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劇】將軍在上分集劇情介紹(第31-40集)共60集

u=346119225,398774886&fm=27&gp=0

 31 - 岫水賑災成功,葉昭在京被彈劾

 

趙玉瑾邀請了岫水州的幾位大戶人家的老爺到自己的別院,共商賑災方法,其實是想逼這些富商交出銀兩和糧食,但是這些商戶都不願意掏腰包賑災,趙玉瑾便說自己要與災民共患難,要絕食,還扣著幾位老爺一起絕食。但是趙玉瑾才不會真的餓著自己呢,藉口要去茅廁,偷偷去吃了東西。幾位老爺本來坐了一天被灌了一肚子茶水,就難受得慌,聽說還是不放人,更加心急,趁著趙玉瑾不在破口大駡,在後面聽了很久的海威寧終於忍不住,咳了一聲,表示自己全都記下來了,幾位老爺只得閉口不言。

到了夜裡,幾位老爺終於忍不住,藉口去茅廁出來找廚房,好不容易找到廚房卻發現廚房十分乾淨,什麼都沒有,氣急了決定直接走,沒想到一走出廚房就被秋水秋華攔住了,又帶回了趙玉瑾跟前。趙玉瑾看著幾位老爺,估摸著火候差不多了,便繼續說起賑災之事,還說要讓幾位老爺在自己這裡多留幾天,共商賑災方法。胡老太爺聽了實在受不了,便裝著暈了過去,本以為會立馬送自己回家,沒想到趙玉瑾喚出了自己從京城帶出來的御醫孟興德,讓孟興德診治一番,孟興德也之前被囑咐過,看了看便說胡老太爺是肝火上湧,餓幾頓,再吃點中藥,紮幾十針就好了,然後就把胡老太爺抬了下去。剩下幾位老爺見裝病也沒法離開,一時都沒了主意。

趙玉瑾讓小夏子傳了菜上來,讓剩下的幾位老爺進行美食競拍,誰出的銀子或者糧食多,就給誰吃,幾個人從最開始十石,到後來的一百石,再到最後洪當家以一千石競拍成功,吃得了那桌酒菜,趙玉瑾對一千石的競拍結果也比較滿意。

第二天,幾位老爺去看望胡老太爺,見胡老太爺醒了,便商量著捐了一些銀子和糧食出去,只求趙玉瑾能放自己離開,趙玉瑾見目的達到,自然就放人了,還給這幾位老爺頒發了牌匾,說他們賑災有功。

只是這幾位老爺也並不是忍氣吞聲的主兒,特別是胡老太爺,他的女婿就是陸震庭,幾人商量著,由胡老太爺牽頭,弄了一塊石碑,上書“牝雞司晨,天下大亂”,準備用這塊石碑造勢,將葉昭弄下臺出出這口惡氣。

沒過多久,這塊石碑的消息就傳到了京城,其中劉太傅與呂相爺等人早就想把葉昭扳倒,自然也是不遺餘力的給皇上吹耳邊風,只有范仲淹為葉昭說話,一時間,皇上也十分為難。只得先把已經前往江北州的葉昭和趙玉瑾叫了回來。

此時的江北州,祈王正和心腹商議物資運送之事,祈王弄了一個地下糧倉,在裡面儲蓄物資,還將讓心腹好生看管,沒想到這一幕正好被祈王妃看到了。

這天,祈王正在府中看書,心腹急匆匆來報說祈王妃不見了,而且地下糧倉的鑰匙也被動過,祈王暗道不好,直接沖進書房查看鑰匙。祈王妃隨後走進書房,說自己從未出去,祈王雖起疑心,但是也不好也祈王妃直接撕破,便說自己只是得到了一罐好茶葉,想和祈王妃品嘗,將此事掩飾了過去。

皇上坐在禦書房,看著那些彈劾葉昭的奏摺真的是無可奈何,葉昭因為治軍嚴厲本就在京中樹敵不少,這次賑災又觸及了那些權貴的利益,一時間,牆倒眾人推。張貴妃見狀便寬慰皇上,但是皇上細細思索之後還是覺得應該殺殺葉昭的銳氣,不然葉昭風頭太盛,新的將領也無法出眾,張貴妃見皇上心意已決,也不好說什麼。

此時的郭皇后處,郭皇后之前被貶斥出宮,但是因為哥哥郭福山立功,所以又被皇上接了回來。郭福山來找郭皇后議事,說發現當時刺死李大師的匕首是葉昭的虎嘯匕首,所以葉昭有殺人嫌疑,郭皇后心中正因為自己的侄兒被葉昭斬殺而記恨葉昭,所以便慫恿哥哥將匕首交給皇上,準備也參與到扳倒葉昭的隊伍中來。

 

32 - 趙玉瑾為葉昭調理身體,葉昭終被罷免兵權

 

郭皇后心中記恨葉昭,勸說兄長郭福山將那把虎嘯匕首交給皇上,郭福山本不願意,但是經不住郭皇后勸說,最終同意。

趙玉瑾與葉昭回程途中,坐在河邊閒聊,趙玉瑾疑惑葉昭為何還未懷上自己的子嗣,葉昭反過來質疑是趙玉瑾能力不行,說得趙玉瑾有些心虛,便去找了孟興德診治。孟興德細細把脈,說趙玉瑾的身體只是虛弱了些,並無大礙,趙玉瑾對自己放下心來,又拉著葉昭去給孟興德看,孟興德也為葉昭仔細看了一番,詢問葉昭葵水是否准,是否有痛經現象,葉昭說自己的葵水並不准,而且痛經得十分厲害,孟興德當場便判斷出葉昭身子不太好,可能體質虛寒,不易受孕,所以開了藥方給葉昭調理,還叮囑葉昭多吃燕窩、紅棗等補品。

