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41-50集)共60集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41 - 楊氏陰謀敗露毒發身亡,玉瑾夫婦得知祁王陰謀

 

祈王妃與楊氏在聊天,說起了葉昭的病情,楊氏問祈王妃之前給自己的方子是不是有毒,否則葉昭的身體怎麼會越來越差,祈王妃卻不承認,說自己並不知道什麼方子。海夫人在後面聽到二人的對話後,走了出來將手中的糕點摔在了地上,打斷了二人,還說是有兩隻臭蟲糟蹋了糕點,祈王妃與楊氏並沒有起疑心。

沒過多久,海夫人來看望葉昭,偷偷告訴了葉昭楊氏之事,葉昭心中一驚,但是暫時按捺住了。待到趙玉瑾回來,告訴趙玉瑾之後兩人商議一番有了辦法。趙玉瑾叫了小夏子進來催葉昭的藥,還說自己要喝茶,讓楊氏準備一下,小夏子跑去告訴楊氏,楊氏便去了藥方看葉昭的藥,還給葉昭的藥裡下毒。葉昭和趙玉瑾早就站在窗口等著楊氏了,見到楊氏下毒趙玉瑾直接沖了進去準備打楊氏,沒想到楊氏突然吐血,直接倒地身亡了。

原來,祈王早就知道祈王妃與楊氏暗中接觸,也知道葉昭已經發現楊氏的陰謀了,所以一直派人跟著楊氏,給楊氏的飲食裡下了藥,毒死了楊氏,這下子就死無對證了。

老王軍醫來給葉昭看病,說楊氏給葉昭的毒藥是致人心臟衰竭的藥物,幸虧葉昭身子強壯,才能堅持這麼久,要是旁人,在就死了。葉昭與趙玉瑾感覺十分可怕, 楊氏竟然如此狠毒。軍醫叮囑葉昭以後的藥一定要謹慎,趙玉瑾便直接接過了給葉昭熬藥的任務。

沒多久,趙太妃得知了楊氏之事,帶著趙王妃匆匆趕來,看到病床上憔悴的葉昭,心中甚是愧疚,坐在床邊給葉昭道歉,還說以後一家人好好過日子,至此,趙太妃才是真正接受了葉昭。

趙玉瑾與葉昭聽見郡王府門口喧嘩,便出去看,發現時幾個小廝在驅趕一名流浪漢,小廝說這個流浪漢是個啞巴,已經在郡王府門口呆了好久,一直不走。趙玉瑾低頭細看,發現這個流浪漢就是小麻雀,連忙叫了進來問到底發生了何事。

小麻雀拿出柳惜音交給自己的錦帕,錦帕上寫了“祈王勾結西夏反”幾個字,葉昭與趙玉瑾仔細分析了一番,趙玉瑾本來不信柳惜音,覺得柳惜音還是很惡毒的女人,一定是為了讓自己去找皇上,然後誣陷祈王,這樣的話自己一定會被斬首,然後柳惜音就可以和葉昭在一起了。葉昭對趙玉瑾的看法實在無法認同,便提出去問問小麻雀,趙玉瑾便跟著一同去了。

小麻雀雖然被藥啞了,但是還是能描述一些事情,葉昭慢慢問,小麻雀慢慢描述,終於還是將事情的經過都說清楚了。

趙玉瑾確定後,拿著錦帕進宮見皇上,但是皇上看見錦帕之後卻斥責了趙玉瑾一通,說祈王是自己的親人定不會做這種事情,還讓趙玉瑾把嘴巴封嚴,誰都不准說,趙玉瑾心中十分憋屈,拿起錦帕就走了。

回到郡王府後,趙玉瑾見葉昭悶悶不樂,知道葉昭是在擔心柳惜音的安危,便寬慰葉昭一番。葉昭說自己已經派了人去西夏調查,若是屬實,自己一定要去救柳惜音回來。

柳惜音到西夏後,在西夏生活得還不錯,哈爾墩也不強求柳惜音穿西夏服飾,而是隨著柳惜音來,還帶著柳惜音在西夏興慶府周圍遊玩了幾天。這天,哈爾墩帶著柳惜音去拜見自己的母后,也就是西夏的王后,王后正在與女兒銀川公主聊天,看到柳惜音也覺得柳惜音簡直是貌若天仙。

哈爾墩與柳惜音告退後,銀川說起了葉昭,說中原水土真的很神奇,能有葉昭這樣至剛的大女子,也有柳惜音這樣至柔的小女子,王后笑著打趣銀川,說這葉昭也不知道是什麼人,能把銀川和伊諾都迷得神魂顛倒。

 

42 - 居平關大意失守,皇上中毒病倒

 

銀川心中傾慕葉昭,便與王后說起葉昭。還將葉昭誇得只有天上有,王后見自己的兒女都如此癡迷葉昭,覺得有些好笑,但還是順著女兒的意思說了下去。

皇上最近一直在皇后宮中用膳,夜裡也歇在皇后宮裡。這天夜裡,皇上半夜醒了,覺得腹中饑餓,動了動卻驚醒了皇后,皇后得知皇上饑餓準備去禦膳房傳一碗羊肉湯,卻被皇上阻攔了,皇上覺得如果今晚要喝羊肉湯,以後禦膳房定會夜夜備著羊肉湯,然後日日宰殺活羊,皇上不忍殺生。皇后聽後覺得皇上宅心仁厚,皇上坐起身來,感慨最近朝堂動盪,自己沒有可用之人,葉昭又是被百官一齊上書推下去的,所以自己也十分無奈,皇后聽聞皇上覺得葉昭可惜,再想到自己當時在這件事中也做了手腳,有些心虛,沒有說話。

