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51-60集)共60集大結局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51 - 西夏王決定和談,趙玉瑾申請上前線

 

西夏王深夜召見哈爾墩,將伊諾的信狠狠甩在哈爾墩身上,哈爾墩看後不服氣,覺得伊諾打了敗仗卻將責任推到自己頭上。西夏王心中對哈爾墩不滿,狠狠斥責哈爾墩,說伊諾在前線本來是一路猛進,但就是因為糧草不足導致痛失居平關,困守白銀寨。哈爾墩知道父王著急,便說讓父王與自己一同去採購一次軍糧,其實西夏王也知道軍糧採購卻是困難,哈爾墩也是實屬無奈。哈爾墩還指出,伊諾狼子野心,調度無方,如果是自己上戰場,一定不會是這樣子,卻又是被西夏王斥責了一通。

葉昭又提刀跨馬兩次,老王軍醫來診治時真的是對葉昭很無奈。秋華秋水都勸葉昭保重身體,但是葉昭覺得戰事緊急,自己不能躲在陣後。葉昭思慮良久,終於決定將此事上述皇上,讓皇上來做這個決定。

哈爾墩深夜前來看望柳惜音,詢問柳惜音最近如何。其實哈爾墩知道柳惜音最近一直留在西夏王身邊是為了打探西夏王的消息。柳惜音提出既然軍糧供應不上,那可以與宋朝和談,由西夏王親自出面,然後哈爾墩陪在西夏王身邊,哈爾墩聽後覺得此計甚好。便叮囑了柳惜音要保重自己,不要答應西夏王無理的要求,便先離開了。

此時的大宋皇宮內,皇上日夜憂思前線戰事,進食也少了許多。張貴妃十分擔心,便熬了燕窩粥送來給皇上,但是皇上還是不想喝。突然接到了前線傳來的戰報,皇上連忙接上來看,得知宋軍大勝,很是高興,緊接著又看到葉昭有孕的消息,立刻讓薑祿海去把趙玉瑾抓來。

柳惜音前來拜見西夏王,與西夏王談起前線戰事一事。西夏王為此事憂心忡忡,不知到底該如何,繼續打下去國庫難以支撐,畢竟物價暴漲,軍糧湊不齊是一件大事,只能先以和談解決。柳惜音趁勢提出自己對於和談的意見,說可以先談,畢竟談一天也是談,談兩年也是談,等到西夏軍隊整治好了,然後以和談有異議為由,再次發動戰爭,定能一舉攻下大宋。西夏王聽後覺得此計甚妙,練練誇讚柳惜音冰雪聰明。柳惜音借機說自己既然說了一個這麼好的主意,想要賞賜,還撒嬌說自己想做西夏王后,西夏王寵溺柳惜音,自然說日後定會封柳惜音為王后。

趙玉瑾跟隨薑祿海來到宮中,皇上說葉昭有孕了,趙玉瑾卻聽成了又暈了,暗自嘟囔葉昭不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知道後來才反應過來是“有孕”不是“又暈”,一時激動難抑。但是皇上緊跟著便說這個孩子也許是保不住的,趙玉瑾很是緊張,說這是自己的第一個孩子,一定想保住。皇上知道讓趙玉瑾直接放棄孩子也不人道,只能說盡力保,但若是前線真的危急,這個孩子怕是真的有危險。趙玉瑾也知道國事大於家事,也沒有為難皇上,只說自己想去前線看看葉昭。皇上知道趙玉瑾能如此退步已是不容易,便讓趙玉瑾交出官印,愛幹嘛幹嘛去。

柳惜音得到了和談的準確消息,立刻來通知胡青等人。二人都得知了葉昭上了戰場的消息,都覺得如此下去,大宋定不會敗。胡青知道西夏要和談後,也放下心來,並且再次勸柳惜音等待時機和自己一同回大宋,但柳惜音卻決定留在西夏再打探一些消息。胡青勸不住,只得由她去了。

西夏王召見胡青,商議糧草之事,想問胡青能不能給祈王傳信再運送一批糧草過來,胡青自然是不能答應的,只假意說邊關封鎖,運送有困難。還借機挑撥了一下西夏王和祈王的關係,西夏王本就不滿祈王在此次戰爭中不出手幫助自己,心中對祈王的不滿愈甚。

趙玉瑾回到府中後,立刻吩咐人去準備東西,讓小夏子去準備了各種藥材,還提了府中的八成現銀出來。萱兒則負責準備各種安胎藥,看來趙玉瑾是為了去前線保住他的孩子做足了準備。

 

52 - 趙玉瑾前往前線,大宋西夏開始和談

 

趙玉瑾吩咐小夏子去找來了一批身體強壯的男子,說要帶著這批人跟隨自己去邊關。還讓小夏子去市井街頭找來了幾個有名的小混混,說這小混混有小混混的用處,小夏子雖然不知道趙玉瑾到底想幹嘛,但還是乖乖去找了。

皇上坐在書房內和張貴妃說起了趙玉瑾急匆匆奔往邊關之事,范仲淹前來求見。范仲淹此次來是抓住了陳天貓,說這陳天貓是一個江洋大盜。陳天貓對著皇上不敢說謊,說自己曾經受祈王信使的指派偷過野利遇奇的寶劍,原來當時野利遇奇的寶劍就是胡青以祈王信使的名義派人去偷的,只是當時胡青化名為胡元而已。皇上知道後,立刻命范仲淹去查祈王手下到底有沒有一名叫做胡元的信使。

