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11-20集)共60集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11 - 玉瑾葉昭一波三折,二人攜手共同赴宴

 

玉瑾葉昭一波三折,二人攜手共同赴宴葉昭與胡青在商議西夏使團來訪之時的安保佈置工作,二人合作多年,頗有默契。玉瑾剛好路過門口,就只看見二人相談甚歡的場面,玉瑾暗想:還說什麼清白,明明是一對狼狽為奸的好搭檔。在房內的葉昭看見玉瑾在看著自己,卻誤將玉瑾的眼神理解為暗送秋波,心中本是竊喜。哪想到玉瑾看不下去,轉身就要離開,房內的二人見玉瑾要走,急忙叫住了玉瑾,想留他和葉昭一同回去。玉瑾卻有些生氣,轉身自己先走了,弄得二人一頭霧水。

玉瑾回府後,躺在床上想著葉昭強吻自己的事情,覺得之前被街頭的混混流氓調戲只覺得噁心,被葉昭調戲卻完全沒有反感,甚至有些溫潤和刺激,雖不知自己為何如此,卻也沒有太大反感。葉昭推門進來時,便看到玉瑾側躺在床上,一副不願意搭理自己的樣子,葉昭見玉瑾不說話,以為是玉瑾不舒服,便關懷了幾句,卻被玉瑾嗆了回來。葉昭忍了忍,強行壓下心口的氣,與玉瑾好好說話,玉瑾卻開始裝睡,葉昭不依不饒非要叫醒玉瑾,玉瑾忍無可忍翻身坐了起來,問葉昭到底想做什麼。葉昭見玉瑾如此煩躁,心中的怒火也竄了起來,二人吵了起來,葉昭質問玉瑾如果不喜歡自己為何方才要對自己暗送秋波,玉瑾更氣,自己本就不是暗送秋波,本就因為這事兒生氣,葉昭還要提起此事。二人爭吵一通,葉昭實在覺得無法與玉瑾溝通,便摔門而去。

秋老虎等人見葉昭又與玉瑾生氣,便鑽在一起商量如何才能幫助葉昭和玉瑾化解矛盾,最終決定讓秋老虎去找玉瑾。秋老虎找到玉瑾時,玉瑾正在巡察院,準備出去巡街。玉瑾心中也因為和葉昭吵架而不爽快,給手下的小官吏挑了不少刺兒,小官吏們都有苦說不出,誰叫人家是南平郡王,又是皇上封的巡察禦史呢。秋老虎見玉瑾也很生氣,便想勸勸玉瑾不要與葉昭計較,玉瑾卻覺得自己並非斤斤計較之人,是葉昭實在與自己處不來,拒絕了秋老虎讓自己妥協的建議。秋老虎無法,只得打道回府。

回去後,幾人見秋老虎失敗了,又窩在一起琢磨如何是好。幾個大老爺們兒嗓門太大,離得老遠葉昭就聽到了,慢悠悠地帶著胡青晃進來,得知秋老虎失敗了一次,心中也很懊惱,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胡青見葉昭垂頭喪氣,問葉昭是否要放棄,葉昭自然不肯,但又沒有方法。胡青便提出不如投其所好,葉昭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

晚上,玉瑾在房中畫圖樣準備為葉昭做衣服,葉昭手裡拿著《女誡》敲門進來,詢問玉瑾《女誡》中一段話的意思。玉瑾雖驚訝葉昭會對《女誡》感興趣,卻還是耐下性子細細講解了一番,眼見二人就要冰釋前嫌,玉瑾提出讓葉昭以後晚上學習。葉昭心中卻想這只是自己為了討好玉瑾的手段,自己又不愛學習,自然不能答應玉瑾,便推脫軍中事務未完,自己要先去處理,腳底抹油溜了。

人來人往的東京大街上如今特別熱鬧,大家都在爭相買看當天的《東京小報》,上面說西夏使團馬上要進城了,玉瑾也買了一份坐在沿街酒樓上仔細閱讀。正看到西夏皇子伊諾茹毛飲血之時,葉昭來了。二人就伊諾討論了一番,葉昭因與伊諾交過手,所以知道伊諾是個十分心狠手辣之人,且很得西夏王的喜愛。正當二人討論之時,樓下一陣躁動,原來是西夏使團已經進了東京城,玉瑾站在樓上看著街上的西夏使團,陷入了幻想之中……

在玉瑾的想像中,葉昭與自己皆花枝招展,相互依偎。自己攬著葉昭的腰,訓誡葉昭要遵守婦道,以夫為天。而葉昭小鳥依人抱著玉瑾的脖子,說夫君就是自己的天自己的地。玉瑾想想著想著入了神,不禁笑出聲來。葉昭見玉瑾笑得傻兮兮的,便出聲打斷了玉瑾的幻想。葉昭回過神來,又與葉昭說起了伊諾,得知伊諾與葉昭相識甚久,甚是瞭解,所以又有些吃醋,待葉昭走後將手中的《東京小報》撕碎了。

晚上,小夏子拿了請帖來問玉瑾是否要參加迎接伊諾的宴會,玉瑾生著氣,自是不願意,小夏子勸了許久也沒有結果,記得焦頭爛額時秋水來了,帶來了葉昭的意思,葉昭知道玉瑾的小心思,便說若是玉瑾不去,自己與伊諾是舊相識,難免舉杯痛飲把酒言歡,玉瑾內心有些動搖,卻還是嘴硬沒有鬆口。

楊氏帶著眉娘萱兒來給玉瑾送補品,實際上是想權玉瑾與葉昭穿郡王與郡王夫人的衣服出席宴會。三人明裡暗裡又刺激了玉瑾一番,玉瑾最終決定要去參加宴會,好看住葉昭這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三人見玉瑾這邊已見成效,便又一齊跑去了葉昭的房間,說玉瑾不願意穿巡察禦史的官服,品階太低,想穿郡王的官服,並想讓葉昭穿郡王夫人的衣服。葉昭仔細思量,覺得自己的騷包夫君確實可能這麼想,便答應穿郡王夫人的衣服出席。

這邊,眉娘又跑去和玉瑾講葉昭要求穿郡王夫人的衣服,玉瑾想了想,覺得郡王夫人的衣服不是很適合葉昭,便找了一件衣服改了一番,讓葉昭穿上赴宴。葉昭穿上後,果然十分合身,又免卻了穿著郡王夫人的豔俗之感。

宮廷宴會上, 一曲歌舞開場,曲罷舞畢,皇上引用《詩經》中的一段話表明了歡迎西夏使團來訪之意,伊諾出席來到大廳中央,拱手謝恩,並呈上了自己帶來的禮物——賀蘭石硯。

 

12 - 葉昭誇夫玉瑾感動,玉瑾被人誣陷殺人

 

伊諾在晚宴上呈上的賀蘭硯臺並非珍品,玉瑾看出來後與葉昭講了,二人坐在桌前看皇上如何應付。皇上雖然看出來卻裝作沒有看出來的樣子,交代人收去國庫便將此事揭了過去。伊諾一心想為難皇上,便又提出獻舞一曲助興,跳舞之時,伊諾幾度將鞭子甩在皇上的桌子前,三番五次的挑釁皇上,下麵坐著的百官都很氣氛,但皇上沒有開口,他們也不好說話。

