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21-30集)共60集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21 - 皇后不得皇上歡心,朝臣上奏請求廢後

郭元景與皇后商議如何救郭有德,最終決定郭元景去找趙玉瑾,皇后去找皇上求情。郭元景來到郡王府,只跟趙玉瑾說要去救郭有德,趙玉瑾覺得蹊蹺,便問這郭有德是不是做了什麼壞事,郭元景見瞞不過去,便說出了實情。趙玉瑾聽說郭有德做了如此傷天害理之事,便拒絕幫助郭元景。

校場之上,郭有德還是不服葉昭,說葉昭是個娘們兒,沒有本事。葉昭勃然大怒,當場卸下軍甲,做女兒裝扮。郭有德這才明白葉昭是動了真格兒的,但是已經來不及了,葉昭揮起玄鐵鞭,勒住郭有德的脖子,直接斬殺。後面被綁著的幾個士兵見葉昭真的懲戒了郭有德,頓時都嚇暈了過去。

皇后來到皇上面前,只張口哭訴自己的侄兒犯了小錯,便要被葉昭斬殺。其實皇上之前已經接到消息,是郭有德目無法紀,草菅人命,惹怒了葉昭,所以看到皇后來求情,也並不準備出手相助。皇后見皇上無心幫助自己,只得離開再去想辦法,哪想到剛走出房間,便接到消息說郭有德已經被葉昭用玄鐵鞭殺了。自此,皇后心中記恨上了葉昭。

最近太后身體不好,在上朝的時候宣讀了懿旨,決定還政於皇上。皇上終於親政,將被貶斥的范仲淹召了回來,決定對范仲淹委以重用。范仲淹提議應該將之前葉昭抓獲的西夏皇叔和遼邦太子放還歸朝,以表示宋朝求和之意。皇上聽後,深以為然,便釋放了二人。

皇上和范仲淹在御花園中散步,正巧被張貴妃看見,張貴妃心下一動,派了身邊的宮女前去伺候皇上,自己孤身前往了禦膳房。張貴妃來到禦膳房,與禦膳房何總管寒暄幾句。原來張貴妃想為皇上做幾道家常小菜吃一吃,張貴妃在於何總管商議時,被郭皇后安插在禦膳房的眼線聽了去。郭皇后得到消息後也趕了過來,刁難張貴妃,還準備當眾懲戒張貴妃。何總管出面,說張貴妃是經皇上特許可以隨意出入禦膳房,所以不算有錯,不可責罰,郭皇后聽後,只得憤憤離開。

張貴妃繼續烹飪菜肴,做好之後端到御花園去給皇上與范仲淹品嘗。皇上嘗後覺得甚是美味,便誇獎了張貴妃。飯後,幾人一同在御花園中散步,范仲淹見滿園春光,情不自禁吟誦起柳永的詞,皇上並不喜歡柳永的詞,便沒有太過認真地聽。轉身看到張貴妃在賞花,便走上前與張貴妃說話,范仲淹見皇上一時不欲再理會自己,便先退到了遠處。

郭皇后懲罰張貴妃不成,心中有氣,便帶著丫鬟在御花園一座假山後散步,見到枝頭花開得正好,便讓丫鬟折了兩支拿在手中把玩。不巧看到了皇上拉著張貴妃的手同張貴妃說話,很是嫉妒。張貴妃說要去假山後摘幾隻花,來到後山便看到了皇后也在,二人一言不合便廝打了起來。丫鬟從中多次阻攔都沒用,皇上聽到動靜便趕了過來,張貴妃情急之下躲在了皇上身後,郭皇后一時沒有收住,一巴掌打在了皇上身上,將皇上的脖子刮出了血。范仲淹在遠處看情況不妙,連忙來到近處檢查皇上的傷勢。皇上見自己的皇后已經變成如此剽悍的模樣,十分失望,袖手離開,郭皇后與郭貴妃幾人忙跟在身後。

太醫給皇上上了藥之後,皇上開始審問皇后與貴妃到底發生了何事,最終發現還是郭皇后先動手挑事,再加上之前郭有德之事,皇上一時對郭皇后十分失望,下令褫奪了郭皇后管理後宮的大權。

郭皇后大權被奪的消息傳到了宮外,劉太傅與丞相正在議事,知道這個消息後覺得既然已經褫奪了大權,那麼離褫奪封號也不遠了。二人開始謀劃下一步該如何,最終決定先把郭皇后扳倒,借機把郭皇后的哥哥郭福山一併扳倒,這個郭福山屢次頂撞丞相,丞相心中早有不滿,趁此機會將他扳倒也不失為一個好主意。

第二天上朝之時,劉太傅便上奏以郭皇后多年無子之罪請求廢後,郭福山自然不可能任妹妹任人揉搓,便俯首為妹妹求情。一時間,皇上也十分難做抉擇。

 

22 - 皇上氣急廢後,太后冊封李氏

 

呂丞相與劉太傅意圖讓皇上廢後,在上朝時上奏,與郭福山、范仲淹等人意見相悖。皇上一時不得決斷。下朝後,呂丞相與劉太傅又湊在一起商議如何才能扳倒皇后,挫一挫郭福山等人的銳氣。呂丞相提議放出流言,說皇后前世是條烈犬,會危害大宋江山。劉太傅覺得此計甚妙,讚不絕口。呂丞相說自己已經擬好了廢後的詔書,只等皇上在氣頭上下令,立刻頒佈詔書,免得夜長夢多。

郭福山與范仲淹面見皇上,為皇后求情,卻被皇上駁回,說這是自己的家事,輪不得幾人來指手畫腳。兩人到底無法違背聖意,只得離去。范仲淹鬱鬱寡歡,約了趙玉瑾柳永二人喝酒,訴說自己的苦悶,哪知這二人並不以未然,反而勸范仲淹不要執迷不悟。范仲淹見自己的好友也不支持自己,更是生氣。