趙玉瑾得了孟興德囑託,天天給葉昭熬藥,這藥又十分苦,喝得葉昭日日反胃。趙玉瑾知道葉昭不想喝藥,但是不喝不行啊,便日日熬好了藥端到葉昭跟前,哄著葉昭喝下去,再喂幾顆蜜糖,還說自己知道藥很苦,以後的藥自己都先幫葉昭嘗一嘗,葉昭覺得相公也為自己費了心思,不能讓相公失望,便答應以後一定好好喝藥。

而此時的朝中已經掀起了軒然大波,以劉太傅和呂相爺為首的一眾官員聯名上書罷免葉昭,還說葉昭目無法紀,毀壞綱常,再加上民間以胡老太爺為首的輿論造勢,即使皇上知道葉昭是個好官,但是也扛不住眾人一再提出,皇上只得鬆口說自己會考慮考慮。

晚上,皇上去看郭皇后,二人倚在床頭談心。郭皇后見皇上仿佛有心事,便問皇上發生了何事,皇上便告知郭皇后是葉昭之事。郭皇后心中記恨葉昭已久,早已有了腹稿,先假意說葉昭一通好,又說但是葉昭不得人心,長此以往,怕使皇上失了民心。並且還建議可以撤去葉昭兵權,讓葉昭回家相夫教子,做一個女人該做的事情,這樣既得了民心,也滿足了趙玉瑾的母親趙太妃想抱孫子的心,一舉多得,皇上聽後覺得很有道理,便酌情考慮了一番。

最近,每次上朝都有人上奏彈劾葉昭,劉太傅和呂相爺等人更是將葉昭很久之前所做的不合情理之事全部翻出來,郭福山得了皇后授意也將虎嘯匕首一事拿出來上奏,只有范仲淹與楊老將軍極等極少數人力挺葉昭,但是終究敵不過皇上心意已定,難轉大局。

葉昭與趙玉瑾終於回到了京中,二人牽著手進了郡王府,早早等候在門口的楊氏和萱兒迎了上來,萱兒沒心沒肺地直接撲到了葉昭身上和葉昭說話,楊氏卻看到二人感情極好而心裡有些低落。眉娘與萱兒關係好,拉著萱兒去說路上發生的事情,楊氏還在發呆卻被趙玉瑾斥責,讓楊氏快去給葉昭準備洗澡水,楊氏滿心低落地離開了。

葉昭讓趙玉瑾趕快去面見皇上,趙玉瑾安排好葉昭的事情後,便立刻進宮見皇上去了。剛進禦書房,還沒來得及說話,便被皇上甩了一堆奏摺下來,趙玉瑾有些懵,皇上大聲斥責趙玉瑾說這些奏摺都是彈劾趙玉瑾的,趙玉瑾撿起幾本來一看,都是捕風捉影,添油加醋,自己根本沒有這些奏摺說的巧取豪奪,生活萎靡。但是皇上不聽趙玉瑾解釋,直接罰了趙玉瑾三個月俸祿,閉門思過一個月,趙玉瑾有些不滿意,本以為自己這次會被撤職,但是皇上就是不肯讓自己清閒下來。正想著,聽見皇上問起葉昭,便說葉昭沒什麼大事,休息幾天即可,皇上略微思索,最終還是下定決定,罷免了葉昭的兵權,趙玉瑾心中有些不滿,但是又想到以後自己的官職就比葉昭大了,所以也沒有和皇上再起爭執,離開了皇宮。

薑祿海得了皇上的命令,去了郡王府傳旨,葉昭帶領府中眾人跪地接旨,聽到撤去自己統領京中軍務一職時,心中悲痛,但是又不能表現出來,只得接旨,然後轉身進去拿了兵符出來交給薑祿海。姜祿海走後,葉昭站在湖邊,回想自己戎馬一生,征戰沙場,最終還是免不了要過別人希望自己過的生活。

趙玉瑾心中鬱悶,去找胡青聊天,胡青知道皇上也難為,所以也沒有讓趙玉瑾去找皇上,只是勸趙玉瑾好好陪陪葉昭,寬慰一下她,趙玉瑾知道事已至此,也別無他法。起身與胡青告別,走出酒樓,卻在街上聽見有人辱駡葉昭,趙玉瑾自然容不得有人侮辱葉昭,便停下身轉頭看了過去。

 

33 - 趙玉瑾變身護妻狂魔,陸家後花園發現女屍

 

趙玉瑾在街上聽見有人辱駡葉昭,說葉昭是個悍婦,被罷免軍權是活該,趙玉瑾本就應該葉昭被撤職而心中不快,這下這些人算是觸及了趙玉瑾的底線,趙玉瑾立刻上去和這幾個人廝打起來。小夏子連忙跑回去告訴葉昭,葉昭趕到時,只見趙玉瑾與那些人打成一團,口中還說著“葉昭是我的女人,不准你們罵她!”葉昭聽後呆在原地,想著自己戎馬一生,從未想過會有一個男人站在自己面前保護自己。這時,剛好趙玉瑾背對自己,那幾個混混面朝自己,葉昭眼神發狠嚇走了那幾個人,趙玉瑾還以為那些人是被自己嚇跑的,結果轉過頭看到了葉昭。葉昭裝作剛剛到的樣子,趙玉瑾也沒有發現葉昭早就到了,直接拉起葉昭的手回府。

回到郡王府後,趙玉瑾詢問葉昭是否收到了撤職的聖旨,葉昭說收到了,語氣低落,趙玉瑾心中心疼,便寬慰葉昭說再過幾年自己便辭了官,和葉昭去雲遊天下,打抱不平,劫富濟貧。葉昭也暢想著兩人一同觀賞邊關風光的美好日子。

