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1-10集)共60集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劇情簡介

以宋朝的風雲變幻為背景,講述了一個武藝超群的冷面女將軍與傾國傾城的廢柴俏王爺之間的錯位傳奇愛情故事。

  將軍葉忠之女葉昭從小女扮男裝,武藝超群、英氣逼人。16歲被朝廷委以重任、披掛上陣,沙場上殺敵無數、威名遠揚。漠北大捷葉昭班師,皇上封葉昭為天下兵馬大將軍。葉昭卻上奏皇上自己其實是個女嬌娃,朝野震動。垂簾聽政的劉太后一直擔心葉昭手握重兵威懾皇權,順勢下懿旨把葉昭指婚給皇上親侄兒——京城廢柴南平郡王趙玉瑾,容貌豔驚四座卻遊手好閒的花樣美男!一個是疆場上殺人不眨眼的活閻羅、威風八面的大將軍、一個是自幼備受寵溺的美郡王、渴望力拔山河的文青男,就此拉開夫妻間間誰主大局的大戰。從勢如水火到如膠似漆,歷經磨難的婚姻終於走上正軌的同時,西夏對大宋策劃已久的一場新的戰爭也將拉開序幕。最終紈絝公子蛻變成為國為民的大丈夫,夫妻攜手捍衛家國。

第1集 - 葉昭全勝女兒身被識破,玉瑾青樓一舞傾倒眾人

 

烈日當空,風卷黃沙,萬里荒漠中只見一人一騎,一襲藍袍蒙面。從遠處行來的遼軍看著前方攔住自己的人,驚覺是傳說中的“活閻王”葉昭,頓時遼軍一陣慌亂。而葉昭趁此喚出埋伏在沙丘後的軍隊,將遼軍打得落花流水。遼國第一大將耶律達丹被葉昭追殺,二人在湖邊纏鬥,最終耶律達丹不敵,被葉昭斬殺。 

此時的軍營內,宋國將士們翹首以盼葉昭將軍回來,只聽遠處噠噠馬蹄聲響起,一人一騎踏起黃沙奔來,葉昭手提耶律達丹項上人頭歸來。宋軍氣勢大振,高呼“將軍在上”。 

朝廷收此捷報之時,皇上與太后正在御花園內捶丸,聽聞宋軍大勝都十分高興,在上朝之時與大臣們商議如何嘉賞葉昭,為此,朝廷眾人眾說紛紜。有臣子說葉家滿門忠烈,葉昭更是少年勇士,葉家軍收復邊關十八州,應當好好封賞;也有臣子認為,遼軍之所以大舉入侵正是因為葉昭之父鎮國公葉忠與兩個兒子守城失利,此時雖然大捷,但功不抵過,不應嘉賞。 

皇上見爭執不下,十分為難。這時有臣子提出等葉昭進攻遼國霸縣之後再做決定,皇上看了看身後垂簾聽政的太后,見太后默許,便准了。 

此時的邊關,葉昭率領葉家軍一路奔襲,終於包圍住了遼國殘軍,並活捉了遼國太子耶律洪,至此,宋遼兩國戰爭宋國大獲全勝。皇上收到消息後十分欣喜,未免邊關百姓生靈塗炭決定與遼國議和,並與太后商議後冊封葉昭為宣武侯和天下兵馬大將軍,即刻押送戰俘回京。 

是夜,皇上在處理政事,旁邊站著一位宮妃伺候。這時,有宮人呈上一封奏摺,奏摺中說葉昭是女子,皇上不敢置信,便派了親信姜祿海公公去鎮國公府查看。姜祿海來到鎮國公府,雖被鎮國老太公一頓戲耍,不過也是確定了葉昭卻是女子這一事情,回宮稟告了皇上。 

皇上內心焦急,不知該如何處置,便去找太后商議,太后卻覺得只要是女子,心中定是渴望一段好姻緣,只要為她指一段好姻緣,便不怕葉昭功高蓋主起謀反之心,皇上聽後深覺如此。 

葉昭率軍回朝,途中歇息時與兩名軍中女子秋水姐妹一起去方便,卻遇到一個不識趣的新兵一定要和她們一起,秋水姐妹氣不過,便教訓了新兵一番,還嘲笑新兵名字許多化的意思是許多廢話。葉昭看著,只覺得她們愛鬧,便不予理會。三人在山谷中游走,走到一處峭壁前看到上面刻著一副壁畫,畫中一男一女,皆長袖飛舞,仙氣飄飄。尤其是畫中男子,俊美異常,葉昭看著畫中男子,覺得很是喜歡,像極了自己記憶中的一個人。 傍晚,葉昭與將士胡青在湖邊散步,胡青愛慕葉昭已久,便拐彎抹角詢問葉昭是否考慮成親,葉昭卻渾然不覺,只說自己從軍多年,如此粗狂,怕是沒有男子願意娶自己為妻。正當胡青要表明心意時,葉昭接到了從朝廷來的旨意,信中說了議和與冊封葉昭一事。葉昭當晚在露營之時將議和一事告知了將士們,並讓將士們從此歸家陪伴父母妻兒,享受田園之樂,將士們歡呼雀躍,在苦寒邊關鎮守多年,終於可以歸家了。而此時的葉昭並不知道,皇上與太后正在等著她回京後將她指給某位王公貴族,斷了她征戰沙場的念想,以免她功高蓋主起謀反之心。 

杏花樓是宋國都城東京有名的青樓,此時正熱鬧非凡,眾人嬉笑玩鬧不亦樂乎,正當場面亂作一團時,一首曲子漸漸響起,舞臺上緩緩走出幾名白衣舞者,其中一男子十分俊美,如瀑長髮,眉眼含情,他揮扇柔柔一笑,廳中眾人為之傾倒。男子在臺上盡情起舞,衣袂飄飄,漫天花瓣灑落下來將整個場景渲染得如夢如畫。 

一曲舞罷,杏花樓的鴇母方知這位男子是因為想要幫一名女子贖身卻沒有足夠的錢財,便一舞抵債,鴇母知道這一舞十分難得,是自己占盡了便宜,也十分痛快地放了人。男子的朋友喚男子玉瑾,並喚玉瑾離去,玉瑾便也準備換下舞服離開。