葉昭與趙玉瑾在園中散步,秋水突然來報柳天拓來了,葉昭與趙玉瑾心中一驚,不知道該如何對柳天拓交代柳惜音之事,但還是得先去拜見。所以二人匆匆進了會客廳,幾人打過招呼之後柳天拓果然問起了柳惜音,趙玉瑾與葉昭之前沒有統一口徑,一個說身體不舒服,一個說去逛街了。柳天拓雖然有點疑心卻還是選擇相信二人一次,沒有深問。

晚上,趙玉瑾與葉昭設宴款待柳天拓,席上柳天拓說自己是被皇上聖旨召回京的,是為了管理軍中事務。葉昭覺得有點古怪,自己從來沒有得到過消息,怎麼就把舅舅召回來了。還未待葉昭細問,柳天拓就又問起了柳惜音之事,這次葉昭二人沒躲得過去,趙玉瑾想轉移話題,卻被柳天拓發狠拽得跪在了地上。葉昭看舅舅發怒也跟著跪了下去,終於經不住柳天拓的盤問,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柳天拓。

柳天拓得知柳惜音在京城受了這麼大委屈,一腔怒火全部發在葉昭身上,抽出一把刀就要砍葉昭,葉昭一時躲閃不及,被刀背砍了一下。柳天拓見葉昭跑了兩步就氣喘吁吁,便嘲諷葉昭自從被撤職,已經完全成了一個小媳婦。趙玉瑾實在看不過去,便告訴了柳天拓其實葉昭也中了毒,還沒有調養過來。柳天拓看著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侄兒,終是憤憤地扔下了手中的刀。葉昭見舅舅終於暫時放過自己,立刻發誓自己一定會找回柳惜音。

待到柳天拓平靜下來之後,葉昭終於問了柳天拓奉旨回京之事,趙玉瑾覺得不對,便讓柳天拓將聖旨拿出來與自己家的聖旨對比,細細觀察一番,果然發現這個聖旨不對,是李大師偽造的。趙玉瑾與葉昭推測,可能是之前有人找李大師去偽造聖旨,偽造之後就派了里拉去殺人滅口,只是這個人不知道李大師喜歡在他仿造的東西上刻一個“李”字,所以才暴露了假聖旨一事。葉昭覺得既然偽造聖旨,一定是想將柳天拓從居平關調離,居平關一定已經凶多吉少,柳天拓此時才知道自己已經中計了。

柳天拓自知有罪,便進宮拜見皇上。皇上本想狠狠懲戒柳天拓,卻得知柳天拓是得到了假聖旨才回京的,皇上看了假聖旨之後,表面不動聲色先將柳天拓押入大牢。內心卻以波濤洶湧,知道背後的毒蛇已經蠢蠢欲動了。

朝堂之上,皇上實在調不出武將去鎮守邊關,楊老將軍本來自告奮勇,皇上卻覺得楊老將軍年事已高,不宜再上戰場,最後在祈王與呂相爺共同推薦之下,皇上派范仲淹去了邊關。

伊諾得知范仲淹來與自己對陣後,十分得意,覺得宋朝已經無人可用了竟然派了一名文官來,他的手下也倡狂之極,看不起范仲淹,伊諾卻提醒手下,范仲淹畢竟是大宋皇上身邊的紅人,雖然不是武藝高強,但是肯定才智過人,也不能掉以輕心。

皇上日夜操勞國事,終於病倒了,太醫多番診治卻沒有結果。葉昭與趙玉瑾知道後,帶著老王軍醫來給皇上把脈,軍醫診斷出皇上是中了毒,便著手給皇上解讀。皇上醒過來後,得知自己是中毒了,便開始嚴查。軍醫說皇上的毒是從飲食而來的,所以皇上召了後宮妃嬪審問。皇上最近一直在皇后宮中進膳,而皇后宮中又經常有祈王妃送來的東西,皇上得知自己吃過祈王妃送來的東西後,有些模糊的事情漸漸明朗起來。

 

43 - 范仲淹鎮守邊關保太平,流民詐降進入邊關城

 

皇上嚴審皇后,詢問到底給自己吃了什麼東西。皇后招架不住,終於坦白了祈王妃給自己送藥的事情,祈王妃得知皇后很少為皇上侍寢,便給了皇后一味藥,叫鹿精粉,可以使男女合歡之時分外奇妙。皇上聽後怒火一下子就上來了,命令去集市將賣這個藥的藥販子抓起來,褫奪了皇后的封號,打入青苑宮。

葉昭在院中喝茶,叫了秋水秋華來詢問最近朝中之事,秋水秋華說最近皇上派了范仲淹前往前線應敵,還讓秋老虎同去。葉昭聽後決定晚上為秋老虎設宴踐行。

晚上,葉昭與趙玉瑾以及秋老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葉昭感慨秋老虎又要上戰場了而自己還是抱病在家。秋水秋華不願氣氛沉悶,拿出了為秋老虎準備的衣物,說是自己縫的,結果秋老虎在翻看的時候看到了上面裁縫鋪的標記,有些心灰意冷。秋水秋華只得解釋說自己的女紅實在不行,而且秋老虎走得急,縫不出來。

葉昭見三人有些鬱悶,便拿出了秋水秋華做給秋老虎的東西,秋水秋華卻不願意秋老虎看,秋老虎才不管,女兒一片心意,自己一定是要看看的,打開後發現上面全是線頭,還有漏洞,一時感慨自己的女兒如此怕是嫁不出去了。趙玉瑾聽後自告奮勇說可以去求太后懿旨給秋水秋華指婚,秋老虎這才放下心來,安心上了戰場。

秋老虎跟著范仲淹上了戰場,范仲淹在邊關半年,正好迎來寒冬,利用天時逼退西夏兵馬,還實施親民政策,邊關百姓安居樂業。

皇上在上朝時接到了范仲淹傳來的捷報,十分高興,準備給范仲淹升職,祈王假意支持,其實暗中指使劉太傅呂相爺等人反對。但范仲淹畢竟得皇上器重,所以便直接被皇上召回了京城。