此時的西夏,伊諾王子早都得了葉昭被撤職的消息,告訴西夏二皇叔之後,兩人痛飲一番以示慶祝,言語間提及西夏在宋朝安插的那張王牌,正是因為那張王牌的攪局,葉昭才能被罷免。

范仲淹為了改革,繪製了一副“百官圖”呈給皇上,圖中詳細描繪了各位官員的情況,其中哪些是正常升職的,哪些是依靠裙帶關係的,都注了出來,皇上看的十分激動,覺得這張圖真的是極好。

劉太傅與呂相爺等人得知范仲淹的“百官圖”,心中對范仲淹的不滿又加大了幾分,決定開始謀劃扳倒范仲淹,只是范仲淹不似葉昭那麼好扳倒,而且范仲淹在朝中樹敵不及葉昭多,拉攏人心也有難度。二人想到了范仲淹的義女紅薔,決定利用紅薔與范仲淹一模一樣的字跡來做些文章。

郡王府中,葉昭自從被撤職之後,便整日懶懶散散,與趙玉瑾躺在一起聊天談心,葉昭說起了自己身上的一道疤痕,問趙玉瑾是否知道如何得來,趙玉瑾自是不知道。葉昭便說這是自己多年前在行軍打仗途中被刺客重傷所致,趙玉瑾聽後憤憤表示自己一定要找到這個兇手,為葉昭報仇,葉昭笑了笑,向後靠了靠,緊緊依偎著趙玉瑾。

夜裡,胡青坐在自己的小屋,想著白日裡趙玉瑾牽著葉昭的手離開的場景,心中五味雜陳。採桑進來在胡青耳邊說了些話,胡青心中一驚,連忙帶著採桑出去了。

萱兒來找眉娘玩,卻聽到眉娘在祈求太上老君保佑葉昭身體康健,早生貴子。眉娘見萱兒來了,兩人便一同去找楊氏。到了楊氏門口,卻聽到楊氏也在求佛,只是求的是自己能懷上子嗣,讓郡王重新寵愛自己。眉娘和萱兒這才知道楊氏從來不甘心做一個小妾,突然一隻野貓跳過來,打斷了兩人偷聽,楊氏也聽到了動靜,出來查看,眉娘和萱兒搪塞一番便先離開了。

趙王府中,趙太妃也得知了葉昭被罷免的消息,心中氣憤,覺得這麼大的消息不告訴自己,簡直是不像話,趙王妃在一旁勸阻安慰都沒有用,還是攔不住趙太妃一定要去郡王府看一眼。到了郡王府,葉昭又是不在,去了軍營交接事務。趙王妃便帶著下人先退下了,留下趙太妃和趙玉瑾說話,趙玉瑾知道趙太妃對葉昭不滿,便一頓洗腦,說葉昭定能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孫子,聽得趙太妃心花怒放,也不再嫌棄葉昭,開開心心地走了。

趙太妃走後,小夏子來報說老楊頭差人來說陸震庭家的後花園發現了一具女屍,趙玉瑾忙趕過去察看,經過仵作和京兆尹共同查看,發現女屍是前段時前報了失蹤的紅薔。原來上次,紅薔被帶來寫字,寫完後就被陸震庭掐死了,然後埋在了自家後花園,今年雨水太多,為了疏通管道,挖開了陸震庭家的後花園,沒想到就被發現了。趙玉瑾知道紅薔是范仲淹的義女,便下令嚴查,一定要查出兇手是誰。

 

34 - 紅薔之案塵埃落定,范仲淹被陷害化險為夷

 

陸震庭與夫人在後花園商量紅薔之事該怎麼辦,陸震庭擔心這次自己難逃一劫,但是他的夫人丁氏決定自己去幫陸震庭頂罪,陸震庭也答應了。第二天,陸震庭便拿著銀兩找到了京兆尹,想賄賂京兆尹,但是京兆尹不為所動,嚴詞拒絕了陸震庭,陸震庭見京兆尹不吃這一套,只得先把銀子拿了回去。

沒多久,京兆尹開庭審理紅薔一案,陸震庭的夫人丁氏早就被作為嫌疑人帶到了公堂之上。丁氏為自己辯解,說自己當時見紅薔寫的字好看,便帶紅薔回家寫字,沒想到紅薔走的時候偷走了自己的一個手鐲,自己氣不過便打了紅薔一巴掌,紅薔哭著跑出去了,沒想到就在自家後花園跳井自殺了。京兆尹傳了證人上來,作證的人卻是杏花樓的鴇母,鴇母說紅薔在自己那裡的時候就脾氣倔強,不服管教,還想跳樓自殺,這件事情人盡皆知,丁氏連忙在一旁附和說這紅薔就是脾氣頑劣,氣量狹窄,所以才會跳井。

京兆尹雖覺得此案還有些疑點,但是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事情,前一天晚上,自己和夫人正在睡覺,突然有一包東西打破窗子落在了桌子上,打開一看發現是陸震庭之前給自己的那包金子,京兆尹知道這是陸震庭做的手腳,但是又經不住夫人的勸說,最終決定把這包金子留下來。如此一來,京兆尹就相當於接受了陸震庭的賄賂,在這件案子上,也得睜一隻眼閉只一眼,判了丁氏坐牢三年,丁氏自知和陸震庭的計畫成功,還假惺惺地喊了幾句冤枉,就被帶下去了。至此,紅薔一案算是暫時瞭解。

祈王最近也回到了東京城,暗中見了呂丞相,一同商議范仲淹改革之事,祈王勸說呂丞相同自己聯手,打倒范仲淹,呂丞相也同意了。

范仲淹最近奉命查辦呂丞相身邊親信貪污受賄之事,已經有大批官員落馬。這日,范仲淹要去查看劉太傅的財政司,順路到了葉家去看望自己的妹妹范二娘,兄妹二人談及改革,范二娘勸兄長不要太過急進,免得得罪人太多,被人記恨,范仲淹卻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不用懼怕什麼。葉老國公突然跑出來調侃范仲淹,范仲淹心中有事,沒有多做糾纏,匆匆離去。范二娘與葉老國公說起范仲淹義女紅薔之事,葉老國公說看不出范仲淹有何傷心之處,范二娘卻是最懂自己哥哥的,說哥哥其實心中悲痛,但是實在是政務要緊,只得壓下心中悲傷。