第2集 - 玉瑾被賜婚深感絕望,葉昭學禮儀難以受教

熙熙攘攘的街頭,有報童一路揮著《東京小報》跑過,報中報導了葉昭大勝凱旋一事,百姓知曉此事紛紛拍手稱快。街頭走來兩位衣著華貴的婦人,二人來到一家首飾店,店長親自出來迎接,還稱二人為太妃和王妃,原來這兩名女子便是趙王妻子趙太妃和趙王長子玉闕之妻。二人挑挑揀揀之間聽見身後有人在議論葉昭是個殺人如麻的活閻王,聽得趙太妃膽戰心驚,王妃見婆婆恐慌便勸解了一番,說這葉昭如何兇殘也與自己家毫無交集,不必著急。趙太妃聽後覺得有道理,也慢慢安下心來。

哪知沒多久她們就接到了朝廷的聖旨,旨意中將趙王次子趙玉瑾封為南平郡王,賜婚葉昭。趙太妃聽聞這個消息再回想之前在使勁街頭聽到的流言,當場就暈了過去,家中奴僕趕忙去尋找趙玉瑾。此時的趙玉瑾正與幾個朋友在杏花樓飲酒作樂,聽僕人說自己要娶葉昭為妻也十分驚恐,再聽到僕人說趙太妃暈了過去更是著急得立馬回家。回家後見趙太妃已經醒來,身邊站著自己的大哥大嫂以及幾位小妾通房,玉瑾忙同幾人商議到底該如何,最終卻發現皇命不可違,自己只能迎娶葉昭入門。趙玉瑾氣急敗壞地回了房間,自己的侍妾也隨後跟了進來,趴在趙玉瑾膝上哭哭啼啼,趙玉瑾本就煩躁,沒心情安慰幾人,哪想到幾人一個個的是來求趙玉瑾休了自己的。原來她們怕葉昭進門後會對自己痛下殺手,便想著不如被休了也好過死在王府。趙玉瑾見自己平時真心對待的幾位妾室如此膽小怕事,更是生氣,便傳信給自己的朋友,讓他們務必想辦法救救自己。

葉昭回京後先去覲見皇上,皇上帶著文武百官親自在宮門口迎接,聲勢浩大,十分看重葉家。皇上對葉昭大加讚賞,還賞了丹書鐵券和太上皇的玄鐵鞭,並告知了葉昭賜婚一事,葉昭雖有些疑惑卻也接下了旨意。回到鎮國侯府後,葉昭帶著將軍秋老虎與胡青以及秋水秋華兩姐妹在宗氏祠堂祭拜列祖列宗,以一碗水酒祭奠自家先祖的英魂。葉昭的二嫂見葉昭回來,便催著葉昭準備嫁妝,哪知葉昭對這些事並不上心,覺得隨便弄弄就好。二嫂自是不同意,便讓秋水秋華為葉昭換了女裝,開始對葉昭進行培訓

葉昭換了女裝後,一襲粉色衣衫,眉目如畫,十分漂亮。二嫂很滿意,讓葉昭走兩步,葉昭便邁開步子大踏步的走了一圈,二嫂見葉昭如此沒有女兒家樣子,便在葉昭頭上與肩上都放了書,腿上還綁了繩子,葉昭彆彆扭扭走了幾圈,總算是走得像了點樣子。

接下來是學習插花,葉昭剛開始亂插一氣,還振振有詞自己的每束花都是有名字的,二嫂更是氣得不行,訓了葉昭一通,葉昭終於答應好好學習插畫。之後葉昭還學習了女工,坐在桌前看著一桌子的針針線線,葉昭一臉無奈,慢騰騰的弄著。

最後二嫂決定教葉昭學習婦道,告訴葉昭身為大家閨秀應該是怎樣的,還讓葉昭背誦《女誡》,葉昭更是不願意,便搬出二嫂與婆婆打架比武,讓自己的哥哥跪搓衣板一事來反駁。二嫂十分傷心,覺得自己無能,不能好好管教葉昭,葉昭見嫂嫂真的傷心了,便答應背誦《女誡》。

第3集 - 玉瑾逃跑失敗,葉昭玉瑾成婚

 

葉昭答應二嫂背誦《女誡》一百遍,二嫂十分滿意,走之前交給葉昭一個任務,繡一隻鳳凰在嫁衣上。葉昭坐在桌前一籌莫展,自己的女紅那麼差,縫縫補補還能湊合,繡鳳凰太難了。胡青在門外偷偷看著葉昭,見葉昭愁眉苦臉,便悄悄走進來想給葉昭一個驚喜,葉昭以為有人偷襲便直接出手,待看清是胡青方住了手。胡青將自己準備好的嫁衣贈與葉昭,葉昭看著華美的嫁衣十分心動,穿上問胡青是否好看,胡青心中愛慕葉昭,自然說是最美的。

葉昭收到嫁衣也很開心,便邀了胡青一同喝酒,二人把酒言歡。酒後胡青回了自己的住處,想到自己深愛的女人即將成為他人的妻子,心中苦悶,便連連灌酒,還吟詩一首以表心中鬱結之情。

轉瞬到了葉昭與趙玉瑾成親之日,那日的長安街熱鬧非凡,百姓都圍在路邊看這一場婚事,光嫁妝便數不勝數,除去葉家自己準備的還有皇上太后和各位宗親大臣添置的,十分豐厚。而此時的趙玉瑾站在王府門口,滿心只想著如何逃脫。對面街上有人嘲諷趙玉瑾,說他與葉昭的婚事是女才男貌,天作之合,趙玉瑾氣不過,便藉口要出恭準備逃跑。他提前安排了自己的朋友和侍妾幫助自己逃跑。幾個朋友中,劉隆準備迷魂藥,迷倒站崗的侍衛;張珪準備梯子以便趙玉瑾翻牆;郭元景學布穀鳥叫傳遞暗號,趙玉瑾來到幾人約定好的地方,好不容易踩著幾位侍妾搭好的人梯翻上了牆頭,跳了下去,算是出逃成功。