趙玉瑾他們走了半個月還沒到邊關,趙玉瑾下車休息的時候就在抱怨,還說自己做欽差的時候大小官員夾道相迎,待遇比這個好太多。正說著趙玉瑾腳下遊過一條蛇,把趙玉瑾嚇得立刻坐在了地上。眾人前來扶趙玉瑾,趙玉瑾卻說自己是男子漢,不會被區區一條蛇嚇到,話音剛落沒走兩步就又摔了一跤。

趙玉瑾這次乖巧了,安安分分坐在馬車上。看著馬車外貧瘠的土地,隨行的孟興德便解釋這裡的人民生活極度困苦。趙玉瑾聽著有些不可思議,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覺得有些反胃,趕緊下了馬車去吐了。孟興德檢查後說是有些飲食不當,要去客棧休息後在前進,趙玉瑾本來不肯,但是架不住眾人勸說,終於是同意先養好身子在前往邊關。

東京城內,皇上上早朝時與眾臣商議是否應該和談,眾臣各說紛紜,最終還是決定和談,並且派海威寧前去西夏和談。

哈爾墩深夜拜見西夏王,與西夏王商議和談之事。哈爾墩詢問派誰去和談,西夏王說他決定親自接見和談使者。並且說和談只是緩兵之計,自己的最終目的是趁和談之際讓大宋放鬆警惕,然後一舉滅宋。哈爾墩請求西夏王這次讓自己的部族軍隊上戰場,西夏王也同意了,只是說要聽從伊諾的安排,哈爾墩雖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暫時同意。

柳惜音在窗外正好聽到這番話,立刻去見了胡青,將這番話告訴胡青。胡青也很是著急,覺得應該想辦法將這個消息送給宋朝的使者。

柳惜音為了見到宋朝的使者,便去求見西夏王,希望西夏王能在和談之時帶著自己一起,並假意稱自己想要看見西夏王的風采,西夏王最受不住柳惜音撒嬌的樣子,自然是同意的。第二日,西夏王就帶著柳惜音一起接待了大宋來使海威寧。

海威甯畢竟是宋人,一直努力為宋朝爭取利益。柳惜音趁機說自己要去羞辱海威寧一通,便走到海威寧身邊,說自己曾在東京青樓見過海威寧,還說大宋男子皆是薄情寡義之人,將海威寧連帶整個大宋都羞辱了一通。說到激動之時,還拽住了海威寧的衣襟。西夏王看差不多了,便將柳惜音叫了回來。

海威寧何時受過這等屈辱,直接拂袖而去。西夏大臣們都以為海威甯是被柳惜音罵走了,還哈哈大笑。海威寧回到住處,想起柳惜音對自己的羞辱就氣得不行,整理衣襟時卻發現了柳惜音塞在裡面的一方錦帕,上面寫著西夏準備奇襲大宋一時,海威寧看後心中震驚,將錦帕折好收了起來。

伊諾在練劍時,銀川過來找伊諾。伊諾見銀川過來了,便將自己準備好的葉昭的畫像送給了銀川,還說自己知道銀川的心思,但是葉昭畢竟是女子,不能與銀川在一起。所以勸銀川趁和談之際前往前線見一見葉昭,銀川開始還有些猶豫,但是禁不住伊諾勸說,還是去找了西夏王。西夏王聽說女兒要去前線參加,覺得有些不太合適,所以一時沒有答應銀川。

 

53 - 趙玉瑾抵達前線,葉昭決定留下孩子

 

銀川前去求見西夏王讓自己前往前線參加和談事宜,西夏王本是不同意,但耐不住女兒請求,終於還是答應了。

海威甯見到葉昭後,將柳惜音給自己的錦帕遞給葉昭,葉昭看後知道這是柳惜音拼死送來的情報。心中動容,覺得自己的父母親人都戰死沙場,現在自己的表妹也要為了宋朝犧牲,那自己為什麼不能犧牲自己的孩子呢。所以葉昭叫了老王軍醫進來,讓老王軍醫為自己準備墮胎的藥物。

西夏王召見胡青,告訴胡青其實和談只是緩兵之計,並且讓胡青將自己寫給祈王的信送給祈王。胡青回到房間後,先拆開看了看西夏王的信,信上果然寫了和談的計策,還說等到時機成熟,天下就是自己和祈王的。胡青收起信,決定將計就計,將信送給祈王。同時修書一封給范仲淹,告訴范仲淹西夏的情況,讓范仲淹早做準備。

祈王夜裡召見陸震庭,讓陸震庭去找劉太傅商議起事計畫,準備在十日之內起事推翻大宋。陸震庭聽後來到劉太傅的府上,與劉太傅商定具體事宜,眼看大宋內憂外患,危在旦夕……

趙玉瑾經過長途跋涉終於來到了邊關葉昭的軍營。此時軍醫剛剛熬好了墮胎藥給葉昭送去,葉昭剛剛端起墮胎藥,門口就撲進來一個人,是趙玉瑾。葉昭看到趙玉瑾十分驚訝,連忙走下來扶起趙玉瑾。趙玉瑾鼻子特別靈,三兩下就聞出有藥味兒,還聞出這並不是安胎藥,所以立馬摔了藥碗,還說要把軍醫拖下去斬了。還是葉昭攔住了趙玉瑾,才保住了軍醫一條命。

趙玉瑾覺得軍醫不靠譜,便帶著孟興德來給葉昭診治。孟興德把脈之後覺得葉昭胎像不穩,趙玉瑾一聽不穩立刻著急了,但是孟興德又說只要吃幾服藥好好調養就沒有什麼大問題。等到四個月以後就穩定下來了,衝鋒陷陣也是可以的。