範府中,紅薔從夢中醒來,趕著去給范仲淹做早飯,卻找不到范仲淹的人。原來,范仲淹等人見皇上決意廢後,便聯合起來去宮外跪著,請求皇上撤回旨意。他們在雨中左等右等,只等來了薑祿海帶著的聖旨,聖旨中說若幾人現在回去,不予追究,若他們仍舊執迷不悟,必將責罰。一時間,除了郭福山與范仲淹,其餘人都離開了,剩下這兩人仍舊堅持。

他們的舉動終於惹怒了皇上,皇上當朝宣佈將二人貶斥,郭福山去南沙群島的司令部,而范仲淹則被貶去了睦州。范仲淹早已料到了有這一天,早就命紅薔收拾了行李,準備離開京城。

夜裡,皇上站在湖邊沉思,祁王前來求見,皇上恰好心中鬱鬱,便叫了進來,想看祁王能否為自己排解憂思。祁王來了之後,聽聞皇上苦惱,只說范仲淹是個能臣,雖然有些執拗,但就這麼被貶斥了有些可惜。皇上聽後,覺得有道理,但調令已發,朝令夕改要不得,最終只能決定待到一個合適的時機再將范仲淹召回京城。

太后宮中,有宮人前來報,說宮中的才人李氏病重,怕是不行了。太后聽後,立刻頒佈旨意,封李氏為宸妃,並且叮囑一定要在李氏咽氣前當朝頒佈。旨意到了李氏處,李氏已經纏綿病榻多年,面色蒼白,真的是大限將至之人了。李氏得知自己被封宸妃,心中對太后有些感激。

朝堂之上,頒佈了冊封李氏的旨意,皇上面色淡然,仿佛與自己毫無關係。下朝後,朝中的楊老將軍卻攔住了葉昭,說這宸妃其實是皇上的生母,只是位份不高,所以在宮中二十年,還是個才人,且與皇上之間有嫌隙,所以哪怕皇上登基,也從未去看過自己的母親。楊老將軍想請葉昭幫忙,讓皇上能在宸妃閉眼之前見李氏一眼。

葉昭回到府中,便開始詢問趙玉瑾宸妃之事,哪知趙玉瑾就像被針紮到一樣差點跳起來,也不說皇上與宸妃到底怎麼了,只說讓葉昭不許管這件事,免得連累郡王府和將軍府這麼多人一起喪命,葉昭見事態嚴重,更覺蹊蹺,但又答應了楊老將軍,所以葉昭還是決定試一試。

每次一遇到這種事情,葉昭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胡青,這次也不例外,葉昭去找胡青幫自己出謀劃策。胡青提議可以將皇上引到宸妃的青苑宮中,但是又一時想不到用什麼吸引皇上。這是二人剛好路過涼亭,涼亭下小夏子與葉昭的爺爺正在下棋,言語之間談及馬吃炮。葉昭與胡青同時受了提醒,覺得可以用賽馬一事將皇上引到青苑宮。

葉昭找了一日進宮,約皇上去看賽馬比賽,皇上欣然同意,二人一同騎著馬出了門。

此時的青苑宮中,先皇的楊太妃剛剛看望完宸妃出來,叮囑宸妃的丫鬟要好好照顧宸妃,就遇見了同來看望宸妃的太后,二人寒暄後,太后進了青苑宮。

宸妃坐在床邊,雖穿了宮妃服飾,卻還是面無血色,看起來十分憔悴。太后讓身邊所有人都下去,想單獨與宸妃說說話。

 

23 - 宸妃太后雙雙過世,皇上終知真正身世

 

太后來到青苑宮看望宸妃,與宸妃約定將一個秘密永遠埋葬。宸妃答應了太后,太后站起來,很慎重地對宸妃行了跪拜大禮,便準備離開。

青苑宮外,皇上與葉昭剛好騎著馬走到此處,葉昭提出想去青苑宮討口水喝,皇上想了想,覺得確實有些累,便同意了。一行人進入了青苑宮,卻在門口遇到了剛剛出來的太后,太后見皇上來青苑宮,有些不自在,但是想到剛剛宸妃給自己的保證,又覺得不會有什麼事情,便也沒有攔著皇上等人。

皇上等人進入殿內坐下後,薑祿海便讓宸妃身邊的丫鬟紫煙趕緊去扶宸妃出來,紫煙行了禮便進了內室去告知宸妃。宸妃聽說皇上來了,立刻強打精神站起來去見皇上。皇上見到宸妃並未覺得有什麼,只是像見到普通宮妃那般問候寒暄了幾句,便準備離開。宸妃卻一直死死盯著皇上,眼中含淚,在皇上要離去之時,更是撕心裂肺地喊了皇上一聲。至此,皇上都沒有多想,只覺得宸妃有些過於激動,便轉頭安撫兩句,毫無留戀地離去了。

賽完馬後,葉昭回到郡王府,叫了趙玉瑾過來。趙玉瑾知道葉昭還是帶皇上去見了宸妃,十分生氣,覺得葉昭根本沒有將趙家和葉家這麼多人的性命放在心上。葉昭只說自己一人做事一人當,遞給了趙玉瑾一個信封,讓趙玉瑾回去再拆開。趙玉瑾回到書房後,拆開信封發現裡面是和離書,而且這和離書寫得甚是沒有文字功底,趙玉瑾看了也只是笑笑,覺得葉昭沒有文化。

夜裡,皇上正在熟睡,侍寢的是張貴妃。皇上在夢中夢見了宸妃,宸妃面容哀傷,說自己要離開了,不能再為皇上做些什麼,還說自己是皇上的生母。皇上從夢中驚醒,張貴妃也隨之醒來,見皇上做了噩夢,便安慰勸解了一番,扶著皇上又躺了下去。

第二天清早,皇上起床上早朝,張貴妃在一旁給皇上更衣。薑祿海進來說宸妃昨夜過世了。皇上心中一動,想了想昨夜的夢,便問是何時過世的。姜祿海說是昨夜子時,皇上想到自己夢到宸妃也是那個時候,一時無語。張貴妃見皇上一時失神,便著薑祿海去問太后的意思,看宸妃的葬禮該如何辦,薑祿海聽後退下了。