伊諾跳完後,皇上便藉口有事處理,先行離開,交代劉太傅好好照顧伊諾。劉太傅為了緩解尷尬氣氛便又起了歌舞,眾人推杯換盞。葉昭已經喝了不少,還在不停地喝,玉瑾見了便阻攔了一番。伊諾來帶葉昭桌前,借舊友之名給葉昭敬酒,葉昭覺得無法推脫便準備幹了這杯酒,玉瑾卻不樂意,出來幫葉昭攔下這被杯酒。伊諾見沒有勸得了葉昭喝酒,覺得無趣,便準備離開,卻又被玉瑾叫住,諷刺了伊諾一番。伊諾見自己被人欺辱,自然生氣,正準備發作,在旁邊看了許久的劉太傅見事態不對,連忙出來打圓場拽走了伊諾。

葉昭拽著玉瑾坐下來,誇獎玉瑾做得不錯,玉瑾一時得意便多喝了幾杯。宴會結束後玉瑾便喝醉了,葉昭拖著爛醉如泥的玉瑾回了家,幫他換了衣服,清洗了一番扶上了床。二人第一次同床共枕,葉昭十分歡喜,卻聽到玉瑾夢中還想著腰細腿長的小姑娘,有些生氣,但是看到玉瑾傻傻呆呆的樣子,又生不起氣來,反而美滋滋地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玉瑾醒來,發現自己未著寸屢,十分驚恐,覺得葉昭對自己做了什麼。葉昭不屑得搭理玉瑾,剛巧祁王派人來找葉昭,葉昭便起身出去了。玉瑾沒有得到答案,自是又生悶氣,便賭氣也不去巡察院了,在家窩著。

玉瑾斜靠在椅子上,萱兒背著包袱前來告假,想回娘家一趟。玉瑾從萱兒口中得知昨夜自己與葉昭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並且葉昭照顧了自己一整夜,覺得自己不應該生葉昭的氣,而且都是因為自己身體虛弱,才害得葉昭要整夜照顧自己。於是玉瑾下定決定苦練身體,在花園中鍛煉。沒練幾下,玉瑾的一幫朋友跑來,左拉右拽地想把玉瑾叫去杏花樓,玉瑾剛開始不願意,但經不住幾人的誘惑,放下手中的東西跟著他們跑了去。

杏花樓中,幾人坐在一起喝酒。突然有人來告訴玉瑾葉昭與伊諾在樓下包廂喝酒,玉瑾一聽這還了得,自己必須得去捉姦,便怒氣衝衝地沖了下去。到了包廂門口,玉瑾本想直接沖進去,卻停住了腳步,用扇子擋住自己的臉,想聽聽二人在說什麼。不巧聽到了伊諾在詆毀自己,說自己就是一隻小綿羊。玉瑾本來十分生氣,但緊接著聽到了葉昭的話,又什麼氣都沒有了。葉昭說玉瑾不是綿陽,而是雄鷹,只是這個時候雄鷹還沒有成長而已,再加上玉瑾為人善良,積極向上,是頂頂優秀的男子。一番話懟得伊諾無話可說,也讓玉瑾心口的氣平息了下去。

玉瑾走回自己的包廂,一路上邊走邊哭,覺得別人都說自己是廢柴郡王,是紈絝子弟,只有自己的媳婦兒相信自己。喝完酒後便連夜跑到兵器匠人劉大師家裡去,問劉大師要虎嘯匕首。原來這虎嘯匕首本是葉昭之物,之前葉昭送去修補的時候被人掉了包,葉昭自己卻不知道。玉瑾知道真的虎嘯匕首就在劉大師這裡,便來問劉大師要,劉大師本是不給,玉瑾氣急與劉大師大吵一架終於拿回了虎嘯匕首。回到家後,玉瑾將真的虎嘯匕首交還給葉昭,葉昭十分驚訝,因為自己不曾發現自己手中的匕首是假的,驚歎於劉大師的手藝。玉瑾見葉昭喜歡,便說明日下朝後帶葉昭去找劉大師,葉昭自是同意的。

說完這件事,玉瑾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他為葉昭做了一件睡衣,讓葉昭試試,葉昭便換下本身自己的睡衣換上了新的睡衣,覺得十分合身,二人又是一陣開心。

第二天下朝後,玉瑾帶著葉昭穿過大街小巷找到劉大師住的院子,卻發現院子中又好多人,京兆尹也在,一問才知道是劉大師死了,匕首刺入胸口,一刀斃命。有圍觀路人指證是玉瑾殺害了劉大師,因為前一天晚上玉瑾與劉大師吵架他們都看到了,一時間,玉瑾百口莫辯。

 

13 - 葉昭玉瑾齊心查案,宴請使臣設計認凶

 

玉瑾與葉昭來到皇上跟前,皇上見李大師死亡一事牽扯到了自己的侄子,便親自審理了一番。詢問了幾個人,都覺得此事不是玉瑾做得。皇上自然也願意相信自己的侄子,但是又因為玉瑾與李大師確實有過爭執,是最有嫌疑的人,所以皇上準備讓玉瑾承擔下來。京兆尹也在一旁跟著出主意,說只要賠償一些錢財,然後玉瑾在家中待一段時間不要經常出門,等風頭過去即可。玉瑾與葉昭卻不願意,二人認為這件事情不能就此甘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不能自己平白無故背了這個罪名。皇上也覺得此事很是蹊蹺,便同意由葉昭與玉瑾去徹查此事。

幾人又回到李大師的住處,查看具體情況。葉昭見仵作還在,便問仵作驗屍的結果,負責此案的仵作是京中十分有名的仵作,對各種兇器的傷口辨認很準備,葉昭便準備與仵作共同查看。最後發現李大師的致命傷的傷口是由現場的一把虎嘯匕首所致,這虎嘯匕首本是玉瑾拿過來給李大師的,將虎嘯匕首作為兇器很明顯又誣陷玉瑾的目的。葉昭沉思一陣,覺得還是不對,便提出開膛驗屍,仵作開膛後果然發現李大師真正的傷口並非匕首所致,而是短劍造成的,只是用匕首掩蓋了而已。同時,葉昭還注意到刀口的旋轉方向是向左邊旋轉,證明兇手是個左撇子,而玉瑾慣用右手,又洗清了一部分嫌疑。

案情至此不再有進展,幾人也很疲憊,先回家休息了。晚上,玉瑾做夢夢到伊諾皇子拿著匕首潛入自己的房間準備暗殺自己,被驚醒了。醒了之後卻翻來覆去再也睡不著,小夏子進來建議找侍妾來侍寢,玉瑾卻挑三揀四都不願意,最後玉瑾半夜跑去了葉昭的淩霜閣。此時葉昭還沒睡,見玉瑾大半夜過來,心中暗笑,嘴上卻很饒人,沒有說什麼便讓玉瑾住下了。一夜無事,早上起來後玉瑾發現葉昭在自己懷中,趴在自己胸膛上,玉瑾想了想覺得不對,便又翻了個身壓在了葉昭身上。見都這樣了葉昭還沒醒,暗罵葉昭是豬,葉昭迷迷糊糊聽到這句話反駁說你才是豬呢。嚇得玉瑾不輕,葉昭卻也因此清醒過來想到早起有事,連忙翻身起床。玉瑾看著葉昭坐在梳粧檯前的身影,入了神,葉昭發現玉瑾在偷看自己,便索性跳上床把玉瑾拽起來,二人相對而坐。葉昭喚了下人來讓把玉瑾的東西搬過來以後兩人同住,玉瑾雖然沒說同意卻雜七雜八的給葉昭定了好多規矩,算是默認了。

