示意下,給劉玄呈上了一塊玉玦。劉玄猶豫再三,沒有立刻伸手接下。一旁的麗華見狀,立刻上前向劉玄討賞,希望劉玄把這塊玉玦賞賜給在昆陽一戰中報信有功的她。王匡等人出聲阻止,韓姬更是怒斥麗華當時分明是假傳聖旨。

  麗華展示劉玄賜給她的膽照劍,稱這是劉玄在向漢軍將士言明肝膽相照之心。劉玄順水推舟,把玉玦賜給了麗華。一場危機悄悄化解,劉秀和劉伯升都看得清楚,這場慶功宴分明就是王匡等人設下的鴻門宴,而那塊玉玦就是絕殺令。可魯莽的劉稷竟還大逆不道地指責劉玄沒有論功行賞,忽略了立下汗馬功勞的劉秀和其手下弟兄。

  這無疑是埋下了不定時炸彈,進一步加深了劉玄對劉伯升和劉秀的警惕。雖然劉秀和劉伯升極力勸住了劉稷,劉玄也沒有當場發作,但明眼人都看出了劉玄的不滿,和他暗藏眼底的陰狠之色。

  宴會之後,劉玄單獨找麗華談話,關心她的傷勢。麗華將玉玦和膽照劍獻還給劉玄,劉玄卻讓她把膽照劍留下,畢竟那是她娘親的遺物。

  回到府中的劉秀氣急敗壞地指責劉稷口無遮攔,差點害死劉伯升。劉秀第一次發這麼大的火,他已經深深地感覺到了劉玄對他們兄弟二人的強烈殺意,尤其是對劉伯升的。劉伯升勸說劉秀在去父城之前先去陰家提親,劉伯姬卻突然出現再次詆毀麗華,劉伯升和劉秀不明白劉伯姬究竟為何如此排斥麗華,劉伯姬則因他們都護著麗華而氣惱,索性離了家門。

  結果,劉伯姬在街上遇見了李通。上次在小長聚一戰,李通就已經隨著鄧晨入了漢軍。李通與貪生怕死的李軼不同,他生性豁達,性子也是內斂善良,有情有義。見劉伯姬心情不好,李通寬慰了她幾句,便送她回了陰家。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19集劇情介紹

  兄弟義氣惹禍上身 功高蓋主在劫難逃

  李軼在昆陽一戰中叛降王尋,險些讓劉秀的襲營之計功虧一簣。後來,漢軍襲營成功,李軼被救出,劉秀雖然從馮異口中得知他曾經背叛漢軍,但念在與李家的情誼,劉秀沒有揭發李軼,只是也不再相信他了。這次,朱鮪找到了李軼,打算收買他,配合他們除掉劉伯升的行動。

  劉秀突然被派出征父城,他擔心朱鮪等人會趁機對劉伯升不利,便刻意喬裝成名醫,跟著鄧晨混到陰家,與陰麗華見面,希望她能幫忙看住劉伯升。不過,兩個人私會的時候,陰興突然來找麗華,幸好在門口望風的鄧奉攔住了他,告訴他最近琥珀和尉遲駿走得很近,這才支開了他。琥珀是陰興的貼身侍婢,還是劉家的影衛之一,她從小與陰興一起長大,陰興對她有著非比尋常的感情,只是礙於兩個人身份懸殊,這才一直藏在心裡。

  很快,劉秀出征父城,臨行前,他與劉伯升約定,等他打完父城回來,就幫他去陰家提親。劉伯升一口答應,期待著替劉秀和麗華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

  昆陽一戰中,劉稷的部下死傷最多,他一心想為喪命的兄弟的妻兒討個公道,這才整日等著劉玄賞賜。可就是他這點口無遮攔,給了居心叵測的朱鮪等人設計劉伯升的機會。朱鮪帶著李軼在劉玄面前添油加醋地指出劉伯升和劉秀有謀逆之心,再次勸劉玄斬草除根。劉玄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問了朱鮪有何計策可殺劉伯升而不亂人心。劉伯升成于義氣,朱鮪就要讓他也敗於此。

  不久之後,劉玄下令封劉稷為抗威將軍,刻意引起了劉稷的不滿。劉稷衝動易怒,拒絕受封這有名無實的將軍。結果,被張卯以抗旨不遵之名綁到了殿前,遭到了毒打。朱鮪信口雌黃,稱劉稷親口承認劉伯升有意叛亂。恰巧目睹劉稷被押送的岑彭感念劉伯升的知遇之恩,不顧危險到劉府通知了劉伯姬。可劉伯升已經接到李軼的通知,風風火火地進宮了。