太后宮中,得到宸妃過世的消息時,太后正在更衣。本是不滿為何昨夜子時宸妃就過世了今天宮人才來報,但是又想想宸妃本也就是一個普通妃子,便也沒有責罰宮人。這是,祁王進宮求見,太后便去見了祁王。

祁王此次求見,是為了問宸妃的葬禮如何辦,太后只說宸妃只是一個普通的妃子,就按照普通妃子的禮儀下葬即可。祁王卻並不同意,說正因為是宸妃,所以定不能以普通妃子的禮儀下葬。太后見祁王執拗,便同意了按一品禮儀安葬宸妃,還將此事交給祁王籌辦,祁王得到了太后的准許,心滿意足地退下了。

祁王走後,太后便暈倒了,宮人發現後連忙召了太醫來看,太醫只說太后得好好調養。太后卻並不聽勸,在天氣轉冷之際還在花園散步,看著滿園的秋色,說自己怕是等不到冬天了。宮人們都在太后身邊陪著,寬慰太后,只是太后自己的心已經死了。

沒過多久,太后便過世了。太后逝世,定是厚葬。整個皇宮都為了太后服喪,皇上更是好幾天沒有吃東西,張貴妃怎麼勸都沒有用。這時,曾經伺候過先皇的宮人楊太妃來了,好像有什麼話要與皇上說,皇上便讓宮人和張貴妃先下去,自己聽楊太妃想說什麼。

楊太妃給皇上講述了一件三十五年前的往事。三十五年前,宸妃只是太后身邊的一個婢女,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先皇到太后宮中過夜,無意中看上了太后身邊的宮女,便臨幸了,之後宸妃便懷孕了,生下了一個男孩子。只是這個孩子在一個夜裡,被太后叫人使了一招狸貓換太子,換走了,宸妃從此一蹶不振,也失了寵。

至此,皇上才知道,自己的生母並非太后,而是宸妃。再想起自己這一輩子只見過一次宸妃與那夜的夢,皇上感到深深的悲涼。立刻著人準備去了宸妃的寢陵,宸妃下葬時,祁王堅持要求穿皇后服制下葬,皇上看到宸妃的遺體,對著宸妃深深一跪,認了這個多年未見的母親。還收了宸妃身邊的丫鬟紫煙為義女,替自己為宸妃守陵,享終生俸祿。

 

24 - 玉瑾被迫參加科考,葉昭抓獲玉瑾買題

 

楊太妃來找皇上,安慰皇上不要因為太后過世過度悲傷,還給了一封太后臨終前交給自己的一封奏摺,說是可以幫助皇上渡過難關。

第二天上朝時,皇上看著呈上來的奏摺,覺得朝中冗官冗兵的的費用太過巨大,國庫已然不支。此時,朝中以祁王為首的一眾臣子提出應該減少宗室貴胄的俸祿,畢竟宗室貴胄的子弟不用科考便享受俸祿,有些不妥。所以這些臣子提出應該讓宗室子弟和寒門子弟一起參加科考,通過的便給與俸祿。皇上思考良久,覺得這個方法甚好,便同意了。葉昭卻明白,這是祁王內心記恨趙玉瑾砸了賭場,所以借機拉上整個宗室子弟報復。

夜裡,皇上還在勤勤懇懇處理政務,看著堆積如山的奏摺,發愁若是改革的話,哪位臣子能擔此大任。張貴妃見皇上滿面愁容,便提出可以將范仲淹調回來,讓他擔任改革先驅,皇上心中略一思索,覺得張貴妃的想法很有道理,便即刻下令將范仲淹從睦州調回來。

趙王府中,趙太妃聽說符合年齡的宗室子弟都要參加科考,想到自家兒子的水準,心中暗暗發愁,趙王妃見婆婆如此憂愁,便寬慰婆婆玉瑾十分聰明,通過科考定是很容易。趙太妃卻還是不放心,一定要深夜感到郡王府去叮囑一番。

此時的郡王府內,葉昭還沒有告訴趙玉瑾要參加科考的事情,只是想著先勸勸趙玉瑾,最好能勸動趙玉瑾主動去參加科考。所以趙太妃來時,便在屋外聽見葉昭對著趙玉瑾好一頓誇,說趙玉瑾通曉音律,舞姿優美,為人正義等等,鼓勵趙玉瑾去參加科考。趙太妃見葉昭如此,心中也稍微放下了點心,便沒有進去打擾二人。

葉昭一番勸說,好話壞話都說了,但是趙玉瑾就是不願意主動去參加科考,葉昭實在沒有辦法, 只得說這是強制的,符合條件的宗室子弟都必須去參加。趙玉瑾一聽自己的皇叔改革竟然要拿宗室子弟下手,雖然氣憤,但是也不得不遵守。

沒過多久,范仲淹便回到東京城了,皇上見到范仲淹,直言說明了自己需要范仲淹做改革的先驅,范仲淹心系國家,很痛快地答應了。剛從宮中出來,葉昭便約了范仲淹一同喝酒,在酒桌上,葉昭明裡暗裡打聽這次的考題,想從范仲淹口中套話好幫助趙玉瑾通過科考,但是范仲淹卻跟葉昭打太極,什麼都不肯說,最後只給葉昭推薦了一名“白衣卿相”說是可以做趙玉瑾的考前輔導老師。

葉昭並不知道這位“白衣卿相”是誰,只是先回到府中,給趙玉瑾準備了好多書,想讓趙玉瑾好好用功,並且自己準備時時刻刻監督趙玉瑾。待到“白衣卿相”來了,葉昭才知道這位“白衣卿相”就是柳永,柳永雖然沒有通過科考,但確實是為才子,葉昭見是柳永輔導趙玉瑾,也十分放心。