葉昭聽了孟興德的話,也覺得也許孩子和戰爭是可以雙全的,便說等到衝鋒之時,自己帶幾個親兵在身邊幫助自己,自己不用運動太劇烈,這樣也許也好。趙玉瑾聽後覺得如此甚好。

銀川來到前線,見到了伊諾,詢問伊諾為什麼說是和談這麼久了也不見動靜。伊諾卻說大宋派了使臣,自己也要派使臣過去。

夜裡,葉昭看軍報看得頭疼,想起胡青在的時候自己根本不用處理這些。營帳外傳來將士們的嬉笑聲,是趙玉瑾在和將士們坐在一起喝酒吃飯。趙玉瑾生得細皮嫩肉,將士們猜來猜去也沒猜到趙玉瑾的真實身份,趙玉瑾又不願透漏自己是南平郡王的事情,便說自己是南平郡王府上大管家的兒子。

第二日,趙玉瑾為了方便在葉昭身邊活動,便換了一身戰袍。借給葉昭送“十全大補蛋”的名義去看葉昭,葉昭看到身著戰袍的趙玉瑾,一時看呆了。

這時,侍衛來報,西夏使臣來訪。葉昭見到所謂的西夏使臣後,才發現其實是銀川。銀川誇葉昭氣色好,葉昭卻說若是西夏不騷擾邊境,自己的氣色會更好。與銀川簡單交談後,銀川見趙玉瑾在一旁好像有話要對葉昭說,便自行告辭了。

銀川回到西夏軍營後,恰巧聽見伊諾在召集將領開會。銀川得知西夏的和談其實並無誠意後很是生氣,覺得伊諾這樣會害了西夏百姓。但伊諾不這樣覺得,而且伊諾為了防止銀川壞了自己的事情,還讓巴圖把銀川帶下去關押了起來。

 

54 - 祈王準備起事,西夏王后被廢

 

柳惜音在西夏為了刺探情報,整日與西夏王尋歡作樂。這天晚上,柳惜音拉著西夏王喝酒,喝到興起時,西夏王開始對柳惜音動手動腳,柳惜音避開說自己要為西夏王跳一支舞。說罷緩緩跳了起來,柳惜音本就生得美若天仙,舞姿更是柔美動人,西夏王看得越發入了神,圍著柳惜音轉來轉去。柳惜音拿起西夏王手裡的酒壺,就著西夏王的手倒進自己嘴裡。

這一幕被在門外的王后看到,王后的眼中漸漸顯出陰狠之色。哈爾墩捧著水果去看望母后,正巧聽到王后在和叔叔野利仁榮說起柳惜音的事情,王后之前沒有除掉沒藏黑雲,現在又出來一個大宋女子,心中甚是不滿,便與野利仁榮商議著害死柳惜音。

哈爾墩聽後覺得心驚膽戰,趕忙去找了柳惜音,將柳惜音一把拽入懷中,叮囑柳惜音一定要保護好自己,沒有他的陪伴不能出門。柳惜音猜到是王后要害自己,便答應了哈爾墩。

哈爾墩為了以防萬一,還是去求了王后,希望王后能夠看在自己是真心喜歡柳惜音的份上不要殺害柳惜音,還說柳惜音性情剛烈,一定不會真的和西夏王在一起。王后答應哈爾墩若是柳惜音不再與西夏王私下來往,自己就不殺她,哈爾墩立刻跪下謝恩。

劉太傅暗中召見手下,讓他帶領五千精兵在東京城外的寶豐村聚集,三天之後,伺機而動,殺害皇上,手下領命而去。除此之外,祈王等人還暗中召集武林高手,三日內趕到東京城,埋伏在城外,參與起事。

范仲淹在處理公務時,有人前來拜見,原來是跟著胡青一起潛入西夏的海參將。海參將帶來了胡青的信,信中胡青將西夏的計畫全部告訴范仲淹,並且說皇上顧及手足之情,可能不會對祈王出手,所以希望范仲淹定奪此事。

范仲淹得知此事後,憂心忡忡。此時,海威寧又前來說起鄧州官場混亂一事,范仲淹無奈只得放下手頭事務前往鄧州一趟。走之前,范仲淹叫了妹妹范二娘來交待了一番。

范二娘得了范仲淹的囑託,在祁王府外監視著,正巧看見祈王妃送陸震庭出來。沒多久,范二娘又看到畢進士來到劉太傅的家中與劉太傅商議謀反一事,起事時間定於三日之後午時一刻。

范二娘得了消息後,立刻去拜見了楊太后。楊太后知道朝中沒有武將可用,便帶著范二娘去宮外找了楊文廣老將軍,楊文廣得知此事後,更是義不容辭,答應跟隨二人回宮保護皇上。

范仲淹得知范二娘的消息後,也是立刻去找了在京的田將軍,讓田將軍調動八千精兵進宮保護皇上,田將軍也立刻去辦了。

此時,身在西夏的柳惜音知道王后要殺自己,便去找了沒藏黑雲。以沒藏家族的地位和自己不再接近西夏王為籌碼,說動了沒藏黑雲幫助自己。所以在王后派來的殺手殺害柳惜音的時候,沒藏訛龐沖出來擒住了殺手。經過審問,很明顯是王后所為。西夏王連夜將王后抓了起來,一同來到西夏王面前的,還有野利仁榮。

西夏王看在王后為自己生育過兒女的份上,讓王后自行了斷,但是野利仁榮不忍侄女赴死,便自己拿起了匕首刺向自己。這一幕恰巧被哈爾墩看到,哈爾墩與王后頓時悲痛欲絕,王后更是指責西夏王被柳惜音蒙蔽了雙眼。西夏王這時候哪裡會聽王后的話,將王后貶為奴僕,拖了下去。還說沒藏訛龐保護柳惜音有功,升為國相。