范仲淹來到財政司,劉太傅不在,只有提前安排好的小貴子在等著范仲淹。將范仲淹帶進存放帳本的房間,小貴子在那裡架起藥爐說是為劉太傅熬藥,范仲淹也沒多想,背對小貴子看屋內的陳設,小貴子偷偷拿了一些紙點燃然後扔在帳本上,然後偷偷退了出去。等范仲淹發現之時,火災已經起了,財政司存放的帳本皆被燒毀。

劉太傅想陷害范仲淹,便叫了刑部來查,還帶著刑部查到的結果和小貴子的證言去面見皇上,本以為這次皇上定會怪罪范仲淹。沒想到皇上只是訓誡了范仲淹一頓,卻將劉太傅降職查辦了,劉太傅偷雞不成蝕把米,心中悔恨不已。

趙玉瑾與葉昭坐在房中聊天,葉昭無意間拿出自己的虎嘯匕首比劃了兩下,趙玉瑾看到後便問葉昭出是否還有一把自己曾經找李大師偽造的,葉昭說是的,還拿出那把假匕首放在一起比照了一下。趙玉瑾想起前些天朝堂之上有人又拿出了一把虎嘯匕首,說實在李大師命案現場發現的,想借此栽贓葉昭。趙玉瑾知道此事有異,便決定查一查這第三把虎嘯匕首。

秋水秋華在花園中比武,二人難分勝負,最後都累得氣喘吁吁,許多化端茶給秋華,順便問秋華自己應該打造一件什麼兵器,秋華一時說不上來,便和許多化一同去了集市,親自找了鐵匠說明。去玩鐵匠鋪後,許多化又說自己想再逛逛,秋華沒多想,就和許多化一同逛街。但是這件事卻被秋老虎發現了,秋老虎在身後一路尾隨,跟著兩人,想監視二人。許多化帶著秋華來到一個首飾攤,送了一個手鐲給秋華,秋華也十分喜歡。沒多會兒,秋華眼睛進了東西,許多化剛準備給秋華吹一吹,便被突然沖出來的秋老虎打斷。

秋老虎追著許多化打,說許多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許多化說自己馬上就去買書看書。秋華攔住秋老虎,讓許多化先走了,還為此和秋老虎起了一番爭執。

35 - 張珪抓出陳天貓,惠州儂智高起事

 

秋老虎在街上訓斥秋華,希望秋華能找個讀書人,秋華不服氣,說自己身邊哪有什麼讀書人,覺得許多化挺好的,見秋老虎又要發火,便安撫了一下秋老虎,撒了個嬌,拽著秋老虎去吃東西了。

趙玉瑾約了幾個朋友一起喝酒,酒桌上,幾人見趙玉瑾唉聲歎氣,便問趙玉瑾怎麼了。趙玉瑾便說出了自己苦惱的那把虎嘯匕首之事,關鍵是這件事牽扯到了葉昭,就更讓趙玉瑾著急。張珪想了想,說若是趙玉瑾能從皇上那裡給自己要個一官半職,自己就幫趙玉瑾查這個案子,趙玉瑾覺得可行,便答應了張珪,順便給劉隆和郭元景都要了一個小官做做。

張珪穿上官服,看起來像模像樣的,負責管理監獄事物。張珪剛上任的時候,去給犯人們發放饅頭,所有犯人都搶著要,只有一個犯人靠牆坐著,懶洋洋的,也不起來領饅頭。張珪大聲呼喝都沒什麼用,這時獄卒小黑跑過來勸走了張珪,說交給自己處理,張珪也不樂意再管這個人,便轉身出去了。

小黑招呼了那名犯人過來,給了一個饅頭,說讓那個犯人等會兒去自己的房間,那名犯人點點頭。張珪坐在外面執勤,小黑並不執勤換了衣服就準備出去,張珪便問小黑要去哪兒,小黑說自己要回家看看家裡。張珪覺得小黑鬼鬼祟祟的,便跟了上去,果然看到小黑走進了山裡,還到了一個山洞挖出了一罐東西,張珪當場出來抓住小黑,質問小黑到底是幹嘛的。小黑嚇得全部交代了,原來之前那個中午不吃飯的犯人叫陳天貓,陳天貓想吃肉,便用告訴小黑那裡埋著銀子的消息賄賂小黑,讓小黑給自己吃好的,小黑說自己一時鬼迷心竅,就答應了,然後就被張珪抓住了。張珪想了想,懷疑這個陳天貓與那把誣陷葉昭的虎嘯匕首有關,便讓小黑繼續假意答應陳天貓,看那個陳天貓還有什麼動作。

果然沒幾天,那個陳天貓求小黑放他出去兩個時辰,小黑自然不敢自作主張,去請了張珪的意思,張珪想了想決定放陳天貓出去,看看他到底要幹什麼。於是,張珪趁著自己執勤的一個晚上,放了陳天狗出去,但是後面有趙玉瑾派來的秋水秋華跟著。陳天狗先是來到了京兆尹府中,偷走了京兆尹收到的那袋金子,將金子藏到了一顆竹子裡面,便準備回去大牢待著。沒想到還沒到牢中,便被秋水秋華抓住,送去了葉昭和趙玉瑾那裡。