二人想起還要查案,便都起身去了劉大師的院子,二人想到可以再去問問周圍的百姓是否有聽到奇怪的聲音。百姓們七嘴八舌地說了好多,最終還真被玉瑾抓到了一點,有人說自己家扔出去的餅被小麻雀撿去吃了。玉瑾想起小麻雀應該與老高一家人離開東京了,怎麼會在此處,便詢問了小麻雀的情況,準備去找小麻雀。

待幾人找到小麻雀的住處時,那間雜貨房已經沒人了,小麻雀定是知道出了事怕牽連到自己跑了。玉瑾便派人去找小麻雀,最後還真被找著了。玉瑾先問了小麻雀為何還留在京中,小麻雀只說自己誤了時間和父母走散了,所以沒跟得上,便留在了東京。玉瑾見一時也無法找到老高一家人,便開始審理案情,詢問小麻雀當晚之事。哪想到,小麻雀真的看到了那個人。原來小麻雀剛巧在外面找了吃的,就遇見兇手殺人,小麻雀嚇得躲了起來,暗中看清了兇手的模樣:衣服和頭髮亂糟糟的,鼻子是勾著的,眉角有一塊疤。至此這個兇手就很好辨認了,葉昭懷疑兇手是西夏使團的人,但是又不能將使團拘押起來讓小麻雀去辨認,於是和玉瑾一通想了辦法,在府中設宴,以葉昭宴請邊關舊部為民,邀請西夏使團所有人去參加。酒過三巡之際,讓小麻雀跟著玉瑾敬酒,順便辨認。

京兆尹在旁說這個方法真是極好,然後話題便又輪到了誰去給伊諾陪酒的問題上。玉瑾堅持自己去,葉昭卻說伊諾喝多了酒品極差,玉瑾聽後心中有些動搖,但又不能在葉昭面前失了面子,便強撐著答應自己去給伊諾陪酒。

 

14 - 兇手捉拿歸案,玉瑾計畫圓房

 

酒宴設在郡王府的花園,這裡景色優美,可以使西夏使團放鬆警惕。玉瑾帶著秋老虎等將領與伊諾同席而坐,玉瑾為了引開伊諾的注意一直與伊諾搭話。伊諾疑惑為何沒有見到葉昭,玉瑾便說在大宋,女子要遵守婦德,賢慧溫柔,所以葉昭此時正在為大家準備食物。伊諾自是不信在戰場上英姿颯爽的葉昭會甘願屈居後院,玉瑾卻反駁說自己堂堂男子,自然是在家中有話語權的。伊諾有些喝醉,將玉瑾辨認為美姬,還牢牢抓住了玉瑾的手,玉瑾有些驚慌,不知如何處理。有一同行使臣瞧不起玉瑾,便諷刺玉瑾並非男人,秋老虎等人自然不會任由別人侮辱玉瑾,雙方一時劍拔弩張。伊諾稍稍清醒,不想雙方難堪,便和玉瑾一起攔下了對峙的使臣與將領。

酒過三巡,小麻雀端著酒出來辨認兇手,轉了好幾個圈子都沒有發現那個兇手。小麻雀便來到後院稟告葉昭。葉昭心中疑惑,西夏使團全數到齊,還是找不到那個兇手難道是自己的調查方向出了錯誤?

第二天一早,玉瑾還還沒起床,邊聽小夏子通報伊諾前來拜訪。玉瑾想到昨晚之事,心中有氣,便把伊諾在花廳晾了一個多時辰,知道伊諾等得不耐煩了才出現。玉瑾見到伊諾後,得知伊諾也是為了昨晚之事特意來賠罪的,玉瑾不欲計較,便將此時揭了過去。伊諾見玉瑾不再追究,也放下心,轉身離開。

西夏使團馬上就要離開大宋,劉太傅與祁王在杏花樓設宴款待西夏使團。葉昭與玉瑾心中還是對伊諾有疑心,便暗自跟隨來到了杏花樓,兩人聽了一陣之後覺得沒有什麼疑點,便決定去樓下轉轉,也許會有線索。

二人來到街上,還真被他們碰巧遇到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看著與小麻雀之前描述的一樣。葉昭出手將那個人抓獲,本想暴揍一通,卻被玉瑾攔住,說還要送回去審案,葉昭才罷了手。第二天一早,葉昭與玉瑾就趕到了開封府,京兆尹連夜突審了昨夜葉昭抓住的人,終於審出了真相。原來那個人確實是兇手,不過並非西夏人,而是色目人,專做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買賣。前些天接到了一單生意,說是要殺了李大師,只是東京城戒備森嚴,自己無從下手。恰好那天知道玉瑾要去找李大師,便跟著玉瑾一同到了李大師處,帶玉瑾走後,殺了李大師,嫁禍給玉瑾。

葉昭聽後覺得應該再審審,看是否能找出那個指使兇手殺害李大師的人。待幾人來到大牢卻發現兇手口吐白沫,已經死了。葉昭見線索又斷了,只得暫時罷手。葉昭覺得此事當中必有陰謀,便傳令邊關,讓邊關加強警戒,有任何風吹草動立刻上報。

二人走出開封府,葉昭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胡青,但是仔細一看又沒有。玉瑾便諷刺葉昭伊諾還沒走就開始想念自己的老相好了。葉昭知道玉瑾是吃醋,也沒有理會他。但是二人走遠後,胡青確實從柱子後走了出來。

轉眼就到了西夏使團離京的那天,伊諾率領眾人走出城門。回望了一眼繁華熱鬧的城內,心中野心勃勃,嫉妒大宋國力微弱卻仍能使百姓安居樂業,占得一方好水土。再想起自己的國家,明明各個驍勇善戰,卻只能窩在貧瘠之地,實在是不服。伊諾下定決定,下次再來,定是自己已經是主人的時候。葉昭與玉瑾站在城樓上看著遠去的伊諾,想著西夏使團一走,這許多事終於算告一段落。

玉瑾安坐府中,與小夏子聊天之時又說去葉昭的好,小夏子聽了半天小心問道玉瑾是否不準備和葉昭和離了。玉瑾此時自是已經不願與葉昭和離,這麼好的媳婦兒上哪兒找去。小夏子便出主意,覺得既然兩人不準備和離,那可以準備圓房了,玉瑾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便派小夏子去楊氏那裡支了些銀子,置辦些東西,準備和葉昭圓房。

南平郡王夫婦終於要圓房的消息很快傳遍了東京城,葉昭坐在桌前想著自己要做哪些準備,軍中有一將領提出自己的嫂子十分溫柔賢淑,且風情萬種。葉昭聽後便找了那位將領的嫂子來準備好好“學習學習”。待那位將領將嫂子帶來後,葉昭才發現是自己認識的一位元女子,名為白浪,多年前曾經招待過自己。舊友相見,相談甚歡,白浪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玉瑾覺得自己的身體太虛弱,便加強了鍛煉。正在吭哧吭哧鍛煉之時,他的一群損友來找玉瑾,談及二人準備圓房之事,玉瑾才發現自己與葉昭的事情已經鬧到大街小巷,人人皆知的地步了。而且東京城中眾人竟然還為此下了賭注,賭葉昭與玉瑾到底能否圓房,得知自己的朋友竟然也參與了賭局,玉瑾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玉瑾好奇為何這些事情會傳播如此之快,被告知原來還是損友劉隆惹的禍。劉隆是《東京小報》的主編,整天就是負責打聽京中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包括官員受賄,後宮爭寵,百姓瑣事等等。幾位損友非但沒有看出玉瑾生氣,反而還拉著玉瑾一起為“圓房活動”加油,玉瑾看著這群朋友,真真是無話可說。