下朝後,呂相爺與祈王一同商議,看范仲淹回京後居平關應該派誰去鎮守,畢竟這關係到西夏是否能入侵中原。祈王思慮良久,心中有了主意。

范仲淹回朝後,向皇上舉薦葉昭前往鎮守居平關,但是皇上覺得葉昭抱病再身,不宜再上戰場。這時,祈王提出可以讓柳天拓將功贖罪,前往鎮守居平關,范仲淹又隨之提出胡青,想讓胡青去鎮守居平關,最終皇上決定由柳天拓任主將,胡青任副將,前往鎮守居平關。

居平關內白銀寨,郭福山將軍正在帶人練兵,手下小兵來報,說是城外有部落流民請求收留,郭福山出去查看之後,只能說先將此事上報柳將軍,由柳將軍作定奪。

柳天拓得知城外流民後,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便與胡青商量著上書朝廷。柳天拓的信先到了范仲淹手中,范仲淹在上朝時上奏,並且提議將這些流民收留在境內,但是不能讓他們進入邊關,祈王與劉太傅等人雖有所阻攔,但是皇上還是覺得范仲淹的辦法可行,採納了范仲淹的辦法。

祈王對於這批所謂流民有所安排,自然不能讓他們進入大宋境內,而是暗中派人殺了給柳天拓送信的信使,偽造了一封密信送去了邊關。郭福山接到密信後,見信上要所有流民進入白銀寨安置,雖覺得不妥,但沒想到偽造這一回事,還是照辦了。

直到夜裡,一千兩百名流民全部安置妥當,柳天拓便轉身進了營帳。這是空中亮起煙花,流民們聞訊而動,殺死郭福山,一舉攻下了白銀寨。

消息傳到京中時,震驚朝野,所有人都被西夏的這一個陰謀嚇呆了,皇上更是沒站穩。而此時的西夏王宮,也並不太平,伊諾與哈爾墩兩兄弟與野利遇奇的戰爭主張並不相同,幾人在朝堂上開始爭執,伊諾還羞辱了野利遇奇,最後這場爭吵被西夏王阻攔下來。

 

44 - 柳天拓戰死沙場,宋軍全軍覆沒

 

西夏的朝堂上,一直在爭執到底該由伊諾還是野利遇奇繼續入侵,最終因為野利遇奇要守護天都山,所以就決定由伊諾上前線。

王后與沒藏夫人在一起聊天,沒多久,西夏王帶著野利遇奇來了,得知野利遇奇從前線撤下之事,沒藏夫人還有些疑惑,不過想到自己的丈夫又能與自己經常在一起,也是很感激西夏王。西夏王迷戀沒藏的美貌,一直盯著沒藏看,王后看見了心中甚是不快,但是也不好表露出來。

伊諾與手下的兩員大將巴圖、察爾托次商議戰事,幾人談起哈爾墩最近一直陪著一位中原女子,還嘲笑了哈爾墩一番。有士兵送密信進來,伊諾打開一看發現是說葉昭被大宋皇上撤了職,此次派來前線的是柳天拓。巴圖嘲笑察爾托次之前被柳天拓砍傷過,怕是害怕柳天拓,察爾托次自然不敢被羞辱,兩人起了爭執,拔刀相向。伊諾強行按下暴躁的兩人,說起這次的大宋副將是胡青,巴圖覺得不過就是個軍師而已,伊諾卻提醒巴圖胡青這個人並不好對付。

宋軍營地中,柳天拓正與眾將領商議接下來該如何進行戰事。因為最近一直打勝仗,柳天拓急於將功贖罪,所以想乘勝追擊,直取蕭關。胡青卻知道伊諾行兵最為狡猾,此次如此順利不得不防,但是柳天拓並不聽胡青勸告,一意孤行。

趙玉瑾最近閒不住,帶著葉昭一同來杏花樓聽戲,還讓秋水秋華改回女子裝扮。還未坐穩,趙玉瑾的損友便來了,將趙玉瑾拉去同他們坐在一起,這幾個紈絝子弟京城八卦之事無一不知,大肆談論,不過說著說著就說到了秋老虎與秋水秋華身上。這幾個人並不知道葉昭和秋水秋華就在他們身後,反而高聲談論說秋老虎面似鍾馗,滿臉橫肉,秋水秋華更是蠻橫,不知道誰能娶得這兩名女子。秋水秋華聽了許久終於忍不住,氣勢洶洶過來將兩個不知好歹的人直接按到在桌子上,兩人這才發現惹到了本尊,慌了神,趕忙求饒。秋水秋華肯定不好應付,還是葉昭把她們倆叫了回去,兩個人才氣衝衝地走了回去。

趙玉瑾見折騰朋友也折騰夠了,便回到媳婦兒的桌子邊與媳婦兒坐在一起聽戲,戲文說的正是柳將軍七打西夏兵,幾人聽得津津有味。

柳天拓帶著軍隊行軍,得到探子來報說西夏兵已經佔領了前方的一個寨子,胡青建議等西夏軍士氣衰弱再打,但是柳天拓還是不停,執意要前行,胡青拗不過只得跟著一起前行。走到一處山谷,從上面突然倒下來許多火油,胡青立刻下令全部撤出,卻還是沒來得及,西夏兵在上方射火箭,一點即燃,,許多士兵都中了箭或者引上了火,最終胡青與秋老虎幾人逃出來,而柳天拓卻留在了火海裡,沒有沖出來。柳天拓反身回撤,走到了山谷入口處看到了等在那裡的西夏兵,與他們拼死搏殺,最終不敵而亡。