葉昭坐在喜轎中,覺得異樣,便讓秋水秋華二人去查探一番,姐妹二人來到王府後面,看到趙玉瑾剛剛準備離開,便二話不說抓了趙玉瑾回去拜堂。

迎親的隊伍來到王府門前,葉昭並未太理會門口的玉闕,徑直進了府內,站在了拜堂的地方,趙玉瑾被抓回來不情不願的站在了葉昭的對面,正準備拜堂時皇上與皇后來了,趙玉瑾看到皇上便嚷嚷著說自己不要成親,被皇上一頓訓斥,並說若是不成親便拖出去斬了,趙玉瑾無奈之下答應拜堂成親。

到了洞房的時候,趙玉瑾進入房間發現自己的房間擺放了好多兵器,很不喜歡,便對坐在床邊的葉昭說雖然自己娶了她,也只是拿她當個擺設。說罷轉身出去,準備找別的地方過夜。

趙玉瑾來到幾個侍妾門前,卻都被侍妾拒絕,侍妾們怕自己在新婚之夜收留趙玉瑾會被葉昭殺害,便都找藉口拒絕了趙玉瑾想要留下過夜的請求,其中,兩名通房丫鬟更是聯手演了一出好戲。趙玉瑾無奈只能去書房過夜,但就算在書房過夜,趙玉瑾想派小廝去房間拿個枕頭被子,小廝都嚇得跑得比兔子還快。正當趙玉瑾坐在書房生悶氣時,秋水秋華推開門,葉昭進來了。

4 - 葉昭見府中諸人,玉瑾出逃遇胡青

 

葉昭來到玉瑾的書房,什麼話也不說,就坐在玉瑾的身旁,玉瑾很緊張不知道葉昭想做什麼,哪知道葉昭只是強行拉起玉瑾的手,讓他掀開了自己的蓋頭,說這樣這個親便算是成了。

第二天,玉瑾打開門想出去,剛邁出去一步,便被秋水秋華橫刀擋了回來,說什麼時候玉瑾和葉昭圓房了什麼時候再放玉瑾出去。玉瑾沒有辦法只得先退回房間。突然,秋水秋華聽到布穀鳥叫,這個季節不該有布穀鳥的啊,二人覺得異樣,便去查看,玉瑾趁此偷溜出房間,來到牆下,看見劉隆與張珪已經搭好了梯子,便利落地爬上梯子翻牆出了王府。待到秋水秋華回去時,玉瑾早已逍遙於王府之外了。

葉昭一大早在太妃屋外練習如何請安,被王妃看到,王妃與葉昭聊了幾句,便一同進入房間給太妃請安。太妃雖不喜葉昭,卻也知道木已成舟,便賞了葉昭一對白玉手鐲,希望葉昭可以管束自己,做一個溫柔賢淑的妻子。葉昭戴上玉鐲做了幾下練武的動作,本是想試試戴鐲子是否影響練武,哪知就幾個小動作卻惹得太妃十分生氣,覺得葉昭一點都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便進內室休息了。王妃見葉昭不知所措,便帶著葉昭在屋外寬慰了幾句,還告訴了葉昭一些玉瑾的房中室,比如楊氏是小妾,眉娘與萱兒是通房丫鬟,葉昭聽後十分感謝王妃。

此時,楊氏正與眉娘萱兒商議要拜見葉昭之事,三人皆視葉昭為洪水猛獸,為避免葉昭對自己下毒手,皆穿著素淨,不施粉黛。三人來到葉昭房外,經通報後抖抖索索地進了房間,葉昭不明所以,只覺得三人奇怪也未放在心上,賞了三人十分珍貴的首飾,還安排楊氏以後主管院內事物。三人見葉昭並非自己之前所想的那般兇神惡煞,便放下心來,甚至有些喜歡葉昭。

葉昭每日都會練武,這日她拿著長槍在院中練武,秋水秋華與眉娘萱兒等人在旁邊觀看,眉娘萱兒覺得葉昭練武之時很帥很好看,便紛紛也要跟著葉昭習武,秋水秋華一番打趣,葉昭卻覺得只要是想習武之人,都可以試試。正當幾人歡笑之時,太妃走過來命令葉昭去將玉瑾找回來,葉昭不願意,太妃便以死相逼,還說若玉瑾不願回來就讓葉昭跪著求他回來,葉昭雖心中不服卻也知道太妃是長輩,便答應了。

玉瑾逃出王府後,與朋友們在觀看相撲比賽,幾人押了賭注,最終玉瑾小小地贏了一把。出來後,玉瑾正準備再和朋友們去玩,幾位朋友卻像躲著什麼似的相繼告事離開。玉瑾覺得幾人很沒有義氣,便來到自己喜歡的老高羊肉館呆了幾天。

正當玉瑾與羊肉館老闆老高聊天時,老高的兒子小麻雀慌慌張張跑了進來,還躲進了柴房。正當二人疑惑之時,後面有幾個無賴追進來說小麻雀與他們打賭輸了要還錢,玉瑾便問賭的什麼,得知小麻雀與他們賭的是自己與葉昭是否圓房時玉瑾簡直快要氣炸了,但為了保護小麻雀,便謊稱自己是南平郡王的親戚,說南平郡王不可能與葉昭圓房,幾個無賴自是不信。眼看就要動手打起來,此時一直在一旁觀看的胡青放下酒杯,飛身而出,將幾個無賴教訓了一頓。

玉瑾見到有人出手相助,十分高興,便邀了胡青一同坐下喝酒,得知幫助自己的人是宋國軍隊有名的軍師胡青時十分激動,說自己崇拜胡青已久,還問胡青是否成家。胡青只說自己喜歡的女子嫁了別人,玉瑾並不知胡青喜歡的是葉昭,還大罵葉昭水性楊花,說葉昭的父母不會識人。並自告奮勇要幫胡青奪回喜歡的人,胡青哭笑不得。

 

5 - 葉昭威脅玉瑾回門,玉瑾要求葉昭晨昏定省

 