 

15 - 玉瑾葉昭終圓房,表妹柳惜音進京

 

葉昭見到白浪後,十分熱情地邀請白浪坐下與自己敘舊,二人談起往事,皆是一番感慨。白浪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多年前招待的那位將軍竟然是名女子,而且現在已嫁作人婦。說到這裡,葉昭有些害羞,告訴白浪自己還未與夫君圓房。白浪聽後很是詫異,便附在葉昭耳邊說了一番話,教了葉昭一些為人婦的事情。

楊氏與萱兒得知玉瑾終於要與葉昭圓房,二人十分殷勤地備了許多菜,要給玉瑾好好補補。為此二人險些起了爭執,玉瑾見到此事鬧得人盡皆知,心中懊惱。但想到即將與葉昭圓房又很害羞,安排小夏子將自己之前準備好的美酒美食放到郡王府東院去,東院是一片小樹林,二人在那裡談情說愛正好。

到了晚上,玉瑾來到東院時,葉昭已經躺在一顆大樹上等著玉瑾了。玉瑾見葉昭爬那麼高,不甘示弱說自己也要爬上去,結果剛踩上去就摔下來了。葉昭一邊嘲笑玉瑾體弱,一邊飛身下來拽起玉瑾抱著玉瑾的腰帶著玉瑾飛到了樹幹上。

林中微風陣陣,月光微弱,二人之間氣氛逐漸變得微妙,葉昭抱著玉瑾的脖子緩緩靠近,兩人氣息交纏。待二人回到房中時,皆已是髮絲淩亂,面色泛紅。葉昭此時終於露出了小女兒家的嬌羞,目光無措不知該放在哪裡,玉瑾卻傾身向前抱住葉昭放在床上。一時間,紅帳翻飛,二人的衣物一件件從帳中飛出來……

第二天一早,玉瑾迷迷糊糊中翻身想抱抱枕邊人,卻發現身邊已經沒人了,嚇得玉瑾翻身起來喊葉昭的名字。進來的卻是楊氏,說是葉昭已經早起去練武了。玉瑾嘟嘟囔囔大清早的練什麼武,讓楊氏將葉昭叫回來。葉昭知道玉瑾又開始撒嬌,便拿著武器回了房間。玉瑾見到葉昭進房間還拿著武器,便要求葉昭將武器放下。哪知葉昭剛放下武器,玉瑾便直起身將葉昭抱住翻倒在床上,正當氣氛曖昧之時,皇上召葉昭進宮的旨意打斷了二人。玉瑾心中憤憤,覺得皇上就會壞自己好事。葉昭看玉瑾一臉的孩子氣只覺得好笑,哄了哄玉瑾便起身出門了。

上朝之時,朝中眾臣有事上奏,葉昭也提到大宋與大遼雖然已經議和,但是西夏虎視眈眈,不得不防。皇上與太后聽後葉昭所言極是,便派遣柳天拓柳將軍去鎮守大宋抵禦西夏的居平關,柳天拓領命,並求了順路回雍關城看望家眷的旨意。

下朝後,葉昭與柳天拓一同喝了點酒。原來這柳將軍是葉昭的舅舅,二人舉杯換盞之間談到了葉昭的表妹柳惜音。柳天拓責怪葉昭自從回京沒有聯繫過柳惜音,柳惜音自小與葉昭一同長大,心中愛慕葉昭許久,而且並不知道葉昭是女兒身,這要是突然知道葉昭是女兒身而且已經嫁了人,不知道得有多傷心。葉昭不好意思地摸摸頭,也知道自己這件事疏忽了。

柳天拓回到雍關城後,柳惜音果然抓著柳天拓詢問關於葉昭的事情,柳天拓見瞞不過去,便將葉昭的情況實話實說了。柳惜音想到自己與葉昭的種種過往,二人年少時相約桃花林,漫天飛舞的花瓣,才子佳人,羨煞旁人;敵軍攻城之時,柳惜音沒能逃得出去,被敵軍圍住欺辱,也是葉昭拿著長槍一路廝殺,帶她逃了出去。柳惜音怎麼也不願意相信,自己愛慕已久的男子就成了女子,站在院中獨自落淚,決定上京親自去找葉昭。

葉昭早起在院中練武,玉瑾過來見葉昭只是練高抬腿,便嘲諷葉昭。葉昭也不辯解,只是給玉瑾的腿上綁了兩個沙袋,讓玉瑾也蹦蹦看,玉瑾試了試,卻怎麼也蹦不起來,這才知道自己不應該嘲笑葉昭。

秋水秋華拿著柳天拓寄來的信沖進院子交給葉昭,葉昭十分欣喜接到舅舅的信,便當場撕開閱讀。見信中提到自己的表妹要來,自然也是十分開心,吩咐秋水秋華去幫柳惜音準備房間。自己則親自監督房間的佈置。葉昭在柳惜音的房中看了許久,這裡指指那裡指指,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玉瑾帶著幾個小廝丫鬟走進來,三兩下指揮他們將房中的佈局改了一番,改動後的佈局看起來順眼多了。葉昭誇獎玉瑾真是個設計大師,玉瑾聽後洋洋自得。

轉眼柳惜音就到了京城,當天一早,楊氏便帶著眉娘萱兒在門口等著迎接。只見馬車中先伸出一雙纖纖玉手,撩開簾子,馬車中的人一襲白衣,氣質出塵,瞬間看呆了幾人,忙將柳惜音接了進去。

在院子門口等著的是葉昭和玉瑾,玉瑾遠遠看見柳惜音走來,早就看呆了眼。幾人一番寒暄,想到柳惜音舟車勞頓,變先安排她去休息了。玉瑾在柳惜音走後酸葉昭,說同樣都是將軍的女兒,為何差距如此大。葉昭淡淡瞥了玉瑾一眼,反駁了幾句,便追著柳惜音去了。

二人來到房間,柳惜音見房間佈置得如此精美,心下十分開心。與葉昭坐在桌邊談起舊事,年少時,葉昭曾說要送柳惜音一件禮物,柳惜音本以為是女兒家愛用的胭脂一類的,哪想到葉昭拎了一條魚過來,最後這條魚也沒吃的成,被葉昭烤糊了。二人談到興起,葉昭便讓人去回話自己不回去用膳了,要與柳惜音好好敘敘舊。

待夜晚葉昭回房之時,剛巧見玉瑾在看著書偷笑,便偷悄悄湊到玉瑾跟前嚇了玉瑾一大跳。玉瑾連忙收起書對著葉昭笑,葉昭覺得怪異,仔細一看才發現玉瑾看的是春宮圖,恍然大悟般瞥了玉瑾一眼,起身去鋪床。玉瑾從身後抱住葉昭,二人四目相對,玉瑾拉著葉昭跳了一支舞,舞畢抬起手手輕輕撫上葉昭的臉……