一天的輔導結束後,柳永準備告辭,便看到一直在後方號稱要“練字”實際是為了監督趙玉瑾的葉昭已經睡著了,蹭得滿臉墨水,二人見了哈哈大笑。

趙玉瑾見葉昭對自己如此有自信,便決心下苦功好好準備科考。這時,兩位損友來找他,告訴趙玉瑾可以買到科考題目,還說若是趙玉瑾同意便帶著三百五十兩銀子在今夜的杏花樓旁的橋下見面。

趙玉瑾本是不想去,正在猶豫。楊氏眉娘萱兒幾人抱著首飾盒走了進來,幾人哭哭啼啼,都覺得若是趙玉瑾通不過科考便養活不了自己了,肯定是要休了自己,所以幾人都抱著自己的首飾盒想要給趙玉瑾,讓趙玉瑾別休了自己。趙玉瑾見幾位小妾如此難過,便狠狠心,決定去買考題。但是三百五十兩銀子又是問題,本來是想從王府的賬上支出,但是超過一百兩的支出都要向趙太妃報備,所以一時也拿不出來。這時趙玉瑾看到了幾人的首飾盒,便拼拼湊湊最後拼夠了三百五十兩銀票。揣著銀票,趙玉瑾來到了與兩位朋友約好的地方。

趙玉瑾本都想好了買考題,但是又怕葉昭對自己失望,所以在最後關頭還是決定不買考題,轉身離開。剛剛走出來,便被巡城士兵發現了,然後幾人都沒有逃脫。而葉昭,竟然也來抓人了。

 

25 - 趙玉瑾榜上有名,范仲淹被人威脅

 

葉昭親自帶著人來抓趙玉瑾和兩位買題的損友,趙玉瑾覺得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便狠狠地凶了葉昭一頓。哪知,隨後京兆尹就說葉昭並不是來抓趙玉瑾的,是來抓題販子的。原來,葉昭知道這個題販子最近騙了好多人,便謊稱趙玉瑾等人是捨身做誘餌來引出題販子的。趙玉瑾才知道自己錯怪了葉昭,但是又拉不下面子去道歉,只得先悻悻回了郡王府。

而兩位損友打開題販子給的題目,發現果然是假的,十分生氣,追著巡城士兵去找題販子要回自己的銀子了。

柳永繼續給趙玉瑾輔導,柳永講課十分生動,循循善誘,趙玉瑾在柳永的引導下很快學會了作詩。轉眼到了考試的那一天,監考是海威甯,趙玉瑾因為已經下了功夫,所以倒也不慌,坐在考場不慌不忙地答題。

考完試便到了閱卷的時候了,此次的主審是范仲淹。在幾位臣子一審時看到了一篇十分好的文章,便拿給范仲淹看,范仲淹看了之後,覺得這篇文章果然寫得十分精妙,揭開封條一看,又是柳永的。上次因為海威寧阻攔,所以柳永沒能被錄用,這次范仲淹決定親自去找皇上。但是皇上還是不看好柳永,並且親自提筆將柳永的名字勾去了,范仲淹深深地為柳永感到可惜。

杏花樓中,柳永約了趙玉瑾喝酒,柳永通過范仲淹知道自己這次又是錄取無望,借酒澆愁,喝得酩酊大醉。最後醉倒在桌子上,趙玉瑾想要扶柳永起來,卻發現自己扶不動。幸好葉昭及時趕到,安排人將柳永扶上馬車送回客棧,還準備了一輛馬車送趙玉瑾回客棧。趙玉瑾本覺得經過那晚的事情之後與葉昭有些尷尬,但是見葉昭已經主動來找自己, 也順著臺階下來了。

沒過多久就到了放榜的時候,趙玉瑾知道自己過了科考後立刻來到王府給母親報喜,趙太妃見兒子成功通過科考自然也是很高興的,但是又不免念叨葉昭在放榜之時不見人。趙玉瑾便為葉昭辯解了兩句,說實在是軍營事務繁忙,葉昭抽不開身,趙太妃笑著和趙王妃說玉瑾都知道護著自己的媳婦兒了,趙玉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葉昭發現胡青最近行蹤很是可疑,而且總能提供一些情報,便來找胡青問到底是做什麼。胡青見瞞不過葉昭便承認自己卻是在和採桑一同做一些事情,但是暫時不能告訴葉昭。葉昭見胡青執意不願說,也並未太過勉強。二人一同去看望范仲淹,商議了一些改革的事情,當他們得知范仲淹準備從貴族利益下手時,覺得這個方法很是可行,便都表示支持。

趙玉瑾正在湖邊喂魚,小夏子匆匆忙忙跑來地上請帖, 柳永在醉花樓宴請眾人為趙玉瑾賀喜,趙玉瑾接下請帖後,小夏子又說了一個好消息,原來當時一起買考題的張珪與郭元景雖然沒有通過科考,但是葉昭聯名京兆尹一同上書,說二人做誘餌有功,為二人請功。皇上覺得確實如此,便賞了二人終生俸祿,趙玉瑾暗想這兩個人運氣還不錯。

小夏子奉了趙玉瑾的命來到範府請范仲淹一同參加晚上的慶功宴,但是范仲淹並不在府中,只有紅薔在,小夏子到時,紅薔正在練字。因為紅薔的字是范仲淹教的,所以和范仲淹的字幾乎一模一樣,小夏子見了心中甚是羡慕紅薔有個好主子。

夜裡,范仲淹正在擬定改革方案,突然從窗外飛來一把匕首,直直插在范仲淹的桌前,范仲淹嚇得立馬站了起來,卻沒有追到人。回到桌前,看到匕首上面卷著一個紙條,便拆開看了,發現是有人威脅他改革,說他會和商鞅一樣被五馬分屍。范仲淹拿著這個紙條去找葉昭與胡青,二人都覺得此事太危險,決定暗中保護范仲淹,范仲淹心中感謝二人對自己的幫助。