玉瑾詢問胡青是否知曉葉昭是女子,胡青想起一些當年往事:當年,葉昭與胡青被敵軍追殺至一處荒原,二人與敵軍以命相搏,敵軍人數雖多卻敵不過葉昭胡青相互信任將背後交付給對方,二人聯手將敵人悉數斬殺,葉昭卻也因此受了重傷。胡青情急之下脫了葉昭的上衣為葉昭上藥,卻發現葉昭胸前有裹胸布,驚覺葉昭是女子。當然,這段往事是胡青的秘密,胡青並沒有告訴玉瑾。

小麻雀跑進來告訴玉瑾葉昭來尋他,已經到了街頭了。玉瑾聽後慌忙從後院跳牆逃走,胡青看著玉瑾逃跑的背影,想著若是自己便大大方方迎上去,何苦至於跑得那麼快。玉瑾剛剛跑進一條小巷子,便看到已經堵在巷口的葉昭,葉昭要玉瑾回府,玉瑾不願意,挑刺兒說自己要坐轎子,葉昭便呼哨一聲喚了自己的坐騎踏雪奔來。即便如此,玉瑾還是不願意回去,還騎了踏雪再一次逃跑,葉昭怎麼會讓玉瑾得逞,她在後面一路追趕,飛簷走壁,再加上抄了近路,最終截住了玉瑾。

玉瑾無法, 只得跟著葉昭回府。到了王府門口,葉昭喚出府中的小夏子將踏雪牽去馬棚,自己和玉瑾去拜見太妃。太妃見到玉瑾回來很是歡喜,她嘮嘮叨叨了好久,玉瑾不耐煩聽便回了房間,葉昭緊隨其後。玉瑾發現葉昭還跟著自己便問她還想幹什麼,葉昭要求玉瑾陪自己回娘家,玉瑾肯定不同意,但是經不住葉昭武力威脅,一拳在柱子上打出了印子,便同意了陪葉昭回娘家。

第二天,二人備齊禮物回了鎮國公府,葉昭的二嫂早早站在門口等候,將他們接了進去。進了大堂,葉昭的爺爺鎮國老國公也來了,鎮國老國公一定要認為玉瑾是自己的孫媳婦兒,弄得玉瑾鬱悶不已。正在此時,奴僕將葉昭的侄兒念北,思武帶了進來,兩個侄兒乖巧伶俐,十分可愛,而且與葉昭感情極好,纏著葉昭不停地說話,最後話題便轉移到要為兩個小孩子請先生一事上,葉昭常年駐守邊關,葉昭的二嫂又不善與人交際,便聽玉瑾推薦,選了胡青做兩個孩子的先生。

二人從鎮國公府離開後,在馬車上,玉瑾說自己已經幫了葉昭一個忙,葉昭也要幫自己一個忙,要每日去太妃那兒晨昏定省,陪太妃聊天喝茶。葉昭雖很不情願但想到玉瑾剛剛幫了自己一個忙便也同意了。

第二日一早,葉昭便去拜見太妃,哪想得到去的太早了,太妃還沒起。葉昭便讓太妃身邊的丫鬟翠枝去叫太妃起床,太妃十分不願意起床,但想到不能輸給葉昭,便硬撐著起床更衣。葉昭拜見過趙太妃之後,因不知如何與太妃聊天,便沒話找話地奉承太妃氣色好,眼睛變大了,太妃卻說自己明明沒休息好,眼睛都是腫的,怎麼可能氣色好,一時間氣氛很尷尬,葉昭以上朝為由匆匆告退。

下午時分,葉昭又來拜見太妃,說起了朝堂之時,劉太傅又納了一房小妾,太妃便說起了為玉瑾納妾之事,本以為葉昭會反對,哪想到葉昭非但不反對反而很贊成,還想把翠枝許給玉瑾,見太妃不說話便又自說自話說可以為玉瑾選幾個揚州姑娘,說揚州姑娘性情溫順,貌美如花。太妃見葉昭如此積極,便問葉昭是給玉瑾選小妾還是給自己選小妾,葉昭癟癟嘴不說話了。

就這麼過了一段時間,葉昭有一天早上又去請安,見太妃氣色不好,便問太妃何事,太妃卻說正是因為最近起得太早,胃口大減,身量也清減了許多。葉昭也糊裡糊塗跟著誇太妃身材變好了許多,太妃實在是無話可說了。下午時分,葉昭來請安,見太妃很疲憊,昏昏欲睡,卻又聽見房中有一隻蚊子嗡嗡嗡地叫,便想抓住蚊子。葉昭在房中轉來轉去好一陣,見蚊子停在太妃身旁的茶几上,便小心翼翼湊近一掌拍了過去,卻不想蚊子沒打著反而驚醒了太妃,太妃一時慌張便臉朝下摔在了地上,額頭都給磕破了。

 

6 - 葉昭頭疼處理婆媳關係,玉瑾以舞挑釁被強吻

 

葉昭日日晨昏定省,卻鬧得趙太妃不得安寧,甚至還因為打蚊子驚到了趙太妃,使趙太妃從椅子上摔下來,磕破了頭。葉昭連忙叫來軍醫為趙太妃治傷,軍醫開了藥後葉昭為表孝心親自在廚房煎藥。鎮國老太公來看望葉昭,關心葉昭給誰煎藥,葉昭便說是給婆婆煎藥,此時,秋水進來稟報說軍中出了些事情需要葉昭前去處理,葉昭便交代爺爺煎藥,自己先離開了。

老太公看著煎給趙太妃的藥,嘗了嘗,覺得特別苦,想了想便抓起旁邊的鹽、蔥花、辣椒粉等撒了進去,說是要“調調味道”,做出香辣味的湯藥,調好後老太公嘗了一口,發現辣得不行,知道自己闖了禍,便偷偷跑了。

葉昭回來後,聞了聞煎好的藥,覺得有點怪異,但也沒多想便盛出來給趙太妃送了過去。趙太妃喝了之後辣得在屋子裡亂轉,沒過一會兒嘴巴就腫了起來。玉瑾聞訊趕來,看到後十分生氣,覺得葉昭不孝順自己的母親,便說兩人之間約定作廢,葉昭以後再也不用晨昏定省了。