 

16 - 葉昭為惜音謀婿,玉瑾縱欲昏倒

 

葉昭與趙玉瑾的感情漸入佳境,一夜,二人房中氣氛曖昧,趙玉瑾正將葉昭壓在牆上親吻,情濃之時,有人來敲門。是柳惜音身邊的丫鬟紅鶯,原來柳惜音說自己初來乍到,有些害怕,想讓葉昭過去陪她。趙玉瑾自然不願意,葉昭只得安撫趙玉瑾自己去去就回。

葉昭來到柳惜音房間,陪柳惜音在床上坐著聊天,見柳惜音實在離不得自己,便遣了紅鶯回去稟告趙玉瑾自己在柳惜音房間睡下了。趙玉瑾左等右等,只等來了葉昭不回來的消息,恨恨拉上被子睡了。

第二天,趙玉瑾正在街邊酒樓與幾個損友談論柳惜音,稱讚柳惜音如何美若天仙。正說著,便見柳惜音帶著紅鶯從街角拐過來,於是趙玉瑾帶著幾個朋友在窗前看柳惜音,損友們見了柳惜音才知趙玉瑾並未誇大,這位表妹果然是沉魚落雁之貌。又聽趙玉瑾說葉昭正在為柳惜音物色夫婿,一時對趙玉瑾大獻殷情,趙玉瑾只說表妹定是要嫁給人中龍鳳,怎可與他們這等損友有交集。幾個朋友聽了自是不高興,便嘲諷趙玉瑾一定也是心中念著柳惜音,想納柳惜音為妾,只是有個葉昭在家中坐鎮,不敢同意罷了。趙玉瑾聽後很是生氣,說自己若是想納妾,葉昭定是聽自己的,幫自己張羅,怎麼可能阻攔自己。

幾人扯皮之間,柳惜音在街上被幾個混混攔住欺辱,丫鬟紅鶯自是攔不住。趙玉瑾他們見到有人欺負葉昭的表妹,自是不能袖手旁觀,便出手相助,救了柳惜音一把。柳惜音好像對趙玉瑾暗生情愫,眉目傳情,只可惜趙玉瑾此時心中只有葉昭,並未感覺到。

幾人回到酒樓中繼續喝酒,幾個朋友讀懂了方才柳惜音的眼神,明裡暗裡又損了趙玉瑾一番,趙玉瑾見沒人相信自己,也就隨他們去了。

回到家後,趙玉瑾見葉昭在看一本冊子,原是葉昭篩選出的京中權貴公子,想為柳惜音挑選一門好親事。趙玉瑾見葉昭自從柳惜音來了之後,整日整日都忙著表妹的事情,心中不平,便抱怨了幾句,還說為何不讓楊氏來做。葉昭隨口便說道自己更喜歡萱兒,活潑可愛。沒想到這番話恰巧被在門外來送帳本的楊氏聽到,楊氏一時氣急,便拿著帳本走了。走到院中亭子,狠狠地將帳本摔在地上,氣自己為何努力操持家務還是比不過別人。楊氏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後,葉昭也說楊氏做事謹慎細心,兩個都十分喜歡。楊氏正坐在亭子中拿帳本撒氣,就見紅鶯路過,說是柳惜音選了兩盆插花要送給葉昭,楊氏無心細問,揮揮手讓去了。

趙玉瑾躺在床上,見葉昭一直在忙碌柳惜音的事情,氣不打一出來,便拉著葉昭壓向小榻,準備將葉昭“就地正法”,正當二人面色泛紅之時,又有人敲門。這一次還是紅鶯,送來了柳惜音選的插花,還說以後不用葉昭過去陪她睡覺了。趙玉瑾雖然又被打斷有些憋悶,但是聽說以後葉昭又是屬於自己的了,便又開心了起來。

早上起來,趙玉瑾到花園中散步,看到柳惜音站在院中,仍舊是一襲白衣,披著白色披風,風吹而過,顯得嬌柔嫵媚。二人打了招呼,幾句話下來,趙玉瑾便感覺到了柳惜音對自己的不同尋常,知道柳惜音對自己的情意後,自己不敢再繼續留下,連忙告辭離開。

葉昭來到軍營,剛巧碰見秋老虎與胡青在討論些什麼,走進一聽才知道二人在討論若趙玉瑾納妾自己是否會同意一時,葉昭心大,表示自己定是同意的,到時候一屋子美女,圍著自己鶯鶯燕燕,多好。秋老虎與胡青對視一眼,自己家將軍的腦回路還真是不同尋找。

葉昭藉口打發走了秋老虎,與胡青說一些事情。剛開始,只是說要為胡青介紹一個妻子,溫柔賢淑,漂亮大方,而且女子的手藝樣樣精通,胡青不明所以,但也是拒絕。葉昭便口頭一轉,說到了柳惜音。原來柳惜音小時候也被葉昭連累過,葉昭小時候調皮帶著柳惜音出去玩,剛巧遇見舞娘跳舞,柳惜音便被深深地吸引了,自己也學會了跳舞,只是苦於沒有人觀賞。葉昭便出了個餿主意,將柳惜音帶出來,然後叫了自己的朋友,為柳惜音舉辦了一個舞蹈宴會。只是這件事被柳天拓發現後,狠狠地罰了柳惜音和葉昭,所以自己對柳惜音一直存有愧疚之心,胡青聽到此處,終於明白葉昭想給自己介紹的女子便是柳惜音,更是推脫自己配不上惜音姑娘。葉昭見胡青如此拒絕,便暫時作罷。

楊氏早上來叫趙玉瑾起床,叫了很多聲都不見趙玉瑾答應,便揭開被子,卻發現趙玉瑾暈了過去,連忙叫人來看。葉昭沖進房間,連忙叫了御醫來看。御醫接到消息後,也趕忙從宮中趕來,檢查後只說趙玉瑾是沉迷女色,縱欲過度所致,一番話聽得葉昭面紅耳赤。

葉昭親自照顧,終於在第二天夜裡趙玉瑾醒來,趙玉瑾個不正經的,醒來第一件事卻還是想著與葉昭行房,正巧被趕來的楊氏、眉娘萱兒幾人撞見,才停下來。

趙太妃聽聞兒子暈倒,也是急急忙忙趕來看望,劈頭蓋臉罵了葉昭一頓,葉昭也只是默默聽著,不做反駁。最後,趙太妃下了命令,由葉昭親自照顧趙玉瑾,必須在三個月內康復,否則就拿葉昭是問。葉昭哭笑不得,只得認命。

 

17 - 胡青懷疑惜音有所圖謀,惜音設計陷害玉瑾落水

 

葉昭聽御醫說趙玉瑾是因為沉迷酒色,縱欲過度才昏倒的,便派了秋水暗中跟蹤趙玉瑾,凡是趙玉瑾的事情,通通當做軍機大事稟報上來。秋水聽後,雖心中覺得不用,卻還是領了命。

趙玉瑾呆在府中憤憤不平,自己根本沒有去過青樓,怎麼可能沉迷酒色,縱欲過度呢?正苦惱時,小夏子來報,柳永求見。這柳永是趙玉瑾一同喝酒玩樂的朋友,與趙玉瑾關係還不錯。趙玉瑾聽說柳永來了,連忙請了進來。柳永見到趙玉瑾後,話沒說兩句,便提及了柳惜音,趙玉瑾瞬間便明白這又是一個被表妹美貌所傾倒的人,也不為難柳永,帶著柳永去了後院。