之後的夜裡,葉昭與胡青都坐在範府屋頂上,以防有人趁夜偷襲,對范仲淹不利。二人在屋頂上聊聊天,說說話,時間倒也過得很快。葉昭很認真地感謝胡青幫自己出謀劃策, 讓自己與趙玉瑾的婚姻可以保持這麼久。胡青便裝作不正經的樣子說自己快要吐了,葉昭知道胡青是不想氣氛太尷尬,便順勢給了胡青一拳,將胡青打下了屋頂,自己坐在屋頂偷偷地笑。

沒多久,范仲淹就擬定好了改革方法,進宮拜見皇上時呈給皇上,皇上看後十分滿意,立刻任命范仲淹主持改革各項事宜。

 

26 - 范仲淹推行改革,陸震庭利用紅薔

 

早朝時,皇上安排范仲淹講解改革制度,范仲淹列出了十條改革項目,皆以精簡財政,富國強兵為主,並且提出以後不得再出現高級官宦舉薦自家子弟做官任職,得到了大部分朝臣的大力支持。

張珪進宮看望姐姐張貴妃,真實目的是想讓姐姐幫自己在朝中謀個一官半職。張貴妃心知現在正是改革的時候,本不想答應弟弟,但是受不住張珪求她,最終答應張珪自己去試試。張貴妃前來找范仲淹,說到了此事,范仲淹雖沒有明確拒絕張貴妃,但是卻說了自己要去徵詢皇上的意見,張貴妃有些忐忑,但話已說出口,也無法收回。

范仲淹去求見皇上,問皇上改革是否應該嚴格執行,不得徇私枉法,皇上明確表示不得質疑。范仲淹提出張貴妃想要為弟弟張珪謀取一個宣徽使的職位,皇上覺得宣徽使只不過是一個九品芝麻官,給了就給了,沒有大礙,但是范仲淹不服,步步緊逼,逼得皇上無話可說,只得瞪了范仲淹一眼,放下手中的書離去。

皇上回到宮中,怒氣衝衝的,只說要趕緊備水洗澡,張貴妃見皇上生氣,忙問發生了何事,皇上便說了方才范仲淹之事,還責問張貴妃為何要在改革之際往刀口上撞,張貴妃見皇上也無法說動范仲淹,知道此事是自己做錯了,連忙跪下請罪,皇上心中愛護張貴妃,並未計較什麼。

祁王府中,祁王正叫了陸震庭前來商議事情。祁王覺得范仲淹推行改革必定會得罪許多人,但是自己也有恃無恐,畢竟自己名下不乾淨的也只有一個賭坊,還是先皇特許設立的。並且提到之前皇上也拿著趙玉瑾從賭坊贏來的錢給太后做壽,所以暫時還是無所畏懼。但是祁王也意識到,范仲淹這個人,必須儘早處理掉,否則後患無窮,所以讓陸震庭叫了自己手下的小貴子來,安排了一番。

小貴子先去了郡王府找小夏子,說是聽說范大人府上有個紅薔姑娘,才貌雙全,自己想去見識一下。小夏子剛好也要去找紅薔,便答應帶著小貴子一起去。二人一同來到范府時,紅薔正在給燈籠上題字,小貴子見了紅薔姑娘,把紅薔姑娘好一頓誇,還要了紅薔寫好的一個燈籠。小夏子見小貴子有了燈籠,立馬為自己也要了一個。

沒過多久,小貴子又同小夏子一同來找紅薔,說到了之前紅薔的那個燈籠,自己提著燈籠去上街辦事,被人看上了燈籠,賣了三十文,可以算是高價了。同時,小貴子提出,既然紅薔的字這麼值錢,不如三人一同做點小買賣,就賣燈籠。紅薔剛開始並不同意,但是經不住小夏子和小貴子勸說,並且自己也想賺點錢為范仲淹換一套好一點的茶具,所以同意了。

說幹就幹,三人的小攤很快擺了起來,生意做得還不錯。這時,有一位夫人帶著家丁來,說是買下了所有的燈籠,求紅薔去自己府上為自己寫一幅字,出價五十兩,紅薔心動了,便答應了。此時,剛好小貴子和小夏子都有事情離開了,所以只有紅薔一個人到了那戶人家。

紅薔到了那家之後,很快便發現自己要抄寫的文章正是范仲淹的策論十條,那家主人說自己覺得這篇文章寫得十分好,想抄寫一份好好拜讀,紅薔便安心抄寫了。寫完後,那家夫人將紅薔送走,從屏風後卻走出了陸震庭,他拿起紅薔寫的文章,看著上面有“如此,則可制宋,強我大夏”的字句,陰陰地笑了。原來,這本就是陸震庭的陷阱,紅薔的字和范仲淹的字一模一樣,只要如此,定能扳倒范仲淹。

小夏子坐在涼亭下欣賞紅薔給自己的燈籠,被趙玉瑾看到了,趙玉瑾見小夏子拿紅薔的字當寶貝,便說自己的字也能價值千兩,小夏子卻諷刺趙玉瑾只會寫“屎殼郎,臭蟲,癩蛤蟆,我呸呸呸”幾個字,氣得趙玉瑾作勢要打他,小夏子卻飛快地溜了。

祁王的夫人來到書房,見祁王還在處理公務,便問祁王可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祁王已經被無數公務忙昏了頭,哪裡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夫人見祁王並無心思量,便轉身離開了。祁王覺得應該安慰一下夫人,便跟著出來,卻沒看到夫人,正在徘徊之時,一支箭從遠處射來,正好釘在院中的柱子上,祁王拔下箭發現上面綁著一個小竹筒,裡面仿佛有紙條。祁王夫人在柱子後看到這一幕,臉色陰鬱。

 

27 - 岫水州發洪水,趙玉瑾被派賑災

 

祁王打開小竹筒,抽出裡面的信,看了上面的內容後直接將信燒掉了,不留痕跡。祁王妃回到房中,打開了一個小盒子,拿出了裡面的一方手帕,緊緊握在手中,面容哀傷,仿佛因為祁王不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而十分悲傷。