柳惜音看著跪在地上痛哭的哈爾墩,心中不忍,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

西夏與東京亂成一團的時候,葉昭與趙玉瑾卻在邊關逍遙快活起來。趙玉瑾整日為葉昭熬粥煎藥,將葉昭照顧得無微不至。

 

55 - 祈王等人密謀起事,劉太傅被抓招供

 

范仲淹得知皇上危急,立刻做了安排。讓范二娘與許多化都進宮協助楊文廣保護皇上。果然到了之前劉太傅等人商議好的時間,宮外湧入了大批軍隊和刺客。只是還沒等他們沖入宮殿,楊文廣與范二娘許多化便帶著士兵在宮殿前與他們開戰了。

陸震庭與畢進士親自帶領叛軍進攻皇宮,但是沒想到遭到楊文廣等人拼死阻攔,他們準備不足,只得匆匆撤退。陸震庭逃跑了,但是畢進士被抓住了。

而此時的皇上,其實在太后的慈安宮,太后擔心皇上身體,所以瞞著反賊之事沒有告訴皇上。直到反賊平定才將此事告知皇上,皇上雖然惱怒,但是知道太后也是為了自己好,所以並沒有深究。並且還對這次護衛有功的人大加嘉賞,封許多化為皇家侍衛隊隊長,統領御林軍。

葉昭與趙玉瑾身在邊關,最近兩國和談,暫時沒有戰事,所以二人過得很是逍遙快活,葉昭端著茶杯在樹林中看趙玉瑾練武。趙玉瑾最近刻苦練習,算是有些樣子,最起碼以前京中那些個欺負趙玉瑾的人是不敢再欺負趙玉瑾了。

張珪、郭元景、劉隆三個人負責審畢進士,希望畢進士能說出背後主謀是誰,但是畢進士就是不說。最後幾人商量出一個辦法,將畢進士關入大牢中餓上三天三夜再審。三天后,郭元景與劉隆來到牢中,畢進士還是不肯說,二人為了誘惑畢進士,便使喚獄卒端了飯菜上來。畢進士餓了三天,看見飯菜眼睛都直了,但還是不肯說。這時,幾人發現端飯菜的獄卒手有些抖,覺得有些可疑。但是那名獄卒一口咬定自己就是新來的,不熟悉規矩,所以才抖。郭元景與劉隆便說讓獄卒吃下那碗飯菜以證清白,獄卒不吃,二人便強行給獄卒塞了下去。沒想到那飯菜裡面有劇毒,獄卒吃下不久就死了。

畢進士看見獄卒死了,覺得一定是背後的主謀怕自己供出他來,所以派人暗殺自己。一時間惶恐,什麼都召了,說與自己一同行動的是陸震庭,背後主謀是劉太傅。郭元景與劉隆見畢進士終於召了,便把那名獄卒又叫了起來。原來獄卒其實是張珪,三個人為了詐畢進士才想出這個法子,沒想到真的奏效了。

不日,京兆尹提審劉太傅,劉太傅本來什麼都不肯說,只說是畢進士陷害自己。但是京兆尹早有準備,將小貴子帶了上來。將之前財政司帳本一事拿出來重審。小貴子說其實自己是受了劉太傅的指使,才燒了那些帳本還嫁禍給范仲淹。並且事成之後,劉太傅本來許諾將自己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其實是將自己扔進了河中,幸虧有人相救,小貴子才活了下來,所以這次小貴子願意出來指證劉太傅。

劉太傅還妄圖狡辯,但是救小貴子的恩人也早就在外等候,正是范二娘。范二娘說她有一天晚上從南平郡王府出來後,看見有人背著一個大口袋,便跟了上去,見那個人將口袋河中,自己便跳下去將口袋撈了起來,這才救出了小鬼子。劉太傅見無法辯駁,便承認了自己做的一切,還說自己這些都是受了呂相爺指使。京兆尹心中暗驚,覺得此事牽扯甚大,便將此案交給了范仲淹審理。

第二日上朝時,呂相爺說自己要告老還鄉,但是范仲淹卻站出來指出了呂相爺的所有過錯,希望皇上不要放呂相爺告老還鄉。皇上卻只說了退朝。下朝後,呂相爺本以為自己算是逃脫了這件事,沒想到范仲淹直接帶人將自己帶走了。祈王剛在背後看著,知道事情已經到了快敗露的地步。

祈王暗中找到了陸震庭,說是要送陸震庭去西夏,沒先到其實是要派人殺了陸震庭。陸震庭多番躲避,最終還是躲不過殺手的劍,倒在了地上。

皇上在宮中與楊太后議事,心中有些鬱鬱,畢竟祈王是自己的手足,得知他造反自己心中還是有些悲痛,但是事已至此,不得不信,也不得不出手拔除這顆毒瘤了……

趙玉瑾整日在軍營裡照顧葉昭,並且越來越適應軍營的生活。這日,趙玉瑾將秋水叫了出來,讓秋水幫自己一個忙。

 

56 - 祈王敗露被抓,胡青秋水成親

 

趙玉瑾把秋水叫出軍營,讓秋水幫葉昭一個忙。秋水一直跟著葉昭,自然是願意為了葉昭做任何事情的。趙玉瑾見秋水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拿出了一個“保孕神器”,其實就是趙玉瑾自己縫製的一個布包,秋水以為是靠這個布包來保護葉昭肚子裡的孩子,沒想到這個布包其實是給秋水用的。