消息傳到東京城的時候,只說了宋軍全軍覆滅,柳天拓與胡青秋老虎等人都沒有逃出來,皇上直接氣得吐了血,葉昭得知宋軍全軍覆滅,整個人都呆住了,那是她一手帶出來的葉家軍,十萬大軍,就這麼沒了,瞬間,眼淚就盈滿了葉昭的眼眶。

哈爾墩得知這個消息後,自然是要拿去與柳惜音分享的,柳惜音更是仿佛晴天霹靂,自己的叔父戰死了,宋軍大敗。哈爾墩見柳惜音不說話,以為柳惜音不舒服,但柳惜音只說想要自己靜靜,便讓哈爾墩出去了。

皇上緩過來之後,又在思考柳天拓戰死後派誰去接手邊關事物,最後思來想去,只有朝中大臣都不敢提出的葉昭了。

夜裡,葉昭坐在房中,遲遲不肯去睡,同樣難以入眠的,還有遠在西夏的柳惜音。胡青待到西夏軍撤走後,帶著逃出來的幾個人去看了看戰場,只見屍橫遍野,滿目蒼夷。

 

45 - 胡青率人潛入西夏,設計扳倒野利家族

 

胡青帶著幾個逃出來的人回到山谷,躲在暗處,眾將領見自己帶的軍隊全軍覆沒,又氣又悲,想起以前葉昭在的時候絕對不會敗,一時間群情激昂。胡青看著遍地屍體,想到了一個辦法,既然所有人都以為宋軍全軍覆沒,那肯定沒有人知道自己和這些人還活著,那不如就此潛入西夏,隨機應變。這些人都是葉家軍出身,知道胡青的本事,況且事已至此,也沒有更好的辦法所以一時間都選擇跟隨胡青。

夜裡,胡青他們在暗處看到了一行運糧的隊伍,便裝作是攔路搶劫的劫匪,出去盤問了一番。那些人剛開始說自己是糧商,為了送糧食去西夏賺錢,胡青斥責這些人是發國難財。領隊只以為這些人是普通的劫匪,便拿出了一些銀兩,希望能躲過一劫,秋老虎假意說不夠,讓領隊繼續拿錢。終於激怒了領隊,領隊假意掏錢,實則是轉身給自己的人打了一個招呼,瞬間兩撥人就打在了一起,但是胡青他們畢竟是軍隊出身,三兩下就把所有人都殺了,從領隊身上搜出了一封信和一塊權杖,信的署名只有一個“祁”字,胡青雖然懷疑是祈王,但是因為字不一樣,一時也不敢妄下定論,只得先將這些人的屍體收拾好,假裝成祈王的信使前往西夏。為了不被西夏人認出來,秋老虎還特意遮住了一隻眼睛。

到了西夏王宮後,西夏王接見了他們,胡青拿出那封信,假裝自己是祈王的信使,還化名為“胡元”,希望能瞞過西夏王。西夏王因為信和權杖也卻是沒有對胡青起太大疑心,只是稍作試探便相信了胡青,並且在晚上設宴款待胡青等人。宴席上,胡青又提出如何攻打宋可以一舉成功的辦法,西夏王覺得胡青提出的辦法都十分絕妙,更加欣賞胡青,還承諾會在祈王面前為胡青美言幾句。

葉昭自從得知宋軍大敗的消息後,便日日消沉,最近更是開始飲酒買醉,趙玉瑾勸也勸不住。最後,葉昭終於喝醉了,落下淚來,醉倒在趙玉瑾的懷中。

伊諾前來找胡青,懷疑胡青是祈王派來打探軍情的奸細,胡青也並不慌張。根據自己之前對祈王和西夏的瞭解,說起了哈爾墩的母妃家族也就是野利家族的野心,伊諾聽後覺得胡青確實是個人才,而且不像是奸細,才勉強信了胡青。

野利遇奇自從撤下前線後,就和沒藏整日黏在一起,兩人恩愛之極。這一夜,兩人睡下後,有人前往野利遇奇的房中偷走了一把劍,拿出去給了伊諾的手下。伊諾之前得了胡青的計謀,要用這把劍來扳倒野利遇奇。

第二日,西夏王繼續設宴招待胡青等人,一番歌舞過後,眾人都覺得有些無趣。胡青趁此提出要舞劍助興,西夏王自然是同意的。胡青本身就武藝高強,舞劍也舞得極好,西夏王見狀便想試探胡青,拿著一把紅棗扔了出去,胡青不慌不忙,將所有的紅棗都擊飛出去,最後一顆握在手裡。胡青又舞了一陣,突然執劍直指西夏王而去,一時間,所有的皇子大臣都站了起來,西夏王卻不緊不慢抬起眼看了胡青一眼,胡青也沒有真的動手,反而是在王座前的臺階瞪了一腳,淩空而翻,穩穩落地。

 

46 - 野利遇奇落入陷阱,柳惜音答應哈爾墩訂婚

 

胡青舞劍助興,突然執劍向著西夏王而去,西夏王抬起眼看了一下,胡青馬上就要衝到西夏王面前的時候一躍而起向後翻身,穩穩落地,將手中的劍呈給西夏王。並說這是祈王賞與自己,自己拿來獻給西夏王,其實這把劍就是之前野利遇奇被偷走的那把劍。西夏王細細看了一番寶劍,發現這把寶劍是自己送給野利遇奇的,便問這把寶劍是何而來。胡青謊稱這把劍是野利遇奇送給大宋皇上,大宋皇帝又賞與祈王的,這下勾起了西夏王的疑心。