  無奈之下,劉伯姬想到了麗華,她詢問鄧奉麗華的去處,卻得知麗華早已被韓姬請走。一切都是有預謀的,劉玄刻意讓韓姬支開麗華,為的就是不讓她有機會救劉伯升。看來這次,劉伯升是在劫難逃了。

  接到李軼通知的劉伯升心急火燎地趕到了殿前,剛正不阿的他跪求劉玄寬宏大量饒過劉稷,可還是被朱鮪和張卯步步緊逼。張卯甚至對劉伯升拔劍相向,劉稷替劉伯升擋下一劍,原本就已經傷痕累累的他這下更是奄奄一息。劉稷已經從朱鮪和張卯等人的話中猜出了他們對劉伯升的謀害之心,他讓劉伯升趕快離開,可劉伯升執意保他,只因在劉伯升心中,兄弟之義大於天。

秀麗江山之長歌行第20集劇情介紹

  同室操戈伯升喪命 韜光養晦為兄報仇

  當劉伯升拔出佩劍,要替劉稷向張卯討個公道時,暗處的士兵立刻有序地排列出陣型。很顯然,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今日,劉玄要的就是劉伯升的性命。為了進一步刺激劉伯升,張卯一劍刺向了劉稷。已經命懸一線的劉稷替劉伯升擋下了致命一擊,臨死前囑咐劉伯升速速離開。劉伯升的心情何等悲憤,但他寡不敵眾,哪怕他堅持著來到劉玄的面前要和他同歸於盡,卻還是喪命于忘恩負義的李軼手中。

  接到鄧奉通知的陰麗華拿著劉玄賜給她的膽照劍闖了進來,可終究是晚了一步,只來得及看見滿身鮮血的劉伯升。劉伯升拜託麗華照顧劉秀,麗華除了一聲聲地呼喊著大哥,再無他法。

  劉伯升的死讓麗華悲痛欲絕,她萬萬沒有想到,新莽還沒有滅,劉伯升竟會死在自己人的身上,那個人在血緣上還是他的同室宗親。陰識心思通透,深知劉伯升和劉玄之間必有一戰,現在只不過是這一日提前了而已。他提醒麗華,應當冷靜下來,以免在劉伯升之後又釀成新的慘劇。

  遠在潁川的劉秀,夢見了他和劉伯升大談胸中大志的那片莊稼地。夢裡,劉伯升離劉秀遠去,囑咐他今後自己照顧好自己。劉秀滿頭大汗地醒來,還沒等他平復心情,就接到了朱佑的報信。那個允諾要給他舉辦一個讓天下人都羡慕的婚禮的大哥,就這樣死在了爾虞我詐之中。劉秀不顧一切地要策馬回宛城,馮異及時攔住了他,受他幾十馬鞭而不為所動。

  很快,劉秀帶兵回了宛城,但他只帶了幾千人馬,全都駐紮在城外。麗華十分擔心劉玄會對劉秀下手,陰識卻阻止她相助劉秀。因為,劉玄之所以殺了劉伯升,不僅僅是因為他功高蓋主,更因為追隨劉伯升的人實在太多了。如果此刻陰家站在劉秀的身後,不是幫他而是害他。

  朱鮪等人已經策劃好冠個罪名給劉秀,不過,出乎眾人意料的是,劉秀回到宛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殿前向劉玄叩首請罪。他承認劉伯升是因謀逆罪而死,並感恩劉玄寬厚,沒有降罪全族。劉玄一時竟沒有反應過來,劉秀既不居功也不自傲,劉玄完全找不到治罪之名,他只好遣退了劉秀,讓朱鮪派人盯著劉秀。

  之後,劉秀拒絕為劉伯升發喪,而且一直臣服于劉玄,恪盡職責,從未對劉玄有半點不敬。眾人都不理解劉秀的隱忍,只有麗華知道,劉秀這是忍辱負重,因為,人死了,就什麼機會都沒有了,他必須活下來,才能報那滔天的殺兄之仇。

  劉伯升死後,他的舊部都被遠調,舂陵軍已經被分散開來。只剩下劉秀被留在宛城,他知道,劉玄和朱鮪是要找機會將他殺之而後快。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