原來趙玉瑾覺得葉昭懷孕的消息很難瞞住所有人,為了轉移視線,不如讓另外一個人“懷孕”,趙玉瑾挑來挑去挑到了秋水的身上,讓秋水綁著布包說自己懷孕了,這樣大家的視線就都集中在秋水身上而不是葉昭身上。

呂相爺被抓後交給范仲淹來審問,范仲淹多次審問呂相爺卻什麼都不說。范仲淹很是著急,因為呂相爺不說就無法抓捕背後主謀,最後呂相爺還是招供了,承認了背後主謀是祈王。

范仲淹審問出結果後立刻去稟報了皇上,皇上雖然還有些念及與祈王的手足之情,但是祈王謀反已經是罪無可恕,所以皇上立刻派了許多化前去捉拿祈王。

而此時,祈王派出的真正的信使已經到了西夏王宮。柳惜音得知後十分著急,因為知道胡青他們馬上要暴露了。柳惜音連忙去找胡青,告知了此事,並且為他們準備好了馬匹,供他們穿過邊境和宋軍匯合。臨走前,胡青還想勸柳惜音和自己一起走,但柳惜音還是不肯走,並說自己在一個月後會發出煙花信號,讓葉昭到時候伺機進攻。

胡青走後沒多久,沒藏訛龐就帶著人前來搜查胡青等人的住處,卻什麼都沒有找到,只看到了還在那裡的柳惜音。柳惜音面不改色地從沒藏訛龐眼前走過,沒藏訛龐眼中顯出兇狠的目光。西夏王得知胡青等人都是假扮的,自己中了宋軍的反間計後,氣得將東西砸了一地,想到自己還為此殺了野利遇奇和野利仁榮,更是恨自己輕信他人。

許多化來到祁王府邸,卻只看到在剪花的祈王妃,祈王妃看到許多化等人一定也不驚訝,從容不迫地跟著他們走了。祈王一路策馬狂奔,在城外和接應自己的人碰頭,這個人是里拉的哥哥裡索,之前是個死囚,被祈王救了出來,一直跟隨祈王。

裡索一路護著祈王逃往西夏,半路卻被楊文廣與范二娘等人截住。裡索留下來應付幾人,讓祈王先逃走。沒想到楊文廣與范二娘還有許多化聯手,裡索也不是對手,沒幾下就被打倒在地。祈王也很快被抓住,押往皇宮,

葉昭在看軍報時,聽說抓住幾個探子,便讓帶上來自己看看,抬起頭卻發現正是胡青和秋老虎。他們一行人一路穿越邊境終於回來了,葉昭看到二人激動不已,立刻叫了秋水秋華來見見他們的父親,父女相見更是激動難抑。

沒多久,趙玉瑾便實施了自己的計畫,帶了秋水去見葉昭,並且讓秋水綁上了那個布包。秋老虎見到秋水的肚子那麼大還以為這個孩子是趙玉瑾的,沒想到趙玉瑾否認了。秋老虎追問秋水這個孩子到底是誰的,秋水一時又說不出來,趙玉瑾見狀便指出這個孩子是胡青的。秋老虎氣急了,覺得胡青不聲不響就把自己女兒的肚子搞大了。揪著胡青的衣領當著三軍將士的面將胡青摔在了地上,並說要狠狠揍胡青一頓。秋水見秋老虎真的發怒了,怕胡青手上,撲上去跪在秋老虎面前哀求秋老虎放過胡青,說自己從十幾歲就喜歡胡青了,一番赤誠表白終於感動了胡青,胡青上前拉住秋水的手,表示願意接受秋水。

葉昭見胡青終於認了,便站出來宣佈二人即刻成親。胡青秋水的婚禮辦得很快,洞房花燭夜之時,秋水坐在床邊感覺還是像做夢一樣,突然之前就與心愛的人在一起了。胡青知道秋水對自己用情極深,便承諾以後一定會好好對待秋水。

 

57 - 祈王坦言造反動機,趙玉瑾支援葉昭銀兩

 

葉昭最近雖然肚子漸漸大了起來,但並沒有放棄練武,仍舊每日拿著八十幾斤的兵器練武,趙玉瑾看著覺得有些心疼,便讓人抬了一杆與葉昭的兵器相同的兵器上來,輕輕鬆松拿著就揮舞了起來。葉昭以為趙玉瑾突然變得武藝高強起來,能揮得動八十幾斤的兵器,沒想到拿過來掂了掂卻一點都不重。

趙玉瑾看著一臉疑惑的葉昭,終於說了實話。原來這杆兵器看起來與葉昭平時用的一模一樣,其實是自己找人專門打造的鏤空的,所以並不重。只要不大力磕磕碰碰,用來裝裝樣子還是可以的。趙玉瑾心疼葉昭拿著那麼重的兵器練武,無奈之下才想出這個法子。葉昭卻覺得這個辦法甚好,沒幾日就拿著鏤空兵器去練武場練武,將士們看到葉昭這麼厲害,紛紛拍手稱好。

祈王被捉住後,還是交由范仲淹審理,范仲淹羅列了祈王的種種罪名,祈王卻只說自己無話可說。范仲淹見祈王確實什麼都不想說,便先將他押了下去。

葉昭與趙玉瑾在軍營吃飯,但是葉昭胃口並不好,因為憂心柳惜音身陷西夏,實在是很危險。趙玉瑾知道葉昭是擔心柳惜音,但是一時沒有辦法,只得先安慰葉昭。葉昭想了想,說自己想喝酒,但是趙玉瑾並不允許葉昭喝酒,只能讓葉昭聞一聞,然後趙玉瑾喝掉。葉昭用這個方法灌了趙玉瑾好多酒。即使趙玉瑾之前混跡于青樓酒館,也受不住一杯一杯的酒灌下去,終於還是喝醉了。葉昭拍了拍趙玉瑾的臉,確認他不會醒來,便起身往外走,準備獨自一人前往西夏營救柳惜音。