隨後,西夏王私下召見了伊諾,讓伊諾找信得過的人帶上自己的密信送給祈王,親自查證這件事情是否屬實,伊諾領命而去。胡青與秋老虎坐在房中商議下一步的計畫,胡青篤定西夏王不久後就會收到伊諾偽造來自“祈王”的密信,還叮囑秋老虎等人最近一定要注意安全,伺機離開西夏。

不久之後,伊諾果然拿著“祈王”的密信前來拜見西夏王,而且信上說了野利遇奇與大宋皇帝勾結一事,西夏王大怒,立刻密詔野利遇奇進宮。野利遇奇知道自己被陷害,自然不肯承認,但是西夏王認為自己已經查清楚了事實,便將野利遇奇拖下去斬了。

沒藏夫人得知自己的丈夫被殺,跪在佛堂不肯起來,西夏王來之後,將“祁王”的密信給沒藏看,沒藏卻認為西夏王寧願相信一個敵方王爺也不願意相信野利遇奇,悲痛欲絕,狠狠頂撞了西夏王,然後跑出了王宮。

西夏王宮外,便是沙漠,沒藏在騎著馬前面跑,西夏王策馬追上了沒藏。沒藏責怪西夏王使自己失去了丈夫,西夏王卻提出自己可以給沒藏整個西夏最尊榮的地位,要沒藏做自己的女人。沒藏答應了,不過說自己要為野利遇奇守寡三年,西夏王垂涎沒藏的美貌已久,怎麼能等得住,便抱著沒藏一路從山坡上滾了下去……

柳惜音同銀川在講宋朝的詩文,說自己嚮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沒有煩惱的生活,銀川自然也是想過這樣的生活的。銀川問起柳惜音是否知道葉昭,還詳細追問葉昭的愛好穿衣風格等,柳惜音自然不會說。這時哈爾墩進來打斷了兩人的談話,送給柳惜音一身西夏服,柳惜音換上後自然還是很漂亮。

這時,銀川說起了野利遇奇和祈王信使的事情,柳惜音想到祈王為了避人耳目,府上養的人都是聾啞人,這群所謂的祈王信使可能是假扮的,但是又不知他們是什麼來頭。這時哈爾墩又提出想要讓柳惜音同自己訂婚,柳惜音答應了,並且說這算是祈王促成的事情,所以想見一見祈王的信使,帶些話回去給祈王,哈爾墩不疑有他,答應了。

趙玉瑾最近天天和葉昭同房,但是葉昭就是懷不上孩子,趙玉瑾十分著急,葉昭只得安撫趙玉瑾可能是自己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趙玉瑾有些不甘心。葉昭及時岔開話題說打算從今天開始教趙玉瑾練武,趙玉瑾也答應了。

王后知道沒藏最近經常和西夏王在一起,便暗中派人跟著他們。銀川與王后在一起聊天,王后問銀川是否相信野利遇奇勾結大宋,銀川自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舅舅會做出通敵叛國之事,王后也認為西夏王並沒有調查清楚。這時西夏王剛好進來聽到母女二人的對話,便訓斥了二人一頓,還警告王后不要摻和這件事情。

 

47 - 柳惜音胡青相見,趙玉瑾推薦葉昭上戰場

 

西夏王警告王后不要摻和太多,王后心灰意冷,質問西夏王去了哪裡,西夏王卻只是說王后管得太多了。其實王后知道,西夏王是和沒藏出去了。

葉昭最近身體恢復得越來越好,和秋水秋華與許多化以及范二娘四個人比武都可以贏。比完之後,葉昭懲罰秋水秋華與許多化去打掃衛生,范二娘歇著,然後就去和在一旁圍觀的趙玉瑾還有眉娘萱兒聊天了。即便是葉昭身體恢復了,最近也不能飲酒,所以眉娘只給葉昭倒了一杯茶水。趙玉瑾也誇葉昭最近恢復很好,以後看之前侮辱她的那些人還說什麼,葉昭放下茶杯,問趙玉瑾自己去殺了西夏狗賊為宋軍報如何,趙玉瑾一時沒有說話。

西夏王宮內,西夏王召集了所有家族的族長一同商議前線軍糧一事,以野利家族為首的幾大家族都說自己的家族已經為西夏奉獻出了所有的牛羊,實在是無力再負擔軍糧了。這時,沒藏夫人的弟弟沒藏訛龐站出來說自己可以貢獻出幾十萬頭牛羊,西夏王聽了很是高興,便封了沒藏訛龐做皇家侍衛隊的隊長。

胡青等人得知哈爾墩從祈王那裡帶回來的女子要與自己見面,有些驚慌,畢竟那名女子很有可能是祈王的眼線,而自己是假冒的祈王信使,很可能被識破。但是事已至此,避無可避,胡青只得說隨機應變,畢竟就算是祈王的人,也不一定全部互相認識。

柳惜音到來後,兩方才發現都是認識的人,而且都知道對方一定不會變節。胡青讓所有人先出去自己和柳惜音單獨聊了聊,柳惜音告訴了胡青自己得知的伊諾的進攻計畫,胡青也十分感激柳惜音能深入西夏,刺探軍情。胡青本想走的時候帶柳惜音一起走,但柳惜音並不願意,她覺得叔父已死,葉昭又不能與自己在一起,大宋的土地上已經沒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胡青知道柳惜音還沒有放下心結,也沒有強求。但是柳惜音到底放不下葉昭,便問胡青葉昭怎麼樣,胡青如實告知了柳惜音葉昭中毒一事,柳惜音心中暗驚,到底是自己喜歡過的人,聽聞她不好,還是會擔心。

二人沒聊幾句,門外便有人催促,柳惜音告訴胡青可以趁自己與哈爾墩訂婚之時離開西夏,便離開了。柳惜音走後,秋老虎等人進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何事,柳惜音怎麼會在西夏,而且成了哈爾墩的未婚妻,胡青便一一說了。秋老虎得知柳惜音不願同自己一同回到大宋,也是一番感慨。