柳惜音帶著紅鶯一路跋涉,進入了岫水的地界。看到遠處有一座尼姑庵,柳惜音便帶著紅鶯去了尼姑庵,本想是出家修行,但是住持說柳惜音凡心未了,不能修行,柳惜音懇求無果。此時,岫水州的知州章大人正巧也帶著小妾在此處上香,見柳惜音貌若天仙,便動了心,上前去詢問發生了何事,得知柳惜音想要出家,便讓住持先收下柳惜音,其實內心打的是日後來納柳惜音為妾的主意。住持見章大人都為柳惜音求情,便答應了收下柳惜音。章大人的小妾怎麼不知章大人打得什麼主意,但是又攔不住章大人,只得隨他去了。

回到府中後,小妾在給章大人按摩,章大人又說到了柳惜音的事情,小妾聽著生氣,但是為了不惹怒章大人,還是得問章大人出謀劃策娶得柳惜音。

柳惜音跪在佛像前,只想青燈古佛,了此一生。紅鶯在一旁勸說柳惜音回雍關城,柳惜音也不願意,既然柳惜音不走,紅鶯自是也不走,要留在尼姑庵陪柳惜音。

回到房中後,柳惜音發現自己的一條錦帕不見了,那條錦帕對柳惜音來說十分重要。紅鶯便準備出去尋,想著是丟在佛堂了,去佛堂要路過住持的房間,到住持房門口是紅鶯聽見有人在威脅住持說出柳惜音的住處,聽說是章大人派來要帶柳惜音走的,紅鶯聽後十分驚恐連忙回房間去找柳惜音,帶著柳惜音準備逃跑。

跑到門口時柳惜音又想起了那方錦帕,便執意要回去找,好不容易回去找到了卻也被那些黑衣人發現了,他們一路追趕,柳惜音他們只得不停地跑,卻跑到了一個懸崖處,眼看無路可走,只得表明自己的身份,說自己的表哥是天下兵馬大將軍,但是那些人才不管,仍舊想要捉柳惜音回去領賞。柳惜音一時沒踩穩掉下了懸崖,還拽著紅鶯一起摔了下來,二人掛在了一個樹枝上,但是樹枝過於脆弱,撐不住兩個人的重量,紅鶯便放開了手掉了下去,留下柳惜音一個人活著。

岫水的衙役到各個村莊收稅,但是岫水已經連綿大雨好久了,莊稼都被淹完了,可以說是顆粒無收。但是那些衙役才不管,在農戶家裡翻箱倒櫃,能拿走的全部拿走,提著雞鴨酒肉走早路上,還想著回去之後要大吃一頓,不醉不歸。但是還沒走出村莊,便看到遠處岫水河決堤了,洪水湧進村莊將村莊都沖毀了,村民衙役皆是死的死,傷的傷。

有倖存者跑去稟報章大人,章大人第一反應卻是這岫水河決堤和自己沒有關係,自己修建的堤壩很牢固,一定沒有問題,是雨實在太大,撐不住了。說罷章大人還想到自己可以向朝廷申請賑災,再撈一筆。立刻叫了手下的人來撰寫奏摺,準備向皇上請奏賑災銀,這時,小妾前來向章大人說了柳惜音之事,章大人聽說柳惜音是葉昭的表妹,知道自己闖了禍,但是又轉念一想,沒有人證明柳惜音是被自己弄死的,只能說是她自己跑走了,然後不知道遇上了山賊還是流寇,所以不見了,和自己並無關係。小妾聽了這個說法,覺得可行,便退下了。

此時的東京城內,大臣們為了賑災一事紛紛上奏,皇上也想撥款賑災,但是苦於國庫空虛,實在無法,只得削減宮中用度,然後大臣再交一些銀子上來,這下子又觸犯了有些大臣的利益,大臣們都心中怨恨。後宮之中,皇上叫了張貴妃與郭皇后商議此事,二人都為節省銀兩提出了想法, 最後最關鍵的事情是派誰去賑災,經過幾番商議與皇上思量,最終決定派趙玉瑾帶著葉昭去賑災。

皇上召了趙玉瑾進宮,先是拐彎抹角地提了一番,最後說可以放葉昭幾天假,讓趙玉瑾帶著葉昭出去玩玩,趙玉瑾本來十分開心,覺得皇叔父體貼人意,但是隨後就聽到了皇上的本意,是讓自己帶著葉昭去賑災,趙玉瑾有些懵。

 

28 - 趙玉瑾包裝豪華旅行團,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災區

 

皇上安排趙玉瑾去岫水賑災,還委派海威甯與畢進士一同去,趙玉瑾雖心知中了皇叔父的圈套,但是皇上苦口婆心地勸了,趙玉瑾也就認了,接下了任命書。

回到郡王府後,趙玉瑾直接喚了小夏子去收拾行李,然後自己沖進房間去告訴葉昭。葉昭聽聞此事後迅速安排了隨行的各項事宜,並且因為眉娘祖籍在那邊,所以也帶著眉娘同行。葉昭聽聞趙玉瑾讓自己帶二十套換洗衣服,和趙玉瑾稍有爭執,最終商議結果是葉昭帶五套衣服,但是趙玉瑾才不會虧待自己呢,帶了二十套衣服,還有被褥枕頭,連夜壺都帶著了,真的是像一個豪華旅行團。

隨後,葉昭叫了趙玉瑾,二人一同去挑了幾件兵器,以備不時之需,葉昭想著帶上了太祖的玄鐵鞭和父親的蛟龍劍,以防止意外,二人還暗中思量著可以一路遊山玩水,順便造小人呢。

這次發水災,除了岫水外,還有江北。江北是祁王的封地,早在水患報上來之時,祁王便帶著王妃回了封地。王妃坐在馬車中,見到路邊哀鴻遍野,餓殍遍地,於心不忍,便讓下人給那些災民施捨了一些銀子。回到王府後我,王妃對祁王冷言冷語,嫌祁王不肯開倉賑災,祁王心中自有打算,並沒有同王妃解釋什麼。