葉昭換了一身黑衣,背著弓箭,一路策馬前行,卻在必經之路上看到了等候在那裡的趙玉瑾。原來趙玉瑾知道葉昭想要去西夏營救柳惜音,但是趙玉瑾絕不允許葉昭這麼做,他給了葉昭兩個選擇,要麼帶著他一起去西夏,要麼現在回去等待時機再救柳惜音。葉昭知道絕對不能帶著趙玉瑾一同去西夏,所以只得選擇了第二個辦法,跟趙玉瑾先回了軍營。

皇上終究還是心痛祈王背叛自己,所以帶著范仲淹親自前往監獄看望祈王,質問祈王為何要背叛自己。祈王卻毫無愧疚之感,說自己謀劃了十幾年,最終還是失敗了。其實祈王自小就記恨皇上,因為自己才是長子,但是並不得先皇寵愛,先皇最寵愛的一直是皇上。自己的母妃出身卑微,一直不求榮華富貴,只求能與先皇恩愛共處,但是劉皇后卻容不下他們母子倆,害死了自己的母妃。祈王說自從他被封到江北那一夜,便暗下決心一定要將謀反,還私下與西夏勾結,裡應外合。除此之外,祈王還承認了當年葉昭的父兄在邊關之時,也是自己指使裡索混入城內,打開城門,致使葉昭父兄為國捐軀。祈王做的錯事太多了,他還承認了紅薔也是自己安插在范仲淹身邊的眼線,只是紅薔不願與他們同流合污,所以被陸震庭殺害了。

葉昭最近一直很發愁軍糧的事情,畢竟百姓能徵收的糧食已經徵收的差不多了。趙玉瑾提議買糧,葉昭自然是拿不出那麼多的錢的。沒想到趙玉瑾瞬間從口袋裡掏出了厚厚一遝銀票,說是各位長輩賞賜的。說罷還從營帳的各種地方,比如箭筒裡,床墊下各種地方都掏出了好厚的一遝銀票。葉昭看得眉開眼笑,直誇趙玉瑾有先見之明。

58 - 趙玉瑾得知落水真相,哈爾墩沒藏訛龐聯手

 

趙玉瑾將自己從京城帶出來的銀票全部給了葉昭,葉昭見趙玉瑾如此大方,為自己解了燃眉之急,自然很是開心。正當二人準備親近一番之時,胡青快步走了進來。見二人靠得如此近,有些尷尬,咳嗽了兩聲。葉昭反應過來之後,立刻轉移話題囑咐胡青不要因為剛成親就沉迷溫柔鄉,還讓胡青把那些銀票拿了出去,籌備軍糧,胡青自己也覺得不宜久留,拿了銀票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趙玉瑾最近擔心葉昭懷孕出征有些危險,便去找了胡青商議計策。趙玉瑾的想法是讓胡青在出征之時假扮成葉昭,混淆敵人試聽,胡青想了想,覺得這個辦法甚好。二人話題一轉,胡青突然提起了當初葉昭與趙玉瑾成婚之事。原來當年皇上為二人指婚並非偶然,而是葉昭軍功赫赫,皇上為了獎勵葉昭便承諾葉昭可以任意挑選天下任意未婚男子,葉昭就選擇了趙玉瑾。而原因胡青也不是很願意告訴趙玉瑾,趙玉瑾只得親自去問葉昭。

趙玉瑾快步走進葉昭的營帳,詢問葉昭當初為何一定要選擇自己。葉昭便將當年的事情娓娓道來。原來在葉昭還小的時候,就見過趙玉瑾,那時趙玉瑾在花園裡迷路了,一邊哭一邊找娘親,哭聲吵醒了在樹上睡覺的葉昭,葉昭那時候已經有了些輕功,便跳下來詢問發生了何事。得知趙玉瑾迷路之後便自告奮勇帶趙玉瑾出去,還將趙玉瑾背了起來,沒想到走到一處臨水的路面,葉昭腳下一滑,便將趙玉瑾扔了出去,趙玉瑾落入水中不停掙扎,葉昭頓時慌了神,但還好記得去救人。葉昭立刻跳下去將趙玉瑾救上來,但是趙玉瑾已經昏迷了,葉昭一時弄不醒趙玉瑾,又聽到附近傳來了丫鬟們尋找趙玉瑾的聲音,葉昭怕被責駡,便撿了一塊石頭砸進水裡,將丫鬟吸引過來,然後自己躲了起來。

之後葉昭離開了東京城,但是一直記得趙玉瑾,還一直找人打聽趙玉瑾的事情。但是趙玉瑾的紈絝事蹟實在太多了,那些負責向葉昭彙報的人一直說趙玉瑾的壞話,沒想到葉昭卻是越聽越喜歡,所以最後在皇上為葉昭指婚的時候,葉昭就選擇了趙玉瑾。

趙玉瑾在一旁聽著,臉色是越來越難看,直到葉昭說完,趙玉瑾終於發飆了。原來當年趙玉瑾醒過來之後,告訴別人自己是被一個小哥哥丟進水裡的,但是沒有人相信,而且趙太妃還不停責駡那些丫鬟小廝,趙玉瑾無奈之下只得說是自己落進水中的。不僅如此,那次落水還讓趙玉瑾臥床十年,身體底子徹底壞了,葉昭一次無心之失,卻害得趙玉瑾失去了這一生的健康。