王后來到書房找西夏王,告知西夏王哈爾墩要訂婚一事。西夏王得知與哈爾墩訂婚的是中原女子後,王后以為西夏王會不同意,便說了許多關於柳惜音的好話。西夏王本也不是太看重家室的人,況且柳惜音又是祈王的人,讓她成為哈爾墩的未婚妻正好可以證明自己與祈王結交的真心,便沒有多說,同意了。王后又提出希望西夏王與自己共同出席儀式,西夏王也很爽快的答應了。

這時,沒藏來找西夏王,王后本是想諷刺沒藏一番,但是西夏王卻讓王后先出去,王后只得先離開。沒藏是來感謝西夏王讓自己的弟弟做皇家侍衛隊的隊長的,西夏王寵愛沒藏,自然是為她做什麼都願意,沒藏知道西夏王對自己的寵愛,抬起手輕輕慢慢撫上了西夏王的肩膀……

葉昭與趙玉瑾在家裡飲酒,葉昭有些醉了,不停的說起前線戰事,說起大宋失去的國土,趙玉瑾聽著雖沒有說話,卻暗自下定了決心。第二天早上,趙玉瑾身著官服去上朝,朝上提出讓葉昭上戰場對敵西夏,但是遭到了劉太傅等人的反對,皇上其實也一直在等有人提出葉昭,所以也不顧劉太傅等人的反對,封了葉昭為邊關總統領。趙玉瑾走出皇宮,心中神傷,自己終是將自己最愛的女人,親手送上了戰場。

轉眼就到了哈爾墩與柳惜音訂婚的那一天,柳惜音身著西夏盛裝,二人站在一起也十分般配,前來參加訂婚儀式的人都送上了真誠的祝福,王后更是親手為柳惜音戴上了一個銀質項圈,以彰顯對柳惜音的重視。

 

48 - 葉昭出征大宋邊關,王后懲治沒藏黑雲

 

在哈爾墩與柳惜音的訂婚儀式上,二人受到了來自王后與西夏八大家族的族長的祝福,人人都稱讚他們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哈爾墩送給了柳惜音一架古琴,因為在祁王府的時候,柳惜音的琴彈得極好,來到西夏後就沒怎麼彈過。柳惜音看著那架古琴,心中泛起對哈爾墩的感激。

哈爾墩請柳惜音為大家撫琴一曲,柳惜音也沒有扭捏大大方方坐下來。柳惜音琴技本就極好,再加上彈得認真,一時間,眾人都聽得入了迷。彈到一半,哈爾墩也拿出了一支很小的蕭為柳惜音伴奏,兩人一吹一彈,奏出了一首極是好聽的曲子。

訂婚儀式結束後,王后去了沒藏黑雲的住處。沒藏黑雲回來後便看見王后在等自己,便問王后找自己有何事。王后是來興師問罪的,西夏王沒有去參加哈爾墩的訂婚儀式,沒藏黑雲也出去了,兩個人定是出去廝混了。王后憤怒異常,又不能去找西夏王質問,只得前來找沒藏黑雲。

沒藏黑雲自知無可辯駁,便沒有說太多的話,倒是王后狠狠地訓斥了沒藏黑雲一番,畢竟野利遇奇是王后的弟弟,野利遇奇屍骨未寒,他的遺孀就整日和大王在一起,實在是對不起野利遇奇,王后越想越不痛快,警告沒藏黑雲以後離西夏王遠一點。

王后從沒藏黑雲的住處出來後,回到自己的宮殿狠狠地將東西砸了一地。這時,王后的叔叔前來拜見王后,見王后如此生氣,便勸慰了王后一番,畢竟王后不能太隨心所欲,要為整個西夏,整個野利家族著想。王后雖然知道叔父說得對,但還是氣不過沒藏黑雲搶走了自己的丈夫。

葉昭馬上就要率領大軍出征了,臨走之前,葉昭去找了范仲淹,將柳惜音送來的那塊錦帕交給范仲淹,叮囑范仲淹多多注意祈王在朝中的動向。范仲淹也將自己做好的一些關於軍情軍務的整理交給葉昭,以便葉昭帶兵用。

葉昭坐在家裡擦拭上戰場要用的劍,秋水秋華也換上了戰袍進了房間,請求和葉昭一通上戰場,為胡青和秋老虎等人報仇雪恨。葉昭卻不同意,要求兩人留在東京城嫁人生子,完成秋老虎的遺願。

正當幾人僵持時,趙太妃帶著趙王妃來了。趙太妃看起來很是生氣,覺得葉昭要上戰場這麼大的事情沒有人通知她。趙王妃嚇得立刻跪了下去,請求趙太妃不要氣壞了身子。趙太妃問葉昭是否還記得自己的保證,葉昭說自己會簽好和離書。趙太妃卻說葉昭生是葉家的人,死是葉家的鬼,所以要求葉昭一定要保重自己,平安歸來,然後解甲歸田,與自己共用天倫之樂。葉昭這才知道趙太妃並非來責備自己,而是來囑咐自己。

趙玉瑾坐在街邊,想著自己的妻子就要上戰場,而自己如此無用,只能在家裡等著。兩人昔日相處的畫面一點一點浮現在眼前,從結婚時二人互相看不順眼,到葉昭幫自己大鬧賭坊,再到二人日漸情誼深厚,所有的一切都是二人愛情的見證。

轉眼到了葉昭出征的那天,趙玉瑾交給葉昭一個錦囊,讓葉昭到了邊關再打開,葉昭將錦囊緊緊捏在手中。葉昭問趙玉瑾是否還記得給自己的保證,趙玉瑾說記得,若是葉昭沒有回來,自己等兩三年,就將以前寫的和離書拿出來簽上名字,然後找一個賢良淑德的妻子,生兩三個孩子,徹底忘掉葉昭。葉昭點點頭,看似贊同卻紅了眼眶。時辰已到,葉昭翻身上馬,和眾將領一同出發。