葉昭見自己將婆媳關係處理得如此糟糕,十分懊惱,便召集了葉家軍幾位將士商議如何才能處理好婆媳關係,還給他們出了三道題目讓他們回去問自己的母親和妻子。葉昭遣散眾人後發現胡青沒有來,便問秋水為何,秋水說胡青覺得自己沒有家室,不懂得這些,所以不來。葉昭此時急需胡青出謀劃策,便讓秋水去尋胡青,秋水找到胡青時胡青正在院中吟詩舞劍,秋水知道胡青對葉昭念念不忘,卻也得遵從葉昭吩咐去詢問胡青建議,胡青卻只說此事急不得,需要慢慢來。

玉瑾接到宮中消息說太后病重,便告知了趙太妃,趙太妃感念太后對自家孤兒寡母多年照拂,便吩咐備了馬車入宮。入宮後二人面見太后,與太后聊天,得知太后得的是消瘦症,也就是富貴病,以後只得粗茶淡飯養著。二人見太后並無大礙便也放下心來,與太后聊起了玉瑾新婚之事,趙太妃告訴太后葉昭晨昏定省,陪自己說話聊天,與玉瑾關係也很融洽,太后聽後方放下心來。

葉昭在酒樓中宴請葉家軍眾位將士,席間,秋老虎想與人攀關係將自己的女兒秋水秋華二人嫁出去,哪知要麼是別人嫌秋水秋華太過粗狂要麼是秋老虎嫌別人家室不好沒有文化,總之繞了一圈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秋老虎也只得悻悻作罷。

正當眾人把酒痛飲之時,對面的玉瑾也看到了葉昭,覺得葉昭與幾個男子如此親近,便有些生氣,再看到葉昭叫了東京城五大青樓最負盛名的十位美女更是生氣,覺得自己肯定不能輸。於是玉瑾化妝更衣,在漫天花瓣中跳了一曲玉清樂,看呆了葉家軍眾人,葉昭見後覺得自己的夫君舞姿如此出眾,便覺得也展現一番自己的才藝。於是葉昭飛身而起略到玉瑾身邊,環住玉瑾的腰,兩人看起來十分親密。哪想得到玉瑾一時受力不住摔在了地上,覺得葉昭太過粗俗,便左擁右抱幾位美人兒,惹怒了葉昭。葉昭秒變女兒身,風情萬種地躺在桌子上,看呆了玉瑾,還沒等玉瑾反應過來,葉昭便起身拽著玉瑾強吻了他,玉瑾更是覺得受到了欺負,兩人不歡而散。

回到王府後,玉瑾進了書房發現葉昭在書房等自己,覺得整個王府連個清靜的地方都沒有了,正在發脾氣,卻被葉昭遞過來的一封和離書搞蒙了,不知道葉昭到底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7 - 玉瑾打抱不平,葉昭夫唱婦隨

 

葉昭將和離書遞給玉瑾,玉瑾很驚喜,覺得自己終於要脫離苦海了。雖然葉昭與他約定了三年之期,但三年時光飛快,自己只要熬過這三年,就可以自由了。其實啊,這不過是葉昭的攻心之計。玉瑾拿著和離書去告訴趙太妃,趙太妃得知後也很為玉瑾開心,覺得這個野蠻媳婦終於可以走了。此事被太妃身邊的翠枝聽到,翠枝連忙跑去告訴了楊氏。原來翠枝與楊氏本就是同鄉,二人在王府一直彼此照顧。楊氏得知此事後急忙去找了眉娘和萱兒,三人都不想葉昭和玉瑾和離,畢竟像葉昭如此大方的主母不多了,三人開始想盡辦法阻止葉昭,圍著葉昭說玉瑾的好處,教葉昭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葉昭覺得自己做不來,但又退卻不了三人的一番好意,正巧秋華前來找葉昭,葉昭便連忙跟著秋華離開了。

玉瑾來到老高羊肉館,看見店內一片狼藉,桌椅碗筷都被砸得稀爛,老高一家人正坐在地方哭。玉瑾忙問發生了何事。原來是小麻雀出去買調料,被人誆去玩了幾把色子,因遭人使計陷害,輸給了永盛賭坊一百五十兩銀子。永盛賭坊老闆陸震庭一直惦記著羊肉館的羊肉秘方,前來找老高要老高都不願給,陸震庭便使計陷害小麻雀,然後帶人前來要債,得知小麻雀家無力償還後便砸了他的店,讓老高交出羊肉秘方抵債。

玉瑾得知後雖表面沒說什麼,只說要幾斤羊肉。隨後卻來到了永盛賭坊,說要玩兩把。陸震庭本想坑玉瑾一下,哪想到玉瑾也使計使陸震庭第一把便輸了一千兩銀子,陸震庭氣不過,再加上路人紛紛起哄,便又玩了幾把,沒曾想越輸越多,最後竟輸了九千兩。陸震庭見事態不對,便藉口告辭。玉瑾雖想攔住陸震庭,但自己攔不住,便只得放人走。

陸震庭剛走到門口,便被聞訊而來的葉昭一腳踹了進來,葉昭說自己的夫君要賭,就一定要賭個痛快,讓秋水秋華押著陸震庭來到賭桌前,陸震庭無奈只得賭。卻不知玉瑾仿佛有什麼特異功能一樣把把都能贏,最終陸震庭總共輸了十二萬千九千兩銀子,可以說是把賭坊都輸完了。

陸震庭氣得直發抖,拿出了九千兩銀票,剩下的十二萬寫了欠條。葉昭卻不是好糊弄的人,她叫秋水秋華帶領人去搜了整個賭坊,最終也搜出了一些東西,古董字畫什麼的,卻也都不值什麼錢。玉瑾解了氣,自是痛快地轉身離開了。陸震庭坐在賭桌前氣憤不已,自己幾乎輸完了整個賭坊,若被幕後老闆知道了自己定沒有好果子吃。