張珪也在,三個人一同審陳天貓,陳天貓剛開始什麼都不說,但是葉昭拿出了玄鐵鞭,還說了岫水州章青天父子一事,嚇得陳天貓什麼都交代了。陳天貓說,自己其實是江洋大盜無影腳,兩年前,有人找到自己讓自己去官衙的檔案庫偷出那把虎嘯匕首,然後自己怕被滅口,就故意犯了點小偷小摸,被抓進來關在監獄,這樣就比較安全。還說那個仲介人長得不高不矮,不胖不搜,有小鬍子,是個宋人,這就和李大師案的兇手里拉死前描述的幕後人差不多。葉昭細細思索後覺得陳天貓還有用,便先押了下去。

秋華坐在郡王府的湖邊看著許多化送給自己的那個手鐲發呆,被秋水看見調侃了一番,秋水見秋華是真心喜歡許多化,便答應自己去說服秋老虎。並且,經過秋華鼓勵,秋水決定去找胡青表明心意。秋水提著自己養的小鳥小清脆去找胡青,說是要把小清脆寄樣在胡青身邊,胡青自然也是答應的,秋水暗示胡青可以找一個人度過一生了,但是胡青還是心中記掛葉昭,秋水見胡青沒這個心思,便轉了話題一同去捉蟲子喂小清脆了。

葉昭賦閑在家,決定教府中眾人習武,眉娘萱兒和小夏子都表示要學,葉昭便定下了一系列規矩,讓他們跟著自己習武。

陸震庭面見祈王,祈王知道惠州的儂智高有意謀反,便派陸震庭去助儂智高一臂之力。沒過多久,儂智高便在惠州起事,宋軍沒有得力將領,壓制不住,節節敗退。消息傳到東京城,皇上心急如焚。

 

36 - 胡青前往惠州平亂,趙葉夫婦前往貝州

 

皇上十分苦惱惠州之亂該派誰去平定,畢竟朝中葉昭走後便沒有出眾的武將了,這時有人提出可以讓胡青去平亂,皇上聽後覺得這個人選很合適,便私下召見了胡青。胡青前往皇宮拜見皇上,其實皇上早就對胡青做了安排,胡青這段時間幫皇上也查出了不少事情,比如長盛賭坊名下有巨額存款,而且當年雍關城破一事也查出了點眉目。胡青本來擔心自己走後那個幕後主使將對皇上不利,但是皇上有信心覺得這個人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便讓胡青放心的離開。

胡青率領五萬大軍出征,皇上親自送行,剛出城門,便遇到了等候在那裡的葉昭和秋水秋華,幾人也來給胡青送行。秋水更是想跟著胡青一同上戰場,但是被胡青攔下來,要求留在葉昭身邊保護葉昭,秋水看著胡青遠去的背影,淚流滿面。

胡青到了惠州,見到了惠州統領陳曙,這陳曙和呂相爺有些關係,所以在軍中無所作為,導致惠州大敗。胡青見陳曙無用,便決定啟用葉家軍的將領,但又不好架空陳曙,便讓二人一同出征,看誰能拔得頭籌。陳曙覺得胡青啟用葉家軍是偏心,想讓葉家將領拔得頭籌,所以心中憤憤,夜裡私自提前出征,導致昆侖關大敗。胡青最恨目無法紀之人,立刻下令斬殺了陳曙。

朝堂之上,皇上憂心惠州之亂還未平息,便接到線報說貝州也起了兵亂,皇上放眼朝中,發現竟然無人可用。楊文廣老將軍自薦出征,但是皇上考慮到楊老將軍實在是年事已高,便派劉太傅去,劉太傅心中雖有不情願,但還是接下了這個任務。

下朝後,皇上坐在禦書房生氣,覺得滿朝文武,竟然找不到一個人去平定兵亂。張貴妃在一旁安慰皇上,說皇上可以啟用新人,但是皇上卻找不到一個可以用的新人,心中十分懊惱。

葉昭與趙玉瑾最近賦閑在家,趙玉瑾整日給葉昭熬魚湯喝,希望葉昭能早日懷孕,葉昭早就喝夠了魚湯,哼哼唧唧就是不肯喝,還提出想出去玩。趙玉瑾本以為葉昭是想去青樓,沒想到葉昭是想去貝州打探消息。趙玉瑾想了想,自己還沒有上過戰場,而且也沒有見過葉昭打仗,所以就去向皇上請命,請求前往貝州。

皇上本來不同意,畢竟好歹是自己的侄子,出了事情不好交代。但是趙玉瑾提到可以帶葉昭一起,皇上覺得這個辦法好,葉昭雖然沒了兵權,但是能力還在,況且兩人只是去打探情況,又不是真的去打仗,所以便准了。

趙玉瑾回到家中,召集了府中小廝丫鬟,最近這些丫鬟小廝都跟著葉昭習武,雖然不是特別厲害,但是也都算有點功夫。所以趙玉瑾和葉昭決定帶著這些人一起去。還要帶上眉娘萱兒小夏子,本來楊氏也要帶著,但是楊氏說自己要整理家中帳目,走不開,所以葉昭便留楊氏在家中顧家,自己和趙玉瑾帶著府中眾人前往貝州。

此時的惠州,胡青排兵佈陣,屢出奇兵,趁夜偷襲惠州城,終於攻下了惠州城。

葉昭與趙玉瑾到達貝州時,貝州城門關閉,城牆上有守軍,貝州城將領貝裡時見趙玉瑾生的漂亮,起了異心,本打算打開城門放他們進來,但是經過身邊人提醒,覺得趙玉瑾身後之人可能是活閻王葉昭,便又假裝生病下了城頭,不給開門,趙玉瑾他們一時進不了城,只得在城外安營紮寨。