大軍剛出城沒多久,秋水秋華從後面一路趕上來,要誓死追隨葉昭。葉昭看著這兩個一直和自己在戰場上拼命的女子,終於是點了點頭。

沒藏黑雲的住處,王后又來了。這次王后來並不是要警告沒藏黑雲,而是直接要求沒藏黑雲為野利遇奇削髮為尼,誦經超度。沒藏黑雲自然不願意,但是王后直接命人將沒藏黑雲押去了戒壇寺。戒壇寺的方丈詢問沒藏黑雲是否願意出家,沒藏黑雲自是不願意,說自己腹中已經有了一個孩子,希望方丈能去將西夏王找來。

西夏王將沒藏黑雲接回去後,詢問沒藏黑雲是否願意跟自己回王宮,沒藏黑雲卻並不願意,要留在宮外,以免進宮後王後找自己的麻煩。西夏王寵著沒藏黑雲,自然也是答應的。

 

49 - 葉昭收復居平關,西夏王垂涎柳惜音

 

西夏王與沒藏黑雲從房間中走出來,西夏王很是親昵地摸了摸沒藏黑雲的臉,便大笑著走了。沒藏黑雲的弟弟看了看沒藏黑雲,並沒有說話。

葉昭一路快馬加鞭短短幾日便趕到了邊關通陽城,出示權杖後被迎接了進去,守城將領孫勝在城內等待葉昭。葉昭翻身下馬,做的第一件事情並不是休息,而是立刻召集了士兵,鼓舞士氣,士兵們聽著葉昭慷慨激昂的話語,都振奮起來,連呼“將軍必勝”。

胡清與秋老虎商議下一步的計畫該如何走,幾人紛紛感慨西夏王宮的局勢瞬息萬變。但是好在柳惜音已經正式成了哈爾墩的未婚妻,與他們聯繫方便許多。

西夏王在與沒藏訛龐商議事情,自從范仲淹接手邊關事務以來,對西夏進行了極強的防禦政策,尤其是經濟封鎖,導致西夏前線現今糧食供應不足。沒藏訛龐提出自己的家族可以帶頭捐出二十萬頭牛羊駱駝送往前線,還可以去各大家族徵收糧食,但是西夏王擔心各大家族拒絕捐獻,便封了沒藏訛龐為征管均需的特令使,前往各大家族徵收軍需。

沒藏黑雲在喝補湯,身邊伺候的人感慨西夏王對沒藏黑雲是真的好,馬上沒藏黑雲就要成為西夏的又一位王妃了。這番話剛巧被西夏王聽到,聽得西夏王極為舒心,坐下來看了看沒藏黑雲的肚子,說這孩子出生後一定有他母后的美貌和父王的驍勇。沒藏黑雲莞爾一笑,二人看起來感情極好。

孫勝向葉昭稟告通陽城最近的軍情,說是自從范仲淹接手後,就提倡以守為主,所以才保得通陽城平安至今。葉昭說這個辦法現在是可行的,但是過幾個月就不可以了,過幾個月天氣冷了,護城河會結冰,到時候通陽城就無法守了。

孫勝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便問葉昭該怎麼辦。葉昭提出現在居平關是由察爾托次鎮守,察爾托次不如伊諾,自己可以先去突襲居平關,然後伊諾必回撤軍回來拯救居平關,這樣伊諾一路直入中原的計畫就破壞了。見眾將領沒有意義,葉昭迅速安排了居平關東南西三個門的進攻計畫,並且自己帶領一萬人馬親自進宮北門,時間就定在次日黎明。

眾將領退下後,葉昭卻突然有些不舒服,秋水秋華連忙上前詢問。葉昭以為是太過奔波,而且來的路上做了船,所以不太適應。秋水秋華也以為如此,便沒有在意。

西夏王宮內,此時正在慶祝一年一度的羌歷年,西夏王召集了眾位大臣一同慶祝。西夏王還借此宣佈了封沒藏黑雲為西夏王妃一事,眾位臣子都站起來恭喜西夏王,只有哈爾墩有些震驚,不知道自己的舅母怎麼就成了父王的王妃。不過並沒有人注意到哈爾墩的臉色,大家都在看歌舞表演。在輕緩的音樂聲中,從一群舞姬中走出來的卻是柳惜音,柳惜音在如此盛大的場合為眾人獻舞,西夏王看著貌若天仙的柳惜音,眼睛都看直了,到最後甚至站了起來。沒藏黑雲看著剛才還牽著自己的手的西夏王,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次日淩晨,宋軍悄然出現在居平關外,隨著葉昭下令,四個城門都有人開始突襲。葉昭率人用提前定制好的大鐵錘砸開了城門,一舉入侵。宋軍們上了城樓,湧入城內,將毫無防備的西夏兵一舉斬殺,城樓上重新飄起大宋的旗子。

秋水進城後發現不對,便撤出來告訴葉昭察爾托次逃跑了,葉昭親自率人去追捕察爾托次。正巧遇見了巴圖帶人迎來,巴圖見前方有西夏兵撤回,以為是逃兵,便殺了那些西夏兵。沒想到抬頭便看到帶著人等著前方的葉昭。

巴圖覺得葉昭不過一個女人家,有什麼能耐,便不聽身邊人的勸阻強行對陣葉昭,沒想到三兩下便被葉昭打了回來。巴圖這才知道葉昭這個人確實不簡單,便帶著人撤退了。葉昭自然不肯放過巴圖,便拉弓射箭從背後射中了巴圖,但是因為葉昭突然又覺得不舒服,力氣不足,便沒有再追擊。