葉昭見趙玉瑾發這麼大的火,頓時慌了,眼淚都下來了,哭著求趙玉瑾回家再說,但是趙玉瑾卻說回家就要休了葉昭。葉昭一時心急,感覺肚子很痛,就蹲了下去,趙玉瑾見葉昭肚子疼,終於想起來葉昭肚子裡還懷著自己的骨肉,便趕緊將葉昭拉了起來,原諒了葉昭。

此時的西夏王宮也並不太平,伊諾在前線糧草不夠,很是生氣,便去找哈爾墩興師問罪。但是哈爾墩為了後續軍隊的補給,不能再給伊諾糧草。伊諾與哈爾墩大吵一架,去找了西夏王,西夏王深知哈爾墩也是無奈,便只得勒令沒藏訛龐去籌措軍糧。沒藏訛龐也沒有辦法,便去找了沒藏黑雲。

此時沒藏黑雲剛剛生下孩子,取名拓跋諒祚。沒藏黑雲聽到弟弟的煩惱,便出謀劃策讓沒藏訛龐將家族的幼年牛羊送去前線,之後的事情再商議即可,畢竟沒藏家族再不濟,也還有拓跋諒祚在。沒藏訛龐聽取了姐姐的意見,也知道這並非長久之計,便去找了哈爾墩,以柳惜音被西夏王奪走一事說服哈爾墩與自己站在同一條戰線上。

沒幾日,西夏王上朝時說西夏的冬至年快要到了,自己要前往前線犒勞軍隊,哈爾墩同去。並且西夏王經不住柳惜音的撒嬌,答應帶著柳惜音一同去了前線。

不日,西夏王到達前線,伊諾為他們幾人安排了住處,並且為了冬至節做了充足的準備。而此時的葉昭,也在安排冬至節攻打西夏之事。

 

59 - 葉昭率軍攻打西夏,柳惜音平靜赴死

 

伊諾安排好西夏王與哈爾墩還有柳惜音等人的住處後,就先行離開了。哈爾墩與柳惜音相視而笑,但這一幕看在西夏王眼裡卻很不是滋味,所以斥退了哈爾墩。哈爾墩出去後趴在營帳外面,看見西夏王對柳惜音動手動腳,差點沖進去,這時,營帳外有人前來通報柳惜音的帳篷搭好了,柳惜音借此先離開了。

柳惜音來到自己的帳篷,看到桌上放著水果酒水一類的,便緩緩在桌前坐下,給酒壺中倒入了一種名為“醉仙”的藥,意欲毒死西夏王。

夜裡,就是西夏慶祝冬至節的宴會。眾人聚集在一處暢飲聊天,十分痛快。眾位將士的舞蹈結束後,便是柳惜音獻舞。柳惜音身著西夏服飾,身段柔軟,雖蒙著面紗一雙眼睛卻很是撩人,看的西夏王與哈爾墩眼睛都直了,但是伊諾並不喜歡柳惜音,眼中只流露出厭惡之感。

葉昭最近日日被趙玉瑾監督著被孟興德診脈,孟興德這次診脈之後,說是並不確定葉昭腹中的孩子是否安穩,畢竟葉昭整日活動劇烈,這個孩子的情況並不好判斷。趙玉瑾雖然很著急,但是也一時無法。

趙玉瑾離京前,特意帶了一些有才藝的江湖混混出來,其中包括擅長易容和擅長口技之人。胡青因為要扮成葉昭上戰場,所以就被拉去化妝了。待胡青化好出來一看,卻發現根本不行,胡青與葉昭五官毫不相像,如此肯定會被伊諾認出來。趙玉瑾見葉昭為此事發愁,怕葉昭堅持自己上戰場,便站了出來說自己假扮成葉昭上戰場,葉昭本來不同意,但是架不住趙玉瑾很是堅定,只能同意。

柳惜音一曲舞罷,走到西夏王面前敬酒,西夏王讓柳惜音給眾位將士都敬一杯酒。柳惜音第一個走到了伊諾跟前,但是伊諾並不接柳惜音的酒,因為伊諾得到巴圖的消息,說酒中有毒。伊諾為了揭穿柳惜音,便讓柳惜音自己先幹為敬,柳惜音一時無法應對。這時,哈爾墩看不下去了,大聲斥責伊諾刁難柳惜音,還與伊諾大打出手。伊諾知道一定要有證據證明柳惜音下毒,便讓巴圖牽了一隻狗過來。沒想到狗剛牽過來便被西夏王打斷了,西夏王將兩個兒子都痛駡了一頓,說伊諾欺負女人,哈爾墩與兄弟大打出手。哈爾墩見柳惜音已經解圍,便沒有多說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伊諾卻不願再留在此地,說自己要去守城,便離開了。

深夜,冬至節宴會結束後,西夏王來到柳惜音的帳篷,意欲佔有柳惜音。柳惜音本來計畫是給西夏王灌下毒酒,沒想到西夏王這次卻不再順著柳惜音,而是揮手將酒打翻,強行抱著柳惜音滾在了床上,柳惜音心中驚恐,大聲呼救。哈爾墩聽見後立刻沖進來,卻看到自己的父親在強姦自己心愛的女人,哈爾墩本想攔住西夏王,沒先到西夏王已經失了心智,一腳踹開哈爾墩。哈爾墩情急之下掏出了匕首,將西夏王刺死,而柳惜音,也滾到了床下。