趙玉瑾的賑災隊伍一路前行,到了一處客棧時準備停下來休息,因為賑災隊伍人數眾多,所以這一行人扮作要去災區做生意的商人,包下了整個客棧。這幾十個人在裡面吃飯,熱熱鬧鬧的。吃著吃著,客棧外面聽了一輛馬車,下來了主僕二人,要在這裡吃飯,店小二很為難,因為整座店都被趙玉瑾一行人包下了,實在沒有地方,僕人見狀破口大駡,說若是在岫水,哪怕是天皇老子都得給自家公子讓地方。原來這位公子就是岫水知州章大人的兒子,在外讀書,此次聽聞家鄉水患,特意回來看看。

趙玉瑾聽見有人鬧事,便出來瞧瞧怎麼回事,沒想到剛走到門口,便被絆了一下,摔倒在地。章公子彎腰將趙玉瑾扶起來,問趙玉瑾可否一起拼桌吃飯,趙玉瑾並非難說話的人,便同意了。

飯後,一行人又一起在客棧住下。第二天一早,章公子詢問是否可以和趙玉瑾一行人同行,路上也好有個照應,趙玉瑾同意了。章公子又提出,趙玉瑾一行人不應先去江北,而應先去岫水,因為岫水災情嚴重。趙玉瑾想了想,覺得有道理,便去找海威寧等人商議,但是其他幾人都不同意,所以趙玉瑾只得去回絕章公子。

章公子見這個辦法無法勸阻幾人,便說若是先去江北的話一定會經過徹底關,徹底關也就是徹底完蛋的意思,現在那裡已經大面積塌方,強行穿過一定會有危險。葉昭知道此事後,親自帶著秋水秋華去查探一番,發現確實如章公子所言,於是幾人更改計畫,決定先去岫水。

一行人日夜兼程,終於快到岫水了。這日,馬上要進入岫水地界時,趙玉瑾命令全隊停下來休息一下,上個廁所什麼的,前面不再停車,一直到進入岫水。此時,章公子下車,說自己也快到了,先行一步,去岫水安排招待這一行人,趙玉瑾與章公子互相拜別後章公子就先行離去了。

江北的祁王府中,王妃正在與祁王說起此次水患之嚴重,還問祁王到底為何不開倉放糧,祁王說自己只是想著既然皇上派了欽差大臣來,那就等著欽差大臣來救災好了,自己何必多此一舉。原來,祁王認為皇上這麼多年一直沒有管過自己的封地,這次突然派了欽差來江北,是想查探自己的實力,來者不善,所以甩手站幹岸。

一名婦人敲門進來,仿佛有話要與祁王說,祁王便讓王妃先下去,自己與這位婦人說話。原來,這位婦人看著普通平凡,實際上確實祁王的心腹,暗地裡為祁王做了很多事,這次,她來與祁王商議了一些物資運送之事,看起來仿佛辦得很好,祁王很滿意。

賑災隊伍馬上要進入岫水地界了,卻被一群災民攔住了要吃的,趙玉瑾看著遍地災民,終於知道了賑災並非是讓自己來吃喝玩樂,而是將災民的生死扛在肩上,是一件十分重大的責任。

此時的章大人正在安排手下人將那些準備告禦狀的人壓下去,使他們有苦不能言,還掩蓋了堤壩的缺口,做出一副太平的樣子。

趙玉瑾和葉昭來到岫水時,剛好看到開倉賣糧,見好多人都賣了房子和地去換糧食,趙玉瑾便想,若是將房子和地都賣了,災後這些人們又靠什麼生活,葉昭心知這就是災區的情況,但是也一時沒有辦法。

 

29 - 貪官誣陷玉瑾偷官銀,葉昭開庭審理章青天

 

葉昭與趙玉瑾在岫水城外查看許久,還吩咐海威寧進城立刻設立粥棚布粥。小夏子匆匆忙忙跑來說章南華章公子已經在城門口等了許久,只等幾人到了一同進城。

趙玉瑾一行人便先進城,進城後,章南華將幾人帶去了一個別院,說是自己父親的,而他的父親正是岫水知州章青天章大人,章南華將幾人安頓下之後就先行離開了。趙玉瑾與葉昭坐在院子內的石桌前,說起了這個章青天,葉昭還並未想到,趙玉瑾已經發現這個章青天絕對不是什麼清官,因為這個別院的一些佈置用度都是需要花大價錢才能搞到的,絕對不是一個普通清官能有的,葉昭聽後立刻就想捉拿章青天,卻被趙玉瑾攔住了,說是要找到證據,一網打盡。

隨後,趙玉瑾叫了海威甯與畢進士來,安排他們去逛岫水的青樓,主要目的是為了找那些貧苦人家的姑娘和那些富貴人家的子弟打探消息,剛開始海威寧還十分不樂意,以為這只是趙玉瑾想尋歡作樂,聽趙玉瑾解釋後,覺得此計甚妙,便與畢進士一同去了青樓。

祁王來到自己名下的一所別院,那位心腹婦人早就等候在那裡了,二人走進一個假山的山洞,才發現裡面別有洞天,裡面地方很大,儲藏著祁王多年來積攢的五千擔糧食和朝廷百官募捐的十萬兩白銀,物資俱全,只等起事。

海威甯來到一家青樓,青樓的鴇母讓一個叫嬌杏的姑娘來陪海威寧,海威寧拐彎抹角打探了一番,終於打探出了一些關於章青天的所作所為,立刻回去稟告了趙玉瑾。

夜裡,有個黑衣人偷偷潛入趙玉瑾的房間,放了一些官銀在房內,想誣陷趙玉瑾,卻不想被葉昭發現,葉昭三兩下便將這個人捉住,摘下蒙面布進行審問。這個人沒經得住審問就招了,他叫陳天狗,是章南華派來給趙玉靜房內放官銀的,這樣的話就可以誣陷趙玉瑾偷盜官銀,偷盜官銀可是死罪,章南華這個主意打得十分狠毒。葉昭想將計就計,便放了陳天狗回去讓陳天狗告訴章南華事情已經辦妥了。