夜裡,趙玉瑾與葉昭在營帳中,趙玉瑾相與葉昭行房,沒想到其實帳篷外面趴了許多人偷聽偷看,趙玉瑾聽到異響,便大喝一聲,嚇跑了所有人。一同到貝州的范二娘沒有跑得及,被葉昭看見了,范二娘只得說自己是在賞月,含糊幾句後也跑走了,留下葉昭一人在原地疑惑。

 

37 - 貝州兵亂平息,楊氏開始黑化

 

第二日,趙玉瑾又帶著家眷到貝州城樓下叫城門,城門上的士兵們看到美麗的眉娘與萱兒,心動不已,但是被一位將領訓斥了一通。貝裡時來後,看到了眉娘與萱兒,雖然心動,想打開城門放他們進來,但是想到上面交代一定不能放生人進城,所以只能克制自己。眉娘萱兒見叫了那麼久也沒有效果,覺得很無聊,趙玉瑾也準備吊一吊貝裡時的胃口,便打道回府了。貝裡時見心心念念的美人兒走了,心中鬱鬱,茶飯不思,最終決定前往趙玉瑾他們紮寨的地方偷人。

夜裡,貝裡時帶著幾名士兵來到了趙玉瑾紮營之處,先是吹了迷魂香進去,將眾人迷昏,然後貝裡時進入眉娘萱兒的營帳,偷偷抱出了萱兒。沒想到,葉昭警醒,發現有人潛入,便起身安排了一番,所以當貝裡時抱出萱兒時,便發現自己被人包圍了,而且自己帶來的人也都被抓住了。

葉昭帶著貝裡時連夜前往貝州城樓下,與當夜守城軍官談判,威脅他們打開城門。眾人見自己的將軍在葉昭手上,便打開城門,放葉昭等人進來。但是卻在門內做好了埋伏,準備抓住葉昭,只是這埋伏也被葉昭攻破,貝州之亂平定。

胡青在惠州,寫了一封信交給葉家軍楊都尉讓他送去皇上手中,沒想到楊都尉被人在路上暗殺。胡青知曉後,又查出惠州之亂和陸震庭有關,覺得此事蹊蹺,便寫信告訴葉昭,派採桑前去送信。採桑一路趕路,終於將信送到了葉昭手中,葉昭見到信後覺得需要好好查查,看看陸震庭用來支持兵亂的銀兩是從哪裡來的。

而此時的陸震庭,因為惠州起事失敗,已經和儂智高一起逃往了交趾,在交趾見到了幾位曾經出資支持過自己的人,許諾他們若是事成必將享受榮華富貴。安撫了這幾人之後,陸震庭又說到了葉昭之事,陸震庭怕葉昭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便準備使計瞞過葉昭。

葉昭與趙玉瑾見貝州已經平定,便準備回京。沒想到臨時接管貝州的是劉太傅,二人覺得皇上這事辦得有些不妥,但是也不好說什麼,準備先回京再說。二人回京立刻去拜見了皇上,告知皇上陸震庭一事,皇上心中有了數,知道陸震庭是誰的人,但是沒有表露出來,只是重賞了葉昭與趙玉瑾,便讓他們下去了。

二人回府後,你儂我儂,如膠似漆,趙玉瑾還給葉昭描眉貼花鈿,這一切落在楊氏眼中,卻很不是滋味,楊氏覺得如此下去,二人感情越來越好,自己的地位一定會越來越低,這樣自己只能孤獨終老了。有些事情,不想還好,一旦開始想,就會在心底生根發芽,楊氏見郡王夫婦感情越來越好,心中的嫌隙就越來越深。

這天,楊氏來請葉昭去參加京城夫人的聚會,葉昭對這些不感興趣,便讓楊氏去。楊氏來帶聚會場所,見到了祈王夫人,祈王妃知道楊氏只是一個小妾,心中對葉昭定有不滿,便挑撥了幾句。

沒多久,楊氏獨自前去拜訪祈王妃,說自己的日子一日比一日差,郡王對自己越來越不看重,祈王妃放下手中的茶盞,看似安慰楊氏實則不動神色的又挑撥了一下楊氏與葉昭趙玉瑾的關係。

 

38 - 楊氏給葉昭下毒,柳惜音現身祁王府

 

楊氏來拜見祈王妃,與祈王妃談論到子嗣一事,祈王妃表示覺得葉昭獨佔寵愛,太過分了,實則是為了加深楊氏對葉昭的恨意。還無意間提起自己有一張藥方,吃了之後就可以不再懷孕,楊氏心中一動,求祈王妃拿來給自己看看,楊氏看著藥方,心中有些打算,但是這時,祈王妃又說自己有張藥方可以使楊氏懷孕,順手抽走了楊氏手中的那張閉子方,扔在了裝傘的籃子裡,然後出門去給楊氏拿另一張藥方。其實這也是祈王妃設計好的,她知道楊氏定會拿走那張閉子方,送楊氏出門前還特意看了一眼裝傘的籃子,見裡面已經沒有了那張閉子方。

楊氏回到郡王府後,給葉昭和趙玉瑾沏茶,在葉昭的茶中加了毒藥。此時趙玉瑾和葉昭正坐在花園內聊天,商議著平息了貝州之亂要好好嘉獎府中眾人,楊氏端茶上來的時候,葉昭還讓楊氏也去領賞,因為楊氏留在家中主持中饋,也是有功勞。楊氏卻沒有記得葉昭對自己的好,只催葉昭喝茶,葉昭並不疑有他,很爽快地喝了下去。當夜,葉昭就有些心神不寧,沒有睡好,半夜更是做了噩夢被驚醒。