郡王府中,最近趙玉瑾一直在苦練身體,立志要在葉昭回來的時候給葉昭看自己的肌肉。趙太妃帶人來問是否有葉昭從前線傳來的消息,正說著小夏子就帶了葉昭打了勝仗的消息回來,一家人都高興壞了。

西夏王最近一直很關心沒藏黑雲腹中的孩子,整日與沒藏黑雲黏在一起。但是西夏王也不是一個專一的人,閑下來的時候總能想起柳惜音那日的舞蹈。終於忍不住去找了柳惜音,還強行帶著柳惜音去草原騎馬。西夏王本想抱起柳惜音直接進入營帳,柳惜音知道掙扎無用,便問西夏王是想要自己的人還是想要自己的心,西夏王愣了愣,將柳惜音放了下來。

50 - 伊諾哈爾墩反目,葉昭確定有孕

西夏王垂涎柳惜音的美貌,帶著柳惜音去遊覽草原,想趁機佔有柳惜音。但柳惜音靈機一動,問西夏王是想得到自己的人還是自己的心,並且說若是西夏王此時強佔了自己的身子,便是覺得自己是個假美人。西夏王心中憐惜柳惜音,自然不忍再用強。柳惜音又提出想去見見沒藏黑雲,西夏王也很痛快地答應了。

西夏王帶著柳惜音來到沒藏黑雲的住處,沒藏黑雲見到西夏王帶著柳惜音來也並沒有太過驚奇,反而吩咐下人溫酒招待。喝酒的時候,沒藏黑雲提醒柳惜音小心西夏王身邊的那幫老臣,免得被他們抓住把柄大做文章,畢竟柳惜音是哈爾墩的未婚妻,柳惜音自然是記在了心裡。

果然,沒多久朝堂上就對西夏王帶著柳惜音去四處遊覽一事議論紛紛,西夏王聽到後也很是生氣,便斥責了他們一通,尤其訓斥了沒藏訛龐。

胡青等人得到了宋軍大敗伊諾軍隊的消息,聽聞主帥是個十分厲害的將軍,用鐵錘撞開了城門後,胡青立刻想到這位將軍極有可能就是葉昭,因為自己之前同葉昭討論過用鐵錘攻城效果肯定很好。胡青想到葉昭可能恢復了並且上了戰場,便十分興奮,覺得宋軍有望。

此時的伊諾在前線,日子也不好過。軍糧不夠,將士們整天餓著肚子打仗,弓箭也少了三十萬支。但伊諾並未疑心哈爾墩,只是覺得最近西夏物價飛漲,哈爾墩籌措軍糧肯定也是不容易。但架不住身邊一直有人挑撥二人關係,說哈爾墩的舅舅哈哈達特違反軍紀。伊諾制止了手下繼續說下去,但是心中其實已經起了疑心。

沒藏訛龐擔心姐姐的地位收到威脅,便前來看望姐姐。沒想到沒藏黑雲並不擔心西夏王被搶走一事,反而覺得能得到西夏王一時的寵愛已經是很難得了,再說了,自己腹中已經有了西夏王的孩子,只要這個孩子在,自己就還有希望。沒藏訛龐見勸不動姐姐,也只得暫時作罷。

葉昭正在看地圖考慮下一步的作戰計畫如何部署,突然一陣反胃覺得有些噁心,便回到了桌子前坐著,拿出了趙玉瑾臨走前給自己的錦囊,裡面塞著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要葉昭注意補身體,不要太過勞累一類叮囑的話。葉昭想了想,讓秋華秋水叫軍醫過來。

秋華來到軍醫的軍帳,未見老王軍醫,只看到老王軍醫的兒子小王在,見老王軍醫一時也回不來,秋華便先給小王講了一下葉昭的病情,說葉昭這次是內傷,換下來的褲子上全部是血。小王拍著胸脯保證自己一定能治好,便提著藥箱和秋華走了。

來到葉昭跟前,葉昭沒多說話只讓小王給自己搭脈,但是小王診過脈後有些猶疑,說自己看不出來這個脈象,覺得很奇怪。葉昭心急,便直接讓秋水去找了老王過來。老王來診過脈後,先是問了葵水、胃口、胸悶等等情況,最後葉昭被問得不耐煩了,直接讓老王說,老王才猶猶豫豫說葉昭已經懷孕兩個月了。只是因為打仗,所以胎盤不穩,有滑胎跡象,所以一定要注意調理。

葉昭聽後心中一驚,一直想懷孕都懷不上,此時卻突然有了這個孩子。秋華秋水請求葉昭不要再出征上前線了,但是葉昭執意要在前衝鋒陷陣,趁著西夏大敗乘勝追擊。秋華秋水還想再勸,葉昭只是揮揮手讓她們都下去。

哈爾墩來看望柳惜音,柳惜音提醒哈爾墩小心伊諾,畢竟伊諾手握軍權,野心龐大,不一定會做出什麼事情。哈爾墩卻不以為意,覺得自己與伊諾一直交好,伊諾不會害自己。還許諾等自己成為西夏王,就讓柳惜音成為西夏最尊貴的女人。

西夏王最近經常來找柳惜音,這日柳惜音在陪著西夏王喝酒,恰巧被哈爾墩看見了,哈爾墩心中對西夏王甚是不滿,但是又無法頂撞自己的父王,只得恨恨離開。

正在這時,西夏王收到伊諾的來信,伊諾在信中說哈爾墩不及時籌措軍糧,導致軍中現在沒有糧食,如此下去,西夏必敗無疑。西夏王看後本來對哈爾墩不滿的心更是不滿,立刻召見哈爾墩。柳惜音見此狀況,便自行告退。哈爾墩來後,看到信中伊諾所說的話,只覺得不可思議。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