二人到後院是,正趕上柳惜音坐在湖邊賞景,微風吹拂柳惜音的長髮,柳惜音白衣飄飄,手執圓扇,看起來十分美好。柳惜音見有人來,便起身問候,得知面前的人就是自己十分喜歡的詩人柳永,更是欣喜,兩人暢談一番,都覺得終有知己。

秋水奉葉昭之命來找胡青議事,說起了前兩天趙玉瑾暈倒一事,胡青心中本就有些疑惑,便對著秋水講了出來。胡青覺得,趙玉瑾暈倒一事應當與柳惜音有關,柳惜音知道自己美貌過人,卻還是孤身在街上轉悠,招搖過市,嘩眾取寵,不得不說另有目的。再加上趙玉靜“縱欲”暈倒總聽起來怪怪的,便覺得此事和柳惜音有關。秋水聽後也覺得有道理,便準備去稟告葉昭,卻被胡青攔住了,胡青覺得得再找找切實的證據,免得不小心冤枉了柳惜音。

葉昭為了哄著撒嬌的趙玉瑾,從街上買了好些堅果蜜餞來給趙玉瑾吃,趙玉瑾雖表面挑挑揀揀,心中卻因為媳婦兒心中有自己而十分開心,還撒嬌讓葉昭喂自己吃,葉昭自然是最寵著趙玉瑾的,有求必應。

二人正說說笑笑,門外有人稟告,胡青前來拜訪。趙玉瑾並不想看到胡青,便沒吭聲,葉昭卻不會如此,忙召了胡青進來,一同坐下說話。

胡青坐在趙玉瑾對面,看到了桌上的插花,便問插花從何而來,趙玉瑾只說是柳惜音送來的,親自挑選的。胡青看著那盆插花,是西域的醉心花,極少見,少量放置于房中有安眠之效,只是這插花中的醉心花有些過量了。胡青再聯想到在邊關時,柳惜音便以精通草藥聞名,仿佛窺得了什麼。但是胡青又想著不能直接挑破,需得再掌握一些證據,便只說了此花雖然好聞,但是不宜拜訪房中,便告辭了。葉昭自然是聽胡青的話,便將這盆插花撤出了房間。

胡青走在路上,覺得柳惜音此行目的並不簡單,雍關城雖說不及京城富饒,但是權貴也不是沒有,沒必要一定要來京城嫁人,胡青覺得這件事一定與柳天拓有關,便決定派自己的書童採桑快馬加鞭趕往雍關城一探究竟。

夜裡,葉昭見柳惜音在湖邊,便前去問好。柳惜音見葉昭來了,便將提前練好的舞蹈跳給葉昭看,一時間,湖邊白衫飄飛,花瓣落下,美輪美奐。葉昭看呆了,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與柳惜音在雍關城的時候。柳惜音見葉昭開心,便拿出針線要與葉昭比誰先將線穿過針眼,輸了的人要答應贏了的人一個要求。葉昭自然是比不過柳惜音,毫無疑問地輸了,還未等柳惜音說出要求,葉昭便提到了在為柳惜音尋找佳婿的事情,柳惜音聽後,什麼興致都沒了。

第二天一早,葉昭與趙玉瑾帶著柳惜音一同出門,走在路上被幾個葉昭的小迷妹攔住,誇讚葉昭身材修長,十分好看,本來聽得十分開心。卻有人不識相地說葉昭殺人如麻,對待蠻子應該禮儀教化。趙玉瑾見葉昭不知如何應對,自然不會任自己的媳婦被人欺負,便一通損了回去,袖手離開。

柳惜音跟著趙玉瑾身後,來到湖邊時,正巧被趙玉瑾的朋友遇到。這位朋友想問問趙玉瑾與柳惜音到底有沒有些什麼,趙玉瑾不屑回答,他便自己前去問柳惜音,趙玉瑾見狀,只得無奈轉身跟了上去,剛走到柳惜音跟前,柳惜音便手中一轉,射出暗器,將趙玉瑾膝蓋射傷。趙玉瑾一時腿軟,便要落盡湖中,柳惜音假裝要去拉趙玉瑾,一併被帶下了水。在水下,柳惜音出手弄傷了趙玉瑾的脖子。

一時間,岸邊圍了好多人,但沒人敢下去救人。葉昭聽見這邊吵鬧,知道出了事,連忙過來,飛身而起,雙腳勾住湖邊欄杆,一手一個將二人拉了起來,送回府中,叫了大夫來診治。

葉昭熬好藥端進房間時,只看到趙玉瑾滿身紗布,包得嚴嚴實實,看起來十分傷重。便坐在趙玉瑾身邊準備伺候趙玉瑾吃藥,哪想到趙玉瑾撒嬌,葉昭便順著趙玉瑾的意親了趙玉瑾兩口,還喂趙玉瑾吃藥。趙玉瑾扭動脖子之時,葉昭才看到趙玉瑾脖子上的疤,覺得不對,便問趙玉瑾哪裡受傷了,趙玉瑾將被暗器刺入的腿伸出來。

葉昭檢查後,覺得這個傷口像是被暗器刺中的,更覺蹊蹺。便前往柳惜音的院子準備問個究竟,到門口,卻聽見柳惜音在房中哭泣,自己與趙玉瑾同時掉入水中,清白全毀,自己已經沒臉見人了。葉昭猶豫許久,還是進去撫慰柳惜音,柳惜音卻滿心絕望,覺得自己沒有希望了不如出家。葉昭聽著,也不知該如何安慰柳惜音,一時無言。

 

18 - 惜音計策被識破,傷心欲絕鬧自殺

 

柳惜音在房中哭泣,葉昭進房間安慰,卻只聽得柳惜音說自己清白已毀,不能再嫁,紅鶯也在一旁推波助瀾。最後,葉昭決定自己再回去與趙玉瑾好好商量商量。

楊氏與眉娘萱兒得知此事後,立刻意識到這柳惜音就是來想嫁入王府的,三人覺得絕對不能讓柳惜音嫁入王府,便氣勢洶洶去找了柳惜音,希望柳惜音能及時悔改。哪知,三個人是勸了勸了,損了損了,好話壞話都說盡了,柳惜音就是不為所動。楊氏見柳惜音堅定,也不再勸解,只說選擇這條路的是你自己,那就好自為之。帶著眉娘萱兒離開了。

這天,趙太妃帶著大兒媳來探望趙玉瑾,來得有些早,趙玉瑾還沒回來,便先去看望了柳惜音。柳惜音十分會討趙太妃歡心,言語中又透漏出自己孤身來到京城,無依無靠之感,趙太妃是越看越喜歡,便思量著什麼離開了。

趙太妃來到葉昭房中,見葉昭正在與秋水說話。也沒有藏著掖著,又一次表達了自己對葉昭的不滿,並且說自己想早點抱上孫子,問葉昭的肚子為何還沒有動靜。葉昭一時也無話可說,只說自己會和趙玉瑾再努力。趙太妃勉強算得到滿意的答案,帶著大兒媳離去了。