就在剛剛放走陳天狗,葉昭便看到牆外有個人影一閃,甚是眼熟,葉昭便起身追了上去。追了好久終於追到了,這個人是胡青。葉昭本以為胡青是不放心自己所以暗中跟著保護自己,哪想胡青原來是奉了皇上之命前來調查一些事情,胡青說他發現之前徹底關的塌方有爆破痕跡,是人為,而且這個人很可能與多年前害得葉昭父兄喪命的雍關城城破一事有關,葉昭聽聞牽扯到了自己的父兄,便上了心。胡青又說自己多日查探,終於查出了背後的一個大人物,便是祁王,但是需要等自己理清證據,再將祁王一網打盡。葉昭聽後,覺得有道理,便與胡青分開各自行動。

第二天,葉昭與趙玉瑾等人正在討論之前幾人去逛青樓的收穫,門外便來了幾名衙役,說是捉拿盜賊,葉昭心中知道是何事,倒也不畏懼,也不與他們多做糾纏,跟著幾位衙役走了。

到了公堂之上,章青天還不知道發生了何事,還想讓葉昭跪下,哪想到葉昭其實早就安排好了,叫人將章青天從桌子後面拽出來跪在了地上,還帶了章青天的家屬上堂,準備開庭審理章青天。

章青天此時才知道,這個人就是天下兵馬大將軍葉昭,一時嚇得抖抖索索。葉昭又讓人帶了嬌杏上來,讓嬌杏指證章青天,章青天面對人證物證,啞口無言,一時無法辯駁。

30 - 葉昭怒斬章家父子,玉瑾妙計扣留奸商

 

葉昭抓了章青天一家人來審,正審到關鍵處,秋水秋華從別院過來,帶來了趙玉瑾的意思,趙玉瑾說畢竟是一方父母官,不用太上綱上線地審,差不多就得了。葉昭想了想,便拿起放在桌上的玄鐵鞭準備離開,章青天與章南華見葉昭要走,還以為自己逃過一劫,但是沒想到葉昭才不肯放過他們,兩鞭子下去,將二人抽成重傷,隨後一個腰斬一個處以極刑,圍觀百姓見了紛紛叫好。

趙玉瑾帶著人來到章青天的家中搜查,但是什麼都沒有搜到。一時沒了主意,便問海威寧遇到這種情況應該如何處理,海威寧曾經出任地方官員,建議趙玉瑾放過章青天的手下的蒲師爺,這蒲師爺在章青天手下做事很久,對岫水州的情況瞭若指掌,但是又不像章青天一樣作惡多端,所以留下來為自己所用。趙玉瑾聽後覺得甚有道理,便決定留下蒲師爺為自己做事。

葉昭趕到章青天家中,與趙玉瑾一同搜查章青天的貪污銀兩,但還是沒有找到。葉昭便讓人將章青天的家眷都帶了上來,審問這些家眷。本來這些家眷都是要流放的,但是趙玉瑾提出如果誰能說出贓款藏匿之處,便可以分五畝地和一個別院,讓她繼續在岫水州過活。章青天的小妾白氏聽後心動,便供出了章青天的贓款去向,有一萬兩在府中一面牆中,還有一部分用來賄賂呂相爺和打通其他官員關係。趙玉瑾細細思索,還問了海威寧,最終事情牽扯到了畢進士身上,畢進士交待說自己拿了一千兩銀子,是劉太傅差人送來的,自己一時鬼迷心竅就拿了。趙玉瑾知道幕後主使不是畢進士,也暫時沒有深究。

白氏說出了贓款去向,按照趙玉瑾的說法是可以免去流放,留在岫水州的,但是白氏向為自己的女兒求得一線生機,趙玉瑾覺得稚子無辜,便決定所有十歲以下孩童都免去流放,由白氏收養,白氏聽後喜極而泣。

這時,葉昭發現白氏頭上的金釵是表妹柳惜音的,便質問白氏這個金釵從何而來,但是白氏覺得章青天已死,死無對證,自己就咬定這個金釵是章青天送給自己的,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從何而來。葉昭信以為真,只以為柳惜音丟了這支金釵,心中泛起對表妹的愧疚。

審完贓款下落後,葉昭著秋水秋華去找了《詩經》來準備給柳惜音寫道歉信,但是葉昭大字不識幾個,字寫得又醜,最後簡單寫了幾句詩便讓秋水秋華寄了出去。這時,小夏子跑來說趙玉瑾在看那堵用贓款砌的牆時金子掉下來砸傷了腳,葉昭匆忙跑過去看。趙玉瑾坐在椅子上,哎呦哎呦地喊疼,突然經過海威寧提醒,想出了讓商人們捐糧的好辦法。他讓小夏子去通報岫水州城內各大戶商家,說賑災欽差南平郡王因憂思災情,茶飯不思,精神恍惚,被砸傷了腳,暗示這些商人都提著厚禮來看望自己,借此向他們索取糧銀用以賑災。

這下商人們都慌了神,不知道該如何應付趙玉瑾,都湊到當地大戶胡老太爺的家中商議對策,眾人商量一番,都覺得趙玉瑾只是嘴上強硬,其實自己就是一口咬定沒有糧食,他也拿自己沒辦法,想到這裡,眾人也不再驚慌,決定去直面趙玉瑾。

趙玉瑾在自己的住所內招待了這幾位商人,詢問他們對於賑災是否可以捐獻一些糧食,但是這些商人們都十分滑頭,只說自己就是沒有糧食,除非重金從外省調進來。趙玉瑾也知道他們只是嘴硬,便搬出了另一個方法。眼看到飯點了,眾人都餓得饑腸轆轆,小夏子上來詢問是否上菜,還曝出了一連串菜名,卻被趙玉瑾斥責了回去,說災情沒有緩解,自己一點東西都吃不下去,還說自己要與各位商家商議如何賑災,所以讓小夏子去各位商人家裡說他們的老爺今夜就不回去了,留在郡王這邊與郡王商議賑災事宜,這下這些人算是被扣在趙玉瑾跟前,難以脫身了。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