居平關是大宋對西夏的第一道防線,此時的居平關已經戒嚴已久,但是一直沒有動靜,守城士兵難免有些懈怠。何將軍巡察是看到新兵馬大貴昏昏欲睡,便訓斥了馬大貴一頓。還給馬大貴講了一個鬼狼的故事,說幾百年前,關外有一條狼,十分兇悍,但是最後被大王活捉剝皮,所以魂魄化為鬼狼,一夜之間滅了關外的村子,還告誡馬大貴若是看到鬼狼就趕緊跑,不要回頭。馬大貴滿嘴答應,其實心中不信,覺得何將軍是在騙自己。沒想到,何將軍轉身剛走,便有幾隻“鬼狼”跳上城牆,將守城士兵屠殺乾淨,連沒走遠的何將軍也沒能倖免。

此時的江北祈王府,祈王已經帶著祈王妃回了江北,在府中接待西夏來的貴賓哈爾墩大人。為了好好招待哈爾墩,祈王喚了自己府中最美的一位歌姬,那位歌姬能歌善舞,一曲舞罷,歌姬緩緩放下袖子,露出的卻是柳惜音的臉。

哈爾墩看到柳惜音的美貌早已驚呆了,祈王知道哈爾墩喜歡柳惜音,便喚了柳惜音到跟前來。但是柳惜音此時不叫柳惜音,叫霓裳,說是受了重傷,忘卻了往事,是祈王救了自己,給自己起名叫霓裳。哈爾墩想了想,覺得柳惜音仙氣飄飄,便贈與她一個姓:仙,所以柳惜音化名仙霓裳。

郡王府中,葉昭剛剛帶著眾人結束了今天的練武,許多化想和葉昭比劃比劃,葉昭也同意了。切磋過程中,秋水秋華等人都看出來葉昭今天力不從心,對上許多化竟然有些吃力,沒多久,竟然被許多化一下子逼了回來,直直退進圍觀人群中,還吐了血。

趙玉瑾得到消息後,連忙帶了孟興德回來給葉昭診治。孟興德檢查後覺得葉昭的身子並無大礙,可能是咽部受了傷,所以讓小夏子跟著自己去抓了幾服藥,熬好之後讓葉昭趕緊服下。葉昭醒後喝了藥,雖自己身體不適,還是憂心國事,叫了秋水秋華交代了一些邊關之事。

柳惜音同哈爾墩一同散步,哈爾墩提出想帶柳惜音回西夏,柳惜音暫時沒有答應。回到祈王府後,柳惜音在府中走動,卻不小心撞到了祈王,與祈王說了幾句話,但這一幕又被遠處的祈王妃看見,祈王妃心中有些不快。

一日,柳惜音在練琴,窗外下起了大雨,柳惜音起身關窗,卻看見祈王的心腹帶著幾名女子和幾名小廝匆匆走過,柳惜音喚住最後的那名小廝,問他知不知道那些女子是去幹什麼,那小廝便是之前的小麻雀,不知為何成了啞巴,比比劃劃表示自己知道,但是還沒等柳惜音細問,小廝便被祈王的心腹叫走了。

到了祈王的書房,心腹在和祈王彙報事情,祈王突然想起來問小麻雀來到府中幾年了,小麻雀比劃了一個“二”,來府中兩年的意思。

祈王妃問祈王討要柳惜音,說自己手邊丫鬟不夠用,覺得柳惜音十分合適,想問祈王要了柳惜音來,放在自己身邊。

 

39 - 柳惜音出逃失敗,答應隨哈爾墩去西夏

 

祈王妃想向祈王要了柳惜音去放在自己身邊,但是祈王對柳惜音有別的安排,只得勸說祈王妃再找別人,祈王妃心中不快,覺得祈王為了他的“大事業”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祈王心中忐忑自己要做之事怎麼可以被祈王妃這麼大聲說出來,便和祈王妃吵了一架。二人言語之間提及多年前,祈王有一個兒子名為寂兒,但是還沒滿月便被祈王抱了出去,再也沒有找回來。祈王妃對此事一直心懷怨恨,祈王知道祈王妃想念兒子,便許諾祈王妃待到自己事成,一定將寂兒找回來。

祈王的心腹帶著幾個訓練好的丫鬟和小麻雀去找柳惜音,告訴柳惜音這些人以後是撥給她使喚的,柳惜音想拒絕,但是沒能拒絕得了,從此便活在了這幾名丫鬟的監視下。

夜裡,祈王宴請哈爾墩,柳惜音起舞相伴。舞畢祈王將柳惜音叫到跟前同哈爾墩飲酒,還謊稱自己不勝酒力要回去休息。所以花園中就只剩下柳惜音與哈爾墩二人,哈爾墩看著貌美如花的柳惜音,心中有些波瀾,柳惜音見哈爾墩喝多了,便起身準備告辭,沒想到轉身的時候踩到了裙擺,摔倒了。哈爾墩眼疾手快,接住了柳惜音,二人四目相對,哈爾墩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便緩緩地貼近柳惜音,柳惜音見勢不對,立刻起身,轉身跑走了,哈爾墩覺得自己冒犯了柳惜音,懊惱不已。

柳惜音回到房中後,想起方才祈王先走一事,終於明白祈王是想將自己送給哈爾墩,柳惜音覺得不能坐以待斃,便準備逃跑。等到半夜三更,柳惜音偷偷跑出房間準備出府,但是門口有很多人,柳惜音一時無法走出大門,這時小麻雀出現,幫了柳惜音一把。小麻雀將柳惜音帶到一條無人走的小路,放走了柳惜音。

第二天,祈王府就發現柳惜音不見的事情,祈王下令一定要找到柳惜音。柳惜音連日趕路,在一家茶館歇歇腳,卻不想這家茶館早就被祈王的人打過招呼,見柳惜音到此,祈王府立馬就有人出現在這裡帶走了柳惜音。柳惜音被抓回來後,心中悲傷難以抑制,便說自己要喝酒。祈王府雖然抓了柳惜音回來,但是吃喝用度還是給全的,所以柳惜音身邊的丫鬟很痛快地就答應了。