至此,葉昭再遲鈍也發現事情不對,便策馬前往胡青的住處,討胡青的主意。胡青早就料到葉昭回來找自己,便將自己之前在雍關城調查的結果告訴了葉昭。原來,柳惜音因為才貌雙全,在雍關城也有不少人上門提親,但是自從知道葉昭是女子之後,便性情大變,經常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之事,搞得自己在雍關城聲名敗壞。柳天拓實在沒有辦法,便將柳惜音送進了京城,希望能借助葉昭與南平郡王之力,為柳惜音謀求一份好親事。

葉昭聽後,若有所思,覺得自己應該做些什麼。胡青本來要為葉昭出主意,卻被葉昭拒絕了,葉昭覺得此事事關表妹,自己還是親自處理比較好,而且自己心中已有計策,說給胡青聽後,胡青覺得可行,便也沒有再說什麼。

柳永又來到郡王府約柳惜音見面,柳惜音向柳永說明了自己要嫁人的事情,柳永疑惑,不知柳惜音要嫁給誰,柳惜音直言,自己要嫁的人便是趙玉瑾。除此之外,柳惜音還拒絕了柳永了的示好,甩開柳永的手,轉身離開,只留柳永一人,站在湖邊,暗自神傷。

葉昭與趙玉瑾商量過後,得出了計策來試探柳惜音。於是兩人裝模作樣在房中大吵一架,趙玉瑾對葉昭破口大駡,說葉昭兇悍不似女人,不會持家不會做事一點都不像個女人,而葉昭只忙著在旁邊給趙玉瑾遞東西好讓趙玉靜用來摔。

二人吵鬧一陣,覺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安靜下來。柳惜音正是此時前來求見,見二人鬧成如此,本想假意勸解一番。還沒開口,便聽到葉昭說已經為自己找了一個夫婿,嫁過去便是當家主母。柳惜音卻只是哭說自己已經不清白,不能再嫁與他人。葉昭見狀,便使出第二計,說自己已經決定于趙玉瑾和離,還拿出了自己之前寫好的和離書作證。趙玉靜也在一旁煽風點火,說自己就喜歡柳惜音這種溫柔賢慧的,比葉昭那個男人婆不知好到哪兒去。本以為這下算是可以試探出柳惜音,哪想到柳惜音還是只說自己要坐趙玉瑾的小妾。

這下兩人都有些蒙了,不知接下來該如何。柳惜音看出兩人是在試探自己,便向葉昭說明了真相。原來,柳惜音看不上趙玉瑾,覺得自己的阿昭表哥怎麼能嫁給這樣一個紈絝子弟,但是因為是皇上賜婚,也不能讓他們和離。柳惜音見葉昭整日為自己操持親事,覺得自己並不想離開葉昭,才想出這樣一個計策,這樣做既不會讓葉昭背上欺君的罪名,自己又能留在葉昭身邊。

二人見終於問出了柳惜音的真實目的,趙玉瑾一時氣急,拖著受傷的腿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間。還沒走下臺階,便摔了一跤。房內的葉昭聽見,連忙出來查看,抱著趙玉瑾說自己不會離開他。

柳惜音從房中走出來,見二人情意綿綿,便知道自己這一計策失敗了。於是一路跑回房中,攔住了想要跟進來的紅鶯,思量著如何能讓葉昭對趙玉瑾死心。

葉昭將趙玉瑾扶回房中,二人還沒說幾句話,便得了紅鶯前來通報,只說柳惜音出事了,卻又一時情急說不出到底怎麼了。葉昭情急,跟著紅鶯來到柳惜音的房外,一腳踹開柳惜音的房門,卻只見柳惜音已經撕了白綾,懸上屋頂,上吊了。

 

19 - 玉瑾憤憤鬧自殺,胡青意欲解矛盾

 

葉昭一腳踹開柳惜音的房門,只見柳惜音已經上吊自殺了,一群人手忙腳亂將柳惜音救下來放在床上。葉昭想為柳惜音做人工呼吸,見周圍人多,便都遣了出去。小夏子卻偷偷摸摸在門口看葉昭做什麼,沒想到這一看便看到葉昭正在和柳惜音“接吻”,一時驚慌,連忙回去告訴趙玉瑾。

趙玉瑾聽說後,怒火滔天,覺得柳惜音詭計多端,遲早要搶走自己的媳婦兒,便也效仿柳惜音,鬧自殺。小夏子前去稟告葉昭時,葉昭正在給柳惜音喂燕窩粥,葉昭一聽趙玉瑾也在鬧自殺,急急忙忙跟著小夏子回到房中。

葉昭回到房間時,只看見趙玉瑾跳到椅子上,拿著匕首在自己手腕上比劃,下面一眾侍妾驚慌失措,又不敢輕舉妄動。葉昭強行安撫下自己著急的情緒,怕刺激趙玉瑾,一邊安慰趙玉瑾一邊慢慢走過去,一把奪下匕首將趙玉瑾拉下來。

趙玉瑾說自己受到了驚嚇,撒嬌讓葉昭照顧自己,葉昭便端了銀耳蓮子羹來喂趙玉瑾吃,趙玉瑾吃著吃著便說出了是小夏子將葉昭對柳惜音做人工呼吸一事說了出來,葉昭一聽才知道這是小夏子在搗鬼,追著小夏子就跑了出去。追了一陣沒追上,便不欲再與小夏子計較,轉身又去了柳惜音房間看望柳惜音。

楊氏與眉娘萱兒三人在院中轉來轉去,為了葉昭與趙玉瑾一事感覺焦頭爛額。在她們看來,是趙玉瑾想要納妾而葉昭不同意,為了確保趙玉瑾不與葉昭和離,她們決定去勸勸兩人,讓兩人都冷靜一下。

三人準備好了糕點來到趙玉瑾房中,趙玉瑾躺在踏上懶得起來,葉昭在旁邊安慰伺候著趙玉瑾。見三人端了糕點進來,葉昭以為趙玉瑾沒有胃口不想吃,便準備揮揮手打發她們出去,沒想到趙玉瑾翻身起來說自己要吃,而且吃得咬牙切齒,好像咬的不是糕點,而是柳惜音。

眉娘與萱兒見狀,將葉昭拉倒一旁勸解,說不如先讓柳惜音進門,一個侍妾而已,也成不了氣候。楊氏則在一旁勸解趙玉瑾,可以等等再納妾,畢竟兩人剛成親,納妾太快終究不好。葉昭與趙玉瑾被誤解,一時又解釋不清,就隨她們誤解去了。

葉昭聽到秋水秋華前來稟告,東京城中已經是流言四起,都在傳葉昭悍婦,活生生拆散了趙玉瑾與柳惜音這對苦命鴛鴦。葉昭聽著生氣,便叫了胡青進來商量對策。胡青便為葉昭出謀劃策,建議就將柳惜音留在身邊,一個妾室的名分也不影響趙玉瑾什麼,這樣算是一個最兩全其美的法子,葉昭聽後,陷入了沉思。

此時,柳惜音正倚在床上,鬱鬱寡歡,茶飯不思,紅鶯著急卻無可奈何。柳惜音想了好久,終於勉強想通,去求見了趙玉瑾與葉昭,將自己的心思全盤托出,也承認那盆插花是有意為之,但是插花只是能讓人覺得困倦,脈象虛浮,對人的身體沒有實際損害。葉昭聽後覺得很開心,自己的表妹果然還是之前溫柔恭順的模樣。趙玉瑾卻還是不認可柳惜音,覺得這個女子太過心機深重,讓葉昭趕緊打發柳惜音回老家。葉昭一時語塞,想不出辦法。