沒藏訛龐聽到動靜後也立馬沖了進來,看見西夏王已經死了,便拔出匕首殺死了哈爾墩,並且吩咐手下人收拾一下現場,偽裝成西夏王和哈爾墩已經睡了的樣子。

趙玉瑾化好妝後,果然與葉昭有幾分相像,戴上面具可以瞞過許多人。二人話別一番,趙玉瑾便翻身上馬,上了戰場。而葉昭帶著秋老虎秋水秋華等人,埋伏在西夏軍營附近,等待柳惜音的消息。

柳惜音醒來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她走出帳篷,拿出準備好的煙花點燃放飛,在外埋伏的葉昭收到消息,立刻下令進攻。一時間,西夏軍營陷入險境,宋軍準備充足,西夏軍隊措手不及,只得匆忙迎戰,而柳惜音在紛飛戰火中著一身白衣,緩緩走向哈爾墩的營帳。中途柳惜音看到被關押的銀川公主,便撿起地上的一把刀砍斷鎖鏈,將銀川放了出來。

柳惜音走進哈爾墩的營帳,只看到嘴角流血躺在床上的哈爾墩。柳惜音緩緩坐在哈爾墩身邊,想著自己終於可以陪著哈爾墩了,哈爾墩是個好人,他為了自己丟了性命,但自己卻在利用他。柳惜音拿起準備好的毒酒,自己緩緩飲下,躺在了哈爾墩的身邊。

 

60 - 將軍在上大結局:大宋西夏戰事平息,葉昭玉瑾廝守終生

 

葉昭帶著秋水沖進西夏軍營,剛好遇到了放出來的銀川,銀川得知葉昭是來營救柳惜音的,便將葉昭帶到了哈爾墩的營帳。沒想到葉昭掀開簾子看到的卻是柳惜音的屍體。葉昭看到表妹的屍體,頓時哭得肝腸寸斷,秋水也在一旁跟著哭。

另一邊戰場上,趙玉瑾假扮成葉昭在白銀寨城門前叫陣,伊諾自恃兵強馬壯,打開城門迎敵。兩軍交戰,主帥自然是沖在前面,伊諾與“葉昭”正面相對,但是趙玉瑾肯定不敵伊諾,只是慢慢周旋,伊諾卻以為有詐,直接動手,準備速戰速決。正當趙玉瑾命懸一線時,胡青和秋老虎趕到救了趙玉瑾一名,但是同時胡青也被重傷,趙玉瑾連忙帶著胡青撤離,秋老虎留在原地纏住伊諾。

伊諾正準備追擊時,得知了真正的葉昭出現在西夏軍營,知道自己被騙了,便將戰場交給巴圖,自己前往城內對付真正的葉昭。

銀川知道伊諾不久就會發現趕回來,所以帶著秋水和自己換了衣服,讓葉昭背著柳惜音離開了哈爾墩的營帳。沒想到剛出來便被伊諾發現了,秋水和銀川用鐵索暫時絆住伊諾,葉昭將柳惜音交給秋水,讓秋水騎著馬撤出城內,自己本是準備與伊諾大戰一場,但是自己的身體實在支撐不住。關鍵時刻,銀川挺身而出,用自己擋住了伊諾的刀,直接身亡。葉昭知道銀川為自己爭取了逃跑的時間,也沒有猶豫,立刻翻身上馬逃走,伊諾看著死在自己刀下的銀川,恨得眼眶都紅了。

葉昭趕到戰場,終於與趙玉瑾見面。二人還未來得及說幾句話,伊諾便也趕到了,葉昭與趙玉瑾聯手將伊諾斬殺,主將已死,戰事結束。

東京城內,皇上來到關押祈王與祈王妃的牢中,問二人還有什麼願望,祈王說自己已經別無所求,祈王妃卻想見見自己十六年前被送出去的孩子,並說那個孩子背上有個月亮胎記。皇上答應了祈王妃,全國貼出佈告尋找那個孩子。

沒多久,那個孩子找到了,皇上帶著那個孩子來見祈王和祈王妃。那個孩子就是小麻雀,原來當年祈王將孩子丟棄後,就被老高一家人撿到了。但是後來命運弄人,小麻雀又被祈王藥啞了,祈王得知自己的兒子就是被自己藥啞的,悲痛難忍。祈王妃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孩子,卻發現又是一個令人心痛的事情,便拔下頭上的簪子自殺身亡。祈王說自己只求一死,皇上卻並不準備賜死祈王,只說讓祈王一輩子都活在懺悔中。

西夏王宮,西夏王與哈爾墩還有伊諾都死了,繼承王位的自然是拓跋諒祚,沒藏訛龐為了休戰,準備與大宋和大遼都和談,以換得西夏百姓安寧。

戰事平息後,葉昭為柳惜音立了一處墓,卻看見柳永也帶著一束菊花來看柳惜音,並且吟詩一首懷念柳惜音。

戰事平息後,皇上肅清朝野,整頓政務,對於有才能的人予以重用,從此大宋百姓過上了安居樂業的生活。

幾十年後,葉昭與趙玉瑾都老了,都有孫子了,趙玉瑾整日給孫子講故事,說自己是大英雄,但是兩個孫子卻並不買帳,說聽胡青爺爺說趙玉瑾只會胡亂衝鋒,並不懂得打仗,趙玉瑾有些惱怒,讓兩個孫子去問葉昭,孫子卻說奶奶永遠只會護著爺爺。沒多會兒,葉昭來了,還是告訴兩個孫子趙玉瑾其實是大英雄。

一日,兩個孫子到城外遊玩,看到了當年葉昭看到的那副壁畫,上面的一對男女看起來鮮活如初。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