葉昭與玉瑾走出賭坊後,玉瑾派小夏子送了兩千兩銀子去老高的羊肉館,還交代一定要私下給老高,並且要說自己吃了老高的羊肉拉肚子,借機砸了老高的店,讓老高再也不要回京城來。原來玉瑾雖然當著老高沒有說什麼,卻心中惦記著這個事兒,前來永盛賭坊幫老高討回了公道。

葉昭見玉瑾拿著那些錢送人打賞下人,便說自己也要辛苦費,玉瑾不給,徑直鑽進了轎子。葉昭才不會輕易放過玉瑾,跟著鑽進了轎子,二人在轎中吵吵鬧鬧的。

 

8 - 玉瑾被迫做官,夫妻解開心結

 

葉昭與玉瑾處理完永盛賭坊的事情,一起回了王府。葉昭詢問玉瑾是否知曉永盛賭坊幕後老闆是誰,被玉瑾告知是祁王,並說了許多關於祁王作惡的事情,葉昭聽後才知道原來祁王並非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模樣。

葉昭擔心玉瑾今日的事情將祁王得罪了,之後祁王會設計陷害他。玉瑾卻好似不在乎,說太后寵自己,皇上都奈何不了自己何況是祁王。再加上自己準備將十二萬的欠條送給祁王就當是祁王新納小妾的賀禮,這樣下來祁王也不會太記恨自己。葉昭聽後覺得玉瑾不愧是混過這些名利場的,將這件事情處理得極好。

葉昭突然想起玉瑾每次都贏,便問玉瑾為何,玉瑾剛開始不願說,禁不止葉昭糾纏,終於說自己可以聽得懂色子說話。原來玉瑾四歲的時候和一個小哥哥一起玩,不小心掉進了水裡,自那兒以後太妃就不准玉瑾再出門了,玉瑾自己在家呆得無聊,便玩色子,終於在今天派上了用場。葉昭聽後想起來自己就是當年那個陪玉瑾玩的小哥哥,便問玉瑾是否還記得那個小哥哥的模樣,玉瑾卻以為葉昭要去教訓那個小哥哥,便不告訴她。葉昭撇撇嘴,心想玉瑾真是個傻瓜,連害自己的人都記不住。

葉昭見玉瑾不肯說,便也作罷,說想喝羊肉湯,玉瑾便帶著葉昭去書房喝羊肉湯。葉昭喝著喝著說想起以後不能再喝到老高家的羊肉湯了,感覺十分遺憾,玉瑾只說沒了羊肉湯還有雞湯鴨湯十全大補湯,不用著急。葉昭想想也是,便安心喝起湯來。喝完湯後葉昭說起了前些天太后召見自己的事情,說太后教給了自己一些為妻之道,讓葉昭學著化妝,學著穿衣搭配。玉瑾聽後想像了一下葉昭女裝的樣子,浮現在腦海中的卻是葉昭身著女裝扛著狼牙棒的樣子,頓時覺得很驚悚,說葉昭還是如此就好。葉昭想起了之前眉娘教自己的一些女兒家姿態,便說要給玉瑾學一學,哪知道學得太生硬,與她平日形象出入甚大,嚇得玉瑾差點吐出來。

隔天,玉瑾叫葉昭來到書房,說是為葉昭做了一件衣服,並且考慮到葉昭習武,還在關節處用了有彈性的布料。葉昭穿上後覺得十分合身,便轉了幾圈,掉下來一本《女則》,說是太后給她的,讓她好好學習。玉瑾覺得不對勁,葉昭讀書不多,怎麼能把和離書寫得那麼流暢?葉昭見瞞不下去,承認和離書是自己找胡青代筆的,玉瑾覺得很生氣,和離書怎麼能找外人來代筆。葉昭卻振振有詞反駁說胡青不是外人,還說要讓胡青學習學習《女則》然後講給自己聽。玉瑾有些吃醋,便攬下了這個活,葉昭離開後,玉瑾坐在椅子上讀《女則》,突然覺得不對勁,自己為何要讀《女則》?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被葉昭戲弄了。

玉瑾進宮面見皇上,將之前所贏得銀兩獻給皇上籌辦太后的六十大壽,皇上知道這些銀兩的來源後有些生氣,但又鑒於玉瑾的一片孝心不好發作。皇上對這個整天惹是生非的侄子很是頭疼,想想給他一個官兒做做可能會好一點,便說要封玉瑾一個官做做,玉瑾不願意,卻被皇上逼著同意了。回府後,玉瑾見葉昭在練武,幾位小妾在旁助威歡呼,氣更是不打一處來。葉昭見玉瑾生氣,便好言相勸,對玉瑾十分寵溺。

一天下午,太妃去和幾位貴婦喝茶,哪知被貴婦們冷嘲熱諷了一番,很不痛快,離開的時候在門外還聽到她們說玉瑾就是個廢柴,自己的兒子被別人如此侮辱,太妃十分難過,卻也想不出話來反駁,畢竟自己的兒子確實是京城有名的廢柴郡王,難過之餘匆匆回府,在丈夫的靈位前哭了一場,說自己教子無方,是個失敗的母親。

晚上,玉瑾心中煩悶,睡不著覺,便去院子溜達,剛巧看見葉昭在燉羊肉,便坐下來,二人促膝長談,幾乎解開了所有的矛盾,再無隔閡。玉瑾還在幾個朋友前誇了誇葉昭,聽得幾位朋友震驚不已。玉瑾回府後,突發奇想要教葉昭做學問,葉昭勉強同意,卻在學習過程中屢屢打瞌睡走神,氣得玉瑾拿著劍在府中追著葉昭跑,二人看起來感情極好。

 

9 - 玉瑾開府新上任,葉昭寵夫看審案

 

趙太妃坐在床邊哭了很久,心中悲戚,為自己沒有教育好玉瑾而感到愧對丈夫。大嫂推門進來見婆婆哭得傷心,以為婆婆使為了玉瑾要搬離王府自立門戶而難過,便勸解婆婆玉瑾只有搬出去才能真正地長大,而且新府距離王府也不是很遠,想過去隨時都可以過去。太妃被兒媳婦寬慰了一番,覺得好多了。