柳惜音在房中等酒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端著酒的哈爾墩。二人痛飲一番,柳惜音喝醉了,說了不少醉話,說到了葉昭,說到了趙玉瑾,還說哈爾墩不是一般人。哈爾墩心中著實喜歡柳惜音,便承認自己其實不是什麼西夏商人,而是西夏太子,柳惜音暗驚這哈爾墩竟然還有這麼一重身份,心中算計一番,答應哈爾墩和他一同回西夏。但是奈何之前喝的酒太多,不勝酒力終於暈過去了。哈爾墩也是一個正人君子,並沒有趁柳惜音喝醉做些什麼,反而是將柳惜音抱上床之後就離開了。

哈爾墩回到祈王房中,告知祈王柳惜音終於肯和自己回西夏一事,祈王也很高興,柳惜音終於按照自己所預想地派上了用場。

祈王妃回到東京城後,去拜見皇后。皇后與祈王妃關係還不錯,便與祈王妃說起皇上最近甚少召自己侍寢一事,祈王妃便提出自己有一味藥,是西域秘方,取梅花鹿身上一物,還將用法教給了皇后,皇后也附耳認真聽了去。

楊氏抱著帳本去向趙太妃報帳,趙太妃問及葉昭與趙玉瑾感情如何,這點楊氏倒是沒有胡說,坦言二人耳鬢廝磨,感情極好。但是楊氏又說葉昭身子已經壞了,怕是喝再多的藥也不能懷孕,聽得趙太妃甚是不快。

 

40 - 葉昭被迫分房,柳惜音遠赴西夏

 

楊氏去拜見趙太妃,趙太妃問起楊氏關於葉昭身子一事,楊氏說葉昭其實已經沒有了生育能力,而且身體極差,最近一直咳血。趙太妃聽後很是震驚,覺得怎麼著也不能讓趙家無後,便讓楊氏搬去同趙玉瑾一起住,楊氏卻有些膽怯,覺得不知該如何與葉昭說,趙太妃便先讓楊氏回去,準備自己同葉昭來說。

江北祈王府中,哈爾墩要帶著柳惜音回西夏去了,柳惜音走之前,要了小麻雀,說小麻雀對自己頗為照顧,想著遠去西夏,身邊留一個說得上話的人也好,祈王不疑有他,便允了。

到了一處,柳惜音藉口要讓小麻雀買些糕點去找小麻雀,實則是暗自給了小麻雀一方錦帕,讓小麻雀帶著錦帕去東京找南平郡王告知葉昭祈王謀反一事,小麻雀自是認識趙玉瑾和葉昭的,拿著錦帕就匆匆走了。

過了很久,哈爾墩見小麻雀還沒有回來,便起了疑心,派人出去找,也沒找到。柳惜音為了防止哈爾墩懷疑自己,便哭哭啼啼的,假裝自己毫不知情。哈爾墩自然是相信柳惜音的,還安慰了柳惜音一番。

趙太妃將葉昭叫到自己房中,想同葉昭說說讓楊氏搬入趙玉瑾房內之事,但又有些說不出口,便讓趙王妃開口,趙王妃說罷後,葉昭也很平靜地接受了。當晚,葉昭便讓楊氏進了趙玉瑾的房間,而自己搬去了淩霜閣。趙玉瑾回來後沒看到葉昭,心中焦急,便去淩霜閣看望,但是卻被守在門口的秋華秋水告知葉昭已經睡了,趙玉瑾沒見到葉昭,只得悻悻回去。當晚,趙玉瑾也沒有回房睡,而是在書房將就了一晚。

皇上去看望皇后,皇后親自下廚做了一些菜,皇上便與皇后坐下聊聊天話話家常,皇后說想讓皇上晚上留下來陪自己,皇上也答應了。

趙玉瑾實在擔心葉昭的病情,聽聞羊血可以治葉昭的病,便大清早爬起來去守著屠夫的店,想拿到最新鮮的羊血,葉昭得知後,雖覺得羊血喝起來十分血腥,但也是捏著鼻子喝下去了。

柳惜音與哈爾墩走到了西夏邊境,柳惜音覺得自己多日沒有洗澡,身上難受。哈爾墩便帶著柳惜音到一條河中讓柳惜音洗澡,自己在一旁守著,但是守著守著就變了味道,哈爾墩覺得柳惜音實在太美了,美人出浴更是美,沒忍住便也下了水,抱住了柳惜音,柳惜音一時驚恐便刺傷了哈爾墩,沒想到哈爾墩並沒有暈過去,只是蒙了一下,還是上前想抱著柳惜音。柳惜音不甘受辱,便直接沉下了水底,準備以死保得自己清白,哈爾墩見柳惜音沉了下去,才清醒過來,連忙將柳惜音救上岸,並且賠禮認錯,說自己以後定是不會再如此唐突。

葉昭在府中養傷時,收到了胡青的來信,胡青在心中問候了葉昭的病情。葉昭便問前來送信的秋水為何胡青會知道自己生病,秋水很老實地說是姐姐秋華說的,但是葉昭也沒有怪秋華。胡青在心中還提到可以讓葉家軍的老王軍醫來幫葉昭看病,葉昭聽後覺得可行,便準備將老王軍醫接過來。

海大人買了新院子,邀請了京中夫人前來做客,南平郡王府自然是楊氏來的。楊氏到了之後與海夫人寒暄幾句,祈王妃便到了。海夫人有些事情便先去忙了,留下楊氏與祈王妃聊天,祈王妃問起楊氏與趙玉瑾之事,楊氏卻還是悶悶不樂,說趙玉瑾根本不親近自己,祈王妃便趁機詆毀了葉昭一番,這番話剛巧被海夫人聽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velyday9966 的頭像
lovelyday9966

小萌報報

lovelyday996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