趙太妃來到郡王府探望趙玉瑾,趙玉瑾怕母親又嘮叨,連忙爬上床裝出一副在休養的樣子。趙太妃進來後,先是到趙玉瑾床邊哭訴了一番,又換湯不換藥地數落了葉昭一通。最後又提及納妾之事,說別的正房夫人都是將自己的陪嫁丫鬟送給丈夫做通房,葉昭暗自嘀咕了自己的陪嫁丫鬟,恰好被秋水秋華聽到。二人唯恐天下不亂,出來攪局,說自己好歹是遊擊大將的女兒,怎麼著也是貴妾,若郡王不願意,自己可以強上。聽得趙太妃驚恐不已,又是一通數落,說秋水秋華毫無教養修養,這姐妹二人才不管,能將趙太妃搪塞過去幫得了葉昭就成。

趙玉瑾來到酒樓,正巧遇見秋老虎在和胡青喝酒。秋老虎不厭其煩地勸胡青娶了自己的兩個女兒,胡青卻一再拒絕。趙玉瑾見狀,便走了進去和他們一同坐下喝酒。席間,趙玉瑾提到葉昭就是不願意送走柳惜音一事。胡青不願葉昭為難,便勸解趙玉瑾,說葉昭從小到大就這一個玩伴,對自己十分重要,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定是不願意送她走。趙玉瑾聽了,雖覺得有些不滿,但也覺得胡青說得有道理,自己慢慢琢磨思量去了。

葉昭在院中涼亭坐著,擦拭著自己父親在戰場上交給自己的蛟龍劍,剛巧爺爺來找她玩,她便將自己的苦惱說給爺爺聽。爺爺聽後,只說葉昭是忠臣勇將的傳人,做人做事一定要昭明磊落,不愧天地,葉昭聽後,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只覺心中悲慟。突然,爺爺的目光落到了葉昭剛剛擦拭的劍,認出這把劍就是葉昭父親所用的蛟龍劍,以為是葉昭的父親回來了。其實葉昭的父親早就戰死邊關,為了不然老人家受刺激,一直瞞著老人家。葉昭見爺爺看見蛟龍劍,只說這是自己思念父親所以找人仿造的,並非正品。爺爺聽後,方解疑惑,又見葉昭心中苦悶,無心與自己玩耍,便先行離開了。

 

20 - 葉昭送走柳惜音,嚴令斬殺郭有德

 

葉昭在院中舞劍,花瓣紛紛揚揚落下,恍惚之中,葉昭仿佛看見了自己的父親。父親站在花瓣雨中,神色淡然,叮囑自己做事一定要光明磊落,無愧於心。葉昭聽後暗自下定了決心。

晚上,葉昭前去找柳惜音,讓柳惜音收拾包袱,自己帶著柳惜音去遊山玩水,最後送回雍關城。待京中流言平息之後,再找一戶好人家嫁了。柳惜音本來聽到葉昭要帶自己出去玩十分開心,聽到後來便覺得不可思議,自己的阿昭表哥不要自己了。柳惜音不願相信,但事實就是如此,柳惜音見葉昭堅決,便答應葉昭離開東京城回雍關城。第二天,葉昭將柳惜音送到了城外,目送柳惜音遠去。

朝堂之上,祁王上奏談起科考一事,太后聽後便點了兩名臣子,范仲淹做初審,海威寧做二審,二人出列領命。范仲淹在初審時,看到一篇極好的文章,大為推崇,甚至將自己與這位考生比作雲泥之別。揭開封紙,發現這位考生便是柳永。范仲淹如獲至寶,拿著這篇文章去找海威寧,海威寧卻沒有細看文章,看了作者姓名之後便打了回去。范仲淹十分不解,海威寧解釋道這個柳永常年流連於花街柳巷,而且過於特立獨行,這種人,哪怕是曠世絕才也不能為朝廷所用,范仲淹聽後很是氣憤,覺得這樣一名人才不應該被埋沒。但鑒於海威寧是二審,過不了這一關就是不行,所以只得恨恨離去。

杏花樓中,趙玉瑾約了柳永喝酒,談到了范仲淹。柳永得知范仲淹為了自己的文章與海威寧爭執起來,並且鬧到了皇上跟前,搞得自己被貶斥一事十分感動,覺得終於遇到了一個賞識自己的人。恰巧趙玉瑾也一同約了范仲淹喝酒,兩人相見之後,頓生惺惺相惜之感。

杏花樓的鴇母帶了一位新調教出來的女子來給他們唱小曲,這位女子叫紅薔,長相十分漂亮,但是不論鴇母說什麼,紅薔就是不願意張口唱歌,鴇母見這紅薔這麼不給面子,便拽著紅薔出去,狠狠訓斥了一通,紅薔一直沉默不語,扭頭就跑了。

鴇母又叫了一個姑娘來給趙玉瑾等人唱曲,還沒開始,便聽見外面吵吵鬧鬧,有人要跳樓。三人連忙 放下酒杯跑出去看,發現要跳樓的人正是方才的紅薔。圍觀眾人都在阻攔紅薔,只有鴇母在樓下破口大駡,說紅薔當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罵得很難聽,紅薔被這麼一刺激,便真的跳了下來。趙玉瑾三人見紅薔真的跳了下來,連忙上前去接,幸好最後接住了。

范仲淹出錢幫紅薔贖身,處理好紅薔的事情之後,三人便坐上馬車離開了。范仲淹馬上要去外地任職,趙玉瑾與柳永前去送行,三人剛出了城,便看見紅薔在後面背著包袱趕了上來。三人下車詢問,原來紅薔在東京無依無靠,想跟著范仲淹前往外地,從此跟隨范仲淹。范仲淹本不欲接受,在趙玉瑾與柳永的建議下, 還是收下了紅薔,二人一同登上馬車前往外地。

葉昭坐鎮軍營,聽胡青與秋水秋華等人彙報最近軍中事務,最近邊關安穩,短期內不會有戰事,很多權貴都想把自己的孩子塞進軍中歷練兩年,混個武職再出去。所以這些紈絝子弟在軍中為非作歹,更有甚者,還打死了毫無背景的新兵。

葉昭聽後,十分氣憤,恰巧門外吵鬧,一個滿身是傷的士兵連滾帶爬進來了,後面還跟著一群趾高氣揚的人。葉昭仔細一看,發現受傷的是許多化,後面跟著的是新兵隊長郭有德,郭有德見到葉昭,非但不行禮,還理直氣壯說這個小兵對自己指手畫腳,自己只是教訓一下他。

葉昭見郭有德等人如此目無法紀,便派人綁了幾人押去了校場。校場之上,鼓聲震天,士兵押著郭有德這些欺壓小兵的人上來,葉昭讓手下將領宣讀了太祖留下的軍令。至此,郭有德還是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在他看來,葉昭根本不敢動自己。哪知葉昭根本手下不留情,直接下令斬殺。

這個消息傳到了宮中,這郭有德是皇后的侄兒,皇后心急,與侄兒郭元景一同商議如何才能救得郭有德。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