新府建成後,玉瑾和葉昭帶著家眷搬到了新府。玉瑾從一開始便安排了自己住長風苑,葉昭住淩霜閣。眉娘與萱兒都要求住在聽花小院,二人爭執不下。玉瑾聽得心煩,便準備打發二人都去住烏月軒。眉娘與萱兒一聽,更不樂意了,原來這兩人並非為了離玉瑾近點,而是為了離葉昭近點。最後葉昭出面做主安排,眉娘住在烏月軒,萱兒住在聽花小院,二人十分聽葉昭的話,便不再爭執。

淩霜閣內,秋水秋華正命人打掃佈置著,上上下下忙得不亦樂乎。玉瑾換好了宮中繡娘為自己做的官服出來,詢問葉昭是否好看,葉昭自是說好看。玉瑾卻說不相信葉昭的眼光,又問了秋水秋華一遍,二人在葉昭的眼神示意下不情願地誇了玉瑾一通,本來很圓滿,哪知兩人最後使壞,話裡話外把玉瑾損了一通,玉瑾氣得沒話講,揮袖離開。

玉瑾走後,葉昭瞪了秋水秋華一眼,說自己的男人就是好看,不准欺負他。總之就是護著玉瑾,秋水秋華只是撇撇嘴。

玉瑾任職巡察禦史的第一天,便聽手下老楊頭嘮叨了一通,本來十分不耐。得知老楊頭熬了好幾個通宵就為了將自己的名字從巡察禦史的黑名單上劃掉,瞬間就對老楊頭改了語氣,因為自己以前做的紈絝之事不在少數,能抹掉自然是最好的。在眾人的簇擁下,玉瑾騎著馬得意洋洋地去巡街了,一路敲鑼打鼓,引得百姓紛紛圍觀。但玉瑾畢竟平時在東京街頭混得多,很多小混混都認識他,玉瑾點了幾個人的惡行想抓幾個人以儆效尤,哪知卻被幾個人反將一軍嘲諷了自己一通,玉瑾無奈只能暫時放過他們。

突然,不知是誰從人群外丟進一串點燃的鞭炮,劈裡啪啦地響著,玉瑾的馬被嚇得不輕,胡亂竄躲,眾手下嚇得在旁邊撐著唯恐玉瑾從馬上摔下來。哪知玉瑾還是從馬上摔下來了,眾人眼見接不住,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眼見玉瑾要砸在地上,胡青不知從何處飛了出來,接住了玉瑾,玉瑾卻沒有反應過來,以為有人輕薄於他,反手便是一個耳光把胡青打蒙了。

待玉瑾回過神來,見自己打得是胡青,為了給胡青賠罪,便帶胡青來到杏花樓喝酒。期間,玉瑾問胡青為何不去考取功名而要在葉昭手下做一名小參謀。胡青便說起了當年在邊關的往事,當年敵軍攻城,自己帶著葉昭的母親逃跑,卻被敵軍圍攻。待葉昭趕到時,葉母已經受了重傷,卻堅持要葉昭去援助葉父,葉昭無奈之下將葉母託付給胡青,自己轉身去了葉父所在的地方,葉昭剛走,葉母便不治身亡。到了戰場,卻只看到葉父受傷極重,已經撐不下去了,葉父將葉家的蛟龍劍與葉家軍軍旗託付給葉昭,也咽下了最後一口氣。一夜之間,葉昭失去雙親,打擊甚大,所以胡青便一直留在葉昭身邊,與葉昭同生共死,照顧葉昭。玉瑾見葉昭回憶時滿滿的情意,才知胡青喜歡的人就是葉昭,想到自己不能搶胡青喜歡的人,便暗下決定不能對葉昭太好,免得破壞二人感情。

玉瑾回到巡察院,又被眾人要求去巡街,玉瑾本不願去,卻被眾人強行架上了馬拉去巡街。走到保和堂門口時,見有人在保和堂門口吵吵嚷嚷的,便下馬問發生了何事。卻只見一對夫妻抱著孩子喊冤,玉瑾覺得事有蹊蹺,便在保和堂當場審案。原來這對夫妻的兒子三郎生病,報來保和堂看病,沒想到病情卻加重了,二人覺得是保和堂醫術不精,保和堂不認,所以吵了起來。玉瑾聽得頭疼,老楊頭提出可以請別的醫生過來看看以便判斷,所以玉瑾便遣人去請了御醫孟興德來,孟興德來後察看一番說病情加重卻是和藥方有關,但也不是沒救,只要用人參吊著,在喝藥即可。玉瑾聽後便判保和堂承擔醫藥費,保和堂見自己確實理虧,便認了。玉瑾隨後還查出來保和堂涉嫌賣假藥,便將幾人綁了準備交給開封府,這個案子算是告一段落。玉瑾出來後,見到秋老虎在門口鬼鬼祟祟,便問秋老虎在幹嘛,秋老虎支支吾吾答不上來。玉瑾心中暗笑,卻還是幫秋老虎變造了一段天氣很好出來轉轉,現在有事要離開的謊言,給秋老虎一個臺階下。原來,秋老虎是和葉昭一同來的,二人來看玉瑾審案,見玉瑾做得有模有樣,葉昭也能放心,只不過葉昭見玉瑾出來所以先溜了,只留下秋老虎被玉瑾抓住了,玉瑾雖然裝不知道,其實心裡很清楚,只是不說破罷了。

 

10 - 胡青亂帶節奏,葉昭無法澄清

 

玉瑾抓了保和堂幾人來開封府審案,卻沒見到京兆尹人,玉瑾便帶著人直接闖入了京兆尹的府中,將還在睡覺的京兆尹拽了出來。教訓了一通之後,玉瑾拽著京兆尹去審案。

晚上,玉瑾回到府中,見到葉昭正斜倚在床頭,便坐下與葉昭小聊幾句。玉瑾問葉昭下午是否路過了保和堂門口,葉昭自然是否認的。玉瑾卻不依不饒問當時葉昭在做什麼,葉昭只好撒謊說自己當時在禮部和禮部官員商議迎接西夏使團的章程,然後與他們有一些爭議。玉瑾聞到葉昭身上有濃重的酒氣,葉昭只解釋是去尚書大人家喝了幾杯酒。本以為玉瑾在意,哪想到玉瑾面上毫不在意的樣子,還提到了如果葉昭與胡青兩情相悅,可以三年後兩人和離,求皇上賜婚給葉昭和胡青。葉昭卻好似沒聽懂玉瑾的話,玉瑾只得耐下性子解釋今日白天聽胡青說自己愛慕葉昭。

葉昭自是不信,便拽著玉瑾解釋了一番,終於打消了玉瑾的疑心,葉昭暗自想這筆賬一定要找胡青算算。晚上,玉瑾躺在小榻上,回想著白天胡青對自己說的話。思緒突然被敲門聲打斷,是楊氏奉趙太妃之名來給玉瑾送被子。楊氏站在床邊給玉瑾鋪床,玉瑾卻突然開始對著楊氏挑刺兒,什麼衣服顏色不好看,衣服料子不好,楊氏又變胖了等等。最終決定明日給葉昭、楊氏、眉娘以及萱兒各做一身睡衣,還考慮到了葉昭的睡衣要做成如何樣子,想得十分周到。楊氏卻謝絕了玉瑾為自己做衣服的好意,只說自己的這身睡衣還能穿,不必重新再做。

第二天,葉昭怒氣衝衝騎著馬找胡青興師問罪,沖到胡青的住處。感慨了一下胡青的住處還不錯,便準備踏進大門,卻被胡青的徒弟採桑攔住了,說是胡青去山上采藥了,知道葉昭要來所以已經備好了一些跌打損傷的藥。葉昭暗恨胡青跑得倒挺快,和兔子一樣,但一時又找不到人,便先離開了。葉昭走後,胡青從地板下鑽了出來,正準備松了一口氣,卻被假裝走了的葉昭抓了個正著。這下胡青躲不過去,只能乖乖地聽葉昭訓話。胡青雖然不再躲著葉昭,卻也不承認自己喜歡葉昭,只說是玉瑾理解錯了,自己喜歡的是小時候一個青梅竹馬的姑娘。葉昭見胡青說得信誓旦旦,再想想兩人多年交情,便信了胡青。葉昭終於證明了自己的清白,起身踏馬離開,胡青看著葉昭遠去的身影,略微惆悵。

葉昭回到府中後,先去找了玉瑾,兩人探討了西夏使團來訪的事情安排。葉昭見氣氛尚好,便想著澄清一下自己與胡青之間的事情,說是胡青太愛開玩笑了才導致玉瑾誤會的。玉瑾心中一動,想起兩人在邊關那麼多年,便問兩個人到底有沒有一些過去,葉昭卻也糊裡糊塗說了自己與胡青在邊關同吃同住同洗澡的事情,玉瑾聽了本來打消的疑心又翻騰了起來,便有些吃醋,口氣也不怎麼好,還說要和離。

葉昭見玉瑾還是不信自己,一時生氣,便說和離就和離,自己定能找到一個逆來順受的夫君。玉瑾聽後更氣了,覺得葉昭就是想找一個聽話的人呆在她身邊。葉昭見玉瑾就是不理解自己的意思,便一把將玉瑾推在桌邊,用手穩住玉瑾的頭,又一次強吻了玉瑾。只是這一次,玉瑾沒有逆來順受,他用雙手抓傷了葉昭的脖子。葉昭捂著自己受傷的脖子,十分驚訝玉瑾敢真的傷了自己。

葉昭叫了胡青與秋老虎以及秋水秋華幾人過來商議此事到底該如何,事情發展成這樣定是和胡青脫不了關係,胡青卻仍舊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被葉昭一頓臭駡。

此時的西夏皇宮內,也正在商議西夏使團出使的事情,朝堂之上,大臣們為了到底是大將軍野利遇奇出使還是皇子伊諾初識爭執得不可開交,最終因為伊諾曾與葉昭有過交手,瞭解宋國的軍務所以決定派遣伊諾出使。

西夏王妃帶著一位美人兒緩緩步過走廊,沿途的宮女們都在議論這位美人兒,她是沒藏黑雲,大將軍野利遇奇的夫人,號稱是西夏的第一美人兒。二人走到宮殿前,正巧遇見西夏王與野利遇奇出來,西夏王看到沒藏黑雲便愣了神,淪陷于沒藏黑雲的美貌中,直到野利遇奇出聲表示自己要告辭了西夏王才緩過神兒來。

一望無際的平原上,有一條蜿蜒的隊伍,那是西夏皇子伊諾帶領的出使西夏的使團。突然從隊伍後面傳來馬蹄聲,伊諾立刻下令全軍警戒,到了跟前才發現來的人是自己的妹妹銀川公主。銀川心中愛慕葉昭已久,想求伊諾帶著自己一起去宋國,自然是被伊諾拒絕了,銀川也知道自己不能無理取鬧,便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香囊,拋給了伊諾,讓他帶給葉昭。

原來,之前伊諾與葉昭交手之時,銀川也在。銀川目睹了葉昭的颯爽英姿,心中愛慕,但又聽說葉昭是個女子,便繡了香囊以表祝福之情。伊諾見銀川也沒有別的要求,便答應了銀川,繼續向前行軍。

早上,小夏子來叫玉瑾起床,玉瑾磨磨蹭蹭不願起來,最終因為巡察院的人催得急,到底是起了。到了巡察院,玉瑾見祁王也在。原來祁王是來同玉瑾商議西夏使團來訪的安保工作,最終玉瑾被分到一個自己並不喜歡的工作,玉瑾倒也覺得無所謂,便準備回府,哪知走到一半,便聽到旁邊房中傳來葉昭與胡青的對話聲,二人在商議使團進城當天大街上的安保安排,二人畢竟合作多年,很有默契,商議起來也很快。玉瑾見二人相談甚歡,便有些吃醋。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